曝书亭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四十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六 曝书亭集 卷第四十七
清 朱彝尊 撰 清 子朱昆田 撰附录 景上海涵芬楼藏原刊本
卷第四十八

曝书亭集卷第四十七

           秀水 朱𢑴尊 锡鬯

 跋

   书𡵺嵝山铭后

古今𮦀体书𫝑韦续述之凡五十六种祗云夏禹作钟鼎书

不言有𡵺嵝铭然见于吴越春秋南岳记湘中记南岳緫胜

集刘梦得𭔃吕衡州诗有云尝闻祝融峰上有神禹铭古石

琅玕姿袐文螭虎形昌黎韩子谒南岳庙兼赋𡵺嵝山诗上

言𡵺嵝山尖神禹碑字靑石赤形模奇科斗拳身薤倒披鸾

飘凤泊拏虎螭下言事严踪迹鬼莫窥道人独上偶见之千

搜万索何所有森森绿树猿猱悲是韩子仅得之道人之口

而铭文仍未之见也地志称宋嘉定中有何贤良致于祝融

峰下樵子导之至碑所手摸其文以归奉曹转运彦约时人

未信致遂刊之岳麓书院鄱阳张丗南作记事或有之是铭

考古家率以为伪祇因笺释者太支离故疑信相半蒙着于

录下配坛山之石不亦可乎

   石鼓文跋

石鼓籀文虽与大篆小异然离钟鼎款识未逺其为三代之

物信矣而诸家或疑之马子卿至谓宇文周所刻诚伧父之

言也十鼓向阙其一皇祐间始得之欧阳永叔见之最早文

存四百六十五字尔薛尚功则云岁月深逺缺蚀殆尽今款

识所载乃得之前人刻石者方之永叔仅多二字胡丗将资

古绍志录云所见者先丗藏本在集古之前仅益九字至潘

惬山作音训时止存三百八十有六字而已杨用修谓从李

賔之所得唐人拓本多至七百有二字又言及见东坡之本

人多惑焉愚考第三鼓潘氏音训有𨖍众既简句古文苑脱

𨖍字有众字用修不取易以六师二字第四鼓潘本有四马

其写六辔□骜句骜上脱一字古文苑本骜作重文用修亦

不取更以六辔沃苦第五鼓霝雨上古文苑有二字薜

氏施氏本则有天字用修亦不取增我来自东四字夫车攻

狩于东故云驾言徂东东有甫草若岐阳在镐京之西岂得

云我来自东乎至于第六鼓因民间洼以为臼其上漫漶以

诸鼓验之每行多者七字少者六字此鼓行仅四字上皆缺

二三字用修每行增一字强之成文又如第七鼓用修增益

徒御啴啴㑹同有绎或群或友悉率左右以燕天子咸与小

雅同文不知鼓文每行字有定数难以增益尤有异者鼓有

文郭氏云恐是㚖字古老反大白泽也用修遂以恶兽白

泽入正文中其亦欺人甚矣考賔之石鼓歌中云家藏旧本

出梨枣楮墨轻虚不盈握拾残补缺能几何以一㳙埃禆海

岳夫以欧阳薛胡诸家所见止四百馀字若賔之本有七百

馀字拾残补阙亦已多矣賔之不应为是言也子瞻之诗曰

韩公好古生已迟我今况又百年后强寻偏旁推㸃画时得

一二遗八九糢糊半已似瘢胝诘曲犹能辨跟肘子由和之

有云形骸偃蹇任苔藓文字皴剥因风雨字形漫汗随石缺

苍蛇生角龙折股夫用修之本既得自賔之传自子瞻是子

瞻克见其全子由亦得纵观子瞻子由又不应为是言也杜

子美诗有曰陈仓石鼓久已讹韦苏州诗有曰风雨缺讹苔

藓𤁧而韩吏部歌曰公从何处得纸本毫发尽备无差讹又

曰年深岂免有缺画则石鼓在唐时已无全文故吏部见张

生之纸本以为难得也吴立夫诗亦云岐右石鼓天下观骆

驼载归石尽烂夫以唐宋元人未见其全者用修独得见之

此陆文裕亦不敢信由石鼓而推之用修他所考证吾亦不

能已于疑无惑乎陈晦伯有正杨一编矣

   跋汉五凤二年砖字

右汉五鳯二年砖一𠙽嵌曲阜孔子庙庭前殿东壁书以篆

文一行志砖埴之岁月后有金髙德裔题跋西京陶旊之式

存于今者惟此尔东京则有建武二十八年北宫卫令邯君

千秋之宅砖亦作篆书其馀载于洪氏所纪者有永平八年

砖一建初三年汝伯宁砖一七年曹叔文砖一元和三年

君墓砖一永初元年景师砖一其文皆隶书也或云万岁舍

大利善或云千万岁署舍子孙贵昌未央大吉或云大吉阳

宜侯王盖东京人尚谶纬民间造宅墓争作吉祥之语与西

京不侔矣

   㑹稽山禹庙窆石题字跋

黄冈张编修视学两浙按部于越拓㑹稽山禹穴窆石题字

见𭔃请予审定其文予考窆石之制不载于聂崇义三礼圗

惟周官冢人之职及竁共丧之窆器及窆执斧以莅郑康成

以为下棺丰碑之属圗经禹葬于㑹稽取石为窆石本无字

迨汉永建元年五月始有题字刻于石此王厚之复斋陴录

定以为汉刻殆不诬矣石崇五尺在今禹庙东南小阜覆之

以亭相传千夫不能撼及岁在乙酉有力士拔之石中断部

下健儿迭相助乃拔陷地才扶寸尔土人涂之以漆仍立故

处载考古之葬者下棺用窆盖在用碑之前碑有铭而窆无

铭验其文乃东汉遗字赵氏金石录目曰窆石铭误也噫谷

林之阳苍梧之野已无陈迹可求而𡵺嵝有碑启母庙有阙

㑹稽有窆石益以征神禹明德之逺也夫康熙已卯夏日书

   汉开母庙石阙铭跋

右开母庙石阙铭存书三十二行汉避景帝讳改启为开史

记启禹子其母涂山氏之女也尚书娶于涂山屈原天问焉

得彼涂山女而通之于台桑吕览禹见涂山氏女未之遇而

巡省南土女乃歌曰候人兮猗实始作为南音列女传美其

强于教诲然则母也贤矣若夫禹化为熊涂山氏化为石石

破生启荒诞不经本于墨翟之徒随巢子至汉流传斯嵩山

母庙南有石阙存焉也阙立于安帝延光二年地志云是颍

川守朱宠造其制累石而成两观双植中不为门亦有石方

数尺上琢楼屋覆盖如佛寺经幢然武绥宗为兄造阙用钱

十五万比立碑费十倍之洪氏隶续具圗阙状顾启母庙曁

少室神道未之及者洪氏主于释隶而二阙铭皆篆文故尔

予友叶井叔宰登封拓以见遗因疏本末于册尾

   汉戚伯著碑跋

右汉戚伯著碑宋嘉祐中宿州浚汴获之泥沙中是本纸墨

皆古色为退谷孙侍郎收藏殆即初获陴时所拓也鄱阳洪

氏谓其字画古怪偏旁增减有不可辨者审视之良然同观

者曲周王显祚湛求永年申涵光和孟嘉兴谭吉𤧚舟石

   汉鲁相乙瑛请置孔庙百石卒史碑跋

鲁相乙瑛以孔子庙在阙里褒成侯四时来祠事巳即去庙

有礼器无常人掌领请置百石卒史一人典主守庙元嘉三

年司徒吴雄司空赵戒闻于朝诏如瑛言𨕖年四十以上经

通一艺者乃举文学⿰扌⿱彐𧰨 -- 掾孔和任之按汉书儒林传郡国置五

经百石卒史臣瓉以为卒史秩百石者刘昭注续汉书百官

志引应劭汉官仪河南尹百石卒史二百五十人黄霸传补

左冯翊二百石卒史盖秩有不同故举石之多寡别之今本

杜佑通典乃讹百石卒史为百戸吏卒我闻在昔有释战国

策音义者更鸡口作鸡尸贻𥬇艺苑以百石为百戸是鸡尸

之𩔖也

   汉武梁祠陴跋

右汉从事武梁祠堂画象传是唐人拓本旧藏武进唐氏前

有提督江河淮海兵马章后有襄文公顺之曁其子鹤征私

印汉自赵岐营寿藏圗晏平仲羊舌叔誉东里子产延州来

季子四象纪之史册此外如朱浮鲁恭李刚鲁峻董蒲范皮

诸祠墓画象刻石者匪一惟梁祠人物最多洪适隶续具摹

其形古帝王忠臣义士孝子贤妇凡一百六十有二人今是

册存者仅帝王十人孝子四人而巳由黄帝至舜圗皆服冕

禹手操掘地之器冠顶锐而下卑殆士冠礼郊特牲所云母

追者是睹此可悟聂崇义三礼圗之非桀以人为车故象坐

二人肩背隶续所摹失其真矣每幅上下四旁有小字分书

题识姓名或间作韵语赵明诚称其字画遒劲史绳祖谓其

笔法精稳可为楷式观者但觉墨光可鉴元气浑沦谓为唐

本当不虚也

   汉桐柏庙碑跋

右汉桐柏庙碑购之江都市上水经淮水出南阳平氏县胎

簪山东北过桐柏山郦道元谓山南有淮源庙庙前有碑是

南阳郭苞立又二碑并是汉延熹中守令所造斯盖其一矣

考欧阳氏集古录所载碑文中山卢奴君奴下阙一字斯碑

云卢奴张君特未详其名尔其曰春秋宗禜碑作宗奉灾异

告变作告诉而灵祗下碑阙报祐二字中云从郭君以来廿

馀年不复身至集古录阙其文郭君殆即苞也独怪欧阳氏

谓其文字断续而是碑甚完好疑为后人重摹然流传于丗

罕矣

   汉娄寿碑跋

右汉南阳处士娄寿碑欧阳氏赵氏洪氏均著于录其曰𤣥

儒先生者国人之私谥也易名之典礼官主之太常博士议

之廷臣得以驳正之其后但请于朝不考德行惟爵得谥失

制谥之本矣至于私谥多出乡人门弟子之私极辞肆意末

有限量然稽之于古若展禽之谥惠黔娄之谥康降而东汉

见诸碑阙者故友易名不尽加以上谥𤣥儒先生其一也是册为

中吴齐女门顾氏所藏虽非足本而古意淋漓于楮墨之表

予先后见汉碑约三十种老年复睹此幸矣

   衡方碑跋

右汉步兵校尉衡方碑在今汶上县文述其先伊尹在殷号

称阿衡因而氏焉按赵氏金石录载浚仪令衡立碑亦云出

自伊尹合之应劭风俗通无异或云鲁公子衡子孙因以为

氏则各有所本也碑以椎拓者少故文从字顺可读康熙乙

已秋九月槜李曹溶洁躬太原傅山靑主长水朱彝尊锡鬯

同观

   汉淳于长夏承碑跋

右汉淳于长夏承仲兖碑在今广平府宋元祐间因治河堤

得于土壤中崇祯癸未予年十五随第六叔父子蕃观同里

卜氏所藏犹是宋时拓本今为土人重摹失其真矣

   汉博陵太守孔彪碑跋

右汉博陵太守孔彪碑曲阜石阙多置孔子庙廷独此碑在

林中欧阳子集古录苐云孔君碑惜其名字皆亡赵明诚以

为碑虽残阙名字可识讳彪字元上证以韩敕史晨二碑率

钱人姓名是本曩见之于宛平孙侍郎宅文愈断烂讳及字

形模尚存乃弘治中修阙里志改彪为震都少卿穆遂谓撰

志者遗之不知震即彪字之误也孙氏所藏汉隶约三十馀

种尚有张表衡方夏承王纯侯成戚伯著诸碑皆宋时拓本

今尽散佚睹此如觌故人又绝𩔖郃阳令曹全笔法此正永

叔所云碑石不完者则其字尤佳旨哉言也

   汉析里桥郙阁颂跋

右汉武都太守李翕析里桥郙阁颂碑立于建宁五年同时

有黾池五瑞碑五瑞者黄龙白鹿连理木嘉禾甘露及承露

人各圗其象摹厓刻之今无存矣洪氏隶释称从史字汉德

作颂故吏字子长书之书法太丑疑为后人改刊

   汉冀州从事张君碑跋

右汉冀州从事张表碑石今不存予所见者宛平孙氏家藏

宋拓本也尝怪六朝文士为人作碑表志状每于官阀之下

辄为对偶声律引他人事比拟令读者莫晓其生平而斯碑

序述全用韵语不意自汉已有作俑者然其书法特在今丗

所存诸汉碑上

   跋蔡中郞鸿都石经残字

中郎石经初非三体书法而杨炫之刘芳窦蒙苏望方匋欧

阳棐董逌等皆误读范史儒林传惟张𬙂谓以三体参校其

文而书丹于碑则定为隶其说独得之今观宛平孙氏所藏

尚书论语残字平生积疑为之顿释论语书云孝乎惟孝包

咸注云孝乎惟孝美大孝之辞今石本乎乃作于然则孝于

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句法正相同也

   跋汉华山碑

汉隶凡三种一种方整鸿都石经尹宙鲁峻武荣郑固衡方

刘熊白石神君诸碑是已一种流丽韩敕曹全史晨乙瑛张

表张迁孔彪孔伷诸碑是已一种奇古夏承戚伯著诸碑是

已惟延熹华山碑正变乖合靡所不有兼三者之长当为汉

隶第一品予生平仅见一本漫漶已甚今睹西陂先生所藏

文特完好并额具存披览再三不自禁其惊心动魄也郭香

察书字义诸家论说纷纷𨵿中赵孝廉子函以郭香察书配

杜迁市石其说近是载考司马彪续汉书律历志灵帝熹平

四年有太史治历郞中郭香姓名殆即察书之人与

   溧阳长潘校官碑跋

绍兴十三年溧水尉喻仲逺得汉碑于固城湖中验之则灵

光和四年溧阳丞尉吏⿰扌⿱彐𧰨 -- 掾为其长潘校官乾元卓立其出

也晚故犹未漫漶辞称惠我犁蒸犁黎通蒸犁字乃颠倒用

之其曰尚旦在昔我君存今盖以周公太公喻干拟人非其

伦矣

   汉白石神君碑跋

右汉白石神君碑在无极县立石者常山相南阳冯巡元氏

令京兆王翊与欧阳氏集古录所载无极山神庙碑略同文

称神君能致云雨法施于民则祀之宜也然所云盖髙者合

之无极庙碑特常山一妄男子尔先是光和四年巡诣三公

神山请雨神使髙传言即与封龙无极共兴云雨赛以白羊

髙等遂诣太尝索法食越二年具载神君始末上尚书求依

无极山为比即见听许盖斯时巫风方炽为民牧者宜潜禁

于将萌乃巡翊轻信巫言辄代为之请何与非所云国将亡

而听之神者与碑阴有务城神君李女神砖石神君壁神君

名号殆因白石而充𩔖名之者碑建于光和六年是歳妖人

张角起矣

   汉郃阳令曹全碑跋

万历中郃阳县民掘地得汉曹全碑以其最后出字画完好

汉碑之存于今者莫或过焉按碑文全为隃麋侯相凤之孙

凤尝上书言烧当事得拜金城西部都尉屯龙耆而全以戊

部司马讨疏勒又定郭家之乱信不愧其祖矣时人语曰重

亲致欢曹景完盖其孝友之性尤人所难能也呜呼今之为

吏者虽遭父母之丧必问其亲生与否投牒再三始听其去

而全以同产弟忧得弃官归以此见汉代风俗之厚其敦孝

友若是宜士君子顾惜清议而自好者不乏也全以禁网隐

家巷者七年可以补后汉史党锢诸人之阙史载疏勒王臣

磐为季父和得所射杀而碑云和德弑父⿱𫂁么 -- 篡位德与得文亦

不同史称讨疏勒有戊已司马曹寛而不曰全又云其后疏

勒王连相杀害朝廷亦不能禁而碑云和德面缚归死司寇

盖范蔚宗去汉二百馀年传闻失真要当以碑为正也

   续题曹全碑后

右予庚戌冬跋尾越二年再至京师从慈仁寺市上买此碑

石已中断完好者且漶漫矣更历数十年必又叹此碑为难

   汉北海相景君碑并阴跋

济宁州儒学孔子庙门列汉碑五其制各殊北海相景君碑

其一也地志不载何年所立以予考之元天历间幽州梁有

字九思曽奉敕历河南北录金石刻三万馀通上进𩔖其副

本为二百卷曰文海英澜于济得汉刻九于泗水中葛逻禄

迺贤寄以诗云泗水中流寻汉刻泰山绝顶得秦碑阅欧阳

赵氏着录斯碑本在任城其移置于学者必天历间矣碑辞

漫漶其阴旁右壁工以不能椎拓辞予留南池三宿强令拓

之题名有督邮督盗贼议史书佐骑吏吏行义修行午小史

竖其云午者不载于续汉书百官志即赵氏亦不知也广韵

诠丘字称汉复姓凡四十有四引何承天姓苑汉有司隶校

尉水丘岑而斯碑有修行水丘郃营陵人又有修行都昌台

丘暹故午都昌台丘迁则在四十四姓之外亦足资异闻也

   汉荡阴令张迁碑跋

右汉荡阴令张迁碑不著于欧阳氏赵氏洪氏之录殆后时

而出者碑额字体在篆隶之间极其飞动铭书蔽芾棠树为

沛按尧母祝睦魏元丕三碑其书蔽字略同而芾作沛则

此碑所独也碑阴率钱从事二人守令三人督邮一人故吏

三十二人昔贤谓东汉解二名者是碑范巨范成韦宣而外

自韦叔珍下皆二名或书其字然邪南濠都氏金薤琳琅少

碑阴不若此本之完好

   汉酸𬃷令刘熊碑跋

右汉酸枣令广陵刘熊孟阳碑上元郑簠汝器所藏碑文全

泐存字不及百名笔法奇古汝器以为绝品碑在唐时王建

已云风雨消磨绝妙辞至于今宜其不可辨识矣碑后摭谣

言作诗三章其二曰有父子然后有君臣理财正辞束帛戋

戋以三言五言继以四言足以见文律之古乃洪氏隶释诮

其难以谓之绝妙辞斯亦拘方之见矣

   汉泰山都尉孔宙碑跋

汉泰山都尉孔宙碑在曲阜县孔子庙庭大中大夫融之父

也裴松之注魏志引司马彪续汉书亦作宙又韩敕碑阴出

私钱数列郎中鲁孔宙季将千当以碑为据而后汉书融列

传作伷考宙卒于灵帝熹平四年而伷于献帝初平元年

豫州刺史籍本陈留字公绪别是一人窃疑范史不应纰谬

若是或发雕时为妄人所更后学遂信而不疑也

   书韩敕孔庙前后二碑并阴足本

阙里孔子庙庭汉鲁相韩敕叔节建碑二前碑纪造礼器后

碑以志修庙谒墓碑阴两侧均有题名金陵郑簠汝器相其

陷文深浅手拓以归胜工人椎拓者百倍汝器以予于金石

之文有同好也逺遗书𭔃予乃取题名之参错不齐者齐之

装界成册思夫孔子既没褒崇之典历代有之丗本王侯大

夫莫不有宗谱族牒圣人之后独无闻焉厥后仙源宗子珍

扈宋南渡金源立别子为祖嘉熙虽仍锡文逺以爵而授之

田里俾居三衢宋之亡也忽焉元人思复立大宗而宗子辞

不受能以礼让是人之所难也以予所见明嘉靖中孔门佥

载一书先圣六十一代孙承德郎鲁府审理正弘干所撰有

丗表有宗系圗其于三衢一支弃而不录奠系丗辨昭穆者

宜如是乎可为长太息也矣敕前后碑阴载孔氏苗裔有褒

成侯损建寿御史翊元丗东海郎中䜣定伯豫州从事方广

平故从事树君德朝升髙守庙百石卒史恢圣文文学百石

芝德英故督邮承伯序赖元夏进幼达相史誧仲助术子佑

赞元賔曜仲雅遵公孙旭连寿番安丗太尉⿰扌⿱彐𧰨 -- 掾凯仲悌处士

征子举巡百男宪仲则汎汉光凡二十三人而后碑称碑系

孔从事所立殆方也伏念圣人之后有贤子孙改修阙里志

孔门佥载则宗子支子之流派及书名史册碑碣者具书之

惟非其族必去非圣人之言必削之庶乎其可已

  郎中郑固碑跋

已酉之春泊舟任城南池之南步入州学见仪门旁列汉碑

五左二右三郎中郑君固碑其一也碑文全漫漶不可辨识

舍之去明年冬同昆山顾宁人嘉定陆翼王观北平孙侍郎

藏本文有逡遁字宁人谓是逡巡之异文退而引三礼注以

证之且博稽晏子春秋作巡遁汉书作逡循庄子作蹲循灵

枢经亢仓子作遵循又谓逡遁之异文笔之金石文字记以

予考之集韵逡遁俊三字牵连书之均七伦切音义则一说

文释辵字云乍行乍止也遁字虽音徒困切而配之以辵当

读如足缩缩如有循之循以为假借则可不得谓之异文矣

宁人作音论惜集韵不存未知是书尚存天地间故于诸书

疑义未尽晰尔

   书王纯碑后

冀州刺史王纯碑娄彦发汉隶字源谓在郓州中都县立于

延熹四年冬十二月而郦善长以纯为纷以延熹为中平盖

未尝亲至其所而传闻之误也歳在丁未同谭七舍人兄舟

石观于北平孙侍郎砚山书屋宋拓本也碑阴门生百九十

三人姓字不具者六数略如之按汉人书名必具名字此碑

自冯定伯而下𢘤字而不名与太尉杨震髙阳令杨著玄儒

先生娄寿三碑相同亦门生之变例也

   跋竹邑侯相张寿残碑

竹邑侯相张寿残碑在兖州城武县立于汉建宁元年五月

土人截作后人碑趺所存约二百字竹邑侯者彭城靖王恭

之子阿奴明帝永初六年封见熊方后汉书同姓诸王年表

   金郷守长侯君碑跋

金乡守长侯君讳成字伯盛山阳防东人文称侯公之后以

平国君更安国君又则乡哀侯霸其子昱徙封阿陵而谓霸

封于陵欧阳氏赵氏巳正其讹矣碑末书夫人以延熹七年

疾终盖祔葬者窃思东京碑版之文莫多于蔡邕今集中碑

铭颂赞诔辞灵表神诰男女各异其篇目疑东京之俗夫妇

同穴者寡故广汉属国侯李翊曁夫人臧其墓并在渠州各

自井椁树碑可以概其馀矣终汉之丗侯君而外夫妇合葬

仅有郎中马江并书夫人冤句曹氏祔焉此潘昂霄金石例

王行墓铭举例未发其凡者也

   汉丹水丞陈宣碑跋

明成化中内乡县髙岸崩土人得古碑一乃汉丹水丞陈宣

纪功碑文称宣字彦成汝南新阳人丞相曲逆侯裔宙去戸

牗迁淮汉间传欧阳尚书仕郡历主簿督邮除项都卿补临

永寿三年七月洪水盛多田𠭇荒芜民失水利卿单骑经

营复修古迹旬月而成长流投注溉田二十馀顷于是疁民

胡访等欲报靡由登山伐石建立全碑甄记鸿惠后附铭二

章建于建宁四年五月是碑储藏家鲜有着录者惟邑人李

蓘曽载于丹浦款言康熙庚戌冬观于宛平孙氏盖耳伯先

生曾知祥符县事得之

   跋汉司隶校尉鲁君碑

右鲁君碑熹平二年四月立隶书额穿其中文一十七行本

在金郷山墓侧赵德甫撰金石录时已辇置任城县学至今

存焉相传是蔡中郎书惜其文不入集中石久崩剥仅识其

百一而已

   执金吾丞武君碑跋

武君荣碑在济宁州学仪门汉制执金吾一人丞一人月三

绕行宫外戒司非常水火之事秩六百石缇骑二百人舆服

导从光满道路光武尝叹曰仕宦当作执金吾而乐府古歌

辞称陛下三万岁臣至执金吾盖中兴以后官不常置荣之

本末惜碑文已漫灭年月无考仅存其廓落焉尔

  书尹宙碑后

尹宙碑土中晚出文字尚完结体遒劲犹存篆籀之遗是本

烟楮𢘤旧对之如百年前物尤为尽善太原傅山靑主藏槜

李曹溶洁躬审定朱𢑴尊锡鬯书康熙乙巳秋八月

   滕县秦君碑跋

兖州滕县东四十里马山古城址有滕君碑出自土中无歳

月可考滕君亦无名字铭辞四言音韵参𮦀其云系出睾睾

与峄通知为滕人云为政崇博三年有成盖出而仕者末云

丹书刻石垂示后昆以此知刊石书丹实始于汉其来古矣


曝书亭集卷第四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