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潘荆山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书潘荆山
作者:袁枚 清
本作品收录于《小仓山房文集/09

潘荆山讳兆,吾浙孝廉也。静深有谋,浙闽总督满保辟入幕府。

康熙五十四年,台湾反,以立朱一贵为名。朱,农家子,幼养鸭为业。每叱鸭,鸭皆成伍,路不乱行。乡人异之。游民之无赖者倡为乱,拥一贵据南路,杀守备及官兵二百。总兵欧阳凯、副将许云讨贼战死,台湾陷。事闻,省城大震。时漏下二鼓,满公不知所为,登荆山床为诀,哭声乌乌。荆山披衣起,笑曰;“公止哭,贼即平矣。台湾贼皆乌合,何能为?第兵机贵速,须尽此夜了之。”公曰:“如何?”曰:“公持印,荆山持笔,两侍儿供纸墨,群奴张灯听遣,足矣。”如其言,书一牒下中军曰:“发两标兵各千,五鼓集辕,旌旗、器械、战船缺者斩。”一牒下司、道曰:“运粮若干集厦门听取,误者军法从事。”一牒下府、县曰:“明早部院出兵,送者斩。各吏民安堵毋动。”荆山每书牒,笔飒飒如风雨。毕一纸,请公加印,印毕即发。未三鼓而部署定。荆山复解衣卧,稵台大鼾。黎明拔营,行两日至厦门。

时承平日久,兵不善橹桨,公忧之。荆山下令传呼曰:“凡海贾船能捐货载兵者,与五品官。”有一贾奋前,即褫守备蟒服与之。继来者分给牌札、豹豸绣补。众贾大喜,争自掉船。船衔尾布列,兵依队而上,不敢哗,甲光耀日。五日抵鹿耳门,贼大怖,以为神兵从天而下,骇散无斗者,互相攻杀。守红毛城仅十六人,诛之。进剿竹箐城,擒朱一贵,槛车送京师。兵不血刃,粮不支给,凡七日而台湾平。满公欲奏荆山功,荆山辞曰:“某性懒,非能吏事者也。贼平,仗国家威灵,不可贪天功,袭人爵,请事公终其身。”

满公卒,潘复佐浙督李公卫,以名闻。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