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子建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卷第一 曹子建集 卷第二
魏 曹植 撰 景江安傅氏双鉴楼藏明活字本
卷第三

曹子建集卷第二

      魏陈思王曹 植 撰

  潜志赋

潜大道以游志希往昔之遐烈矫贞亮以作

矢当苑囿之呈艺驱仁义以为禽必信忠而

后发退隐身以㓕迹进出世而取容且摧刚

而和谋接处肃以静恭亮知荣而守辱匪徇

天以为通

  闲居赋

何吾人之介特去朋正而无俦出靡时以娱

志入无乐以消忧何岁月之若骛复民生之

无常感阳春之发节聊轻驾之远翔登高丘

以延企时薄暮而起余仰归云以载奔遇兰

蕙之长圃冀芬芳之可服结春衡以延伫入

虚廊之闲馆步生风之高庑践密迩之修除

即蔽景之玄宇翡翠翔于南枝玄鹤鸣于北

野青鱼跃于东沼白鸟𭟼于西渚遂乃背通

谷对绿波藉文菌翳春华丹毂更驰羽骑相

  慰子赋

彼凡人之相亲小离别而怀恋况中殇之爱

子乃千秋而不见入空室而独倚对孤帏而

切叹痛人亡而物在心何忍而复观日晼晩

而既没月代照而舒光仰列星以至晨衣霑

露而含霜惟逝者之日远怆伤心而绝肠

  叙愁赋并序

时家二女弟故汉皇帝聘以为贵人家母见

二弟愁思故令予作赋曰

嗟妾身之微薄信未逹乎义方遭母氏之圣

善奉恩化之弥长迄盛年而始立修女职于

衣裳承师保之明训诵六列之篇章观图像

之遗形窃庶㡬乎英皇委微躯于帝室充末

列于椒房荷印绂之令服非陋才之所望对

床帐而太息慕二亲以憎伤扬罗袖而掩涕

起出户而彷徨顾堂宇之旧处悲一别之异

  又愁思赋

四节更王兮愁气悲遥思倘恍兮若有遗原

野萧条兮烟无依云高气静兮露凝 野草

变色兮茎叶稀鸣蜩抱木兮雁南飞归室解

棠兮步庭前月光照怀兮星依天居一丗兮

芳景迁松乔难慕兮谁能仙长寿命也兮独

何愆

  又九愁赋

嗟离思之难忘心惨毒而含哀践南畿之末

境越引领之徘徊卷浮云以太息顾攀登而

无阶匪徇荣而愉乐信旧都之可怀恨时王

之谬𦗟受奸枉之虗辞扬天威以临下忽放

臣而不疑登高陵而反顾心怀愁而荒悴念

先宠之既隆哀后施之不遂虽危亡之不豫

亮无远君之心刈桂兰而秣马舍余车于西

林愿接翼于归鸿嗟高飞而莫攀因流景而

寄言响一绝而不还伤时俗之趋险独怅望

而长愁感龙鸾而匿迹如吾身之不留窜江

介之旷野独眇眇而沉舟思孤客之可悲改

予身之翩翔岂天监之孔明将时运之无常

谓内思而自䇿筭乃昔之愆殃以忠言而见

黜信毋负于时王俗参差而不齐岂毁誉之

可同兢昏瞀以营私害予身之奉公共朋党

而妒贤俾予济乎长江嗟大化之移易悲性

命之攸遭愁慊慊而继怀惟惨惨而情挽旷

年载而不囘长去君兮悠远御飞龙之蜿蜒

扬翠电之华旌绝紫霄而高骛飘弭节于天

庭披轻云而下观览九土之殊形顾南郢之

邦壤咸芜秽而倚倾骖盘桓而思服仰御骧

以悲鸣行予袂而𭣣涕仆夫感以失声履先

王之正路岂淫径之可遵知犯君之招咎耻

干媚而求亲顾旋复之无𫐄长自弃于遐滨

与麋鹿以为群宿林薮之葳蓁野萧条而极

望旷千里而无人民生期于必死何自苦以

终身宁作清水之沉泥不为浊路之飞尘践

蹊隧之危阻登岧嶤之高岑见失群之离兽

觌偏栖之孤禽怀愤激以切痛苦囘忍之在

心愁戚戚其无为游绿林而逍遥临白水以

悲啸猿惊听以失条亮无怨而弃逐乃余行

之所招

  娱宾赋

遂衎宾而高会兮丹帏晔以四张办中厨之

丰膳兮作齐郑之妍倡文人骋其妙说兮飞

轻翰而成章谈在昔之清风兮揔贤圣之纪

纲欣公子之高义兮德芬芳其若兰扬仁恩

于白屋兮逾周公之弃餐𦗟仁风以忘忧兮

美酒清而肴干

  愍志赋并序

或人有好邻人之女者时无良媒礼不成焉

彼女遂行适人有言之于予者予心感焉乃

作赋曰

窃托音于往昔迄来春之不从思同游而无

路情壅隔而靡通哀莫哀于永绝悲莫悲于

生离岂良时之难俟痛予质之日亏登高楼

以临下望所欢之攸居去君子之清宇归小

人之蓬庐欲轻飞而从之迫礼防之我居

  归思赋

背故乡而迁徂将遥憩乎他滨经平常之旧

居感荒坏而莫振城邑寂以空虚草木秽而

荆蓁嗟乔木之无阴处原野其何为信乐土

之足慕忽并日之载驰

  静思赋

夫何美女之烂妖红颜晔而流光卓特出而

无疋呈才好其莫当性通畅以聦惠行孊密

而妍详䕃高岑以翳日临绿水之清流秋风

起于中林离鸟鸣而相求愁惨惨以增伤悲

予安能乎淹留





曹子建集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