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识略/卷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东瀛识略
◀上一卷 卷一 下一卷▶
无锡丁绍仪杏舲纂

建置[编辑]

康熙二十二年夏,福建水师提督、后封靖海侯施琅,统师征郑氏,克澎湖岛;郑成功之孙克𡒉震慑归诚,纳所辟台湾地。朝议墟之。琅奏言地广而腴,且关系四省要害,宜留为外蔽,不可弃(时尚未知山东、天津、辽阳各口由台可以迳达,故云四省)。二十三年,圣祖断自宸衷,即成功所置承天府、总名东都、成功子经改称东宁者,设台湾府,隶福建布政使司,为入中国版图所自始。领县三:附府曰台湾、南曰凤山、北曰诸罗(今名嘉义)。雍正初,于诸罗以北设县一,曰彰化;厅一,曰淡水;改台湾县属澎湖巡检为通判,设澎湖厅。嘉庆间,又于淡水以北迤而东设厅一,曰噶玛兰。

台湾之称,于古无考。文献通考云:“澎湖旁有毗舍耶国,言语不通,袒裸睢盱,殆非人类”;颇与土番情状相似。然中国及东西洋人均未尝至,即明初郑和、王三保遍历东南洋,亦未言及有台湾也。嘉靖末,海寇林道干被都督俞大猷所逐,遁入其地;旋弃而之占城。万历间,奸民颜思齐自日本窜往屯踞,始有台湾名。明季,莆田周婴所著远游集以台湾为台员,殆闽音讹耳。台地有中土民,自道干、思齐始。思齐死,其党推郑成功之父芝龙为魁。崇祯初,芝龙就明抚,荷兰乃往筑城居之;故成功语荷兰曰:“此地本先人故物,当以见还。”荷兰战不胜,遂遁。郑氏据为巢穴,辟地渐广。今府县以台湾名,盖沿郑氏旧称,其义莫详也。

台湾县附府为治,本郑氏承天府地;康熙二十三年设知县、县丞、典史各一员、县学教谕一员。时改福建巡海道为台厦兵备道兼学政事,并设知府一员、海防同知一员、经历一员、府学教授一员,均驻县城;巡检二员,一驻新港,一驻澎湖。六十年,改台厦兵备道为台厦道。六十一年,添设满汉巡台御史二员,亦驻城中;每年一易,间有留任一年者。雍正五年,以学政归汉御史兼理;裁澎湖巡检,分澎湖地为厅治。六年,改台厦道为台湾道。九年,移县丞驻县属之罗汉门。十一年,增设府、县学训导各一员。乾隆十七年,定御史三年巡视一次,事竣即回;学政仍归台湾道兼理。二十六年,裁新港巡检。三十一年,以海防同知兼南路理番同知。三十二年,仍加台湾道兵备衔。四十七年,停巡台御史。五十二年,奉谕嗣后台湾道员著加按察使衔,俾得自行奏事。五十四年,改罗汉门县丞为巡检。

凤山县以邑有凤山名。郑氏设南路安抚司并万年州,治其地。康熙二十三年,设知县一员、典史一员、儒学教谕一员,均同城;巡检一员,驻下淡水。雍正九年,增设县丞一员,驻万丹,管辖下淡水、枋寮等处;移巡检驻大昆麓。十一年,增设儒学训导一员。乾隆十六年,移万丹县丞驻阿里港。初,县治在兴隆庄,僻近海隅,甚荒落;县官治事,恒在相距十里之埤头街。五十二年,逆匪庄大田蹂躏县治,遂移驻埤头;改大昆麓巡检为兴隆巡检,驻旧城;并移阿里港县丞驻下淡水。嘉庆十一年,海贼蔡牵攻台湾,遣党陷埤头,颇有残毁。十五年,移回旧城。然埤头溪山环绕,烟户繁盛甲一邑。道光二十七年,议准仍移治埤头。

嘉义县先名诸罗,郑氏北路安抚司所治天兴州地,邑有猪𦛨山,以不雅驯,易称诸罗,因以名县;或言取义诸山罗列,非也。康熙二十三年,设知县、典史各一员、儒学教谕一员,同驻城内;巡检一员,驻佳里兴堡。雍正九年,增设县丞一员,驻笨港;移佳里兴巡检驻盐水港。十一年,添设儒学训导一员。乾隆二十六年,移台湾县新港巡检为县属斗六门巡检。五十二年,逆匪林爽文围攻县城,绅民协力坚守几四阅月;高宗特改县名曰嘉义以褒之。是年添设县丞一员,驻斗六门;移原设巡检驻大武垄。

彰化县本诸罗县地。雍正元年,以土番相继归化,民居益繁,析县属虎尾溪北半线地方置县,名彰化;设知县、典史各一员、儒学教谕一员,俱同城。九年,增设巡检二员,一驻鹿仔港,一驻猫雾梀;又分大甲溪以北地归淡水厅辖。十一年,添设训导一员。乾隆二十三年,增设县丞一员,驻南投社。三十一年,裁泉州府西仓同知,改设台湾府北路理番同知一员,驻县城。五十一年,移理番同知驻鹿仔港,兼海防事。嘉庆二十一年,移儒学训导于淡水,移鹿仔港巡检驻淡水厅辖之大甲溪。

淡水厅本诸罗县地,以淡水溪得名。雍正元年,析隶彰化县,设淡水捕盗同知一员,驻彰化。九年,改抚民同知;划县属大甲溪以北地归厅辖,以竹堑地方为厅治;增设竹堑巡检一员,兼司狱事;又增设巡检一员,驻八里坌。乾隆三十一年,移八里坌巡检驻新庄。五十四年,改新庄巡检为县丞。嘉庆二十一年,又增设巡检一员驻大甲溪,移彰化学训导驻竹堑为淡水学训导。

澎湖厅屹峙海中,群岛参差环拱。隋开皇闲,虎贲将陈棱略地至澎湖,始见于史。元末置巡司。明初徙民漳、泉二郡,废巡司而墟其地。继而不逞者潜聚其中,推年大者为长,苫茅栖止,以畋渔为生。嘉靖间,都督俞大猷剿海贼,留偏师驻防,后设巡检守之;不久并裁。万历中,增设澎湖游兵。天启初,荷兰据焉;总兵俞咨皋擒其帅归,遂遁去。后为郑氏所据,设澎湖安抚司,倚为重镇。康熙二十二年,水师提督施琅率师往征,一战克之。二十三年,隶台湾县,设巡检一员驻守。雍正五年,裁巡检,改设通判一员,兼海防事,即以大山屿之妈宫澳为厅治。

噶玛兰厅本土番地,一名蛤子难;盖番语无定字,闽音相近致讹,后译正为噶玛兰。在台湾极北山后迤东而南,荷兰、郑民窃据时均未之及;即康熙闲台地内附后,亦止山前南自琅峤、北至鸡笼山止,初不知后山尚有沃壤。雍正初,社番向化,始附东螺各社输饷于诸罗。旋改属彰化,又转隶淡水。乾隆末,漳、泉二郡民潜往垦辟。嘉庆初,由头围渐开至五围及罗东、苏澳一带。十一年,海盗蔡牵窜至;民番协力御之,败牵众,缚贼十三人以献,始通于官。十二年,牵党朱𣸣谋夺罗东为巢,泊舟苏澳;总兵王得禄追至,败之。台湾府杨廷理抚绥民番而归,虑为盗贼觊觎贻后患,始议设官治理。十八年,设理番抚民通判一员、罗东巡检一员,同驻五围为厅治;又设县丞一员驻头围,兼稽察乌石港海舟出入。

台地初附,南至凤山县属枋寮止,北则诸罗县属虎尾溪外,仅沿海一线地可达鸡笼,馀皆荒服。甫四十年,生聚日众,爰于半线、竹堑分设厅县各一。而淡水以北,富庶甲全台之艋舺、沪尾及摆接十三庄,尚番多民少、榛莽未除也。百馀年来,自枋寮而南,至迤东滨海之大秀房,长逾百里,律以内地弓步,几二百里;生番半徙山内,土人之耕种其闲者不知凡几。康熙闲,漳浦蓝鹿洲太守鼎元即有拟设千总一员、兵三百名于琅峤之议,因循未果。虽地滨山海甚偏狭,路亦艰险,不足置县;若开通途迳,增设分防县丞一员驻琅峤之柴城,管理屯番及粮饷词讼,需费不及万金,可杜后来啸聚相讧之患。弁兵则分自安平协。盖安平昔为要隘,近年鹿耳、鲲身悉被沙淤,海舶到台,非泊百里外之国寨港,即泊凤山县之旗后口,似毋庸重兵坐守矣。淡水所辖,南北斜长三百四十里,实有六百馀里,官纵勤能,亦苦鞭长莫及;故催科听讼,一岁中半在艋舺,而竹堑以南又难兼顾。如画南嵌溪东北地于艋舺,分设一县,兼司沪尾、鸡笼两口海防,增设鸡笼巡检一员,移新庄县丞于沪尾,各司巡察;其鸡笼山后遥接噶玛兰西界中,有未辟荒土数十里,半经游民与豪强所募工人私垦不少,久之必争、争不已且斗,似可责成鸡笼巡检与兰属之头围县丞就近相机,不动声色,画定疆界,收入版籍,可免后日为逋逃薮。艋舺参将不妨移驻彰化,而移台湾道与驻彰之北路协副将同驻新设县治;庶南北两路,不致偏重。且沪尾距福州海口最近,风利则朝发夕至,信息易通,控制全台,似无有要于此者。昔鹿洲太守议,即半线添置新县;不十年,即如其议。又谓气运将开,非人力所能遏抑,必有因其势而利导之者,后此竹堑、八里坌亦将作县。惜未至者不能知,至者虽知而不能言。留心经济之君子,当不以斯言为河汉。今竹堑已为厅治,八里坌距艋舺止三十里,商贾之辐辏,昔推八里坌、今推艋舺云。

道光丁未,平陆同涧南太守卜年守台湾,申请大府移驻凤、嘉二邑巡检营弁。是年冬,余至幕中,妄谓太守曷不言其大者,因以末议进;太守笑曰:“水沙连事邀准,即可次第议行,今只可留待后之有心人矣。”次年,太守故;及冬,余亦内渡。忽忽二十馀年,未闻有议及此者!水沙连者,嘉义、彰化二县内山番地。鹿洲太守亲往游览,曾记其胜,中有猫丹、埔里等十馀社,广袤三十馀里,山水秀丽,厥土中上。丙午秋,济宁史梅叔太守密任鹿港同知,往抚其番;番众欣然迎入,谓生平未见官至,咸愿剃发输诚,献其地设官治理。汶上刘玉坡制军韵珂履台勘实,据情入告,请即其地设通判一员,如噶玛兰式;廷议恐启番衅,再请未允;殆以昔之番情视番,抑知涵濡帝泽,早已易心革面!熟番既与平民无异,且有读书易汉姓者。生番亦渐化为熟番,以习汉人衣冠礼貌为荣。所谓“体不穿衣、专以杀人为强”者,乃岩居穴处,未经归化之野番耳;即生番亦畏之,然十中一二而已,与归化番泾渭迥殊。敷陈未明,事遂寝。时漳、泉人之农于内者已有数千,岁可得粟数万斛;惜水陆两途险巇逼侧,不能外运。但得数万金,不难平险为夷;事会有时,当不致终为瓯脱。今旗后、沪尾均准西国通商,琅峤山南时有洋舶经行,鸡笼更有运煤舟往,情形又非昔比;撤桑未雨,可忽乎哉!比闻高要陈香根别驾培桂权淡水厅事,请析艋舺地设直隶厅,改淡水为属邑;殚心国事,具见一班。惜未几以报盗迟延被议,且以桑梓故波及台湾道顺德黎召民观察兆棠,不安其位而去;恐所请又成画饼。别驾新编《淡水厅志》成,志馀中有纪地二则云:台北山后,由噶玛兰属苏澳而南为大南澳,再南为奇莱,其地宽广与噶玛兰等,海道一日可到,港口颇狭,仅四、五百石小舟堪泊。再水程半日,复有水口,稍宽广,可泊舟者为秀孤鸾,土地膏腴,比噶玛兰大逾一二倍;地在彰化东界,可通埔里等社云。埔里社、水沙连各地,乃外人啧啧艳羡者。淡水内山如南雅庄、大湖等处,日益深广。郡志言竹堑东至南山十里、西至海七里,广十七里;今则广且百里矣。司马相如云,明者见远于未萌,知者避危于无形,其劳逸殊焉。况从前海波不扬,今则各国纷至沓来,睥睨膏腴,希图驻足,若非通筹全局,及早布置,则隐忧不远!倘明知艰巨,而曰姑遗后人,此岂仁人君子之用心哉?所论尤为超卓,于以见目营心计,不仅以淡地宜析为当务之急而已。辛未秋日又识。

疆域[编辑]

台湾府治在福建省城东南隅,面西背东,中隔大海。东至台湾县属罗汉门内山,陆程七十里;西至澎湖厅属西屿,水陆程三百五十里;南至凤山县属大秀房庄、龟鼻山海滨,陆程二百六十里;北至淡水厅属鸡笼山麓,陆程五百五十里。自鸡笼迤东四十里,经三貂岭折而南,至噶玛兰属大南澳番界,陆程一百四十里。东西广四百二十里、南北袤八百一十里,皆山前地。又折而南一百四十里,则面东背西,山后地也。

台湾县附府,东至罗汉门内山七十里,西至安平镇大海二十里,南至二赞溪凤山县界二十里,北至新港溪嘉义县界二十里:东西广九十里、南北袤四十里。东北至大穆降庄内山五十五里,东南至角带围山凤山县界三十里,西北至新港溪海口二十馀里,西南至喜树港海口二十里。初设县时,南北相距祗二十里。雍正初,分凤山县二赞溪以北、诸罗县新港溪以南地均归县辖,以溪为界,袤长途有四十里。

凤山县埤头新城在府治南,距府八十里。东至傀儡山番界六十里,西至打鼓山(俗呼打狗港)海口二十里(打鼓与旗后两山对峙,中环巨澳,可泊大舟百馀,故又名旗后口),南至大秀房庄番界一百七十里,北至二赞溪台湾县界六十里:东西广八十里,南北袤二百三十里。东北至大泽机内山五十里。东南至老佛山番地一百九十馀里。西北至二赞溪海口六十馀里,西南至沙马矶头大海一百八十里(沙马矶今称龟鼻山)。自大秀房西南错出海滨,下多礁石,大小舟遭风到者无不立碎。转而东二十馀里,名龟仔角,诸番社错落其闲。再转而北,则后山人迹罕到处矣。沙马矶西北四十馀里为琅峤柴城,再西北十馀里屹立海中者为小琉球山。更有鼎立三屿:曰石塔、曰石佛、曰凉伞,在旗后口外。

嘉义县在府治北,距府一百里。东至大武营内山九十里,西至笨港海口三十里,南至新港溪台湾县界八十里,北至虎尾溪彰化县界五十里:东西广一百二十里、南北袤一百三十里。东北至鼎盖梁内山六十里,东南至琅包内山一百里,西北至虎尾溪海口四十馀里,西南至卓加港海口八十馀里(卓加港即新港溪下流入海处)。更有北门、荷包等数屿,在距县三十馀里西南海中。

彰化县在府治北,距府二百一十里。东至平林仔庄内山七十五里,西至鹿仔港海口二十里,南至虎尾溪嘉义县界六十里,北至大甲溪淡水厅界四十里:东西广九十五里、南北袤一百里。东北至东势庄内山七十里,东南至水沙连堡番界六十馀里,西北至牛骂溪海口五十里,西南至海丰港海口七十馀里。南距嘉义县治一百一十里,北距淡水厅治一百四十五里。

淡水厅在府治北,距府三百十五里。东至九芎林内山二十里,西至香山海口一十里,南至大甲溪彰化县界一百五里,北至大鸡笼山海滨一百九十五里:东西广三十里、南北袤三百里。东北至三貂溪噶玛兰界二百三十五里,东南至银锭山番界九十五里,西北至八尺门海口二百馀里,西南至大安街海口九十五里。自厅治北行稍东有大庄曰艋舺,折而西三十里为沪尾海口,对岸为八里坌,沿海而北约八十馀里至鸡笼山海港,俱有街市。鸡笼港外,桶盘、香炉等屿罗列海滨,而以鸡笼屿为最大,其西南面与福州之五虎口斜对。

澎湖厅在府治西,距府三百二十里。东至碇钩屿四十五里,西至西屿三十里,南至铁砧屿九十里,北至吉贝屿八十里:东西广七十五里、南北袤一百七十里。东北至白沙屿四十五里,东南至东、西吉屿一百二十里,西北至月眉屿六十里,西南至小猫屿八十五里。澎湖四面环海,旧传三十六岛;今考之,实有五十五屿(屿即岛也)。中惟南屿及东、西坪二屿禁民采捕牧放;然距厅治远,潜往搭寮栖止者终未能绝。

噶玛兰厅在府治东北,距府六百五十里。东至过岭仔海滨十五里,西至枕头山番界十里,南至马赛山番界三十里,北至三貂溪淡水厅界六十里:东西广二十五里、南北袤九十里。东北至泖鼻山淡水厅界九十馀里,东南至苏澳南大南澳番界八十里,西北至隆隆铺淡水厅界六十里,西南至叭里沙喃番界三十里,距淡水厅治二百九十五里。厅东稍北三十里乌石港外,有岛突起,曰龟屿;周约三十里,捕鱼者时往焉。厅治壤土,在台湾厅县中最僻小。其枕头山、大湖山以西,尚多旷土,远接淡水厅属大坪林、石碇堡等处,可以直达艋舺,途坦且近。道光初,原议辟为备道,免涉三貂岭之险;土人辄以凶番嗜杀、出没无常、不敢行为词,经费亦无所出,议遂辍。实则山坡高下虽不宜稻,而溪流萦绕,地甚肥饶;近有种苎、种靛青者潜匿其间,辟地益深,凶番之迹远矣。

台湾邮程较内地长几及倍,言五十里约有八九十里,非穷日之力不能至;故军需则例,台地行军置传,准照西北口外,以四十里为一站。惟府县志所记程途,时有参差,核诸桐城姚石甫廉访莹《台北道里记》,又多不同;盖海外疆索本未清丈,大都约略科计。今就往来商旅相传里数言之,不能一一考正;即志中所列四至,亦有未确。如《台湾县志》云:“西尽海三里,西南至安平镇七里”;按县城距海虽不过三里而近,而安平则在城西,积岁沙淤,陆行可达,计程实有二十里;西南则界连凤山,尚有喜树港,即二赞溪之尾闾也。至各番社相去远近、内山幅员几何,言人人殊,末由征信矣。

初,府厅县皆未建城。雍正初,请建未果。乾隆中,始立炮台、树城门,栽莿竹或九芎树为卫。民间庄堡亦有环植莿竹,且筑铳楼以自固者。逮嘉庆、道光闲,乃次第筑砖石城。惜土松,又易震,未有数十年不倾圯者。今惟澎湖厅无城,噶玛兰厅与凤山县所治埤头尚未改建。

综计全台政教所暨,已尽山之西面,及噶玛兰迤南番境。自鸡笼山起至琅峤以南龟鼻山止,袤长八百馀里;旧说一千七百馀里,殆就内地弓步约计耳。由兰属之大南澳而南为奇莱、为秀孤鸾、为崇爻、为卑南觅,转西则为琅峤山内之牡丹社,皆东面番地;绳以官步,未必能逾千里。其闲东西相距,约不过四、五百里。北之鸡笼山转而东与南之龟鼻山折而西,宽广均不及四十里。地形仿佛如梭,尚有凹凸处,不能如两弓相向,弯而无缺也。以经一围三法去觚乘之,约有漳、泉二郡地。后日尽隶舆图,尚可添设数厅县。或言方广数千里,足抵岭西、楚南一小省者,是犹龙溪萧竹甲子兰记谓兰地沃野三百里,未免浮夸失实。

(妹婿黄运昌校字)
◀上一卷 下一卷▶
东瀛识略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