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维子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二十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四 东维子文集 卷第二十五
元 杨维桢 撰 傅增湘 撰校勘记 景江南图书馆藏鸣野山房钞本
卷第二十六

东维子文集卷之二十五

             会稽钱厓杨维桢廉夫著

墓志铭

  冯进卿墓志铭

富春冯坚氏𠂻衰来拜予姑胥舍次曰坚不孝先子以某

年某月日猝亡坚忍死将以某月某日葬先生以异姓弟

先子亡无先生铭与草木役役也坚不孝益甚予为之泣

哭坚归而𢌿之志与铭使刻诸碣云君名士升字进卿其

先陈留人自其曹大父志学徙家杭之富春山遂为富春

人大父从周宋承事郎华亭县盐场提干伯父骥宋武康

主簿宋亡死节于独松关公革不仕及长跅𧿇不羁而有

大志通律令图籍及九丘之书以时举子业为俗学弃弗

习然负器略喜㓛名慕溥介于班定逺之为人尝欲走京

师吐其磊磈者于执政贵臣以为世之爵禄可俯而拾也

至正𥘉漳徼贼作 朝廷聚湖江浙之兵相持不即殄灭

君欲献䇿招诱不烦一矢之遗可系弗行晓乃与群弟

拓祖庐起大门宅誓同居不分宅成而君卒矣享年五十

有一呜呼君之器可谓奇矣志可谓大矣而讫无所就以

卒呜呼天既生人之才以为用然又天开不使直遂者不

可得而知也君生于大德丁酉至正丁亥五月四日卒以

明年某月葬某地弟四人士颐士晋士豫士仁娶裘氏生

男坚女贞孙男二人允邵允文婿为同里诸国用呜呼以

君才之志之缩而卒也则其有后者可知已铭曰

 已乎进卿有才以为庸有志以为衷天既信其始而又

 绌其终彼𫎇者从我明独则凶已乎进卿贵也者吾不

 知其所以已通贱也者吾不知其所以穷

  虞隐君墓志铭

吴郡海虞山之阴其溪曰东芦有隐君焉为虞仲死氏生

于前至元甲午十月十有三日殁于至正戊子三月二日

是年十月某日葬于虞山西麓小涧之原先生葬之一月

其孤德懋来拜余吴门曰先君生无仕绩襮于世死不得

文可传者铭草亡木卒耳不孝孤惟是惧且今奎章学古

虞公集游吴谓君曰吾渡江𣲖有在海虞而海虞之隐德

赖有君焉于是与公通谱牒吾子公之上第门生幸有以

铭诸按状君名安垕字仲元其系实岀虞仲氏自唐文懿

公世南陪葬昭陵始为雍人后十有一世某从僖宗入蜀

又为蜀人八传而为宋太师雍国公兄文扈驾渡南子姓

有寻周让王之隐迹于海虞者故隐君为吴人曽大父某

弗仕宋将仕郎父某弗仕母郎氏君生而性静深长有器

局谨事其亲如礼甚亲殁事其长如父家政必承其出又

必相其审于义沃于三力也故举无过差时节祀先必哭

泣君初丧时歳延硕师过子侄以道义学将招其私垫籍

私田其中以为先氏虞仲学官事未集而殁兄弟同居者

五十年乡党以友孝闻姻戚朋旧服其交久而敬后至元

间行丞相府闻其人才且贤尝檄授福宁州路都监税官

君不茍进曰使某有任官情吾官不在筦库家矣遂谢病

傅事家督不入官府不事乡里请谒自号野斋然郡有名

公卿往往以客礼见之垂终呼德懋无他语惟曰吾幸生

承平时窃师友之教安富尊荣SKchar游以卒世得为一世全

人吾复何憾尔曹勉㫋不为吾不为为吾所能为而已娶

同里望族周氏恭俭慈惠克相于内子二人长德懋也娶

同里沙溪故宋杨察推女孙次德贤居㓜女一人赘同郡

于尚书孙德阔孙男一人宝住天德有𠩄助虽贱必书春

秋法也树石立铭固不得颛诸六服官政者(⿱艹石)君引迹自

晦上德有先于虞仲得穪隐君为是得铭已铭曰

 繄海虞氏 繇隐南犇 迨雍国公 南派又分式忠式孝

 在尔子孙 相尔子孙 既才实蕃才而弗用用野自文

 观其事亲 出可事君 夫岂筦库而可屈身 为世全人

 暗然而晦 年(⿱艹石)弗永 永德于闻大海奫奫 小涧沄沄

 我丈著隐 勿崩其坟

   吴君见心墓铭

 至正八年十月二十六曰余友富春吴君卒家贫无以葬

 阅明年十一月某日赖同里友冯士颐葬某地其孤毅来

 求铭余悲不忍铭往哭其墓毅申前请呜呼又何忍不铭

 君讳复字见心生有异禀四歳能诵书千馀言弱冠失怙

 刻苦读书不以贫难少置生无伪言行与人约虽千里外

不失期刻性喜吟哦善效白长庆歌谣衿诗有讽切贪奸

其人讳者欲以危法中之不为屈予读书大桐山中时君

道长书愿与弟子及予寓居钱唐太湖间遂舍妻子从予

游学古文歌诗始君持所作诗来自夸秽同列诗屏弃如

弃涕吐余揽诗笑曰子欲辈李唐伎亦至髙欲追古必焚

减旧语君变色不敢言徐取楮笔银余琴⿰扌𠫵 -- 𢮥及春侠辞二

十馀首去越一月复来谢曰先生诗法得矣吾旧诗亦樊

矣苐出语犹吾前日诗也奈何余曰姑歇汝哦事静读古

风雅骚及古乐府几再又退而阅三月来出所作曰余旧

语忘新语出矣赖先生教幸而或驯致于古遂编次余古

诗凡十卷 --卷(⿵龹⿱一龴)加以评注能道余𠩄欲言余诗有𨓜者君辄能

补之观者谓可乱余真自后下笔必出人意表尝雪夜与

余逰东西洞庭徒步登七十二弁之峰其语益厓㧞皆奇

气所钟世人莫之识也去年约余逰庐山观瀑布驯至岳

阳访铁笛亭未行而以病告病三月而逝矣临终告其陈

伦曰天守死我矣使加吾数年吾诗不后二李吾文不逊

吾师呜呼君死矣吾爱游大山长谷孰余相耶吾唱古歌

诗孰余和耶吾性急卒未能寡过君执直敢议又孰余议

耶吾见君之学也如宋顿积不訾江河之倾不可休其立

志如匙勘钥矢破的为文如大将旗鼓建而三军所指无

不如意盖具来日登而未止迺今止于斯耶前年梦逰天

汉探天孙支机石穴为研池遂自归云槎秋客而所携研

旦号㙨石云呜呼君也生而食不给禄不及也盖不以外

者为憾矣其不五十而卒也又岂以为憾哉大父某父某

皆贫学而不仕娶李氏子教穆女一人适同里余骥世传

其云槎集凡十卷第山张外史雨为之序云铭曰

 嗟吴子雕龙贵麟贼天其天所嗔子之道宜郁屯嗟吾

 子忽已沦文不死于万春

  孝友先生秦公墓志铭

孝友先生既没五年其嗣子约因其友𡊮华谒予云间而

致其辞曰约不幸先人学而贫贫而又不得高年死又得

能名文者𬬿重不孝先人事业不用亡得称仁义著述有

不得不白者已赖杨东溪氏状其详敢丐吾子属比之余

 始来吴闻昆太仓为货居地不为习屈挺然以文行自立

 者二人焉曰东溪老人杨公𬤝洎先生也予皆不及识矣

 而𫉬见东溪老人杨公听洎先生也予皆及识笑而𫉬见

 东溪所为先生状盖(⿱艹石)识于目𥈤间故不辞论次其事而

 铭之先生讳玉字德卿姓秦氏其先盐城人世以儒学显

 宋绍兴间由某祖徙居崇明之东沙与𡊮陆谢为望族而

 秦氏尤以衣冠文物称重其乡曽祖栋祖杰皆宋太学上

 含生父庚从蛟蜂方先生学咸淳未以诗试通州第一

 国朝不仕漕万户玉溪刘公闻其隐徳延致于馆因又徙

 昆之太仓家焉君四歳即岿然不群能属句对五歳䏻暗

 诵孝经论语八歳而丧父哀墓如成人母顾氏日夜躬织

纴资先生亦感奋曰吾家世有闻人其可自我斩乎益刻

苦自力比长通五经尤𮟏于诗会贡举法行州长踵其举

先生先生曰子学岂为决科计哉遂辞性至孝友事母与

兄无违礼事大小悉禀以行母有疾药食必亲尝累旬日

不解带每卒哀泣至血执丧过礼终丧不沐浴不杯酩人

以为难𥘉居丧邻有火炽不可救家人收赀为出走计独

先生伏棺恸不去火止及屋壁遂自灭州长上其孝行将

得旌宠辄谢止之宪史张公揆行部阅其行义见其所著

文论荐之且约偕诣阙弗行居常晦默如愚人见贵人益

自闭匿然衣冠器服必整整与弟子讲解音吐洒然而娓

娓无倦教授乡里二十年尝曰士读书将以惠天下不幸

不及仕而教人为文行经术亦惠耳里之贫不能学者为

给𫗴粥笔札教之尝行道间得遗金访其主还之封职如

故有盗入室窃布帛去明日复来仆觇执之使縦之去旧

有土田在东沙族人据有之遂不问并以旧书归之后其

人感化皆归于善𩔖先生之于孝友于蹈义执礼至此亦

可谓之笃行君子者巳先生前殁之歳尝梦为诗礼记其

末句曰五湖四海一闲人及觉悟曰合五与四一为十五

十月疾验矣四而虚其一为三明年三月吾疾殆不起矣

乎至期果符其言属纩神色不变时至正四年二月二十

四日也得年五十有三其徒私谥曰孝友先生君娶颜氏

子男二长约次壁壁先卒约能世其学女二先生读书之

舍自名曰迂阔所著有诗经纂例大学中庸探说宋三朝

摘要斋居杂录并诗文(⿱艹石)干卷蔵于家葬某所铭曰

 人之机也我曰愚我之达也人曰迂嗟先生愚不如迂

 自居四一以虚卒允符诚使狃愚以好用侕迂以利趋

 道弗信而画于途孰愈孝与友之谥于徒

  元故乐闲先生墓志馆

公讳锡圭字君玉其先出唐学士亮亮遂良由河南𨗇钱

唐子孙所居号禇家塘其后有徒居苕城者亦以禇姓其

巷今聚族南浔之西芣坞庄者即自苕城来有起身科第

者为宋迪功郎淮安县丞士登公曽大父也宋将仕郎管

元吉公大父也宋将仕郎国史实录院检阅文字天祐公

考也公性沉静寡言自幼有识量检阅君尝夜遇盗盗认

君巾服欲刺之公潜以他衣冠易之于庸皂而免长究心

经史游庠序间猎猎有俊声安定书院举之儒台授求县

孝公曰吾亲老且病忍一日去侧耶虽不仕得朝夕养我

亲吾志周满借有髙位违孝而往不为也矧县学师不能

信所志者乎遂辞朝夕躬上食亲前亲有疾衣不解带者

累月药饵必亲尝乃进居丧哀而毁有常情所不堪既葬

追慕右将见之至老弗渝笃孝之行人无间言里父老驯

其子弟之事亲必指公为则云族有贫不自给者则之粟

贷不偿者焚其劵又多蓄善药以济人平居虽然燕必冠

对客则风流谈论务使之尽驩晩歳凿地筑圃莳花竹以

自娱创乐闲堂因身号乐闲居士其在乡闾平率人物比

汉陈博古而尤善知今事人比唐齐𠏉行游城中邦大夫

候其车音争相迎致问时政善不尊而称之焉乐闲先生

公生于宋德祐五月二十二日卒于今至元庚辰六月二

十九日年六十有六娶张氏四男长嗣良次嗣英出继叔

后次嗣后嗣贤女一适董汝华孙男六应椿应桂应松应

杓应雄应枢以至正三年正月六日葬于乌程永新郷大

舍降坞之原传曰施嫱女衣褐天下称妍贯诸赤手天下

称勇士之美者又岂籍区区爵位耶吾𮗚乐闲先生者是

已先生郤仕而问为孝子为义士其卒也不应铭法欤铭曰

 孝为则兮义不颇仕则少𠔃德则多先生之乐兮阴阳

 争知先生之则𠔃争纪于渎与河南之浔可竭金之冈

 兮可陂我铭其人𠔃不可磨

  元故用轩先生墓志铭

番有隐君子为用轩韩先生先生役十年所其嗣先璧即

𢑱尚衔哀弗置走余钱唐次舍拜有请曰先生生有辅

世忠讫不得禄位以乱片言觭行有几古人死又不得文

而可可传者铭是与草亡木卒等不孝孤罪益甚吾子娄

铭德人义士贤公卿先子世次言行具在歳志吾子哀而

赐之铭非真不孝孤贯罪先世世逺有耀已余尝𮗚扼图

志见有宋韩左厢者以进士起身由临安令以严明陞临

安府左厢官临安剽民财者白擎子间公至皆屏迹谣曰

韩厢明无擎白韩厢死白擎未尝不起慕其人问元壁曰

即先生五世祖也按家乘韩为番著姓其先南阳人唐末

徙徽之黄㻻复迁饶之乐平历宋擢科者代不乏绝靖康

间讳屏者中武举寻自耻悔再㳺太学登文弟官至临安

左厢者即治白擎者也讳仲尨丞相赵忠定公之婿以诗

五中待补者先生之祖也讳如璋遭宋革隐居读书于里

之北山号菜山先生者先生之考也先生讳思恭字德用

学者尊之曰用轩克生先生㓜不习群弄蚤悟书数学长

负器备好善恶恶甚邑凫里有不平事掀髯一言折于稠

众中衰者屈郁者吐气或为非义惟恐先生闻之(⿱艹石)畏王

彦方者邑大夫史公梦龙豪杰士也事先生如师先生尝

语之曰土敞不藩水烦者鱼不育守令者民之土水也又

白廉而不谅直而不决糊涂皂白以从事其敝甚跖吏公

书其言子座右讼有不决者驰状质先生凭一言举置为

曲直饶有贡 国初以大姓督陶先生尝领其事有献荣

者某室之墓在陶某田之畔在沃即依荣毁室庐壊沟计

百十家立待先生不从曰损民利国非国福矧利有诬民

乎既而室(⿱艹石)田者或来谢复拒之水旱疾疫必露香𥸤天

为众告急告必有应歳饥率有力者食饿至药病掩骼自

奉薄甚硕师教子弟歳金节弊穷穷惟恐后事亲至孝妣

李孺人没水浆不入口者三日因致重疾菜山公年垂八

袠晚多病侍药膳不少懈病革不交睫至掏掌代痛居丧

一遵朱氏礼丧祭之具独任不以缀伯仲氏配曰程夫人

同里程刚愍公孙女也克相无违先生资以修于家先生

卒子男四璧璠璇女二婿为王恭简公孙与善王知录孙

惟泽先生生于宋咸淳丙寅六月二十有八日没于今至

顺壬申七月八日享年六十又七先是里之石龙 冈有

龟蛇交集势秀峰离列下走两阜为陂陀若双蚌然两源

挟蚌出循龟蛇而东去龟之有二石笋(⿱艹石)相距寻丈

间术青乌者以为古人宅兆也先生嘉之尝挟策止此语

元璧曰吾百歳后必藏此于是八月某日葬于龙冈之觜

用治命曰吾闻士有𨼆德者必享其荣以及其子孙先生

德人也享荣不于身使不禄位以没荷其及者不在后之

人乎元璧清明好学有仕才吾见左厢氏之重荣可必也

铭曰

龙支之兮为蛇为龟龟之笋𠔃相捔相缪下走𨾏蜂

 兮两源挟流小锺草石𠔃大锺俊髦德之人𠔃闷于

  故张君子墓铭

吴人张天祥既克葬先孝君被服斩绖谒予门拜有请曰

吾子以文章铭世之贤公卿善人先孝君虽贱雅亡恶吴

之人识不识咸称曰君子人见先世多繇进士起幸子立

一言信者惇史非直不肖孤幸先世世逺有耀已世次言

行谨偹婿马良状余至苏读苏郡乘知张吴顾陆为四显

姓而张氏蔓衍为独盛今又闻其后有君子人者张氏之

泽曷其逺也㢤按良状君讳必成字舜卿曽大父巡大父

浩父恺俱隐德不仕其先自晋广州刺史彭祖后于姓至

宋齐弥昌遂为吴大家遂前朝登皇祐进士第者侨侨后

颜颜后敏功敏功后攀四世皆第进士君攀八世孙也生

至正乙酉八月十七日卒至正戊子正月八日年六十有

四配陈氏子男三嫡天祥天徳庶天祐女三人长适马良

仲适程可大季适曹维宋仲适出也孙男女八人人卒之

年二月三月十日葬长洲县武丘乡灵寿南之原君生不

好㺯长简厚甚年十四丧父哀如四礼养母以孝闻事其

伯氏(⿱艹石)父既冦娶自立尽让田庐诸兄旁建宅一区客亭

 师舍靡不完好外养市徒埋生产日当畜蔵必推其羡以

 及人弗悋儿妇人谏止则日积弗散不有天灾有人祸缓

 急扣门者应如不及佛老家荣大士未亦乐予之惟不乐

 赀遣子孙习吏术寻仕阶以为弃今误人之仕宁弃道路

 吾非不欲仕也仕而弗利人人覆我病不(⿱艹石)不仕两忘失

 云平居气貌和霁扵物无忤虽家人妾仆未尝识其病疾

 声怒色有以横逆加之必自反久之其人意自消晩年病

 痿痹弗接人事诫诸子曰予少自夺鉴延方伎士郤病而

 病速施财非鬼觊福报报邈如惟寡欲迺大药择师傅教

 子孙乃树福本(⿱艹石)辈识之故三子有仕才𩔖弗奸禄天祥

 且维志筑书楼购未见典籍蔵之厚礼硕师以淑子侄及

里中儿君闻其为喜曰天祥为吾𠩄未及为非生孝乎吾

虽卧为废人无憾又诸诫子誓弗以妇言分异书田氏荆

本事视曰无知如木尚识𠩄托况人乎若辈思之罔队吾

训吾门其大矣其言确乎应君子之教且过未尝弗知知

未尝复为君子之仁也吾闻古者有诸侯大夫之位虽无

德称君子称其位也有诸侯大夫之德虽无位君子称其

德也一介之贱称君子    法不当得铭乎铭曰

 位振人德振身振人者民㱕之而尊弗亲振身者天下

 归仁日以尊亲无群君子哉(⿱艹石)人视予铭诗诗可信

  蒋生元家铭

生名元字亨之吴兴安化乡陈渎里人也祖庆先主簿必

直父宣政院⿰扌⿱彐𧰨 -- 掾克明先生质机警五歳入小学日诵书数

千言十歳善属文二十学明经义试有目不竞辄自忿曰

吾学经无师说吾黜宜也乃归告其父曰会稽杨先生某

东南㖟经之师吾将不逺千里执挚而北面之父忧其素

病羸止之曰天其蒋门之幸先生从吾聘汝学可已不顷

犇走千里学未可望而我忧先为汝学之成不成卜于先

生之来不来也予嘉其又子心往焉时至正四年十一月

某日也阅三年元学成蒋氏之族咸相庆曰元以先生之

来不来卜学之成不成某等又以元之成卜蒋氏之盛衰焉

元成矣先生之赐不㣲矣蒋氏之庆长矣呜呼又岂科元

学成而娶娶而即死乎始余至元家元妇家催元娶速予

语其父曰元娶学无成理迟吾业可授父力却妇家娶期

期三年而通媾元得卒学妇家申娶期适相者又言曰元

娶早早亡娶迟十年可免尔元父弗信娶焉娶未月而元

病未期而元SKchar矣于戏相者之言其得天欤得人欤元学

吾春秋者也春秋之法以人合天不以天任天元之卒受

教予其以人合天欤其取而即死抑以天任天者欤呜呼

人欤天欤吾不得而知之矣元生于泰定元年四月二十

七日死至正七年八月初六日也阅二十日无赴又阅二

十日夜梦元衣其𠩄常服来拜曰元死矣元幸遵先生教

不娶而学仅有成不幸而符相者言急娶而速死也吾父

兄将以某月某日葬元车注之原元学于先生无毫毛表

世死无先生一言以表吾埋土吾其迄与黄土同腐乎予

闻其言怛而警亟诺之明旦有叩门者乃蒋氏伻赴也予

为之哭恸遂俾学子呉毅书其志复铭曰

 生以人得天死不得天以人吁嗟元乎睿而病而厪未

 宦而昏力天厥身人耶吾不知其𠩄因

 华亭县主簿王佳母夫人李氏墓志铭

华亭县主簿王佳母夫人李氏名淑贞处州教授某之女

教授君博极群书而传业在其女尝曰吾女心嫁奇士年

既𮅕适同郡遂SKchar邑西平王氏迪功君之子进洪洪负卓

越才以青年逰京师华衣奴马从名贵之逰得逰徼官于

湖西郁林州未几没官所时夫人年方艾鞠飬三子长学

次佳次海择以传就学学回必亲试其所诵书探其课对

工拙为赏罚故三子克有成立天人之教也至正戊戍乡

民乘乱为椎理剽𭣭夫人挈奴属辟地松阳之眷家所长

子学死于兵故庐毁于火夫人忧悸成疾辛丑冬十二月

卒于眷家所明年春藁葬遂昌月山之麓龙凤乙已江表

呉王延𭣄英俊凡巨室子弟有奇才者不次登用丙午秋

佳在选中丁未春授官华亭县主簿明年冬始𫉬归葬于

先茔西亭之原先逺日佳以其友叶徴所著行状来乞铭

予客华亭亲见佳健于趣办浚苏河领夫丁(⿱艹石)干万无失

𠩄慢役者漕粮四十馀万至京城无后期继漕麦五十馀

万淞参以涝失获折银估大家藉其称贷巨豪济𠩄急佐

邑长聴狱讼先烛其欺后翦其蔓民自以为无𡨚𣻉得佐

邑循吏称岂非母夫人之教泽耶故乐扄之铭曰

 妇艾矢夫子㓜失父妇讫完其节子讫以才举焚黄荐

 哀亦荣尔母我铭不已爰示来后叶户

  王母李氏墓志铭

江阴王孝子作逢去其母逝已十馀年犹作婴儿谒于会

稽杨维桢曰逢藉有立母教也传见野史沈𫎇氏未得名

能文如韩愈氏者志亲逝不得韩公铭不孝今以属先生

先生幸哀而赐之铭辞不𫉬按扶夫人姓李氏讳靖真宋

狱同郡润之女杭库使王惠之妻生子一即逢也库使君

善律已起身宪漕果迁至永丰县暮致事杭库副使初始

徐氏库使君之为人求可与齐者姻里皆贤李旧族教子

女不违古训求偶莫李氏若妁告宜算五年归于王妇道

甚饬库使君在吴时李侍姑就养姑清阅一纪(⿱艹石)一日举

族唶以为难其训子严有法日给膏烛诵书约丙夜止或

逾约辍诵至旦罚馀食就外传之䞇师物躬纺绩以资之

且多市古奇书广其闻见逢齿壮所还往皆海内一时名

俊阴自怿曰儿不负我矣天历饥民相引䑕偷率女奴夜

绩更寝盗不敢阙巷以为之歌曰东家辟纑西家穿窬其

内治𩔖此至正五年秋八月三日疾卒于天官下寿五十

九逢䕶榇旋葬黄山原逢齿今四十以才谞显东州诸侯

争欲致门下浙宪使举丘园俱不就风节益烈焉君氏称

王母氏有子矣是可铭铭曰

 于以母教者臧母以子留者背长益后欧阳欧阳谢

 嘻句以王先生自注曰以字旌也不可作助语辞

  故邹元铭妻金氏墓碣铭

吴常熟邹元铭之妻金氏讳玉字孟姬宁国路旌徳县税

务大使辟之冢妇卫路辉管氏长官司总管谦之长女广

德路道录善信之孙漳州路龙与县尹焕之曾孙也姬从

㓜慧齐性孝谨日在父母傍不忍顷刻离去抚婢御未尝

见迕气其织纴组𬘓及音律书𮅕皆不习而工有过人者

讽诗书即通大义读烈女传见有孝于亲事舅姑尽苦节

者必识之信践之及归邹氏执职如礼甚育子(⿱艹石)女自襁

褓有法相其夫急人以义睦姻任恤无不适宜焉舅姑皆

称贤无间言然慕父母未尝一日替家凡十歳三㱕宁及

辞去戚戚如初嫁时今年遂以归宁终父母家讣闻夫族

齐望门哭曰某妇死无以成吾邹氏家矣得年仅二十有

七生于至治辛酉十二月初五日卒于至正丁亥三月二

十五日女一人升奴男一人寿童元铭卜是年四月初

一日祔于武丘乡半塘祖茔之原阅十日来请铭余住吴

久之闻沙湖金氏为有礼法之家往往所适女多贤行都

人士之诗曰彼君子女谓之尹吉尹吉者周大族有礼法

之家也女有君子行必推自尹吉孟姬出大家而闲于礼

法如此谓尹吉女非欤尹吉女为诗人𠩄著而予为铭诗

著孟姬闵其令质不永年使名氏有传岂过乎铭曰

 梓共而秀而天𢫎株骥堕地走而踬中途彼恶终天龄

 跛运长衢吾壹不知其所如嗟嗟乎孟女宜邹大家孰

 长短扵短之不足而长有馀诵我铭诗不人诬







东维子文集卷之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