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维子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二十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三 东维子文集 卷第二十四
元 杨维桢 撰 傅增湘 撰校勘记 景江南图书馆藏鸣野山房钞本
卷第二十五

东维子文集卷 --卷(⿵龹⿱一龴)之二十四

            㑹稽铁厓杨维桢廉夫著

 神道碑

  元故中奉大夫浙东慰杨公神道碑

公讳字元诚姓杨氏系出汉震后五祖某自婺迁杭遂为

杭人祖荣祖宋承信郎镇江都统司帐前提举父昌宋邳

州万戸府经历今赠奉议大夫枢宻院判官骁𮪍卫追封

钱塘县子公生而警颖长而玉立长身紫髯如画天历间

自奋如京师受知于中书平章政事沙刺班大司徒之父

文贞王偕见 上于奎章阁论治道及艺文事因命公篆

洪禧明仁玺文称㫖使备宿卫署广成局副使特赐牙符

佩出入禁中𠖥遇日渥擢中瑞司典簿继改广州路清逺

县户 上爱其廉慎有深沉之思留之尝谓廷臣释迦班

曰杨瑀有谋事必咨之行时秦王伯颜柄国一日挟太子

纵猎上林上嘿㫖窜阳春惟资公宻谋禁近臣皆不预闻

㧞去大憝如剔朽蠹朝端动色至求识其面以为异人以

功超授奉议大夫太史院判官继升同佥院事赐金带一

貂鼠𫀆一公在史院曹局有以景星见请 上闻公持不

可曰使天下共见则为不欺越九日太白经天奏众如服

其有见 上尝从容询公南土所居公对以西湖葛𡽹之

胜为洒宸翰书山居字未几给告以树敕赐赠考枢宻公

墓碑即日归归山扫迹城府者十年人不堪其淡泊而自

𥙿如至止乙未中书奏公旧劳起公行宣政院判官时江

东浙西盗群啸乃改建德路总管建德古严州州在万山

中属邑淳安又连歙境贼田歙窥我界而还者疑长乐乡

民为盗谍者执以归诸狱连数百家民益詾主师者谋往

捕公不可曰虚谍者知倘因疑枉鼔众乱贼得乘衅突来

悔焉及我请抚之果不测当任其咎遂肩舆从数隶直抵

淳安邑人尝厄官军抄掠已皇皇散匿山谷间公载米二

百石声言赈济使县令驰以谕明日师调兵来公禁正之

使侍命乃动擅动者如军法长乐去邑二百里今至布公

意民皆𭭕呼持牛酒来拜公公喜曰吾固知民不吾负即

日偕师者还公莅郡视之如家民亦视公如父母自江淮

驿废严为通道窘于供顿公信今昼之用给而人不⿰扌⿳丆⺝⿱冖友-- 扰

戍过军之跋扈者皆服公信今田里不闻叫呼隳突于是

像而祠碑而烦者凡十有四所前良二千未有也时公年

已七十有三累请老丞相达识公数使劳之公卒谢事去

是年行省承制邑浙东师起公辞去淞江之隺砂行省最

公功上中书升浙东道都元帅进阶中奉大夫公不起则

以半俸攸者焉所著有山居新话山居要覧行于世公生

至元乙酉四月某日殁于至正辛丑七月十八日公长

物琴剑书外无铢金斗粟贫无以为葬阅八月六日两浙

漕使忧公敦友义力赒其丧𫉬返柩杭之葛岭先莹之次

公娶某氏次娶高丽氏子男六人长埴次坰垍培墀垓

公卒女三人长适乡贡进士应才次适瞿彦俊次适怀逺

大将军同佥浙江等处行枢宻院事俞忠孙男六人孙女

四人某于公为同姓昆弟详其出处行实诸孤衷衰诣邸

次泣拜请铭义不容辞铭曰

 人疑弗决我以筹人惧弗前我以趋彼争前竞决我

 止我纠去权奸如赘由由𠔃物泊乎其不留於乎今之

 人古之求我铭其人孰与俦

墓碑

  故处士殷君墓碑

殷子姓以国士逮宋避宣祖讳别族太史为戴氏者君之

先也及君而宋亡遂复姓殷氏讳澄字公原华亭人宋朝

请君某之孙节干君某之子司法君某之弟也君家素饶

财节干君所好施著于其乡每大雪淫雨必载薪米遍乞

寒馁人死无所归者为具衾槥窆之众目之曰殷佛子娶

乡邑迮氏女得丈夫子二君其季也君状貌魁梧美须

性介特平生无宿诺人有急不一计亲疏周之唯恐后众

有𠩄争来直于君得一言明曲直即谢去不复诣吏有田

若干亩终歳所入尽以赒人事茍涉大义虽委身不问至

元间天兵下江南将军号杨扫地者帅偏师入华亭君时

避地南钱南钱犹保聚未肯下杨怒业以共殱之君奋曰

我其可无一言而死乎我死今日否亦今日遂扣军门求

见大言曰夫民犹水也水顺则流逆则激民顺则宁逆则

乱矧郡县新附民心未安将军独不能抚绥招徕以称上

神武不杀之德顾欲尽剿斯民何辜杨怒甚手剑斥君君

复正色曰杀我一人活千万人我死犹生也语益激烈𨔝

人其裨将有感君语者起而阻之而杨亦慑服于时民全

活者以万计咸涕泣罗拜曰公于我生死而肉骨也愿歳

时伏腊祀公于杜以报事闻丞相伯颜公义之遂用便宜

授君华亭都总管使守其地君即弃去曰大宋氏亡吾以

亲不七独不能𨓜乎遂服野服隐居胥浦上时时领客放

浪九峰三泖间忼恺怀古日夕忘返慕其人者目为泖南

浪翁君闻之曰甚善名我因亦自谓泖南浪翁云乌乎代

之强仁暴义者不少也而多𨓜于野太史氏又缺焉不书

是为善者终无以劝也君没几五十年而未有表白其事

者犹幸其概在人耳目者卓卓未泯余因着诸所闻为论

次之使后有过其墓者得以知君之为人(⿱艹石)此庶几为强

仁暴义者之劝哉君娶会俞氏女贤而无子先君一年卒

又娶永嘉陈氏女生子四人曰实曰厚曰诚曰𬤇侧室生

一人曰某孙男五尚质尚节尚白尚㓛尚贤生女五婿曰

吴郡顾𬤊吴兴沈斯干宋诸王孙宜枢同邑倪乘吴郡章

礼曽孙男八陞奎壁堂野塾坚圣女七𤣥孙男二君生于

宋绍定已丑六月二日享年七十有七卒于国朝大德乙

已九月某日葬于华亭县胥浦乡五保谢家原合祔俞夫

人之封后十四年而葬陈夫人于其域又二十二年𬤇乃

𣗳石墓门而会乩杨公为叙而铭之其辞曰

 仁之言利既博仁之行闻卓卓天一死贸万殇弃爵

 秩不以偿北强以兵南义刚(⿱艹石)斯人者殆南方之强

 非欤呜呼斯人吾言不亡

  改危素桂先生碑

信之龙虎山为汉天师张氏之学者恒千馀人其卓荦瑰

奇之士亦间见其间(⿱艹石)桂先生者是已先生讳义方字心

渊世为信贵溪人母先生时梦李淳风𭔃宿因名李𭔃长

从上清宫熊尊师学元贞元年従天师张公朝京授蕲州

道官归而散其衣资飘然有逺志周覧名山由武至庐夜

宿太平兴国宫龙出屋后无犯先生居蜿蜒辟易而后去

数飞蹑曽崖与豹同行好事莫能踪迹之樵人有见之山

南同日又有见之山北者山中人酒熟曰愿安得桂先生

饮之俄先生至欣然就饮𠩄饮者家以为吉徴尊官显人

过江上者咸愿见先生先生见不见人莫测也江州守某

乞诗惟书一闲字与之逾月以事去官先生率意成诗书

座右  多儆世绝俗语有金蓬头者居圣井山先生致

书封题甚谨登之白纸耳金大叹曰至此果无说说矣道

士吴季诚作浑沦庵迎先生居之先生叹曰明年吾当归

矣明年至正元年正月朔翛然而逝越三日山南北道士

奉遗蜕葬诸圣治峰麓道士方从义为予言先生之族有

公武者号抱瓮先生得仙术卒葬分领中夜家闻有声诘

旦视之但空棺耳有仲勋者号闲闲子通内外典与丞相

陈福公为布交先生之死与信号黙黙子学道终南山缄

口不言升座而化三日容色不变岂其山川之所钟然也

耶予昔游浔阳见先生听其言无过高难行之论吁有道

之士哉铭曰

 柱史度关𮪍青牛 五千遗言増隐忧更秦逮汉习

 益愈 燕齐方士相呀噍 道人隐居恒内修 漆园

 尚友天同游 一朝委蜕去莫留 太史作铭表其丘

 墓志铭

  故忠勇西夏侯迈公墓铭

君讳迈里古思字善卿西夏人也曽祖月忽难祖也失迷

 俱不仕父别古思官于杭生君自幼有奇气善击搏技既

 而自悔曰伎勇有敌圣贤之学无敌也遂从师通诗易二

 经以诗登进士第官绍兴录事长抢氏市马绍兴挟苗兵

 为佐白取馀食市间不问苗真伪咸拘囚之传其爰上省

 李官时苗长虐令如火莫孰何文有省府千夫长与群摄

 师者根株为奸利抱苗长文告钳结束徒大姓家且縦苗

 白日什伍钞民君下约民曰人怖狼狼亦怖人狼勿杀食

 人尔录长无玉帛狗马身及赤口四耳誓以家徇杀根株

 钞民者民皆俯地雷应曰惟录长君命夜交乙君躬率民

 兵杀苗不遗一噍盗起婺牧溪洞君以大夫命领所部抵

 洞贼问官军姓曰迈某也皆倒戈请罪君𭣣抚之不血一

刃府命㩀萧邑私聚民粮黩民货𭣭民土田闻君到邑怖

而匿去又明年西冦犯浦江君率兵至诸暨冦望风遁领

台命守诸暨召借粮扵民下令会府民无受令者君班师

郡城谕以文告民输粮者襁属不绝功无坚敌宇民如子

令无不行被首经历江东宪府事濒行民哭泣拥马首不

得行时海冦势横甚虎踞娥江君奋不顾身为士卒先追

迫其人于数百里外大卿在南端覆石海势洋浮宴君阴

畜徤儿戸下袖金字罗击死之尸瘗戒珠僧院民皆麻衣

跣恸从以万计赠官中大夫佥江浙枢宻院事谥忠勇封

西夏侯君尝谓曰吾死使君子题其冡曰义烈墓文必赖

直笔者传传无出会稽抱遗先生也若识之今不幸陷死

地先生尝以其人入铁史编收吾名足矣予为之泫然涢

涕曰大将灭乎枉丑也使长城君也生天未灭乎狂丑也

长城君溘先其死死又非地也天之生才其有以乎无以

乎吾无从而吁也悲哉铭曰

 吁嗟乎善卿生也者吾不知胡为而生死也者吾不知

 胡为而死生不卌弃仕不四年而名长方记呜呼獬

 豸折角𠔃麒麟路趾豕突西岳兮鲸翻东海已乎善卿

 尔果胡为而生又果胡为而死

  故翰林侍讲学士金华先生墓志铭

先生讳缙字晋卿姓黄氏其先自宋太史庭坚之后父昉

繇双井家浦江后迁义乌遂占籍焉曰伯姓者先生之高

祖己曰梦炎淳祐进士仕朝散大夫行太常丞兼枢宻编

脩官者曾祖也曰聘以进纳恩补承节郎令以推思赠嘉

议大夫礼部尚书上轻车都尉追封江夏郡侯者大父也

曰铸今赠中奉大夫江浙等处行中书省𠫵知政事追封

江夏郡公者父也中奉公元出朝散公外孙女王氏归丁

应复之后嘉议公疾废育之为子也妣童氏追封江夏郡

夫人夫人任先生时绣湖水清历世有四日夜梦大星煜

煜然坠于懐公始生至元十四年之冬十月一日也比成

童不妄逾户阈授以书矢口即成诵年十三属文作吊诸

葛武侯文为郷先生刘公应亀所奇因留受业大德五年

举教官举宪史已而复弃之多忤上官去延祐元年贡举

法行县大夫以生充赋古赋以太极命题古赋以极命题

场屋士不能为独先生以楚声为之遂㝴场明年奉大对

授仕郎宁海县丞江浙省臣承制迁石堰场监运事秩

满陞从仕郎诸暨州判官至顺初用荐入为翰林应奉进

阶儒林郎丁外忧去秩服关转承直郎国子博士阅六年

请补外换奉政大夫江浙儒学提举时先生年始六十有

七不俟引年以侍亲疾绝江径归俄有㫖预脩辽金宋三

史丁内忧不赴服除以中顺大夫秘书少监致仕久之又

被上㫖落致仕仍归阶除翰林直学士至京中书传旨擢

兼经筵官召见慈仁殿荐陞中奉大夫侍讲学士同知经

筵事明年归田里不俟报而行上闻遣使者追复前职又

明年始𫉬南还阅七年而薨享年八十有一葬县东北三

里东野之原娶王氏将仕郎桂之女封江夏郡夫人未一

年卒男粹用荫入官忠显校尉同知馀姚州事女清适惠

州学正陈克让先生位至法从萧然不异布衣时又寡嗜

欲年四十即独榻于外给侍左右者两黄头而已遇佳山

水竟日忘去形于篇什多冲淡简逺之情然性刚中触物

弦急不可犯少时即泮然无复停碍与同乡柳太常贯

为文友风节文章在柳上人呼黄柳其论著依㩀义例考

授的切在禁林三史惜以忧辍其修后妃㓛臣传士𩔖服

其精审经筵处讲文皆切于治道之大者晩年喜为浮屠

亦研极其闲荡之说请者盈门厌亦麾之去其为文表笺

书序传记赞说志铭凡(⿱艹石)干篇曰损斋藁(⿱艹石)干卷义乌志

(⿱艹石)干卷赋(⿱艹石)干首於乎我朝文章雄唱推鲁姚公再变推

蜀虞公三变而为金华两先生也五峰李孝光尝与予为

两先生评余白柳太常如东鲁杜翁课闺阃子弟言言有

遗事黄太史如独茧遗𢇁𥘉不谐众响至趣往縆弦激绝

之音出于天成者亦非众音可谐也孝光以吾言为然太

史考文江浙时余辱与连房卷有不可遗落者必决于予

在杭提学时谒文者填至必取予笔代应且又不掩于人

曰吾文有豪纵不为格律囚者此非吾文乃杨廉夫文也

自京南归时予见于天竺山谓予曰吾老且休矣 子宋

纪辨已白于禁林宋三百年纲日属之子矣呜呼今亡矣

吾终不得为公史臣徒矣悲夫因其乡生浙西道廉访司

佥事郑公深出其徒宋濓状求予铭遂忍而铭且悼丧乱

未得谥于朝与其徒私谥曰文贞先生铭之辞曰

 大之星煜煜兮绣之水穆穆𠔃文之毓𠔃大星翳兮绣

 水㙪兮文之逝兮惟文之鸣兮大音在廷尔镛尔筦兮

 我瑟我笙柝之甹兮会之咸兮气一并兮有元氏之声

 兮吁嗟今嘿嘿𠔃孰见古人之沨沨㳯响以上驼兮膏

 吾车其曷从

  有元文静先生倪公墓碑铭代欧阳先生作

𤣥闻房山高公克恭在南端时荐天下士五人曰敖公继

翁邓公文原陈公康祖倪公渊姚公戎天下谓之办隽邓

公官至法从敖与姚卒官文学倪公晚始以县大夫引年

然皆以文行相高论五隽者不以位之崇卑SKchar劣焉𤣥慕

五俊如慕古人而倪公之孙璨奉公之门生郑汝原所状

行来谒𬬿其墓𤣥忝论选之职铭公何慊亦何幸哉公讳

渊字仲深其先浚仪人出汉御史寛裔五世祖南金以武

弁仕宋从其君南迁因家钱塘四世祖某又从家乌程故

今为湖州人曽祖俊民弗仕祖椿年路分兵马监押父守

贞自号爱山处士以公贵赠承务𭅺松江府判官母濮氏

赠恭人公生而卓异精敏绝人读书过目辍成诵尝则前

人之勤以自课命其书舍曰经锄长遂通五经尤精于易

三礼𥘉用荐者言为本郡学录及髙公以五俊并荐于朝

未报而行省调公杭州儒学正江浙孛怜吉䚟平遣子从

公受学且移文中书举公可教国子而中书已拟台章所

荐五俊各𥙷郡文学乃升公为杭教授在杭学复田之曽

没于势家者(⿱艹石)干亩新学舍造祭器撤上丁俗乐访得宋

太常乐工两人俾以雅乐教诸生胄监闻之因招致两学

工为国子乐师今诸郡学皆作登歌乐者实自公倡之中

书左丞髙公昉又举公编修官以亲老辞乃授本郡教授

以便养未上丁外艰服除在湖学仿安定旧规列经义治

事斋以惠来来者为为立生祠公移正之不得穷往撤之

用累考入流得当涂县主簿时长官皆以故免去独公理

县事县版籍不明公手为分划编次了(⿱艹石)指掌二税始如

期而集歳旱民吉史慕长斥去所上状公曰钱榖国计民

生国本理末而发其本可乎语不合投劾去阖府骇然遣

吏遮留之一以检核委公民赖以苏县前汊沮格久之公

攟得旧田立复曰为塘和州民有田在县境猾民与交易

劵成而负其直讼则势劵折之官莫能下至是越江来诉

公探得猾者情始惧卒以直归之民立异姓为后者所后

父母且十年有同姓而非族者依𠋣前官年其产至给帖

者左验民直于公公曰按摘其诬者数事尽灰所𭣭部使

者元公永贞至郡廉公德政曰吾按太平池州得良吏仅

当涂主簿而已遂荐公可上县令而公已无复仕进意告

老而归受加思承务郎杭州路富阳县尹致仕既老于家

杜门罕与人士接益潜心于易著易集说二十八卷图说

叙例各一卷病革之夕犹置易于几案讽诵之语其子曰

死期至矣夫复何言须臾修逝至正二年夏六月二十九

日也年七十有八娶郑氏先十八年卒赠恭人子男三人

长骧已卒次骏松江府儒学教授次𬳽女二长适杨福孙

亦已卒次适陆元瑾孙男六长璨用公为绍兴路钱清务

副使次璛琰璋瑛瓉女三曽孙男二女二公昆弟四人伯

叔李俱蚤世叔有遗孤甫四歳抚而教之逾于巳子伯季

皆无嗣则以骏𬳽为之后骏等遵治命以其年冬十月某

日奉柩乌程县德政乡毗山先墓之次学者私谥曰文靓

先生韩子曰位不称德者有后公盛年以俊称于时而官

仅佐下邑非位不称德者欤知其后之必大无疑也铭曰

先生之氏自汉御史经锄有堂探易诹礼吁嗟先生

蚤有令闻五俊同称争翔竞奋宜位馆阁歌唐颂虞

 大道甚夷先生徐徐白首穷经觉我后觉晚佐一县

亦展所学郑公注礼注礼益精焦氏冶易 治盗有声

位不德满 时人𠩄惜 君子处之惟谦故益 益不在身

在其子孙 史氏有撰贻厥后昆

  亡兄双溪书院山长墓志铭

君姓杨氏讳维翰字子固自号方塘越之暨昜人曾大父

文脩号佛子子朱子为常平使道枫川闻其名请见与谈

论竟日反遇异人移𠩄患瘤安易韩先生某为述私传大

父宓父宁皆有隐德乡里推长者母同里刘氏君生至元

甲子正月二十日父尝目之曰是子生有神气长必大吾

宗时伯父实以仓使归老子家礼聘名儒(⿱艹石)东泉陈先生

某桐西冯先生某为之师从父山阴县封宏叔父贺皆喜

读史君与维桢攻学无寒暑抵夜以漏分为度睡则以水

沃面君于经子能以疑难诘其师会其解而后已辨史至

綮节连柱两叔父长作文著三苏字帖喜双井黄氏每读

上韩太尉书击节慷慨曰不读此无以发人浩然之气朝

廷贡举法行维桢中进士第君以文过其屡为有司枉遂

筮仕郡文学初帅府檄为慈溪邑校在职不事琐屑惟推

经术赞县长为治后迁天台邑校先是维桢尹兹邑称弟

子者安普大许广氏君至先以作人为任时安许氏皆擢

第归事君犹师焉遣子弟及邑俊彦博经者百馀人邑士

语曰小杨君政不忘大杨君教重光考满陞饶之双溪山

长郡守韩公墉素闻其人一见即器重称其文议论高古

有气焰可畏尤爱其诗有大历体无几保荐于江东分宪

业用而以病卒官舍时至正辛卯正月十三日也君素肄

直无衣㩧衣不事兼副被服恒如寒儒未尝少降辞色希

悦千人所居州里有公议句论裁可否不合中辩不休不

为权力屈时人称曰古之遗直者晚年逰戏墨兰竹石极

精妙兴至即挥洒侍笔𣏌者给弗之暇人求者无贵贱悉

为作时益辩博士柯九思自以为弗及推曰方塘竹去尤

好覧天文及天下名山川形势有所得则述为歌诗人争

诵之号光岳集考经有稚济录书画有艺游略君男一善

孙男二树河女女孙一君尝戒善曰女父玷校官女叔掇

上第女母乡先生虞雷氏之孙也女弗学振吾家声吾弗

子幸今善苦学有志操吾期其有成克应先训君年五十

有八死一千里外善能不逺水陆力䕶柩㱕舍以是年十

二月甲辰克葬于长宁郷冯山祖茔之次从先志也越明

年某月日善至吾钱唐官次泣且请曰先君不幸制奇数

年不周六甲官卑无治状其器业文艺又不得善文言者

为之章𩔰地下重不幸善重不孝代之善立言者善未闻

幸叔父勿让铭吾先君维桢为凄然感涕叙其概而铭之曰

  子将不断坚不以称不利骐骥不驰逺不以称不力于

  乎伯也言为世格行为世则不大禄食以放厥我於乎

  伯也穷居大行蔑损与监吾与伯也讲之白矣吾又何

  计位卑与崇寿迟与迫耶

   故义士吕公墓志铭

 公讳良佐字辅之姓吕氏世居淞之吕港大父德谦父𠃔

 恭字菜翁皆隐德不仕公早颖悟读书辍强记了大义长

 仪宇魁将器识才𠏉尤系人望咸以辅期器之以其出太

 公望望尝钓德璜又䜟其港曰璜溪号公曰璜溪处士性

 至孝养母谢氏养与礼不旦暮衰母疾身不脱带者三月

 久不瘳祷以自代母卒哀毁终丧制阕邦大夫挽之仕弗

起然政有不决者必咨之郡饥有司申明发粟公笑曰必

侯明降而赈民莩矣宜先解粟富民俟降以偿则富者无

废粟饥者𫉬全生郡善之贡举法聘硕师教子复出厚币

为赏试曰应奎文会贫时好学者建义塾收而教之金华

黄太史缙尝记其事兵兴来总兵淞者闻公才杰至枉驾

公庐与语大悦即板⿰扌⿳丆⺝⿱冖友-- 扰公华亭令公请以白衣议事却板

授总兵盖贤之置曰义士俾自集白甲保障其竟时公已

散财𭣣死士三千馀人适斥卤群不逞乘乱起鸟合揺毒

甚公徒释掤走不勤官徒一锄弟指授白甲用水火舸取

其魁如利獺取鲻群从尽戢竟赖以安者数千家总兵者

问奇功公曰医恃钱砭理疾而小巫用精籍亦理覆进其

魁杰于兵曰天下之物莫毒于鸡而医家珍而用之总兵

是其言转无俾为精兵不鲜淮兵难渡主师者辟公幕下

力拒不就维取其子恂判海盐时浙垣首相以承制除拜

遂敕授今佐乡郡又力乱私谓其子曰时乎庸才高枕而

有馀时危豪杰运筹而不足非萧鄼侯曷治漕韩淮阴曷

调兵而鲁连子昌出没乱世而裕如也吾愿学连子而已

耳又喟然曰日月剥矣昭然有不紊者江河壅矣浩然有

不竭者孺子其侯之公好义出天性里有饥周之婚丧助

之四方大夫士归之者歳无虚燕来赆往靡厌倦得美誉

湖海间呼为淞上田文独不贤异端之学缁黄者接其人

而不谈其实术其髙情旷识独立物外者人又莫能窥罹

世难虞谦享自(⿱艹石)与知已飮酒率过两夜极起自舞考鼔

吹笙复饮不乱平生少疾临终无一语及后事但曰吾年

六十有五不夭己又幸不死巨测复何憾生元真乙未殁

至正已亥娶高氏征东万户宣武公孙女也子二长恒次

恂女三孙五充闾复亨恒子也宗齐宋岳宗望恂子也冬

十月辛酉葬渎之北原先逺日恒衣衰抵于杭次舍泣而

舍杖拜曰先子不乐仕无治状而义行在乡善言在家在

邦者又不得名能文属比于志不孝在后嗣奚赎先生恒

师而先子大宾也幸哀而赐之铭吾为泣哭抆泪以铭念

古卫公叔文子之谥君子韪其贞惠令淞人饥而夫子有

赈粟不贞乎其二善而不禄命宜谥曰贞惠云铭曰

 踣车无仲尼覆舟无伯夷义以勇卒全以归曰贞曰惠

 匪谥予私於乎嘻莫尊乎野而位者覆卑璜之浒栗之

 垂有过其墓而慕其人者语吾铭诗

  孛元卿墓铭

元卿名字颜忽都国族也泰定四年阿登赤榜赐进士出

身以某官二十年官至江浙省宣政院判其为人有气节

在官以廉直称遇事善持论裁人𠋣为平擢第后尽合所

为文博极经史诸子百家古诗人骚选乐府歌行出语务

追古人至正壬辰红巾冦乱江南元卿官歳满以本省檄

起总制浙之三关理戎职岩岩有风采薪贼有蔵草间者

必游徼得七必划殄俾无肓 邑安集邑遗民民𠋣之为

藩卫归之如父母阅三年忽以谤去官过杭见余无几病

风竟不能出语卒卒于召某所逾月其子武童与其门吏

始讣余草葬某台山徴墓铭余与元卿同年不得辞铭曰

 十夫采惟娄至授机一语所畏无翼而飞卒至于犇而

 病病而喑喑而死也吾子元卿乎何悲

  欧阳彦珍墓铭

君讳公瑾字彦珍其世出庐陵宋文忠公修今翰林承旨

𤣥功从弟也祖某封某官父某不仕君自㓜警 长通经

术旁及书数兵刑之法试艺于有司不售宪府才其人举

为司尝不数年⿰扌⿱彐𧰨 -- 掾行中书考满都事浙东帅府任⿰扌⿱彐𧰨 -- 掾时执

政者多仕已喜怒不以民害利为事君抱卷执议未尝少

阿法当而人利者必累请必行后已不当虽受怒骂必格

事有它掾不遑行止者必行止于君其在帅幕建议以伏

海冦当以长使乆𮅕不宜试小计䂓小利以为功又某官

恃文事往喻冦君力言不可喻幸小顺乃大豢不顺即不

顺喻者必死为大国辱已而果然尝建平海策(⿱艹石)干言主

帅者不能用请辞职归养太夫人不可郁成疾未几以太

夫人忧去职执丧如礼法制阕游淞中得疾友家归卒于

杭君娶闽玉氏宣文检讨馀庆女弟也子三人长太平次

某女四人皆妻名士临终谓其子曰吾结贵交多市道惟

会稽杨某为吾道且为古文名东南汝往请铭平服缞来

以遗命泣而请铭曰

 在家温温在官坟坟坟坟有法温温有文故家为孝子

 官为干臣干曰必了不了嫁婚幸终其亲其又何𡨚

  赵公卫道墓志铭

公赵氏讳棨字卫遂号素轩居越之姚江宋兼懿王德昭

王之十二世孙曽祖希秦宋朝议大夫知衢州军州事赠

大理寺丞祖与宣宋朝散郎溧水县尉父孟侣宋朝散郎

庆元路沿海制𠫵赠太府寺簿母恭人董氏先系五世祖

太师讳师龙长孙孟尊之第三子也寺簿无子螟之公博

学于书无不读读必有论裁学成无所于试大德己亥

浙儒司举为昌化教谕转桐庐教谕由年劳陞饶之长芗

书院长温之宗晦书院元统甲戍受牒命教授温州越五

年教授常州在处学校有滥给廪给者必首沃之以其膳

膳儒之老病残疾及贫无依者早年微家资结交先达凡

工文与琴书律历医薬阴阳者家皆馆食西庑不以歳月

计士及告急度家即尽如所请与之致空囊不问酒欢量

能倍斗酣次为古歌诗聫重沓韵对客可待尝与友饮大

醉梅花树下曰梅花独不能饮乎急呼酒用太白梅浇其

根且为问梅辞又为代答辞平生所为诗无虑数百什名

素轩集若干与公生于某年卒于至正四年六月五日享

年七十又一明年葬于姚江双雁乡之原孤子𥖎持其叙

叙伏诣门泣道遗命求予铭予以蚤歳托公忘年交义不

得辞遂铭曰

 王之孙降皂阍君为孙而文诗英酒圣交有神大树劝

 汝海白樽归大树罗之村

  南容教授灶公碣铭祭统云铭者论著英北德之善功烈庆赏声名于天下

予友襄贡士曰章尝将其子杜友直来谒曰此南容教授

曽孙其仲三而续文脉南容者直也阅三年直以南容公

行状谒予松江次舍吾祖仕不大无功状爵名可书然德

善在乡有足示后者直太父父不𫉬登先生门直𫉬登焉

而先生赐铭曾大父大父父晦先德者庶直足以赎之予

阅状证之以乡父兄之言则知南容长者也人至以三杜

姓其村其教泽淑于人者浅而义行范于人者逺也初季

父某无后螟莫姓子齿㓜复以公为后季父殁俟螟齿长

以家产归之而复冠娶待之不异同出皇庆间其族困于

里经公倡率义役曰歳储粟若干给之邻里姻友不能嫁

娶丧葬周之各有差暍道有浆断津有梁凡濊于急义即

勇为者𩔖此予因喟然曰吾周游东南大族甲姓攸为此

者不足多公以中产为之难也淞有饶赀家利酤榷兼兄

弟𢦤死里氓者不顾吁乡父兄之谈南容长者之不去口

有以哉此宜得铭也公讳英发字俊卿蚤年逰京师以才

名得学正建宁年劳升南容教授未几即弃官归隐于淞

之西霞自号西霞道人歳延硕师教子弟裵贡士尝客其

所妻某氏男一孙一曽孙三友直友谅友闻生于宋已巳

卒于今至正庚寅享年八十有二葬青龙之原附祖茔预

息庵之右铭曰

 彼𢦤同气我友螟以义彼并连阡我给征以田吾知南

 容义且仁出于性覃于人泽及后昆至今乡之人袭杜

 固姓其村

  白云漫士陶君墓碣铭

天台陶孝子宗仪死其亲已三年制阕犹衷衰来拜予云

间次舍泣而曰今日奋起风云附王公大臣者其声光赫

矣然有身没名者必托之名能文家否则与腐草同尽孝

子官卑志则大志粗见于历官者无名能文书之仪坐不

孝先生名能文言又足信万古敢以墓辞不𫉬接遂昌郑

元祐状君姓陶氏讳煜字明逺自号逍奥山人又更号曰

云漫士从郷先生周公荣学学成逰京邑王公贵人僓其

状貌言议倾下之已而翩然来归曰燕赵多奇士今所见

仍尔家贫亲且老遂屈身就禄试吏兰溪州升补江阴州

州民有刘铁者欲犯屠人妻屠讼铁铁抵罪怒缚其卒妻

犯之屠捉刀刺铁君议奸杀非故比屠免之君平反部使

者审谳一如君所言又豪民朱管坐戮死籍没两家田㱕

丞相府相以无赖少年为𤓰牙纵暴隔民财民被搒掠死

者无冥有诉于府者府従风指莫孰何君进白府曰朝廷

命尹公是邦忍坐视赤子殒命于饿虎之吃耶无赖者覆

说文移省为遣使至府府赏以币以年劳除杭州东北录

典史有畏吾人与其妻生女已十歳一朝为省行人即别

娶抑贱正妻且瑾一室囚之婢引女诉主母枉录长不敢

受词君曰此婢去三人俱死矣遂受词伸理行人坐黙退

果迁湖州归去时湖州已陷贼君从主兵者划计䇿遄复

湖州乏粮君为檄文归安时湖州已走一介召诸艘其至

无时刻违录功中书不报调绍兴上虞县叹曰吾怀抱利

器不后于今之人而浮沉大寮不得与今之揽权力者比

年已莫死将至矣尚何言哉遂卒于郡都昌坊之寓舍享

年七十有三戊戌九月二十七日也配赵氏故宗室孟本

 女也子三人长宗仪宗传宗孺女三人铭曰

 其貌魁如其论魁如考功千吏秩乎不可言用不能大

 卒老死簿书噫嘻乎自古才而仕仕而漫者岂惟是夫

  两浙转运司书吏何君墓志铭

君姓何氏讳宗寔字诚甫其先曽大父直方由东平徒杭

大父德遂占籍为杭人父祥娶周氏皆乐善好施君微时

过善相者曰此子神清骨秀他日树何氏门户者必此子

也既长喜读律䏻权衡世事料后成败如蓍见性鲠亘弗

尚外矫为义不让人遇不义退处如怯夫寻试吏下邑以

能声著陞杭州府史明年秋郡当虑囚檄君典狱案君穷

爰书底说鞠论报发其留白李官悉决道枉者昭雪不以

嫌避囚有法当劓时犯者皆阽死君曰劓虽著令民迫不

得已耳上方施仁致恤肉刑鼻可以死地弃哉君以墨限

劓当法而已咸谓如其仁如其仁后竟为故事格当调调

者盛购大郡有贤守将足矣郡奚择于大小卒调昆陵居

无何进曰郡守行仁政必自鳏寡孤独始矧旧制立养济

院惠民局以济穷察病今院概非穷民处局又弗核实鳏

孤独何利哉郡守下其议郡辖二州邑赋役号难治田

亩多为势匿郡守选君土其地均之君询高年究亩瘠肥

及核户丰约县赋役均榖禄平为邻郡最寻富民妄诉田

有灾君诘之辞穷要以贿君曰吏当守法农当守耕尔以

丰为歉诏县官我以法核实奚敢以贿败我法卒黜之郡

守贤其大呼必以字户部尚书秦公为两都运使道过昆

陵询能吏于郡守以君对秦公亦素闻其能因访以盐䇲

君疏上利病大奇之会丁母忧事辍服除起服为⿰扌⿱彐𧰨 -- 掾是年

傧运判李公分漕嘉兴君立条告先输者赏后者罚民诖

误禁者岀帖者必刑时天积两盆不成盐君斋沐露祷明

日而止盐赋告足咸以为何君至诚能感神明年典户曹

君树格殊常式四方商旅来者如市赋用倍盈事闻 上

锡酒旌官吏劳官曰何⿰扌⿱彐𧰨 -- 掾服勤宜先我酌君以为吏棰楚

民之赋羡而受上赏后必有甚焉者遂解去郡邑大夫高

之日造其庐与评事君辞不可遂隐玉泉山自号一懒翁

君素仁孝慈爱𠩄得俸奉母外以覃于族母疾昼不出夜

衣不解𢃄每于朔望夜尝露香祷天曰富贵非吾愿愿吾

孙事吾子亦若子吾也杭城灾四止成墟君室庐独岿然

存人皆以为孝感所致兄宗荗同居无间言怡如也妹一

人适戴氏戴没君给养其家子女为嫁娶邻妇有哭其偯

者君微之丧其良人贫无以治棺即赙之他日妇至请佣

以偿直君曰周汝急岂望报乎妇谢而去君当属纩神色

不变召其子敏及兄子敬于前命之曰凡子之事亲生事

以礼死葬以礼尔慎母为异端惑语终奄然而逝君娶沈

氏勤俭有家法生子一人敏是也又贾氏生女在稚敏力

学不倦有司辟为浦城县学校论未上而君卒君生于前

至元甲午夏正月十日卒于至正十三年正月十有九日

享年六十歳是年三月壬申葬于钱塘北山玉泉松义里

之原敏𣗳石丙金哭泣来铭铭曰

 展矣何居如其仁刑有劓与死沦君平施之复生存风

 灾屋庐无间邻君一室奉亲人莫与京而独存于天

 呜呼何居如其仁年不逾甲禄不享天身尚嗣尔后人









东维子文集卷之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