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维子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八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 东维子文集 卷第八
元 杨维桢 撰 傅增湘 撰校勘记 景江南图书馆藏鸣野山房钞本
卷第九

东维子文集卷之八

             维桢廉夫著桢廉夫著

 序

  送邹生奕㑹试京师序

汉儒明经贵不倍其师说能不倍其师说者工召用之髙

下其材为博士郎大夫部刺史驯至九卿丞相御史者不

少也吾是以知汉士之近古也其为术也有师宗其为行

也有操尚未始以经术自进为售利禄之具也去古日逺

则下之干进者以经术而上亦以是设科而取之然今日

得之明日弃之矣视前日之所业者不啻象龙刍狗物也

尚欲责其不倍师说于终身而不弃者可得乎呉郡邹奕

𢎞道其大父为士表吾之友也士表乐善好客教子孙尤

切切不重千金费逺延硕师居其家此夹所以经之明而

材之达也今年秋江浙乡试以诗经充赴有司者凡七百

人中式者仅十人而已而奕又为其魁盖其得于祖父师

之讲明有素者可知巳将如京师以余为大父执行也拜

而乞言故余为陈汉士之近古者望之况今 天子既复

科以取士又且抡选经术之老者侍讲筵进士之有经术

者固将以次召用如汉之九卿丞相御史者不难也奕之

得于祖父师之讲明其可一日而忘去乎奕勉之大父不

及见矣异时果于无负所学也岂惟慰望于其师实慰汝

祖于地下也至正丁亥冬十一月初吉序

  送强彦栗逰京师序

孔子曰士而怀居不足以为士知古人君子未尝不逰也

而世之游者漫矣志无以自信贸贸焉行四方以万一乎

诡其所遇取SKchar而以复菑其身以累其人往 是也(⿱艹石)

君子之游延陵君子之不幸生于东徼也志不有其国而

独志于上国之游以历见夫华产之人物先帝华之遗风

善政以广其耳目之陋意气之隘约而友之于中有合不

合斯逰之不可巳也嘉定强彦栗生于延陵君子之乡曩

尝勇不自禁出呉关历毗陵句曲折而上金陵遂绝大江

而北涉洙泗以翺翔乎阙里过𣵠野以蹈厉燕赵之俗而

遂达乎京师以𮗚天子之先京师穷贵人有奇其才挽置

于𪧐卫而彦栗径决去不暂留是其志不在区区利达而

所存者大矣今有不惮数千里行役如曩时过呉门别余

曰余行李如京不䏻与子乆处已余壮其逰不难而其志

又不茍也知其逰似昔君子上国之逰而非代之漫焉而

诡其所遇者𩔖也他日归复见子呉门𦗟子之言议觇子

之心胸有以惊异子者而后知子之逰不可以已者如是

顾吾在呉栖其困滞如退羽之鸿不䏻以只尺奋飞扵子

之行也其不投祛而起乎

  谢生君举北上序

上饶谢生钧从余逰者十年通春秋五传学其才日茂不

已自㓜博行孝睦人无间言往尝以行艺书于党正连试

有司弗售不一咎有司而咎其学未至也益进脩弗倦今

年秋来别余曰钧辱先生教而未有仕路以行先生学也

辱在泥涂钧耻之先生耻之幸吾乡应奉张公有以挟钧

京国之行谨造请先生幸先生赐一言以警钧余为之喟

然曰才弊于无先行衰于寡党此古今之士之通患也士

负才行有不幸老死于三家之村牛室之邑者不鲜矣往

往思借交青云之士幸而奋焉尺长斗满皆得以神所有

而况于才之茂行之卓者乎生往哉吾闻张公大相府之

宾卿也相府以好贤闻天下张公以荐言相府生患才之

不懋行之不卓耳不患无其先与其党者矣吾见张公之

不以嫌而避贤也吾见生之贤不以次而进也传曰大夫

将昌以其得士张公以之又曰庶人将昌以其将子谢氏

父以之又曰线因针入不因针急女因媒成不因媒贞生

以之

  送吴子照逰闽序

云间呉生照将逰闽以四明SKchar彦诚之书来乞序其行其

言生年少负迈往之气加以博学好古慕先生之奇文章

如慕太史公盖将历覧形胜结交豪杰于以开豁其心胸

发舒其意气或者有𠩄资以成其才也乞先生一言申其志

余谓古百越地在禹贡扬州之域物之贡闻天下而人才

之出未多见岂山川磅礴之气未发泄欤抑王者德化之

所未覃也汉以来封疆之郡县之覃以诗书礼乐之泽然

后人才辈出与中州文章道义之士等至我朝涵养外徼

如拆内士之擢髙科跻膴仕者磊磊相望官于其地者弗

以冒崄巇犯瘴疠为难其山川足以豁心目人才足以取

 生有师之往也登覧或遇隐君奇士有相识者或未识

而已相知者询及于余即启行橐出于铁笛传及史𨱆绝

办凡若干言必有以奇我者奇生矣他日归呉尚有以征

  张先生南归序

浙士多无恒经治亦往往不颛有一年辄史或半年𦆵更

而窃中科以故士之经愈不颛且又视经师之利不利为

向坫意学经将巳明道也岂计利不利哉以科利而学经

则科一利而经复弃矣终亦必亡而巳矣嘉木张生汝霖

独于经治有专习曩余在钱唐时首以父命来受春秋五

传学更乡举者三而艺未竞生不以咎有司而咎经术之

未至益恒若力所习经有加无已坐诵行思恒若无诲者

故又负笈不远水陆寻余九山之泽以终其业焉非其学

经忘于明道而不计科之利不利者欤吾义其不畔吾门

又奇其性之有恒而志之必有成也嘉禾之野其得遗其

人也哉吁春秋主断之书志成者及之也明其道不计其

功者又春秋之教也若生之志盖已得春秋之断而其道

已得春秋之教矣他日推之任也天下之治孰御焉彼习

经以利科科一利而经复弃终亦必亡而巳者又何议为

  送韩奕逰呉兴序

同里生韩奕从余受诗春秋学行日脩才日茂其为文如

云兴鸟仚未见其止也今年从予吕氏塾辄思汗漫为神

京逰余止之复有请曰奕从先生学幸知经史行墨然闻

先生奇气多彂于东西洞庭大小二雷七十二弁之峰今

将访先生旧游鱼龙虎豹风烟林壑之奇遇以扩所见而

终所业焉幸先生赐一言以警教奕也余嘉其志曰人之

学犹海也水沿河溯以弗至于海不止海集众流而后为

百谷王也学其可以小自满哉洞庭之西有蒋氏义门刘

范世家在焉巽毅凤麟皆从余游者也皆好学不倦而知

学之不可以小满也又尝不逺数百里寻余泖之乡而卒

业焉奕往哉与之洞庭上读书然后繇洞庭而浮大江度

浂河上北岳以尽天下之大观吐而为书以献万言于

明天子也盖发轫乎此行已奕勉哉至正十年三月三日序

  送齐易岩序

太极理也一阴一阳生焉教之所出也尸物如天地而不

SKchar乎十二万九千六百之纪而况于万物乎周与秦合

不能SKchar乎五百一十六之数伯而土乂不逃乎十七之记

而况于一身乎圣人作易前数之用于蓍龟神矣然未闻

一语一画为之兆也兆于一语一昼之徴而捷乎蓍龟之

蓍数之用益神矣此先天之学在専为梓慎郑为禆灶齐

为国甘公漠为睦京晋为管郭唐为𡊮弃宋为邵子元为

传氏初庵庵之宗为齐氏易岩也易岩之言曰初庵之𫝊

得之建昌廖学海学海得之于蜀杜可大可大得之于王

天悦天悦实受之邵子也天悦之学几绝葬其书玉枕中

蜀寇发冢出秘书可大贿盗之人不能传而学海以直言

得罪配军籍汉阳道遇可大可大已知其姓名曰吾数当

传子为借见郡将出军籍馆诣道宫为弟子国初有问于

世皇世皇将召之学海业已语其女曰我(⿱艹石)干日死死(⿱艹石)

千日朝廷命来我巳死且索我书我书当𫝊者传氏立名

人也其人在某所某自来异日官极品汝赖之官且赐田

若干顷矣已而果然初庵之没三年而易岩始生初庵垂

死谓其徒曰汝曹口耳之学徒得吾肤淑吾书而得吾髓

者其齐氏某乎易岩生四歳知读易长于河洛七纬太乙

九宫之数及星算髙占啸风鞭霆之术罔不洞究故扵初

庵之学峻跻峰极非一持俦辈可几也予尝异天人之学

父子不相授也其授于人者亦有数焉则其𮗚于物者可

知已易岩之观天者吾不识之其𮗚物者吾见其于一语

一画得知者众矣虽然予于易岩有间矣道之难传甚于

数也尧以是传之舜者舜以是传之禹禹以是𫝊之汤汤

以是𫝊之文武周公而及于孔子孟轲孟轲死不得其𫝊

焉嘻道之传者其亦有数乎无数乎轲之后其可无𫝊已

乎易岩曰道之传天也亦人也是阴阳太极之说也易岩

去余而之京师也请书以为序

  送何生序

何生伯翰氏其先西夏人也祖息简礼尝录僧事于杭因

家焉父益怜质班早丧翰生五歳依舅氏舅氏因以母姓

姓之母素贤通文史既寡以节自担教翰有法日出就外

傅夜归课其业年十六歳受经于予通春秋五传毛氏诗

尤长于易遭时丧乱士以弓力之习易铅椠翰独负郭辟

圃奉菽水于母暇则退处小室理故书收缉予平生遗落

文草遂补往呉复所编予古乐府集行于时人称其学谈

识广复不能过之今年夏文闿复开翰就试先三月灵鹊

巢其书舍木见其扶梁启离户占者知其为中隽之兆而

不知其学有素也将会试春官同门友为赋诗供张西门

之外求予为叙遂为书其世出行艺之㮣于卷首云

  送李志学还呉序

太尉府僚友官以百数惟右辖李公推鲁少文可以属大

事𠫵左右辖官者亦以百数惟军咨李君雍容讽议可以

赞大㓛故占东诸侯之后事者亦不于其兵强弱马壮敝

而以其𠫵咨幕府者得人与不得人也今之𠩄谓闾里豪

乘时而奋𩔖鸩于安鄙于肉食呜呼菜佣而欲𠋣之以集

事亦误乎必其雄才卓识负王伯略可以登公辅之器者

然后可与成大事立大功(⿱艹石)今李君者殆其人矣乎吾闻

河间多礼法士而李君者殆其人矣乎吾闻河间多礼法

士而李君者夙抱其节承教诏于贤母如严师傅当我马

猾夏时节即慨然有平河洛志而况太尉府得知已乎虽

然𠧧虞之㧞冗以进将以伺吾舋也未足为吾忧忽又无

故而退无以乘吾问也未足为吾喜君归太尉府太尉问

君𠧧虚实状吾攻守利害何如君必有以对对必有御戎

要略为太尉规者慎勿为闾里豪鸩而鄙者谈也至正乙

亥夏六月壬申序

  送刘生入闽序

古公卿等绝卑贱其与图事必有取于卑贱之士士之奇

特鲠正亦愿答之以𠩄有上下至于交相得而后事可图

已汉叔孙通有雨往不能耿项籍有韩生齐王信有蒯生

不能用鲍生为萧何取陆贾为陈平取王生为释之取呉

公之取贾生田延年之取尹翁归暴胜之之取隽不疑之

六君子负守将之尊执臣之贵而未尝挟以自尊贵必有

取于大人者以其奇特鲠正可与图事者也今公卿不取

士乆矣吾始于贡公见之公以户部尚书入闽天子益以

理财赡兵者责焉四方士待公行者几何人而钱唐刘生

独以过人之才及其骨鲠风裁为公所知公取生惟恐失

之生亦愿答以其𠩄有惟恐不逮吾见贡公之出遐方王

事确乎其有成算恢乎其有成功也已夫召陆诸生不失

其所失而六君子之道益先生思答于贡公而益光于贡

公者其不得自行召陆诸生子哉生尝以茂才被肃政使

丑的公之荐授校官不就今乐知于责公而起也其以答

知已较然不自欺也谂矣杭人能诗者歌之君信其人序

之生名中字庸道世山东人

  送王公入呉序

王者人才得于郷三物之所取是也战国人才得于客四

稁之所养是也两汉人才得于荐公卿之相推毂是也唐

人才得于科坏牒以自试是也士之兴至于唐宋之科其

去王道也远矣今取士不免于科军兴来科亦废不幸又

不得于荐则得于客耳三呉之㑹为今淮呉府也客之所

聚者㡬七千人吾求客于战国得孔伋焉孟轲焉荀况鲁

连焉毛遂冯驩焉牛畜苟忻徐越焉而秦仪辈妾妇尔不

足以客进也淮也呉之客七千异于妾妇者几人有所谓

越乎忻乎畜乎驩乎遂乎速况乎连况不可况轲乎伋乎

哉或曰淮呉有王明氏者澄不清挠不㻿有俞贤氏者言

伦行中构有用仁氏者廉范乎靡俗治几乎循吏有陈敬

氏者纳言骨鲠风裁古也有姜仪氏者人伦SKchar否冰鉴美

也淮吴之客何劣于战国哉缙云王生时以儒科废于古

文学有年将挟之以入呉别予于杭湖上求一言以行予

方疑论淮呉之客而生又将客焉往哉吾将卜淮呉之客

于生也谂有五人者五人引其𩔖以进生不为今遂驩其

为畜忻越矣苟妾妇也其归矣哉

  呉氏归本序

钱唐吴观善字思贤自杭之淞谒东维先生曰善之外髙

祖徐防御氏在宋为小儿医赘婿曰范防御氏范无子又

赘宋四门教授呉氏子从明字公亮承其家而嗣其业南

渡后自汴徙家杭之东青门从明生德诚提领平江医学

德诚生仁荣杭州路医学录仁荣生四子长即观善也善

通经史学不颛工岐黄氏之书尝读文正范公传公㓜随

母适朱而未尝一日敢忘其本生卒复范姓君子反本之

道也善随外甥氏宗于范今将反本于吴礼也巳作堂先

庐之东名以归本丐先生大手笔一志庶呉氏子姓有以

知水木本源之义也吾悼𥘿法子壮则出赘世袭以为风

父道不正遂不子其子而子其婿致宗祀不明氏族亡辨

有司诏民者又不以釐而正之至使一门沓著户籍其壊

伦纪也甚矣善䏻反本于徐范二宗之外而亟归正于呉

非读书达礼笃正之思子䏻至是呼三此铁史笔之故吾

乐与之文使代之不肖子姓蹈秦风之痼弊者有所儆也夫

  送于师尹游京序

士有学周孔之艺者不幸不荐于有司而其志不甘与齐

氏共耕稼则思自致于京师不幸其艺又不偶始不免资

小道于王矦以冀万一之遇者十恒八九(⿱艹石)星风之古支

千之步色鉴骨摩以及SKchar2巫妖祝驱丁没甲丹沙黄白水

火之术凡可以射人隐簧人惑一诡所遇者无不屑为焉

而其近儒道为贵官徼卿心敬而身礼者则无出于岐黄

氏之伎也盖歧黄氏之伎司人死生命而百家众伎之莫

䏻尚也高自奖妄道者且曰上医医国吾尝在京师视歧

黄氏之流封閟笈中藏雍侍女从百金马王侯庭中或出

入禁掖无所顾忌小则要金千赉大则要暴位显要不以

一旦疏贱为嫌也嘻(⿱艹石)是者岂吾道之左使然耶都公卿

不乐于正荐士之所致耶先生曰读至此不一唱三叹非知言已天台于师

尹与其兄舜道尝从余游舜道以经学中进士第而师尹

连不得志于有司令不逺万里游京师来丐予言以别予

曰师尹懐才艺不耦于时何分于中外彼此哉师尹曰儒

𠆸不利吾旁狭者岐黄氏之伎也不耦扵此将有耦于彼

乎予悲其艺成而未利而壮其志之必有成也于是乎序

  送沈均父序

予友漕使拙齐公为予谈太末有奇士曰沈平氏字均父

自号自量宋少师某之七叶孙也其为人斩斩有风操人

有过而折之疾浮屠氏如粪蛆明经试有司弗售即焚弃

举子伎以岐黄术自隐至正中境有桀民弄兵者守将莫

孰何君起率邻邦大侠合券甲用浙垣摠戎令禽之(⿱艹石)

兔尽夷其穴巢一邑赖以安又龙邑令翟某者贪呇与豪

断民相根㭑齫齚其民无属餍君件其状走部刺史白之

翟与根株连坐徒实边人称快佗墨吏见君曰此白衣言

事生也吾闻而异其人无几何君游淞相见视其貌若荏

若荏而中精悍无敌质所行为不诬宿留九山月馀别去

淞人士能诗者歌以饯之而以首属余余以士有匹夫而

任人伦世教之重一言一动切于救时如负禄位者谓非

毅然豪𤇍之士不可如鲁冲连郭林宗石徂徕其人是已

世降以还士气不作代果无(⿱艹石)人乎吾于均父见士气之

犹古也嘻世有任人之言责往往为喑蝉伏马而吐不平

者乃在中泽之士世道不幸亦世道之幸欤后之求均父

者于吾文有征其得以诡托者信为扁仓流乎是为序






东维子文集卷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