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维子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 东维子文集 卷第六
元 杨维桢 撰 傅增湘 撰校勘记 景江南图书馆藏鸣野山房钞本
卷第七

东维子文集卷之六

                   维桢廉夫著

 序

  鹿皮子文集序

言有高而弗当义有奥而弗通(⿱艹石)是者后世有传焉无有

也又况言厖而弗律义淫而无轨者乎自孔氏后立言传

世者不知几人为其㓕没不传卒于齐民共腐者亦不知

几人焉姑以唐人言之卢殷之文凡千馀篇李础之诗凡

八百篇樊绍述著樊子书大十卷杂诗文凡九百馀篇令

皆安在哉非其文不传也言厖义淫非传世之器也自今

观之孔孟而下人乐传其文者屈原荀况董仲舒司马迁

又其次王通韩愈欧阳脩周敦颐苏洵文子逮乎我朝姚

公燧虞公集吴公澄李公孝光凡此十数君子其言皆高

而当其义皆奥而通也虞李之次复有鹿皮子者焉著书

凡二百馀卷予殆读其诗曰李长吉之流也又读其赋曰

刘禹锡之流也至读其所著书而后知其可継李虞以逹

乎欧韩王董以羽仪乎孔孟子盖公生于盛时不习训诂

文而抱道太山长谷之间其精神坚完足以立事其志虑

纯一足以穷物其考覧博大足以通乎典故而其超然所

得者又足以达乎鬼神天地之宜其文之所就可必行于

人为传世之器无疑也予怪言厖而义淫者往往家自摹

刻以传布于世富者帖资以为而贵者又怗势以为意将

舆十一经历代诸子史并行而无敝不知屈氏而次彼虽

欲不传不得也必藉贵富以传则贵冨灭而文亦灭矣呜

呼贵富者不𠯁怗以传而后知文予之果足以传世也文

如鹿皮子而不传吾不信也予以鹿皮子同乡浙之东而

未𫉬识其人其子季特文集来且将其命曰序吾文者必

㑹稽杨维桢也于是乎序鹿皮子陈氏名樵字君采金华

人居周谷磵常衣鹿皮自号鹿皮子云

  留养愚文集序

括之士以时文名于今日者有林君则氏叶见山氏徐景

熹氏刘伯温氏项子华氏以古学名者则有郑息堂公洪

乐闲公叶壶谷公留万石公时文古学使通能之则有不

工者矣留君睿养愚仍万石公之从孙也过余姑苏所次

出巨册一编视曰此睿之杂着也先生号知文幸为睿评

而赐之序首焉予始读异𫝊志各一首客来辍之夜张灯

继读之箴铭诗赋乐词些语凡若干首皆声毗法洽各适

其职明日又读其时文所攻尚书义(⿱艹石)干通又辞敷义鬯

不谬夫古史氏𫝊心之㫖为之大异曰古学与时文不通

能而何留君之通能乎予闻括为山州而留君所居山水

为尤胜山有曰龙曰鹤曰文曰锦曰九楼溪有曰好溪名

响石潭有曰神潭山川润气出为雨云清明之英为日月

之华小秀于草木而大秀于人留君其大秀者欤不然括

士之不兼长者苗君不克兼也虽然学古而后文古也文

之谐于古者必不谐于今韩子论时之文曰子大惭者人

以为大好留君有志于今文为进取计则不可以不惭者

为之矣以惭者为之则于古者不能不悖矣留君将何以

处此留君曰睿宁以古不惭者病于今毋宁以不大惭于

今者病于古也遂书为序

  聚桂文㑹序

秦汉之士无时文以其所陈说扵上者皆近乎古而未有

立体制定格律以为去取如唐宋以来号为举业者也韩

愈氏病之以为大惭者大好则时文不可以传世也谂矣

我朝设科取士虽沿唐宋而其制则成周文则追古于唐

宋之上故科文往往有可传者然有司大比之所选者又

不君师儒义试之所为取为SKchar也何者大比之所选仅一

日之长而义试之所取则寛以歳月之所得也大比开而

作者或有遗珠之憾则主司之负诸生也义试开之作者

或无擅场之手则诸生之负主司也嘉禾濮君乐闲为聚

桂文会于家墩东南之士以文卷赴其㑹者凡五百馀人

所取三十人自魁名呉毅而下其文皆足以寿诸梓而传

于世也予与豫章李君一初实主评裁而葛君蔵之鲍君

仲孚又相讨议于其后故登诸选列者物论公之士誉荣

之即其今日之所选者莫盛于江浙而江浙之盛饶信为

称首者乡评里校之㑹歳不乏绝也今饶信之盛移于嘉

木嘉禾之贤守长实为集贤𭰗公颛务古文而崇化文士

有名世者作不惟斯文増重而嘉禾之文风义俗从而振

焉则文会之作固有补于司政者不少也斯文锓梓濮君

又来一言以叙首于是乎书

  曹士宏文集后序

余生晚不及识庐陵曹先生及来钱唐𫉬睹与刘志善书

书言刘光伯杜子美诸人之学不闻道王氏陆氏之学为

无用之空谈独有志于述礼乐徴文献余巳异其为人恨

不得与之共世同里闬接其言议也未几其子希颜以南

陵遗藁来则知先生抱有用之才不见于世而见者惟此

耳吁编简零脱曽无几矣诗凡若干篇文仅二十有九首

皆津津焉善言世故综之以往史而宿之以圣贤之理非

代之学者谬悠无边畔芜涩险怪以为辞者之所可及也

观其翁彦扬之譲议则范史不无佚鸿子敓之悖李庚伯

之孝纪则鄠人对亦不无忍薄之愧议之近于情而依理

虽古之人惧焉况今之缪悠为学而芜怪为文者邪先生

之学之才如此而世不材其人利其道岂不愧当代君子

乎予求生其人于今之所接者不能为愧盖益甚矣孟子

以诵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尚论其世也谨为之

编次及正其脱讹而且志其尾以𭔃余尚反之心云

  王希赐文集序

干将之器列可刺锺然其利之司于人者有当不当焉君

子以御寇利也盗持以杀人亦利也文章大利器也而妄

庸者䡖用之世无时分寸利而危至于杀人吁可不慎诸

故司文者不以䡖属妄庸戛戛乎难其人者诚以利器之

雄伟不常而有推陷廓清之功者也自今求其人扵六籍

而下斤斤邹一人楚一人燕一人西汉三人唐二人

三人周程在焉今姚而次禾以数断之数人之文实

代之利器而利之当于人者也皆雄伟不当而有摧陷廓

清之功者也今之妄庸者蔓衍草积动自哆大曰吾文邹

楚而降之文也当有传也布于今与后不必越五年十年

其蔓衍草积者巳与粪土同腐𫝊何有乎括苍王廉氏为

文凡(⿱艹石)干篇遭兵火而失者过半今拾遗稿及续为文又

若干㢧文子读书二十年而始敢为文盖者则器之本其

为人磥砢有奇节又有利器之操者也知其利器不无周

于世不无用于世则其𫝊于人与妄庸者异也必矣书以

序之

  再序

我朝文章肇变为刘杨再变为姚无三变为虞欧偶宋而

后文为全盛以气运言则全盛之时也盛极则亦衰之始

自天历来文章渐趋委靡不失于蒐猎破碎则沦于剽盗

灭裂䏻卓然自信不流于俗者几希矣吾尝以近代律今

之文仅得与曽巩苏辙王安石李清臣陈无巳之流相追

逐相巳而中衰也已不得步武于陆游刘克荘三洪矧叶

适陈𫝊良戴溪乎不得步武于叶适戴溪陈傅良矧晁张

秦黄乎不得歩武于晁张秦黄矧二苏欧阳乎时则举子

之伎与矣不惟代无作者而鉴识衡定为之先者无其人

也亦乆矣吁吾于此求天笃于自信不为流俗所移者东

浙之士斤四三人曰王廉氏其一也其为文不谐于人人

则以鉴识衡定者属于吾吾每为之起畏谂其追古作者

则西京而上秦与燕也楚之骚也春秋之国语也班固崔

骃而下弗论也(⿱艹石)是者其时于一已之独不以一代之气

运盛衰为高下者也岂不伟欤吾使魏生镇录其追于古

者而告诸学古之友云

  杨文举文集序

文章非一人技也大而縁乎世运之隆污次而𨵿乎家德

之醇疵当世运之隆文从而隆家德之醇文从而醇士以

文墨为䏻事幸而生乎昭运之代又幸而出乎明德之家

(⿱艹石)吾宗又举者非其人也乎文举通徴先生之嗣也先生

领台檄主文浙闱时予实列同孝𦗟先生言议凛然为起

立知先生之学出道江张氏张氏之学出紫阳朱子故其

为议论文章不一于正不出也二十年来先生之宰树共

矣幸先生有后如文举𫉬见予吴门次舍示𠩄著碑铭叙

志箴颂论赞凡(⿱艹石)干卷累日读之喜其识职而备毗千律

理营而其言沛如也子自居呉门阅今之名能文者无虑

数十家𩔖未有及文举者则知文举之得其本于家而又

本乎气运之盛于 国家者非庸众人之所同也昭昭矣

抑吾临文有感也先生入翰死不两月辄谢病归高文大

册不一二见诸史院而文举之文亦多遐乃下邑之所撰

录朱反销张乎帝几也嘻文举之文岂遽尽于是编也哉

夫兰台芸馆文章之居编摩述作文章之职也居其居而

书夫言职者或有矣顾有得其职而不居其居者吾不信

也文举尚以吾言俟之皇元一经业旦作矣文举尚以吾

言勉之至正戊子十二月序

  春秋左氏传𩔖编序

三𫝊有功于圣经者首推左氏以其所载先经而始亊后

经以终义圣人之经断也左氏之𫝊案也欲观经之所断

必求𫝊之所纪事之本末而后是非褒贬白也然考经者

欲于寸晷之际㑹其事之本末不无翻阅之厌于是𩔖编

者欲出焉巨鹿魏生德刚初授春秋经学于应君之邵应

君殆又执经于吾吾于三𫝊有所考索必生焉是资其暇

日以左氏所记本末不相穿贯者每一事各为始终其𩔖

编之名曰春秋左氏𫝊𩔖编者铎排虞卿辈各作左氏钞

撮其书盖约言之编耳未知求经统要也生之是编岂钞

撮可以较小大哉予念其用工之勤俾缮写成帙传于同

门之士生且求言以为序予于春秋诸家有定是之录凡

十有二卷未敢传于世也盖经有不待𫝊而明者因𫝊而

蔽者学者通其明祛其蔽而后圣人之经如日月之杲杲

焉故协者虽三家大儒言之亦黙也生尚以予言有以定

是于传家则经之如日月者不患不明矣生勉之哉是为

至正十四年秋七月朔序

  曹元博左氏本末序

左丘明受经于仲尼故作春秋𫝊以为圣经之按后之传

左氏者有铎椒尝作钞撮八卷 --卷(⿵龹⿱一龴)虞卿作钞撮九卷是又有

切于左氏者也惜其文无传矣至汉张苍贾谊复传左氏

河间王进于武帝至成帝时刘歆校秘书而好之始立左

氏春秋和帝时遂立其学而左传大著又其后晋杜预复

表章之而传有注释夫左氏为圣门弟子又身为国史纂

记本末考索惟精其文或先经以始事或后经以终义大

抵有以原始而要终也后之言经者舍左氏无以为之统

绪故止斋陈氏谓著其所不书以见经之所书者皆左氏

之功此章指之所由也云间曹元博氏复按经以证传索

传以合经为左氏叙事本末若干㢧𩔖之精订之审以传

学者之𮗚覧其用心亦勤矣论者以左氏作传为仲尼忠

臣杜征南作注为左氏顺臣非忠臣今元博序其本末抑

为左民顺臣乎忠乎盖左氏之失工于言而拙于理好以

成败论人妖祥计事往往博过扵注元博既序其本传复

能𫞐衡其是非合乎笔削之大义是人爱而知其恶谓为

丘明之忠臣也岂不伟哉元博尚以吾言勉诸

  春秋百问序

六经皆有疑而莫疑于春秋疑而不决而欲得笔削之微

者盖寡矣此春秋之经有百问也予家藏是书凡六卷尝

授之无锡孟生季季成成又传之于华亭曾君继善之子

元朴朴以其传之不广也特镌诸梓而徴予为序是书也

失其首辞乆不知为何人所著或以为万孝先生又不知

为何时人𮗚其设为问答者往往与予补正之意合实有

以释是经笔削之疑予今孟生勿秘所授而未及板行于

世今曹君父子能推所秘于人不遂吾之初心而贤于汉

儒之私论衡于一已者乎虽然道学是讲者谓说书不故

虑学者不求诸心而惟口耳之是资夫百问之书探圣意

之微而欲决之诸儒未决之论非见之卓思之精者能之

乎谓资口耳之辨不可也学者于春秋茍读而未有疑疑

而未求释于心而遽𮗚是书之广传也为病则国存乎其

人焉

  春秋定是录序

柳子曰春秋如日月不可赞也然则髙自立论者皆诞也

欧阳子曰春秋如日月然不为盲者明而有物蔽之者亦

不得见然则将以制肯而怯蔽则亦不能不暇于词也经

不待传而明者十七八因传而蔽者十五大明目者快其

蔽而通其明则其如日月者杲杲矣余怪三家既有蔽焉

而诸子又于其蔽者析宗而植党争角是非不异讼牒使

求经者必由传而求𫝊者又必繇诸子是非纷纷莫适所

从经之杲杲者晦矣世之君子既晦于求经复于诸子求

异其说是添讼于纷争之中恶物蔽自而又自投以医者

也维桢自幼习春秋不敢建一新论以立名氏谨会诸儒

之说而辄自去取之为定是录说协于经虽科举小生之

义在所不遗其不恊者虽三家大儒之言亦黜也吁于又

何人敢以一人之见举夺千载之是非何僭自甚亦从其

杲杲者决之焉耳后之君子倘以录犹未是改而正诸岂

敢讳乎

  褚氏家谱序

褚氏之系出自微子宋共公子假食采于褚号曰褚师因

氏焉其在衡有褚师子申定子者盖其族之仕于卫者也

汉元成问有褚先生大以行显尝补司马迁史记六朝以

来褚陶褚褎皆以文学名至唐褚亮博学才敏预瀛洲学

士之选其子遂良为硕命大臣遂良田河南徙钱唐其子

孙所居号褚家塘后有徙居苕城者亦以褚姓其巷今聚

族乌程之朱坞即自苕城来也其祖为世迢墓在朱坞后

洪冢舍曰光逺庵云世超生世隆生大理评事琳淋生省

干溶溶生宋  郎提干大同大同生宋迪功郎淮安县

丞士登士登之子长宣教郎友龙次仲龙反龙无子以仲

龙之子将仕郎国史实录院检阅文字天祐为嗣焉天祐

三子长锡圭善州教授次锡𤦺次锡瑜𫎇古学正善州四

子嗣良嗣英嗣俊嗣贤锡𤦺无子以嗣英为其后自士登

 前凡十世皆以诗书起家由科举入仕者代不乏人宋

革故居遭兵燹子孙亡其实录嘉言善行不复可考矣嗣

英于族叔祖桂岩公所访得家谱令其子桂缮写为册册

成乞予序予谓君子之泽褚氏之泽巳逾十世而其来者

尚未艾也桂之为伯仲者凡六人皆从硕师习举子业里

以衣冠之族称焉歳大比郷大夫录以充赋者褚氏子孙

居多吾卜褚氏祖之积者厚而嗣英之培其积者益至吾

见褚氏之来者益衍而大以五世之泽论君子者又岂可

以律于禇氏之泽哉褚氏子孙尚以予言勉之

  送朱女士桂英演史序

钱唐为宋行都男女痡峭尚妩媚号笼袖骄民当思陵上

大皇号孝宗奉太皇寿一时御前应制多女流也(⿱艹石)棋待

召为沈姑始演史为张氏宋氏陈氏说经为陆妙慧妙静

小说为史恵英队戏为李瑞娘影戏为王润卿皆申二时

慧𭶑之选也两宫㳺幸聚景正津内园各以艺呈天颜喜

动则赏赉无𮅕此太平朝野极盛之际今当壮力鸣镝语

时故家遗老或与退珰畸㜮谈先朝故事未尝不兴感陨

泪也至正丙午春二月予荡舟娭春过濯渡一姝淡妆素

服貌娴雅呼长年舣耀敛衽而前称朱氏名桂英家在钱

唐世为衣冠旧族善记稗官小说演史于三国五季因延

致舟中为予说道君艮岳及秦太师事痤客倾耳茸知其

腹笥有文史无烟花脂粉予奇之曰使英遇思陵太平之

朝如张宋陈陆史辈谈通典故入登禁壸岂乆居瓦市间

耶曰忠曰孝贯穿经史于稠人广中亦可以敦励薄俗财

吾徙号儒丈夫者为不如巳古称卢文进女为女学士予

扵桂英亦云








东维子文集卷之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