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公案/50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林公案
◀上一回 第五十回 撒盐灰销毒务尽 验水量夹带难瞒 下一回▶

  且说林公接到义律察复,内开:新来夷船,不愿呈缴鸦片,已一律退回本国,远职担保各夷船决不驶往其他中国海口等语。林公见各夷船果然启碇而去,也就传令启节回省。等到回转行辕,马上把收缴鸦片情形,拜折加紧奏闻,并请示所收烟土,是否解京销毁?附片请将夷人带鸦片来华,照化外有犯的定例,人即正法,货物入官,首缴者免罪,酌议专条,通行遵办。道光帝览奏大喜,传谕嘉奖,并谕:收缴鸦片,著即率同文武官员就地销毁,无庸解送来京。俾沿海居民及在粤夷人,共见共闻,有所振聋。

  林公接奉此旨,立即与粤督邓廷桢、粤抚怡良,及在省文武大员,会议销毁鸦片方法。林公说道:“夷船鸦片,在十七年以前,每个整土,售价银在三十元以上。近年来鸦片来华日多,且经各省严禁,价格日渐跌落,每个只售十七八元。然而为数过伙,即以廉价核算,每箱也值六百多元,合计二万数百箱,共值一千数百万元之巨。在守正嫉恶的人,固然视同粪土鸩毒;而吸食的愚民,必然望而垂涎;兴贩的奸徒,更欲居为奇货。防范不严,流弊何堪设想?故尔在收缴之初,即先在虎门口内,相度堆积所在。无如箱数过多,大房一间,至多堆贮五百箱,苦得该处民房、庙宇皆无宽大房屋,不得已,合并几间,内则拆去墙壁,外则加筑围墙,添盖高棚,匀堆封贮。内派文职正佐十二员,分棚看守,外派武职十员,带领弁兵百名,月夜轮流巡逻。至于销毁方法,以防意外,兄弟在楚省时,概用桐油拌和,举火焚烧。自以为可无流弊,不料天下事有出人意外的,销毁之后,有一次曾去验看烧土地方,只见泥土掘松,心知有异,当即派员详细调查,方知烟土焚过以后,必有残膏馀沥渗入地中。老于熬膏的奸民,竟能将该处之土掘了,先用冷水浸出残膏,然后人锅煎熬,尚可得十之二三的鸦片。由是知火销方法殊欠完善。现在当另筹销毁之方,不知诸位有无善法?”邓督答道:“此事的确,在前兄弟也因搜获烟土,无善法销毁,故特留心切访。旋据一戒绝鸦片的绅士来辕访谒,兄弟见他面无烟容,身体发胖,便问他什么良方戒绝的烟瘾。他答称是食盐,其法极简便的,只须用二两茶叶,一两食盐,一两烟膏,加多量清水,煎成浓汤,存贮有盖瓷器中,每于食前喝一杯,加一杯冷开水,烟瘾大的用大杯,约服一二月,烟瘾自绝。这个方法,叫做杯杯淡,喝一杯加一杯开水,烟味日渐化谈,故能戒绝烟瘾。此法宜行于冬季,夏季烟水容易霉坏,不大相宜。此君吸食鸦片已有十馀年之久,对于此物,也甚有研究,据他说:鸦片最忌二物,一是盐卤,一是石灰。如果熬烟膏时,将盐卤或石灰投入少许,即便成渣沫,不能收合成膏,就算勉强收膏,吸食时完全收不进斗门,并且毫无鸦片气味。在兄弟想来,鸦片既忌此二物,现在何不利用食盐和石灰克烟的特性,拌土焚烧,必能杜绝流弊。”林公说道:“盐烟相克,明人笔记中也曾论及,现在准定采办盐卤、石灰,拌烟烧毁,即就虎门海滩高处,挑挖两个大池,轮流浸化;池底平铺石板,纵横各十五丈,四旁搁桩钉板,不令少有渗漏。靠海一面,凿一涵洞,后面通一水沟,洞口配置活动闸板,浸化的烟土,抽去闸板,放流入海,池岸周围,遍钉棚栏,并设厂棚数座,为文武员办监视的所在。如此办法,总可杜绝流弊了。”各大员皆称此法尽善尽美,而且虎门为夷人出入要口,可使中外之人民共见共闻。

  当由林公委派总兵史林恩为监工员,即日招雇多数工役同往虎门海滩,择最高处开掘,筑成十五丈见方的两口大池。等到工竣,林公率同邓督、怡抚、关提督等同往虎门监督销毁。

  并由藩司熊常臬、钅享司乔用迁、运使陈嘉树、粮道王笃、左翼副都统弈湘、右翼副都统英隆,分班到虎门稽查弹压。海关监督豫坤,常驻虎门照料。在事员弁,均各派定执司,咨会广州将军德克金布,留省坐镇。

  林公率同文武大员到得虎门,先验两池,并无渗漏。林公传令销土,即由雇定工人,车水入池,约摸半池,停车闸闭涵洞,撒盐入池成卤;一面由委员监察工役,抬土箱到池边,逐箱劈开,逐个用刀切成四块;投入池卤中浸渍半日,俟其溶解,再将整块烧透新石灰,纷纷投入池中,一刹那便如汤沸,不烧自燃,热腾腾的烟气,弥漫池上。复雇人夫多名,各执长柄铁锄水耙,立在池面跳板上,向池中往来翻耙,使鸦片颗粒尽化。等到退潮时,由委员用捞海捞起验看,绝无块粒烟土存在,方行启放涵洞,随卤流入大洋。流净后用清水洗涤池底,不令涓滴馀留。倘当日第一池未曾洗清,次日使用第二池如前法翻浸。每日辰初开始,直至日落停歇,即将池岸四围栅栏,全行封锁。

  时当仲夏,广东天气格外炎热,所雇夫役仅穿短裤,上身下脚,尽行赤露,停工放出时,与执事工役一同搜检,有司道当场监察,不许稍有偷窃。开始三四日,每日只销三四百箱。等到五日以后,夫役们手法渐熟,日可化七八百箱,多至千箱。当两池熔销的当儿,浓烟上涌,渣沫下沉,臭秽熏腾,令人作呕,四周观众及夫役们个个掩鼻。在逐箱劈销的时候,也登记编号。这种烟土,虽多是印度出品,但也有好歹之分,最下等的为金花土,还须逐箱逐袋过秤,登记重量,手续繁琐,以至自六月初旬起,直到七月之中,只销得八千三百二十箱,又一千一百十九袋。

  那时适逢中元节,工役人夫要求准给节假两天,以便还家祀祖。林公因为习惯相沿,不得不准如所请,定十四、十五两日停止销土。在这节假期间内,委员兵弁,对于巡逻看守不免稍有疏忽,贼匪遂得于中元节夜间,爬墙潜入贮烟之处,凿箱偷窃整土十馀只,仍由原处爬出。正遇总稽察史林恩,带着八个亲兵经过,当场拘获,禀报林公。传令发交按察司按律重办,赃土收回。十六日重行动工销毁,远近民人来厂观看的,比节前更多,并有美利坚国夷商经别等携带眷口,由澳门乘坐舢舨赶来,向沙角守口水师游击处递禀,请准入棚观看。杨游击不敢作主,即至林公前禀请示下。林公闻说有夷商前来参观,正是求之不得,如此做法,大可以震上国威仪,如何不让他看。又查明该夷商平素系作正经贸易,向不贩卖鸦片,故特派员将该夷人引领到池旁任其参观。及至他看见剖土投池,撒盐加灰,浸沸熔化诸法,夷商时时掩鼻点头,肃立顾视。等到午后,往见林公,脱帽致敬礼,表示畏服的诚心。林公即命通事传谕该夷商等,现在天朝禁绝鸦片,新律极严,你们素不贩卖鸦片的,固然永远不可夹带,更须转谕各商夷,从此专作正经贸易。中国物产丰富,获利不可限量,万不可冒禁营私,自投法网,非但船货充公,连带人也要正法的。该夷商俯首敬听,表示倾心向化。林公见他们来了半日,未曾进食,当即一律赏给食物,该夷商等食后,脱帽欢谢而去。

  话休烦絮,这许多收缴的鸦片,经林公督率所属,开池熔销以后,经过一月有馀,方得销化完竣。林公即同文武大员回转省城,一面把销土情形,拜折奏闻,一面会商邓督办理善后。此时正值各国货船陆续来华的当口,只恐仍有夹带鸦片,依然要贻害内地,不得与吸食开馆一体严禁。向来夷船带土都卸在伶仃洋面趸船上,然后进口的。林公心想欲绝烟害,必须于未进口前,先行设法稽查,并将停泊洋面的趸船,一律予以监视,方足以杜绝私卸之弊。邓督也以为然,于是会衔札饬澳门同知蒋立昂、香山协副将惠昌辉等,查照粮船勾水方法,游弋洋面,遇见新到各国货船,即用丈杆自水面量至舱面,在印单上注明吸水丈尺,黏贴夷船舱中,以为标记;一面造册报明海关,俟各该货船进口时,由海关派员,持册复验水迹,有无浮高,即可知他有无私卸。一面咨会海关监督豫坤,亲至黄埔,将新来货船逐一对册盘验,苟有夹带鸦片,在伶仃洋卸去后,船身发轻,势必升高,无可掩饰。豫坤奉文之后,马上赶到黄埔,持册复验各夷船水迹,查得美利坚国船九艘,是载运洋米、洋布、棉花、黑铅等货物,并带有买货洋十五万数千元,复验吸水丈尺,丝毫无异;并查明船上皆未夹带鸦片,准它进口开舱交易。此外有美利坚国的记列船一艘,与英吉利港脚船一艘,在伶仃洋面验明勾水后,不敢进口,旋即开驶他去,足见该两船带有鸦片,得悉烟禁森严,进口必遭没收,故尔竟自驶去。

  林公见伶仃洋面之趸船,虽将鸦片悉数缴出,依旧停泊在那里,难保不故态复萌,必须驱逐回国,方能杜绝祸根。还有向来贩土夷商十六人,必须传他们到案,书立永不贩卖鸦片的切结,以儆将来。于是传谕英领事义律,早为遣回各趸船,并转知缴土各夷商来辕具结。义律接到谕单,初尚迁延观望,专等本国命令。事隔了三天,英政府的训令果然来了,义律快活非常,以为国王必然震怒,训令与中国政府严重交涉。哪知开阅之后,气得他发昏。

  要知训令上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林公案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