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公案/59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林公案
◀上一回 第五十九回 良将阵亡议和辱国 贤臣开复奉旨平番 下一回▶

  且说牛鉴得了捷报,要到前敌观战,从宝山跨马出城,有总兵王志元带徐州兵护卫。他只道英兵舰已经完全败退,乐得来出出风头,将来奏折上可以加上亲自督师的字,向上邀功。

  哪知他跨马走到海塘上,英兵舰正在猛攻东炮台,隆隆不绝的炮声,送到他耳中,已经吓得两眼发直,霍地一粒炮弹飞来,恰巧落在他马前,那匹马惊得向后倒退,吓得牛鉴面如土色,极汗满身,连忙掉转马头,向原路奔回。这一来却弄出大祸来了!保护他的徐州兵,见了牛鉴奔跑,自然也跟着他就走。可是那东西两炮台的守兵,早就听得制台亲来督战的消息,非常高兴。及见牛鉴带兵行近炮台,忽然一齐向原路狂奔而去,炮台上的官兵不知就里,发生了误会,只当英兵已经登岸,牛鉴因遇见了英兵,所以带队奔逃的。于是军心大乱,炮声渐稀,东炮台的官兵,听得西炮台炮声断绝,只道已经失守,先行弃台溃散。英兵夺得东炮台,便同兵舰合力炮攻西炮台。可怜这位忠心报国陈提督亲自施放大炮,竭力支撑了一回,怎奈顾前不顾后,敌方的炮弹,如雨点般打来,身上连中数弹,两手还捧著炮弹向炮门里送,哪知弹中要害,口中鲜血直喷,身体栽倒,就此一瞑不视了。守备韦印福、千总许攀接、许林钱、金玉等,见主将阵亡,不愿偷生,拼命与英兵力战殉国。当时有武进士刘国标,在百忙中背负陈提督尸身,跳下炮台,藏匿芦苇之中,等待停战了后,报知当局,方将化成尸首抬至关帝庙殡殓,近地的百姓都来哭奠。

  且说牛鉴得报陈提督阵亡,东西两炮台皆被英兵占据,吓得他屁滚尿流,连忙落船逃回南京去了。英兵既得吴淞炮台,直入宝山,转陷上海,迅速异常,且不费一兵一弹,长驱直入。占了上海以后,便用兵舰由长江追逐牛鉴,直到南京城外,由下关登岸,攻打南京。牛鉴惊魂未定,英人却又跟踪而至,吓得无计可施,惟有闭城死守,急得日夜不安。那时清廷得报上海宝山失陷,即派伊里布来宁议抚。牛鉴开城延入,好像天上落下了一颗救命星。伊里布说明,奉旨同将军耆英,特来与英将议抚罢兵。牛鉴连称好极。当时伊里布见英兵攻城不退,等不及耆英到来,马上书写照会,派员赴英舰通知,先行罢兵,然后再开和议。往返了好几次,英兵司令濮鼎查方才答应,先将攻城的兵士撤回兵舰。于是伊里布同耆英会派藩司黄恩彤、侍卫咸龄、道员鹿泽长,同往英舰议和。磋商了几次,方由濮鼎查定出相约八条:第一款、清英两国,将来当维持平和;第二款、清国须给英兵费一千二百万圆,商欠三百万圆,赔偿鸦片烟价六百万圆,共二千一百万圆,限三年缴清;第三款、开广州、厦门、福州、上海、宁波五港为通商口岸,许英人往来居住;第四款、割让香港;第五款、放还英俘;第六款、交战时为英兵服役之华人,一律免罪;第七款、将来两国往复文书,概用平行款式;第八款、条约上须由清帝钤印。

  议和委员将所提条件带回南京城中,耆英等细瞧一遍,明知条件过苛,却也不敢驳斥,只好一面答复请待奏准批回,即可定约;一面与牛鉴、伊里布会衔写好奏章,加紧入奏。道光帝览奏八条和约,六条都可答应,惟有第二款要赔二千一百万圆,何来如此巨款?第八款钤用国玺,有失国家体面,怎能答应?即召军机大臣开御前会议。大家都面面相觑,不敢发言。

  只有穆彰阿奏道:“兵连祸结,已经三载,不仅劳师糜饷,并且累及百姓遭难。还是权且先许他们的要求,且到元气渐苏,尽可再图规复。赔偿方面,英人既然提出,足见外夷只贪金钱,我们上国,当然不在乎此!尽可答应,以示宽大。至于钤用御玺,却有关体面,应饬耆英改用该大臣关防便了。”道光帝沉吟了一会,也觉他说得近理,便道:“依你所奏办理。”各大臣退出,即由穆奸拟定办法,颁发南京,著耆、牛、伊三人遵旨签定和约。伊里布忙派员往英舰报信,不料濮鼎查听说不用御玺,还不肯依。耆英接得回文后,只好再行拜折奏明,一面托穆奸在皇上前疏通。果然隔了几天,批谕照准,派耆、牛、伊三人为议和大臣,与濮鼎查换约。于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清英两国订结的南京条约告成,战争的失败,鸦片之战也就在此日结束,表过不提。

  且说林公自从谪戍伊犁,旋奉朝旨勘办开垦事宜,认真经营,踏遍新疆三万里,一路查勘地质土性,插标志,登日记。

  沃土则教民种植五谷,瘠土则教民种植果树;遇到沙碛缺水地方,教民植杆开河,振兴水利;遇到山林旷野,教民栽植森林,因地制宜。事在人为,数万里冰天雪海的荒地,自林公加意整理,移民垦植,渐渐地将许多荒地变成熟田,人民既多生计,国家也可征收地税,一举两得,办理得十分妥善。该省长官据实奏闻。道光帝素知林公大才,议戍伊犁,也是违心之事,现在览奏,心中大喜,以林公奉旨开垦伊犁,成绩昭著,可以开复功名。于是降旨,以林公在戌所开垦有功,赏以四品京堂,时在二十五年七月。等到本年十一月,特命林公署理陕甘总督,会同布彦泰、达洪阿筹办番务。

  原来此时甘肃沿边各地,时有生番闹事,林公既奉朝旨署理陕甘总督,即日到省接任视事。后即行出巡,周历沿边各卡隘。普通地方,不去更张,紧要之处,酌量增兵防守。查得循化厅卡外有野番聚众滋事,勾结黑错寺喇嘛僧为护符,肆意劫杀,无所不为,竟敢杀害土司,抗拒官兵。林公查阅移交卷中确有此事,至今尚未完全平复。你道生番何敢如此目无法纪呢?却因驻守兵弁,怯弱过甚,卡隘如同虚设,既不能堵贼于未来之先,又不能击贼于失事以后。卡内且有汉奸熟番,替他们引路通信,卡外则有番僧巨寺,容他们匿迹,因之来去自如,肆无忌惮,劫掠民间财物,视为常事。林公巡阅各卡,采访民情,方知番匪敢于如此猖獗,皆因兵弁怯弱无能,自肇其祸。当即会同达洪阿教练改良营制,淘汰老弱,严加训练。刀枪之外,又兼重火器。一月之后,林公亲临演武厅阅兵,新近添置许多大炮和抬枪,不料甘肃兵开放抬枪,训练之后,尚能勉强试演,不过取准不确,及至林公传令试演大炮,教场中的兵弁竟其面面相觑,无一应命。林公连连催促,才有一老卒到教练前说道:“从前我在广东当过炮兵,什么红泥炮、西洋炮、铜炮、铁炮都会开放。”教练官就命他试放。老卒就走到炮门前,装好弹药,燃火齐放,轰然一声,火星乱进,烟雾迷漫。

  林公在演武厅上看得清楚,即召老卒到前问明姓名,马上提升为百总,命他逐日教练兵弁打靶开炮。一兵班弁见此情形,人人知奋,用心练习,不到一个月,全队守卡兵弁都会开放枪炮。林公晓得可以一战,即命达洪阿带兵剿捕循化厅外的野番。达洪阿奉令出战,一班野番初尚以为官兵没用,依然拒敌。不料此次官兵前队尽用抬枪射击,野番只有刀矛,不能及远,被官兵开放抬枪远射,纷纷中弹倒地,方晓得枪弹厉害,不敢迎战,向后奔逃。达洪阿乘胜率兵穷追,野番逃到果岔地方,避入番庄僧寺中。这也是他们的大本营,到了此地,还想负隅抗拒。官兵便用大炮轰击,不消片刻工夫,僧寺番庄尽行着火焚毁,番贼的巢穴被焚一空,烧死了无数男女野番。奔逃出来的,又被官兵截杀:死伤不计其数,生擒番犯六十三名。

  一班安分番民,被迫胁从的,都跪地乞命。达洪阿于是收兵回省,把所擒野番解赴督辕。林公亲加审问,无辜株连的,一律当堂开释,只将为首抗拒官兵的番酋,请王命斩首示众,没收番贼的田地,另招良民耕种。自经此次痛剿,野番知官兵炮火厉害,不敢为非作歹,地方安靖。林公就把剿办野番情形,拜折奏闻。隔了几日,奉朱批补授陕西巡抚,毋庸来京,著即赴任。林公连忙办理移交,赴西安接任视事。

  看官,你道林公既做陕甘总督,办理野番有功,何故反调任巡抚呢?要知林公以四品京堂赐还,初次不过署理陕甘总督,现在才得实授巡抚,完全开复原官,这个就叫做明降暗升,实在督抚并称,都是封疆大员,参差得不多。

  且说林公自奉补授陕抚朱谕,时在六月中旬,那年适逢秋闱乡试,巡抚例应人闱监临,所以刻不待缓,谕饬各房赶办移交,即由兰州起程,行抵西安接任视事,一面拜折奏报接任日期,一面入场监临,直到三场考毕,方得回辕理事。那道光帝始终信任林公是个能够办事的大员,故尔谪戌时命他开垦伊犁;开复后命他署理陕甘总督,剿办滋事野番。林公都能办理完善,皇上更加信任。此次调他补授陕抚,只为陕省刀匪勾结回民,到处骚扰,弄得百姓叫苦连天,所以特调林公补授陕西巡抚,命他剿办刀匪。林公到任时只顾科场事宜,直到秋闱事竣,方才查究刀匪所在。旋据属员禀报,渭南、富平、大荔、蒲城一带,久为刀匪出没的所在,因为该四属藏族最多,民风强悍,近来与刀匪勃兴,得到那些藏民中的不肖分子暗中相助,故势炎愈张,时常聚众洗劫繁盛的村镇。遇到官兵来缉捕,他们便散处四方,使你无从下手。万一他们不买帐时,便纠众合力抗拒。这一班都是亡命之徒,置生死于度外,抗拒起来,十分凶猛,官兵反打他们不过,再打一次,总被他们杀伤些人,抢掉些火器,因此刀匪除了刀枪之外,也有火枪小炮,声势越来得壮威。兵弁反不敢认真缉捕,以致养痈贻患,苦了该四属的居民,时遭劫掠,弄得日夜不安。

  要知林公怎样收拾此间匪患,且待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林公案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