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海虞衡志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桂海虞衡志
作者:范成大 南宋

《桂海虞衡志》一卷,宋范成大撰。乾道二年,成大由中书舍人出知静江府。淳熙二年,除敷文阁待制,四川制置使。是编乃由广右入蜀之时,道中追忆而作。自序谓凡所登临之处与风物土宜,方志所未载者,萃为一书。蛮陬绝侥,见闻可纪者,亦附着之。共十三篇,曰《志岩洞》,《志金石》,《志香》,《志酒》,《志器》,《志禽》,《志兽》,《志虫鱼》,《志花》,《志果》,《志草木》,《杂志》,《志蛮》,每篇各有小序,皆志其土之所有。惟《志岩洞》仅去城七八里内尝所游者。《志金石》准《本草》之例,仅取方药所须者。《志蛮》仅录声问相接者,故他不备载。《志香》多及海南,以世称二广出香。而不知广东香自舶上来,广右香产海北者皆凡品。《志器》兼及外蛮兵甲之制,以为司边镇者所宜知,故不嫌旁涉。诸篇皆叙述简雅,无夸饰土风、附会古事之习。其论辰砂、宜砂,地脉不殊,均生白石床上,订《本草》分别之讹。邕州出砂,融州实不出砂,证图经同音之误。零陵香产宜、融诸州,非永州之零陵。《唐书》称林邑出结辽鸟,即邕州之秦吉了。佛书称象有四牙六牙,其说不实。桂岭在贺州,不在广州。亦颇有考证。成大《石湖诗集》,凡经历之地,山川风土,多记以诗。其中第十四卷,自注皆桂林作,而咏花惟有《红豆蔻》一首,咏果惟有《卢橘》一首,至咏游览,惟有《栖霞洞》一首,《佛子岩》一首。其见于诗注者,亦仅蛮茶、老酒、蚺蛇皮腰鼓、象皮兜鍪四事,不及他处之详。疑以此志已具,故不更记以诗也。其卢橘一种,《志果》不载。观其《志花》小序,称北州所有皆不录,或《志果》亦用此例。蛮茶一种,《志草木》中亦无之。考诗注称蛮茶出修仁,大治头风。而《志草木》中有凤膏药,亦云叶如冬青,治太阳痛,头目昏眩。或一物二名耶?然检《文献通考·四裔考》,中引《桂海虞衡志》几盈一卷,皆《志蛮》之文,而此本悉不载。其馀诸门,检《永乐大典》所引,亦多在此本之外。盖原书本三卷,而此本并为一卷,已刊削其大半。则诸物之或有或无,亦非尽原书之故矣。

[编辑]

始余自紫薇垣出帅广右,姻亲故人张饮松江,皆以炎荒风土为戚。余取唐人诗考桂林之地,少陵谓之“宜人”,乐天谓之“无瘴”,退之至,以湘南江山胜于骖鸾仙去。则宦游之适,宁有逾于此者乎?既以解亲友而遂行。乾道八年三月,既至郡,则风气清淑,果如所闻,而岩岫之奇绝,习俗之醇古,府治之雄胜,又有过所闻者。余既不鄙夷其民,而民亦矜予之拙,而信其诚,相戒毋欺侮。岁比稔,幕府少文书,居二年,余心安焉。承诏徙镇全蜀,亟上疏,固谢不能留。再阅月,辞勿获命,乃与桂民别,民觞客于途。既出郭,又留二日始得去。航潇湘,绝洞庭,溯滟滪,驰驱两川,半年达于成都。道中无事时,念昔游,因追记其登临之处,与风物土宜,凡方志所未载者,萃为一书。蛮陬绝侥见闻可纪者,亦附着之,以备土训之图。噫!锦城以名都乐国闻天下,余幸得至焉。然且淃淃于桂林,至为之缀缉,琐碎如此。盖以信余之不鄙夷其民,虽去之远且在名都乐国,而犹弗忘之也。淳熙二年长至日,吴郡范成大至能书。

志岩洞[编辑]

余尝评桂山之奇,宜为天下第一。士大夫落南者少,往往不知,而闲者亦不能信。余生东吴,而北抚幽蓟,南宅交广,西使岷峨之下,三方皆走万里,所至无不登览。太行、常山、衡岳、庐阜皆崇高雄厚,虽有诸峰之名政尔魁然大山峰云者,盖强名之,其最号奇秀,莫如池之九华,歙之黄山,括之仙都,温之雁荡,夔之巫峡,此天下同称之者,然皆数峰而止耳,又在荒绝僻远之濒,非几杖间可得,且所以能拔乎其萃者,必因重冈复岭之势,盘亘而起,其发也有自来。桂之千峰,皆旁无延缘,悉自平地崛然特立,玉笋瑶篸,森列无际,其怪且多如此,诚当为天下第一。韩退之诗云:“水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篸。”柳子厚《訾家洲记》云:“桂州多灵山,发地峭竖,林立四野。”黄鲁直诗云:“桂岭环城如雁荡,平池苍玉忽嵯峨。”观三子语意,则桂山之奇固在目中,不待余言之赘。顷尝图其真形,寄吴中故人,盖无深信者,此未易以口舌争也。山皆中空,故峰下多佳岩洞,有名可纪者三十馀所,皆去城不过七八里,近者二三里,一日可以遍至,今推其尤者,记其略。

读书岩,在独秀峰下,直立郡治后,为桂主山。傍无坡阜,突起千丈,峰趾石屋有便房石榻石牖,如环堵之室。颜延年守郡时,读书其中。

伏波岩,突然而起且千丈,下有洞可容二十榻,穿凿通透,户牖傍出,有悬石如柱,去地一线,不合俗名马伏波。试剑石前浸江滨,波浪汹涌,日夜漱啮之。

叠彩岩,在八桂堂后,支径登山太半,有洞曲转,穿出山背。

白龙洞,在南溪平地半山中,龛有大石屋,由屋右壁入洞,行半途有小石室。

刘仙岩,在白龙洞之阳,仙人刘仲远所居也。石室高寒,出半山间。

华景洞,高广如十间屋,洞门亦然。

水月洞,在宜山之麓,其半枕江,天然刓刻作大洞门,透彻山背。顶高数十丈,其形正员,望之端整如大月轮,江别派流贯洞中。踞石弄水,如坐卷蓬大桥下。

龙隐洞,龙隐岩,皆在七星山脚,没江水中。泛舟至,石壁下有大洞,门高可百丈,鼓棹而入,仰观洞顶,有龙迹,夭矫若印泥然,其长竟洞。舟行仅一箭许,别有洞门,可出岩。在洞侧山半有小寺,即岩为佛堂,不复屋。

雉岩,亦江滨,独山有小洞,洞门下临漓江。

立鱼峰,在西山后。雄伟高峻,如植立一鱼。馀峰甚多,皆苍石刻峭。

栖霞洞,在七星山。七星山者,七峰位置如北斗。又一小峰在傍,曰辅星。石洞在山半腹,入石门下行百馀级,得平地可坐数十人。傍有两路,其一西行,两壁石液凝冱,玉雪晶荧,顶高数十丈,路阔亦三四丈,如行通衢中,顿足曳杖,铿然有声,如鼓钟声,盖洞之下又有洞焉。半里遇大壑,不可进,一路北行,俯偻而入,数步则宽广,两傍十许丈,钟乳垂下累累,凡乳床必因石派而出,不自顽石出也。进里馀所见益奇。又行食顷则多歧,游者恐迷途不敢进,云通九疑山也。

元风洞,去栖霞傍数百步,风自洞中出,寒如冰雪(元字胡涓切)。

曾公洞,旧名冷水岩。山根石门砑然,入门,石桥甚华,曾丞相子宣所作。有涧水,莫知所从来,自洞中右旋,东流桥下,复自右入,莫知所往。或谓洑流入于江也。度桥有仙田数亩,过田路窄且湿,俯视石罅尺馀,匍匐而进,旋复高旷,可通栖霞。

屏风岩,在平地断山峭壁之下。入洞门,上下左右皆高广,百馀丈中有平地,可宴百客。仰视钟乳森然,倒垂者甚多。蹑石磴五十级,有石穴通明,透穴而出,则山川城郭,恍然无际。余因其处作朝天观,而命其洞曰空明。

隐山六洞,皆在西湖中隐山之上。一曰朝阳,二曰夕阳,三曰南华,四曰北牖,五曰嘉莲,六曰白萑。泛湖泊舟,自西北登山,先至南华。出洞而西,至夕阳,洞穷有石门可出,至北牖,出洞十许步至朝阳。又西至北牖,穴口隘狭,侧身入,有穴通嘉莲。西湖之外,既有四山,巉岩碧玉,千峰倒影,水面固已奇绝,而湖心又浸阴山诸洞之外,别有奇峰,绘画所不及,荷花时有,泛舟故事胜赏甲于东南。

北潜洞,在隐山之北,中有石室、石台、石果之属。石果作荔枝、胡桃、枣、栗之形,人采取玩之,或以饤盘相问遗。

南潜洞,在西湖中罗家山上。

佛子岩,亦名钟隐岩。去城十里,号最远。一山窣起莽苍中,山腰有上中下三洞。最广中洞,明敞高百许丈,上洞差窄。一小寺就洞中结架,因石屋为堂室。

虚秀洞,去城差远。大石室面平野,室左右皆有径隧,各数十百步,穿透两傍,亦临平野。以上所纪,皆附郭可日涉者,馀外邑岩洞尚多,不可皆到。兴安石乳洞最胜。余罢郡时过之,上中下亦三洞。此洞与栖霞相甲乙,他洞不及也。阳朔亦有绣山、罗汉、白鹤、华盖、明珠五洞,皆奇。又闻容州都峤有三洞,融州有灵岩真仙洞,世传不下桂林,但皆在瘴地,士大夫尤罕到。

志金石[编辑]

《本草》有玉石部,专主药物,非疗病虽重不录。此篇亦主为方药所须者。

生金,出西南州峒。生山谷、田野、沙土中,不由矿出也。峒民以淘沙为生,抔土出之,自然融结成颗,大者如麦粒,小者如麸片,便可锻作服用,但色差淡耳。欲令精好,则重炼取足色,耗去什二三。既炼则是熟金,丹灶所须生金,故录其所出。

丹砂,《本草》以辰砂为上,宜砂次之。今宜山人云,出砂处与湖北犬牙山北为辰砂,南为宜砂。地脉不殊,无甚分别。宜砂老者白色,有墙壁如镜,生白石床上,可入炼,势敌辰砂。《本草·图经》乃云:“宜砂出土石间,非白石床所生”,即是未识宜砂也。别有一种,色红质嫩者,名土坑砂,乃是出土石间者,不甚耐火。邕州亦有砂大者数十百两,作块,黑暗少墙壁,嚼之紫黛,不堪入药,彼人惟以烧取水银。《图经》又云:融州亦有砂。今融州元无砂,邕融声相近,盖误云。

水银,以邕州溪洞朱砂末之入炉烧取,极易成。以百两为一铫,铫之制,以猪胞为骨,外糊厚纸数重,贮之不漏。钟乳,桂林接宜融山中洞穴至多,胜连州远甚。余游洞,亲访之,仰视石脉涌起处,即有乳床如玉雪,石液融结所为也。乳床下垂如倒数峰,小山峰端渐锐且长,如冰柱,柱端轻薄中空如鹅管,乳水滴沥未已,且滴且凝,此乳之最精者。以竹管仰盛,折取之,炼治家又以鹅管之端尤轻明如云母爪甲者为胜。

铜,邕州右江州峒所出。掘地数尺,即有矿。故蛮人好用铜器。

绿,铜之苗也,亦出右江有铜处,生石中。质如石者,名石绿。又有一种脆烂如碎土者,名泥绿,品最下,价亦贱。

滑石,桂林属邑及猺洞中皆出。有白黑二种,功用相似。初出如烂泥,见风则坚,又谓之冷石。土人以石灰圬壁,及未干时以滑石末拂拭之,光莹如玉。

铅粉,桂州所作最有名,谓之桂粉,其粉以黑铅著糟壅罨化之。

无名异,小黑石子也。桂林山中极多,一包数百枚。

石梅,生海中。一丛数枝,横斜瘦硬形色,真枯梅也。虽巧工造作所不能及,根所附着如覆菌。或云木质为海水所化,如石蟹、石虾之类。

石柏,生海中。一干极细,上有一叶,宛是侧柏。扶疏无小异,根所附着如乌药,大抵皆化为石矣。此与石梅,虽未详可以入药否,然皆奇物,不可不志。

志香[编辑]

南方火行,其气炎上,药物所赋,皆味辛而嗅香,如沈笺之属,世专谓之香者,又美之所钟也。世皆云二广出香,然广东香,乃自舶上来。广右香,产海北者,亦凡品。惟海南最胜,人士未尝落南者,未必尽知。故著其说。

沈水香,上品出海南黎峒,一名土沈香。少大块。其次如荫栗角,如附子,如芝菌,如茅竹叶者佳。至轻薄如纸者,入水亦沈,香之节因久蛰土中,滋液下流,结而为香。采时,香面悉在下,其背带木性者乃出土上,环岛四郡界皆有之。悉冠诸蕃,所出又以出万安者为最胜。说者谓,万安山在岛正东,钟朝阳之气,香尤蕴藉丰美。大抵海南香,气皆清淑,如莲花、梅英、鹅梨、蜜脾之类。焚一博投许,氛翳弥室,翻之,四面悉香。至煤烬气不焦,此海南香之辨也。北人多不甚识,盖海上亦自难得。省民以牛博之于黎,一牛博香一担,归自差择,得沈水十不一二。中州人士,但用广州舶上占城真腊等香。近年又贵丁流眉来者,余试之,乃不及海南中下品。舶香往往腥烈,不甚腥者,意味又短,带木性尾烟必焦。其出海北者,生交趾及交人得之海外蕃舶,而聚于钦州,谓之钦香。质重实,多大块,气尤酷烈,不复风味,惟可入药,南人贱之。

蓬莱香,亦出海南,即沈水香结未成者。多成片,如小笠及大菌之状,有径一二尺者,极坚实,色状皆似沈香,惟入水则浮,刳去其背带术处,亦多沈水。

鹧鸪班香,亦得之于海南。沈水、蓬莱及绝好笺香中,槎牙轻松,色褐黑而有白班点,点如鹧鸪臆上毛,气尤清婉似莲花。

笺香,出海南,香如胃皮、栗蓬及渔蓑状,盖修治时雕镂费工。去木留香,棘刺森然,香之精钟于刺端,芳气与他处笺香复别。出海北者,聚于钦州,品极凡,与广东舶上生熟速结等香相埒。海南笺香之下,又有重漏生结等香皆下色。

光香,与笺香同品第,出海北及交趾,亦聚于钦州。多大块,如山石枯槎,气粗烈如焚松桧,曾不能与海南笺香比。南人常以供日用及常程祭享。

沈香,出交趾。以诸香草合和蜜,调如薰衣香,其气温黁,自有一种意味,然微昏钝。

香珠,出交趾。以泥香捏成小巴豆状,琉璃珠间之彩丝贯之,作道人数珠,入省地卖,南中妇人好带之。

思劳香,出日南。如乳香历青黄褐色,气如枫香,交趾人用以合和诸香。

排草,出日南。状如白茅,香芬烈如麝香,亦用以合香,诸草香无及之者。

槟榔苔,出西南海岛。生槟榔木上,如松身之艾蒳,单爇极臭。交趾人用以合泥香,则能成温黁之气,功用如甲香。

橄榄香,橄榄木脂也,状如黑胶饴。江东人取黄连木及枫木脂以为榄香,盖其类出于橄榄。故独有清烈出尘之意,品格在黄连枫香之上。桂林东江有此果,居人采香卖之。不能多得,以纯脂不杂木皮者为佳。

零陵香,宜融等州多有之。土人编以为席荐坐褥,性暖宜人。零陵今永州,实无此香。

志酒[编辑]

余性不能酒。士友之饮少者莫余若,而能知酒者亦莫余若也。顷数仕于朝,游王公贵人家,未始得见名酒。使金至燕山,得其宫中酒号“金兰”者,乃大佳。燕西有金兰山,汲其泉以酿。及来桂林而饮“瑞露”,乃尽酒之妙,声震湖广。则虽“金兰”之胜,未必能颉颃也。

瑞露,帅司公厨酒也。经抚所前有井清烈,汲以酿,遂有名。今南库中,自出一泉,近年只用库井酒,仍佳。

古辣泉,古辣本宾横间墟名。以墟中泉酿酒,既熟不煮,埋之地中,日足取出。

老酒,以麦曲酿酒,密封藏之可数年。士人家尤贵重,每岁腊中,家家造鲊,使可为卒岁计。有贵客,则设老酒冬鲊以示勤。婚娶亦以老酒为厚礼。

志器[编辑]

南州风俗,猱杂蛮猺。故凡什器多诡异,而外蛮兵甲之制,亦边锁之所宜知者。

竹弓,以熏竹为之。筋胶之制一如角弓,惟揭箭不甚力。

黎弓,海南黎人所用,长弰木弓也。以藤为弦,箭长三尺。

无羽镞,长五寸,如茨菇叶,以舞羽,故射不远三四丈,然中者必死。

蛮弩,诸峒猺及西南诸蕃,其造作略同。以硬木为弓,桩甚短,似中国猎人射生弩,但差大耳。

猺人弩,又名编架弩。无箭槽,编架而射也。

药箭,化外诸蛮所用。弩虽小弱,而以毒药濡箭锋,中者立死,药以蛇毒草为之。

蛮甲,惟大理国最工。甲胄皆用象皮,胸背各一大片,如龟壳,坚厚与铁等。又联缀小皮片为披膊,护项之属,制如中国铁甲叶,皆朱之。兜鍪及甲身内外,悉朱地间黄黑漆,作百花虫兽之文,如世所用犀毗器,极工妙。又以小白贝累累骆甲缝及装兜鍪,疑犹传古贝胄朱绶遗制云。

黎兜鍪,海南黎人所用,以藤织为之。

云南刀,即大理所作。铁青黑沈沈不䤾,南人最贵之。以象皮为鞘,朱之上,亦画犀毗花文。一鞘两室,各函一刀。靶以皮条缠束,贵人以金银丝。

峒刀,两江州峒及诸外蛮无不带刀者。一鞘二刀,与云南同。但以黑漆杂皮为鞘。

黎刀,海南黎人所作。刀长不过一二尺,靶乃三四寸,织细藤缠束之。靶端插白角片尺许,如鸱鸮尾,以为饰。

蛮鞍,西南诸蕃所作。不用鞯,但空垂两木,镫镫之状,刻如小龛,藏足指其中。恐入荆棘,伤足也。后鞧旋木为大钱,累累贯数百,状如中国骡驴鞧。

蛮鞭,刻木节节如竹根,朱墨间漆之。长才四五寸,其首有铁环,贯二皮条,以策马。

花腔腰鼓,出临桂职田乡。其土特宜鼓腔,村人专作窑烧之,油画红花文以为饰。

铜鼓,古蛮人所用。南边土中时有掘得者。相传为马伏波所遗,其制如坐墩,而空其下,满鼓皆细花纹,极工致。四角有小蟾蜍,两人舁行以手拊之,声全似鞞鼓。

铳鼓,猺人乐。状如腰鼓,腔长倍之,上锐下侈,亦以皮鞔植于地,坐拊之。

卢沙,摇人乐。状类箫,纵八管,横一管贯之。

胡卢笙,两江峒中乐。

藤合,屈藤盘绕,成柈合状,漆固护之。出藤梧等郡。

鸡毛笔,岭外亦有兔,然极少。俗不能为免毫笔,率用鸡毛,其锋踉蹡不听使。

练子,出两江州峒,大略似苎布。有花纹者,谓之花练。土人亦自贵重。

緂,亦出两江州峒。如中国线罗,上有遍地小方胜纹。

蛮毡,出西南诸蕃,以大理者为最。蛮人昼披夜卧,无贵贱,人有一番。

黎幕,出海南。黎峒人得中国锦彩,拆取色丝,间木绵挑织而成,每以四幅联成一幕。

黎单,亦黎人所织。青红间道,木绵布也。桂林人悉买以为卧具。

槟榔合,南人既喜食槟榔。其法:用石灰或蚬灰并扶留藤同咀,则不涩。士人家至以银锡作小合,如银铤样,中为三室,一贮灰,一贮藤,一贮槟榔。

鼻饮杯,南人习鼻饮。有陶器如杯碗,旁植一小管若瓶嘴,以鼻就管,吸酒浆。暑月以饮水,云水自鼻入,咽快不可言。邕州人已如此记之,以发览者一胡卢也。

牛角杯,海旁人截牛角令平,以饮酒,亦古兕觥遗意。

蛮碗,以木刻,朱黑间漆之。侈腹而有足,如敦瓿之形。

竹釜,猺人所用。截大竹筒以当铛鼎,食物熟而竹不熸,盖物理自尔,非异也。

戏面,桂林人以木刻人面,穷极工巧,一枚或值万钱。

志禽[编辑]

南方多珍禽,非君子所问。又余以法禁采捕甚急,故不能多识。偶于人家见之,及有异闻者,录以备博物。

孔雀,生高山乔木之上,人探其雏育之。喜卧沙中,以沙自浴,拘拘甚适。雄者,尾长数尺,生三年尾始长。岁一脱尾,夏秋复生。羽不可近目,损人。饲以猪肠及生菜,惟不食菘。

鹦鹉,近海郡尤多。民或以鹦鹉为鲊,又以孔雀为腊,皆以其易得故也。此二事载籍所未纪,自余始志之。南入养鹦鹉者云,此物出炎方,稍北,中冷则发瘴,噤战如人患寒热,以柑子饲之则愈,不然必死。

白鹦鹉,大如小鹅,亦能言。羽毛玉雪,以手抚之,有粉粘著指掌,如蛱蝶翅。

乌凤,如喜雀。色绀碧,颈毛类雄鸡,鬃头有冠,尾垂二弱骨,各长一尺四五寸,其杪始有毛羽。一簇冠尾绝异,大略如凤。鸣声清越如笙箫,然度曲妙合宫商,又能为百虫之音。生左右江溪峒中,极难得。然书传未之纪,当由人罕识云。

秦吉了,如鸜鹆。绀黑色,丹咮黄距,目下连顶,有深黄文,顶毛有缝,如人分发,能人言,比鹦鹉尤慧。大抵鹦鹉如儿女,吉了声则如丈夫。出邕州溪峒中。《唐书》:“林邑出结辽鸟。”林邑今占城,去邕钦州但隔交趾,疑即吉了也。

锦鸡,又名金鸡,形如小雉,湖南北亦有之。

山凤凰,状如鹅雁,嘴如凤,巢两江深林中。伏卵时,雄者以木枝杂桃胶,封其雌于巢,独留一窍,雄飞求食以饲之。子成即发封,不成则窒窍杀之。此亦异物,然未之见也。

翻毛鸡,翮翎皆翻生,弯弯向外,尤驯狎,不散逸,二广皆有。

长鸣鸡,高大过常鸡。鸣声甚长,终日啼号不绝。生邕州溪洞中。

翡翠,出海南,邕贺二州亦有,腊而卖之。

灰鹤,大如鹤。通身灰惨色,去顶二寸许毛始丹,及颈之半,亦能鸣舞。

鹧鸪,大如竹鸡而差长。头如鹑,身文亦然,惟臆前白点正圆如珠,人采食之。

水雀,苍色似鹡鸰。飞集户庭,翾翾然与燕雀为伍。

志兽[编辑]

兽莫巨于象,莫有用于马,皆甫土所宜。余治马政颇补苴漏隙,其说累牍所不能载。姑著其略,及畜兽稍异者,并为一篇。

象,出交趾山谷,惟雄者则两牙。佛书云“四牙”又云“六牙”。今无有。

蛮马,出西南诸蕃,多自毗那自杞等国来。自杞取马于大理,古南诏也。地连西戎,马生尤蕃。

大理马,为西南蕃之最。

果下马,土产小驷也。以出德庆之泷水者为最,高不逾三尺。骏者有两脊骨,故又号双脊马,健而喜行。

猿,有三种:金丝者黄,玉面者黑,纯黑者面亦黑。金丝、玉面皆难得。或云纯黑者雄,金丝者雌。又云雄能啸,雌不能也。猿性不耐著地,著地辄泻以死,煎附子汁饮之即愈。

蛮犬,如猎狗,警而猘。

郁林犬,出郁林州。极高大,垂耳拳尾,与常犬异。

花羊,南中无白羊,多黄褐白班如黄牛。又有一种深褐黑脊白班,全似鹿。

乳羊,本出英州。其地出仙茅羊,食茅,举体悉化为肪,不复有血肉,食之宜人。

绵羊,出邕州溪洞及诸蛮国,与朔方胡羊不异。

麝香,自邕州溪洞来者,名土麝。气臊烈,不及西蕃。

火狸,狸之类不一。邕别有一种,其毛色如金钱豹,但其钱差大耳。彼人云,岁久则化为豹,其文先似之矣。

风狸,状似黄猿,食蜘蛛。昼则拳曲如猬,遇风则飞行空中。其溺及乳汁主大风疾,奇效。

懒妇,如山猪而小,喜食禾田。夫以机轴织糸任之器挂田所,则不复近。安平七源等州有之。

山猪,即豪猪。身有棘刺,能振发以射人。二三百为群,以害禾稼,州洞中甚苦之。

石鼠,专食山豆根。宾州人以其腹干之,治咽喉疾,效如神,谓之石鼠肚。

香鼠,至小仅如指擘大,穴于柱中,行地中,疾如激箭。

山獭,出宜州溪洞,俗传为补助要药。洞人云,獭性淫毒。山中有此物,凡牝兽悉避去。獭无偶,抱木而枯,洞獠尤贵重。云能解药箭毒,中箭者研其骨少许,傅治立消。一枚直金一两,人或求买。但得杀死者,功力甚劣。

志虫鱼[编辑]

虫鱼微物,外薄于海者,其类庸可既哉?录偶见闻者万一。

珠,出合浦海中。有珠池,蜒户投水采蚌取之。岁有丰耗,多得谓之珠熟。相传海底有处所,如城郭,大蚌居其中,有怪物守之,不可近。蚌之细碎蔓延于外者,始得而采。

车磲,似大蚌,海人磨治其壳,为诸玩物。

蚺蛇,大者如柱长。称之,其胆入药。南人腊其皮,刮去鳞,以鞔鼓。蛇常出逐鹿食,寨兵善捕之。数辈满头插花,趋赴蛇。蛇喜花,必驻视,渐近竞拊其首,大呼红娘子。蛇头益俯不动,壮士大刀断其首,众悉奔散,远伺之。有顷,蛇省觉,奋迅腾掷,傍小木尽拔,力竭乃毙。数十人舁之,一村饱其肉。

玳瑁,形如龟鼋辈。背甲十三片,黑白斑文相错,鳞差以成一背,其边裙阅阙,啮如锯齿,无足而有四鬣,前两鬣长,状如楫,后两鬣极短。其上皆有鳞甲,以四鬣棹水而行。海人养以盐水,饲以小鳞,俗传甲子庚申日辄不食,谓之玳瑁斋日。其说甚俚。

蜈蚣,有极大者。

青螺,状似田螺。其大两拳,揩磨去粗皮,如翡翠色,雕琢为酒杯。

鹦鹉螺,状如蜗牛。壳磨治出精采,亦雕琢为杯。

贝子,海傍皆有之。大者如拳,上有紫斑。小者指面大,白如玉。

石蟹,生海南,形真似蟹。云是海沬所化,理不可诘。又有石虾,亦其类。

鬼蛱蝶,大如扇,四翅,好飞荔枝上。

黑蛱蝶,大如扇,橘蠹所化,北人云玄武蝉。

嘉鱼,状如小鲥鱼,多脂,味极腴美,出梧州火山。人以为鲊饷远。

虾鱼,出漓水,肉白而丰味,似虾而松美。

竹鱼,出漓水,状似青鱼,味如鳜鱼。南中鱼品如鲤鲫辈,皆有之。而以虾竹二鱼为珍。

天虾,状如太飞蚁。秋社后,有风雨则群堕水中,有小翅,人候其堕,掠取之为鲊。

志花[编辑]

桂林具有诸草花木,牡丹芍药桃杏之属,但培溉不力,存形似而已。今著其土产独宜者,凡北州所有,皆不录。

上元红,深红色,绝似红木瓜花,不结实,以灯夕前后开,故名。

白鹤花,如白鹤,立春开。

南山茶,葩萼大,倍中州者,色微淡,叶柔薄有毛。别自有一种,如中州所出者。

红豆蔻,花丛生,叶瘦如碧芦。春末发,初开花先抽一干,有大箨包之,箨解花见,一穗数十蕊,淡红鲜妍如桃杏花色。蕊重则下垂,如葡萄,又如火齐缨络及翦采鸾枝之状。此花无实,不与草豆蔻同种,每蕊心有两瓣相并,词人托兴曰比目连理云。

泡花,南人或名柚花。春末开,蕊圆白如大珠,既拆则似茶花,气极清芳,与茉莉素馨相逼。番人采以蒸香,风味超胜。

红蕉花,叶瘦类芦箬心,中抽条,条端发花叶数层,日拆一两叶,色正红如榴花荔子,其端各有一点鲜绿,尤可爱。春夏开,至岁寒犹芳。又有一种,根出土处特肥,饱如胆瓶,名胆瓶蕉。

枸那花,叶瘦长,略似杨柳。夏开淡红花,一朵数十萼,至秋深犹有之。

史君子花,蔓生,作架植之。夏开,一簇一二十葩,轻盈似海棠。

水西花,叶如萱草,花黄,夏开。

裹梅花,即木槿。有红白二种,叶似蜀葵,采红者,连叶包裹黄梅,盐渍爨干,以荐酒,故名。玉修花,粉红色,四季开,象蹄花,如栀子而叶小,夏开至秋深。

素馨花,比番禺所出为少,当由风土差宜故也。

茉莉花,亦少如番禺。以淅米浆日溉之,则作花不绝,可耐一夏。花亦大且多叶,倍常花。六月六日又以治鱼腥水一溉,益佳。

石榴花,南中一种,四季常开。夏中既实之后,秋深忽又大发花,且实。枝头硕果罅裂,而其旁红英粲然,并花实,折饤盘筵,极可玩。

添色芙蓉花,晨开,正白,午后微红,夜深红。

侧金盏花,如小黄葵,叶似槿,岁暮开,与梅同时。

志果[编辑]

世传南果以子名者百二十,半是山野间草本实,猿狙之所甘,人强名以为果。故余不能尽识,录其识可食者五十五种。

荔枝,自湖南界入桂林才百馀里便有之,亦未甚多。昭平出槱核,临贺出绿色者,尤胜。自此而南,诸郡皆有之,悉不宜干,肉薄味浅,不及闽中所产。

龙眼,南州悉有之。极大者出邕州,围如当二钱,但肉薄不能远过常品为可恨。

馒头柑,近蒂起馒头,尖者味香胜,可埒永嘉乳柑。

金橘,出管道者为天下冠,出江浙者皮甘肉酸不逮矣。

绵李,味甘美,胜常品,擘之两片,开如离核桃。

石栗,圆如弹子,每颗有梗,抱附之类杓柄,肉黄白,甘韧,似巴榄子。仁附肉有白靥,不可食,发病。北人或呼为海胡桃。

龙荔,壳如小荔枝,肉味如龙眼,木身,叶亦似二果,故名。可蒸食,不可生啖,令人发痫,或见鬼物。三月开小白花,与荔枝同时。

木竹子,皮色形状全似大枇杷。肉甘美,秋冬间实。

冬桃,状如枣,深碧而光,软烂甘酸,春夏熟。

罗望子,壳长数寸,如肥皂,又如刀豆。色正丹,内有二三实,煨食甘美。

人面子,如大梅李,核如人面。两目、鼻、口皆具,肉甘酸,宜蜜煎。

乌榄,如橄榄,青黑色,肉烂而甘。

方榄,亦橄榄类。三角或四角,出两江州洞。

椰子,木身、叶悉类棕榈桄榔之属。子生叶间,一穗数枚,枚大如五升器,果之大者谓惟此与波罗蜜等耳。皮中子壳可为器,子中瓤白如玉,味美如牛乳。瓤中酒,新者极清芳,久则浑浊不堪饮。

蕉子,芭蕉极大者,凌冬不雕。中抽干,长数尺,节节有花,花褪叶根有质,去皮取肉,软烂如绿柿,极甘冷,四季实,土人或以饲小儿。云性凉去客热。以梅汁渍,暴干,按令扁,味甘酸,有微霜,世所谓芭蕉干者是也,又名牛子蕉。鸡蕉,子小,如牛蕉,亦四季实。

芽蕉,子小如鸡蕉,尤香嫩,甘美,秋初实。

红盐草果,取生草豆蔻,入梅汁盐渍令色红。暴干,以荐酒。

鹦哥舌,即红盐草果之珍者。实始结即频取红盐干之,才如小舌。

八角茴香,北人得之以荐酒。少许咀嚼,甚芳香,出左右江州洞中。

馀甘子,多贩入北州,人皆识之,其木可以制器。

五梭子,形甚诡异。瓣五出,如田家碌碡状,味酸,久嚼微甘,闽中谓之羊桃。

黎朦子,如大梅,复似小橘,味极酸。

波罗蜜,大如冬瓜,外肤礌砢如佛髻。削其皮食之,味极甘,子练悉如冬瓜,生大木上,秋熟。

柚子,南州名臭柚。大如瓜,人亦食之。皮甚厚,打碑者卷皮蘸墨以代毡刷,宜墨而不损纸,极便于用,此法可传。但北州无许大柚耳。

橹罟子,大如半升碗。谛视之,数十房攒聚成球,每房有缝,冬生青,至夏红,破其瓣,食之微甘。

槎檫子,如锥栗,肉甘而微涩。

地蚕,生土中,如小蚕,又似甘露子。

赤柚子,如橄榄,皮青肉赤。(以下并春实)

火炭子,如乌李。

山韶子,色红,肉如荔枝。(以下八种并夏实)

山龙眼,色青,肉如龙眼。

部谛子,色黄,如火石榴。

木赖子,如淡黄大李。

粘子,如指面大,褐色。

罗晃子,如橄榄,其皮七重。

千岁子,如青黄李,味甘。

赤枣子,如酸枣,味酸。

藤韶子,大如凫卵柿。(以下十三种并秋实)

古米子,壳黄,中有肉,如米粒。

壳子,如青梅,味甘。

藤核子,生白藤上,如小蒲桃。

木连子,如胡桃,紫色。

罗蒙子,黄如大橙柚。

毛栗,如橡栗。

特乃子,状似榧,而圆长端正。

不纳子,似黄熟小梅。极易烂,烂即破。肉附核,可为经珠,似菩提子。

羊矢子,色状全似羊矢,味亦不佳。

日头子,状如樱桃,色如蒲桃穗。

秋风子,色状俱似楝子。

黄皮子,如小枣。

朱圆子,正圆,深红,状如楝子。(以下六种皆冬实)

扁桃,大如桃而扁,色正青。

粉骨子,皮黄色,如粉。

塔骨子,扁如大橘,皮里空虚。

布衲子,类李而黄。

黄肚子,如小石榴。

志草木[编辑]

异草瑰木,多生穷山荒野。其不中医和匠石者,人亦不采。故余所识者少,惟竹品乃多桀异,并附于录。

桂,南方奇木,上药也。桂林以桂名,地实不产,而出于宾宜州。凡木,叶心皆一纵理,独桂有两纹,形如圭制字者,意或出此。叶味辛甘,与皮无别而加芳,美人喜咀嚼之。

榕,易生之木,又易高大,可覆数亩者甚多。根出半身,附干而下以入土,故有“榕木倒生根”之语。禽鸟衔其子寄生他木上,便蔚茂。根下至地,得土气,久则过其所寄。

沙木,与杉同类,尤高大。叶尖成丛,穗少,与杉异。

桄榔木,身直如杉,又如棕榈。有节似大竹,一干挺上,高数丈。开花数十穗,绿色。

思儡木,生两江州洞。坚实,渍盐水中,百年不腐。

胭脂木,坚致,色如胭脂,可旋作。出融州及州洞,桂林属县亦有之。

鸡桐,叶如楝,其叶煮汤,疗足膝疾。

龙骨木,色翠青,状如枯骨。

风膏药,叶如冬青,治太阳疼、头目昏眩。

南漆,如稀饴,气如松脂,霑霑无力。

荡竹,叶大且密,略如芦苇。

涩竹,肤粗涩如木工所用砂纸,可以错磨爪甲。

人面竹,节密而凸,宛如人面,人采为拄杖。

钓丝竹,类荡竹,枝极柔弱。

斑竹,中有叠晕。江浙间斑竹,直一泪痕,无晕也。

猫头竹,质性类箸竹。

桃枝竹,多生石上,叶如小棕榈,人以大者为杖。

箸竹,刺竹也,芒棘森然。

箭竹,山中悉有。

宿根茄,茄本,不雕,明年结实。

铜鼓草,其实如瓜,疗疮疡毒。

大菘,容梧道中久无霜雪处。年深滋长,大者可作屋柱,小亦中肩舆之扛。

石发,出海上,纤长如丝缕。

扁菜,细如荇带,扁如薤菜,长一二尺。

都管草,一茎六叶,辟蜈蚣蛇。

花藤,旋以为器用,中有花纹。

胡蔓藤,毒草也。揉其草,渍之水,入口即死。

杂志[编辑]

峤南风土之异,宜录以备博闻,而不可以部居,谓之杂志。

雪,南州多无雪霜,草木皆不改柯易叶。独桂林岁岁得雪,或腊中三白,然终不及北州之多。灵川兴安之间,两山蹲踞中,容一马,谓之严关。朔雪至关辄止,大盛则度送至桂林城下,不复南矣。

风,广东南海有飓风,西路稍北州县悉无之。独桂林多风,秋冬大甚,拔木飞瓦,昼夜不息,俗传“朝作一日止,暮七日,夜半则弥旬”。去海犹千馀里,非飓也。土人自不知其说,余试论之。桂林地势视长沙、番禺,在千丈之上,高而多风,理固然也。

癸水,桂林有古记,父老传诵之。略曰:“癸水绕东城,永不见刀兵。”癸水,漓江也。

瘴,二广惟桂林无之。自是而南,皆瘴乡矣。瘴者,山岚水毒与草莽沴气,郁勃蒸薰之所为也。其中人如疟状,治法虽多,常以附子为急须,不换金正气散为通用。邕州两江水土尤恶,一岁无时无瘴。春曰青草瘴,夏曰黄梅瘴,六七月曰新禾瘴,八九月曰黄茅瘴。土人以黄茅瘴为尤毒。

桂岭,旧不知的实所在。城北五里有寻丈小坡,立石其上,刻曰桂岭。贺州自有桂岭县,相传名始安岭,在其地,今小坡非也。

俗字,边远俗陋,牒诉券约专用土俗书,桂林诸邑皆然。今姑记临桂数字,虽甚鄙野,而偏傍亦有依附。■〈不上长下〉(音矮),不长也。■〈门外坐内〉(音稳),坐于门中,稳也。■〈大上坐下〉(亦音稳),大坐,亦稳也。仦(音袅),小儿也。奀(音动),人瘦弱也。■〈不上生下〉(音终),人亡绝也。■〈不上行下〉(音腊),不能举足也。■〈女大〉(音大),女大及姊也。■〈石上山下〉(音磡),山石之岩窟也。闩(音■〈扌〈户外〈翾,去羽〉内〉〉),门横关也。他不能悉记,余阅讼牒二年,习见之。

大理国间有文书至南边,及商人持其国佛经题识,犹有用圀字者。圀,武后所作国字也。《唐书》称大理国,今其国止用理字。

卷伴,南州法度疏略,婚姻多不正,村落强暴,窃入妻女以逃,转移他所,安居自若,谓之卷伴。言卷以为伴侣也。已而复为后人卷去,至有历数卷未已者。其舅姑若前夫访知所在,诣官自陈。官为追究,往往所谓前夫,亦是卷伴得之复为后人所卷。惟其亲父母兄弟及初娶者所诉,即归始初被卷之家。

草子,即寒热时疫。南中吏卒小民不问病源,但头痛体不佳便谓之草子。不服药,使人以小锥刺唇及舌尖,出血,谓之挑草子。实无加损于病,必服药乃愈。

志蛮[编辑]

广西经略使所领二十五郡。其外则西南诸蛮,蛮之区落不可殚记。姑记其声问相接,帅司常有事于其地者数种:曰羁縻州洞,曰猺,曰蛮,曰黎,曰蜒,通谓之蛮。

羁縻州洞,隶邕州左右江者为多。旧有四道,侬氏谓安平、武勒、忠浪、七源四州,皆侬姓。又有四道:黄氏谓安德、归乐、露城、田州,皆黄姓。又有武侯、延众、石门、感德四镇之民,自唐以来内附。分析其种落,大者为州,小者为县,又小者为洞。国朝开拓浸广州县洞五十馀所,推其雄长者为首领,籍其民为壮丁。其人物犷悍,风俗荒怪,不可尽以中国教法绳治,姑羁縻之而已。有知州,权州,监州,知县,知洞。其次有同发遣权,发遣之属,谓之主户。馀民皆称提陀,犹言百姓也。其田计口给民,不得典卖,惟自开荒者由己,谓之祖业口分田。知州别得养印田犹圭田也。权州以下无印记者,得荫免田。既各服属其民,又以攻剽山獠及博买嫁娶所得生口男女相配,给田使耕,教以武技,世世隶属,谓之家奴,亦曰家丁。民户强壮可教劝者谓之田子。田丁亦曰马前牌,总谓之洞丁。今黄姓尚多,而侬姓绝少。智高乱后,侬氏善良,许从国姓。今多姓赵氏,有举洞纯一姓者。婚姻不以为嫌,酋豪或娶数妻,皆曰媚娘。宜州管下亦有羁縻州县十馀所,其法制尤疏,几似化外。其尤者曰南丹州,待之又与他州洞不同,特命其首领莫氏曰刺史。月支盐料及守臣供给钱,其说以谓宜州侥外,即唐黄家贼之地崇建南丹使控制之。莫氏家人,亦有时相攻夺。今刺史莫延葚,逐其弟延廪而自立,延凛奔朝廷,谓之出宋(凡州洞归明者皆称出宋)。

猺,本五溪盘瓠之后。其壤接广右者,静江之兴安义宁古县,融州之融水怀远县界皆有之。生深山重溪中,椎髻跣足,不供征役,各以其远近为伍。

獠,在右江溪洞之外,俗谓之山獠。依山林而居,无酋长、版籍,蛮之荒忽无常者也。以射生食动而活,虫豸能蠕动者皆取食,无年甲姓名。一村中惟有事力者曰郎火,馀但称火。旧传其类有飞头、凿齿、鼻饮、白衫、花面、赤挥之属二十一种。今在江西南一带甚多,殆百馀种也。

蛮,南方曰蛮。今郡县之外羁縻州洞,虽故皆蛮地,犹近省民,供税役,故不以蛮命之,遇羁縻则谓之化外,真蛮矣。区落连亘接于西戎,种类殊诡,不可胜记。今志其近桂林者,宜州有西南蕃、大小张、大小王、龙石,滕谢诸蕃,地与牂牁接,人椎髻跣足,或著木履,衣青花斑布,以射猎仇杀为事。又南连邕州南江之外者,罗殿、自杞等,以国名罗孔特磨、白衣九道等。以道名而峨州以西别有酋长无所统属者,苏绮、罗坐、夜面、计利、流求、万寿、多岭、阿误等蛮,谓之生蛮。酋自谓太保,大抵与山獠相似,但有首领耳。罗殿等处乃成聚落,亦有文书公文,称守罗殿国玉。其外又有大蛮落,西曰大理,东曰交趾。大理,南诏国也。交趾,古交州,治龙编,又为安南都护府。

黎,海南四郡坞上蛮也。坞直雷州,由徐闲渡,半日至。坞之中有黎母山,诸蛮环居四旁,号黎人山。极高,常在雾霭中,黎人自鲜识之。久晴海氛清廓,时或见翠尖浮半空云。蛮皆椎髻跣足,插银铜锡钗。妇人加铜环耳坠垂肩,女及笄,即黥颊,为细花纹,谓之绣面。女既黥,集亲客相庆贺。惟婢获则不绣面。四郡之人多黎姓,盖其裔族,而今黎人乃多姓王。

蜑 ,海上水居蛮也。以舟楫为家,采海物为生,且生食之。入水能视,合浦珠池蚌蛤,惟蜒能没水探取。榜人以绳系其腰,绳动摇,则引而上。先煮毳衲极热,出水急覆之,不然寒栗而死。或遇大鱼蛟鼍诸海怪,为鬐鬣所触,往往溃腹,折支,人见血一缕浮水面,知蜒死矣。


PD-icon.svg 本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