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惜誓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招 惜誓
楚辞卷第十一
招隐士
本作品收录于《楚辞


惜誓第十一

  惜余年老而日衰兮,岁忽忽而不反。登苍天而高举兮,历众山而日远。观江河之纡曲兮,离四海之沾濡;攀北极而一息兮,吸沆瀣以充虚。飞朱鸟使先驱兮,驾太一之象舆;苍龙蚴虬于左骖兮,白虎骋而为右𬴂;建日月以为盖兮,载玉女于后车;驰骛于沓冥之中兮,休息呼昆仑之墟。   乐穷极而不厌兮,愿从容呼神明;涉丹水而驼骋兮,右大夏之遗风。黄鹄之一举兮,知山川之纡曲,再举兮,睹天地之圜方;临中国之众人兮,托回飇乎尚羊。乃至少原之野兮,赤松王乔皆在旁;二子拥瑟而调均兮,余因称呼清商。澹然而自乐兮,吸众气而翱翔;念我长生而久仙兮,不如反余之故乡。

  黄鹄后时而寄处兮,鸱枭群而制之;神龙失水而陆居兮,为蝼蚁之所裁。夫黄鹄、神龙犹如此兮,况贤者之逢乱世哉?

  寿冉冉而日衰兮,固儃回而不息;俗流从而不止兮,众枉聚而矫直。或偷合而苟进兮,或隐居而深藏;苦称量之不审兮,同权概而就衡。或推移而苟容兮,或直言之谔谔;伤诚是之不察兮,并纫茅丝以为索。

  方世俗之幽昏兮,眩白黑之美恶;放山渊之龟玉兮,相与贵夫砾石。梅伯数谏而至醢兮,来革顺志而用国;悲仁人之尽节兮,反为小人之所贼。比干忠谏而剖心兮,箕子被发而佯狂;水背流而源竭兮,木去根而不长;非重躯以虑难兮,惜伤身之无功。

  已矣哉!独不见夫鸾凤之高翔兮,乃集大皇之野;循四极而回周兮,见盛德而后下。彼圣人之神德兮,远浊世而自藏。使麒麟可得羁而系兮,又何以异呼犬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