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律全书 (四库全书本)/卷17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六 乐律全书 卷十七 卷十八

  钦定四库全书
  乐律全书卷十七
  明 朱载堉 撰
  律吕精义外篇七
  古今乐律杂说并附录
  论礼乐二者不可偏废第六之下
  臣尝闻臣父曰乐经者何诗经是也书不云乎帝曰夔命汝典乐教胄子直而温寛而栗刚而无虐简而无傲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夔曰于予击石拊石百兽率舞此之谓也迄于衰周诗乐互称尚未歧而为二故孔子曰吾自卫反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又曰师挚之始关雎之乱洋洋乎盈耳哉此称诗为乐也孟子曰齐景公召大师曰为我作君臣相说之乐盖征招角招是也其诗曰畜君何尤畜君者好君也此称乐为诗也秦政坑儒灭学之后礼乐崩壊汉初制氏世在乐官但能纪其铿锵鼓舞而不能言其义齐鲁韩毛但能言其义而不知其音于是诗与乐始判而为二魏晋已降去古弥远遂谓乐经亡殊不知诗存则乐未尝亡也惟笙诗六篇者不可得而见矣先儒或谓笙诗元起有声无辞愚见论之殆不然也今夫画角之类其为器也五音六律未能备具也而其三弄之曲尚且有辞焉何况笙乃五音六律备具之器而六诗既有声矣安得无辞乎既无辞矣安得谓之诗乎又安得复有南陔等名与夫孝子相戒以养等义乎以此观之则彼有声无辞之说滞阂不通矣小序以为其辞亡者是也先儒以为元起无辞非也虽然其辞亡矣推之于理亦可补焉譬如冬官之篇亡而以考工记补之格致之传亡而以程子之意补之夫考工记之与程子之意皆与本文不类而补之亦未为害何独于诗靳之不敢补哉南陔等篇前贤多补之者如夏侯湛之作今存一章可考而不见其全文惟束广微之作备载于文选者是也裴耀卿守宣州歌此诗观者感泣岂即束氏所补者欤抑夏侯氏所补者欤夏作见刘孝标世说注其辞曰既殷斯处仰说洪恩夕定晨省奉朝侍昏宵中告退鸡鸣在门孳孳㳟诲夙夜是敦潘岳见是诗曰此非徒温雅乃别见孝悌之性以今观之其意固善矣其语颇重复晨昏夙夜只是一义束诗亦无甚动人处岂能令感泣乎间尝效颦为之依次第附录焉臣谨按弦歌三终者鹿鸣为一终四牡为一终皇皇者华为一终笙奏三终者南陔为一终白华为一终华黍为一终间歌三终者鱼丽由庚共为一终嘉鱼崇丘共为一终有台由仪共为一终合乐三终者关雎鹊巢共为一终葛覃采蘩共为一终卷耳采𬞟共为一终共为一终者盖接续奏之非并奏也
  弦歌三终凡三篇
  鹿鸣第一
  毛诗序曰鹿鸣燕群臣嘉賔也既饮食之又实币帛筐篚以将其厚意然后忠臣嘉賔得尽其心矣又曰鹿鸣废则和乐缺矣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賔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

  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賔德音孔昭视民不恌君

  子是则是效我有㫖酒嘉賔式燕以敖

  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賔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

  乐且湛我有㫖酒以燕乐嘉賔之心

  鹿鸣三章章八句
  四牡第二
  毛诗序曰四牡劳使臣之来也有功而见知则说矣又曰四牡废则君臣缺矣
  四牡𬴂𬴂周道倭迟岂不懐归王事靡盬我心伤悲

  四牡𬴂𬴂啴啴骆马岂不懐归王事靡盬不遑启处

  翩翩者鵻载飞载下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遑将父

  翩翩者鵻载飞载止集于苞杞王事靡盬不遑将母

  驾彼四骆载骤骎骎岂不懐归是用作歌将母来谂

  四牡五章章五句
  皇皇者华第三
  毛诗序曰皇皇者华君遣使臣也送之以礼乐言远而有光华也又曰皇皇者华废则忠信缺矣
  皇皇者华于彼原隰𬳽𬳽征夫每懐靡及

  我马维驹六辔如濡载驰载驱周爰咨诹

  我马维骐六辔如丝载驰载驱周爰咨谋

  我马维骆六辔沃若载驰载驱周爰咨度

  我马维骃六辔既均载驰载驱周爰咨询

  皇皇者华五章章四句
  笙奏三终凡三篇
  南陔第一
  毛诗序曰南陔孝子相戒以养也又曰南陔废则孝友缺矣
  南陔有风吹彼苞𣗥厥景婆娑欲静弗得孝子事亲当

  竭其力父母之恩昊天罔极

  南陔有风吹彼桑梓慕我父母终身敬止朂哉伯仲以

  及娣姒恪尔晨昏絜尔甘旨

  景薄桑榆日亦云暮父母俱存兄弟无故虽有至乐宁

  不深虑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南陔三章章八句新补
  白华第二
  毛诗序曰白华孝子之絜白也又曰白华废则廉耻缺矣
  嗟彼白华莹然如玉君子立身必慎其独无贻亲辱

  嗟彼白华莹然如琇君子立身必谨所守无贻亲咎

  嗟彼白华莹然如霜君子立身如圭如璋为亲之光

  嗟彼白华莹然如雪君子立身清洁絜絜庶无玷𡙇

  嗟彼白华莹然如冰君子立身战战兢兢庶无怨憎

  白华五章章五句新补
  华黍第三
  毛诗序曰华黍时和岁丰宜黍稷也又曰华黍废则蓄积缺矣
  彼华者黍彼实者稷相彼秋成时万时亿

  彼华者黍彼实者麦时和岁丰囷盈仓积

  彼华者黍彼实者菽农夫之庆邦家之福

  彼华者黍彼实者麻君子爱民不骄不奢

  彼华者黍彼实者禾君子爱物不溢不过

  华黍五章章四句新补
  间歌三终凡六篇
  鱼丽第一之上
  毛诗序曰鱼丽美万物盛多能备礼也文武以天保以上治内采薇以下治外始于忧勤终于逸乐故美万物盛多可以告于神明矣又曰鱼丽废则法度缺矣
  鱼丽于罶鲿鲨君子有酒旨且多

  鱼丽于罶鲂鳢君子有酒多且旨

  鱼丽于罶鰋鲤君子有酒㫖且有

  物其多矣维其嘉矣

  物其㫖矣维其偕矣

  物其有矣维其时矣

  鱼丽六章三章章四句三章章三句
  由庚第一之下
  毛诗序曰由庚万物得由其道也又曰由庚废则阴阳失其道理矣
  天运元亨万物由庚王道正直荡荡平平

  寒暑以序雨旸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以时百榖用成庶绩咸熙

  草木蕃庑鸟兽咸若仰睹鸢飞俯窥鱼跃

  习习景风甘雨其濛醴泉泄泄玉烛融融

  由庚四章章四句新补
  南有嘉鱼第二之上
  毛诗序曰南有嘉鱼乐与贤也太平之君子至诚乐与贤者共之也又曰南有嘉鱼废则贤者不安下不得其所矣
  南有嘉鱼烝然罩罩君子有酒嘉賔式燕以乐

  南有嘉鱼烝然汕汕君子有酒嘉賔式燕以衎

  南有樛木甘瓠累之君子有酒嘉賔式燕绥之

  翩翩者鵻烝然来思君子有酒嘉賔式燕又思

  南有嘉鱼四章章四句
  崇丘第二之下
  毛诗序曰崇丘万物得极其高大也又曰崇丘废则万物不遂矣文选注引此序文不遂之下有其性二字
  瞻彼崇丘积土成高相彼大海积水成涛

  卷石积多其形嵯峨勺水积久势若江河

  宝藏货财靡所不足积善之家必有馀福

  鸟兽鱼龙咸遂其性积善之家必有馀庆

  崇丘四章章四句新补
  南山有台第三之上
  毛诗序曰南山有台乐得贤也得贤则能为邦家立太平之基矣又曰南山有台废则为国之基坠矣
  南山有台北山有莱乐只君子邦家之基乐只君子万

  寿无期

  南山有桑北山有杨乐只君子邦家之光乐只君子万

  寿无疆

  南山有杞北山有李乐只君子民之父母乐只君子德

  音不已

  南山有栲北山有杻乐只君子遐不眉寿乐只君子德

  音是茂

  南山有枸北山有楰乐只君子遐不黄耇乐只君子保

  艾尔后

  南山有台五章章六句
  由仪第三之下
  毛诗序曰由仪万物之生各得其宜也又曰由仪废则万物失其道理矣
  肃肃令仪君子由之秩秩彛伦君子求之率性之道君

  子脩之

  何谓彛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朋友有信兄爱弟敬夫

  和妻顺

  君令臣㳟父慈子孝夫妻相敬兄弟相好惠于朋友无

  德不报

  维物有则维民秉𢑱好斯美德由此令仪上和下睦皥

  皥熙熙

  由仪四章章六句新补
  已上小雅十二篇黄锺征调曲也每章皆以林锺起调毕曲
  合乐三终凡六篇
  关雎第一之上
  毛诗序曰关雎后妃之德也风之始也所以风天下而正夫妇也故用之乡人焉用之邦国焉然则关雎麟趾之化王者之风故系之周公南言化自北而南也鹊巢驺虞之德诸侯之风也先王之所以教故系之召公周南召南正始之道王化之基是以关雎乐得淑女以配君子忧在进贤不淫其色哀窈窕思贤才而无伤善之心焉是关雎之义也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锺鼓乐之

  关雎五章章四句
  鹊巢第一之下
  毛诗序曰鹊巢夫人之德也国君积行累功以致爵位夫人起家而居有之德如鸤鸠乃可以配焉
  维鹊有巢维鸠居之之子于归百两御之

  维鹊有巢维鸠方之之子于归百两将之

  维鹊有巢维鸠盈之之子于归百两成之

  鹊巢三章章四句
  葛覃第二之上
  毛诗序曰葛覃后妃之本也后妃在父母家则志在于女功之事躬俭节用服浣濯之衣尊敬师傅则可以归安父母化天下以妇道也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

  鸣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𫄨为绤服

  之无斁

  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薄污我私薄浣我衣害浣害否归

  宁父母

  葛覃三章章六句
  采蘩第二之下
  毛诗序曰采蘩夫人不失职也夫人可以奉祭祀则不失职矣
  于以采蘩于沼于沚于以用之公侯之事

  于以采蘩于涧之中于以用之公侯之宫

  被之僮僮夙夜在公被之祁祁薄言还归

  采蘩三章章四句
  卷耳第三之上
  毛诗序曰卷耳后妃之志也又当辅佐君子求贤审官知臣下之勤劳内有进贤之志而无险诐私谒之心朝夕思念至于忧勤也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懐人寘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𬯎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懐

  陟彼高冈我马𤣥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卷耳四章章四句
  采𬞟第三之下
  毛诗序曰采𬞟大夫妻能循法度也能循法度则可以承先祖共祭祀矣
  于以采𬞟南涧之濵于以采藻于彼行潦

  于以盛之维筐及筥于以湘之维锜及釜

  于以奠之宗室牖下谁其尸之有齐季女

  采𬞟三章章四句
  已上国风六篇黄锺角调曲也每章皆以姑洗起调毕曲
  鸣赞唱礼定规鸣赞即乐正也篇名下或加之诗字则俗勿加则不俗是故表出之
  弦歌鹿鸣  弦歌四牡  弦歌皇皇者华笙奏南陔  笙奏白华  笙奏华黍
  歌鱼丽奏由庚
  歌南有嘉鱼奏崇丘
  歌南山有台奏由仪
  合乐关雎鹊
  合乐葛覃采蘩
  合乐卷耳采𬞟
  正歌备   賔出奏陔陔夏也疑即南陔或曰既醉见大雅






  乐律全书卷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8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