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载之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二十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三 权载之文集 卷第二十四
唐 权德舆 撰 姜殿扬 编校补 景无锡孙氏小绿天藏大兴朱氏刊本
卷第二十五

权载之文集卷第二十四

           唐权德舆字载之

  墓志铭

   唐故金紫光禄大夫检校礼部尚书使持节都

   督广州诸军事兼广州刺史御史大夫充岭南

   节度支度营田观察处置本𬋩经略等使东海

   郡开国公赠太子少保徐公墓志铭并序

公讳申字维降东海郯人五代祖周宣州刺史⿰王⿱亠𭾱⿰王⿱亠𭾱

随江州司马晏晏生吉州太和丞仁澈仁澈生皇吏部

郞中谏议大夫元之元之生公烈考汾州司戸参军赠

信州刺史大凡自偃王而下用仁义世其家谏议之文

行信州之廉退及公始大永泰初当着作贾常侍至操

柄仪曹搴士林之菁华进士上第调补秘书正字四征

翘车相属于途望公举趾以为重九江而西服岭而南

与朔寒被边之地联为命介历大理评事司直监察御

史太子司议郞殿中侍御史锡以章绶冀国路公之诛

哥舒晃也公以从事主谋居多嗣曹王之守锺陵而诛

李希烈也公以长史行刺史事调州师以䕶饷道厥劳

茂焉江汉既淸拜韶州刺史先是长史不任职官曹弛

废刺史寓于理下邑之令丞与编人杂处比屋庸亡公

田为芜公乃假之耕牛赋与种食人人自占视其力而

为之制岁乃善熟积为仓箱于是计徒庸程日力作为

城寺大治垣屋厩置市列道穚器用皆备焉罢去之日

夫家名数倍差于始至而不书于籍邑子张捷等五百

人献其理状得请于观察府以函奏书请立碑祠公瞿

然止之曰此刺史职耳一旦上闻与沽伐者何异所不

忍为也府不能夺改合州刺史以先濮阳郡太夫人兆

域未祔表求改葬缌麻既除以御史中丞领景州刺史

自兵兴四十年山东诸侯率强大骄蹇郡二千石多自

命于辕门葢县官息人含垢而因缘渐渍然也至是朝

廷以沧州负海劲兵处乃建节将幕庭裂属城以置支

郡㑹其帅亦请𡙇守于朝朝论难之二府比推择未称

因召公入见而面命焉锡命服文马缗钱五十万寻加

节度副使中朝之条职宪令始𬒳于景人是岁节度使

来朝既从父兄为代表公以本官为军司马陈情去职

征还京师复以御史中丞出莅邕州领经略之任开南

蛮徼道宣明威信种人黄氏纳质请命化条风行犷俗

以淸明年中贵人持兵符诏书至部以御史大夫督南

海二十一州军事而节制焉前此守臣物故军吏乘变

窃发印符易置部校拔用恶少年百辈军中几乱相率

亡命公既至捕诛首恶悉原诸注误者夷越负险阻白

昼攻剽芟夷根株使无遗类然后布以寛大人安作业

溟涨之外巨商万舰通𡱝南金充牣狎至天子之恩泽

赐予声明物采皆待焉上应急宣以驰疾传下无强贾

用绝姧利和辑招徕外区怀之则四封之内其理可知

也朝典畴庸进阶至银靑光禄大夫时庸蜀失阻公密

疏请发卒徒五千循伏波故道由僰蛮抵岷峨以㑹师

期诛不恪诏可其奏就加礼部尚书秩正三品疏封东

海命书未及至奄捐馆舍禭以太子少保印绶吊祠称

焉是岁改元元和公之生七十年矣呜呼以文发身以

智经物惠和直温忠恪廉淸佐贤侯长毂皆有理效在

韶也兴事功在景也修班制朗宁察风俗南海整师律

以八命居六官攸好德考终命其蹈履之全乎夫人渤

海高氏早殁继夫人扶风郡夫人窦氏柔明有贤行嗣

子右卫仓曹元弼似续文敏号啕毁慕以某月日宁神

于东都偃师县之某原乃刻石以传永久铭曰

噫徐公有质有文有义有仁名声章明迈群伦兮噫徐

公不忮不求不缁不磷赞佐四征畅嘉闻兮公之牧人

于韶于景于邕于广朱轓照路利攸往兮公之爱人以

淸以静以惠以养流庸集附如影响兮如何不庸奄忽

鞠㐫蓍龟之同天地之中吁嗟乎徐公

   唐故尚书工部员外郞赠礼部尚书王公改葬

   墓志铭并序

元和十年秋故兵部尚书赠尚书右仆射王公之孤

元秦元质元弼等举其王考赠礼部尚书之殡于玉山

王妣赠陇西郡太夫人李氏之⿱穴之 -- 窆于颍阳泣问龟策得

八月王寅安祔于万年县凤栖原吉克成先志孝孙之

心也尚书讳端字某太原人曾祖某某官祖某某官代

理儒术至公以文学策名举进士宏词连得俊于春官

天官之下解巾崇文馆校书郞改右骁卫兵曹掾陇石

节度奏授大理评事为其上介天宝十年拜监察御史

十三年转殿中侍御史俄以本官内供奉赞东京畿采

访之重十四年迁工部员外郞谢病请长告南浮江湖

因寓幽陵兵乱启手足于行次春秋若干是岁乾元二

年也娶陇西李氏隋太师申国公穆五代孙吏部郞中

问政之孙城门郞韶之女贤明有仪操生子三人长曰

绰被服缁褐修无生法次曰纾以文章继公用隽造履

淸近谏垣载笔在帝左右纲纪都曹典司库兵历外郞

正郞直诚厚行为士君子仪矩次曰绍繇小司徒三为

六官于外则保𨤲东郊节制徐方当德宗朝向纳尊信

汉廷臣莫二时上驭天下岁久宰政之外大僚往往以

辨智材能献熟得君者或险决以务忮害或妄诬以取

快惬仆射则和平将顺不疚不惑人到于今称之故公

以义方昭庆再受二千石五曹之锡积厚流光可胜言

哉先远襄事未得吉卜而殁元泰等茹荼继志经启鲜

原以德舆与其先人同于汴东江西从事同为郞吏同

为尚书藐然无容见托传信虽文之朴野其可辞乎铭

尚书为父仆射为子家声章章令闻不巳万有千年兮

邱封在此

   唐故朝散大夫使持节都督容州诸军事守容

   州刺史兼侍御史充本𬋩经略招讨处置等使

   谯县开国男赐紫金鱼袋戴公墓志铭并序

贞元五年夏四月容州刺史经略使侍御史谯县男

戴公至部之三月以疾受代回车瓯骆六月甲申次于

淸远峡而薨春秋五十八明年正月庚申返葬于金坛

玉京原之旧封宜叙世德以识幽穸云公讳叔伦字幼

公本谯国人其先在宋为公族于汉为儒宗东汉则有

司徒渉西晋则有司农逵逵后南渡始居丹徒八叶至

宋临湘侯明宝曾孙梁左丞皓皓元孙皇德州司士好

问公之曾王父也王父修誉父眷用皆自縻天爵不顾

翘车传次君之礼文尽通奥㫖师安道之晦德尢恶知

名故世风纯庆及公而发公早以词艺振嘉闻中以材

术商功利终以理行敷教化率履素王之训周旋君子

之儒淑声休明苾芬四畅初抠衣于兰陵萧茂挺以文

学政事见称萧门文本菁华而长于比兴粲如采章锵

如珩璜鼓钟于宫累辟大府分命于计相也则为湖南

河南留后自秘书正字三迁至监察御史曵裾于贤王

也则为湖南江西上介由大理司直再转至尚书祠部

郞中其阜人成化也则东阳一同之人沐旬岁之治抚

人饫三年之惠容人被逾月之教䕫人闻诏而欢承讣

而哀不及𫎇其择历官十一而云安不书所至之邦

刻金石始在转运府也董赋于南荆㑹蜀将杨琳拥徒

阻命诏书告谕初无革志宵引锐卒劫胁使臣曰归我

金币可以纾死公山立不挠勇生于仁端其词气强于

师旅暴叛知感乞盟于公黎明率其徒西向拜泣指期

诣阙冡臣列状天子召对而推功于府不伐其劳时谈

翕然勇让具举其在临川也淸明仁恕多省费力略蜀

郡崇儒之化南阳均水之法精力区处民以便安田壤

耕辟狱犴淸净居一年壐书褒异就加金紫未几而有

容州之拜且都府所治列城十三训戎抚俗之任招徕

式遏之寄非通方明略无以威怀葢皇慈所轸先于柔

远方将恺悌于夷落致风俗于休嘉议者以九伯二南

可跂而至天则不吊末如之何君直淸笃厚博物通理

有大学之明诚大雅之疏达静如渊泉动如镆干不缁

不磷与令问始终起布衣儒服位视方隅归全之日才

具祭器去国见麾幢之盛返葬备裧輤之仪列松槚于

旧封展牲牢于新荐哀荣之礼鄕党称焉初公娶京兆

韦氏永州长史采之女继室以博陵崔氏殿中侍御史

殷之女皆淑明柔嘉不幸早世允子曰郅曰邡年甫及

齓哀如成人公仲兄新城长伯伦以子夙承公欢且有

遗托既不𫉬让是用直书铭曰

信都九江文礼章章百代弥光司徒佐汉司农匡晋乃

炽而昌世无遗德时有通塞或行或蔵克生容州贵为

诸侯其道直方政成中和播为颂歌化被二邦列爵疏

土灿烂龟组銮声锵锵宜享繁社以媚天子今也则亡

返葬故里仙山之趾德音不忘

   唐故朝散大夫使持节饶州诸军事守饶州刺

   史上柱国崔君墓志铭并序

博陵崔氏为山东右族以政事方直称者曰饶州刺史

讳适字某贞元十四年某月甲子寝疾终于所部之𪠘

舍春秋若干君仁厚信实方严淸厉事无枝叶而顾言

必践交不謟黩而与人必诚深于士行精于吏职葢其

天性然也一命为怀州参军累迁至大理评事司直

察御史好畤武功二县令常绛二州司马乃理富平遂

佐兴元贞元十一年春以西诸侯之师转粟调食特拜

仓部郞中兼御史中丞以董其事其年冬征拜卫尉少

卿明年改邓州刺史麾葢将行又换鄱阳历官十五竟

未充量其为御史也贾常侍至以才名尹毂下实所慰

荐为之宾介蒋常侍沇以公廉干河运交辟将事宏助

居多其宰封畿也县鄙之地直于西郊禁卫之师勤于

左次事为之节官修其方军兴人安阖境谣诵其佐晋

陵也晋国韩公当抚封之重署为推官轺𫝊所至平反

审克假守新定新定之人宜之薄于进取未数月引去

其领陵邑也充奉肃敬里闾均定黠吏强家望风累息

相率屏匿者十八九其分忧为邦约巳惠人乐易而知

禁淸明而不扰此皆历职必闻之效也至若章章尢著

为士君子之所景行者则奉使西土鄙能言之县官以

乘塞宿兵旌旄相望馈饷之重非君莫可既而经费出

纳制于中台克伐之人顺非言利大率以布帛之不中

于度不鬻于市者积以窳滥备其名物移用于军增三

倍之价平籴于人无一时之蓄掠是根本命为奇赢既

衰边备实蔽理道时有覆视诲其相𫎇徒列簿书之文

不登釜锺之量因缘谬巧触类而起君受命不苟临事

风生条其积弊尽达聪听虽狺狺之吠营营之飞置于

度外不直不已连章上诉词㫖深切群情惴骇处之恬

然谢病乞告终无所屈皇明嘉纳入亚九卿时缙绅之

士多以凭暴为戒𪫟迫附离而不能自固者多矣如君

之特立刚毅不更其守古之儒行何以加焉此德舆所

以受其孤之哀请而不敢辞也君之曾祖元基皇朝散

大夫㑹州长史祖绍先皇扬州扬子县尉父炅皇大理

直兼河南河阴县令代名士行裕是遗烈初君娶于

某氏某官之女生子曰包而殁继室以某氏某官某之

女皆有淑行如君之志以十四年某月日叶用吉卜祔

⿱穴之 -- 窆于河中某县鄕原之旧封礼也初包以德舆朴而好

直且尝奉行君之命书者四乃列其官簿次第俾识于

墓石既而包毁瘠灭性天于倚庐之中诺其请矣故铭

之曰

崔君之直兮不枉尺兮崔君之正兮不由径兮展如之

人宜锡蕃祉兮天实奈何一麾遄巳兮襜襜帷裳来自

鄱之阳兮峨峨邱封葬于河之东兮刻此贞珉识淸风

   唐故使持节和州诸军事守歙州刺史赐绯鱼

   袋陆君墓志铭并序

君讳参字公佐吴郡人曾祖某某官考某某官君蚤孤

与兄隐居于越越有佳山水率子弟耕汲于其中日修

桑门之法摈落人事贞元初兄既殁始为宗姻二友所

慨然有应知巳之心繇试佐环卫历大理评事摄监

察御史里行佐黔中又以殿中侍御史内供奉佐浙东

凡四居宪赋介二方伯皆有直声休利邦人宜之十二

年所从既罢继之者再至率以重礼礼君终不能屈非

所乐而不苟合故也朝廷宗公贤大夫多悦其风十六

年征拜祠部员外郞居二年执事者上言其才请为剧

曹㑹东方守臣表二千石之𡙇天子方加恩元元循责

吏理面命执事曰诚如是姑使为郡须其报政縻加好

爵遂拜歙州刺史在途发疡夏四月景子卒于洛师享

年五十五夫人河东柳氏殿中侍御史并之息女才淑

有贤行长子某年在羁贯嗣子某未离襁抱夫人既得

吉卜且以孤藐之词请表墓于父友故鄙夫泣书于𥨊

门之外而不让云君峻而通直而不党至若流俗之龌

龊细人之姑息屑屑汲汲之态不萌于𮌎中器度夷远

䇦华发外居常无怵迫临事有风节同心定交造次以

之评议鉴裁淸明不惑耸善亲仁发于肺䏏文章宏朗

有作者风格学不为人与古为徒向使登其年充其量

束带公朝其骨鲠魁垒之士欤常与故䖍州刺史陇西

李公受故右补阙安定梁寛中今礼部郞中京兆韦德

符右补阙广平刘茂宏秘书郞赵郡李叔翰方外士右

谕德博陵崔公颍曁予友善嚱夫相视莫逆行二十年

洪范之攸好德儒行之远莫致今则巳矣可胜恸耶时

贞元十八年直鹑首秋七月甲子镂坚石而铭曰

皦皦陆生中和粹淸直如朱弦洁如白珩或黙或语不

将不迎如何斯人奄忽冥冥蚩蚩下辈戬谷或丁晔晔

芳兰严霜夙零命不可问死不可作呜呼陆生

   唐故尚书司门员外郞仲君墓志铭并叙

君讳子陵字某其先鲁献公仲子曰山甫入辅于周食

采于樊其后鲁有季路卫有叔圉用儒行政事代为家

法曾祖𧦬始自彭城徙于蜀郡祖袭博究六艺州闾推

重考远淸静寡欲理老严之言三代旷僚纯白不耀君

丱岁好古学与同门生肄业于峨嵋山下采摭前载可

以为文章枢要者细绎区别凡数十万言大历十三年

举进士甲科调补秘书省校书郞历同官醴泉二县尉

贞元十年举贤良方正拜太常博士转主客司门二员

外郎十八年乙巳𥨊疾殁于靖恭里第享年五十九修

身悫固为学精力其初典校有诏百执事详定冕服炳

然上奏得礼之中再仕甸内皆参奉常论撰之务后苍

二戴曲台石渠之论乖疑难正者咸折中焉有司请正

太祖东向之位而祧献懿二主议者云云君议略曰九

圣在天二祖在祧国家卜代及年未始有极宜立定制

为万代程请迁二主于德明兴圣庙词甚切正后以异

论纷纷又著通难一篇引今据古诸儒不能屈难留中

未下而知礼者直之为郞三岁受诏典黔中𨕖补赋禄

淸平南人悦焉皇皇者华道于故里里中人以为荣观

复命逾年稍进郞位循性诣理恬于声荣𬯎然放怀以

冯唐颜驷自况修词甚博推本六经赋诗类事往往有

卓异不羁之韵邃于礼服上下古今仪制着五服图十

卷自为一家之言起庸蜀诸生以文义自达至礼官元

士三登于朝讲义洽闻不疚不跲与夫凭覆露乘地资

而至大僚丰禄者难易殊矣子云耆老相如多病内外

扫之日图书樽酒而巳升东荣而复者假他人之室可

悲也夫其𡠉嗣郢王之藻女宗室公宫称其贤淑生一

子无颇幼学而孤卜七月甲申竁于万年县之某原其

理命也德舆常沗知君用深怛化遗孤哀请因直其词

铭曰

噫仲君直而文心秉𢑱学轶群富宏议畅嘉闻中止水

外浮云理冥冥化沄沄刻圆石识幽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