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南巡盛典 (四库全书本)/卷078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十七 钦定南巡盛典 卷七十八 卷七十九

  钦定四库全书
  钦定南巡盛典卷七十八
  程涂
  等谨案周礼掌方氏辨九服之邦国自王畿千里而外率以五百里为准王将巡守则戒于四方及王之所行先道帅其属而巡戒令盖所以周知夫山镇泽薮之殊而因以广布夫人民谷畜之利典至巨也我
  国家幅员广逺亘古罕有伦比而维江与浙六迓
  銮舆
  羽葆所经元化滋液其间计里置顿率由故常荡荡平
  平无在非与民休息之意故
  尚膳有定所掌舍有常经供亿不烦储跱无设和门
  帐殿计日按程预筹必蕲于地为宜于民为顺于用为节慎重周详以垂万年不易之典逮
  安福既登烝徒乃楫风乌徐转川后效灵宁众息劳欢心毕洽而且
  视河工则往复循行
  临海塘则改途速驾
  释奠用展
  宫墙之敬
  登岱不袭封禅之文夫是以通都广陌之间白叟黄童
  莫不奔走偕来就瞻
  云日以视周雅所歌敷天裒对之盛殆逺过之而后代所称万骑云屯千旗谷暗仅沾沾于仪卫警跸之盛者又岂足以拟
  大圣人省方观民之极轨欤夫吏民爱戴之忱与夫淑景淳风巷舞衢歌之概固编载所不能传而水陆川原荣光依被允宜胪叙以表
  天行之健以昭
  圣泽之周俾按籍而求者仰见
  日月所照莫不依光而非仅以代记里之鼓也谨志程
  涂第十














  钦定四库全书
  钦定南巡盛典卷七十八
  程涂
  乾隆十四年十一月十九日
  上谕内阁曰据准泰奏东省至江南陆路有二道其自泰安至红花埠一路较之兖郡至韩庄闸稍逺似应从中路行走但
  圣祖仁皇帝巡幸时俱由东路或中路虽稍近不如东路之便易著准泰会同江南总督等详悉酌议将两路应行之处速行绘图具奏
  乾隆十五年三月二十六日
  上谕向导大臣曰据努三兆惠奏由杭州府渡江至绍兴禹陵南镇一路河道窄狭仅容小船等语朕初次南巡
  禹陵近在百馀里以内不躬亲展奠无以申崇仰先圣之素心向导及地方官拘泥而不知权宜办理之道鳃鳃以水道不容巨舰为虑朕在宫中及由髙梁桥至金海常御小船寛不过数尺长不过丈馀平桥皆可径渡最为便捷越中河路既窄日间祗须乘用驾驶小船著该督等遵照妥办
  乾隆二十一年闰九月二十八日
  上命军机大臣传谕闽浙总督喀尔吉善曰绍兴一带此次毋庸前往该督等不必预备
  乾隆二十二年二月二十二日
  上谕内阁曰朕回銮渡黄后由顺河集至徐州阅视河工朕即自徐州至曲阜展谒
  孔林途经泰安登岱拈香本日仍回大营驻跸其登山路径但须略为扫除足供行走即有窄狭之处或乘马或用山歩舆亦无不可至
  圣母皇太后銮舆并不登临仍由顺河集旧路先至灵岩
  驻跸该抚毋庸搭架天桥致多糜费
  乾隆二十六年十二月十六日
  上谕内阁曰㩀仓场侍郎温福等奏开岁南巡
  皇太后由运河水路回銮所有北上粮艘酌量回避一折著将原折寄交杨锡绂令其查照事理悉心妥议俾河道既无妨碍而粮运亦不致稽延一切善为经理仍先行具折奏闻
  乾隆二十七年二月初五日
  上谕内阁曰朕巡省江浙所过地方并未禁止行旅将来旋跸时
  皇太后御舟由水道进京程途尤为穏便昨巡漕给事中洋海乃先期奏请自通州南下船只悉令回避所见甚属纰缪运河为南北通津舟楫往来相望即屇
  圣母御舟经过时旁有支河㲼港自可暂行引避设其地别无可避亦苐附泊傍岸不致妨碍纤道足矣若豫事尽行饬禁则自春涉夏为日颇长以千里长河使行者久羁道路于事理全未通晓已传旨申饬并传谕经行各处一切如常放行但江浙二省水程更多
  有司不能晓事或有似此拘泥办理者并著各该督抚即饬知沿河地方官凡啇民船只均行照例行走毋得稍有禁阻
  乾隆二十九年十二月二十日
  上谕内阁曰昨据尹继善等奏称丹阳一带河道浅窄若浙省官员俱前赴镇江接驾诚恐船只过多未免拥挤除钱陈群聴其逺接外其馀督抚司道等官俱令于苏州迎接等语苏州河道亦不甚寛阔若浙省应行接驾官员俱前赴苏州则船只较多仍恐未免拥挤浙省除将军总督巡抚准其赴苏迎接然亦不得逺越苏郡其馀各官俱于本省嘉兴交界处所祗𠉀概不必出境
  乾隆四十三年十一月十七日
  上谕向导大臣曰庚子年春南巡所有自京至浙江杭州府沿途水陆路程已据该处绘图进览从前四次南巡皆预𣲖向导前往查勘原因山东江南尚有行营数处是以必须向导相度核定今春高晋国泰在京面请江南山东各添建行宫数处以供憩息俱已酌定地面并称现在各行宫均有应拆材料足敷添用不致多费因允其所请飭令勿事浮糜是由京至江南登舟处陆路沿途俱有行宫毋庸武备院备带大营城分及毡庐等项以省驼驮之烦并不必复𣲖向导前往其沿途尖营向日本有章程只须酌量道路长短安设逺者设尖营两处若近在四十里以内者止设尖营一处均非难办之事各督抚自能经理裕如著传谕各督抚将南巡跸路所经一应桥梁道路尖营行宫按站开明总列一折并详晰绘图贴说呈进其两省交界之处并须彼此照㑹将何处行宫及何道路系何省何州县所辖明白声叙自可一目了然又水程所安大营上四屇南巡江浙两省久经办熟近年直隶山东间有于水营内备板房座落数楹朕因回銮时天气渐热且北方岸旁寛阔尚可扩充若江浙河岸窄狭实无可容板房之处且自登舟至回程不过春末夏初亦无取乎凉爽断不可仿照山东直隶办理至山东水营旧料尚存原不妨聴之直隶并不必预备水营也其馀各省古迹行宫有由督抚承办者有由盐政织造承办者均著照旧办理总宜善体朕意勿稍踵事増华致耗物力
  乾隆四十五年二月初七日
  上命军机大臣传谕两江总督萨载曰此次南巡因阅视河工是以由陈家庄至桂家庄嗣后南巡不必经由桂家庄
  乾隆四十八年八月初八日
  上谕内阁曰据萨载覆奏明岁南巡临幸徐州阅视石工所有沛县旧城新城相距荆山桥经由御道俱有一百二十馀里未能望见惟沛县所辖之夏镇地方附近昭阳湖旧有城垣被水冲塌现亦兴工辨理该城濵临运河可以顺道阅看等语沛县新旧城垣既据该督奏称距御道较逺即可毋庸前往至夏镇近在河邉御舟经过一览周知亦可毋庸预备再金山桥新建行宫与柳泉相近著即改为柳泉行宫除就近传知向导处外并谕该督等知之











  钦定南巡盛典卷七十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