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第048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舆汇编 坤舆典 第四十七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方舆汇编 第四十八卷
方舆汇编 坤舆典 第四十九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

 第四十八卷目录

 舆图部汇考六

  汉四汉书地理志四

坤舆典第四十八卷

舆图部汇考六[编辑]

汉四[编辑]

按汉书地理志本秦京师为内史[编辑]

师古曰:“京师,天子所都、畿内也。”

分天下作三十六郡。汉兴,以其郡太大,稍复开置,又 立诸侯王国。武帝开广三边,故自高祖增二十六,文、 景各六,武帝二十八,昭帝一,讫于孝平,凡郡国一百 三,县邑千三百一十四,道三十二,侯国二百四十一, 地东西九千三百二里,南北万三千三百六十八里, 提封田一万万四千五百一十三万六千四百五顷。

师古曰:“提封者,大举其封疆也。”

“其一万万二百五十二万八千八百八十九顷,邑居 道路、山川林泽,群不可垦,其三千二百二十九万九 百四十七顷可垦,定垦田八百二十七万五百三十 六顷。民户千二百二十三万三千六十二,口五千九 百五十九万四千九百七十八。”汉极盛矣。凡民函五 常之性,而其刚柔缓急,音声不同,系水土之风气,故 谓之风。好恶取舍,动静亡常,随君上之情欲,故谓之 俗。孔子曰:“移风易俗,莫善于乐。”言圣王在上,统理人 伦,必移其本而易其末,此混同天下,壹之呼中和,然 后王教成也。汉承百王之永,国土变改,民人迁徙。成 帝时,刘向略言其域分丞相张禹,使属颍川朱赣,条 其风俗,犹未宣究,故辑而论之,终其本末,著于篇。 秦地于《天官》东井、舆鬼之分野也。其界自弘农、故关 以西,京兆、扶风、冯翊、北地、上郡、西河、安定、天水、陇西; 南有巴蜀、广汉、犍为、武都;西有金城、武威、张掖、酒泉、 敦煌;又西南有牂柯、越巂、益州,皆宜属焉。秦之先曰 柏益,出自帝颛顼。尧时助禹治水,为舜朕虞,养育草 木鸟兽,赐姓嬴氏。

师古曰:“柏益,一号伯翳,盖翳、益声相近故也。”

历夏、殷为诸侯。至周有造父,善驭习马,得“《华骝》绿耳” 之乘。

师古曰:“《华骝》,言其色如华之赤也。绿耳,耳绿色。”

幸于穆王,封于赵城,故更为赵氏。后有非子为周孝 王养马汧、渭之间。孝王曰:“昔伯益知禽兽子孙不绝”, 迺封为附庸,邑之于秦。今陇西秦亭、秦谷是也。至元 孙氏为庄公。

师古曰:“氏与‘是’同,古通用字。”

破西戎,有其地。子襄公时,幽王为犬戎所败,平王东 迁雒邑。襄公将兵救周有功,赐受𨙸酆之地,列为诸 侯。师古曰𨙸亦岐字后八世穆公称伯,以河为竟。

《师古》曰:“伯,读曰霸。竟,读曰境。言其地界东至于河。”

十馀世,孝公用商君制辕田。

张晏曰:“周制,三年一易,以同美恶,商鞅始割列田地,开立阡陌,令民各有常制。孟康曰:‘三年爰上易居,古制也。末世浸废,商鞅相秦,复立爰田,上田不易,中田一易,下田再易,爰自在其田,不复易居也。《食货志》曰‘自爰其处而已’是也’。” 辕、爰同。

《开仟伯》:

师古曰:“南北曰仟,东西曰伯,皆谓开田之疆亩也。伯音莫白反。”

东雄诸侯子惠公初称王,得上郡西河。孙昭王开巴 蜀,灭周,取九鼎。昭王曾孙政,并六国,称皇帝,负力怙 威,燔书坑儒,自任私智。至子胡亥,天下畔之。故秦地 于《禹贡》时跨雍梁二州,《诗》风兼秦、豳两国,昔后稷封 斄

《师古》曰:“斄,读曰邰,今武功故城是也。”

《公刘》《处豳》。

师古曰:“即今豳州栒邑是。”

太王徙𨙸。

师古曰:“今岐山县是。”

文王作《鄷》。

《师古》曰:“今长安西北界灵台乡丰水上是。”

武王治镐。

师古曰:“今昆明池北镐陂是。”

其民有先王遗风,好稼穑,务本业,故《豳诗》言农桑衣 食之本甚备。有鄠杜竹林,南山檀柘,号称陆海,为九 州膏腴。

师古曰:“言其地高陆而饶物产,如海之无所不出,故云陆海。腹之下肥曰腴,故取喻云。”

始皇之初,郑国穿渠,引泾水溉田

师古曰:“郑国人姓名。”

沃野千里。

师古曰:“沃即溉也,言千里之地皆得溉灌。”

民以富饶。汉兴,立都长安,徙齐诸田,楚昭、屈景及诸 功臣家于长陵。后世世徙吏二千石、高訾富人及豪 桀并兼之家于诸陵。

师古曰:“訾读与赀同,《高訾》言多财也。”

盖亦以强干弱支,非独为《奉山园》也。

如淳曰:“《黄图》谓陵冢为山。” 师古曰:“谓京师为干,四方为支也。”

是故五方杂厝。晋灼曰厝古错字风俗不纯,其世家则好礼 文,富人则商贾为利,豪桀则游侠通奸。濒《南山》

师古曰:“濒,犹边。濒音频,又音宾。”

近夏阳。

师古曰:“夏阳即河之西岸也,今在同州韩城县界。”

多阻险轻薄,易为盗贼,常为天下剧。又郡国辐凑,浮 食者多,民去本就末,列侯贵人,车服僭上,众庶放效, 羞不相及,嫁娶尤崇侈靡,送死过度。天水、陇西,山多 林木,民以板为室屋,及安定、北地、上郡、西河,皆迫近 戎狄,脩习战备,高上气力,以射猎为先。故《秦诗》曰“在 其板屋”,又曰“王于兴师,脩我甲兵,与子偕行”,及车辚 《四臷》《小戎》之篇,皆言车马田狩之事。汉兴,六郡良家 子选给羽林期门。

如淳曰:“医商贾百工不得豫也。” 师古曰:“六郡,谓陇西、天水、安定、北地、上郡、西河。”

以材力为官,名将多出焉。孔子曰:“君子有勇而亡谊, 则为乱;小人有勇而亡谊,则为盗。”故此数郡,民俗质 木,不耻寇盗。

师古曰:“质木者,无有文饰,如木石然。”

自武威以西,本匈奴昆邪王、休屠王地,武帝时攘之。 师古曰攘却也初置四郡,以通西域,鬲绝南羌、匈奴。师古曰鬲与隔 同其民或以“《关东》下贫”,或以“《报怨》过当。”师古曰过其木所杀或 以“悖逆亡道,家属徙焉。”习俗颇殊,地广民稀,《水屮》宜 畜牧。师古曰屮古草字故凉州之畜,为天下饶,保边塞,二千 石治之,咸以兵马为务,酒礼之会,上下通焉,吏民相 亲。是以其俗风雨时节,谷籴常贱,少盗贼,有和气之 应,贤于内郡。此政宽厚,吏不苛刻之所致也。巴、蜀、广 汉本南夷,秦并以为郡。土地肥美,有江水沃野,山林 竹木,疏食果实之饶,南贾滇、僰僮。

《师古》曰:“言滇僰之地多出僮隶也。滇音颠,僰音蒲北反。”

“西近卭”,“莋马旄牛。”

师古曰:“言卭莋之地,出马及旄牛。莋音才各反。”

“民食稻《鱼亡》”,凶年忧俗不愁苦,而轻易淫泆,柔弱褊 阸。

师古曰:“言其材质不强而心忿狭。”

景武间,文翁为蜀守,教民读书“法令未能笃信道德, 反以好文刺讥,贵慕权埶。”及司马相如游宦京师,诸 侯以文辞显于世,乡党慕循其迹。后有王褒、严遵、扬 雄之徒。师古曰遵即严君平文章冠天下,𦅸文翁倡其教,相如 为之师,故孔子曰:“有教亡类。”武都地杂氐羌及犍为、 牂柯、越嶲,皆西南外夷。武帝初开置,民俗略与巴蜀 同,而武都近天水,俗颇似焉。故秦地天下三分之一, 而人众不过什三,然量其富居,什六秦豳。吴札观乐, 为之歌秦。

师古曰:“札,吴王寿梦子也。来聘鲁而请观周乐” ,事见《左氏传》襄二十九年。

曰:“此之谓夏声。”

《师古》曰:“夏,中国。”

夫“能《夏》则大”,大之至也,其周旧乎?自井十度至柳三 度,谓之鹑首之次,秦之分也。

“魏地”,觜觿参之分野也。

师古曰:“觿音弋随反。”

其界自高陵以东,尽河东、河内。南有陈留及汝南之 召陵。㶏疆、新汲,西华,长平。

师古曰:“召读曰邵。㶏音于靳反,又音殷。”

颍川之“舞阳”,郾许,傿陵。

师古曰:“郾音一扇反。傿音偃。”

河南之开封,中牟、阳武,酸枣,《卷》

师古曰:“卷音去权反。”

皆魏分也。河内本殷之旧都。周既灭殷,分其畿内为 三国。《诗风》邶庸、“卫国”是也。

师古曰:“自纣城而北谓之邶,南谓之庸,东谓之卫。邶音步内反,字或作鄁庸,字或作鄘。”

鄁以封纣子武庚庸,管叔尹之卫,蔡叔尹之,以监殷 民,谓之“三监。”

《师古》曰:“武庚即禄父也。尹,主也。管叔、蔡叔皆武王之弟。”

故《书序》曰:“武王崩,三监畔,周公诛之,尽以其地封弟 康叔,号曰孟侯,以夹辅周室。”

《师古》曰:“康叔亦武王弟也。孟,长也,言为诸侯之长。”

迁邶庸之民于雒邑,故邶、庸、卫三国之诗相与同《风。

邶诗》曰“在浚之下。”

师古曰:“《凯风》之诗也。浚,卫邑也。”

《庸》曰:“在浚之郊。”

师古曰:“《干旄》之诗。”

《邶》又曰:“亦流于淇。”

师古曰:“《泉水》之诗。”

河水洋洋,

师古曰:“今《邶诗》无此句。”

《庸》曰:“送我淇上。”

师古曰:“《桑中》之诗,《淇上》,淇水之上。”

在彼中河,

师古曰:“《柏舟》之诗也。《中河》,河中也。”

《卫》曰:“瞻彼淇奥。”

师古曰:“《淇奥》之诗也。奥,水隈也。音于六反。”

河水洋洋,

师古曰:“《硕人》之诗也。《洋洋》,盛大也,音羊,又音翔。”

故吴公子札聘鲁,观周乐,闻邶、《庸》《卫》之《歌》,曰:“美哉渊 乎!吾闻康叔之德如是,是其《卫风》乎!”至十六世,懿公 亡道,为狄所灭。齐桓公帅诸侯伐狄,而更封卫于河 南曹楚丘,是为文公。

《师古》曰:“曹及楚丘,二邑名。”

而河内殷虚,更属于晋。

师古曰:“殷虚,汲郡朝歌县也。虚,读曰墟。”

《康叔》之风既歇,而纣之化犹存,故俗刚强,多豪桀侵 夺,薄恩礼,好生分。

师古曰:“《生分》谓父母在而昆弟不同财产。”

河东土地平易,有盐铁之饶,本唐尧所居。《诗风》“唐,魏 之国也。周武王子唐叔在,母未生。”师古曰谓怀孕时武王梦 帝谓己:师古曰帝即天也曰:“余名而子曰虞,将与之唐,属之 参。及生,名之曰虞。至成王灭唐而封叔虞,唐有晋水, 及叔虞子燮为晋侯云。故参为晋星。其民有先王遗 教,君子深思,小人俭陋。故唐诗《蟋蟀山枢》《葛生》之篇 曰:‘今我不乐,日月其迈’。”

师古曰:“《蟋蟀》之诗也。迈,行也,言日月行往,将老而死也。蟋音悉,蟀音率。”

宛其死矣,它人是媮。

师古曰:“《山有枢》之诗也。媮,乐也。言己俭吝,死亡之后,当为它人所乐也。媮音逾,又音偷。枢音瓯。”

百岁之后,归于其居。

师古曰:“《葛生》之诗也。居谓坟墓也。言死当归于坟墓,不能复为乐也。”

皆思奢俭之中,念死生之虑。吴札闻《唐》之歌,曰:“思深 哉,其有陶唐氏之遗民乎!”魏国亦姬姓也,在晋之南 河曲,故其诗曰:“彼汾一曲。”

师古曰:“《汾》《沮洳》之诗。沮音子豫反,洳音人豫反。”

寘诸河之侧。

师古曰:“《伐檀》之诗,寘,置也,音之豉反。”

自“唐叔”十六世至献公,灭魏以封大夫毕万。

师古曰:“毕万,毕公高之后,魏犫祖父。”

灭耿,以封大夫赵夙。

师古曰:“赵夙,赵衰之兄。”

及大夫《韩武子》食采于韩原。

师古曰:“韩武子,韩厥之曾祖也。本与周同姓,食采于韩,更为韩氏。” 此说依《史记》,而与释《春秋传》者不同。

《晋》于是始大。至于文公,伯诸侯,尊周室,始有河内之 土。

师古曰:“《左氏传》所谓‘始启南阳’者。”

吴札闻魏之歌,曰:“美哉,《沨沨》乎!”

师古曰:“沨沨,浮貌也。言其中庸,可与为善,可与为恶也。沨音冯。”

“以德辅此,则明主也。”文公后十六世为韩、魏、赵所灭, 三家皆自立为诸侯,是为三晋。赵与秦同祖,韩、魏皆 姬姓也。自毕万后十世称侯,至孙称王,徙都大梁,故 魏一号为梁,七世为秦所灭。

周地,“柳、七星,张之分野也。”今之河南、雒阳、谷城、平阴、 偃师、巩、缑氏,是其分也。昔周公营雒邑,以为在于土 中,诸侯蕃屏四方。

《师古》曰:“言雒阳四面皆有诸侯为蕃屏。”

故立京师。至幽王淫褒姒,以灭宗周,子平王东居雒 邑。其后五伯更帅诸侯以尊王室。故周于三代最为 长久。八百馀年至于赧王,乃为秦所兼。初,雒邑与宗 周通封畿。

韦昭曰:“通在二封之地,共千里也。” 师古曰:“宗周,镐京也,方八百里,八八六十四为方百里者六十四也。雒邑,成周也,方六百里,六六三十六为方百里者三十六。二都得百里者百,方千里也。故《诗》云:‘邦畿千里’。”

“东西长而南北短”,短长相覆为千里。至襄王以河内 赐晋文公,又为诸侯所侵,故其分坠小。师古曰坠古地字人之失,“巧伪趋利,贵财贱义,高富下贫,憙为商贾,不 好仕宦。”师古曰憙音许吏反自柳三度至张十二度,谓之鹑火 之次,周之分也。

韩地,“角、亢,氐之分野也。韩分晋,得南阳郡及颍川之 父城、定陵、襄城、颍阳、颍阴、长社、阳翟、郏”

师古曰:“郏音工洽反,即今郏城县是也。”

东接汝南,西接弘农,得新安、宜阳,皆韩分也。及《诗风》 陈、郑之国,与韩同星分焉。郑国,今河南之新郑,本高 辛氏火正祝融之虚也。及成皋、荥阳,颍川之崇高、阳 城,皆郑分也。本周宣王弟友为周司徒,食采于宗周 畿内,是为郑。

《师古》曰:“即今之华阴郑县。”

郑桓公问于史伯曰:“王室多故,何所可以逃死?”史伯 曰:“四方之国,非王母弟甥舅,则夷狄不可入也。其济、 洛、河、颍之间乎?子男之国,虢、会为大。”

师古曰:“会读曰郐,字或作桧。桧国在豫州外方之北,荥嶓之南,溱、洧之间,妘姓之国。”

“恃埶与险”,崇侈贪冒。

师古曰:“冒,蒙也,蔽于义理。”

君若寄帑与贿,周乱而敝,必将背君。

师古曰:“帑读与‘孥’同,谓妻子也。”

“君以成周之众,奉辞伐罪,亡不克矣。”公曰:“南方不可 乎?”对曰:“夫楚,重黎之后也。黎为高辛氏火正,昭显天 地,以生柔嘉之材。姜嬴、荆芊,实与诸姬代相干也。”

师古曰:“代,递也,干犯也。”

姜,伯夷之后也;嬴,伯益之后也。伯夷能礼于神以佐 尧,伯益能仪百物以佐舜。

师古曰:“仪与宜同。宜,安也。”

“其后皆不失祠,而未有兴者。周衰将起,不可逼也。”桓 公从其言,乃东寄帑与贿,虢、会受之。后三年,幽王败, 桓公死,其子武公与平王东迁,卒定虢、会之地,右雒 左泲,食溱、洧焉。

师古曰:“溱、洧二水也。溱音臻,洧音鲔。”

土狭而险,山居谷汲,男女亟聚会。

师古曰:“亟,屡也。音丘吏反。”

故其俗淫。《郑诗》曰:“出其东门,有女如云。”

师古曰:“《出其东门》之诗,东门,郑之东门也。如云,言其众多而往来不定。”

又曰:“溱与洧方灌灌兮,士与女方秉菅兮,恂盱且乐, 惟士与女,伊其相谑。”

师古曰:“《溱洧》之诗也。灌灌,水流盛也。菅,兰也。恂,信也。盱,大也。伊,惟也。谑,戏言也。谓仲春之月,二水流盛,而士与女执芳草于其间以相赠遗,信大乐矣。惟以戏谑也。灌音胡贯反。菅音奸。”

此其风也。吴札闻《郑》之歌,曰:“美哉!其细已甚,民弗堪 也。是其先亡乎!”

臣瓒曰:“谓音声细弱也,此衰弱之征。”

自武公后二十三世为韩所灭。陈国,今淮阳之地。陈 本太昊之虚。周武王封舜后妫满于陈,是为胡公,妻 以元女大姬。妇人尊贵,好祭祀,用史巫,故其俗巫鬼。 《陈诗》曰:“坎其击鼓,宛丘之下。亡冬亡夏,值其鹭羽。”

师古曰:“《宛丘》之诗也。《坎坎》,击鼓,声四方高,中央下,曰宛丘。值,立也。鹭鸟之羽以为翿,立之而舞,以事神也。‘无冬’” “‘无夏’,言莫恒也。”

又曰:“东门之枌,宛丘之栩,子仲之子,婆娑其下。”

师古曰:“《东门之枌》之诗也。《东门》,陈国之东门也。枌,白榆也。栩,杼也。子仲,陈大夫之氏也。婆娑,舞貌也。亦言于《枌栩》之下,歌舞以娱神也。枌音扶云反。栩音许羽反。杼音神汝反。”

此其风也。吴札闻《陈》之歌,曰:“国亡主,其能久乎?”

师古曰:“言政由妇人,不以君为主也。”

“自胡公后二十三世为楚所灭。”陈虽属楚,于天文自 若其故。颍川、南阳本夏禹之国。夏人尚忠,其敝鄙朴。 “韩自武子后,七世称侯,六世称王,五世而为秦所灭。 秦既灭韩,徙天下不轨之民于南阳。”

师古曰:“不轨,不循法度者。”

故其俗夸奢,上气力,好商贾渔猎,藏匿难制御也。宛 西通武关,东受江淮,一都之会也。宣帝时,郑弘召信 臣为南阳太守。师古曰召读曰邵治皆见纪。信臣劝民农桑, 去末归本,郡以殷富。颍川韩都,士有《申子》《韩非》《刻害》 馀烈。高士宦,好文法,民以贪遴争讼生分为失。师古曰遴 与吝同韩延寿为太守先之以敬让黄霸继之教化大 行狱或八年亡重罪囚南阳好商贾召父富以本业。

师古曰:“召父谓召信臣也,劝其务农以致富。”

颍川好争讼,分异黄、韩,化以笃厚。“君子之德,风也,小 人之德,草也,信矣。”自东井六度至亢六度,谓之寿星 之次,郑之分野,与韩同分。

赵地,昴、毕之分。野赵分晋,得赵国。北有信都、真定、常 山、中山,又得涿郡之高阳。鄚州乡。师古曰鄚音莫东有广平、 巨鹿、清河、河间。又得勃海郡之东平、舒、中邑、文安、束 州、成平、章武,河以北也。南至浮水、繁阳、内黄、斥丘;西有太原、定襄、云中、五原、上党。上党本韩之别郡也,远 韩近赵,后卒降赵,皆赵分也。“自赵夙后九世称侯,四 世敬侯徙都邯郸,至曾孙武灵王称王,五世为秦所 灭。赵中山地薄人众,犹有沙丘,纣淫乱馀”民。

《晋灼》曰:“言地薄人众,犹复有沙丘,纣淫地,馀民通系之于淫风而言之也,不说沙丘在中山也。”

丈夫相聚游戏,悲歌忼慨,起则椎剽掘冢。

师古曰:“椎杀人而剽劫之也。椎音直追反,其字从木。剽音频妙反。掘冢,发冢也。”

作奸巧,多弄物,为倡优女子弹弦跕躧,游媚富贵,遍 诸侯之后宫。

如淳曰:“跕音蹀,足之蹀。躧音屣。” 师古曰:“跕音它颊反。躧字与屣同,谓小履之无跟者也。跕谓轻蹑之也。”

邯郸北通燕、涿,南有郑、卫,漳河之间一都会也。其土 广俗杂,大率精急高气,埶轻为奸。太原、上党又多晋 公族,子孙以诈力相倾,矜夸功名,报仇过直。师古曰直亦当 也“嫁取送死。”奢靡。师古曰取读曰娶汉兴,号为难治,常择严 猛之将,或任杀伐为威。父兄被诛,子弟怨愤,至告讦 刺史、二千石。

师古曰:“讦面相斥罪也。音居列反,又音居谒反。”

“或报杀其亲属。”锺、代、石北,迫近胡寇。

《师古》曰:“锺所在未闻石,山险之限,在上曲阳。”

民俗懻忮。

臣瓒曰:“懻音冀,今北土名强直为懻中。” 师古曰:“懻,坚也;忮,恨也;音章跂反。”

“好气为奸,不事农商”,自全晋时已患其剽悍。

师古曰:“剽,急也,轻也。悍,勇也。”

而武灵王又益厉之,故冀州之部,盗贼常为它州剧。 定襄、云中、五原本戎狄地,颇有赵、齐、卫、楚之徙。

师古曰:“言四国之人被迁徙来居之。”

其民鄙朴,少礼文,好射猎,《雁门》亦同俗,于天文别属 燕。

燕地,尾、箕分野也。武王定殷,封召公于燕,其后三十 六世与六国俱称王。东有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西 有上谷、代郡、雁门,南至涿郡之易、容城、范阳,北新城、 故安、涿县、良乡、新昌,及勃海之安次,皆燕分也。乐浪、 元菟亦宜属焉。燕称王十世,秦欲灭六国,燕王太子 丹遣勇士荆轲西刺秦王,不成而诛。秦遂举兵灭燕、 蓟,南通齐、赵,勃、碣之间,一都会也。

师古曰:“蓟县,燕之所都也。勃,勃海也。碣,碣石也。”

初,太子丹宾养勇士,不爱后宫美女,民化以为俗,至 今犹然。宾客相过,以妇侍宿,嫁取之夕,男女无别,反 以为荣。后稍颇止,然终未改其俗,愚悍少虑,轻薄无 威,亦有所长,敢于急人。

《如淳》曰:“赴人之急,果于赴难也。”

燕丹遗风也。上谷至辽东,地广民希,数被胡寇,与赵、 代相类。有鱼盐枣栗之饶。北隙乌丸、夫馀。

如淳曰:“有怨隙也。” 或曰:“隙,际也。” 师古曰:“训际是也。” 乌丸,本东胡也,为冒顿所灭,馀类保乌丸山,因以为号。夫馀在长城之北,去元菟千里。夫,读曰扶。

东贾真番之利。元菟、乐浪,武帝时置。皆朝鲜、濊貉、句 骊蛮夷。

师古曰:“濊音秽,字或作薉,其音同。”

“殷道衰”,箕子去之朝鲜。

师古曰:“《史记》云‘武王伐纣,封箕子于朝鲜’。与此不同。”

教其民以礼义,田蚕织作。《乐浪朝鲜民犯禁八条》

师古曰:“八条不具见。”

相杀,以当时偿杀。相伤,以谷偿。相盗者,男没入为其 家奴,女子为婢。欲自偿者,人五十万。虽免为民,俗犹 羞之。嫁取无所仇。

师古曰:“仇,匹也。一曰仇读曰售。”

是以其民终不相盗,无门户之闭,妇人贞信,不淫辟。 师古曰辟读曰僻其田,“民饮食以笾豆”,

师古曰:“以竹曰笾,以木曰豆,若今之檠也。檠音其敬反。”

都邑颇放效吏及内郡贾人,往往以杯器食。

师古曰:“都邑之人颇用杯器者,效吏及贾人也。放音甫往反。”

郡初取吏于辽东,吏见民无闭臧,及贾人往者夜则 为盗,俗稍益薄。今于犯禁浸多,至六十馀条。可贵哉 仁贤之化也!然东夷天性柔顺,异于三方之外。

师古曰:“三方,谓南、西、北也。”

故孔子悼道不行,设浮于海,欲居九夷,有以也夫《乐 浪》海中有倭人,分为百馀国,以岁时来献见云。

师古曰:“倭音一戈反。今犹有倭国。” 《魏略》云:“倭在带方东南大海中,依山岛为国,度海千里复有国,皆倭种。”

“自危四度至斗六度,谓之析木”之次,燕之分也。 齐地虚,危之分野也。东有甾川,东莱、琅邪、高密、胶东南有泰山、城阳,北有千乘,清河以南,勃海之高乐、高 城、重合、阳信,西有济南、平原,皆齐分也。少昊之世有 爽鸠氏,虞、夏时有季崱。师古曰崱音仕力反汤时有逄公柏陵, 殷末有薄姑氏,皆为诸侯,国此地。至周成王时,薄姑 氏与四国共作乱,成王灭之,以封师尚父,是为太公。

《师古》曰:“武王封太公于齐,初未得爽鸠之地,成王以益之也。”

《诗风》齐国是也。临甾名营丘,故《齐诗》曰:“子之营兮,遭 我呼嶩之间兮。”

师古曰:“齐,《国风》《营诗》之辞也。《毛诗》作‘还’,《齐诗》作‘营之往也。嶩,山名也,字或作峱,亦作‘巙’’” ,音皆乃高反。言往适营丘而相逢于嶩山也。

又曰:“俟我于著乎而。”

师古曰:“《齐国风》,著《诗》之辞也。著,地名,即济南郡著县也。” 乎而,语助也。一曰门屏之间曰著。

此亦其舒缓之体也。吴札闻《齐》之歌,曰:“泱泱乎,大风 也哉!”

师古曰:“泱泱,弘大之意也。”

“其太公乎?”国未可量也。古有分土亡分民,

师古曰:“有分土者,谓立封疆也。无分民者,谓通往来,不常厥居也。”

太公以齐地负海舄卤,少五谷而人民寡,迺劝以女 工之业,通鱼盐之利,而人物辐凑。后十五世,桓公用 管仲,设轻重以富国,合诸侯成伯功,身在陪臣而取 三归。师古曰三归三姓之女故其俗弥侈,织作冰纨绮绣纯丽 之物。

如淳曰:“纨,白熟也。纯,缘也。谓绦组之属也。” 丽,好也。臣瓒曰:“冰纨,纨细密坚如冰者也。纯丽,温纯美丽之物也。” 师古曰:“如说非也。冰,谓布帛之细,其色鲜絜如冰者也。” 纨,素也。绮,文缯也,即今之所谓细绫也。纯,精好也。丽,华靡也。纨,音丸。纯,音淳。

号为“冠带”,衣履天下。

师古曰:“言天下之人,冠带衣履,皆仰齐地。”

初,太公治齐,脩道术,尊贤智,赏有功,故至今其土多 好经术,矜功名,舒缓阔达而足智。其失夸奢朋党,言 与行缪,虚诈不情,急之则离散,缓之则放纵。始,桓公 兄襄公淫乱,姑姊妹不嫁,于是令国中民家长女不 得嫁,名曰“巫儿”,为家主祠,嫁者不利其家。民至今以 为俗。痛乎!道民之道,可不慎哉!师古曰上道读曰导昔太公始 封,周公问何以治齐?太公曰:“举贤而上功。”周公曰:“后 世必有篡杀之臣。”其后二十九世为强臣田和所灭, 而和自立为齐侯。初,和之先陈公子完有罪,来奔齐。

师古曰:“公子完,陈厉公之子也。《左氏传》鲁庄二十二年,陈人杀其太子御寇,公子完与颛孙奔齐。盖御寇之党也。”

齐桓公以为大夫,更称田氏,九世至和而篡齐,至孙 威王称王,五世为秦所灭。临甾海岱之间一都会也, 其中具《五民》云。

服虔曰:“士、农、商、工、贾也。” 如淳曰:“游子乐其俗,不复归,故有五方之民也。”

鲁地,奎、娄之分野也。东至东海,南有泗水,至淮,得临 淮之下相、睢陵、僮、取虑,皆鲁分也。

师古曰:“取音趋,又音秋。虑音闾。”

周兴,以“少昊之虚曲阜封周公子伯禽为鲁侯。”

师古曰:“少昊金天氏之帝。”

以为周公主。

师古曰:“主周公之祭祀。”

其民有圣人之教化,故孔子曰:“齐一变至于鲁,鲁一 变至于道”,言近正也。濒洙泗之水,

师古曰:“言所居皆边于二水也。”

其民涉度,幼者扶老而代其任。师古曰任负载也俗既益薄, 长老不自安,与幼少相让。故曰“鲁道衰。”洙泗之间龂 龂如也。

师古曰:“龂龂,分辨之意也。音牛斤反。”

孔子闵王道将废,迺修《六经》,以述唐虞三代之道,弟 子受业而通者七十有七人。是以其民好学,上礼义, 重廉耻。周公始封,太公问何以治鲁,周公曰:“尊尊而 亲亲。”太公曰:“后世浸弱矣。”故鲁自文公以后,禄去公 室,政在大夫。季氏逐昭公,陵夷微弱,三十四世而为 楚所灭。然本大国,故自为分野。今去圣久远,周公遗 化销微,孔氏庠序衰坏。地狭民众,颇有桑麻之业,亡 林泽之饶。俗俭啬爱财,趋商贾,好訾毁,多巧伪。

师古曰:“以言相毁曰訾。訾音子尔反。”

丧祭之礼,文备实寡,然其好学犹愈于它俗。汉兴以 来,鲁东海多至卿相,东平、须昌、寿张皆在济东,属鲁, 非宋地也。当考。

师古曰:“当考者,言当更考核之,其事未审。”

宋地,房、心之分野也。今之沛、梁、楚、山阳、济阴、东平及 东郡之须昌、寿张,皆宋分也。周封微子于宋,今之睢 阳是也,本陶唐氏火正阏伯之虚也。济阴定陶,《诗风》 曹国也。武王封弟叔振铎于曹,其后稍大,得山阳、陈留,二十馀世为宋所灭。昔尧作游成阳。

如淳曰:“作,起也。成阳在定陶,今有尧冢灵台。” 师古曰:“作游者,言为宫室游止之处也。”

舜渔雷泽。

师古曰:“渔,捕鱼也。” 雷,古雷字。

汤止于亳,故其民犹有先王遗风,重厚多君子,好稼 穑,恶衣食,以致畜臧。宋自微子二十馀世,至景公灭 曹,灭曹。后五世亦为齐、楚、魏所灭,参分其地,魏得其 梁、陈留,齐得其济阴、东平,楚得其沛。故今之楚彭城, 本宋也。《春秋经》曰:“围宋彭城。”宋虽灭,本大国,故自为 分野。沛、楚之失,急疾颛己,地薄民贫。

师古曰:“颛与专同,急疾颛己,言性褊狭而自用。”

而《山阳》好为奸盗。

卫地,营室、东壁之分野也。今之东郡及魏郡、黎阳,河 内之野王、朝歌,皆卫分也。卫本国既为狄所灭,文公 徙楚丘,三十馀年,子成公徙于帝丘,故《春秋经》曰“卫。” 于帝丘。师古曰古“迁”字,今之濮阳是也。本颛顼之虚,故 谓之帝丘。夏后之世,昆吾氏居之。成公后十馀世,为 韩、魏所侵,尽亡其旁邑,独有濮阳。后秦灭濮阳,置东 郡,徙之于野王。始皇既并天下,犹独置卫君,二世时 乃废为庶人。凡四十世,九百年,最后绝,故独为分野。 卫地有桑间、濮上之阻。

师古曰:“阻者,言其隐阸,得肆淫僻之情也。”

“男女亦亟聚会”,声色生焉。师古曰亟屡也故俗称“郑、卫”之音。 周末有子路、夏育,民人慕之。

师古曰:“子路,孔子弟子仲由也,性好勇。夏育亦古之壮士,皆卫人。”

故其俗刚武,上气力。汉兴,二千石治者亦以杀戮为 威。宣帝时,韩延寿为东郡太守,承圣恩,崇礼义,尊谏 争,至今东郡号“善为吏”,延寿之化也。其失颇奢靡,嫁 取送死过度,而野王好气任侠,有《濮上风》。

楚地,翼、轸之分野也。今之南郡、江夏、零陵、桂阳、武陵、 长沙及汉中、汝南郡,尽楚分也。周成王时,封文武先 师鬻熊之曾孙熊绎于荆蛮,为楚子,居丹阳。后十馀 世至熊达,是为武王,寖以强大。后五世至严王,总帅 诸侯,观兵周室,并吞江汉之间,内灭陈鲁之国。后十 馀世,顷襄王东徙于陈、楚,有江汉川泽山林之饶。江 南地广,或火耕水耨,民食鱼稻,以渔猎山伐为业。

《师古》曰:“《山伐》谓伐山取竹木。”

果蓏蠃蛤,食物常足。

师古曰:“蠃音来戈反。蛤音阁,似蚌而圆。”

故“啙《窳媮》生”而亡积聚。

如淳曰:“啙或作𫚖,音紫。窳音庾。” 师古曰:“啙,短也;窳,弱也。言短力弱材,不能勤作,故朝夕取给而无储偫也。”

饮食还给,不忧冻饿。

师古曰:“还,及也,言常相及而给足也。”

亦亡千金之家,信巫鬼,重淫祀。而汉中淫失枝柱,与 巴、蜀同俗。

师古曰:“失,读曰泆。柱音竹甫反。枝柱,言意相节却,不顺从也。”

汝南之别,皆急疾有气埶。江陵,故郢都,西通巫、巴,东 有云梦之饶,亦一都会也。

吴地,斗分野也。今之会稽、九江、丹阳、豫章、庐江、广陵、 六安、临淮郡,尽吴分也。殷道既衰,周太王亶父兴𨙸 梁之地。长子太伯,次曰仲雍,少曰公季。公季有圣子 昌,太王欲传国焉。太伯、仲雍辞行采药,遂奔荆蛮。公 季嗣位,至昌为西伯,受命而王。故孔子美而称曰:“太 伯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谓 虞仲夷逸。隐居放言。身中清,废中权。太伯初奔荆蛮, 荆蛮归之,号曰句吴。

师古曰:“句音钩,夷俗语之发声也,亦犹越为于越也。”

太伯卒,仲雍立至曾孙周章,而武王克殷,因而封之。 又封周章弟中于河北,是为“北吴。”师古曰中读曰仲后世谓 之虞,十二世为晋所灭。后二世而荆蛮之吴子寿梦 盛大称王。其少子季札有贤材,兄弟欲传国,札让而 不受。自太伯寿梦称王六世,阖庐举伍子胥、孙武为 将,战胜攻取,兴伯,名于诸侯。至于夫差,诛子胥,用宰 嚭。师古曰音披美反。为粤王句践所灭。吴、粤之君皆好勇,故 其民至今好用劎,轻死易发。粤既并吴,后六世为楚 所灭。后秦又击楚,徙寿春,至子为秦所灭。寿春、合肥 受南北湖皮革、鲍木之输。

师古曰:“皮革犀兕之属也。鲍,鲍鱼也。木枫柟豫章之属。”

亦一都会也。始楚贤臣屈原。被谗放流。作《离骚》诸赋。 以自伤悼。

师古曰:“诸赋谓《九歌》《天问》《九章》之属。”

后有宋玉、唐勒之属,慕而述之,皆以显名。汉兴,高祖 王兄子濞于吴,招致天下之娱游子弟,枚乘、邹阳、严 夫子之徒,兴于文、景之际。而淮南王安亦都寿春,招宾客著书。而吴有严助、朱买臣,贵显汉朝,文辞并发, 故世传《楚辞》,其失巧而少信。初,淮南王异国中民家 有女者,晋灼曰有女者见优异以待游士而妻之,故至今多女 而少男。

如淳曰:“得女宠,或去男也。” 臣瓒曰:“《周官职方》云:‘扬州之民,二男而五女’。此风气非由淮南王,安能使多女也?” 师古曰:“志亦言土地风气既足女矣,因淮南之化又更聚焉。” 刘敞曰:“班氏作史,杂采异说,亦安能无失?” 瓒举扬州之说是矣。

本“吴粤与楚接,比数相并兼。”师古曰比近也音频寐反故民俗略 同。吴东有海盐、章山之铜,三江五湖之利,亦江东之 一都会也。“豫章出黄金,然菫菫物之所有,取之不足 以更费。”

师古曰:“此言所出之金,既以少矣,自外诸物,盖亦不多,故总言取之不足偿功直也。”

“江南卑湿,丈夫多夭。”会稽海外,有“《东鳀》人。”孟康曰音题分 为二十馀国,以岁时来献见云。

粤地,牵牛、婺女之分野也。今之苍梧、郁林、合浦、交阯、 九真、南海、日南,皆粤分也。其君禹后帝少康之庶子 云,封于会稽。

臣瓒曰:“自交趾至会稽七八千里,百粤杂处,各有种姓,不得尽云少康之后也。” 按《世本》,“越为芊姓,与楚同祖,故《国语》曰:‘芊姓夔、越’” ,然则越非禹后明矣。又芊姓之越,亦句践之后,不谓南越也。师古曰:“越之为号,其来尚矣。少康封庶子以主禹祠,君于越地耳。故此志云‘其君禹后’” ,岂谓百越之人皆禹苗裔?瓒说非也。刘敞曰:“瓒所云越非禹后,亦谓百越之君耳,岂指七八千里内之民乎?” 班氏所举,但是会稽一越尔。瓒以一越证之,亦未为失,而颜遂曲排之,非通论也。

文身断发,以避蛟龙之害。

应劭曰:“常在水中,故断其发,文其身以象龙子,故不见伤害也。”

后二十世至句践称王,与吴王阖庐战,败之,隽李。

师古曰:“隽音醉,字本作‘槜’,其旁从木。”

夫差立句践,乘胜复伐吴,吴大败之,栖会稽。

《师古》曰:“会稽,山名。登山而处,以避兵难,言若鸟之栖。”

“臣服请平。”后用范蠡、大夫种计,遂伐灭吴,兼并其地, 度淮,与齐晋诸侯会,致贡于周。周元王使使赐命为 伯,诸侯毕贺。后五世为楚所灭,子孙分散,君服于楚。

师古曰:“事楚为君而服从之。”

后十世至闽君摇,佐诸侯平秦。汉兴,复立摇为越王。 是时,秦南海尉赵佗亦自王传国。至武帝时,尽灭以 为郡。云。“处近海,多犀、象、毒冒、珠玑、银、铜、果、布之凑。”

韦昭曰:“果,谓龙眼离支之属。布,葛布也。” 师古曰:“毒音代。冒音莫内反。玑谓珠之不圆者也。音祈,又音机。布谓诸杂细布皆是也。”

中国往商贾者,多取富焉。番禺其一都会也。自合浦、 徐闻南入海,得大州,东西南北方千里。武帝元封元 年,略以为儋耳、珠厓。郡民皆服布,如单被,穿中央为 贯头。

师古曰:“著时从头而贯之。”

男子耕农,种禾稻纻麻;女子桑蚕,织绩。亡马与虎,民 有五畜。

《师古》曰:“牛羊、豕,鸡、犬。”

山多麈麖。

师古曰:“麈似鹿而大,麖似鹿而小。麈音主,麖音京。”

兵则矛盾刀木,弓弩竹矢,或骨为镞。

师古曰:“镞,矢锋。音子木反。”

自初为郡县吏卒,中国人多侵陵之,故率数岁壹反, 元帝时遂罢弃之。自日南障塞,徐闻合浦,船行可五 月有“《都元国》,又船行可四月有《邑卢没国》,又船行可 二十馀日有《谌离国》。”师古曰谌音士林反步行可十馀日,有《夫 甘都卢国》。

师古曰:“都卢国人,劲捷善缘高,故张衡《西京赋》云:‘乌获扛鼎,都卢寻橦’。” 又曰:“非都卢之轻趫,孰能超而究升也?” 夫音扶。

自夫《甘都卢》国,船行可二月馀。有黄支国,民俗略与 《珠厓》相类。其州广大,户口多,多异物。自武帝以来皆 献见。有译长、属黄门,与应募者俱入海,巿明珠璧、流 离、奇石异物,赍黄金杂缯而往。所至国皆禀食为耦。

师古曰:“禀,给也。耦,媲也。给其食而侣媲之,相随行也。”

蛮夷贾船转送致之,亦利交易,剽杀人。

师古曰:“剽,劫也,音频妙反。”

又苦逢风波,溺死不者,数年来还,大珠至围二寸以 下。平帝元始中,王莽辅政,欲耀威德,厚遗黄支王,令 遣使献生犀牛。自黄支船行可八月到皮宗,船行可 二月到日南象林界。云“黄支之南有已程不国”,汉之 译使自此还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