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第0416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四百十五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方舆汇编 第四百十六卷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四百十七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四百十六卷目录

 卫辉府部艺文三

  卫辉府拓城记      明郭庭梧

  河防议           前人

  白鹤观仙迹记       张缙彦

  依水园记          前人

 卫辉府部艺文四

  麦秀歌          殷箕子

  思归引          周卫女

  箕子          晋陶渊明

  七贤乡酒会         嵇康

  自淇水薛村口涉旧黄河三首

              唐骆宾王

  使往天兵军马约与陈子昂新乡为期及还而

  不相遇          宋之问

  东征至淇门答宋参军之问  陈子昂

  淇上即事田园        王维

  太公            常建

  啸台            贾岛

  入卫作          沈佺期

  酬陆少府          高适

  送魏八           前人

  淇上送韦司仓往滑台     前人

  自淇涉河途中作       前人

  其二            前人

  其三            前人

  其四            前人

  敬酬杜华淇上见赠兼呈熊曜  岑参

  题新乡王釜厅壁       前人

  吊比干墓          孟郊

  送人过卫州        杨巨源

  卫南          宋黄庭坚

  登啸台           苏轼

  共城十吟          邵雍

  安乐窝中四长吟       前人

  安乐窝中诗一编       前人

  安乐窝中一部书       前人

  安乐窝中酒一樽       前人

  重阳日再到共城百源故居   前人

  安乐窝           前人

  又             前人

  又             前人

  又             前人

  箕子           王十朋

  比干            前人

  石碏            前人

  苏门            刘芳

  百泉           权邦彦

  七贤堂         金元好问

  石门庙           前人

  又             前人

  涌金亭示同游诸君子     前人

  梅溪四首     元耶律楚材

  霖落山           王恽

  苍峪山           前人

  又             前人

  苍水            前人

  香泉            前人

  太公泉           前人

  水帘洞           前人

  苏门山           许衡

  卓水泉           前人

  卓水泉           王恽

  汲冢            前人

  梅溪二首      耶律楚材

  竹林            王恽

  涌金亭           前人

  箕子庙           前人

  周府君祠          前人

  卫源庙           卫恒

  前题            刘赓

  香泉寺二首       王恽

  六度寺二首       前人

  白云寺           前人

  紫微观二首       许衡

  比干墓          欧阳元

  汲城怀古          王恽

  百门泉二首       王磐

  卫源怀归          陈祐

  淇园           明刘基  卫河咏古          薛瑄

  比干墓           彭时

  淇县谒武公祠       余子俊

  宿苏门二首      李梦阳

  汲县谒比干庙       唐顺之

  啸台            前人

  共城山水二首      李濂

职方典第四百十六卷

卫辉府部艺文三[编辑]

《卫辉府拓城记》
明·郭庭梧
[编辑]

天子诏建封潞藩第。卫郡卜基郡东隅,其前当城狭 隘,于是卫遂奉檄诏拓城南面。拓之工,自万历十三 年二月始,十四年七月告成事。其广视旧袤,加于旧 若干丈,门楼视旧壮丽亦加焉。陶砖市灰,以属属邑 有力者而平其直,夫役佣属邑食力之民,里胥籍上 其名而无阑入者,费金共若干,得并给诸县官建藩 第者,分督者某官某官,始终经画者,郡守周公也。初 拓城之诏下,议者窃谓城以保民,城幸完毁,而拓之 滋劳与费,岂真庙堂第为封建计,遂不遑为卫计耶? 此其说殊无当。夫《诗》不称“城谢城齐”乎?彼犹建异姓 侯耳,且专为城焉。今幸天子笃懿亲,启宇近畿地于 是拓城也,亦奚容喙者?惟昔用召虎“城谢,山甫城齐。 此两公者皆当世重臣也,实能悯劳敷惠,大役成而 民不称厉,则周天子德意茂哉!”日者当廷议建藩于 卫,即已有专使,计必得良守与关决,且拓城尢守职 也。会卫守缺,周公在郎署,有声籍甚,乃出周公守卫, 盖隐然待以召虎、山甫也,简任轶于常守矣。周公既 莅卫,城工起,是年大旱,明年又大旱。或谓周公曰:“是 役也,时绌举赢,惟其偕于藩,第不可止耳。幸版筑役 竣,括甃楼橹诸役,倘可待时乎?”周公曰:“吾方用是以 哺菜色者,将奚待臧氏旱备修城郭,不与省用并列 哉?”于是即又下浚隍,令每夫日给谷可食三人。出周 公办者较先,役给金者溢焉。当是时,河北饥民匈匈 且逃徙,渡河窃掠者寖以众。周公乃褰帷循行境内, 尽历穷里,召父老噢咻之曰:“若辈逃者,岂有乐土为 储粟耶?将既至,始为计也,孰与就吾佣以需天雨?彼 窃者苟活旦夕,宜不恤抵罪,顾惴惴夙夜不劳于佣 耶?计所获,亦不必饶于吾佣直也。”于是饥民感泣,相 率𬳽𬳽趋城,役环城茇者,爨烟相属,妇子嬉嬉如在 其里巷中。夫卫当荐饥,而民不流移,盗不滋蔓,伊谁 力耶?则周公之悉心于拓城也,非但不厉民矣。先是 启土得鼎一瓶一鉴二,称三瑞,详司理《龙公记》中。比 城落成而甘雨降,其为瑞符,不尢彰彰哉!往余拜简, 命赴都门。过郡,周公延余新城楼,楼中可收一郡之 胜。新霁,远近河山澄鲜如拭,阡陌葱翠,藨馌络绎,与 昨睹黄埃赤日光景迥别矣。周公洒然解颐,属余为 《拓城记》,余固乐为述之,盖善周公以城工为流政,尢 快夫上之德意,得周公以明前议者将谓今日天子 笃懿亲,即以惠元元,两不悖矣。周公名思宸,起家辛 未进士,浙之馀姚人。

《河防议》
前人
[编辑]

尝谓议河者,贵相时以翊治,审势以宜民。盖时有古 今,因而相之,则不拂理以蔽治;势有轻重,从而审之, 则不执已以病民。故治无巨细,及民为惠;惠无恒施, 遂民为泽。《易》曰:“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此之谓也。维我 明朝,统一区宇,成祖建都燕京,漕会通之河,输东南 之赋,法甚良也。向因二洪梗涩,取济黄流,亦天启其 会者。然虑者又谓丹、沁同归,则溃溢不免,于是有导 沁入卫以杀河势之议。按《记》:卫,古御河,发源苏门山, 峰壑罗布,每伏秋水泛渰,民居禾岁苦久之。议下之 日,河北之民,益恟恟然若不适有居者,乃以白之郡 伯王公,公曰:“咨哉!是予之责也。古称民之昏垫,适然 之数也。是安忍于导之乎?《孟子》曰:‘禹以四海为壑’”,言 水莫大于海,以其能翕受也。今虑黄河之溢,而导沁 流于卫河纵阔其东隘,而广狭浅深相去迥甚,欲其 能翕受而不横溢也,得乎?善治水者当以水。治水犹 人之一身,手病则疗其手,若以之而移于足,谓非身 之病,可乎?今病黄河之梗漕,乃即引沁而之卫焉,恐 未必能减于大河之“流,而洪涛泛卫,冲啮不时,且将 并卫河之运而病之矣。是手且未瘳,又因而病其足 也,尚何利哉?矧濒河之民,历怀卫而下逮大名、德州, 直抵天津,计关三省,非眇小也。夫冤精不化则甘澍 不降,人有抑情则天有盩气,是可不深长思哉!”公遂 毅然力白于当事者。中间酌时势,具是非,陈利害,其 详已见之《改河公移》中,兹不赘,以故当事者可之。遂 寝其事,民乃安乐。业因征记于庭梧,梧曰:“体国恤民, 公之盛心也。”议成而遂寝之,见当事诸公之心一而 已矣。以此及于民则为大惠,垂于后则为永泽,心相 感、口相诵者,固昭昭也。胡用记之?咸曰:“此议由来者久,恐后之剿是说者,复惑当事以祸斯民”也,是议也, 微郡公力主,则吾民其鱼矣。是可以无记哉?呜呼!公 由名御史擢守斯郡,其昔所建白,皆彰著朝端,海内 炳炳可睹,不独此《改河》一事然也,若他清操善政,造 福斯民,又备见之。当事者各荐剡中,兹亦不著,惟著 其用以议河者云。王公名天爵,别号古庵,徽之歙县 人。

《白鹤观仙迹记》
张缙彦
[编辑]

“《白鹤古观》,不知始自何代。相传宋政和间,仙人刘海 蟾经过,飞篆垩壁之上。今石刻炳然,望之如龙翔鸾 舞者是也。先生丁晋季之乱,往来燕秦间,投簪辟谷, 葆真服气,元而上仙。一时游历,多有异迹。北方之人 虽儿童女子,无不知海蟾者。然先生去今千祀矣,事 事传疑,鲜所证据,他无论矣。”即如石旁董宾卿所记 白鹤观知事崔重微,一日见道人谒于堂,而《一统志》 则称汲令崔重微,且金皇统去宋政和不过数十年 耳。县令王廷宣石碣乃谓“先生避秦坑焚之患,隐其 名而道号,显似先生名字,不传于世,而为始皇世人 矣。塑像蓬鬓环耳,怪陋异常,绝不似贵人黄冠气像 下有一蟾,仰沫吐珠,又不知取何意”,无怪乎世人之 讹称也。余低徊其下,悚然久之。夫“仙”字去今方数百 年,已为手指模画,渐成细浅,而石旁题记数字,又磨 灭不可全识,再经千百年,有与荒烟断草俱归汗漫 之乡耳。可胜叹哉!余于是详为考稽,如《晋史》《列仙传》 《左编》《文献通考》《三才图会》诸书,得先生身貌、士籍、学 道出处颇具。乃为镌像记事,以示问奇者。《易》曰:“不事 王侯,高尚其事。”晋有陶隐士,东篱笑傲,不为斗粟折 腰。迹其《桃源诗记》,飘然有凌云之气。先生敝屣功名, 挂冠遁迹,宁独慕紫云青苔哉?去燕适秦,盖其寄托 远矣。其志公则一渊明之流亚与?若夫至人,天隐,其 次地隐,其次人隐。先生化气成鹤,齐万物,一死生,天 隐人“隐,抑又未可量也。荣禄者,身之灾也;声名者,道 之贼也。逃禄匿名,混迹尘世,先生固此成其隐耳。”然 则谓先生谒汲令可也;谓先生为始皇时人可也;谓 先生蓬鬓环耳,怪陋异常可也;谓先生名海取精蟾 蜍可也。凡若此者,皆天隐之极致,先生之实录。若夫 神篆飞空,偶然相涉,此《吕公偶传丹篆千》“年术耳。岂 足以窥先生哉。”

《依水园记》
前人
[编辑]

“百泉,胜绝群水。自孙台邵窝,游屐纷沓,而万古深缘, 遂为杖屐破削矣。”余久耽澄碧,厌尘喧,乃循源泉之 尾,得之吾邑卫水之隩,其流环郭而北数十里,可溉 可汎、可渔,而又无昔人之结构,以薄云气。乃扫秽锄 芜,为依水园。园抵水,小具一亭,柳棚我以青阴,草茵 我以软烟,开楹一望,对崒嵂而延霞漪,兀坐间烟波 反复焉。王觉斯先生见而乐之,颜之曰:“水龛。”龛之趾, 列行柏、桃、柳、木槿、芙蓉数百株。东穿曲池,引卫水入 之,鱼得荫焉。池之旁起怪石,叠峰复峦,漂浮水面。坳 处有土洞,深数尺,曰“云浪洞”,上架小桥,以通桃山。桃 山者,池上浮土积而成丘,取北山乱石杂之,蜿蜒庞 魄,高深之致豁如也。稍东有亭,曰“抚岚。”左右林木笼 蔽,亭独疏远。老杜所谓“开林见远山”,恍惚见之。亭之 外以瓦成垣,野翠天碧,玲珑错落,北望花树,如秋月 窗纱,不知傀儡之在眼际也。水中有画舫,具茶铛酒 垆,载《汉书》《唐律》数卷。春雪初融,卧听撒网声,飒飒然 秋涛怒生喷薄拍岸惊飞,冲沙雁寒聚浦。上汎桥口, 下汎驮湾,竟夕忘返,所谓流连之戒,余得毋犯耶?岸 拓半里,蓄枣柿桃李蔓菁,另缮山房主之。北望苏门, 如有几案。南开帘以迎旭,晴云舒卷,水鸟翻飞。有先 生大人者,车徒以憩,名之曰“集漪”山居此室去水稍 远,亦曰“集漪”者,风与水相际而成漪。每当风声吹叶, 绿浪飘渺,余魂梦依依,不自知其在河渚之外也。室 旁有小屋二,南牖宜冬,北牖宜夏。室初成,垩壁如洗, 适觉斯先生自共城来。夜宿,忽狂起,呼仆夫研墨走 笔写大竹数十条,风雨萧萧,园丁惊走告余,急往视 之。先生大叫,索酒浆自劳而趋,观者咸以谓有神来 焉。西壁则郭山人世元写《松鹤》配之。修冷之气与苍 劲之风,不复辨也。园去城数舍,民可至,乃不为游人 所赏。千年来处,喧而能宜其德,有足尚者。士君子裹 烟霞为骨,裛风月为致,岂必绝尘脱迹哉?《终南》之径 以塞,《北山》之檄尚在,首阳非清,柳下非浊。若利害棼 其情,得失移其虑,即寝处苏门百泉之间,公和、尧夫 其笑我矣

卫辉府部艺文四[编辑]

《麦秀歌》
殷箕子
[编辑]

麦秀渐渐兮,禾黍油油。彼狡童兮,不与我好兮。 “麦秀渐渐兮,禾黍油油。彼狡童兮,不我好仇。”

《思归引》
周卫女
[编辑]

周卫女之所作也。昔卫侯有女,赵王闻其贤,聘之,未至而王薨。太子欲留之,女不听,拘于深宫。欲归不得,援琴而歌。

涓涓泉水,流于淇兮。有怀于卫。靡日不思。执节不移 兮行不隳砱轲何辜兮离厥菑。嗟乎,何辜兮离厥菑? 涓涓泉水,流于淇兮。有怀于卫。靡日不思。执节不移 兮行不诡随。坎坷何辜兮离厥茨。

《箕子》
晋·陶渊明
[编辑]

“《去乡》之感,犹有迟迟。《矧伊》代谢,触物皆非。哀哀箕子, 云胡能夷。”《狡童》之歌,凄矣其悲。

《七贤乡酒会》
嵇康
[编辑]

乐哉苑中游,周觉无穷已。百卉吐芳华,崇基邈高峙。 林木纷交错,元池戏鲂鲤。轻丸毙翔禽,纤纶出鳣鲔。 坐中发美赞,异气同音轨。临川献清酤,微歌发皓齿。 素琴挥雅操,清声随风起。斯会岂不乐,恨无东野子。 酒中念幽人,守故弥终始。但当体七弦,寄心在知巳。

《自淇水薛村口涉旧黄河三首》
[编辑]

唐骆宾王

朝从北岸来,泊船河南浒。试共野人言,深觉农夫苦。 去秋虽薄熟,今夏犹未雨。耕耘自劬劳,租税兼舄卤。 园蔬定寥落,产业不足数。尚有献纳心,无因见明主。

皤皤河滨叟,相遇似有耻。辍榜聊问之,答言尽终始。 一生虽贫贱,九十年未死。且喜对儿孙,弥惭远城市。 结庐黄河曲,垂钓长河里。“溟漫望云海,萧条听风水。 所思强饮食,永愿在乡里。万事吾不知,其心只如此。”

孟夏桑叶肥,濛濛夹长津。蚕农有时节,田野无闲人。 临水狎渔翁,望山怀隐沦。谁能去京洛,憔悴对风尘。

《使往大兵军马约与陈子昂新乡为期及还而不相遇》
宋·之问
[编辑]

《入卫期》之子,吁嗟不少留。情人去何处,淇水日悠悠。 恒碣青云断,衡漳白露秋。知君心许国,不是爱封侯。

《东征至淇门答宋参军之问》
陈子昂
[编辑]

南星中大火,将子涉清淇。西林改微月,征斾空自持。 清漳去已远,瑶花折遗谁。若问辽阳戍,悠悠天际旗。

《淇上即事田园》
王维
[编辑]

再居淇水上,东野旷无山。日隐桑柘外,河明闾井间。 牧童望村去,猎犬随人还。静者亦何事,荆扉乘昼关。

《太公》
常建
[编辑]

日出渭流白,文王畋猎时。钓翁在芦苇,川泽无熊罴。 诏书起遗贤,匹马令致辞。因称江海人,臣老筋力衰。 迟迟诣天车,快快悟灵龟。兵马更不猎,君臣皆共怡。 同车至咸阳,心影无磷缁。四牡玉墀下,一言为帝师。 王侯拥朱门,轩盖曜长逵。古来荣华人,遭遇谁知之。 落日悬桑榆,光景有顿亏。倏悲天地人,虽贵将何为。

《啸台》
贾岛
[编辑]

“如闻长啸春风里”,荆棘丛边访旧踪。地接苏门山近 远,荒台突兀祇高风。

《入卫作》
沈佺期
[编辑]

淇上风日好,纷纷沿岸多。绿芳幸未歇,汎滥此明波。 采蘩忆豳吹,理棹想《荆歌》。郁然怀君子,浩旷将如何。

《酬陆少府》
高适
[编辑]

朝临淇水岸,还望卫人邑。别意在山阿,征途背原隰。 萧萧前村口,惟见转蓬入。水渚人去迟,霜天雁飞急。 我行应不远,所与终未及。欲济江上舟,相思空伫立。

《送魏八》
前人
[编辑]

更沽淇上酒,还泛驿前舟。为惜故人去,复怜嘶马愁。 云霞行处合,风雨兴中秋。此路无知己,明珠莫暗投。

《淇上送韦司仓往滑台》
前人
[编辑]

饮酒莫辞醉,醉多适不愁。孰知非远别,终念对穷秋。 滑台门外见,淇水眼前流。君去应回首,风波满渡头。

《自淇涉河途中作》
前人
[编辑]

野人头尽白,与我忽相访。手持青竹竿,日暮淇水上。 虽老美容色,虽贫亦间放。钓鱼三十年,中心无所向。

其二            前人[编辑]

南登滑台上,却望河淇间。行树夹流水,孤城对远山。 念兹川路阔,羡尔沙鸥闲。长想别离处,独无音信还。

其三            前人[编辑]

“东入黄河水,茫茫汎纡直。”北望太行山,峨峨半天色。 山河相映带,深浅未可测。自昔有贤才,相逢不相识。

其四            前人[编辑]

兹川方悠邈,云沙无前后。古堰对河堧,长林出淇口。 独行非吾意,东向日已久。忧来谁得知,且酌樽中酒。

《敬酬杜华淇上见赠兼呈熊曜》
岑参
[编辑]

杜侯实才子,盛名不可及。祇曾效一官,今已年四十是君同时者,己有尚书郎。怜君独未遇,淹泊在他乡。 我从京师来,到此喜相见。共论穷达事,不觉泪满面。 忆昨癸未岁,吾兄自江东。得君《江湖诗》,骨气凌谢公。 熊生尉淇上,开馆常待客。喜我二人来,欢笑朝复夕。 县楼压春岸,戴胜鸣花枝。吾徒在舟中,纵酒兼弹棋。 ‘三月犹未还,客愁满春草。赖蒙瑶华赠,讽咏慰怀抱’。

《题新乡王釜厅壁》
前人
[编辑]

怜君守一尉,家计复清贫。禄米尝不足,俸钱共与人。 城头苏门树,陌上黎阳尘。不是旧相识,声同心自亲。

《吊比干墓》
孟郊
[编辑]

《殷辛》帝天下,厌为天下尊。乾纲既一断,贤愚无二门。 佞是福身本,忠是丧已源。饿虎不食子,人无骨肉恩。 日影不入地,下埋冤死魂。有骨不为土,应作直木根。 今来过此乡,下马吊此坟。静念君臣间,有道谁敢论。

《送人过卫州》
杨巨源
[编辑]

忆昔征南府内游,君家东阁最淹留。纵横联句长侵 夜,次第看花直到秋。论旧举杯先下泪,伤离流水更 登楼。相思前路几回首,满眼青山过卫州。

《卫南》
宋·黄庭坚
[编辑]

今年畚锸弃春耕,折苇枯荷绕坏城。白鸟自多人自 少,污泥终浊水终清。沙场旗鼓千人集,渔户风烟一 笛横。唯有鸣鸱古祠柏,对人犹是向时情。

《登啸台》
苏轼
[编辑]

高士隐苏岭,平台留至今。峰峦相掩映,松柏共阴森。 自是甘潜迹,谁言竟陆沉。喜观三绝易,时鼓一弦琴。 作炭人能识,投河怒不侵。常年居土窟,素志乐山林。 阮籍闻长啸,嵇康愧夙心。谷岩悉响应,鸾凤同声音。 信是江沱咏,诚非泽畔吟。我来重游览,清气逼尘襟。

《共城十吟》有序
邵雍
[编辑]

“予家有园数十亩,皆桃杏梨李之类,在卫之西郊,自始营十馀载矣,未尝熟观。花之开,属以男子之常事也。去年冬,会病归自京师。至今年春,始遇花之繁茂,复悼身之穷处,故有《春郊诗》一集。虽不合于雅焉,抑亦导乎情耳。” 庆历丁亥岁。

居处虽近郭,不欲登城市。尽日客不来,至夜门犹闭。 院静春正浓,窗闲昼复寐。谁知藜藿中,自有诗书味。

其二

病起复惊春,携笻看野新。水边逢钓者,垄上见耕人。 访彼形容苦,酬予家业贫。自惭康济力,未得遂生民。

其三

春风必有刀,离肠被君断。春风既无刀,芳草何人剪。 肠断不复接,草剪益还生。谁人有芳酒,为我高歌倾。

其四

桃李正芬敷,花繁覆敝庐。乱香寻密牖,碎影下前除。 静绕昼眠后,轻攀春醉馀。纵然观尽日,谁敢罪狂疏。

其五

《郭外花亦繁》,不谓繁华失。幸非在郭中,不见繁华物。 不寒不暖天,半阴半晴日。花外秋千鸣,月隔秋千出。

其六

风暖啭鸣禽,天低薄薄阴。烟容凝垄曲,雨意弄河心。 柳隔高城远,花藏旧县深。独怜身卧病,犹许后春寻。

其七

“九野散漫漫,连昏鸟道间。坐中迷远树,门外失前山。” 袯襫耕夫喜,帡幪居者闲。骚人正凝黯,天际意初还。

其八

雨歇荡馀春,天光露太真。茵铺芳草软,锦濯烂花新。 风触莺簧健,烟舒柳带匀。如何当此景,闲卧度昌辰。

其九

花开风雨后,忍病欲消磨。未是疏狂极,其如困顿何。 梁间新燕乱,天外去鸿多。总是灰心事,冥焉昼午过。

其十

春暮多风雨,离披满后园。晓馀残片拥,晴外乱红翻。 香径难留裛,娇心绝弄繁。成蹊是桃李,狼籍尚无言。

《安乐窝中四长吟》
前人
[编辑]

安乐窝中快活人,闲来四物幸相亲。一编《诗逸》收花 月,一部《书》严惊鬼神。一炷香清冲宇泰,一樽酒美湛 天真。太平自庆何多也,唯愿君王寿万春。

《安乐窝中诗一编》
前人
[编辑]

“《安乐窝》中诗一编,自歌自咏自怡然。陶镕水石闲勋 业,铨择风花静事权。意去乍乘千里马,兴来初上九 重天。欢时更改两三字,醉后吟哦五七篇。直恐心通 云外月,又疑身是洞中仙。银河汹涌翻晴浪,玉树查 牙生紫烟。万物有情皆可状,百骸无病不能蠲。命题 滥被神相助,得句谬为人所传。肯让贵家常奏乐,宁” 惭富室剩收钱。若条此过知何限,因甚台官独未言。

《安乐窝中一部书》
前人
[编辑]

安乐窝中一部书,号云“《皇极》意何如?”《春秋》礼乐能遗 则,父子君臣可废乎?浩浩羲轩开辟后,巍巍尧舜协 和初。炎炎汤武干戈外,恟恟桓文弓劎馀。日月星辰 高照耀,皇王帝伯大铺舒。几千百主出规制,数亿万 年成楷模。治久便忧强跋扈,患深仍念恶驱除。才堪命世有时有,智可济时无世无既往尽归闲指点,未 来须俟别支吾。不知造化谁为主,生得许多奇丈夫。

《安乐窝中酒一樽》
前人
[编辑]

安乐窝中酒一樽,非惟养气又颐真。频频到口微成 醉,拍拍满怀都是春。何异君臣初际会,又同天地乍 絪缊。醺酣情味难名状,酝酿功夫莫指陈。斟有浅深 存燮理,饮无多少寄经纶。卷舒万世兴亡手,出入千 重云水身。雨后静观山意思,风前闲看月精神。这般 事业权衡别,振古英雄恐未闻。

《重阳日再到共城百源故居》
前人
[编辑]

故国逢佳节,登临但可悲。山川一梦外,风月十年期。 白发飘新鬓,黄花绕旧篱。乡人应笑我,昼锦是男儿。

《安乐窝》
前人
[编辑]

安乐窝中事事无,惟存一卷《伏羲书》。倦时就枕不必 睡,忻后携笻任所趋。准备点茶收露水,堤防合药种 鸡苏。苟非先圣开蒙吝,几作人间浅丈夫。

[编辑]

安乐窝中弄《旧编》,旧编将绝又重联。灯前竹下三千 日,水畔花间二十年。有主山河难占籍,无争风月任 收权。闲吟闲咏人休问,此个工夫世不传。

[编辑]

安乐窝中春梦时,闭门慵坐客来稀。萧萧微雨竹间 霁,嘒嘒翠禽花上飞。好景尽将诗纪录,欢情须用酒 维持。自馀身外无穷事,皆可掉头称不知。

[编辑]

安乐窝中春梦回,略无尘事可装怀。轻风一霎座中 过,清乐数声天外来。日影转时从杖履,花阴交处傍 樽罍。人间未若吾乡好,又况我乡多俊才。

《箕子》
王十朋
[编辑]

谏君不听念君深,被发佯狂自鼓琴。千古其传《箕子 操》,一时难悟“狡童心。”

《比干》
前人
[编辑]

谏君不听合亡身,岂忍求生却害仁。不向天庭剖心 死,安知心异世间人。

《石碏》
前人
[编辑]

人情谁忍弃天伦,公独能将义灭亲。何惜一时诛贼 子,不妨千古作纯臣。

《苏门》
刘芳
[编辑]

“太行东北来,势控西南垠。偃然为地脊,万里亘中原。 黄河界其间,气盛截其元。盘桓万古秀,郁为唐晋藩。 雄骋不能遏,发越卫苏门。倚天碧参野,不为兵尘昏。 右骞窣鸾凤,左绕奔鲸鲲。铺张几地脉,罗列百天孙。 遂令爱山人,独知此山尊。天巧茫未了,泌泉出山根。 珠玑无尽藏,鼓舞玻璃盆。悠然派素波,遍绕梅花村。” 莲陂与稻渚,日夕香气繁。竹上看青峰,竹下弄青𣸣。 笠屐山阴道,城郭武陵源。幽崖和长啸,逸兴西山吞。 碧岩招我归,拟倩云为轩。愿从无名公,林下莳兰荪。

《百泉》
权邦彦
[编辑]

西山招人巧相逼,兴欲乘风先两腋。夜寒策马古共 城,未见春林眩红碧。土膏浮焰远沄沄,野烧旧痕明 烁烁。造幽忽觉景物异,心莹如澄眼如拭。山根出泉 泉涌窦,泓此一样玻璃色。炯然毛发立可数,我欲探 之还杖植。郦元《水经》陆羽品,甲乙未许来轻敌。径须 乘夜掬月影,且试飞桡拨云迹。塞垣奔驰厌长道,貂 帽多尘更吹炙。偶来娱此得闲旷,尘土自无何用涤。 境清意彻两相会,坐对行吟一倾臆。鸥鹭飞浮亦闲 暇,知我忘机群可入。拟将笔力出方象,但觉才悭费 雕刻。荒乘野逸不知倦,是乐个中真自适。暮归穿邑 惊市人,应笑新迁二千石。

《七贤堂》
元·好问
[编辑]

石坛高树映寒藤,闲有沙鸥静有僧。总爱山阳竹林 好,七贤来了更谁曾。

《石门庙》
前人
[编辑]

“三仙祠下往来频,憔悴征衫满路尘。箫鼓未休寒食 酒,樵苏时见旧都人。”吹残芳树红仍在,展放平田绿 已匀。“西北并州隔千里,几时还我故乡春。”

[编辑]

两崖悬绝倚山垠,草径低迷劣可分。潭影乍从明处 见,竹香偏向静中闻。石林万古不知暑,茅屋四邻惟 有云。曳杖行歌羡樵叟,此生何计得随君。

《涌金亭示同游诸君子》
前人
[编辑]

“太行元气老不死,上与左界分山河。”有如巨鳌昂头 西入海,突兀已过馀坡陀。我从汾晋来山之,面目腹 背皆经过。济源盘谷非不佳,烟景独觉苏门多。涌金 亭下百泉水,海眼万古留山阿。觱沸泺水源,渊沦晋 溪波。云雷涵鬼物,窟宅深蛟鼍。水妃簸弄明月玑,地 藏发泄天不诃。平湖油油碧于酒,云锦十里翻风荷。 我来适与风雨会,世界三日漫兜罗。山行不得山,北 望空长哦。今朝一扫众峰出,千鬟万髻高峨峨。空青 断石壁,微茫散烟螺。山阳十月未摇落,翠蕤云旓相 荡摩。云烟故为出浓淡,鱼鸟似欲留婆娑。石间仙人迹,石烂迹不磨。仙人去不返,六龙忽蹉跎。江山如此 不一醉,拊掌笑杀孙公和。长安城头“乌尾讹,并州少 年夜枕戈。举杯为问谢安石,苍生今亦如卿何。元子 乐矣君其歌。”

《梅溪》四首
元·耶律楚材
[编辑]

竹边斜出两三枝,月底风前总恁宜。小苑清香无处 著,多因勾引玉泉诗。

湛然垂老不愁贫,得与梅溪作主人。问讯冰华无恙 否,香魂应也长精神。

寄诗梅甫问平安,彼此天涯耐岁寒。笔力尽衰思意 退,算来犹自胜居官。

溪边酌酒欢无尽,花底横琴兴亦奇。独乐清欢人不 识,个中惟有湛然知。

《霖落山》
王恽
[编辑]

“东山削出翠芙蓉。”西壑《砑贮雪风》。“人说魏王曾避 暑,殿基犹是旧离宫。”

《苍峪山》二首
前人
[编辑]

山神说是宰公身,野老年来话本因。采玉得仙俱恍 忽,至今功利及斯民。

九龙分部中天雨何处痴蟠睡不开一勺凤凰台下水有时风雨洗天来[编辑]

《苍水》
前人
[编辑]

万山忽断两崖开,中有苍河自北来。行出山门俱不 见,玉龙翻作地中雷。

《香泉》
前人
[编辑]

滴乳岩前挂瀑流,青林飞洒动高秋。玉龙跃入青冥 去,堆叠苍烟万壑愁。

《太公泉》
前人
[编辑]

萦纡一水蟠深涧,野叟何知说太公。坛下古碑堪晤 语,大书深刻“《太康》中。”

《水帘洞》
前人
[编辑]

秋云不卷水晶寒,芝草年深湿未干。翠壁悬冰鸣剑 佩,朱丝穿露织琅玕。夕阳倒影鲛绡薄,春雨添流瀑 布宽。我欲寻真问丹诀,凭谁传简借青鸾。

《苏门山》
许衡
[编辑]

大山如蹲龙,小山如踞虎。烟岚郁苍翠,远近互吞吐。 我来苏门居,遨游成乐土。策杖望朝云,卷帘看暮雨。 佳意豁尘腥,胜概入谈麈。使我郁陶消,使我劳瘵愈。 平生鄙吝心,一洗出千古。回首声利人,何殊坐囹圄。 远役非素怀,况有跋涉苦。吟鞭袅东风,迟迟如去鲁。 芳菲二三月,追游盛梅坞。归来愿无违,一觞期对举。

《卓水泉》
王磐
[编辑]

水有清声竹有风,我来端欲豁尘蒙。明朝杖履西城 路,怅望家山翠霭中。

《卓水泉》
王恽
[编辑]

镜中流水画中山,酒尽银瓶兴未阑。碧玉沼深人不 见,桃花飞度翠琅玕。

《汲冢》
前人
[编辑]

濔迤伍城都,背水犹阵图。魏陵废已久,磅礡如覆盂。 草树惨不春,穿穴狐狸墟。我来登其巅,怀古心踌躇。 忆当战国际,安釐亦狂且。泽糜被皋比,坐为秦人驱。 败亡自此始,保邦何乃疏。不知身后藏,安用书十车。 上窥姒与商,下建苍《周书》。零乱竹简光,诡说何纷挐。 征南辩已详,多出行怪徒。稽古不适正,死为毛颖诬。 其中亟当辩,阿衡被夷诛。孔子修《六经》,亦已防奸污。 大书一德后,薨葬闻亳都。在《易》最奇法,安取理所无。 兹焉万世程,洋洋真圣谟。何烦事幽赜,致远泥所趋。 长歌望陵去,乐歌风乎雩。

《梅溪》
耶律楚材
[编辑]

溪畔亭台半劫灰,冰香可惜为谁开。而今已有人为 主,折取疏枝寄我来。

又             《前人》:

素餐十稔我胡然,潦倒而今欲避贤。寄与梅溪且宁 耐,求归更待两三年。

《竹林》
王恽
[编辑]

漠漠筠林指旧栖,几年于此避危机。奇才最惜《嵇中 散》,空听鸾音月下归。

《涌金亭》
前人
[编辑]

“晓云拂山山气昏,坐来万壑横朝暾。丹崖翠壁画莫 出,但觉诗景供愁新。地灵祠古秘幽怪,天授神柄专 其尊。年年箫鼓祠下路,东风十里杨花春。我来爱此 山水窟,天气著物清而温。”涌金亭上一盘礡,主人留 醉九金樽。水边滉漾多丽人,往来但见珠翠裙。不知 仙家足奇货,《明珠脱串》一一浮出摩尼真。波间可玩 不可掇,云锦翻动玻璃盆。书生润身那羡此,席上正 有我家珍。举杯酌酒但默祷,山灵垂意哀王孙。愿分 秀色贮诗腹,一洗万斛胸中尘。仙官有请固不拒,山 鬼窃笑君无因。不然结茅傍修竹,云烟占断西湖曲。 月明舒啸碧山巅,唤起公和跨黄鹤。

《箕子庙》
前人
[编辑]

刳剔忠良诧肉林,当年愁绝父师心。道传未信奴为辱,俗古方知化独深。上念成汤思自献,下逢周武是 知音。野烟无地寻遗庙,空咏芃芃“《麦秀》吟。”

《周府君祠》
前人
[编辑]

河山两界殷故墟,自昔土壤称膏腴。千年废置灌莽 区,殆似渊薮藏逃逋。政以规画无良图。堂堂周侯烈 丈夫,一朝王门曳华裾。利焉斯兴害斯除,南来主漕 过此都。顾嗟行势资豺䝙,血人干牙其忍欤。龙亭入 奏为允俞,一语能沛天恩濡。郊圻申画开井庐,连甍 表植左右闾。日中市集百货俱,荒榛一旦为亨衢,流 民赖之雕瘵苏。劳来又复三年租,夫耕妇织圃有蔬。 桑无附枝,麦两涂。芃芃翠浪西山隅,昔焉糊口今赢 馀。我食我衣公所与,欲报之德父母且。“胡不均弘秉 事枢,天夺之速世所吁。公去虽远爱岂殊,身后报谢 当何如。”閟宫盘盘列绮疏,绘肖公像俨以居。岁时笾 豆民骏趋,牺牲在几酒在壶。坎坎击鼓吹笙竽。睇公 风马乘云车,神兮归来意恒愉。风时雨若蛇虫沮,瓯 窭满篝厉鬼驱。我诗刻石诚非谀,采之民谣与同符。 大书特书不一书,太行砺兮河带纡。黄童白叟相携 扶,犹有堕泪沾龟趺。

《卫源庙》
卫恒
[编辑]

上国风帆快转输,石林香霭护神居。龙吟别浦泉声 细,鸟拂空潭树影虚。

《前题》
刘赓
[编辑]

客来讵敢濯尘缨,𬞟藻区区效寸诚。愿乞一杯亭下 水,散为霖雨济苍生。

《香泉寺》
王恽
[编辑]

巃嵷悲台倚寺西,空山犹在旧禅扉。老猿吁月苍烟 外,曾伴山僧夜半归。

又             《前人》:

绝磴穿云老藓荒。扪萝行到赞公房。宝香冷彻《华严》 壁。坐落犹夸夜月光。

《六度寺》
前人
[编辑]

荒村到寺才三里,古屋悬崖废几间。从此重经题品 过,卫人方识有坛山。

又             《前人》:

支撑佛宇老风烟,岁月仍随圣历年。零落乱山终怅 望,扪萝应见入香泉。

《白云寺》
前人
[编辑]

为爱西山欲遍经,春风吹马上崚嶒。千章古木隈崖 寺,一点晴光守障灯。石磕题名留故事,松阴遗榻对 残僧。婆娑最乐双泉水,润入高峰露气凝。

《紫微观》
许衡
[编辑]

山水年来满意看,只无幽竹伴幽闲。从君愿乞龙孙 去,栽向西城空隙间。

又             《前人》:

寒缸挑尽火重生,竹有清声月有明。一夜客窗眠不 稳,却听山犬吠柴荆。

《比干墓》
欧阳元
[编辑]

独夫台上醉红裙,七窍丹心岂忍闻。白日已随流水 没,青山犹护太师坟。忠肝一片埋秋草,正气千年起 暮云。我亦停骖荐𬞟藻,太行落木正纷纷。

《汲城怀古》
王恽
[编辑]

尚父祠荒草满扉,五城犹在阵图围。飞梁水落横霜 濑,石马门空半夕晖。《竹简》有光陵寝破,山川良是昔 人非。临风笑煞安釐事,甘著虚名博祸几。

《百门泉二首》
王磐
[编辑]

济南七十二名泉,散出坡陁百里川。未似共城祠下 水,千窠并出画栏前。

又             《前人》:

半空风雨山头树,十顷玻璃水底天。孤客南来无著 处,相宜只有百门泉。

《卫源怀归》
陈祐
[编辑]

功名场上日奔忙,北去南来十五霜。海岳厚恩惭未 报,莼鲈佳兴偶难忘。一身自觉妨贤路,万事宜收入 醉乡。尘土满缨思一濯,苏门山下有沧浪。

《淇园》
明·刘基
[编辑]

驻马淇园春正浓,三山云外耸芙蓉。武公去后琅玕 少,霁色猗猗入画中。

《卫河咏古》
薛瑄
[编辑]

卫河冰泮绿波匀,南野春回翠麦新。淇竹旧曾歌《睿 圣》,柏舟犹自咏《夫人》。《太师》遗表当官路,西伯荒台在 水滨。靡靡遗音今已矣,东风依旧鸟声频。

《比干墓》
彭时
[编辑]

万古乾坤八尺坟,当年一死为忠君。谩劳异代加封 谥,正恐英魂不忍闻。

《淇县谒武公祠》
余子俊
[编辑]

昔闻《淇澳》水,今过武公乡。清远灵沙静,幽深草树荒。 筼筜常梦竹,《𬞟藻》未登堂。睿圣名千古,高风耿不忘。

《宿苏门二首》
李梦阳
[编辑]

朝发阳武城,暮宿苏门里。卧听青山钟,遥在白云里。

又             《前人》:

北风吹山云,不见山上月。苏门一夜雨,千峰尽成雪。

《汲县谒比干庙》
唐·顺之
[编辑]

下马登丘垄,藂林曲隧通。碑因元魏树,地是有周封。 酒散荒池上,人行秀麦中。故宫无可问,徒此对“松风。”

《啸台》
前人
[编辑]

晋时肥遁士,长啸此山阴。自远龙蛇迹,能为鸾凤音。 清净同河上,沉冥异竹林。坐超惟默理,妙契守雌心。 逸驾应难返,荒台尚可临。俯看恒卫水,遥见太行岑。 砌冷疏花发,扉扃落叶深。宁知千载后,更有阮生寻。

《共城山水》
李濂
[编辑]

共城西北苏门山,烟霞满目春昼闲。东风杖藜恣幽 赏,暂依泉涧聆潺湲。君不见孙登啸台几千尺,巉岩 上有仙人迹。天空不闻鸾凤音,石壁孤云为谁白。

又             《前人》:

“百泉泉水天下无,平地涌出千斛珠。源泉在左信斯 咏,清辉摇影涵蓬壶。君不见古来名士邵与许,卜居 傍泉此宁处。考盘求志心所安,落日怀贤重延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