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第0417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四百十六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方舆汇编 第四百十七卷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四百十八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四百十七卷目录

 卫辉府部纪事

 卫辉府部杂录

 卫辉府部外编

职方典第四百十七卷

卫辉府部纪事[编辑]

《汲县志》:“周平王四十九年,郑伯以王师、虢师伐我南 鄙。”

庄王六年,鲁溺会齐师来伐。

八年“冬鲁人齐人宋人陈人蔡人来伐。”

九年春正月,王人子突来救。

惠王十一年三月甲寅齐人来伐。

九年,狄人来伐卫。懿公好鹤,鹤有乘轩者。将战,国人 受甲者皆曰:“使鹤,鹤实有禄位,余焉能战?”公与石祁 子玦,与甯庄子矢,使守,曰:“以此赞国,择利而为之。”与 夫人绣衣,曰:“听于二子”,渠孔御戎,子伯为右,黄夷前 驱,孔婴齐殿。及狄人战于荥泽,卫师败绩,遂灭卫。齐 桓公封卫于楚丘,至文公始中兴。

襄王五年春狄来侵。

十年冬邢人狄人来侵。

十三年春,狄来侵。

二十年晋人来侵。楚人来救。

二十三年,狄来侵。十有二月,迁于帝丘。

二十六年夏晋人来侵。

顷王五年冬,狄来侵。

定王十八年夏四月丙戍,孙良夫帅师伐齐于新筑。 “六月癸酉,孙良夫、晋却克、曹公子首会、鲁季孙行父、 臧孙许、叔孙侨如、公孙婴齐帅师伐齐于鞍,大克。”冬, 郑人来侵。

灵王二十二年秋齐人来侵。

景王二十一年五月,卫灾。

二十三年秋,“盗杀絷。”

敬王十七年秋齐人执行人北宫结以来侵。

十八年秋晋士鞅来侵九月鲁季孙斯仲孙何忌来 侵。

二十年夏晋赵鞅来侵。

二十七年“夏晋赵鞅犯于戚。”

三十年夏晋赵鞅来侵。

三十二年春,晋魏曼多来侵。

三十八年秋,又侵。

三十九年秋晋赵鞅来侵。

四十二年夏六月,又侵。冬十月复来侵。“齐人来侵。” 贞定王元年夏五月,“越皋如后庸。”宋乐茷、鲁叔孙舒 来侵。

二年,晋荀瑶来袭。

《威烈王》时赵来袭,不克。又赵来侵都鄙。

赧王时,魏翟章来侵列城。秦樗里疾围蒲,不克。 赧王三十三年,大水。

秦始皇时,废卫君。

汉宣帝本始八年九月,大水。

安帝元初六年二月,地震。

桓帝永兴元年秋,河溢。

魏明帝景初元年九月,霪雨,大水。卫国李善家燕生 巨𪃟,若鹰。 陈留王咸熙二午十一月,太行山崩。

晋武帝咸宁四年七月,大水。五年五月丁亥,汲郡雨 雹;丙辰,又雨雹,坏屋百馀间,陨霜伤麦。

太康三年三月,雨雹伤禾稼。六年六月,雨雹。

怀帝永嘉四年五月石勒寇汲郡城陷。

北齐文宣帝天保八年,河北蝗。

后主武平三年,龙见汲郡佛寺涸井中。

隋文帝仁寿二年,河北大水。

唐高祖武德二年三月,太行山圣人崖崩有声。 四年十一月,窦建德部将刘黑闼击李世𪟝,取卫州。 太宗贞观六年正月,河北大水。

十九年,卫州人刘安道头生肉角,隐见不常,因以惑 众被诛。

高宗永徽二年十二月,卫州河清。

五年六月,大水。

高宗显庆五年春,旱。

高宗仪凤二年,旱。

高宗永隆元年九月,大水漂溺人畜甚众。

二年八月,大水,浸坏民居千馀家。

高宗永淳二年,大旱。

中宗神龙元年七月,大水。

二年冬,不雨。明年,旱,饥元宗开元三年,河北水,蝗。

元宗天宝十四年十一月安禄山反兵至卫州 肃宗乾元元年十月《郭子》仪大破安庆绪于卫州追 至邺。

德宗贞元元年春,大饥,斗米千钱,死者相枕。

八年秋,大水,溺伤人畜,漂没庐舍甚众。

宪宗元和四年十二月,群乌夜集太行山。

十二年,大水,平地深一丈。

文宗太和四年,饥。

九年春,又饥。

文宗开成三年秋,蝗食草木叶俱尽。

宣宗大中十二年,大水。

僖宗乾符二年,河北马生人。

五代唐明宗天成二年,有年。

四年,有《年》。

晋出帝开运三年,霖雨,河决。

周广顺二年,河北诸州,旬日无鸟。

宋太祖建隆二年,河北大旱。

四年,卫河溢,南北堤坏。

太祖乾德二年夏,蝗。

五年,卫河溢城北,城中水深五尺,溺没者甚众。 太祖开宝六年六月,河决自怀州至获嘉北。

七年四月,卫州水。

太宗太平兴国二年闰七月,蝗蝻生。

三年五月,河决自怀州至获嘉北。

五年,卫州献金龟。

太宗端拱二年,卫灾,燔烧官民庐舍、仓库、军营三百 馀区。又崇贤坊有鸟衔火,烧民居数十处,七日不灭。 真宗乾兴七年,大水。

仁宗天圣二年,大旱蝗。六月、五月己卯,大蝗。

七年六月,大水。

仁宗明道二年七月庚辰,蝗。

三年,雨赤雪。

仁宗皇祐元年二月,黄、卫二河决,注于乾宁军。频年 水灾。

仁宗庆历八年六月,大水。

仁宗嘉祐元年六月丁未,大水。

神宗熙宁元年八月,地大震,数刻不止,有声如雷,城 橹、民居大半摧覆,压死者甚众。

三年八月,旱。

四年二月辛巳,大风。

五年,大蝗。

七年,“自去秋七月不雨”至夏四月。

神宗元丰二年春,旱。

四年七月,河溢。

哲宗元祐四年春,地震。

八年,大水。

哲宗元符元年,大水。

二年六月,大水,河溢,漂溺人畜庐舍无数。

徽宗崇宁元年夏,蝗。

三年、四年,俱大蝗。

徽宗大观元年,河溢,漂没庐舍。

徽宗宣和六年秋,大水,百姓流徙。

理宗宝庆三年十二月,元史天泽袭武仙于西山,仙 败走汲。

理宗景定三年秋八月,元史天泽袭武仙于汲,仙败 走。

四年夏四月,金完颜陈和尚败元兵于卫州。

六年正月,金完颜白撒伐卫州,城中不应,还及元人 战于白公庙,金师败绩。

金世宗大定二十七年,黄、沁二河溢。

章宗明昌五年,河犯武城堤,泛及金山。明年,诏凿新 河,修石岸十四里有奇以塞之。按新河在新乡县南。 宣宗贞祐间,妖星下流淇上,群儿谣曰:“团栾冬半破 年寒,食节绝人烟。”后元兵屠城。

元世祖至元四年五月,大雨雹。

五年秋七月,鸲鹆食蝗。时螟生牧野,鸲鹆自西北逾 山来,方六七里间,林木皆满,遂下啄食。蝗且尽,作阵 飞去。

九年秋七月,河决卫辉路之新乡,委都水监丞马良 弼治之。

三十年六月,大雨,有苍龙堕河西乡农家王氏。甫夕, 黑雾四塞,窗户间寒凛不可胜。视之,有苍龙蜿蜓在 气中,起而复堕者再。时王氏女惊仆于地,救乃苏,问 所见亦同。少顷,霆震雾散,失所在。明日视其地,鳞鬣 印泥宛然。

三十七年四月,蝗。

成宗大德十年五月,获嘉大雨雹,大如杯拳,桑枣戕 折无馀,大风拔木,有提去百步者,十有八村皆同。 仁宗延祐元年,地震。

顺帝至正十七年丁酉八月,刘福通陷卫辉路十九年夏五月,大水。

二十七年,貊高杀卫辉守御官余仁辅。

二十八年七月,明兵至卫。

明太祖洪武二十年九月,凤凰集汲县冈,群鸟随从 鸣噪翱翔,三日而去。

成祖永乐十三年,“黄、沁二河溢,漂流民居,淹没禾稼, 坏卫辉兑军仓粮”,遂移仓所于大名小滩镇。

宣宗宣德七年,有年。

英宗正统元年,旱,蝗。十一年又蝗。

宪宗成化九年,卫河溢,渰城郭,坏民居。

十七年二月,地震。

十八年六月,河溢,渰没田庐漂流人畜甚众。

十九年三月七日,阴霾。是年秋至。明年春,大饥,人相 食。

三十年五月,大旱。

孝宗弘治十一年,斗粟廿钱。

十三年,汝府火灾,后宫焚毁无遗。

十五年六月,河溢。九月十七日酉时,地震有声。 武宗正德二年十二月,大雪五日,平地深丈馀。 六年,蓟寇刘七等攻掠郡境,城中戒严。

十四年五月初五日未时,黑风昼晦。

世宗嘉靖三年正月,五星聚于营室。是月,地震,民饥。 七年,大旱,蝗。

八年春,大饥,人相食。

九年,有《年》。

十七年,大蝗。

十九年,蝗。

二十年,大蝗。

二十二年,沁河决获嘉,新乡,城中水深数尺,滨河禾 稼庐舍漂没殆尽。

三十二年,大饥。

三十三年,大水。

三十四年十一月十三日夜,地震有声。

三十七年,沁河水溢伤稼。

四十一年,冰雹。

神宗万历十年,旱,蝗。

十一年,卫西南境大雨雹。

《十二年正月二十六日》,大雨,震电。

十三年秋,大旱。

十四年,自春正月不雨,至于夏六月,大风。

十五年三月壬辰三日申时,地震,有声如雷,城堞摧 圮,屋宇动摇,大饥疫。

四月五月大旱大风。七月大水,黄、沁二河决。七月二 十一日、二十二日大风,田禾伤损,民饥。

丁未年,沁河决,大水渰府城东北二关,倾圮,东、西、北 三门土塞,舟泊城下,日用米菜等,城上系绳取之。 壬戌年八月,冰雹大如掌,损秋。

己酉年,大旱。人攫食于市。死者枕藉。

《丙辰年除》日,地震天鼓鸣。

丁巳年秋,蝗食禾殆尽,至啮人衣。

戊午年,大有年,斗麦二十钱。

乙亥年,大蝗。

《戊寅年》,“蝗。”秋不雨,麦未播种。

已卯年三月,大风沙霾,昼晦,旱蝗食麦。秋盗起,人相 食。石米八两,石麦六两,公鬻人肉。

愍帝崇祯五年正月十五日、六月二十四日,二次流 寇至郡境西北乡山中,杀戮独惨。

辛巳年,大蝗食麦。秋,野无寸草,大疫。

壬午年,蝗食春苗,忽有黑头蜂蔽空而下食蝗,蝗随 灭,人饥疫死者十之八九,庄村尽成丘墟。

十六年,守城“陴者闻四野鬼哭声”,既而城内遍地皆 然。

十七年,流贼李自成兵犯怀庆,渐逼卫,潞藩同总兵 卜从善,十九日南行。二十二日,贼伪权将军刘智、将 军陈永福入卫,日以大风昼晦,改伪国号曰“顺”,伪年 号曰“永昌。”王进才为都尉,禁妇女不许入城。至八月, 忽放女人出城。一日,城中女人尽出。夜,进才同伪府 县官率众兵遁,城门闭数日。

《获嘉县志》:“贼设伪官兵,过获邑,南至黄河,北至太行 山,漫山塞野,百姓无所逃避。至五月,闻我”

清兵抵燕京。八月,我

清兵到,获邑鸡犬不惊,伪官闻风先窜。

卫辉府部杂录[编辑]

《汉书高帝纪》三年“六月,项王围成皋,汉王跳。”跳史记作逃 “独与滕公共车出成皋玉门”,北渡河宿小修武。在大修武 城东即今怀州获嘉自称“使者最”,驰入张耳、韩信壁而夺之军。 乃使张耳北收兵赵地。秋七月,有星孛于大角。汉王 得韩信,军复大振。八月,临河南向,军小修武。

《史记南越传》:“元鼎四年,汉使安国少季往谕南越王 以入朝比内诸侯。王年少,太后中国人也,尝与安国 少季通其使,复私焉。国人颇知之,多不附。太后恐乱起,亦欲倚汉威,数劝王及群臣求内属。即因使者上 书,请比内诸侯三岁一朝,除边关。于是天子许之,赐 其丞相吕嘉银印。嘉得众心,愈于王。嘉上书数谏止” 王,王弗听。有畔心,数称疾不见汉使者。使者皆注意 嘉,势未能诛王。王太后亦恐嘉等先事发,乃置酒,介 汉使者权谋诛嘉等。使者东乡,太后南乡,王北乡,相 嘉大臣皆西乡,侍坐饮酒。嘉弟为将,将卒,居宫外。酒 行,太后谓嘉曰:“南越内属,国之利也,而相君若不便 者,何也?”以激怒使者。使者狐疑相杖,遂莫敢发。嘉见 耳目非是,即起而出。太后怒,欲𫓩嘉以矛。王止太后, 嘉遂出,分其弟兵就舍,称病不肯见王及使者,乃阴 与大臣作乱。天子闻嘉,不听王,王太后弱孤,不能制。 使者怯,无决,又以为王太后已附汉,独吕嘉为乱,不 足以兴兵郏壮士。故济北相韩千秋奋曰:“以区区之 越,又有王太后应,独相吕嘉为害,愿得勇士二百人, 必斩嘉以报。”于是天子遣千秋与王太后弟樛乐将 二千人往入越境。吕嘉等乃遂反,与其弟将卒攻杀 王太后及汉使者,立术阳侯德建为王,以兵击千秋 等,遂灭之。使人函封汉使者节,塞上好为谩辞谢罪, 发兵守要害处。元鼎五年秋,卫尉路博德为伏波将 军,出“桂阳,下汇水;主爵都尉杨仆为楼船将军,出豫 章,下横浦。”六年冬,楼船居前,至番禺,建德、嘉皆城守, 楼船自择便处,居东南面,伏波居西北面。会暮,楼船 攻败越人,纵火烧城。越素闻伏波名,日暮不知其兵 多少。伏波乃为营,遣使者招降者,赐印,复纵令相招。 楼船力攻烧敌,及驱而入伏波营中,黎旦,城中皆降 伏波。吕嘉、建德巳夜与其属数百人亡入海,以船西 去。伏波又因问所得贵人,以知吕嘉所之,遣人追之。 校尉司马苏弘得建德,封为海常侯。越郎都稽得嘉, 封为临蔡侯。

《汉书。武帝纪》:“元鼎六年,帝将幸缑氏,至左邑桐乡,闻 南越破,以为闻喜县。春,至汲新乡,得吕嘉首,以为获 嘉县。”

《后汉书虞诩传》:邓骘兄弟欲以吏法中伤诩。后朝歌 贼甯季等数千人攻杀长吏,屯聚连年,州郡不能禁, 乃以诩为朝歌长。故旧皆吊,诩曰:“‘得朝歌何衰’?诩笑 曰:‘志不求易,事不避难,臣之职也。不遇盘根错节,何 以别利器乎’?始到,谒河内太守马棱。棱勉之曰:‘君儒 者,当谋谟庙堂,反在朝歌耶’?诩曰:‘初除之日,士大夫 皆见吊勉以诩诪之,知其无能为也。朝歌者,韩、魏之 郊,背太行,临黄河,去敖仓百里,而青、冀之人,流亡万 数。贼不知开仓招众,劫库兵,守城皋,断天下右臂,此 不足忧也。今其众新盛,难与争锋,兵不厌权,愿宽假 辔策,勿令有所拘阂而已’。”及到官,设令三科以募求 壮士,自掾史以下,各举所知,其攻劫“者为上,伤人偷 盗者次之,带丧服而不事家业为下。”收得百馀人,诩 为飨会,悉贳其罪,使入贼中,诱令劫掠,乃伏兵以待 之,遂杀贼数百人。又潜遣贫人能缝者佣作贼衣,以 采𫄧缝其裾为帜,有出市里者,吏辄禽之,贼由是骇 散,咸称神明。迁怀令。

《寇恂传》:光武南定河内,而更始大司马朱鲔等盛兵 据洛阳。又并州未安,光武难其守,问于邓禹曰:“诸将 谁可使守河内者?”禹曰:“昔高祖任萧何于关中,无复 西顾之忧,所以得专精山东,终成大业。今河内带河 为固,户口殷实,北通上党,南迫洛阳,寇恂文武备足, 有牧民御众之才,非此子莫可使也。”乃拜恂河内太 守,行大将军事。光武谓恂曰:“河内完富,吾将因是而 起。昔高祖留萧何镇关中,吾今委公以河内,坚守转 运,给足军粮,率厉士马,防遏他兵,勿令北度而已。”光 武于是复北征燕、代。恂移书属县,讲兵肄射,伐淇园 之竹,为矢百馀万,养马二千匹,收租四百万斛,转以 给军。朱鲔闻光武北而河内孤,使讨难将军苏茂、副 将贾强将兵三万馀人度巩河攻温。檄书至,恂即勒 军驰出,并移告属县,发兵会于温下。军吏皆谏曰:“今 洛阳兵度河,前后不绝,宜待众军毕集,乃可出也。”恂 曰:“温,郡之藩蔽,失温则郡不可守。”遂驰赴之。旦日,合 战,而偏将军冯异遣救及诸县兵适至,士马四集,幡 旗蔽野,恂乃令士卒乘城鼓噪大呼言曰:“刘公兵到!” 苏茂军闻之悚动。恂因奔击,大破之,追至洛阳,遂斩 贾强。茂兵自投河死者数千,生获万馀人。恂与冯异 过河而还。自是洛阳震恐,城门昼闭。光武传闻朱鲔 破河内,有顷,恂檄至,大喜曰:“吾知寇子翼可任也。” 《风俗通》:应彬为汲令,以夏至日诣见主簿杜宣赐酒, 时北壁上有悬赤弩,照于杯,形如蛇。宣畏恶之,然不 敢不饮。其日便觉得饱腹痛切,妨捐饮食,大用羸露, 攻治万端,不为愈。后彬因事过宣家,问其故。彬还厅 事,思维良久,顾见悬弩,曰:“必此也。”使使载宣于故处 设酒,杯中复有故蛇,因谓宣:“此壁上弩影耳,非有他 怪。”宣遂解,甚悦。怿由是疾瘳。

赵秋,朝歌人。轻财好施。邻人李元度母死,家贫无以 葬,秋曰:“赴死生,救不足,吾之本心也。”家有一牛以与之,元度得以葬。他日,秋夜行,见一老母,与秋金一饼, 曰:“子能葬我,是以相报。子五十后,富贵不可言,幸勿 忘元度也。”后果如母言。

《晋书惠帝纪》:“建武元年,王浚遣乌丸骑攻成都王颖 于邺,大败之。颖与帝单车走洛阳,服御分散,仓卒上 下无赍。侍中黄门被囊中赍私钱三千,诏贷用,所在 负贩以供宫人。止食于道中客舍,宫人有持升馀粳 米饭及炒蒜盐豉以进帝,帝啖之,御中黄门布被。次 获嘉市粗米饭,盛以瓦盆,帝啖两盂。有父老献蒸鸡”, 帝受之。

《新乡县志》:“刘海蟾在白鹤观,名元英,初名操,燕人也。 第明经,仕燕主刘守光为相,素喜性命之学。一日,有 道人来谒,海蟾邀坐堂上,问其姓字,不对,自称正阳 子。海蟾顺风请益,道人为演清净无为之宗,金液还 丹之要。既竟,乃索鸡卵十枚,各承以钱,置几上,累之 若浮圆状。海蟾惊异,叹曰:‘危哉’!道人曰:‘人居荣禄之 场,履忧患之地,其危有甚于此者’。”尽破其钱掷之,遂 辞去。海蟾是夜散金玉翼,早解印辞朝,易服从道。海 蟾往来方外,结张无梦、种放、陈希夷先生为友,间亦 作诗,其咏修炼,著有《黄金篇》,丹成尸解。今甯邑北二 十里有海蟾洗丹池,丘长春书《入道歌》,石碣尚存。宋 政和间,至新乡白鹤观,观主崔重微不能识,取金赠 之。忽闻弄笔声,已失所在。壁间飞篆“秦人刘海蟾来 过”七字。《全真传》:十二月二十四日降日,十一月二十 七日上升。元至元六年,封明悟弘道真君。见唐顺之 本传。

《金史康元弼传》:“元弼授大理少卿。先是,卫城为河所 坏,增筑苏门以寓州治。水既退,民不乐迁,故复归卫。 于是遣元弼按视,还言治故城便,遂复其旧。”

《元史董文用传》:“文用为卫辉路总管,佩金虎符。郡当 冲要,民为兵者十之九,馀皆单弱贫病,不堪力役。会 初得江南图籍,金玉、财帛之运,日夜不绝于道,警卫 输挽,日役数千夫。文用忧之曰:‘吾民弊矣,而又重妨 耕作,殆不可’。乃从转运主者言,州县吏卒足以备用, 不必重烦吾民也。主者曰:‘汝言诚然,万一有不虞,则 罪将谁归’?”文用即手书具官姓名保任之,民得以时 耕,而运事亦不废。诸郡运江淮粟于京师,卫,当运十 五万石。文用曰:“民籍可役者无几,且江淮风水,舟不 能以时至,而先为期会,是未运而民已困矣。”乃集旁 郡通议,立驲置法,民力以舒。十四年诣汴漕司言事, 适漕司议通沁水北东合流御河,以便漕者。文用曰: “卫为郡,地最下,大雨时行,沁水辄溢出,百十里间,雨 更甚,水不得达于河,即浸淫及卫。今又引之使来,岂 惟无卫,将无大名、长芦矣。”会朝廷遣使相地形,上言: “卫州城中浮屠最高者,才与沁水平,势不可开也。”事 遂寝。

《陈祜传》:“至元三年,朝廷以祜降官无名,乃赐虎符,授 嘉议大夫,卫辉路总管。卫当四方之冲,号为难治。祜 申明法令,创立孔子庙,修比干墓,且请于朝,著于祀 典。及去官,民为立碑颂德。”

《仁宗本纪》:大德十一年春正月,成宗崩,时武宗为怀 宁王,总兵北边。戊子,帝与太后闻哀奔赴。庚寅至卫 辉,经比干墓,顾左右曰:“纣内荒于色,毒痡四海。比干 谏,纣刳其心,遂失天下。”令祠比干于墓,为后世劝。 《卫辉府志》:汲郡人,元翰林学士王恽母先亡,葬于沁 曲。后十年,其父亦亡,将合窆焉。元堂既辟,有二黄雀 飞出。巳而母柩盖珠露凝缀,晶明焕烂,骈罗角结,若 宝幢璎珞之状。且清香袭人,移刻乃晞。见者莫不异 之。

《新乡县志》:“谭处端,字通正,号长真子,世为宁海人。性 倜傥,不事边幅,以孝义见称。博涉经史,记诵敏给,同 辈罕及。尤攻诸草隶。尝居新乡府君庙之庵,寻复寓 卫州北关邸中。新乡县庙官温六,忽夜见庵中灯火 荧然,窃视之,则师面火独坐,温拜于前,师微笑不言 而出。温待久不至,迹之不知所在,急呼道众白其事”, 众令朱四者诣卫质之,主人曰:“先生自至卫,未尝出 也。”朱回告其众,乃知其阳神也。自是师念圣号甚谨。 卫州淇门镇石孔目问师持念之故,师云:“众亦宜念, 今岁当有大水之灾。”众莫之省。是年河决,如其言。至 元六年,赠长真云水蕴德真人。

万历五年,“播州逆贼杨应龙,取四川偏桥卫等五寨, 杀白石口官兵;取綦江县,杀樊参将等,猖獗陆梁。”天 子赫然震怒,命中丞李公化龙讨之,调征各省官兵 五十馀万,暨云、贵、蜀三省土司安疆臣等十三家官 将苗兵数十万,传檄约束,克期擒伐。先是,新乡操兵 祝容等应征之日,祷于武安王之神。及会兵八路,容 等与在行列,各分汛地,攻打长磏、桑木、楼山等关,备 尝险阻。越明年端月进兵,四月直捣贼庭。每遇攻合, 辄见神兵,若恍若惚,日耀云从,逆贼倒戈丧气,皆曰: “河南天兵来也。”贼师败绩。六月六日,生擒杨妖,槛送 京师,荡平播酋,而巴岷肃清金湾望气县东卫河边,后有高阜,前有金家坟,周围 乱冢相接。前代司天监望有气,遣军夫掘丈馀,果得 草人、草马,队伍成列。其草截断处有血流至今沟址 尚存。

《新乡县志》:“嘉靖中,文庙栋产芝,后以生员张楫女为 世庙继后。楫备造文庙祭器。款识皆本古图。”

县东北苍山下有庙,庙前有白龙潭。忽一日龙起平 地,水深一二丈,溺死人物。潭移前百十步,后潭复平。 县北张门村黑麓庙前杨树二株,俱大数围。有采伐 者,血如涌泉,共叹神所呵护,遂止。迹至今存。

武家店关王庙前,有大槐一株。万历间,土门刘某强 采以营室。方施斧斤,根血涌出。众劝止不从,竟伐之。 及室告成,众往贺。酒数行,其仆忽见赤面神人,怒目 指发,乘马操刀,驰骤屋上。惊以告,宾主大骇,出户视 之,不见其迹,而屋遂崩塌。刘某亦因寝疾死。

《水经注》:汲县,故汲郡治,晋太康中立。城西北有石夹 水,飞湍浚急也,人亦谓之磻溪,言太公常钓于此也。 城东门北侧有太公庙,庙前有碑,碑云:“太公望君,河 内汲县人也。”故会稽太守杜宣白令崔瑗曰:“太公甫 生于汲,旧居犹存。君与高国同宗,太公载在经传,今 临此国,宜正其位,以明尊祖之义。”于是国老王喜、廷 掾郑笃、功曹邵勤等,咸曰“宜之”,遂立坛祀,为之位主。 城北三十里有太公泉,泉上又有太公庙,庙侧高林 秀水,翘楚竞茂,相传云“太公之故居”也。晋太康中,范 阳卢无忌为汲令,立碑于其上。太公避纣之乱,屠隐 市朝,遁钓鱼水,何必渭滨,然后磻溪。苟惬神心,曲渚 则可。磻溪之名,斯无嫌矣。

“太和泉源水,水有二源,一水出朝歌城西北,东南老 人晨将渡水而沈吟难济。纣问其故,左右曰:‘老者髓 不实,故畏寒也’。”纣乃于此斮胫而视髓。其水南流,东 屈迳朝歌城南。《晋书地道记》曰:“本沫邑也。《诗》云:‘爰采 唐矣,沫之乡矣’。”殷王武丁始迁居之,为殷都也。《禹贡》 纣都在冀州大陆之野,即此矣。有糟丘酒池之事焉。 “有新声靡乐,号邑朝歌。”晋灼曰:“《史记乐书》:‘纣为朝歌 之音。朝歌者,歌不时也。故墨子闻之,恶而回车,不迳 其邑’。”论撰《考谶》曰:“邑名朝歌,颜渊不舍,七十弟子掩 目,宰予独顾,由蹶堕车。”宋均曰:“子路患宰予顾视凶 地,故以足蹶之,使堕车也。今城内有殷鹿台,纣昔自 投于火处也。”《竹书纪年》曰:“武王亲禽帝,受卒于南单 之台,遂分天之明。”南单之台,盖鹿台之异名也。武王 以殷之遗民,封纣子武庚于兹邑,分其地为三,曰邶、 鄘、卫,使管叔、蔡叔、霍叔辅之为三监。殷畔,周讨平,以 封康叔为卫。箕子佯狂自悲,故《琴操》有《箕子操》。迳其 墟,父母之邦也,不胜悲,作《麦秀歌》。地居河、淇之间,战 国时皆属于赵,男女淫纵,有纣之遗风。

《日知录:左传》:“郑太叔出奔共。”注:“共国,今汲郡共县。”《史 记。春申君传》:“通韩上党于共,甯使道安成出入赋之。” 《田敬仲完世家》:“王建降秦,秦迁之共,饿死。齐人歌之 曰:‘松邪柏邪住建共者客邪’。”《汉书功臣表》有“共庄侯 卢罢师。”《唐书·地理志》:卫州共城县,武德元年置共州, 即今卫辉府辉县。今辉县有共姜台,后人之附会也。 西《元丰营》崇祯丙子七月夜,巨星光芒下垂及许作 梅寝室,有婢见之惶惧,呼主母出视,照耀如白日,仍 流行屋檐间乃隐,邻人亦有见者。八月,作梅乡试捷。

卫辉府部外编[编辑]

《府志》:“梁小老者,梁中丞守冢人,业织屦。有道人求宿, 常以饭啖之,久而辞去,云:‘尔无妻,吾为若娶可乎?小 老云:‘窭子安所得妻’’?”道人乃授一符焚之,命将祠内 刍灵,童女每食祀之。四十九日,忽夜有扣门声,启视 则一姬也,渐亲昵,遂与居处,嗔其为贼役,止之厨下, 每日具饭食,且精洁。同辈颇闻其语,以告公嗣中翰 君,中翰突往视之,小老惶惧,女云:“伊不见也。”久之,稍 泄其事于其友。友强求见,乃于《杏花月》下见形。其友 大惊失声,自此灭迹,小老思怨之极。忽一日,同一伟 丈夫来,大怒,拳小老云:“如何败我?妹行再求,须于瓦 子坡等候。”遂终不见。后询瓦子坡,乃华山下坡也。启 道人所留符,则限于百日满矣。

熊某者,邑银工也。偶遇一妇,以情挑之,亦不甚拒,反 以诗箑赠,遂偕伉俪同辈,贺得佳偶,馈酒食,妇不避, 与之狎饮。已而妇携适母家,熊从之向东北行。俄至 其处,松竹掩映,台榭参差,幽雅宜人,童仆从中欢迎。 熊登其堂,与妇父母相见,如甥舅礼。佳殽成列,美酒 盈尊,日暮寝息,锦绣重茵,人间乐事,莫逾于此。酣醉 痴迷者累日,及醒则身憩庙内,所寝卧者皆蒿草砖 块也。熊始知遇妖,怫意而归。异日妇复至,遂与之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