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第0446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四百四十五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方舆汇编 第四百四十六卷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四百四十七卷


考证.svg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四百四十六卷目录

 河南府部外编

职方典第四百四十六卷

河南府部外编[编辑]

《河南府志杂纪》:启母化石,嵩山之阳,旧有启母庙,久 废。庙前有石,高二丈许,而中裂,号启母石。《郡志》载:淮 南子启母,涂山氏之女,禹治洪水,经轘辕山,谓涂山 氏曰:“欲饷,闻鼓声乃来。”禹跳石,误中鼓。涂山来见禹, 乃化熊,惭之而去。嵩高山下化为石,禹曰:“归我子。”石 破而生启。盖此石是何其诞也。近世有引书及《孟子》 语为之辩者,谓禹治水于其外,其勤久矣,不假涂山 之饷而后食,而涂山安得随其所之而饷之?禹若化 为异物,何不避一世之人而独避其所配耶?一世之 人何不见,而涂山独见之而惭耶?涂山惭禹之化熊, 而不自惭于化石,盖好事者承讹踵妄,转相附会而 至是耳。予闻登封又有所谓启母墓者。《汉书注》:“启母 墓在阳城,即嵩山之阳,今登封地。”然则此石为启母, 此墓何为者也?玉女捣帛石,在登封县西北,其石莹 澈如玉。

汉神桑,愿会寺佛堂前有桑树一株,直上五尺,枝条 横绕,柯叶旁布,形如羽盖,复高五尺,又然。凡为五重, 每一重,叶椹各异,京师道俗谓之“神桑”,观者成市。帝 闻而恶之,以为惑众,命给事黄门侍郎元纪代之。其 日云雾晦冥,下斧之处,流血至地,见者莫不悲泣, 投剑厌怪。章帝以建初八年,铸一劎,令投于伊水中 以厌人漆之怪。弘景按:《水经》云:“伊水有一物如人,漆 头有爪,人浴辄没,不复出。”

魏腋下有两翅魏明帝起凌云台,峻峙十丈,即韦诞 白首处。有人钤下能著履,登缘不异践地,明帝怪而 杀之。腋下有两肉翅,长数尺。

帝辛玉枕《拾遗记》曰:魏咸熙二年,宫中夜夜有异兽, 或吼呼惊人,乃有伤害者。诏使宦者暗中伺候,有白 虎毛色莹净,以戈投虎,即中左目。俄而往取,虎已隐 形。更搜觅,乃于藏中得一玉虎头枕,左目有血。帝嗟 其大异,问诸大臣,答云:“昔汉诛梁冀,得玉虎头枕一 枚,云此枕单池国所献,腮下有篆书字,云是帝辛之 枕。尝与妲已同枕,是殷时遗宝也。”凡珍宝久则生精 灵,必神物凭之也。

《洛子渊虎贲》洛子渊者,云洛阳人,戍在彭城。其同营 人樊元宝假归附书,令达其家,云宅在灵台南,近洛 河。元宝至,忽见一老翁,云“是吾儿。”书引入,屋宇显敞。 让坐,命婢取酒。俄而酒至,香美异常,兼设珍羞,海陆 俱备。饮讫,送元宝出,但见高岸对水,渌波东倾。及还 彭城,子渊已失矣,方知是洛水之神也。

王隐《晋书》苏韶卒,见形于苏节,求改葬。曰:“吾性爱好 京洛,每往来出入,瞻视邙山,乐哉万世之基也!北背 孟津,洋洋之河;南望天邑,济济之盛。”

唐武宗初,朱崖李太尉有乐吏廉郊,师事曹钢,尽钢 之能。郊尝宿平泉别墅,值风月清朗,携琵琶池上,弹 《蕤宾调》,闻芰荷间有跳跃声,必谓是鱼。及弹别调,即 无所闻。复弹前调,忽有一物锵然跃出池岸之上,视 之,乃“蕤宾铁。”律吕相应固如此。

韦丹未第时,于洛阳中桥见渔者得一大鼋,长数尺, 引头四顾,有乞救之意。丹以乘驴赎之,放于水中,徒 步而归。后数日,韦诣胡苇生问命,生共往元长史家。 有老人元浚之,向韦尽礼款待,怀中取文字一通授 之曰:“此公一生官禄行止,聊报活命之恩。”方悟元浚 之即其鼋也。

《鹦鹉求道》东都有人养鹦鹉,以其慧甚施于僧。僧教 之能诵经,往往架上不言不动。问其故,对曰:“身心俱 不动,为求无上道。”及死,焚之,有舍利。

上苑,天授二年腊,卿相欲诈称花发,请幸上苑,有所 谋也,许之。寻疑有异图,乃遣使宣诏曰:“明朝游上苑, 火急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于是凌晨名 花布苑,群臣咸服其异,后葢托术以移唐祚。此皆妖 妄,不足信也。大凡后之诗文,皆元万倾、崔融辈为之。 按上苑,即今龙门花子寨是也。

宋富郑公留守西京,因府园牡丹盛开,召文潞公、司 马端明、楚建中、刘几、康节先生同会。是时牡丹一栏 凡数百本。坐客曰:“此花有数乎?请先生筮之。”既毕,曰: “凡若干朵,使人数之,如先生言。”又问曰:“此花几时尽 乎?请再筮之。”先生揲蓍,沉吟良久曰:“此花尽来日午 时。”郑公因曰:“来日食后,可于此以验先生之言。”坐客 曰:“诺。”次日食罢,花尚无恙。洎烹茶之际,忽然群马厩中逸出,与坐客马相蹄啮,奔出花丛中。既定,花尽毁 折矣。闻之司马文季朴富韩公谢事居洛,一日,邵康 节来谒,公适病足,卧小室,延康节至卧床前,康节笑 曰:“他客得至此耶?”公亦笑,指康节所坐胡床曰:“病中 心怦怦,虽儿子来,立遣去。此一胡床,惟待君耳。”康节 顾左右曰:“更取一胡床来。”公问其故,答曰:“日正中,当 有一绿衣少年,骑白马候公,公虽病,强见之。公薨后, 此人当秉史笔,记公事。”公素敬康节,神其言,因戒阍 人曰:“今日客至,无贵贱,立为通。”既午,果《范祖禹梦》得 来。遂入,问劳稠叠,且曰:“老病即死,念生平碌碌无足 言,然粗怀朴忠,他时笔削必累君,愿少留意。”梦得惶 恐叵测,避席谢。后十馀年,修《裕陵实录》,梦得竟为修 撰。《韩公传》

洛阳大内,自隋、唐、五代久虚旷,自金銮殿后,虽白昼 人不敢入,入亦多有异虿,或大如斗蛇,率为巨蟒,日 夜丝竹歌哭之声不绝。宣和末,有监官吴本者,武人, 恃气不畏。夏月,因纳凉殿庑间,至晡后,天尚未昏黑, 忽闻踵声自内出,即有卫从缤纷中一人衣黄如帝 王状。间,尚带鲜血。繇殿庑从本寓舍前徐行而过。 本与从者急趋入户避之,得详瞰焉。最后一俊士,似 怒本纳凉妨其行者,乃以两手按其卧榻,榻之四足 遂穿砖而陷于地,转他殿而去。本因图画所见,遍示 洛人,皆曰“必唐昭宗也。”

汲石化器,晋有彭娥,宜阳县人。永嘉之乱,娥父母昆 弟皆为贼所害。时娥方负器出汲,闻贼至,走还,与贼 格𩰚。贼执娥,驱出溪边,将污之。溪边有峭壁,高数十 丈,娥大呼曰:“我岂受辱于贼奴耶!”遂以首触石,山忽 开丈馀,娥即趋入,贼逐之,山复合,贼皆磔死,娥遂不 知所在。所遗汲器化为石,形似鸡,人因号为《石鸡山》 云。

嵇康闻琴嵇康尝游洛西,暮宿华阳亭,引琴而弹之。 夜分,忽有客诣之,与康共谈音律,词致清辨,因为《广 陵散》,声调绝伦,遂以授康,仍誓不传人。及康就东市 索琴弹之,曰:“昔袁孝尼尝从吾学《广陵散》,吾每靳与 之,于今绝矣。”

展草救主昔有人牵狗过巩县,野酒醉卧地不醒,忽 野火四面延烧,东二里有河,狗因往湿身,展草救火 免患,方醒,狗走疲而死,因瘗县西南罗口保,人称为 “义狗冢。”

种蔬得玉洛阳公辇水作浆,兼以给过者,且补𪨗,不 取其直。有神化为童子,问公何不种蔬,曰:“无种。”即遗 数升。公种之,化为白璧,公取以娶妇。

晤王弼墓陆机初入洛,次河南之偃师。时夕,望道左 若有民居,因往投宿。见一年少,神姿端达,与机言《易》 理妙旨,机心钦其能,无以酬对,既晓便去。机税骖逆 旅,妪曰:“此东数十里无村落,止有山阳王家墓耳。”机 乃怪之,怅然还睇前路,空野霾云,拱木蔽日,知所遇 者,信王弼墓也。

《女娲墓移》天宝十一载六月,阌乡县黄河滨女娲墓, 因大雨晦冥,失所在。乾元二年六月,濒河人闻有风 雷,晓见其墓涌出,上有巨石,石上双柳,时号“风陵堆。” 盖女娲亦风姓也。

瘗蚕受刑。咸通中,洛阳大饥,谷价涌贵,时养蚕者多 以桑叶货之。新安人有王公直,一日与妻谋曰:“养蚕 不如鬻叶。”遂取蚕瘗之。公直入洛阳,鬻叶得钱,市猪 肉一脚,盛于袋中,鲜血流出。阍吏将袋启视,见人臂 一只,遂缚公直送河南郡守。讯之,公直不服,只称鬻 叶云云。郡守令左右押公直验瘗蚕之处,乃见死人 无一臂。覆勘相合。公直。遂下狱。寻杖杀之。

《㶉𪆟呈祥》:河南府伊阙前临大溪,每僚佐有入台,则 水中先有小滩涨出。时牛僧孺为县尉,一旦忽报滩 出,翌日,宰邑与同僚列筵于亭上观之。有老吏云:“此 必分司御史,若是西台,滩上当有㶉𪆟飞下。”不数日, 拜西台御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