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第0465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四百六十四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方舆汇编 第四百六十五卷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四百六十六卷


考证.svg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四百六十五卷《目录》。

 《南阳府部,纪事一》

《职方典》第四百六十五卷。

南阳府部纪事一[编辑]

《邓州志》:“帝仲康子封于邓。”按《史记》,“邓,曼姓,侯国,夏仲 康子所封。”邓之名始建于此。

商武丁时汤之裔封于邓。

“周文王化及汝坟,江、汉、邓”,在周南境内。

《春秋》:“鲁桓公二年,蔡侯、郑伯会于邓。”

七年,邓侯《吾离》朝于鲁。

庄公六年,楚文王伐申,过邓,邓侯享之,三甥谏之,弗 从。

庄公七年,楚子伐邓。

十六年,楚复伐邓,灭之。邓遂属楚。

周襄王十有七年。鲁僖公二十有五年春,晋伐鄀。楚𩰚克屈御 寇以申、息之师戍商密。秦人过析隈,入而系舆人,以 围商密,昏而傅焉,宵坎血,加书,伪与子仪、子边盟者。 商密人惧,曰:“秦取析矣,戍人反矣。”乃降楚师。楚师囚 申公子仪、息公子边以还。

景王二十有一年。鲁昭公十有八年楚令尹王子胜言于楚 子曰:“许于郑,仇敌也,而居楚地,以不礼于郑。晋、郑方 睦,郑若伐许而晋助之,楚丧地矣。君盍迁许?许不专 于楚,郑方有令政。许曰:‘余旧国也’。郑曰:‘余,俘邑也。叶 在楚国,方城外之蔽也。土不可易,国不可小;许不可 俘,仇不可启。君其图之’!”楚子说。冬,楚子使王子胜迁 许于析,实、白羽。

敬王十有四年。鲁定公四年许迁于容城。

二十有九年。鲁哀公四年楚大夫单浮馀围蛮氏,蛮氏溃, 蛮子赤奔晋阴地。司马起《丰析》与狄戎以临上雒。晋 人诱执戎,蛮子赤与其五大夫归于楚,畀楚师于三 户。

《楚灵王》十二年“楚公子比、公子弃疾与盟于邓。” 《威烈王》二十三年,韩、赵、魏三分晋地,邓入韩。

赧王三年春,秦师及楚战于丹阳,楚师大败,遂取汉 中郡。楚复袭秦,楚师大败。韩、魏闻楚之困,南袭楚,至 邓。楚人闻之,乃引兵归,割两城以请平于秦。

十七年,秦留楚怀王,要以割地。楚人立顷襄王,告于 秦曰:“赖社稷神灵,国有王矣。”秦昭襄王怒,发兵出武 关攻楚,大败楚军,斩首五万,取析十五城而去。 二十四年,秦昭襄王十六年,左更错取轵及邓。封魏 冉为穰侯,公子悝为邓侯。

三十二年秦昭襄王二十四年与赵会于穰。又与楚 会于邓。又会于穰。又与韩会于新城。

三十四年,楚人以弱弓微徼加归雁之上。顷襄王闻, 召而问之,因说王:“楚之故地汉中析,郦可得而复有 也。”则是时郦亦同析为秦取去矣。

三十六年秦昭襄王二十八年,遣白起取楚鄢邓西 陵。

四十三年,初置南阳郡,穰为县。

秦始皇于穰县西置“中乡县。”

《史记高祖本纪》:沛公略南阳郡,南阳守𬺈走保城守 宛。沛公引兵过而西。张良谏曰:“沛公虽欲急入关,秦 兵尚众距险。今不下宛,宛从后击,强秦在前,此危道 也。”于是沛公乃夜引兵从他道还,更旗帜,黎明围宛 城三匝。南阳守欲自刭,其舍人陈恢曰:“死未晚也。”乃 逾城见沛公曰:“臣闻足下约,先入咸阳者王之。今足 下留守宛。宛,大郡之都也,连城数十,人民众,积蓄多, 吏人自以为降必死,故皆坚守乘城。今足下尽日上 攻,士死伤者必多,引兵去宛,宛必随足下后。足下前 则失咸阳之约,后又有强宛之患。为足下计,莫若约 降,封其守,因使止守,引其甲卒与之西。诸城未下者, 闻声争开门而待足下通行无所累。”沛公曰:“善。”乃以 宛守为殷侯,封陈恢千户,引兵西,无不下者。

《邓州志》:“汉高祖起兵,略南阳,信成君郦商从攻下宛、 穰,定十七县。”

汉高后八年夏,南阳大水,漂没万馀家。是时诸吕相 王。

汉武帝封霍去病于穰县卢阳乡,因置《冠军县》,属南 阳郡。

《汉书召信臣传》:“信臣为南阳太守,其治如上蔡。信臣 为人,勤力有方略,好为民兴利,务在富之。躬耕劝农, 出入阡陌,止舍离乡亭,稀有安居。时行视郡中水泉, 开通沟渎,起水门提阏,凡数十处,以广溉灌。岁岁增 加,多至三万顷,民得其利,蓄积有馀。信臣为民作均水约,束刻石立于田畔,以防分争。禁止嫁娶,送终奢” 靡务出于俭约。府县吏家子弟好游敖,不以田作为 事,辄斥罢之,甚者案其不法,以示好恶。其化大行,郡 中莫不耕稼力田,百姓归之,户口增倍,盗贼狱讼衰 止。吏民亲爱信臣,号曰“召父。”

《邓州志》:“元帝建昭间,南阳太守召信臣于穰县造钳 卢等陂。”

四年,南阳太守杜诗踵召信臣遗迹,造水排,铸农器, 修陂池。今邓州陂堰多遗迹。《颂》曰:“前有召父,后有杜 母。”

《后汉书城阳恭王祉传》:“祉字巨伯,光武族兄舂陵康 侯敞之子也。敞曾祖父节侯买,以长沙定王子封于 零道之舂陵乡,为舂陵侯。买卒,子戴侯熊渠嗣。熊渠 卒,子考侯仁嗣。仁以舂陵地埶下湿,山林毒气,上书 求减邑内徙。元帝初元四年,徙封南阳之白水乡,犹 以舂陵为国名。”

西汉地皇三年,大饥,寇盗蜂起。十一月,有星孛于张, 东南行。《占》曰:“翼、轸之分,楚地有兵。”明年,光武起兵于 白水乡。

汉更始元年,遣定国上公王匡攻洛阳,西屏大将军 申屠建、丞相司直李松等攻武关,讨王莽。析人邓昱。 于匡起兵南乡,百馀人应之。时析宰将兵数千屯鄡 亭,备武关,请降昱、匡尽得其众。昱自称辅汉左将军, 匡右将军,拔析、丹水,攻武关,都尉朱萌降。进攻右队 大夫宋纲,杀之,西拔湖,莽乃拜将军。九人皆以“虎”为 号,将北军精兵数万人以东。九虎至华阴回豁距隘 自守。昱、匡等击之,六虎败走。三虎收散卒保渭口京 师仓。邓。昱乃开武关迎汉兵。九月,汉兵自宣平城门 入,商人杜吴杀莽校尉东海公宾就斩莽首。军人分 莽身,传莽首诣宛,悬于市。

东汉光武帝建武元年正月,更始复汉将军邓昱、辅 汉将军于匡降,皆复爵位。时赤眉、延岑暴乱,三辅郡 县大姓各拥兵众。二年,乃遣征西大将军阳夏侯冯 异代大司徒梁侯邓愈讨之。异且战且行,屯军上林 苑中。南郑人延岑,起兵据汉中,既破赤眉,自称武安 王,拜置牧守,欲据关中。三年夏,岑引张邯、任良共攻 异,异击破之。诸营保附岑者皆来降归异。岑走攻析。 异遣复汉将军邓昱、辅汉将军于匡要击岑,大破之, 降其将苏臣等八千馀人。岑遂自武关走南阳。 建武四年二月,先是,汉中贼延岑攻南阳,得数城,为 建威大将耿弇败于穰,又为建义大将军朱祐等败 于东阳,遂与黎丘贼伪楚黎王秦丰合,走归秦丰至 是复寇顺阳间,遣右将军梁侯邓禹护复汉将军邓 昱、辅汉将军于匡,击破岑于邓,追至武当,复破之。岑 奔汉中,馀党悉降。

建武六年夏,前将军、固始侯李通领破奸将军侯进、 捕卤将军王霸等十营,击汉中贼延岑。岑时以降于 公孙述,述以为大司马,封汝宁王,遣兵赴援。通等与 战于西城,破之,还屯田顺阳。

建武二十二年九月,南阳地震陷裂,人多压死,下诏 赈恤,令勿输今年田租。

东汉和帝永元五年夏五月,新野大风拔木。

和帝永元十二年,舞阳大水,赐被水灾尢贫者谷,人 三斛。

十五年五月,南阳大风。

安帝永初七年,南阳饥,九月,调零陵、桂阳、丹阳、豫章、 会稽租米赈给。

桓帝永寿元年夏,南阳大水。诏“被水死流失尸骸者, 令郡县钩求收葬,及所唐突压溺物故七岁以上,赐 钱人二千。坏败庐舍、亡失谷食,尢贫者廪人二斛。” 献帝初平元年,奋武将军曹操讨董卓,引兵遇卓将, 与战,兵败,遂还酸枣。时后将军、山阳太守袁术屯南 阳,操谋使率南阳之军军丹析,入武关,以震三辅,术 等不能用。

《邓州志》:“建安十三年,刘琮降曹操穰郡县遂属魏。 建安二十四年,汉中王遣前将军领襄阳太守关羽 攻曹仁将于樊北。八月,大霖雨,汉水溢,于禁等七军 皆没,遂降。羽又遣别将围将军吕常于襄阳,荆州刺 史胡修、南乡太守傅方皆降于羽。”

三国魏置南乡郡。郦析穰、丹水、新野五县仍属南阳 郡。

《三国志王昶传》:“正始中,昶转在徐州,封武观亭侯,迁 征南将军,假节都督荆豫诸军事。昶以为国有常众, 战无常胜,地有常险,守无常势。今屯苑去襄阳三百 馀里,诸军散屯,船在宣池,有急不足相赴。乃表徙治 新野,习水军于三州,广农垦殖,仓糓盈积。 晋武帝咸宁五年,木连理生义阳。”

大康六年,南阳获两足虎献。

惠帝永宁元年七月,南阳大水。十月,南阳霪雨,淹害 秋麦。

元康四年,南阳地震
考证.svg
《邓州志》:“晋改南阳为南阳国,以涅阳、冠军、郦县隶。改

南乡郡为顺阳郡,治顺阳县,以南乡、丹水、析县隶。置 义阳郡,治新野,以棘阳、朝阳、穰县隶。改安众为安昌 县,亦隶义阳郡。寻改义阳为新野郡,徙治棘阳,俱统 于荆州部,寻改析县。”

愍帝建兴三年荆州刺史陶侃既克杜弢乘胜进击。 曾曾多骑兵,密开门突侃阵,出其后,反击之,侃兵 死者数百人。曾将趋顺阳,下马拜侃,告辞而去。时荀 嵩都督《荆州江北》诸军事,屯宛。曾复致笺于嵩,求讨 丹水贼以自效,嵩许之。

康帝建元元年秋七月丁巳,下诏议经略中原,安西 将军、假使都督江、荆、司、雍、梁、益六州诸军事、荆州刺 史庾翼代都亭文康侯庾亮镇武昌,欲悉所部之众 北伐,表桓宣为都督司、雍、梁三州、荆州之四郡诸军 事、梁州刺史,桓宣前趣丹水。

“建元二年夏,征西将军、都督征讨诸军事庾翼”使梁 州刺史桓宣击赵将李罴于丹水,为罴所败。

穆帝永和八年,秦王苻健僭帝号于长安,别帅侵顺 阳,太守薛珍击败之。

永和九年九月秦丞相雄遣平昌王菁略定上洛置 荆州于丰阳川以郭敬为刺史。

永和十年二月,安西将军、持节、都督荆司雍益梁宁 六州诸军事、领护南蛮校尉、荆州刺史桓温,统步骑 四万,发江陵水军,自襄阳人均口至南乡,步兵四万, 自淅川以征关中。命梁州刺史司马勋出子午道以 伐秦,遣别将入析川,攻上洛,执苻健新置刺史郭敬。 永和十年十月,苻健将符雄悉众及太尉、征西将军 桓温战于白鹿原,王师败绩。

孝武帝太元四年春,大水,顺阳城没。

安帝隆安五年十一月,驺虞见于新野。

南北朝宋文帝元嘉二十一年,“嘉禾生新野。”

二十二年,白鹊见新野邓县。

废帝海西公太和元年苻坚将王猛及杨安攻南阳 荆州刺史桓豁救之师次新野而猛安退。

孝武帝太元元年三月秦兵寇南乡拔之山蛮三万 户降秦。

太元三年二月秦王《苻坚》遣京兆尹慕容垂扬武将 军姚苌帅众五万出南乡会攻襄阳。

太元四年二月秦将军慕容越拔顺阳执太守谯国 丁穆至长安秦王坚欲官之穆固辞不受。

太初末,顺阳太守彭泉以郡降于后秦王姚兴。兴遣 杨佛蒿率骑五千,与其荆州刺史赵曜迎之,遂寇陷 南乡,擒建武将军刘嵩,略地至梁国而归。

安帝义熙元年七月,侍中、车骑将军、都督荆司等十 六州诸军事、徐青兖三州刺史刘裕遣使求和于后 秦,因求南乡诸郡。后秦王姚兴许之,遂割南乡、顺阳、 新野、舞阴等十二郡归于晋。

宋武帝时,丹、析二州蛮屡为寇,雍州刺史张邵诱其 帅,因大会诛之,悉掩其徒党。

南宋新野、穰二县属新野郡,顺阳、朝阳、丹水三县属 顺阳郡,涅阳、冠军、郦析四县属南阳郡,棘阳属河南 郡,俱统于《雍州郡》。

《宋书沈约自序》:“沈亮为南阳太守,加扬武将军,边蛮 畏服,皆纳赋调。有数村狡猾,亮悉诛之。遣吏巡行诸 县,孤寡老疾不能自存者,皆就蠲养,耆年老齿,岁时 有饩。时儒学崇建,亮开置庠序,训授生徒,民多发蒙。 并婚嫁违法,皆严为条禁。郡界有古时石堨,芜废岁 久,亮请世祖修治之,又修治马人陂,民获其利。” 《泌阳县志》:“灵稷祖师,邑西二十里灵稷铺,人修道于 铜山之巅,见今有庙像。每遇天阴,五色光出,见其左 右。时旱,居民祷之辄应。”

释达摩,东苍面壁,太湖山,得道后,善驯虎。世远,岁月 失纪,山巅有遗迹可考。

《魏书高祖本纪》:太和二十二年“二月乙卯,进攻宛北 城。甲子,拔之,鸾冠军将军、南阳太守房伯玉面缚出 降。庚午,车驾幸新野。辛未,诏以穰民首归大顺,终始 若一者,给复三十年,标其所居曰归义乡。次降者,给 复十五年。”

南齐高帝建元四年,青龙见顺阳。

武帝永明二年,丹水得古鼎。

齐明帝永泰元年,魏统军李佐攻拔新野,缚新野太 守刘思忌,不屈死之。南乡太守席谦、湖阳戍主蔡道 福、赭阳戍主成公期、舞阳戍主黄瑶起相继南遁,南 阳、新野、南乡、北襄城、西汝南、北义阳诸郡俱陷没。 东昏侯永元元年,命太尉陈显达督平北将军崔慧 景军四万击魏,欲复雍州诸郡。显达与魏前将军元 英战,屡破之。攻马圈城四十日,城中食尽,啖死人肉 及树皮,魏人突围走,斩获千计。显达入城,将士竞取 城中绢,遂不穷追。显达又遣军主庄丘黑进击南乡, 拔之。崔慧景攻魏顺阳,顺阳太守张烈固守。魏主至 马圈,陈显达败绩,崔慧景退梁武帝普通六年正月,雍州刺史晋安王纲遣安北 长史柳浑,破魏南乡郡司马董当门,破魏晋城,又破 马圈、雕阳二城。魏方有事于西北二荆。西郢群蛮皆 反,断三鸦路,杀都督,寇掠北至襄城。时群蛮引梁将 曹义宗等围魏荆州,曹义宗等取顺阳、马圈,与魏征 虏将军裴衍等战于淅阳,义宗等败退。衍等复取顺 阳,进围马圈。洛州刺史董绍以马圈城坚,衍粮少,上 书言其必败。未几,义宗击衍等,破之,复取顺阳。 西魏孝武帝永熙三年,魏主西奔荆州刺史贺拔胜 使长史元颖行荆州事,守南阳,自帅所部西赴关中, 至淅阳。

东魏孝静帝天平元年,东魏既取荆州,魏以独孤信 为都督三荆州诸军事、尚书右仆射、东南道行台大 都督、荆州刺史,以招怀之。蛮酋樊五能攻破淅阳郡 以应魏,东魏西荆州刺史辛纂欲讨之。行台郎中李 广谏曰:“淅阳四面无民,惟一城之地,山路深险,表里 群蛮,今少遣兵则不能制贼,多遣则根本虚弱。脱不 如意,大挫威名,人情一去,州城难保。”纂曰:“岂可纵贼 不讨!”广曰:“今所忧在心腹,何暇治疥癣。闻台军不久 应至,公但约勒属城,使完垒抚民以讨之,虽失淅阳, 不足惜也。”纂不从,遣兵攻之,兵败,诸将因亡不返。城 民密召独孤信,信至武陶,东魏遣恒农太守田八能 拒信于淅阳,又遣都督张齐民以步骑三千出信之 后。信谓其众曰:“今士卒不满千人,首尾受敌,若还击 齐民,则士民必谓我退走,必争来邀我。不如进击八 能,破之,齐民自溃矣。”遂击破八能,乘胜袭穰城。辛纂 勒兵出战,大败,还趣城,门未及阖,信令都督杨忠为 前驱,叱门者皆散,帅众入城,斩纂以徇,城中慑服。信 分兵定三荆,居半载,东魏高敖曹、侯景将兵奄至城 下,信兵少不敌,与杨忠皆奔梁。

隋文帝开皇三年,罢荆州为邓州,治穰,始置菊潭县, 今内乡县北四十里丹水保。改临湍为新城,涅阳为 课阳,省淅、郦入内乡,废安昌为穰县、北乡地。

炀帝大业三年,改邓州为南阳郡,治穰,以南阳县来 属。领县八:穰、新野、南阳、课阳、顺阳、冠军、菊潭、新城 唐高祖武德元年,初,城父朱粲为县佐史从军,遂亡 命聚众为盗,谓之“可达寒贼”,自称迦楼罗王,众至十 馀万,引兵转掠荆、沔及山南郡县,所过噍类无遗。是 年十月,自称楚帝于冠军,改元昌达,进攻邓州。邓州 刺“史吕子臧及山南抚慰使马元规死之。朱粲遂寇 淅川,遣太常卿郑元璹帅步骑一万击之。十二月,郑 元璹击朱粲于商州,破之。” 《内乡县志》:“唐武德二年,淮安土豪杨士林、田瓒起兵 攻伪楚帝朱粲,大败之于淮源,朱粲率馀众数千奔 菊潭。闰二月,朱粲遣使请降。高祖诏以粲为楚王,听 自置官属,以”便宜从事。遣前御史大夫段确使于朱 粲。夏,四月,散骑常侍段确奉诏慰劳朱粲于菊潭。确 性嗜酒,乘醉侮粲曰:“闻卿好啖人,人作何味?”粲曰:“啖 醉人正如糟彘肉。”确怒骂曰:“狂贼入朝为一头奴耳, 复得啖人乎!”粲怒,于座收确及从者数十人,悉烹之 以啖左右。遂屠菊潭县,奔王世充,世充以为龙骧大 将军。

武德四年,王世充降,收其党罪尤大者朱粲等,斩于 《洛水》之上。

太宗贞观二年,新野蝗甚。

三年,大水,民多流移。

四年大稔,流散者归业,外户不闭,行旅不赍粮,取给 于道路。

元宗开元八年,新野大水,或见二小儿以水相沃。俄 而暴雷雨,漂没数百家。

开元十年五月,唐、邓等州大水害稼,漂没民居,溺死 者甚众。

十五年七月,邓州大水,溺死数千人。

天宝初,改邓州为南阳郡。治穰。

十三年,叶县南《土块𩰚》中有血出。 十四年七月,有二龙𩰚于南阳城西。 肃宗至德二年正月,南阳夜有白虹四,上亘百馀丈。 三月,有蛇𩰚于南阳,一蛇死,一蛇上城。四月,贼将武 令珣围南阳,白雾四塞。

肃宗乾元元年,改南阳郡复为邓州,治穰,以淯阳、向 城来属。领县六,临湍、内乡、菊潭、默水、南阳、向城省新 野入穰为镇。俱统于《山南道》。

德宗贞元七年,刺史李西华患商山之险,所谓“绕溜 七盘”是也。自蓝田至内乡县,开新道七百馀里,回山 取涂,人不病涉,谓之“偏路”,行旅便之。

德宗贞元十三年,吴少诚开刁沟。《一统志》云:“刁沟即 刁河。”

宪宗元和十二年以李诉为唐邓节度使擒淮西将 李祐。

武宗会昌元年七月,唐、邓等州蝗。

僖宗中和元年三月朱温陷邓州五月忠武监军杨
考证.svg
复光击败朱温复邓州。

五代唐庄宗同光二年三月,桐柏淮渎庙,两树连理, 有司画图以进。

后晋高祖天福六年,山南东道节度使安从进举兵 反,攻邓州,威胜节度使安审晖据牙城拒之,从进不 能克而还。从进至花山,遇张从恩兵,不意其至之速, 合战大败,从恩获其子牙内都指挥使弘义。从进以 数十骑奔还襄州,婴城自守。

后晋齐王开运二年冬十一月,穰县和平乡《竹合欢》, 有司图画以闻。

宋太祖建隆初,邓州置武胜军,治穰,领县三:穰、内乡、 南阳,仍于内乡分置顺阳、淅川二县,寻省临湍县分 隶邓州内乡。

建隆三年,有象至唐州,践民田,遣使捕之。明年十二 月,于南阳县获之,献其齿革。

乾德间,复为邓州,治穰。领县四:穰内乡、顺阳、南阳,统 于京西南路。

太宗太平兴国七年四月,泌阳县《蝻虫》生,有飞鸟食 之尽。

太平兴国八年,以使相赵普为武胜军节度使,帝作 诗饯之,赐宴长春殿。

太宗淳化五年秋,邓州新野二邑雨水害稼。

太宗至道二年,以参知政事寇准知邓州。

至道三年四月,唐州献瑞麦。

真宗景德四年三月甲寅夕,大风,黄尘蔽天,害桑稼, 唐州尤甚。六月,新野县河水暴涨,漂没民居,溺死无 数。

宋真宗大中祥符间,顺阳南乡人杨丰与女香出田 穰粟,为虎所噬。香年甫十四岁,手无寸刃,乃直前扼 虎颈救之,父得免。太守平昌孟肇之赐谷,诏旌其门。 见《劝善书》及《八编类纂》。

《宋史谢绛传》:“绛字希深,知邓州,距州百二十里,有美 阳堰,引湍水溉公田。水来远而少,利不及民,滨堰筑 新土为防,俗谓之墩者,大小又十数,岁数坏辙,调民 增筑,奸人蓄薪夌,以时其急,往往盗决堰,故百姓苦 之。绛按召信臣六门堰故迹,距城三里,壅水注钳庐 坡,溉田至三万顷。请复修之,可罢州人岁役,以水与” 民,未就而卒。

宋仁宗天圣间,大贼张海、郭貌山攻劫商、邓,破南阳、 顺阳。时,知淅州事孙甫安辑有方,尝曰:“教民知战,法 古也。”乃亲阅弓矢,教之击射,坐作皆有法,盗贼为息。 仁宗皇祐二年,以参知政事范仲淹知邓州。时仲淹 在中书,乞知外郡,得邓州,迁荆南,邓人遮使者请留, 仲淹亦愿留,上许之。子纯粹,元祐中亦知邓州。 神宗熙宁九年,湖阳麦一本两穗。

元丰六年,唐州禾二穗者四,不忘故。

徽宗大观四年夏,邓州大水,漂没顺阳县。

高宗建炎元年秋七月,诏议幸南阳,以范致虚知邓 州。李纲言:“车驾巡幸之所,犹当且适襄、邓,示”

都,以系天下之心。

二年二月,金迁邓民于河北。

《虞允文传》:“允文除湖北京西宣抚使,改制置使,时朝 廷遣卢仲贤使金议和,汤思退又欲弃唐、邓、海、泗,手 诏谓唐、邓非险要,可置度外。允文五上疏力争,思退 怒,即奏曰:‘此皆以利害不切于己,大言误国,以邀美 名,宗社大事,岂同戏剧’?上意遂定。思退阳请召允文, 实欲去之也。允文上印,犹以四州不可弃为请,乞致” 仕。诏以显谟阁学士知平江府。思退竟决和议,割唐、 邓二年,金兵复至,思退贬,上悔不用。允文言:

《赵尚宽传》:“‘尚宽知唐州,唐素沃壤,经五代乱,田不耕, 土旷民稀,赋不足以充役,议者欲废为邑,尚宽曰:土 旷可益垦辟,民稀可益招徕,何废郡之有’。乃按视图 记,得汉召信臣坡渠故迹,益发卒复疏三坡,一渠溉 田万馀顷。又教民自为支渠数十,转相浸灌,而四方 之民来者云布。尚宽复请以荒田计口授之,及贷民” 官钱买耕牛,比三年,榛莽复为膏腴,增户积万馀。尚 宽勤于农,政治有异等之效。三司使包拯与部使者 交上其事,仁宗闻而嘉之,下诏褒焉,仍进秩赐金,留 于唐凡五年,民像以祠,而王安石、苏轼作《新田新渠 诗》以美之。徙同、宿二州、河中府神勇卒苦大校贪虐, 刊匿名书告变,尚宽命焚之,曰:“妄言耳。”众乃安。已而 奏黜校,分士卒隶他营,又徙梓州。尚宽去唐数岁,田 日加辟,户日益众,朝廷推功,自少府监以直龙图阁 知梓州。积官至司农卿,卒,诏赐钱五十万。

《高赋传》:“赋知唐州,州田经百年,旷不耕,前守赵尚宽 菑垦不遗力,而榛莽者尚多。赋继其后,益募两河流 民,计口给田,使耕作,坡堰四十四,再满再留,比其去 田,增辟三万一千三百馀顷,户增万一千三百八十, 岁益税二万二千二百五十七。玺书褒谕,宣布治状, 以劝天下,两州为立生祠焉。”

高宗建炎三年闰八月,张俊招兵分屯唐、邓。九月,胡寅进策屯唐、邓田以养新兵。

宋高宗建炎二年春正月,金银术可取邓州,范致虚 出奔,安抚使刘汲死之。

绍兴三年冬十月,李成陷邓州。

四年秋七月,岳飞使王贵、张宪复邓州。

十一年十一月,金萧毅求割唐、邓二州畀之。

三十一年十月,武矩复邓州。

端平元年九月,孟珙招兵,分屯新野、唐、邓间,以备元 人。

理宗绍定四年,蒙古太宗命太弟拖雷伐金,入饶风 关。十二月,渡汉江。金哀宗遣平章政事完颜合达、忠 孝军提控完颜陈和尚、参政移剌蒲阿将步骑十五 万,出屯顺阳以御之。明年,战于均州之三峰山,金师 大败,合达等皆死之。是时,宋以孟珙为京西马兵钤 辖,屯枣阳军,仍总忠、顺二军。初,珙父宗政,本枣阳土 豪,有胆略,多战功,为京西钤辖,权知枣阳军。屡败金 人,金将完颜讹可单骑遁,宗政追金人至马蹬寨,焚 其城,入邓州而还。自是不敢窥襄、汉。

绍定六年,蒙古将那颜倴盏追金主,逼蔡州,理宗诏 京西兵马钤辖孟珙戍鄂,共伐金。夏四月,金唐邓行 省恒山公武仙次于顺阳,与唐州守将武天锡、邓州 守将移剌瑗相犄角,谋迎金主入蜀,遂犯光化军,其 锋甚锐。珙自襄阳帅师迎战,逼武天锡垒,一鼓拔之, 壮士张子良斩天锡首,俘将士四百馀人。又败金人 于吕堰,俘获不可胜计,遂攻顺阳,仙大败,退屯马蹬 山。顺阳县令李英、申州安抚张琳皆以城降。邓州守 将移剌瑗孤立而惧,遣使请降。珙纳之,为易衣冠,皆 以宾礼见之,于是降者相继,仙势益蹙。珙言于刑部 侍郎兼京湖安抚制置使史嵩之曰:“归附之人,宜因 其乡土而使之耕,因其民人而立之”长,少壮,籍为军, 俾自耕自守,才能者分以土地,任以职事,使各招其 徒,以杀其势。嵩之从之。秋,七月,己酉,仙爱将刘仪见 仙穷迫,领壮士二百诣珙降。珙问仙虚实,仪言:“仙所 据九砦,其大砦石穴山,以马蹬山、沙窝、岵山三砦蔽 其前。三砦不破,石穴未可图也。”又以丽金、默候里、板 桥、王子山、鲶鱼崖五“砦翼其旁,为砦甚险阻,未易攻, 若先破丽金砦,则王子山砦亦破,岵山沙窝孤立,三 帅成擒矣。”珙翼日,遣卢秀执黑旗,帅众入丽金砦。金 人不疑是宋军,乃分据巷道,大呼纵火,掩杀殆尽。是 夜,复令壮士杨清、王建等亦捣王子山寨,建入帐中, 斩金小元帅首而出。丙辰,遂出帅围马蹬山,遣樊文 彬等攻其前门。成明等邀截西路,一军围纥石烈,一 军围小总帅。砦火烛天,杀僇山积逸去者,复为成明 伏军所得,壮士老少万二千三百来归。师还,至沙窝 西,与金人遇,大捷。是日,三战三克。未几,丁顺等又破 默候里砦。珙召仪曰:“此砦既破,石穴、板桥必大震,汝 能为我招之乎?”仪请选妇人三百,伪逃归,怀《招安榜》 以往,仍计遣晋德见花腿王显、金镇抚安威招降之。 珙料仙势穷蹙,必上岵山绝顶窥伺,乃先令樊文彬 诘旦夺岵山,驻军其下,前当设伏,后遮归路。已而仙 众果登山,及半,文彬麾旗,伏兵四起,仙众失措,枕籍 崖谷,山为之赭,杀其将兀沙慝,擒七百三十人,弃铠 甲如山。薄暮,珙进军至小水河,仪又言仙不欲降,谋 往商州,依险以守,然老稚不愿其去。珙曰:“进兵不可 缓。”夜漏下十刻,召文彬等受方略,约以明日侵晨攻 石穴。砦中夜蓐食启行,晨至石穴。时积雨未霁,文彬 患之。珙曰:“此雪夜擒吴元济之时也。”策马直至石穴, 分兵进攻,自寅至巳,力战九砦,一时俱破。武仙走,追 及于鲶鱼崖,砦,仙望见,易服而遁。复战于银葫芦山, 又败之。仙遂与五六骑奔追之,隐不见,降其众七万 人,获甲兵无算。由是顺阳及唐、邓等州县复归于宋。 珙还军襄阳,迁鄂州、江陵府副都统制,累擢宁武军 节度使、汉东公。珙先后守荆、襄二十年,有保障大功, 卒,赠太师、吉国公,谥忠襄。

翟宝,内乡农家子史侯都督,江汉时散卒也。为人叠 齿多力,挽弓几六钧,发无不中。少尝射隼,并贯于木, 宝登而取之,木折与堕,碎其臂骨。治无法,肘以下断 去。自是驰猎,以齿控弦括羽,左右托。月满逐兽,皆应 声而毙。史侯异之。

元世祖至元元年,唐县有妇人生须。

至元二年五月乙卯,南阳、邓州大霖雨,自是日至六 月庚申乃止。十月,南阳、邓州大水。

《邓州志》:“元世祖至元二年,邓州置都督,复新野县,俱 属襄阳府,统于河南江北道。至元中,都督史天泽筑 外城,因紫金山势,广二十四里,驻河南北山东西之 兵,以威南宋。”

至元七年,乃宋度宗咸淳六年也。宋兵侵元。九年九 月,南阳淫雨,水溢,圯田庐,害稼。

二十年六月,南阳府、唐、邓、裕三州水溢,损稼。

成宗大德元年六月,南阳大旱,民鬻子女。

五年六月,南阳旱。八月,唐州、新野蝗七年六月,南阳、新“野、赵河、白河、七里河潦,河皆溢。” 武宗至大四年,南阳雨雹。

仁宗延祐六年,南阳大雨水。

英宗至治三年,南阳蝗。

顺帝八年,改申州为南阳府,以邓州隶。罢邓州都督。 至正十一年,王权据邓州,攻陷郡县。

十二年,元将失剌把都攻王权,破之,毁其城。

“顺帝至正二十五年,明兵破襄阳,明太祖命邓愈戍 守襄阳。愈遣灵壁人孔显以金吾右卫镇抚,徇地至 内乡,招怀安辑,县遂归服,境内安堵,百姓赖焉。显寻 署邓州知州事。内乡盗起,显率所部兵尽歼之。后陞 本卫正千户,调贵州乌撒左卫千户,子孙世袭。” 《南阳县志》:“明洪武间,南召西百三十里,有野人,红发 赤面”,毛长尺馀,饮泉食虫,见人大笑而避入于山,因 名其山曰《野人垛》。

《邓州志》:“明洪武二年,命金吾卫镇抚孔显至邓,招抚 流民,置邓州,省穰,隶河南布政司南阳府。领县二:内 乡、新野。”

明成祖永乐五年,南阳唐县新野麦秀两岐,间有三 五、六岐者。

宣德年间,裕州有妇人胁间产儿,后止为僧。

宣德二年,以新野知县寇义陞知州。义,宋忠愍公孙。 先是民掘地得石刻云:“若要邓州治,还须寇老至。”义 至果能大敷德政,足嗣莱公之美。

英宗天顺七年十月二日,自南阳赴邓,将至白马寺。 时微雨且暗,忽见西南有黑物在薄云间,蜿蜒如圈 者,其首尾莫可辨,惟身显然,若草书“云”字之状。忽又 有一白物在其下,如“乙”字然,相去尺许,久之始灭。人 皆言龙𩰚云。 宪宗成化二年,镇平,民间豕生类象。

成化八年,邓州生嘉禾,一茎两穗。

成化八年冬,泌阳县雪深数尺,民死于饥荒者枕藉。 孝宗弘治元年九月,甘露降泌阳儒学柏树上。十一 月,唐县雷电大雪经月。

弘治六年,邓州产瑞麦、嘉禾、紫芝、并头莲、珊瑚、核桃。 是年,新野县大雪,弥四月。

十二年,于湖广郧县创置郧阳府,设都察院,抚流民, 南阳隶焉。以邓州知州吴远知郧阳府,从都御史原 杰之奏也。远治邓有政绩,因郧阳初立,故特荐。 十四年春,新野雨粟麦。是年甘露降淅川。

十六年,五龙挂叶县城北,顷之坠地,须臾云雾晦冥, 遂不见。

武宗正德三年六月,新野县大暑,途有渴死者。冬,崔 桥群盗入境,大肆掠。

四年秋,大旱,民多死徙。

五年七月,邑北板桥西乡产佳瓜,一茎三枚者四,二 枚者六。

六年夏,大水害稼,民多溺死。

六年冬,南阳《桃李花》,天鼓鸣,地震。

六年,刘六、刘七寇山东,刘三、赵风子号“七十万”,寇河 南,所过州县,无不残破。是岁十二月,贼破裕州,遂围 唐县。唐县、泌阳县,俱去裕州一百六十里,而唐、泌相 去一百里,唐县有守御千户所,贼百计攻之,不能下, 且磔其巨魁白大王者。刘三亦几为流矢所中,而守 益固。

十二年,淅川县《循路》山鸣数月。

十四年三月,邑西《江石滩》天雨粟麦,周围十馀里。是 岁其地大稔。

十六年正月一日,地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