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第0556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五百五十五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方舆汇编 第五百五十六卷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五百五十七卷


考证.svg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五百五十六卷目录

 平凉府部纪事

 平凉府部杂录

职方典第五百五十六卷

平凉府部纪事[编辑]

《前汉书武帝本纪》:元封四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 通回中道。遂北出萧关,历独鹿鸣泽,自代而还。”应 劭曰:“回中在安定,高平有险阻,萧关在其北,通治至 长安也。”师古曰:“回中在安定,北通萧关。”应说是也。而 云治道至长安,非也。盖自回中通道以出萧关,回中 宫在汧者,或取安定、回中为名耳,非今所通道也。 《通志》:晋武帝太康九年四月,泾州陨霜伤麦。

《胡嵩传》:“晋愍帝建兴四年,汉刘曜逼兴安,安定太守 焦嵩、新平太守竺恢引兵来救,皆畏汉兵强不敢进。 相国保遣胡嵩入援,击曜于灵台,破之。”

《凉州记》:“吕纂咸宁三年,有人发张骏冢,得玉箫、玉尊、 玉笛、玛瑙锺榼。”

吕光时,炖煌太守宋歆献《同心之梨》。

吕光,麟嘉五年,疏勒王献《大沈布》,善舞马。

吕光时,州人陈冲得玉玺,广三寸,长四寸,直看无文 字,向日视之,字在腹里,言“光当王。”

《灵台志》:“魏主焘南北朝至平凉,使将军古弼等将兵 趋安定。夏主勃自安定北救平凉,与弼遇,弼伪退以 诱之,夏主追之,魏主使高车驰击之,夏兵大败,走鹑 觚原,魏兵围之。”

《宇文泰传》:泰,代武川人。孝昌中,平万俟丑奴,上首功, 以直阁将军行原州事。时关陇寇乱,百姓凋残,抚以 恩信,民皆悦服,咸喜曰:“早值宇文使君,吾等岂从逆 乱。”

《通志》:“唐高宗仪凤四年三月,泾州献二孩,连心异体。 初,鹑觚县卫军士胡万年妻吴氏生男女一双,胸心 相连而异体,析之皆死。又产背男亦然,至是以献。 元宗天宝十四年,肃宗幸平凉,黄龙见。”

《唐书郝玭传》:郝玭不记其乡里,贞元中为临泾镇将, 尝从数百骑出野,还说节度使马璘曰:“临泾扼洛口, 其川饶衍,利畜牧。其西走戎道,旷数百里,皆流沙,无 水草,愿城之为休养便地。”玭出,或谓璘曰:“玭言信然。 虽然,公所以蒙恩大幸,以边防未固也。上心日夜念 此,故厚于公。今若用玭言,则边已安,尚何事为?”璘遂 不听。及段佑代节度,玭又说曰:“天宝时,天下以兵为 防,独西戎耳,而塞至京师且万里。自禄山反,西陲尽 亡,寰内为边郡。每虏入寇,驱井闾父子与牛马,焚积 聚,残室庐,边人耗尽。今若筑临泾以折虏势,便甚。”佑 唯许,请于朝,卒诏城临泾为行原州,以玭为刺史戍 之。自是虏不敢过临泾。

《杨炎传》:“炎兴岭表,以单议悟天子,中外翕然属望为 贤相。居数月,崔祐甫疾不能事。乔琳免,炎独当国,遂 多变。祐甫之政减薄护元陵功,优人始不悦。又请开 丰州陵阳渠,发畿县民役作,闾里骚然,渠卒不就。素 德元载思有以报之,于是复议城原州。节度使段秀 实谓安边却敌,宜以缓计,方农事不可遽兴功。炎怒”, 追秀实为司农卿,以邠宁、李怀光督作,遣朱泚、崔宁 统兵各万人翼之。诏书下泾军恚曰:“吾军为国西屏 十馀年,始匀邠土,农桑地著之安,徙此榛莽中,手披 足践,既亡城垒,则又投之塞外,且安寘此乎!”又懹光 持法严,举军畏之。裨将刘文喜因人之怨,乃上疏求 秀实、朱泚为使,诏又泚代怀光,文喜不奉诏,闭城拒 守,质其子吐蕃以求援。时方愓旱,人情骚携,群臣皆 请赦文喜。帝不听。诏减服御给军,且趣师泾州,士当 受春服者,皆即赐命。泚、怀光率军攻之,垒环其州。别 将刘海滨斩文喜,献其首,泾州平而原卒不能城。 《刘昌传》昌授京西行营节度使。岁馀,改四镇、北廷行 营,兼泾原节度。七年,城平凉,开地二百里,扼弹筝峡, 又西筑保定,捍青石岭,凡七城二堡,旬日就。以功检 校尚书右仆射,累封南川郡王。十四年,归化堡军乱, 逐大将张国诚,诏昌经略。昌至堡,诛数百人,复使国 诚统之。昌在边凡十五年,身率下垦田,三年而军有 羡食,兵械锐新,边障安宁。及感疾,归赴京师,未行卒, 年六十五,赠司空。初,城平凉,当劫盟后,将士骸骨不 藏,昌始命瘗之。夕梦若诣昌厚谢者,昌具以闻。德宗 下诏哀痛,出衣数百称,官为赉具,敛以棺槥。分建二 冢,大将曰“旌义冢”,士曰“怀忠冢。”葬浅水原,诏翰林学 士为铭识其所。昌盛陈兵卫,具牢醴,率诸将素服临 之,边兵莫不感泣。

《李元谅传》:“谅本姓安氏,冒姓骆。朱泚之乱,与李晟恢复京师,赐姓李,尚公主,封武康郡王,为陇右节度使。 初筑崇信城以御吐蕃,且战且守,因地利以宜民,德 威并著,远迩怀服。土人立庙祀之,今载祀典。”

《宋史李继和传》:初,李继隆之请城镇戎军也,朝廷不 果于行。继和面奏曰:“平凉旧地,山川险阻,旁扼夷落, 为中华襟带,城之为便。”太宗乃许焉。后复不守。咸平 中,继和又以为言,乃命版筑,以继和知其军,兼原渭 仪都巡检使。城毕,加领平州刺史。建议募贫民及弓 箭手垦田积粟,又屡请益兵,朝议未许。上曰:“苟缓急 部署,不为济师,则或至失援矣。”命继和兼泾、原、仪、渭 钤辖。时继迁未弭,命张齐贤、梁颢经略,因访继和边 事。继和上言:“镇戎军为泾、原、仪、渭北面捍蔽,又为环、 庆、原、渭、仪、秦熟户所依,正当回鹘、西凉、六谷、吐蕃、咩 逋、贱遇、马臧、梁家诸族之路。自置军以来,克张边备, 方于至道中所葺,今已数倍。诚能常用步骑五千守 之,泾、原、渭州苟有缓急,会于此军,并力战守,则贼必 不敢过此军,而缘边民户不废耕织,熟户老幼有所 归宿。此军苟废,则过此新城止皆废垒,有数路来寇。 若自陇山下南去,则由三百堡入仪州制胜关;自瓦 亭路南去,则由弹筝峡入渭州安国镇;自青石岭东 南去,则由小卢、大卢、潘谷入潘原县。若至潘原而西, 则入渭州,东则入泾州。若自东石岭东公主泉南去, 则由东山砦故彭阳城西,并入原州。其馀细路,不可 尽数。如以五千步骑,令四州各为备御,不相会合,则 兵势分而力不足御矣,故置此城以扼要路,即令自 灵、环、庆、鄜、延、石、隰、麟、府等州以外,河曲之地皆属于 贼。若更攻陷灵州,西取回鹘,则吐蕃震惧,皆为吞噬, 西北边民,将受驱劫。若以可惜之地,甘受贼攻,便思 委弃,以为良策,是则有尽之地,不能供无已之求也。” 臣虑议者以调发刍粮扰民为言,则此军所费,上出 四川,地里非遥,输送甚易。又刘琮方兴屯田,屯田若 成,积中有备,则四州税物,亦不须得。况今“继迁强盛, 有逾曩日,从灵州至原、渭、仪州界次,更取鏊子山以 西接环州山内及平夏,次并黄河以东以南,陇山内 外接仪州界及灵州以北河外蕃部,约数十万帐,贼 来足以𩰚敌,贼迁未盛,不敢深入。今则灵州北河外 镇戎军、环州并北彻灵武、平夏及山外黄河以东族 帐,悉为继迁所吞”,纵有一“二十族,残破奔迸,事力十 无二三。自官军瀚海失利,贼愈猖狂,群蕃震惧,绝无 𩰚志。兼以咸平二年弃镇戎后,继迁径来侵掠军界 蕃族南至渭州安国镇北一二十里,西至南市界三 百馀里,便于萧关屯聚万子、米逋、西鼠等三千,以胁 原、渭、灵、环熟户。常时族帐谋归贼者甚多。赖圣谟深 远,不惑群议,复置此军,一年以来,蕃部咸以安集,边 民无复愁苦。以此较之,则存废之说,相失万倍矣。又 灵州远绝居常,非有尺布斗粟以供王府。今关西老 幼,疲苦转饷,所以不可弃者,诚恐滋大贼势。使继迁 西取秦、成之群蕃,北掠回鹘之健马,长驱南牧,何以 枝梧!昨朝廷访问臣送刍粮道路,臣欲自萧关”至镇 戎城砦,西就胡卢河川运送。但恐灵州食尽,或至不 守,清远固亦难保,青冈、白马曷足御捍,则环州便为 极边。若贼从萧关、武延、石门路入镇戎,纵有五七千 兵,亦恐不敌,即回鹘、西凉路亦断绝。伏见咸平三年 诏书,“缘边不得出兵生事”蕃夷盖谓贼如猛兽,不怫 其心,必且不动。臣愚虑此贼他“日愈炽,不若听骁将 锐旅屡入其境,彼或聚兵自固,则勿与𩰚,妖党才散, 则令掩击。如此则王师逸而贼兵劳,贼心内离,然后 大举。及灵州孤垒,戍守最苦,望比他州尤加存恤。且 守边之臣,内忧家属之窘匮,外忧奸邪之憎毁,忧家 则思为不廉,忧身则思为退迹,思不廉则官局不治, 思退迹则庶事无心,欲其奋不顾身,令出惟行,不可 得已。良由赏未厚、恩未深也。赏厚则人无内顾之忧, 恩深则士有效死之志。古之帝王,皆悬爵赏以拔英 俊,卒能成大功。大凡君子求名,小人徇利。臣为儿童 时,尝闻齐州防御使李汉超守关南,齐州属州城,钱 七八万贯,悉以给与,非次赏赉,动及千万。汉超犹私” 贩榷场,规免商算。当时有以此事达于太祖者,即诏 汉超私物所在悉免关征。故汉超居则营生,战则誓 死,赀产厚则心有所系,必死战则动有成绩,故毕太 祖之世,一方为之安静。今如汉超之材,固亦不小,苟 能用皇祖之遗法,选择英杰,使守灵武,高官厚赏,不 吝先与往日留半俸给其家,半俸资“其用,然后可以 责廉洁之节,保必胜之功也。”又戎事内制,或失权宜。 汉时渤海盗起,龚遂为太守,尚听便宜从事。且渤海, 汉之内地,盗贼,国之饥民,况灵武绝塞,西鄙强戎,又 非渤海之比。苟许其专制,则无失事机,纵有营私冒 利,民政不举,亦乞不问。用将之术,异于他官,贪勇智 愚,无不皆录,但使法宽而人有所慕,则久居者安心 展体,竭材尽虑,何患灵州之不可守哉?又朝廷比禁 青盐,甚为允惬。或闻议者欲开其禁,且盐之不入中

土,困贼之良策也。今若谓粮食自蕃界来,虽盐禁不
考证.svg
能困贼,此鬻盐行贿者之妄谈也。蕃粟不入贼境,而

入于边廪,其利甚明。况汉地不食青盐,熟户亦不入 蕃界“博易。所禁者非徒粮食也,至于兵甲皮干之物, 其名益多,以朝廷雄富,犹言摘山煮海,一年商利不 入,则或阙军须。况蕃戎所赖,止在青盐,禁之则彼自 困矣。望固守前诏为便。”五年,继和领兵杀卫埋族于 天麻川。自是垄山外诸族皆恐惧内附,愿于要害处 置族帐砦栅,以为戍守。继和因请移泾原部署于镇 戍,以壮军势,又请开道环延为应援,真宗以其精心 戎事,甚嘉之。

《王素传》:“素为龙图阁直学士。初,原州蒋偕建议筑大 虫巉堡,宣抚使听之。役未具,敌伺间要击,不得成。偕 惧,来归死。素曰,若罪偕,乃是堕敌计。”责偕使毕力自 效。总管狄青曰:“偕往益败,不可遣。素曰:偕败则总管 行,总管败,素即行矣。”青不敢复言。偕卒城而还。 《李继隆传》:先是,受诏送军粮赴灵州,必由旱海路,自 冬至春而刍粟始集。继隆请由古原州蔚茹河路便, 众议不一,继隆固执论其事,太宗许焉。遂帅师以进, 壁古原州,令如京使胡守澄城之,是为镇戎军。 《王彦升传》:升本蜀人,徙洛阳,善击劎,号“王剑儿”,从太 祖为佐命。乾德初,迁申州团练使。开宝二年,改防州 防御使。是冬,移原州。西人有犯汉法者,彦升不加刑, 召僚属饮宴,引所犯以手捽断其耳,大嚼,卮酒下之, 其人流血被体,股栗不敢动,前后啖者数百人。西人 畏之,不敢犯塞。七年,以病代还。

《胡鉴传》:鉴仪州知州,有德政。州有制胜关,号险要。李 继迁扬言将乘虚袭取入寇,有诏徙军实于内地,鉴 曰:“此诈也。”卒不徙。已而贼不能至。

《曹玮传》:“玮,真定灵寿人,武惠王彬之子。沉勇有谋,喜 读书,通《春秋》三传,于左氏尤深。李继迁叛,太宗问彬 谁可将者,彬曰:‘臣少子可任’。即召同知渭州。驭军严 明,周知虏动静。既改阁门通事舍人,迁西上阁门副 使,徙知镇戎军。继迁虐用其国人,玮知下多怨,即移 书诸部,谕以朝廷恩信,抚养无所间。由是康奴等族” 请内附。继迁略西蕃还,玮邀击于石门川,俘获甚众。 以镇戎据平地,便于骑战,非中国利,请自陇山以东, 循古长城堑为限。又以弓箭手皆土人,习障塞蹊隧, 晓羌语,耐苦寒,官未尝与兵械资粮,而每战辄使先 拒贼,即无以责死力。遂给境内闲田,春秋耕敛,州为 出兵护作而蠲其租。继迁死,玮擒德明送阙下。 《刘沪传》:渭州瓦亭寨监押,击破党留等族,时任福败, 边城昼闭,民畜多被掠,沪独开门纳之,边人号曰“刘 开门。”

《薛奎传》:“至道咸平中,任仪州推官。尝部民转粮至盐 州,会久雨,粟麦浥腐,奎白转运,纵民还州,使偿所失, 民便之。佐郡守广平宋某,多善政。奎后官参知政事, 至州留题诗二章,一章述旧迹,一章和韩司门刻石 立佛舍。嘉祐中,权知仪州,刺史曹修移刻新石,立明 伦堂东牖下。”

《种师道传》:“少从张载学,以荫补三班奉职,累官泾原 都钤辖,知怀德军及西安州。夏人侵定边,筑佛口城, 率师御之。道渴,师道命工凿山之西麓,果得水,师遂 济,破之。擢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洺州防御使、知渭 州。督诸道兵,城席苇,方赋工。夏兵至,壁葫芦河,师道 陈河浒挑战,别遣偏将曲充间出横岭,伪称援兵,而” 使杨可世潜军其后。姚平仲以精甲夹击,大败之,斩 五十级,获驼马牛羊万计,卒城而还。

《陈兴传》:“兴,澶州卫南人,咸平三年,徙泾原仪渭镇戎 军部署。上言,镇戎去瓦亭砦七十馀里,中有二堡,请 留兵三百人戍之。俄与曹玮、秦翰领兵抵镇戎军西 北武延咸泊川,掩击蕃寇,斩二百馀级,生擒二百馀 人,夺铠甲牛羊三万计。诏书嘉奖,赐金带、锦袍、器币。” 《游师雄传》:“雄字景叔,京兆武功人,学于张载,进士及” 第,创州一城,砦九荐。拔寒微为偏裨,如夏降人折可 适、李忠杰、朱智用,咸尽力,夏人遂衰。屡请和,西方渐 寝兵革,功为最。为仪州司户参军,佐郡有善政。庙学 居郡城西北隅,师雄曰:“西北天地严凝之气,可以右 武,不可以兴文,是不可不迁郡。”侯曰:“诺。”遂迁于东南。 《刘综传》:咸平四年,为陕西转运使,请“于古原州建镇 戎军,置屯田五百顷,役军二百、牛八百耕种之,于军 城前后北及木峡口各置堡砦分居,无寇则耕,寇来 则战。择使臣充四砦监押,每砦五百人充屯戍。”诏从 之。

《任福传》:“福字佑之,其先河东人,后徙开封,历侍卫马 军都虞候。康定二年春,宋欲伐夏,命福泾原计事。时 与安抚副使韩琦会高平李元昊谋寇渭州,琦亟趣 镇戎军集兵,兼募敢勇万八千人,以福为将,耿傅参 军事,泾原路驻泊都监桑怿为先锋钤辖,朱观、都监 武英泾州都监王圭各率师从福。琦令福等并兵自” 怀远城趣得胜。砦至羊牧隆城出敌后,城砦相间才 四十里,道近粮饷便,度势未可战,则据险设伏,待夏惰归,邀击之。福独以轻骑数千趋怀远、捺龙川,会镇 戎军西路巡检常鼎、刘肃击夏师于张家堡南,斩首 数百。夏人弃马、羊驼佯北,怿驰骑趣利,福踵后,轻夏 兵,薄暮,遂与怿合军好水川,观英军“笼络川”,相违五 里,约翌日会川口,然营中已乏食,追奔至陇干城,夏 军出诱兵川口,而大兵数万伏六盘下,距羊牧隆城 五里,道置大银泥合覆地中,有动跃声,诸将莫测,福 独发之,乃皆悬哨鸽百馀,惊飞,声遍山谷。夏伏兵闻 哨尽起,诸将知为夏所诱,怿前死战。夏阵福未阵,纵 铁骑突之,自辰至午,福师欲傅山,山上伏发,驰蹂宋 师川口,骑数千断宋师后,怿肃力战死,身被十馀矢。 小校刘进劝福奔,福曰:“吾大将兵败,以死报国尔!”挥 四刃铁简疾𩰚,枪中左颊,绝喉,与子怀亮俱殁。夏师 并攻,观英战急,王圭自城以兵四千五百、渭州都监 赵津以华亭骑二千来援。观英军西攻夏师,夏阵坚, 终不得合,英创甚,不能军。夏师急攻,宋师大溃,英津、 圭傅与内殿崇班訾赟、西头供奉官王庆、侍禁李简、 李禹亨、刘钧皆战殁,亡将数十、士万馀。朱观以馀兵 保民垣,四向纵射,值暮,夏人引去,然尚未知福等败 死。

《通志》:“徽宗政和七年,泾原地震,旬日不止,坏城郭庐 舍,吏民压死者甚众。”

宣和六年,陕西地再大震,泾、原等州人流离甚众。 《崇信县志》:“郭择善,元至正十八年,以郎中守崇信。刘 福通兵扰平泾、善,以保平凉,寻擢迁枢密事。李思齐 擅杀之,并其兵。”

元王琼华亭县主簿,有善政。初至县,见庙学废久,慨 然叹曰:“华亭祀事,假宫僭师,是谁之咎?琼虽佐贰,当 仁不让,专之可也。”于是割俸帑兴复大备,置赡学田 以供祀。

《府志》:“明洪武二年夏四月丁卯,大将军徐达帅师次 陇州固关,元平凉府华亭县白同签献马十匹,达遣 参随金国宝抚谕华亭。乙酉,师自巩昌还,至静宁州, 元知院杜伯卜花遁。遣潘指挥追北弗及,获其众,遂 下隆德,越六盘山,至开城,万户八丹以鞑靼降。遣平 章俞通海进攻元豫王于西安州,次海剌都,右丞薛” 显以精兵五千先袭豫王,王驰遁,尽得其人众车畜。 达以豫王之众处开城以西安州,馀众千馀徙北平。 五月甲午,显至鸣沙,获元将王保保之将毛祥,知县 尹铎、李遵正、郭英,左丞董信、任弘等,并马二千馀匹 以归。达军至红城还。丁酉,出萧关,遂下平凉。父老争 献羊酒迎谒。分遣指挥储柿徇隆德、静宁,会指挥吴 汧、陈寿之师,平诸屯结未附者。参政麻毅、段答剌之 师徇华亭,咸归附。辛丑,御史大夫汤和下泾州,次日, 达至泾州。六月戊辰,以凤翔守御指挥余思明守平 凉。甲戌,以陈寿守原州,黄旺守泾州。达北讨庆阳。秋 七月甲午,遣降将李茂骑兵千人,复捕隆德以西之 未附者。戊申,获杜伯卜花及将张演、达达、大都虎以 归。辛亥,王保保遣将韩札儿陷原州,陈寿死之。又陷 泾州,丁千户退守灵台县。辛酉,右副将军冯宗异破 走韩札儿,复泾原。八月乙丑,达以故元归附官温汉 臣署原州同知。原州判官刘伯温逃自宁夏来归,复 为判官,与指挥刘广、铁甲冯共守原州,薛显与参政 傅友德备灵台。达已定庆阳,己丑,归至原州,三将军 俱来会。闻元将贺宗哲自六盘山北遁,遣都督顾时、 薛显、傅友德以万骑追之。九月壬辰,达复至平凉,会 征入朝行赏,遂以指挥孙某、余思明、朱祐守平凉。李 茂麾下骑叛附贺宗哲,茂脱归,乃以顾时将骑兵略 静宁州,断事严某知开城州,州判马思忠同知州事。 甲午,复遣冯宗异率步骑万七千由静宁伐贺,宗哲 遁归王保保,乃还。乙未,元宣差老关坚笃以庄浪州 来归,达即以为知州。十一月壬辰朔,达入朝。甲辰,冯 宗异等俱发平凉入朝。王保保以师还,乘势纵游骑 掠平、巩北鄙人畜,大为边患。

三年正月癸巳,复命达帅师出西安,捣定西以伐之。 三月戊午,师至定西。时日中频有黑子。太史刘基奏 曰:“王保保虽可取,亦未可轻也。”使谕大将达等防水 患,置营高地。丙寅,师出巩昌府安定县沈儿峪,压王 保保营而阵,日数战。保保潜以千馀兵自间道攻壁 东南。左丞胡济恇扰失措,不能军,达亲帅兵鏖战,乃 退。斩守壁赵指挥及将校数人,徇于师。明日誓众复 战,大败保保,斩获八万六千馀人,马畜数万。然保保 先驱掠人众及师所诛戮皆过当,河南遂空,而平凉 复为内地。

四年四月,故元降将知院白文显聚众作乱于华亭 之西山,平凉卫指挥秦虎讨平之。

正统十四年,北虏阿渠寇平凉之北鄙。

景泰元年,始筑固原巡检司城,以都指挥荣福帅洮、 岷、临、巩四帅守之。

三年,移平凉卫右所为固原千户所。

《静宁州志》:“成化五年,知州靳善令州民屯军,复修古堡五十一。”

弘治十四年,知州阎重修五十七,总为一百八堡。其 高山峻岭,据沟阻涧,各占形胜。

《府志》:“弘治十四年,孛来据河套,寇陕西。命户部尚书 秦纮总督陕西三边,延绥、宁夏,甘肃开阃、固原卫。请 以开城遗民于卫城设固原州公,通商贾,疏盐利,建 仓库墩堡,鸠集流散,遂为重镇。”

十七年,虏寇孔坝沟。巡抚都御史周季麟遣都指挥 杨弘率西安、平凉军,阳虎力率固原军御之。虎力以 八百人夜遁,弘及馀众死焉。

正德四年,工部尚书才宽总制《陕西三边》军,败虏于 宁夏之兴武营,中流矢卒。

八年,啰哩贼李仲实等作乱,掠境,平凉卫指挥杜镇 率官军讨平之。

十年四月,北虏掠固原之西骡子川、响石沟,游骑至 于彭阳镇原。五月,虏大掠固原、隆德、静宁。七月二十 九日,害西安府同知某于固原之南郊,官军弗出,烽 报俱绝。八月初二日早,进掠平凉,营于南山泾川,散 掠所属州县。东至泾、邠之亭口,南至陇之汧阳。承平 久,民不识虏,不知避,驱掠人畜数十万。六日,全营北 去,蹂践千馀里,村落为虚。

《吴琏传》:“琏,山西平定州人,平凉府同知。正德十年,行 县至华亭。八月二日,贼大掠华亭民久不知兵,惧雉 堞不堪,咸汹汹谋夜遁。西山同知令曰:‘敢私下城者 斩。众乃止,坚壁昼夜,徒行巡视,或有潜出者,果陷贼, 民乃服。数日,贼解去,城居无事,民咸颂之曰:‘吴公生 我也’’。”

《府志》:“嘉靖六年夏六月,庆阳卫指挥刘文以固原守 备为参将,士有小过皆不问,唯违军期失候望者杖 百,其养马治兵皆有程粮,赏无所私,与总督谋曰:‘官 马散牧固原之东西海,是饵虏也,虏必乘我不虞,乃 大征兵二万于固原,虏果日晡潜入花马池袭我,夜 行三更,谍报固原,命榆林副总兵赵瑛偕文各率兵’” 三千,先行七十馀里,已至五营冈。固原选锋兵三百, 遇虏战堡人乘高望之,谓二帅曰:“选锋纵击虏矣。”尘 大涨,二帅争驰。虏见尘高大,又远来饥疲,遂走,越黑 水河,据北岸,水盈尺。刘文驰涉水射殪其双刀,将虏 弃岸北走,据断山。山后涧水深,官军弃骑仰攻,虏骑 争趋山,山崩,拥虏骑入涧,陷泥淖。两军大纵,斩捕讙 哄。二帅登山望之,莫能制,各与其众相失,深夜方已。 诘旦,各得三四十级,顾虏不知所之。刘文居固原久, 知其区处,诒瑛曰:“今大幸,全师获捷,公客兵宜急报 督府,我地主当审虏所向。”瑛旋师,文聚众议曰:“虏昼 夜驰,往返千里,疲极矣。悉乘千里马上天乎?顾当穴 地而匿耳。”纵兵竞搜岩穴陶复中共斩百馀级,匿弗 出者烧杀之。虏败北,奔及百里,皆裸身而骑。会凉州 都指挥卜云兵至,邀击之,皆下马受刃,得二百馀级。 边候唯见一乘骓者,初昏出边,果千里马也。文还报 督府,诸将持羊酒郊迎,各带首虏人人分予,故奏功, 文止三十六级,卒擢陕西总兵官。卜云后二日至,已 密使督府上功矣。诸将莫敢望。

十三年秋八月,虏酋吉囊入花马池,掠固原,西至会 宁境。总兵刘文御之西巩驿,斩首百馀级,北去。初,总 制唐虞佐遣枭将梁震等三将守花马池。文居固原。 震曰:“文安佚,乃敢劳我也。”纵虏入,以病文。俟虏与文 战归,疲极而邀击之,亦得首虏百级。唐征为刑部尚 书,荫子国子生。巡按御史张鹏劾文纵寇殃民,且斩 “死人首为功。罢之。”

十九年八月,虏酋吉囊拥众攻花马池塞。时总制刘 天和新改总督,素刚毅,部分将士,令曰:“失守者斩!”西 安左卫千总指挥郭良与其把总指挥牛斗、郭卿各 分垒斗,潜宿娼家。虏夜登陴卿惊起,或授弓使射,掷 弓走,众从之,大崩。虏遂夹攻城。治道平明,万骑毕逾。 天和杖三指挥各八十。郭千总仰曰:“千总虽节制把 总,然各分陴等为指挥,势不相下。千总陴无失,而为 把总连坐死,冤哉!”遂亟释郭千总,械二把总,按察官 鞫治,斩以徇众。虏寇掠固原,总兵魏时入保硝河堡, 虏遂散掠安定。会宁北,逾固原,道干沟、干涧以归。天 和申令诸将邀击,始用命死战,斩二百馀级,获小酋。 论功,刘加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征督团营,宁夏巡抚 都御史杨守礼加兵部侍郎,晋尚书,代为总督。杨素 雄豪,每防秋夜必便衣自行陴,将士惴恐益谨。虏盗 陴辄觉,击却之。凡三防秋,虏卒不能入。郭千总寻以 其子瀚代来,戍平凉。

二十四年秋八月,虏酋《吉囊》大入边,破青沙岘,侵保 安,杀掠人畜北去。总督张珩遣总兵王缙帅师邀击 于“小蒜间”,弗克

平凉府部杂录[编辑]

《凉州记》:“高昌僻土,有异于华,寒服冷水,暑啜罗阇。”罗 阇,郡人呼粥也。

祁连山,张掖、酒泉二界之上,东西二百里,南北百馀 里。山中冬温夏凉,宜牧牛,乳酪浓好,夏窎酪不用器 物,刈草著其上不散。酥特好,酪一觓得升馀酥。又有 仙人树,行人山中饥渴者辄食之,饱不得持去,平居 不可见。

有青盐池,出盐正方半寸,其形似石,甚甜美。

《画墁录》:泾州东长武城,在城泺,最为控扼要害之地。 唐太宗亲征薛举,常驻此。门楼十二间,御榻在其下。 或云“柱上有太宗题字尚在也。”北阻泾水,即高、墌二 城。

《崇信县志》:“崇信设乱山之中,无竹木蚕桑之利,渔盐 商贾之饶。惟汭及赤城之水皆自高而下,可渠以磨, 且水壤颇沃,而地气温和,可滋灌溉。”

《华亭县志》:“凡高山率多雷神,庙居石室岩,雷所出,此 近理也,又为乱神,乃水神,非理也,又为列神”,未详其 义。

《灵台县志》:周左丘明,晋杜预叙《春秋左传》,亦疑左氏 不知为何人。今县东北二十五里有墓,墓之侧有庙, 世传以为左丘明,莫可稽其所自。

《隆德志》:静宁州有三将军祠,父老佥曰:“实隆人也。”考 《三将军传》称德顺军人。在宋时静隆统名德顺军。 县西北三十里有姚贵墓,云俗所称姚王墓是也。考 《别传》称兕五原人,乃丘陇实在隆邑,则其为本县人 也明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