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第104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伦汇编 官常典 第一百三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明伦汇编 第一百四卷
明伦汇编 官常典 第一百五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一百四卷目录

 宗藩部艺文三

  道武七王传论        魏书

  任城王传论         同前

  南安诸王传论        同前

  献文六王传论        同前

  彭城王传论         同前

  魏诸宗室传论        北史

  魏文成献文孝文诸王传论   同前

  为临淮王谢封开府尚书令表 温子升

  为南阳王让尚书表      前人

  为上党王天穆让太宰表    前人

  为广阳王渊上书       前人

  为广阳王渊上书       前人

  司徒元树墓志铭       前人

  诸王传论         北齐书

  赵郡清河二王传论      同前

  赵郡清河二王传赞      同前

  北齐宗室诸王传论      北史

  广平王碑          邢邵

  宗室传论          周书

  晋荡公护传论        同前

  齐炀王宪传论        同前

  文闵明武宣诸子传论     同前

  为杞公让宗师骠骑表     庾信

  周上柱国齐王宪神道碑    前人

官常典第一百四卷

宗藩部艺文三[编辑]

《道武七王传论》
魏·书
[编辑]

枭獍为物,天实生之,知母忘父,盖亦禽兽,元绍其人, 此之不若乎。阳平以下,降年夭促,英才武略,未显于 时。静、简二王,为时称首。鉴既有声,浑亦见器。霄荷遇 高祖,继受任太和,苟无其才,名位岂徒及也。叉阶缘 宠私,智小谋大,任重才弱,遂乱天下,杀身全祀,不亦 幸哉。

《任城王传论》
前同
[编辑]

显祖之将禅让,可谓国之大节。康王毅然庭诤,德音 孔昭。一言兴邦,其斯之谓欤。文宣贞固俊远,郁为宗 杰,身因累朝,宁济夷险,既社稷是任,其梁栋之望也。 顺謇谔俶傥,有汲黯之风,不用于时,横招非命,惜矣。 嵩有行陈之气,俊则裂冠之徒欤。

《南安诸王传论》
同前
[编辑]

南安原始要终,善不掩恶。英将帅之用,有声于时。熙、 略兄弟,早播民誉,或才疏志大,或器狭任广,咸不能 就其功名,俱至非命,惜也。康王不永,鸾起家声。徽饰 智矫情,外谄内忌,永安之祸,谁任其责。宛其死也,固 其宜哉。章武、乐陵,盖不足数。静王聪断威重,见称太 和,美矣。

《献文六王传论》
同前
[编辑]

显祖诸子,俱闻道于太和之日。咸阳望重位隆,自猜 谋乱。赵郡愆于王度,终谥曰灵。广陵夙称明察,不幸 中夭,惜矣。高阳器术缺然,终荷栋干,孝昌之叛,盖不 足以责之。北海义昧鹡鸰,奢淫自丧,虽祸由闲言,亦 自诒伊戚。颢取若拾遗,亡不旋踵,岂守之无术。其天 将覆之。

《彭城王传论》
同前
[编辑]

武宣王孝以为质,忠而树行,文谋武略,自得怀抱,绸 缪太和之世,岂徒然哉。至夫在安处危之操,送往事 居之节,周旦匪他之义,霍光异姓之诚,事兼之矣。功 高震主,德隆动俗,闲言一入,卒不全志。呜呼。周成、汉 昭亦未易遇也。

《魏诸宗室传论》
北史
[编辑]

魏氏始自幽都,肇基帝业。上谷公等分枝若木,疏派 天潢。或绩预经纶,大开土宇;或迹同凶悖,自致歼夷。 其祸福之来,唯人所召。至如神武不事黄屋,高揖万 乘,义感邻国;祚隆帝统,太伯、延陵未足多也。高凉让 国之裔,子那猛壮之风,或大位未加,或功不赎罪;褒 德图劳,其义为缺。松滋气干相承,声迹俱显;天穆得 不以道,任过其量。持盈必悔,杀身为幸。武卫父子兼 将,丕略始见器重,终以奸弃,不足观矣。河间、扶风,武 烈宣著,宗子之可称乎。卫王英风猛概,折冲见重,谋 之不臧,卒以自丧。秦王体度恢伟,陈留胆气绝伦,亡 身强寇,志力不展,惜哉。常山勇冠戚属,与魏升降,亦 以优乎。阴平忠烈,蒲阴器宇,荣宠兼萃,盖有由焉。毗 陵疏偎,辽西狷介,全身保位,固亦难矣。苻坚之轘实 君,卫臣之诛窟咄,逆子贼臣,盖亦天下之恶一焉。

《魏文成献文孝文诸王传论》
同前
[编辑]

文成五王,安丰特标令望。延明学业该赡,加以雅淡 之美;至于永安,运际寇戎。卒致奔亡,亦其命也。献文 诸子,俱渐太和之训,而咸阳终于逆节,广陵毙于桑中。人而无仪,各宜遄死。高阳器术缺然,终荷栋干,至 于挠败,实尸其阙。武宣孝以为质,忠而树行,及夫在 安处危之操,送往事居之节,周旦匪佗之旨,霍光异 姓之诚,事实兼之。竟而功高震主,德隆动俗。闲言一 入,卒不全生。呜呼。周成、汉昭未易遇也。北海义昧鹡 鸰,奢淫行丧,虽祸发青蝇,亦自诒伊戚。颢取若拾遗, 亡不旋踵,岂守之无术,其天将覆之。庶人险暴之性, 自幼而长,终以废黜,不得其终。斯乃朱、均之性,尧、舜 不能训也。京兆早有令闻,晚致颠覆,习于所染,可不 慎乎。清河器识才誉,以懿亲作辅,时锺屯诐,始遘墙 茨之逼。运属道消,晚扼凶权之手。悲哉,广平早岁骄 盈,汝南性致狂逸,揆其终始,俱不足论。而悦以天人 所弃,卒婴猜惧之毒,盖地逼之尤也。魏自西迁之后, 权移周室。而周文天纵宽仁,性罕猜忌;元氏戚属,并 见保全,内外任使,布于列职。孝闵践祚,无替前绪,明 武缵业,亦遵先志。虽天厌魏德,鼎命已迁,枝叶荣茂, 足以愈于前代矣。

《为临淮王谢封开府尚书令表》
温子升
[编辑]

臣道愧山东,气惭陇右,激水弗功,抟风无力,但以平 原带地,资绪极天,发趾自高,理翮以远,出临侯服,既 乏刺举之能,入践帝阍。又无应对之美,空复受戈清 庙,推毂朱门,孝阙泪河,功惭汗海,大宝远降,横草未 树,顾以有涯,愿言知止。

《为南阳王让尚书表》
前人
[编辑]

臣闻立而托乘,乃成致远之功,坐以运舟,遂有利涉 之用,若以轻任重课,凭虚责实,虽欲自勤,终焉靡效。

《为上党王天穆让太宰表》
前人
[编辑]

臣闻策蹇长途,终惭一日之致,悬缕层台,讵任千钧 之重,固知才弱不可自强,力微难以企及,智小谋大, 恐贻折足之忧,才轻任重,愳有绝膑之悔,既虑烁金, 固陈匪石。

《为广阳王渊上书》
前人
[编辑]

渊为北道大都督,受尚书令李崇节度。时东道都督崔暹败于北道,渊上书:

边竖构逆,以成纷梗,其所由来,非一朝也。昔皇始以 移防为重,盛简亲贤,拥麾作镇,配以高门子弟,以死 防遏。不但不废仕宦,至乃遍得复除。当时人物,欣慕 为之。及太和在历。仆射李冲当官任事,凉州土人,悉 免厮役;丰沛旧门,仍防边城。自非得罪当世,莫肯与 之为伍。征镇驱使但为虞候、白直,一生推迁,不过军 主。然其往世房分,留居京者,得上品通官;在镇者,便 为清途所隔。或投彼有北,以御魑魅,多复逃胡乡。乃 峻边兵之格,镇人浮游在外,皆听流兵捉之。于是少 年不得从师,长者不得游宦。独为匪人,言者流涕。自 定鼎伊洛,边任益轻,唯底滞凡才,出为镇将。转相模 习,专事聚敛。或有诸方奸吏,犯罪配边,为之指踪,过 弄官府;政以贿立,莫能自改。咸言奸吏为此,无不切 齿憎怒。及阿那瑰背恩,纵掠窃奔,命师追之。十五万 众度沙漠,不日而还。边人见此援师,便自意轻中国。 尚书令臣崇时即申闻,求改镇为州,将允其愿,抑亦 先觉。朝廷未许。而高阙戍主,率下失和,㧞陵杀之为 逆命;攻城掠地,所见必诛。王师屡北,贼党日盛。此段 之举,指望销平。其崔暹只轮不反,臣崇与臣,逡巡复 路。今者相与,还次云中。马首是瞻,未便西迈。将士之 情,莫不解体。今日所虑,非止西北,将恐诸镇寻亦如 此。天下之事何易可量。

《为广阳王渊上书》
前人
[编辑]

往者元义执权,移天徙日,而徽托附,无翼而飞。今大 明反政,任寄唯重,以徽褊心,御臣切骨。臣以疏滞,远 离京辇,被其构阻,无所不为。然臣昔不在其后,自此 以来,翻成陵谷。徽遂一岁八迁,位居宰相;臣乃积年 淹滞,有功不录。自徽执政以来,非但抑臣而已,北征 之勋,皆被拥塞。将士告捷,终无片赏;虽为表请,多不 蒙遂。前留元标据于盛乐,后被重围,析骸易子,倒悬 一隅。婴城二载,贼散之后,依阶乞官,徽乃盘退,不允 所请。而徐州下邳戍主贾勋,法僧叛后,暂被围逼,固 守之勋,比之未重,乃立得州,即授开国。天下之事,其 流一也,功同赏异,不平谓何。又骠骑李崇北征之日, 启募八州之人,听用关西之格。及臣在后,依此科赏。 复言北道征者,不得同于关西。定襄陵庙之至重,平 城守国之要镇,若计北而论功,亦何负于秦楚。但以 嫉臣之故,便欲望风排抑。然其当途以来,何直退勋 而已。但是随臣征者,即便为所嫉。统军袁叔和曾经 省诉,徽初言有理,又闻北征隶臣为统,应时变色。复 令臣兄子仲显异端讼臣,缉缉翩翩,谋相诽谤。言臣 恶者,接以恩颜;称臣善者,即被嫌责。甄琛曾理臣屈, 乃视之若仇雠;徐纥颇言臣短,即待之如亲戚。又骠 骑长史祖莹,昔在军中,妄增首级;矫乱戎行,蠹害军 府,获罪有司,避命山泽。直以谤臣之故,徽乃还雪其 罪。臣府司马刘敬,比送降人,既到定州,翻然背叛,贼 如决河,岂其能拥。且以臣府参寮,不免身首异处。徽既怒迁,舍其元恶,及胥徒。从臣行者,莫不悚惧。顷恒 州之人,乞臣为刺史,徽乃斐然言不可测。及降户结 谋,臣频表启,徽乃因执言此事。及向定州,远彼奸恶, 又复论臣将有异志。翻覆如此,欲相陷没。致令国朝, 遽赐迁代。贼起之由,谁使然也。徽既优幸,任隆一世, 慕势之徒,于臣何有。是故馀人摄选,车马填门。及臣 居边,宾游罕至。臣近在北虑其为梗,是以孜孜乞赴 京阙。属流人举斧,元戎垂翅,复从后命,自安无所;僶 俛先听,不敢辞事。及臣出都,行尘未灭,已闻在后,复 生异议。言臣将儿自随,证为可疑之兆。忽称此以构 乱。悠悠之人,复传音响,言左军臣融、右军臣衍皆受 密敕,伺察臣事。徽既用心如此,臣将何以自安。窃以 天步未夷,国艰犹梗;方伯之任,于斯为急。徽昔临蕃, 乃有人誉,及居端右,蔑尔无闻。今求出之为州,使得 申其利用。徽若外从所长,臣无内虑之切。脱蒙,公 私幸甚。

《司徒元树墓志铭》
前人
[编辑]

昔枢电降祥,姬水成业,握八符以驭世,膺五命以会 昌,钦明格于上下,光泽被于宇宙,卜年永久,历世遐 长,有文王之孙子,启周公之苗裔,积善所及,踵武称 贤,每以辛李为言,恒持韩白自许,殚百虑之一致,尽 能事于生民,苍苍在上,义归无厚,徒有东平避世之 意,空怀北海自晦之情,疾非逢雾,终异启手,铭曰:明 允笃诚,发于岐嶷,未镂已雕,不扶而直,修礼以耕,强 学为殖,孔既叹鲁,庄亦吟越,况以度思,有怀明发,翻 然高举,归于魏阙,长路未穷,朝光已没。

《诸王传论》
北齐·书
[编辑]

文襄诸子,咸有风骨,虽文雅之道,有谢闲平,然武艺 英姿,多堪御侮。纵咸阳赐剑,覆败有征,若使兰陵获 全,未可量也,而终见诛翦,以至土崩,可为太息者矣。 安德以时艰主暗,匿迹韬光,及平阳之阵,奋其忠勇, 盖以临难见危,义深家国。德昌大举,事迫群情,理至 沦亡,无所归命。广宁请出后宫,竟不获遂,非孝珩辞 致有谢李同,自是后主心识去矣平原已远。存亡事 异,安可同年而说。武成残忍奸秽,事极人伦。太原迹 异猜嫌,情非衅逆,祸起昭信,遂及淫刑。嗟乎。欲求长 世,未之有也。以孝昭德音,庶可庆流后嗣,百年之酷, 盖济南之滥觞。其云莫效前人之言,可为伤叹,各爱 其子,岂其然乎。琅邪虽无师傅之资,而早闻气尚。士 开淫乱,多历岁年,一朝剿绝,庆集朝野,以之受毙,深 可痛焉。然专戮之衅,未之或免,赠帝谥恭,矫枉过直, 观过知仁,不亦异于是乎。

《赵郡清河二王传论》
同前
[编辑]

《易》称:天地盈虚,与时消息,况于人乎。盖以通塞有期, 污隆适道。举世思治,则显仁以应之;小人道长,则俭 德以避之。至若负博陆之图,处藩屏之地,而欲迷邦 违难,其可得乎。赵郡以跗萼之亲,当顾命之重,高揖 则宗社易危,去恶则人神俱泰。是用安夫一德,同此 贞心,践畏途而不疑,履危机而莫惧。以斯忠义,取毙 凶慝。岂道光四海,不遇周成之明;将朝去三仁,终见 殷墟之祸。不然则邦国殄瘁,何影响之速乎。清河属 经纶之会,自致青云,出将入相,翊成鸿业,虽汉朝刘 贾,魏室曹洪,俱未足论其高下。天保不辰,易生悔咎, 固不可掩其风烈,适以彰显祖之失德云。

《赵郡清河二王传赞》
同前
[编辑]

赵郡英伟,风范凝正。天道无亲,斯人斯命。赫赫清河, 于以经国。末路小疵,非为败德。

《北齐宗室诸王传论》
北史
[编辑]

赵郡王以跗萼之亲,当顾命之重,安夫一德,固此贞 心,践畏途而不疑,履危机而莫惧,以斯忠义,取毙凶 慝。岂道光四海,不遇周成之明;将朝去三仁,终见殷 墟之祸。不然,则邦国殄瘁,何若斯之速欤。清河属经 纶之期,青云自致,出将入相,翊成鸿业。虽汉朝刘贾, 魏室曹洪,俱未足论其风烈,适足以彰文宣之失德 焉。思好属昏乱之机,归彦因猜嫌之衅,咫尺邺都,以 速其祸,智小谋大,理则宜然。神武诸王,多有声誉。永 安以谏争遇祸,固齐室之比干,彭城莅人布政,乃与 循良比迹,求之近古,未为易遇。上党申威淮海,受辱 牢阱,以英侠之气,迫悲歌之思,欲食藜藿之羹,处茅 茨之下,其可得乎。冯翊廉慎闲明,妄被谗慝,以武成 阴忌之朝,而见免夫《角弓》之刺,已为幸矣。

《广平王碑》
邢邵
[编辑]

公分气氤氲,禀灵昭晋,基构轮奂,源流浚远,积石莫 之方,委水不能喻,山渎效神,辰昴降德,自天攸纵,郁 为时宗,墙宇淹旷,标格秀远,道亚生知,德均殆庶,日 月在躬,水镜被物,望青松而比秀,干白云而上征,侍 讲金华,参游铜雀,出陪芝盖,入奉桂室,充会友之选, 当舍遗之举,发言为论,受诏成文,碧鸡自口,灵蛇在 握,方见建安之体,复闻正始之音,公年方弱冠,而位 居寮右,道被生民,惠渐万物,郁为雅俗之表,峨成社 稷之镇,公孙声动天下,已非其伦,管子光照邻国,孰云能拟,方谓膺斯多福,降此永年,夺抟风之逸羽,穷 送日之远路,同岐山之嘉会,陪岱宗之盛礼,而群飞 在辰,横流具及,山崩川竭,星霣日销,崑岳既毁,玉石 俱烬,兰挺则芬,玉生则润,泱泱万源,落落千仞,我有 徽猷,金声玉振,志犹学海,业比登山,蜘蹰缇衮,绛帐 韦编,寻微启奥,敷理入元,天地或终,山河匪寿,昔日 先民,谁堪长久,立言立事,责之身后,式铭景行,是为 不朽。

《宗室传论》
周书
[编辑]

自古受命之君及守文之主,非独异姓之辅也,亦有 骨肉之助焉。其茂亲有鲁、卫、梁、楚,其疏属有凡、蒋、荆、 燕,咸能飞声腾实,不泯于百代之后。至若豳孝公之 勋烈,而加之以善政;蔡文公之纯孝,而饰之以俭约。 峨峨焉,足以轥轹于前载矣。当隋氏之起,乘天威而 服海内,将相王侯,莫不隳肝胆以效款,援符命以颂 德。胄以葭莩之亲,据一州而叶义举,可谓忠而能勇。 功业不遂,悲夫。亮实庸才,图非常于巨逆。古人称不 度德、不量力者,其斯之谓欤。

《晋荡公护传论》
同前
[编辑]

仲尼有言:可与适道,未可与权。夫道者,率礼之谓也; 权者,反经之谓也。率礼由乎正理,易以成佐世之功; 反经系乎非常,难以定匡时之业。故得其人则治,伊 尹放太甲,周旦相孺子是也;不得其人则乱,新都迁 汉鼎,晋代倾魏族是也。是以先王明上下之序,圣人 重君臣之分。委质同于股肱,受爵均其休戚。当其亲 受顾托,位居宰衡,虽复承利剑,临沸鼎,不足以詟其 虑;据帝图,君海内,不足以回其心。若斯人者,固功与 山岳争其高,名与穹壤齐其久矣。有周受命之始,宇 文护实预艰难。及太祖崩殂,诸子冲幼,群公怀等夷 之志,天下有去就之心。卒能变魏为周,俾危获乂者, 护之力也。向使加之以礼让,继之以忠贞,桐宫有悔 过之期,未央终天年之数,则前史所载,焉足以道哉。 然护寡于学术,昵近群小,威福在己,征伐自出。有人 臣无君之心,为人主不堪之事。忠孝大节也,违之而 不疑;废弑至逆也,行之而无悔。终于身首横分,妻孥 为戮,不亦宜乎。

《齐炀王宪传论》
同前
[编辑]

自两汉逮乎魏、晋,其帝弟帝子众矣。唯楚元、河间、东 平、陈思之徒以文儒播美,任城、琅邪以武功驰誉。何 则体自尊极,长于宫闱,佚乐侈其心,骄贵荡其志,故 使奇才高行,终鲜于天下之士焉。齐王奇姿杰出,独 牢笼于前载。以介弟之地,居上将之贵,智勇冠世,攻 战如神,敌国系以存亡,鼎命由其轻重。比之异姓,则 方、召、韩、白,何以加兹。挟震主之威,属道消之日,斯人 而婴斯戮,君子是以知周祚之不永也。昔张耳、陈馀 宾客厮役,所居皆取卿相。而齐之文武僚吏,其后亦 多至台牧。异世同符,可谓贤矣。

《文闵明武宣诸子传论》
同前
[编辑]

昔贤之议者,咸云以周建五等,历载八百;秦立郡县, 二世而亡。虽得失之迹可寻,是非之理互起,而因循 莫变,复古未闻。良由著论者溺于贵达,司契者难于 易业,详求适变之道,未穷于至当也。尝试论之:夫皇 王迭兴,为国之道匪一;贤圣间出,立德之指殊涂。斯 岂故为相反哉,亦云治而已矣。何则五等之制,行于 商周之前;郡县之设,始于秦汉之后。论时则浇淳理 隔,易地则用舍或殊。譬犹干戈日用,难以成垓下之 业;稷嗣所述,不可施成周之朝。是知因时制宜者,为 政之上务也;观民立教者,经国之长策也。且夫列封 疆,建侯伯,择贤能,置牧守,循名虽曰异轨,责实抑亦 同归。盛则与之共安,衰则与之共患。共安系乎善恶, 非礼义无以敦风;共患寄以存亡,非甲兵不能靖乱。 是以齐、晋帅礼,鼎业倾而复振;温、陶释位,王纲弛而 更张。然则周之列国,非一姓也,晋之群臣,非一族也, 岂齐、晋强于列国,温、陶贤于群臣哉,盖势重者易以 立功,权轻者难以尽节故也。由此言之,建侯置守,乃 古今之异术;兵权势位,盖安危之所阶乎。太祖之定 关右,日不暇给,既以人臣礼终,未遑藩屏之事。晋荡 辅政,爰树其党,宗室长幼,并据势位,握兵权,虽海内 谢隆平之风,而国家有磐石之固矣。高祖克翦芒刺, 思弘政卫,惩专朝之为患,忘维城之远图,外崇宠位, 内结猜阻。自是配天之基,潜有朽壤之墟矣。宣皇嗣 位,凶暴是闻,芟刈先其本枝,削黜遍于公族。虽复地 惟叔父,亲则同生,文能附众,武能威敌,莫不谢卿士 于当年,从侯服于下国。号为千乘,势侔匹夫。是以权 臣乘其机,谋士因其隙,迁龟鼎速于俯拾,歼王侯烈 于燎原。悠悠邃古,未闻斯酷。岂非摧枯振朽,易为力 乎。向使宣皇采姬、刘之制,览圣哲之术,分命贤戚,布 于内外,料其轻重,间以亲疏,首尾相持,远近为用。使 其势位也足以扶危,其权力也不能为乱。事业既定, 侥幸自息。虽使卧赤子朝委裘,社稷固以久安,亿兆 可以无患矣。何后族之地,而势能窥其神器哉。

《为杞公让宗师骠骑表》
庾信
[编辑]

臣某言:伏见诏书,以臣为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开府 仪同三司,宗师中大夫。伏奉纶言,心魂震詟。臣闻,尧 分四岳,是以望秩山川。舜命九官,是以光华日月。必 须仪刑以德,明试以功,乃可协和万邦,咸熙庶绩。臣 幼无学植,长阙裁成,鸿都之门,不能定其章句。鸡鹿 之塞,无以名其碑碣。凭天汉之派水,附若木之分枝。 东岳则朝宿有名,南宫则门阑有籍。在臣庸劣,久知 满盈。武阳以功臣之重,特拜宗师。东平以母弟之尊, 超登上将。臣有何德,能兼此荣。臣早倾廷荫,曾未扶 墙。母氏慈训,哀矜劳苦,甫及成人,复垂捐弃。几筵如 在,忍离鞠养之恩。终天无报,叩地难任。欲草土丘陵, 终身茔域,霜露申履峕之感,燕雀展回翔之心。不悟 天泽沛然,谬垂提拔。当今玉烛调和,既非金革之世。 璇玑齐政,岂忘松槚之馀。况复一枝蜷曲,终危九层 之台。一股涔蹄,必伤千里之驾。皇帝钦明文思,光宅 区宇,礼格四方,无容夺臣之志。孝治天下,自当哀臣 此情。太宗为师,更求同姓之国。元戎参乘,别选能贤 之臣。伏愿览青蒲之奏,曲允微诚。诏凤凰之池,特收 严召。则天慈无滥,私愿获从,臣之容身,便当有地。不 任荒悚战惧之诚,谨诣朝堂奉表以闻。

《周上柱国齐王宪神道碑》
前人
[编辑]

昔者轩皇受姓,十有四人。周室先封,十有五国。自尔 承基纂胄,保姓受氏,虽复千年一圣,终是百世同宗。 故知昔之东京,既称炎汉再受。今之周历,即是鄷都 中兴。公讳宪,字毗贺突,恒州武川人也。晋太康之世, 据有黄龙。魏孝昌之初,奄荒元菟。太祖以百二诸侯, 三分天下,函谷先登,鸿沟大定。功业如此,人臣以终。 公含章天挺,命世诞生,降太一之神,下文昌之宿。珠 角擅奇,山庭表德,仪范清冷,风神轩举。耸动廊庙,光 华城阙。未逾龆龀,已议论天下事。人或曰:是谓若木 一枝,旁荫数国,长河一直,自然千里。风飙欲远,光景 将升。后魏二年,封涪城县开国公,时年五岁也。虹霓 满野,是废当途之高。𬸚𬸦鸣岐,实始维新之命。国家 光宅受图,钦明秉历,大风初卷,长沙始封。周元年,进 爵安城郡公,食邑二千户,仍授使持节骠骑大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开府同于马骏,秩拟六卿。骠骑等于 刘苍,位高三事,宗子维城,彼多惭色。武成二年,授使 持节大将军,都督益寿宁等二十四州诸军事,益州 刺史,改封齐国公,食邑万户。公时年十有六,王武子 以上将开府,未满立年,荀中郎为十州都督,才逾弱 冠,方之于公,已为老矣。加复营丘负海,齐桓公受脤 之城,岷山导江,汉武帝求仙之地,自非名陵孤竹,声 振沉黎,岂得南至穆陵,西登积石。幸无白虎之患,宁 待黄龙之盟。卭笮畏威,微卢仰德,生为立庙,刻石颂 功。成都有文翁之祀,非谓生前。汉阳有诸葛之碑,止 论身后。比之今日,岂可同年而语哉。保定四年,与大 司马蜀国公围金墉城,师临洛浦,则广武营奔。兵上 邙山,则河桥路断。八川风俗,五方名利,铁市铜街,风 飞尘起。天和元年,征还行雍州牧,公以日月之明,威 神其政,漆沮既从,荆岐即乂,少阳用事,路不喘牛。仲 秋以殷,民无惊水。二年,拜大司马,仍理小冢宰营室, 殿军器太监天官,以邦国为基。是司六典夏官,以兵 戈为主,专谋七德。是以器械填委,既包吴汉之功,宫 殿峥嵘,弥壮萧何之法。峕以白露凉风,务闲农隙,督 兵三万,出自宜阳。拔伏龙之城,平姚苌之垒。马陵削 树,魏将路穷。平阴听乌,齐师其遁。天子冢弟,礼绝群 公。仁义所往,事资道德。建德元年,进爵为王,仍拜大 冢宰。姬旦封于曲阜,不废居中。刘交国于彭阳,无妨 常从。岂直周召二南,并居师傅,晋郑两国,俱为卿士 而已哉。匈奴突于武川,爟火通于灞上,公述职巡御, 治兵朔方,马邑星飞,龙城月动。挠留犁之酒,经略不 前。失燕支之山,下马而去。东邻逆命,反道败德,囚箕 子于塞库,羁文王于玉门。天子将有孟津之师,召公 独议。公报以诞膺天命,克成厥勋,昔者秦昭起师于 蜀,直问张仪。晋武用兵于吴,惟谋羊祜。于是中军无 帅,佥曰有归。五年,拜上柱国,元戎东讨,给王铁骑二 万,先袭太原。斗建麾兵,天离转战,虎啸风腾,云飞电 掩,林胡枣栗,讵得充饥,晋阳荻蒿,何能拒防。又加王 精兵六万,长围晋州。然后六军星陈,万骑雷动。中权 始及,前茅已战。自尔即为前锋,横行入邺,观彼车絓 槐本,马惊旋泞,积甲高昆阳之城,尸封塞富平之水, 莫不如彼建瓴,同斯破竹,一朝指挥,六合大定。是用 光昭,下武翼,亮中都,足以摅祖宗之宿愤,解生民之 怨黩。方当待彼石闾,部斯玉鼓,经纬天地,光华日月, 既而赤乌夹日,黄熊入寝,实沈无祀,桑林不祭。宣政 元年六月二十八日,薨,春秋三十有四。季友之亡,鲁 可知矣。齐丧子雅,姜其危哉。公器宇淹旷,风神透远, 玑镜照林,山河容纳。置樽待酌,悬钟听扣,声动天下, 光照四邻。武皇帝以介弟懿亲,特垂爱友,而密谋奇 策,加礼敬焉。常谓左右曰:孔子云:自吾有回,门人日亲。其齐王之谓也。用之作宰,则万方协和。用之抚军, 则四表慑伏。岂直皋繇为士,国无不仁,随会为卿,民 无群盗。爱玩书籍,敦崇礼乐,管弦入耳,则谿谷俱调。 文雅沿心,则烟霞并韵。养由百发落雁,吟猿应奉五 行。绨缃缥帙,雍容举止,抑扬谈论,当世以为楷模,缙 绅以为轨范。则少有壮志,颇校兵书。元水降灵,谷城 授策,飞风长柳,月角星眉。莫不吟诵在心,撰成于手。 所著兵法,凡有五卷,六韬九法,不用吴起旧书。三令 五申,无劳孙武先诫。可谓有忠孝焉,有壮武焉。不自 骄矜,谦光下物,宋人献玉,不贪为宝。伯成子高,守仁 为富。不谓以信致欺,为善非乐。天年不享,呜呼哀哉。 以某年月日,葬于石安县洪渎川之里原隰,凄怆埋 于盛德,几年丘陵摇落,蕴于良才永矣。乃为铭曰:悠 哉朔方,逖矣穷阴。山连鸟道,地尽龟林。重黎业大,伯 翳功深。胄其积德,必有君临。太祖拨乱,丧君有君。功 回地轴,策动天文。犹临赤水,尚复黄云。诸侯八百, 下三分。公之挺生,实惟天假翠微,神降文昌,星下照 于四国,充于两社,舟楫江河,栋梁华夏。水涌词锋,风 飞文雅。纯深之性,地极天经。忠贞之道,事感百灵。君 亲惟一,臣子惟宁。忠泉出井,孝笋生庭。乃宰天官,为 国之辅。是居上将,为天之柱。乃圣乃神,惟文惟武。策 高开辟,威移云雨。九宫神略,三术谟明。天离转阵,月 德回兵。黎阳水骇,官渡山惊。冀州既载,东原底平。溟 波欲运,弱木将危。中峰岳断,半海鹏垂。凤沈丹穴,龙 亡黑陂。临淄废市,东武山移。千龄万古,英声在斯。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