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宫闱典/第030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伦汇编 宫闱典 第二十九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明伦汇编 第三十卷
明伦汇编 宫闱典 第三十一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宫闱典

 第三十卷目录

 皇后部列传一

  上古

  神农氏妃听詙     黄帝妃嫘祖

  颛顼高阳氏二妃    帝喾高辛氏四妃

  陶唐氏

  帝尧妃女皇

  有虞氏

  帝舜二妃

  夏

  禹妃涂山氏      帝少康妃二姚

  桀妃妺喜

  商

  汤妃有莘氏      纣妃妲己

  周

  太王妃太姜      季历妃太任

  文王妃太姒      武王妃邑姜

  昭王后房后      宣王后姜后

  幽王后申后褒姒    桓王后季姜

  惠王后陈妫      襄王废后隗氏

  灵王后齐姜

  汉一

  高祖吕皇后      惠帝张皇后

  文帝窦皇后      景帝王皇后

宫闱典第三十卷

皇后部列传一[编辑]

上古[编辑]

神农氏妃听詙[编辑]

按《史记·补三皇本纪》:神农纳奔水氏之女,曰听詙,为 妃,生帝哀。

按《帝王世纪》:神农取奔水氏女曰听詙,生帝临魁。 按《山海经》: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詙生炎居。

黄帝妃嫘祖[编辑]

按《史记·五帝本纪》: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于西陵之 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 下:其一曰元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 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生高阳,高阳 有圣德焉。

按《外纪》:命元妃西陵氏教民蚕,西陵氏之女嫘祖为 帝元妃,始教民育蚕治丝茧,以共衣服,而天下无皴 瘃之患,后世祀为先蚕。

颛顼高阳氏二妃[编辑]

按《史记·五帝本纪》不载。按《通鉴前编》:帝初娶邹屠 氏之女,生骆明。又娶胜𣸣氏之女,生卷章。庶子曰:穷 蝉其不才。子曰:梼杌骆明,姒姓,生伯鲧,鲧生禹,是为 夏后氏。卷章妻曰女娇,生黎及回,黎与回代为祝融, 于高辛之世,吴回生陆终,陆终生子六人,曰樊,曰惠 连,曰篯铿,曰会人,曰曹姓,曰季连。樊封于昆吾,篯铿 封于彭,是为彭祖。其孙元哲封于韦,是为豕韦。昆吾 豕韦当夏之世,代为侯伯。季连芈姓,其后为楚颛帝 之裔孙曰女修,生大业,大业之妻曰女莘,生大费,是 为伯益。佐禹治水有功,舜赐姓嬴氏。禹荐于天者,其 长子曰大廉,其后为秦,为赵。

按《大戴礼记》:颛顼娶于滕氏,滕氏奔之子谓之女禄, 氏产老童。老童娶于竭水氏,竭水氏之子谓之高䌹, 氏产重黎及吴回。吴回氏产陆终。陆终氏娶于鬼方 氏,鬼方氏之妹谓之女𬯎,氏产六子。

帝喾高辛氏四妃[编辑]

按《史记·五帝本纪》:帝喾娶陈锋氏女,生放勋。娶{{?}}訾 氏女,生挚。

《正义》曰:《帝王纪》云:帝喾有四妃,卜其子皆有天下。元妃有邰氏女,曰姜嫄,生后稷。次妃有娀氏女,曰简狄,生卨,次妃陈丰氏女,曰庆都,生放勋。次妃{{?}}訾氏女,曰常仪,生帝挚也。帝挚之母于四人中班最在下,而挚于兄弟最长。

按《殷本纪》: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 三人行浴,见元鸟坠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

《索隐》曰:谯周云:契生尧代,舜始举之,必非喾子。以其父微,故不著名。其母娀氏女,与宗妇三人浴于川,元鸟遗卵,简狄吞之,则简狄非帝喾次妃明也。

按《拾遗记》:帝喾之妃,邹屠氏之女也。轩辕去蚩尢之 凶,迁其民善者,于邹屠之地,迁恶者于有北之乡。其 先以地命族,后分为邹氏。屠氏女行不践地,常履风 云,游于伊洛。帝乃期焉,纳以为妃。妃常梦吞日,则生 一子,凡经八梦,则生八子。世谓为八神,亦谓八翌。翌, 明也,亦谓八英,亦谓八力。言其神力英明,翌成万象, 亿兆流其神睿焉。

陶唐氏[编辑]

帝尧妃女皇[编辑]

按《大戴礼记》:帝尧娶于散宜氏之子,谓之女皇氏。 按《帝王世纪》:尧娶散宜氏之女曰女皇,生丹朱,又有 庶子九人,皆不肖。

按《路史·帝尧纪》:帝初娶富宜氏曰皇,生朱。

有虞氏[编辑]

帝舜二妃[编辑]

按《尚书·尧典》:帝曰:咨四岳,朕在位七十载,汝能庸命, 巽朕位,岳曰:否德。忝帝位,曰:明明扬侧陋,师锡帝曰: 有鳏在下,曰虞舜。帝曰:俞,予闻,如何。岳曰:瞽子,父顽, 母嚚,象傲,克谐以孝,烝烝乂,不格奸。帝曰:我其试哉。 女于时,观厥刑于二女,釐降二女于沩汭,嫔于虞。帝 曰:钦哉。

《蔡传》二女,尧二女,娥皇、女英也。

按《史记·五帝本纪》:尧以二女妻舜以观其内,使九男 与处以观其外。舜居妫汭,内行弥谨。尧二女不敢以 贵骄事舜亲戚,甚有妇道。

《正义》曰《通史》云:瞽叟使舜涤廪,舜告尧二女,女曰:时其焚汝,鹊汝衣裳,鸟工往。舜既登廪,得免。舜穿井,又告二女。二女曰:去汝裳衣。龙工往。入井,瞽叟与象下土实井,舜从他井出去。二女娥皇、女英也,娥皇无子,女英生商均。

按《大戴礼记》:帝舜娶于帝尧之子,谓之女匽氏。 按《列女传》:有虞二妃,帝尧之二女也。长曰娥皇,次曰 女英。二女承事舜于畎亩之中,不以天子之女故而 骄盈怠嫚,犹谦谦恭俭,思尽妇道。尧举舜为相,摄行 王政,舜每事常谋于二女。舜受禅,为天子,娥皇为后, 女英为妃。事瞽叟犹若初焉。天下称二妃聪明贞仁。 舜陟方,死苍梧,二妃死于江湘之间,故谓之湘君。 又按瞽叟与象谋杀舜。使涂廪,二女曰:往哉。舜既治 廪,乃捐阶,瞽叟焚廪,舜往飞去。象复与父母谋,使舜 浚井。二女曰:往哉。舜往浚井,格其出入,从掩,舜潜出。 时既不能杀舜,瞽叟又速舜饮酒,醉将杀之,二女乃 与舜药浴注,遂往,舜终日饮酒不醉。舜之女弟系怜 之,与二嫂谐。

[编辑]

禹妃涂山氏[编辑]

按《尚书·虞书》:娶于涂山,辛壬癸甲,启呱呱而泣,予弗 子,惟荒度土功。

《蔡传》娶于涂山国之女也。辛日娶妻,甲日复往治水,盖其娶妻,甫及四日,遂往从治水之劳,以拯生民之急也。启呱呱而泣,然不暇子之,惟荒度土功之事也。

按《史记·夏本纪》:夏后帝启,禹之子,其母涂山氏之女 也。

按《吴越春秋》:禹三十未娶,行到涂山,恐时之暮,失其 度制,乃辞云:吾娶也,必有应矣。乃有白狐九尾造于 禹。禹曰:白者,吾之服也。九尾者,王之证也。涂山之歌 曰:绥绥白狐,九尾痝庞。我家嘉夷,来宾为王。成家成 室,我造彼昌。天人之际,于兹则行。明矣哉。禹因娶涂 山,谓之女娇。娶辛壬癸甲,禹行。十月,女娇生子启。 按《列女传》:涂山氏长女。夏禹娶以为妃。既生启,辛壬 癸甲,启呱呱泣,禹去而治水,三过其家,不入其门。涂 山独明教训。及启长,化其德而从其教,卒致令名。君 子谓涂山强于教训。

按《楚辞注》:禹引治水,道娶涂山氏之女,而通夫妇之 道于台桑之地。禹治水道,娶者忧无继嗣耳。故以辛 酉日娶,甲子日去,而有启也。

按《帝王世纪》:禹始纳涂山女,曰女娲,合婚于台桑,有 白狐之瑞。至是为攸女,故《连山易》曰:禹娶涂山之子, 名攸,曰生余是也。

帝少康妃二姚[编辑]

按《史记·夏本纪》不载。按《外纪》:少康既长,为仍牧正, 浇使椒求之,奔有虞为之庖。正虞君思妻之二姚,而 邑诸纶。

按《路史·帝少康纪》:少康长,为仍牧正,殊才异略,至德 宏仁。忌夏而能戒之奡,使臣椒求之,奔有虞,为之庖。 正姚思妻之二姚,而邑诸纶。

桀妃妹喜[编辑]

按《史记·夏本纪》不载。按《国语》:桀伐有施,有施人以 妹喜女焉。

按《河图始开图》:孔甲见逢氏抱小女妹喜,帝孔甲悦 之,以为太子履癸妃。

按《列女传》:妹喜者,夏桀之妃也。美于色,薄于德,乱孽 无道,女子行,丈夫心,佩剑带冠。桀既弃礼义,淫于妇 人,求美女,积之于后宫,收倡优,侏儒,狎徒,能为奇伟 戏者,娶之于旁,造烂漫之乐,日夜与妹喜及宫女饮 酒,无有休时。置妹喜于膝上,听用其言。为酒池可以 运舟,一鼓而牛饮者三千人,{{?}}其头而饮之于酒池, 醉而溺死者,妹喜笑之,以为乐。造琼台瑶室,以临云雨,殚财尽币,而意尚不餍。

按《帝王世纪》:妹喜好闻裂缯之声,为发缯裂之,以顺 适其意。以人驾车,肉山脯林,以酒为池,一鼓而牛饮 者三千人,醉而溺水。以虎入市,而视其惊。

按《路史》:妹喜蛊惑,一笑百媚,而色厉,少融好姣,反而 男行,弁服剑带,而喜缯裂,桀溺徇之,每加诸己远味 四海,驾人车以奉之,广优猱戏奇伟,作东哥,而操北 里,大合桑林,骄溢妄行。于是群臣相持,而唱于庭,靡 靡之音,人以龟其必亡。侈屋室崇,园囿倾宫,旋台污 池,土察带狐,批狻不足以摅志,市纵虥兽以觐人之 奔骇。广池漾酒,一鼓而{{?}}饮者三千,觇其醉溺,且多 发帛,以希妹喜之一啴。

[编辑]

汤妃有莘氏[编辑]

按《史记·殷本纪》:阿衡欲干汤而无由,乃为有莘氏媵 臣。

汤妃有莘氏之女也。

按《列女传》:汤妃有莘之女也。德高而伊尹,为之媵臣。 佐汤致王,训正后、宫嫔御有序,咸无嫉妒逆理之人, 生三子,太丁、外丙、仲壬,教诲有成,太子早卒,丙壬嗣 登大位。

按《帝王世纪》:汤娶有莘为正妃。

纣妃妲己[编辑]

按《史记·殷本纪》:纣嬖于妇人。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 武王斩纣头,悬之白旗。杀妲己。

按《列女传》:妲己,殷纣之妃也。纣伐有苏,有苏女以妲 己,美而辩,用心邪僻,夸比于礼,戚施于貌。纣好酒淫 乐,不离妲己,所誉者贵之,憎者诛之。

按《外纪》:甲寅八祀伐有苏氏,有苏氏以妲己女焉。妲 己有宠,其言是从,所好者贵之,所憎者诛之。乃使师 延作朝歌北鄙之音,北里之舞,靡靡之乐。造鹿台为 琼室玉门,其大三里,高千尺,七年乃成。厚赋税,以实 鹿台之财,盈巨桥之粟,燎焚天下之财,罢苦万民之 力。故狗马奇物,充牣宫室,以人食兽,广沙丘苑台,以 酒为池,悬肉为林,男女裸相逐于其间。宫中九市,为 长夜之饮。百姓怨望,诸侯有叛者。妲己以为罚轻诛 薄,故威不立,乃重为刑辟,为熨斗,以火烧燃,使人举 之手烂,更为铜柱以膏涂之,加于炭火之上,使有罪 缘之。纣与妲己,以为大乐,名曰炮烙之刑。

[编辑]

太王妃太姜[编辑]

按《诗经·大雅绵章》:古公亶父,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 于岐下,爰及姜女,聿来胥宇。

率,循也。浒,水涯也。姜女,太姜也。胥相,宇居也。爰于及与,聿自也。于是与其妃太姜,自来相可居者,著太姜之贤知也。

按《史记·周本纪》:古公有长子曰太伯,次曰虞仲。

《正义》曰《国语》云:齐、许、申、吕四国,皆姜姓也,四岳之后,太姜之家。太姜,太王之妃,王季之母。

按《列女传》:太姜,太王之妃,有台之女。贤而有色。生太 伯、仲雍、王季,化导三子,皆成贤王,有事必咨谋焉。

季历妃太任[编辑]

按《诗经·大雅大明二章》:挚仲氏任,自彼殷商,来嫁于 周,曰嫔于京,乃及王季,维德之行。

挚国,任姓之中女也。嫔妇,京大也。王季,太王之子,文王之父也。挚国中女曰大任,从殷商之畿内,嫁为妇,于周之京,配王季而与之共行。仁义之德,同志意也。毛以为既言文王明德,为天所与。故本其所由,言有挚国之中女,其氏姓曰任,从彼殷商之畿内,来嫁于周邦。既配王季为妻,曰能尽妇道于大国,乃与王季维于仁义之德,共之而行,所以同志意。

思齐首章,思齐大任,文王之母,思媚周姜,京室之妇。

齐庄,媚爱也。周姜,大姜也。京室,王室也。京周,地名也。常思庄敬者,大任也。乃为文王之母,又常思爱大姜之配,大王之礼,故能为京室之妇。言其德行纯备,故生圣子也。大姜言周大,任言京,见其谦恭自卑小也。

按《史记·周本纪》:古公之妃,太姜生少子季历,季历娶 太任,皆贤妇人,生昌,有圣瑞。古公曰:我后世当有兴 者,其在昌乎。

按《通鉴前编》:太任,文王之母,挚任氏之仲女也。王季 娶以为妃,太任之性端一诚庄,惟德之行。及其娠文 王,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口不出傲言。生文王而 明圣,太任教之以一而识百,卒为周宗君子,谓太任 为能胎教。

按《汝宁府志》:商太任,平舆人。考《唐世系表》及《路史》诸 书,汤左相仲虺七世孙,曰成,徙国于挚。挚,平也。再世 而生太任,为季历元妃,实生文王。

文王妃太姒[编辑]

按《诗经·大雅大明四章》:天监在下,有命既集,文王初载,天作之合,在洽之阳,在渭之涘,文王嘉止,大邦有 子。

集就载识合配也,洽水也,渭水也,涘涯也。天监视善恶于下,其命将有所依,就则豫福助之于文王,为之生配于气势之处,使必有贤才。

又《五章》:大邦有子,伣大之妹,文定厥祥,亲迎于渭,造 舟为梁,不显其光。

天子造舟,诸侯维舟,大夫方舟,士特舟,造舟,然后可以显其光辉。迎大姒而更为梁者,欲其昭著示后世,敬昏礼也。不明乎其礼之有光辉,美之也。天子造舟,周制也,殷时未有等制。

又《六章》:有命自天,命此文王,于周于京,缵女维莘,长 子维行,笃生武王,保右命尔,燮伐大商。

缵,继也。莘,大姒国也。长子,长女也。维行大任之德焉,笃厚右助燮和也。天为将命文王君天下,于周京之地,故亦为作合使继大任之女,事于莘国。莘国之长女大姒,则配文王,维德之行,天降气于大姒,厚生圣子武王,安而助之,又遂命之尔,使协和伐殷之事,协和伐殷之事,谓合位三五也。

又《思齐篇首章》: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

大姒,文王之妃也。大姒十子,众妾则宜百子也。徽,美也。嗣大任之美音,谓续行其善教令。

又《皇矣篇二章》:帝迁明德,串夷载路,天立厥配,受命 既固。

配媲也天既顾文王,又为之生贤妃,谓大姒也。其受命之道,巳坚固也。

按《大纪》:昌为世子,取于有莘氏,曰太姒。太姒不妒忌, 而西伯有内行,此德政之所以流布,而风化之所以 大兴也。太姒有子十,长曰伯邑考,蚤卒。次曰发,性慈 和,有圣德。西伯以为世子。次曰旦师,于虢叔,仁圣多 材艺,西伯任以政事。

按《列女传》:太姒者,武王之母,禹后有㜪姒氏之女。仁 而明道。文王嘉之,亲迎于渭,造舟为梁。及入,太姒思 媚太姜、太任,旦夕勤劳,以进妇道。太姒号曰文母,文 王理阳道而治外,文母理阴道而治内。太姒生有十 男:长伯邑考、次则武王发、次则周公旦、次则管叔鲜、 次则蔡叔度、次则曹叔振铎、次则霍叔武、次则成叔 处、次则康叔封、次则聃季载。太姒教诲十子,自少及 长,未尝见邪辟之事。及其长,文王继而教之,卒成武 王周公之德。

武王妃邑姜[编辑]

按《论语》:武王曰:予有乱臣十人。

十人,谓周公旦、召公奭、太公望、毕公、荣公、大颠、闳夭、散宜生、南宫适,其一人盖邑姜也,九人治外,邑姜治内。

按《左传》:子产曰:当武王邑姜,方娠太叔,梦帝谓己,余 命而子曰虞,将与之唐,属诸参而蕃育其子孙,及生 有文在手。曰虞,遂以命之。

按《大纪》:西伯纳吕尚之女,曰邑姜为妃。邑姜贤,立未 尝倚,坐未尝倨,怒未尝厉,是年,生子诵。

按《帝王世纪》:武王纳太公之女,曰邑姜,修教于内,生 太子。

昭王后房后[编辑]

按《史记·周本纪》不载。按《国语》:内史过曰:昔昭王娶 于房,曰房后,实有爽德,协于丹朱,丹朱冯身以仪之, 生穆王焉。

言房后之行,有似丹朱。丹朱冯依其身,而匹偶,以生穆王。

宣王后姜后[编辑]

按《史记·周本纪》不载。按《外纪》:乙未二十有二年,王 尝晏起,姜后脱簪珥待罪于永巷,使其傅母通言于 王曰:妾不才,至使君王乐色而忘德,失礼而晏起,乱 之兴,自婢子始。敢请罪。王曰:寡人不德,实自生过,非 夫人之罪也。自是勤于政事,早朝晏罢,卒成中兴之 名。

按《列女传》:周宣姜后,齐侯之女也。贤而有德,事非礼 不言,行非礼不动。宣王尝早卧而晏起,后夫人不出 于房。姜后既出乃脱簪珥,待罪于永巷,使其傅母通 言于王曰:妾不才,妾之淫心见矣,至使君王失礼而 晏朝,以见君王之乐色而忘德也。夫苟乐色,必好奢, 好奢必穷乐,穷乐者乱之所兴也。原乱之兴,从婢子 起。婢子生乱,当服其辜,敢请婢子之罪,唯君王之命。 王曰:寡人不德,实自生过,过从寡人,起非夫人之罪 也。遂复姜后而勤于政事。早朝晏退,继文武之迹,兴 周室之业,卒成中兴之名,为周世宗。

幽王后申后褒姒[编辑]

按《史记·周本纪》:幽王三年,王嬖爱褒姒。生子伯服,幽 王欲废太子。太子母申侯女,而为后。后幽王得褒姒, 爱之,欲废申后,并去太子宜臼,以褒姒为后,以伯服 为太子。周太史伯阳读史记曰:周亡矣。昔自夏后氏 之衰也,有二神龙止于夏帝庭而言曰:余,褒之二君。夏帝卜杀之与去之与止之,莫吉。卜请其漦而藏之, 乃吉。于是布币而策告之,龙亡而漦在,椟而去之。夏 亡,传此器殷。殷亡,又传此器周。比三代,莫敢发之,至 厉王之末,发而观之。漦流于庭,不可除。厉王使妇人 裸而噪之。漦化为元鼋,以入王后宫。后宫之童妾既 龀而遭之,既笄而孕,无夫而生子,惧而弃之。宣王之 时童女谣曰:檿弧箕服,实亡周国。于是宣王闻之,有 夫妇卖是器者,宣王使执而戮之。逃于道,而见乡者 后宫童妾所弃妖子出于路者,闻其夜啼,哀而收之, 夫妇遂亡,奔于褒。褒人有罪,请入童妾所弃女子者 于王以赎罪。弃女子出于褒,是为褒姒。当幽王三年, 王之后宫见而爱之,生子伯服,竟废申后及太子,以 褒姒为后,伯服为太子。太史伯阳曰:祸成矣,无可奈 何。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万方,故不笑。幽王为烽 燧大鼓,有寇至则举烽火。诸侯悉至,至而无寇,褒姒 乃大笑。幽王说之,为数举烽火。其后不信,诸侯益亦 不至。幽王以虢石父为卿,用事,国人皆怨。石父为人 佞巧善谀好利,王用之。又废申后,去太子也。申侯怒, 攻幽王。幽王举烽火征兵,兵莫至。遂杀幽王骊山下, 掳褒姒,尽取周赂而去。于是诸侯乃即申侯而共立 故幽王太子宜臼,是为平王。

按《列女传》:幽王出入,与褒姒同乘,弋猎不时,以适褒 姒意。

桓王后季姜[编辑]

按《春秋》:桓王十六年桓公八年,祭公来,遂迎王后于 纪。九年,纪季姜归于京师。

杜注祭公,诸侯为天子三公者,王使鲁主昏,故祭公来,受命而迎也。天子无外故,因称王后卿,不书,举重略轻。 季姜,桓王后也。季字姜,纪姓也。书字者,伸父母之尊。

按《左传》:桓公八年,祭公来,遂迎王后于纪,礼也。九年, 春,纪季姜归于京师,凡诸侯之女行,唯王后书。

杜注天子娶于诸侯,使同姓诸侯为之主。祭公来,受命于鲁,故曰礼。 为书,妇人行例也。适诸侯,虽告鲁,犹不书。林注女子谓嫁,曰有行,此言凡诸侯之女嫁也,盖以王后母仪天下,为天地宗庙社稷之主,不可不书。

按《公羊传》:祭公者何,天子之三公也。何以不称使,婚 礼不称主人,遂者何,生事也。大夫无遂事,此其言遂 何,成使乎我也。其成使乎我奈何,使我为媒可,则因 用是往逆矣。女在其国称女,此其称王后何,王者无 外,其辞成矣。纪季姜归于京师,其辞成矣。则其称纪 季姜何,自我言,纪父母之于子,虽为天王后,犹曰吾 季姜,京师者何,天子之居也。京者何,大也。师者何,众 也。天子之居,必以众大之辞言之。

按《胡传》:往逆则称王后,既归,何以书。季姜,自逆者而 言,则当尊崇,其匹内主六宫之政,使妃妾不得以上 僭,故从天王所命,而称王后,示天下之母仪也。自归 者而言,则当樛屈逮下,使夫人嫔妇,皆得进御于君, 而无嫉妒之心。故从父母所子而称,季姜化天下,以 妇道也。其词之抑扬上下,进退先后,各有所当,而不 相悖。皆正始之道,王化之基,春秋之所谨也。

惠王后陈妫[编辑]

按《左传》:庄公十八年春,虢公,晋侯,郑伯,使原庄公逆 王后于陈,陈妫归于京师,实惠后。僖公五年夏,会于 首止,会王太子郑,谋宁周也

杜注虢晋朝王郑伯,又以齐执其卿,故求王为援,皆在周倡义为王定昏,陈人敬从,得同姓宗国之礼。陈妫后号惠后,爱少子,乱周室。 惠王以惠后故,将废太子郑,而立王子带。故齐桓帅诸侯会王太子,以定其位。

按《史记》:惠王二十五年,王崩,子襄王郑立。襄王母早 死,后母曰惠后。惠后生叔带,有宠于惠王,襄王畏之。 三年,叔带与戎、翟谋伐襄王,襄王欲诛叔带,叔带奔 齐。

襄王废后隗氏[编辑]

按《左传》:僖公二十四年,郑之入滑也。滑人听命,师还, 又即卫,郑公子士,泄堵俞弥,帅师伐滑,王使伯服,游 孙伯,如郑请滑,郑伯怨惠王之入,而不与厉公爵也。 又怨襄王之与卫滑也。故不听王命,而执二子,王怒, 以狄伐郑,取栎,王德狄人,将以其女为后,富辰谏曰: 不可,臣闻之曰:报者倦矣,施者未厌,狄固贪婪,王又 启之,女德无极,妇怨无终,狄必为患,王又勿听,初,甘 昭公有宠于惠后,惠后将立之,未及而卒,昭公奔齐, 王复之,又通于隗氏,王替隗氏,颓叔桃子曰:我实使 狄,狄其怨我,遂奉大叔,以狄师攻王,王御士将御之, 王曰:先后其谓我何,宁使诸侯图之,王遂出,及坎欿, 国人纳之,秋,颓叔桃子奉大叔以狄师伐周,大败周 师,获周公忌父,原伯,毛伯,富辰,王出适郑,处于汜,大 叔以隗氏居于温。二十五年夏四月丁巳,王入于王 城,取太叔于温,杀之于隰城。按《国语》:十七年,王降翟师以伐郑。王德翟人,将以其 女为后。富辰谏曰:不可。夫婚姻,祸福之阶也。利内则 福,由之利外则取祸。今王外利矣,其无乃阶祸乎。昔 挚、畴之国也由大任,杞、缯由大姒,齐、许、申、吕由大姜, 陈由大姬,是皆能内利亲亲者也。昔鄢之亡也由仲 任,密须由伯姞,郐由叔妘,聃由郑姬,息由陈妫,邓由 楚曼,罗由季姬,庐由荆妫,是皆外利离亲者也。王曰: 利何如而内,何如而外。对曰:尊贵、明贤、庸勋、长老、爱 亲、礼新、亲旧。然则民莫不审固其心力以役上令,官 不易方,而财不匮竭,求无不至,动无不济。百姓兆民, 夫人奉利而归诸上,是利之内也,若七德离判,民乃 携贰,各以利退,上求不暨,是其外利也。夫翟无列于 王室,郑伯南也,王而卑之,是不尊贵也。翟,豺狼之德 也,郑未失周典,王而蔑之,是不明贤也。平、桓、庄、惠皆 受郑劳,王而弃之,是不庸勋也。郑伯捷之齿长矣,王 而弱之,是不长老也。翟,隗姓也,郑出自宣王,王而虐 之,是不爱亲也。夫礼,新不间旧,王以翟女间姜、任,非 礼且弃旧也。王一举而弃七德,臣故曰利外矣。《书》有 之曰:必有忍也,若能有济也。王不忍小忿而弃郑,又 登叔隗以阶翟。翟,封豕豺狼也,不可厌也。王弗听。十 八年,王黜翟后。翟人来诛杀谭伯。富辰曰:昔吾骤谏 王,王弗从,以及此难。若我不出,王其以我为怼乎。乃 以其属死之。初,惠后欲立王子带,故以其党启翟人。 翟人遂入,周王乃出居于郑,晋文公纳之。

按《史记·周本纪》:襄王十三年,王使游孙、伯服请滑,郑 人囚之。郑文公怨惠王之入不与厉公爵,又怨襄王 之与卫滑,故囚伯服。王怒,将以翟伐郑。十五年,王降 翟师以伐郑。王德翟人,将以其女为后。富辰谏曰:平、 桓、庄、惠皆受郑劳,王弃亲亲翟,不可从。王不听。十六 年,王绌翟后,翟人来诛,杀谭伯。富辰曰:吾数谏不从。 如是不出,王以为为怼乎。乃以其属死之。初,惠后欲 立王子带,故以党开翟人,翟人遂入周。襄王出奔郑, 郑居王于汜。子带立为王,取襄王所绌翟后与居温。 十七年,襄王告急于晋,晋文公纳王而诛叔带。襄王 乃赐晋文公圭鬯弓矢,为伯,以河内地与晋。

灵王后齐姜[编辑]

按《春秋》:襄公十五年春,刘夏逆王后于齐。

按《左传》:襄公十二年,灵王求后于齐,齐侯问对于晏 桓子,桓子对曰:先王之礼辞有之,天子求后于诸侯, 诸侯曰:夫妇所生若而人,不敢誉亦不敢毁故曰若如人妾妇之子 若而人,无女而有姊妹,及姑姊妹,则曰:先守某公之 遗女若而人,齐侯许昏,王使阴里结之。阴里局大夫结成也十 五年,官师从单靖公,逆王后于齐,卿不行,非礼也。

杜注官师,刘夏也。天子官师,非卿也。刘夏独过鲁,告昏,故不书。单靖公,天子不亲昏,使上卿逆,而公监之。故曰:卿不行,非礼也。

汉一[编辑]

高祖吕皇后[编辑]

按《史记·吕后本纪》:吕太后者,高祖微时妃也,生孝惠 帝、女鲁元太后。及高祖为汉王,得定陶戚姬,爱幸,生 赵隐王如意。孝惠为人仁弱,高祖以为不类我,常欲 废太子,立戚姬子如意,如意类我。戚姬幸,常从上之 关东,日夜啼泣,欲立其子代太子。吕后年长,常留守, 希见上,益疏。如意立为赵王后,几代太子者数矣,赖 大臣争之,及留侯策,太子得毋废。吕后为人刚毅,佐 高祖定天下,所诛大臣多吕后力。吕后兄二人,皆为 将。长兄周吕侯死事,封其子吕台为郦侯,子产为交 侯;次兄吕释之为建成侯。高祖十二年四月甲辰,崩 长乐宫,太子袭号为帝。是时高祖八子:长男肥,孝惠 兄也,异母,肥为齐王;馀皆孝惠弟,戚姬子如意为赵 王,薄夫人子𢘆为代王,诸姬子子恢为梁王,子友为 淮阳王,子长为淮南王,子建为燕王。高祖弟交为楚 王,兄子濞为吴王。非刘氏功臣番君吴芮子臣为长 沙王。吕后最怨戚夫人及其子赵王,乃令永巷囚戚 夫人,而召赵王。使者三反,赵相建平侯周昌谓使者 曰:高帝属臣赵王,赵王年少。窃闻太后怨戚夫人,欲 召赵王并诛之,臣不敢遣王。王且亦病,不能奉诏。吕 后大怒,迺使人召赵相。赵相征至长安,迺使人复召 赵王。王来,未到。孝惠帝慈仁,知太后怒,自迎赵王霸 上,与入宫,自挟与赵王起居饮食。太后欲杀之,不得 间。孝惠元年十二月,帝晨出射。赵王少,不能蚤起。太 后闻其独居,使人持鸩饮之。黎明,孝惠还,赵王已死。 于是乃徙淮阳王友为赵王,夏,诏赐郦侯父追谥为 令武侯。太后遂断戚夫人手足,去眼,辉耳,饮喑药,使 居厕中,命曰人彘。居数日,迺召孝惠帝观人彘。孝惠 见,问,知其戚夫人,迺大哭,因病,岁馀不能起。使人请 太后曰:此非人所为。臣为太后子,终不能治天下。孝 惠以此日饮为淫乐,不听政,故有病也。二年,楚元王、 齐悼惠王皆来朝。十月,孝惠与齐王燕饮太后前,孝 惠以为齐王兄,置上坐,如家人之礼。太后怒,迺令酌 两卮酌,置前,令齐王起为寿。齐王起,孝惠亦起,取卮欲俱为寿。太后乃恐,自起泛孝惠卮。齐王怪之,因不 敢饮,佯醉去。问,知其鸩,齐王恐,自以为不得脱长安, 忧。齐内史士说王曰:太后独有孝惠与鲁元公主。今 王有七十馀城,而公主迺食数城。王诚以一郡上太 后,为公主汤沐邑,太后必喜,王必无忧。于是齐王迺 上城阳之郡,尊公主为王太后。吕后喜,许之。迺置酒 齐邸,乐饮,罢,归齐王。三年,方筑长安城,四年就半,五 年六年城就。诸侯来会。十月朝贺。七年秋八月戊寅, 孝惠帝崩。发丧,太后哭,泣不下。留侯子张辟强为侍 中,年十五,谓丞相曰:太后独有孝惠,今崩,哭不悲,君 知其解乎。丞相曰:何解。辟强曰:帝毋壮子,太后畏君 等。君今请拜吕台、吕产、吕禄为将,将兵居南北军,及 诸吕皆入宫,居中用事,如此则太后心安,君等幸得 脱祸矣。丞相迺如辟强计。太后说,其哭迺哀。吕氏权 由此起。迺大赦天下。九月辛丑,葬。太子即位为帝,谒 高庙。元年,号令一出太后。太后称制,议欲立诸吕为 王,问右丞相王陵。王陵曰:高帝刑白马盟曰非刘氏 而王,天下共击之。今王吕氏,非约也。太后不说。问左 丞相陈平、绛侯周勃。勃等对曰:高帝定天下,王子弟, 今太后称制,王昆弟诸吕,无所不可。太后喜,罢朝。王 陵让陈平、绛侯曰:始与高帝喋血盟,诸君不在邪。今 高帝崩,太后女主,欲王吕氏,诸君纵欲阿意背约,何 面目见高帝地下。陈平、绛侯曰:于今面折廷争,臣不 如君;夫全社稷,定刘氏之后,君亦不如臣。王陵无以 应之。十一月,太后欲废王陵,乃拜为帝太傅,夺之相 权。王陵遂病免归。迺以左丞相平为右丞相,以辟阳 侯审食其为左丞相。左丞相不治事,令监宫中,如郎 中令。食其故得幸太后,常用事,公卿皆因而决事。迺 追尊郦侯父为悼武王,欲以王诸吕为渐。四月,太后 欲侯诸吕,迺先封高祖之功臣郎中令无择为博城 侯。鲁元公主薨,赐谥为鲁元太后。子偃为鲁王。鲁王 父,宣平侯张敖也。封齐悼惠王子章为朱虚侯,以吕 禄女妻之。齐丞相寿为平定侯。少府延为梧侯。乃封 吕种为沛侯,吕平为扶柳侯,张买为南宫侯。太后欲 王吕氏,先立孝惠后宫子强为淮阳王,子不疑为常 山王,子山为襄城侯,子朝为轵侯,子武为壶关侯。太 后风大臣,大臣请立郦侯吕台为吕王,太后许之。建 成康侯释之卒,嗣子有罪,废,立其弟吕禄为胡陵侯, 续康侯后。二年,常山王薨,以其弟襄城侯山为常山 王,更名义。十一月,吕王台薨,谥为肃王,太子嘉代立 为王。三年,无事。四年,封吕媭为临光侯,吕他为俞侯, 吕更始为赘其侯,吕忿为吕城侯,及诸侯丞相五人。 宣平侯女为孝惠皇后时,无子,佯为有身,取美人子 名之,杀其母,立所名子为太子。孝惠崩,太子立为帝。 帝壮,或闻其母死,非真皇后子,迺出言曰:后安能杀 吾母而名我。我未壮,壮即为变。太后闻而患之,恐其 为乱,迺幽之永巷中,言帝病甚,左右莫得见。太后曰: 凡有天下治为万民命者,盖之如天,容之如地,上有 欢心以安百姓,百姓欣然以事其上,欢欣交通而天 下治。今皇帝病久不已,迺失惑惛乱,不能继嗣奉宗 庙祭祀,不可属天下,其代之。群臣皆顿首言:皇太后 为天下齐民计所以安宗庙社稷甚深,群臣顿首奉 诏。帝废位,太后幽杀之。五月丙辰,立常山王义为帝, 更名曰弘。不称元年者,以太后制天下事也。以轵侯 朝为常山王。置太尉官,绛侯勃为太尉。五年八月,淮 阳王薨,以弟壶关侯武为淮阳王。六年十月,太后曰 吕王嘉居处骄恣,废之,以肃王台弟吕产为吕王。夏, 赦天下。封齐悼惠王子兴居为东牟侯。七年正月,太 后召赵王友。友以诸吕女为后,弗爱,爱他姬,诸吕女 妒,怒去,谗之于太后,诬以罪过,曰:吕氏安得王,太后 百岁后,吾必击之。太后怒,以故召赵王。赵王至,置邸 不见,令卫围守之,弗与食。其群臣或窃馈,辄捕论之, 赵王饿,乃歌曰:诸吕用事兮刘氏危,迫胁王侯兮强 授我妃。我妃既妒兮诬我以恶,谗女乱国兮上曾不 寤。我无忠臣兮何故弃国。自决中野兮苍天举直。于 嗟不可悔兮宁蚤自财。为王而饿死兮谁者怜之。吕 氏绝理兮托天报仇。丁丑,赵王幽死,以民礼葬之长 安民冢次。己丑,日食,昼晦。太后恶之,心不乐,乃谓左 右曰:此为我也。二月,徙梁王恢为赵王。吕王产徙为 梁王,梁王不之国,为帝太傅。立皇子平昌侯太为吕 王。更名梁曰吕,吕曰济川。太后女弟吕媭有女为营 陵侯刘泽妻,泽为大将军。太后王诸吕,恐即崩后刘 将军为害,乃以刘泽为琅邪王,以慰其心。梁王恢之 徙王赵,心怀不乐。太后以吕产女为赵王后。王后从 官皆诸吕,擅权,微伺赵王,赵王不得自恣。王有所爱 姬,王后使人鸩杀之。王乃为歌诗四章,令乐人歌之。 王悲,六月即自杀。太后闻之,以为王用妇人弃宗庙 礼,废其嗣。宣平侯张敖卒,以子偃为鲁王,敖赐谥为 鲁元王。秋,太后使使告代王,欲徙王赵。代王谢,愿守 代边。太傅产、丞相平等言,武信侯吕禄上侯,位次第 一,请立为赵王。太后许之,追尊禄父康侯为赵昭王。九月,燕灵王建薨,有美人子,太后使人杀之,无后,国 除。八年十月,立吕肃王子东平侯吕通为燕王,封通 弟吕庄为东平侯。三月中,吕后祓,还过轵道,见物如 苍犬,据高后掖,忽弗复见。卜之,云赵王如意为崇。高 后遂病掖伤。高后为外孙鲁元王偃年少,蚤失父母, 孤弱,迺封张敖前姬两子,侈为新都侯,寿为乐昌侯, 以辅鲁元王偃。及封中大谒者张释为建陵侯,吕荣 为祝兹侯。诸中宦者令丞皆为关内侯,食邑五百户。 七月中,高后病甚,迺令赵王吕禄为上将军,军北军; 吕王产居南军。吕太后诫产、禄曰:高帝已定天下,与 大臣约,曰非刘氏王者,天下共击之。今吕氏王,大臣 弗平。我即崩,帝年少,大臣恐为变。必据兵卫宫,慎毋 送丧,毋为人所制。辛巳,高后崩,遗诏赐诸侯王各千 金,将相列侯郎吏皆以秩赐金。大赦天下。以吕王产 为相国,以吕禄女为帝后。高后已葬,以左丞相审食 其为帝太傅。朱虚侯刘章有气力,东牟侯兴居其弟 也。皆齐哀王弟,居长安。当是时,诸吕用事擅权,欲为 乱,畏高帝故大臣绛、灌等,未敢发。朱虚侯妇,吕禄女, 阴知其谋。恐见诛,乃阴令人告其兄齐王,欲令发兵 西,诛诸吕而立。朱虚侯欲从中与大臣为应。齐王欲 发兵,其相弗听。八月丙午,齐王欲使人诛相,相召平 乃反,举兵欲围王,王因杀其相,遂发兵东,诈夺琅邪 王兵,并将之而西。语在齐王语中。齐王乃遗诸侯王 书曰:高帝平定天下,王诸子弟,悼惠王王齐。悼惠王 薨,孝惠帝使留侯良立臣为齐王。孝惠崩,高后用事, 春秋高,听诸吕,擅废帝更立,又比杀三赵王,灭梁、赵、 燕以王诸吕,分齐为四。忠臣进谏,上惑乱弗听。今高 后崩,而帝春秋富,未能治天下,固恃大臣诸侯。而诸 吕又擅自尊官,聚兵严威,劫列侯忠臣,矫制以令天 下,宗庙所以危。寡人率兵入诛不当为王者。汉闻之, 相国吕产等乃遣颍阴侯灌婴将兵击之。灌婴至荥 阳,乃谋曰:诸吕权兵关中,欲危刘氏而自立。今我破 齐还报,此益吕氏之资也。乃留屯荥阳,使使谕齐王 及诸侯,与连和,以待吕氏变,共诛之。齐王闻之,乃还 兵西界待约。吕禄、吕产欲发乱关中,内惮绛侯、朱虚 等,外畏齐、楚兵,又恐灌婴畔之,欲待灌婴兵与齐合 而发,犹与未决。当是时,济川王太、淮阳王武、常山王 朝名为少帝弟,及鲁元王吕后外孙,皆年少未之国, 居长安。赵王禄、梁王产各将兵居南北军,皆吕氏之 人。列侯群臣莫自坚其命。太尉绛侯勃不得入军中 主兵。曲周侯郦商老病,其子寄与吕禄善。绛侯乃与 丞相陈平谋,使人劫郦商。令其子寄往绐说吕禄曰: 高帝与吕后共定天下,刘氏所立九王,吕氏立三王, 皆大臣之议,事已布告诸侯,诸侯皆以为宜。今太后 崩,帝少,而足下佩赵王印,不急之国守藩,乃为上将, 将兵留此,为大臣诸侯所疑。足下何不归将印,以兵 属太尉。请梁王归相国印,与大臣盟而之国,齐兵必 罢,大臣得安,足下高枕而王千里,此万世之利也。吕 禄信然其计,欲归将印,以兵属太尉。使人报吕产及 诸吕老人,或以为便,或曰不便,计犹豫未有所决。吕 禄信郦寄,时与出游猎。过其姑吕媭,媭大怒,曰:若为 将而弃军,吕氏今无处矣。乃悉出珠玉宝器散堂下 ,曰:无为他人守也左丞相食其免。八月庚申旦,平阳 侯窋行御史大夫事,见相国产计事。郎中令贾寿使 从齐来,因数产曰:王不蚤之国,今虽欲行,尚可得邪。 具以灌婴与齐楚合从,欲诛诸吕告产,乃趣产急入 宫。平阳侯颇闻其语,乃驰告丞相、太尉。太尉欲入北 军,不得入。襄平侯通尚符节。乃令持节矫内太尉北 军。太尉复令郦寄与典客刘揭先说吕禄曰:帝使太 尉守北军,欲足下之国,急归将印辞去,不然,祸且起。 吕禄以为郦兄不欺己,遂解印属典客,而以兵授太 尉。太尉将之入军门,行令军中曰:为吕氏右襢,为刘 氏左襢。军中皆左襢为刘氏。太尉行至,将军吕禄亦 已解上将印去,太尉遂将北军。然尚有南军。平阳侯 闻之,以吕产谋告丞相平,丞相平迺召朱虚侯佐太 尉。太尉令朱虚侯监军门。令平阳侯告卫尉:毋入相 国产殿门。吕产不知吕禄已去北军,迺入未央宫,欲 为乱,殿门弗得入,徘徊往来。平阳侯恐弗胜,驰语太 尉。太尉尚恐不胜诸吕,未敢讼言诛之,迺遣朱虚侯 谓曰:急入宫卫帝。朱虚侯请卒,太尉予卒千馀人。入 未央宫门,遂见产廷中。日𫗦时,遂击产。产走,天风大 起,以故其从官乱,莫敢斗。逐产,杀之郎中府吏厕中。 朱虚侯已杀产,帝命谒者持节劳朱虚侯。朱虚侯欲 夺节信,谒者不肯,朱虚侯则从与载,因节信驰走,斩 长乐卫尉吕更始。还,驰入北军,报太尉。太尉起,拜贺 朱虚侯曰:所患独吕产,今已诛,天下定矣。遂遣人分 部悉捕诸吕男女,无少长皆斩之。辛酉,捕斩吕禄,而 笞杀吕媭。使人诛燕王吕通,而废鲁王偃。壬戌,以帝 太傅食其复为左丞相。戊辰,徙济川王王梁,立赵幽 王子遂为赵王。遣朱虚侯章以诛诸吕氏事告齐王, 令罢兵。灌婴兵亦罢荥阳而归。诸大臣相与阴谋曰:少帝及梁、淮阳、常山王,皆非真孝惠子也。吕后以计 诈名他人子,杀其母,养后宫,令孝惠子之,立以为后, 及诸王,以强吕氏。今皆已夷灭诸吕,而置所立,即长 用事,吾属无类矣。不如视诸王最贤者立之。或言齐 悼惠王高帝长子,今其适子为齐王,推本言之,高帝 适长孙,可立也。大臣皆曰:吕氏以外家恶而几危宗 庙,乱功臣今齐王母家驷钧,驷钧,恶人也。即立齐王, 则复为吕氏。欲立淮南王,以为少,母家又恶。迺曰:代 王方今高帝见子,最长,仁孝宽厚。太后家薄氏谨良。 且立长故顺,以仁孝闻于天下,便。迺相与共阴使人 召代王。代王使人辞谢。再反,然后乘六乘传。后九月 晦日己酉,至长安,舍代邸。大臣皆往谒,奉天子玺上 代王,共尊立为天子。代王数让,群臣固请,然后听。东 牟侯兴居曰:诛吕氏吾无功,请得除宫。迺与太仆汝 阴侯滕公入宫,前谓少帝曰:足下非刘氏,不当立。乃 顾麾左右执戟者掊兵罢去。有数人不肯去兵,宦者 令张泽谕告,亦去兵。滕公迺召乘舆车载少帝出。少 帝曰:欲将我安之乎。滕公曰出就舍。舍少府。迺奉天 子法驾,迎代王于邸。报曰:宫谨除。代王即夕入未央 宫。有谒者十人持戟卫端门,曰:天子在也,足下何为 者而入。代王迺谓太尉。太尉往谕,谒者十人皆掊兵 而去。代王遂入而听政。夜,有司分部诛灭梁、淮阳、常 山王及少帝于邸。代王立为天子。按《高祖本纪》:汉 元年正月,项羽立沛公为汉王。八月,汉王用韩信之 计,从故道还,袭雍王章邯。邯迎击汉陈仓,雍兵败,还 走;止战好畤,又复败,走废丘。汉王遂定雍地。东至咸 阳,引兵围雍王废丘,而遣诸将略定陇西、北地、上郡。 令将军薛欧、王吸出武关,因王陵兵南阳,以迎太公、 吕后于沛。楚闻之,发兵距之阳夏,不得前。令故吴令 郑昌为韩王,距汉兵。二年,汉王为义帝发丧,劫五诸 侯兵,遂入彭城。项羽闻之,乃引兵去齐,从鲁出胡陵, 至萧,与汉大战彭城灵壁东睢水上,大破汉军,多杀 士卒,睢水为之不流。乃取汉王父母妻子于沛,置之 军中以为质。当是时,诸侯见楚强汉败,还皆去汉复 为楚。塞王欣亡入楚。吕后兄周吕侯为汉将兵,居下 邑。汉王从之,稍收士卒,军砀。四年,项羽数击彭越等, 齐王信又进击楚。项羽恐,乃与汉王约,中分天下,割 鸿沟而西者为汉,鸿沟而东者为楚。项王归汉王父 母妻子,军中皆呼万岁。

按《汉书·外戚传》:高祖吕皇后,父吕公,单父人也,好相 人。高祖微时,吕公见而异之,乃以女妻高祖,生惠帝、 鲁元公主。高祖为汉王,元年封吕公为临泗侯,二年 立孝惠为太子。后汉王得定陶戚姬,爱幸,生赵隐王 如意。太子为人仁弱,高祖以为不类已,常欲废之而 立如意,如意类我。戚姬常从上之关东,日夜啼泣,欲 立其子。吕后年长,常留守,希见,益疏。如意且立为赵 王,留长安,几代太子者数。赖公卿大臣争之,及叔孙 通谏,用留侯之策,得无易。吕后为人刚毅,佐高帝定 天下,兄二人皆为列将,从征伐。长兄泽为周吕侯,次 兄释之为建成侯,逮高祖而侯者三人。高祖四年,临 泗侯吕公薨。高祖崩,惠帝立,吕后为皇太后,迺令永 巷囚戚夫人,髡钳衣赭衣,令舂。戚夫人舂且歌曰:子 为王,母为掳,终日舂薄暮,常与死为伍。相离三千里, 当谁使告女。太后闻之大怒,曰:乃欲倚女子邪。乃召 赵王诛之。使者三反,赵相周昌不遣。太后召赵相,相 征至长安。使人复召赵王,王来。惠帝慈仁,知太后怒, 自迎赵王霸上,入宫,挟与起居饮食。数月,帝晨出射, 赵王不能蚤起,太后伺其独居,使人持鸩饮之。迟帝 还,赵王死。太后遂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熏耳,饮喑药, 使居鞠域中,名曰人彘。居数月,乃召惠帝视人彘。帝 视而问知其戚夫人,迺大哭,因病,岁馀不能起。使人 请太后曰:此非人所为。臣为太后子,终不能复治天 下。以此日饮为淫乐,不听政,七年而崩。太后发丧,哭 而泣不下。留侯子张辟强为侍中,年十五,谓丞相陈 平曰:太后独有帝,今哭而不悲,君知其解未。陈平曰: 何解。辟强曰:帝无壮子,太后畏君等。今请拜吕台、吕 产为将,将兵居南北军,及诸吕皆官,居中用事。如此 则太后心安,君等幸脱祸矣。丞相如辟强计请之,太 后说,其哭乃哀。吕氏权由此起。迺立孝惠后宫子为 帝,太后临朝称制。复杀高祖子赵幽王友、共王恢及 燕灵王建。遂立周吕侯子台为吕王,台弟产为梁王, 建成侯释之子禄为赵王,台子通为燕王,又封诸吕 凡六人皆为列侯,追尊父吕公为吕宣王,兄周吕侯 为悼武王。太后持天下八年,病犬祸而崩,病困,以赵 王禄为上将军居北军,梁王产为相国居南军,戒产、 禄曰:高祖与大臣约,非刘氏王者天下共击之,今王 吕氏,大臣不平。我即崩,恐其为变,必据兵卫宫,慎毋 送丧,为人所制。太后崩,太尉周勃、丞相陈平、朱虚侯 刘章等共诛产、禄,悉捕诸吕男女,无少长皆斩之。而 迎立代王,是为孝文皇帝。按《高帝本纪》:单父人吕 公善沛令,避仇,从之客,因家沛焉。沛中豪杰吏闻令有重客,皆往贺。萧何为主吏,主进,令诸大夫曰:进不 满千钱,坐之堂下。高祖为亭长,素易诸吏,乃绐为谒 曰贺钱万,实不持一钱。谒入,吕公大惊,起,迎之门。吕 公者,好相人,见高祖状貌,因重敬之,引入坐上坐。萧 何曰:刘季固多大言,少成事。高祖因狎侮诸客,遂坐 上坐,无所诎。酒阑,吕公因目固留高祖。竟酒,后。吕公 曰:臣少好相人,相人多矣,无如季相,愿季自爱。臣有 息女,愿为箕帚妾。酒罢,吕媪怒吕公曰:公始常欲奇 此女,与贵人。沛令善公,求之不与,何自妄许与刘季。 吕公曰:此非儿女子所知。卒与高祖。吕公女即吕后 也,生孝惠帝、鲁元公主。高祖尝告归之田。吕后与两 子居田中,有一老父过请饮,吕后因𫗦之。老父相后 曰:夫人天下贵人也。令相两子,见孝惠帝,曰:夫人所 以贵者,乃此男也。相鲁元公主,亦皆贵。老父已去,高 祖适从旁舍来,吕后具言客有过,相我子母皆大贵。 高祖问,曰:未远。乃追及,问老父。老父曰:乡者夫人儿 子皆以君,君相贵不可言。高祖乃谢曰:诚如父言,不 敢忘德。及高祖贵,遂不知老父处。

惠帝张皇后[编辑]

按《汉书·外戚传》:孝惠张皇后。宣平侯敖尚帝姊鲁元 公主,有女。惠帝即位,吕太后欲为重亲,以公主女配 帝为皇后。欲其生子,万方终无子,乃使阳为有身,取 后宫美人子名之,杀其母,立所名子为太子。惠帝崩, 太子立为帝,四年,迺自知非皇后所,出言曰:太后安 能杀吾母而名我。我壮即为所为。太后闻而患之,恐 其作乱,乃幽之永巷,言帝病甚,左右莫得见。太后下 诏废之,语在高后纪。遂幽死,更立恒山王弘为皇帝, 而以吕禄女为皇后。欲连根固本牢甚,然而无益也。 吕太后崩,大臣正之,卒灭吕氏。少帝恒山、淮南、济川 王,皆以非孝惠子诛。独置孝惠皇后,废处北宫,孝文 后元年薨,葬安陵,不起坟。

孝文帝窦皇后[编辑]

按《史记·外戚世家》:窦太后,赵之清河观津人也。吕太 后时,窦姬以良家子入宫侍太后。太后出宫人以赐 诸王,各五人,窦姬与在行中。窦姬家在清河,如赵近 家,请其主遣宦者吏:必置我籍赵之伍中。宦者忘之 ,误置其籍代伍中。籍奏,诏可,当行。窦姬涕泣,怨其宦 者,不欲往,相强,迺肯行。至代,代王独幸窦姬,生女嫖, 后生两男。而代王王后生四男。先代王未入立为帝 而王后卒。后代王立为帝,而王后所生四男更病死。 孝文帝立数月,公卿请立太子,而窦姬长男最长,立 为太子。立窦姬为皇后,女嫖为长公主。其明年,立少 子武为代王,已而又徙梁,是为梁孝王。窦皇后亲早 卒,葬观津。于是薄太后乃诏有司,追尊窦后父为安 成侯,母曰安成夫人。令清河置园邑二百家,长丞奉 守,比灵文园法。窦皇后兄窦长君,弟曰窦广国,字少 君。少君年四五岁时,家贫,为人所略卖,其家不知其 处。传十馀家,至宜阳,为其主入山作炭,寒卧岸下百 馀人,岸崩,尽压杀卧者,少君独得脱,不死。自卜数日 当为侯,从其家之长安。闻窦皇后新立,家在观津,姓 窦氏。广国去时虽小,识其县名及姓,又常与其姊采 桑堕,用为符信,上书自陈。窦皇后言之于文帝,召见, 问之,具言其故,果是。又复问他何以为验。对曰:姊去 我西时,与我决于传舍中,丐沐沐我,请食饭我,乃去。 于是窦后持之而泣,泣涕交横下。侍御左右皆伏地 泣,助皇后悲哀。乃厚赐田宅金钱,封公昆弟,家于长 安。绛侯、灌将军等曰:吾属不死,命乃且县此两人。两 人所出微,不可不为择师傅宾客,又复效吕氏大事 也。于是乃选长者士之有节行者与居。窦长君、少君 由此为退让君子,不敢以尊贵骄人。窦皇后病,失明。 文帝幸邯郸慎夫人、尹姬,皆毋子。孝文帝崩,孝景帝 立,乃封广国为章武侯。长君前死,封其子彭祖为南 皮侯。吴楚反时,窦太后从昆弟子窦婴,任侠自喜,将 兵,以军功为魏其侯。窦氏凡三人为侯。窦太后好黄 帝、老子言,帝及太子诸窦不得不读黄帝、老子,尊其 术。窦太后后孝景帝六岁建元六年崩,合葬霸陵。遗 诏尽以东宫金钱财物赐长公主嫖。

景帝王皇后[编辑]

按《史记·外戚世家》:王太后,槐里人,母曰臧儿。臧儿者, 故燕王臧荼孙也。臧儿嫁为槐里王仲妻,生男曰信, 与两女。而仲死,臧儿更嫁长陵田氏,生男鼢、胜。臧儿 长女嫁为金王孙妇,生一女矣,而臧儿卜筮之,曰两 女皆当贵。因欲奇两女,乃夺金氏。金氏怒,不肯予决, 乃内之太子宫。太子幸爱之,生三女一男。男方在身 时,王美人梦日入其怀。以告太子,太子曰:此贵征也。 未生而孝文帝崩,孝景帝即位,王夫人生男。先是臧 儿又入其少女儿姁,儿姁生四男。景帝为太子时,薄 太后以薄氏女为妃。及景帝立,立妃曰薄皇后。皇后 毋子,毋宠。薄太后崩,废薄皇后。景帝长男荣,其母栗 姬。栗姬,齐人也。立荣为太子。长公主嫖有女,欲予为 妃。栗姬妒,而景帝诸美人皆因长公主见景帝,得贵幸,皆过栗姬,栗姬日怨怒,谢长公主,不许。长公主欲 予王夫人,王夫人许之。长公主怒,而日谗栗姬短于 景帝曰:栗姬与诸贵夫人幸姬会,常使侍者祝唾其 背,挟邪媚道。景帝以故望之。景帝尝体不安,心不乐, 属诸子为王者于栗姬,曰:百岁后,善视之。栗姬怒,不 肯应,言不逊。景帝恚,心嗛之而未发也。长公主日誉 王夫人男之美,景帝亦贤之,又有曩者所梦日符,计 未有所定。王夫人知帝望栗姬,因怒未解,阴使人趣 大臣立栗姬为皇后。大行奏事毕,曰:子以母贵,母以 子贵,今太子母无号,宜立为皇后。景帝怒曰:是而所 宜言邪。遂案诛大行,而废太子为临江王。栗姬愈恚 恨,不得见,以忧死。卒立王夫人为皇后,其男为太子, 封皇后兄信为盖侯。景帝崩,太子袭号为皇帝。尊皇 太后母臧儿为平原君。封田鼢为武安侯,胜为周阳 侯。景帝十三男,一男为帝,十二男皆为王。而儿姁早 卒,其四子皆为王。王太后长女号曰平阳公主,次为 南宫公主,次为林虑公主。盖侯信好酒。田鼢、胜贪,巧 于文辞。王仲早死,葬槐里,追尊为共侯,置园邑二百 家。及平原君卒,从田氏葬长陵,置园比共侯园。而王 太后后孝景帝十六岁,以元朔四年崩,合葬阳陵。王 太后家凡三人为侯。

按褚先生曰:臣为郎时,问习汉家故事者锺离生。曰: 王太后在民间时所生子女者,父为金王孙。王孙已 死,景帝崩后,武帝已立,王太后独在。而韩王孙名嫣 素得幸武帝,承间白言太后有女在长陵也。武帝曰: 何不早言。乃使使往先视之,在其家。武帝乃自往迎 取之。跸道,先驱旄骑出横城门,乘舆驰至长陵。当小 市西入里,里门闭,暴开门,乘舆直入此里,通至金氏 门外止,使武骑围其宅,为其亡走,身自往取不得也。 即使左右群臣入呼求之。家人惊恐,女亡匿内中床 下。扶持出门,令拜谒。武帝下车泣曰:嚄。大姊,何藏之 深也。诏副车载之,回车驰还,而直入长乐宫。行诏门 著引籍,通到谒太后。太后曰:帝倦矣,何从来。帝曰:今 者至长陵得臣姊,与俱来。顾曰:谒太后。太后曰:女某 邪。曰:是也。太后为下泣,女亦伏地泣。武帝奉酒前为 寿,奉钱千万,奴婢三百人,公田百顷,甲第,以赐姊。太 后谢曰:为帝费焉。于是召平阳主、南宫主、林虑主三 人俱来谒见姊,因号曰脩成君。有子男一人,女一人。 男号为脩成子仲,女为诸侯王王后。此二子非刘氏, 以故太后怜之。脩成子仲骄恣,陵折吏民,皆患苦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