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第022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伦汇编 家范典 第二十一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明伦汇编 第二十二卷
明伦汇编 家范典 第二十三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

 第二十二卷目录

 父子部纪事五

家范典第二十二卷

父子部纪事五[编辑]

《魏书序纪》:始祖四十二年,遣子文帝如魏,魏景元二 年也。四十八年,帝至自晋。五十六年,帝复如晋。晋留 不遣。五十八年方遣帝。始祖闻帝归,大悦,使诸部大 人诣阴馆迎之。酒酣,帝仰视飞鸟,谓诸大人曰:“我为 汝曹取之。”援弹飞丸,应弦而落。时国俗无弹,众咸大 惊,乃相谓曰:“太子风采被服,同于南夏,兼奇术绝世, 若继国统,变易旧俗,吾等必不得志。不若在国”诸子, 习本淳朴,咸以为然,且离间素行,乃谋危害,并先驰 还。始祖问曰:“我子既历他国,进德何如?”皆对曰:“太子 才艺非常,引空弓而落飞鸟,是似得晋人异法怪术, 乱国害民之兆,惟愿察之。”自帝在晋之后,诸子爱宠 日进。始祖年逾期颐,颇有所惑,闻诸大人之语,意乃 有疑,因曰:“不可容者,便当除之。”于是诸大人乃驰诣 塞南矫害帝。既而始祖甚悔之。帝身长八尺,英姿瑰 伟。在晋之日,朝士英俊,多与亲善,雅为人物归仰,后 乃追谥焉。

《高祖纪》:高祖孝文皇帝讳宏。帝幼有至性。年四岁,显 祖曾患痈,帝亲自吮脓。五岁受禅,悲泣不能自胜。显 祖问帝,帝曰:“代亲之感,内切于心。”显祖甚叹异之。 《世宗纪》:世宗宣武皇帝讳恪,高祖孝文皇帝第二子。 帝幼有大度,喜怒不形于色,雅性俭素。初,高祖欲观 诸子志尚,乃大陈宝物,任其所取,京兆王愉等皆竞 取珍玩,帝惟取骨如意而已,高祖大奇之。庶人恂失 德,高祖谓彭城王勰曰:“吾固疑此儿有非常志相,今 果然矣。”乃立为储贰。

《高崇传》:“崇子谦之,谦之子绪,字叔宗,明悟好学。谦之 常谓人曰:‘兴吾门者,当是此儿’。”

《临淮王谭传》:“谭薨,子提袭为梁州刺史,以贪纵削除 加罚,徙配北镇。久之,提子员外郎颖免冠请解所居 官,代父戍边,高祖不许。”

任城王云:《长子澄传》:“澄子顺,字子和。九岁师事乐安 陈丰,初书王羲之《小学篇》数千言,昼夜诵之,旬有五 日,一皆通彻。丰奇之,白澄曰:‘丰十五从师,迄今白首, 耳目所经,未见此比。江夏黄童,不得无双也’。澄笑曰: ‘蓝田生玉,何容不尔’。起家为给事中。时尚书令高肇, 帝舅权重,天下,人士望尘拜伏。顺曾怀刺诣肇门,门” 者以其年少,答云:“在坐大有贵客。”不肯为通。顺叱之 曰:“任城王儿可是贱也!”及见,直往登床,捧手抗礼,王 公先达,莫不怪慑。而顺辞吐傲然,若无所睹。肇谓众 宾曰:“此儿豪气尚尔,况其父乎!”及出,肇加敬送之。澄 闻之大怒,杖之数十。后超转中书侍郎,俄迁太常少 卿,以父忧去职,哭泣呕血,身自负土,时年二十五,便 有白发,免丧抽去,不复更生。世人以为孝思所致。后 除吏部尚书,兼右仆射。及上省,登阶向榻,见榻甚故, 问都令史徐仵起。仵起曰:“此榻曾经先王坐。”顺即哽 塞,涕泗交流,久而不能言。遂令换之。

尔朱荣之奉庄帝召百官悉至河阴,素闻顺数谏诤, 惜其亮直,谓朱瑞曰:“可语元仆射,但在省,不须来。”顺 不达其旨,闻害衣冠,遂便出走,为陵户鲜于康奴所 害。长子朗时年十七,枕戈潜伏积年,乃手刃康奴,以 首祭于顺墓,然后诣阙请罪。朝廷嘉而不问。

《南安王祯子英传》:“英子熙,字真兴,好学俊爽有文,才 声著于世,然轻躁浮动,英深虑非保家之主,常欲废 之,立第四子略为世子。宗议不听,略又固请,乃止。及 元义隔绝二宫,熙起义兵赴难,为义斩于邺街,传首 京师。”

《崔元伯传》:“崔模字思范,神麚中归降,赐爵武陵男。始 模在南,妻张氏有二子冲智、季柔。模至京师,赐妻金 氏,生子幼度。冲智等以父隔远,乃聚货物闲托开境 规赎。模归,其母张氏每谓之曰:‘汝父性怀,本自无决, 必不能来也’。行人遂以财贿至都,当窃模还。模果顾 念幼度等,指幼度谓行人曰:相此,吾何忍舍此辈,令 坐致刑辱!当为尔取一人,使名位不减于我。”乃授以 申谟。谟,刘义隆东郡太守,与朱修之守滑台。神麚中 被执入国,俱得赐妻,生子灵度。申谟闻此,乃弃妻子, 走还江外。灵度刑为阉人。

《甄琛传》:“琛长子侃,宇道正,郡功曹,释褐秘书郎。性险 薄,多与盗劫交通。随琛在京,以酒色夜宿洛水亭舍, 殴击主人,为司州所劾,淹在州狱。琛大以惭慨。广平 王怀为牧,与琛先不协,欲具案穷推,琛托左右以闻世宗遣白衣吴仲安敕怀宽放,怀固执治之,久乃特 旨出之。侃自此沉废,卒于家。”

《李彪传》:彪子志,字鸿道,博学有才干,年十馀岁便能 属文。彪甚奇之,谓崔鸿曰:“子宜与鸿道为二鸿于洛 阳。”鸿遂与志交款往来。

《辛雄传》:“雄父畅,汝南乡郡二郡太守。雄有孝性,释褐 奉朝请。父于郡遇患,雄自免归,晨夜扶抱。及父丧居 忧,殆不可识,为世所称。”

《清河王绍传》:绍凶狠险悖,不遵教训,好轻游里巷,劫 剥行人,斫射犬豕,以为戏乐。太祖尝怒之,倒悬井中, 垂死乃出。太宗尝以义方责之,遂与不协,恒惧其为 变。而绍母夫人贺氏有谴,太祖幽之于宫,将杀之,会 日暮未决,贺氏密告绍曰:“汝将何以救我?”绍乃夜与 帐下及宦者数人,逾宫犯禁,左右侍御呼曰“贼至。”太 祖惊起,求弓刀不获,遂暴崩。明日,宫门至,日中不开。 绍称诏,召百寮于西宫端门前北面而立。绍从门间 谓群臣曰:“我有父,亦有兄,公卿欲从谁也?”王公以下 皆惊愕失色,莫有对者。良久,南平公长孙嵩曰:“从王。” 群臣乃知公车晏驾,而不审登遐之状,唯阴平公元 烈哭泣而去。于是朝野凶凶,人怀异志。肥如侯贺护 举烽于安阳城北,故贺兰部人皆往赴之,其馀旧部 亦率子弟招集族人,往往相聚。绍闻人情不安,乃出 布帛班赐王公以下,上者数百匹,下者十匹。先是,太 宗在外,闻变乃还,潜于山中,使人夜告北新侯安同, 众皆响应。太宗至城西,卫士执送绍,于是赐绍母子 死,诛帐下阉官宫人为内应者十数人。其先犯乘舆 者,群臣于城南都街生脔,割而食之。绍时年十六,绍 母即献明皇后妹也,美而丽。初,太祖如贺兰部,见而 悦之,告献明后请纳焉。后曰:“不可。此过美,不善,且已 有夫。”太祖密令人杀其夫而纳之。生绍,终至大逆。 《贾彝传》:彝字彦伦,父为苻坚巨鹿太守,坐讪谤系狱。 彝年十岁,诣长安讼父获申,远近叹之,佥曰:“此子英 俊,贾谊之后,莫之与京。”

《卢鲁元传》:“鲁元忠谨,恭勤尽节,世祖亲爱之,常从征 伐,出入卧内,赐甲第于宫门南,衣食车马,皆乘舆之 副。少子内给事东宫,恭帝深昵之,常与卧起,同衣食。 父子有宠两宫,势倾天下。内性宽厚,有父风,而恭顺 不及。”

《崔浩传》:“浩字伯渊,清河人也。白马公元伯之长子。太 宗初,拜博士祭酒,赐爵武城子,常授太宗经书。每至 郊祠,父子并乘轩轺,时人荣之。”

《司马楚之传》:楚之子金龙,字荣则,少有父风。金龙弟 跃,字宝龙。楚之父子相继镇云中,朔土服其威德。 《陆俟传》:俟,代人也,长子馛,多智,有父风。高宗见馛而 悦之,谓朝臣曰:“吾常叹其父智过其躯,是复逾于父 矣。”

琇字伯琳,馛第五子。母赫连氏。身长七尺九寸,甚有 妇德,馛有以爵传琇之意。琇年九岁,馛谓之曰:“汝祖 东平王有十二子,我为嫡长,承袭家业。今已年老,属 汝幼冲,讵堪为陆氏宗首乎?”琇对曰:“苟非斗力,何患 童稚。”馛奇之,遂立琇为世子。 俟子丽少以忠谨入侍,太武特亲昵之,举动审慎而 无愆失。赐爵章安子,稍迁南部尚书。太武崩,南安王 余立,既而为中常侍宗爱等所杀,百寮忧惶,莫知所 立。丽以高宗世嫡之重,民望所系,乃首建大义,与殿 中尚书长孙渴侯、尚书源贺、羽林郎刘尼奉迎高宗 于苑中,立之,社稷获安,丽之谋矣。由是受心膂之任, 在朝者无出其右。兴安初,封平原王,加抚军将军。丽 辞曰:“陛下以一统之重,承基继业,至于奉迎守顺,臣 子之常。岂敢昧冒,以干大典。”频让再三,诏不听。丽乃 启曰:“臣父历奉先朝,忠勤著称。今年至西夕,未登王 爵。臣幼荷蒙宠荣,于分已过。愚款之情未申,犬马之 效未展。愿裁过恩,听遂所请。”高宗曰:“朕为天下主,岂 不能得二王封卿父子也?”乃以其父俟为东平王。 《李䜣传》:䜣字元盛,小名真奴。父崇。母贱,为诸兄所轻。 崇曰:“此子之生,相者言贵。吾每观察,或未可知。”遂使 入都为中书学生。世祖幸中书学,见而异之。

《卢元传》:元子世度以崔浩事弃官,逃于高阳郑罴家, 罴匿之,使者囚罴长子,将加捶楚。罴戒之曰:“君子杀 身以成仁,汝虽死勿言。”子奉父命,遂被拷掠,至乃火 爇其体,因以物故,卒无所言。度世后令弟娶罴妹,以 报其恩。

《安同传》:“同长子屈,太宗时典太仓事,盗官粳米数石, 欲以养亲。同大怒,奏求戮屈自劾不能训子,请罪。太 宗嘉而恕之,遂诏长给同粳米。其公清奉法,皆此类 也。同在官明察,长于校练,家法修整,为世所称。 屈弟颉,辩慧多策略,最有父风。太宗初为内侍长,令 察举百僚,纠刺奸慝,无所回避。尝告其父阴事,太宗 以为”忠,特亲宠之。

《李宝传》:“宝子承,字伯业,少有策略。初,宝欲谋归款,民 僚多有异议。承时年十三,劝宝速定大计,于是遂决仍令承随表入质。世祖深相器异,礼遇甚优,赐爵姑 臧侯。后遭父忧,居丧以孝闻。”

《毕众敬传》:众敬,东平须昌人。及刘彧杀子业,彭城刺 史薛安都以城入国,众敬不同其谋,子元宾以母并 百口悉在彭城,恐交致祸,日夜啼泣,遣请众敬,众敬 犹未从之。众敬先已遣表谢彧,或授众敬兖州刺史, 而以元宾有他罪,犹不舍之。众敬㧞刀斫柱曰:“皓首 之年,唯有此子,今不原代,何用独全。”及尉元至,遂以 城降。元遣将入城,事定,众敬悔恚,数日不食。皇兴初, 就拜散骑常侍、宁南将军、兖州刺史,赐爵东平公。二 年,与薛安都朝于京师,因留之,赐甲第一区。后复为 兖州刺史。元宾少而豪侠,有武干,涉猎书史,为刘骏 正员将军。与父同建勋诚。及至京师,俱为上客,赐爵 须昌侯,加平远将军。后以元宾勋重,拜使持节、平南 将军、兖州刺史,假彭城公。父子相代为本州,当世荣 之。时众敬以老还乡,常呼元宾为“使君。”每于元宾听 政之时,乘舆出至元宾所,遣左右敕不听起,观其断 决,忻忻然喜见颜色。

《田益宗传》:“初,益州内附之后,萧鸾遣宁州刺史董峦 追讨之。官军进击,执峦并其子景曜,送于行宫。峦字 仲舒,营阳人。真君末,随父南叛。虽长自江外,言语风 气,犹同华夏。性疏武,不多识文字。高祖引峦于庭,问 其南事,峦怖不能对,数顾景曜。景曜进代父答,申叙 萧鸾篡袭始终,辞理横出,言非而辩。高祖异焉,以峦” 为“越骑校尉”,景曜为员外郎。

《寔君传》:“寔君,昭成皇帝之庶长子也。性愚戅,安忍不 仁。昭成季年,苻坚遣其行唐公苻洛等来寇南境,昭 成遣刘库仁逆战于石子岭。昭成时不胜,不能亲勒 众军,乃率诸部避难阴山,度漠北高车,四面寇抄,复 度漠南。苻洛军退,乃还云中。初,昭成以弟孤让国,乃 以半部授孤。孤卒,子斤失职怀怨,欲伺隙为乱。是时” 献明皇帝及秦明王翰皆先终,太祖年六岁,昭成不 豫,慕容后子阏婆等虽长,而国统未定。斤因是说寔 君曰:“帝将立慕容所生,而惧汝为变,欲先杀汝。是以 顷日以来,诸子戎服,夜持兵仗,绕汝庐舍,伺便将发, 吾愍而相告。”时苻洛等军犹在君子津,夜常警备,诸 皇子挟仗彷徨庐舍之间。寔君视察,以斤言为信,乃 率其属尽害诸皇子。昭成亦暴崩。其夜,诸皇子妇及 宫人奔告苻洛军。坚将李柔、张蚝勒兵内逼,部众离 散。苻坚闻之,召燕凤问其故,以状对。坚曰:“天下之恶 一也。”乃执寔君及斤,轘之于长安西市。

《崔鸿传》:“鸿子子元,秘书郎。后永安中,乃奏其父书曰: ‘臣亡考故散骑常侍给事黄门侍郎前将军齐州大 中正鸿不殒家风,式缵世业,古学克明,在新必镜。多 识前载,博极群书,史才富洽,号称籍甚。年止壮立,便 斐然怀着述意。正始之末,任属记言,撰缉馀暇,乃刊 著赵、燕、秦、夏、凉、蜀等遗载,为之赞序,褒贬评论。先朝’” 之日,草构悉了。唯有李雄《蜀书》,搜索未获,阙兹一国, 迟留未成。去正光三年,购访始得,讨论适讫,而先臣 弃臣,凡十六国,名为“《春秋》,一百二卷。”近代之事,最为 备悉。未曾奏上,弗敢宣流。今缮写一本,敢以仰呈。倘 或浅陋,不回睿赏,乞藏秘阁,以广异家。

《房法寿传》:“法寿族子景伯,字长晖。祖元庆,为沈文秀 所害。父爱亲率勒乡部攻文秀,刘彧嘉之。寻会文秀 降,彧乃止。以父死非命,蔬服终身。”

《慕容白曜传》:白曜少子真安,年十一,闻父被执,将自 杀,家人止之曰:“轻重未可知。”真安曰:“王位高功重,若 有小罪,终不至此,我何忍见父之死。”遂自缢焉。 《索敞传》:“敞字巨振,与乡人阴世隆文才相友。世隆子 孟贵,性至孝,每向田耘耨,早朝拜父来亦如之。乡人 钦其笃于事亲。”

《游明根传》:“明根子肇,字伯始。肃宗初,近侍群官豫在 奉迎者,自侍中崔光以下,并加封邑。时封肇文安县 开国侯,邑八百户。肇独曰:‘子袭父位,今古之常。因此 获封,何以自处’?固辞不应。论者高之。子祥,字宗良,颇 有学,历秘书郎,袭爵新泰伯,迁通直郎、国子博士,领 尚书郎中。肃宗以肇昔辞文安之封,复欲封祥。祥守” 其父意,卒亦不受。

《李崇传》:“崇字继长,除扬州刺史,都督江西诸军事。寿 春县人苟泰有子三岁,遇贼亡失,数年不知所在,后 见在同县人赵奉伯家。泰以状告,各言己子,并有邻 证,郡县不能断。崇曰:‘此易知耳’。令二父与儿各在别 处,禁经数旬,然后遣人告之曰:‘君儿遇患,向已暴死, 有教解禁,可出奔。哀也’。苟泰闻即号啕,悲不自胜,奉” 伯咨嗟而已,殊无痛意。崇察知之,乃以儿还泰,诘奉 伯诈状。奉伯乃款引云:“先亡一子,故妄认之。”

神元、平文诸帝子孙传提弟丕,显祖即位,累迁侍中、 丞相,后改封新兴公。子超。丕前妻子隆同产数人,皆 与别居,后得宫人,所生同宅共产,父子情因此偏。丕 父子大意不乐迁洛。高祖之发平城,太子恂留于旧 京。及将还洛,隆与超等密谋留恂,因举兵断关,规据陉北。时丕以老居并州,虽不预其始计,而隆、超咸以 告丕。丕外虑不成,口虽致难,心颇然之。及高祖幸平 城,推穆泰等首谋,隆兄弟并是党。丕亦随驾至平城, 每于测问令丕坐观。隆、超与元业等兄弟并以谋逆 伏诛,有司奏处孥戮。诏以丕应连坐,但以先许不死 之诏,躬非染逆之身,听免死,仍为太原百姓。其后妻 二子听随隆超母弟及馀庶兄弟皆徙敦煌。

《傅永传》:“永子叔伟,九岁为州主簿。及长,膂力过人,弯 弓三百斤,左右驰射,又能立马上与人角骋,见者以 为得永之武而不得永文也。”

《崔僧渊传》:“僧渊入国,坐兄弟徙于薄骨律镇。僧渊元 妻房氏生二子伯𬴊、伯骥。后薄房氏,更纳平原杜氏。 僧渊之徙也,与杜俱去。四子伯凤、祖龙、祖螭、祖虬。得 还之后,弃绝房氏,遂与杜氏及四子家于青州。伯骥 与母房氏居于冀州,虽往来父间,而心存母氏,孝慈 之道,顿阻一门。僧渊卒,年七十馀。伯𬴊虽往奔赴,不” 敢入家,哭《沙门寺》,

僧渊从弟和,平昌太守,家巨富而性吝啬,埋钱数百 斛。子轨,字启则,盗钱百万,背和亡走。后为仪同开府 铠曹参军,坐贪污,死于晋阳。

《六修传》:“穆帝长子六修,少而凶悖。晋怀帝为刘聪所 执,穆帝遣六修与桓帝子普根率精骑助刘琨。初穆 帝少子比延有宠,欲以为后。六修出居新平城,而黜 其母。六修有骅骝骏马,日行五百里,穆帝欲取以给 比延。后六修来朝,穆帝又命拜比延,六修不从。穆帝 乃坐比延于己所乘步辇,使人导从出游。六修望见”, 以为穆帝,谒伏路左。及至,乃是比延,惭怒而去,召之 不还。穆帝怒,率众伐之,帝军不利,六修杀比延。帝改 微服行民间,有贱妇人识帝,遂暴崩。普根先守于外, 闻难,率众来赴,攻六修,灭之。

《宋弁传》:“弁字义和,长子维,字伯绪。维弟纪,字仲烈。清 河王怿辅政,以维名臣子,荐为通直郎,辟纪行参军。 灵太后临政,委任元义,义思害怿,维乃告怿反。天下 人士莫不怪忿而贱薄之。初,弁谓族弟世景言:维性 疏险,而纪识慧不足,终必败吾业也。”世景以为不尔。 至是果然。闻者以为知子莫若父。

《李平传》:“‘平字昙定,萧衍遣其左游击将军赵祖悦偷 据西硖石,众至数万,以逼寿春。镇南崔亮攻之未克, 又与李崇乖贰,诏平以本官使持节镇军大将军兼 尚书右仆射为行台,节度诸军,东西州将一以禀之。 如有乖异,以军法从事’。诏平长子奖以通直郎从,赐 平缣帛百段,紫衲金装衫甲一领,赐奖缣布六十段”, 绛衲袄一领。父子重列,拜受家庭。观者荣之。

《尔朱荣传》:荣字天宝,北秀容人也。父新兴,肃宗世以 年老启求传爵于荣,朝廷许之,秀容界有池三所,在 高山之上,清深不测,相传曰祁连池,魏言天池也。父 新兴,曾与荣游池上,忽闻箫鼓之音,新兴谓荣曰:“古 老相传,凡闻此声皆至公辅,吾今年已衰暮,当为汝 耳,汝其勉之。”

《萧道成传》:“道成死,子赜立。赜子长懋死,立其孙南郡 王昭业为太孙。长懋自患,及死,昭业侍奉忧哀,号毁 过礼。及还私室,与所亲爱忻笑酣饮,备诸甘滋。初,昭 业在西州,令女巫杨氏祷祝,速求天位。及其父死,谓 由杨氏之力,倍加敬信。与其父宠姬霍氏淫通,纳之 后宫。萧鸾谋废之,率众而入。时昭业裸身与霍氏相” 对,闻兵至,㧞剑起拒鸾,鸾自杀之。 《刘献之传》:献之,博陵饶阳人也。时中山张吾贵与献 之齐名海内,皆曰“儒宗。”子爰古、参古并传父诗,而不 能精通也。

《高句丽传》:“初,朱蒙在夫馀妻怀孕,朱蒙逃后,生一子, 字始闾谐。及长,知朱蒙为国主,即与母亡而归之,名 之曰闾达,委之国事。朱蒙死,闾达代立。”

《平恒传》:恒三子并不率父业,好酒自弃。恒常忿其世 衰,植杖巡舍,侧冈而哭,不为营事。婚宦任意官娶,故 仕聘浊碎,不得及其门流。恒妇弟邓宗庆及外生孙 元明等每以为言,恒曰:“此辈会是衰顿,何烦劳我?”乃 别构精庐,并置经籍于其中,一奴自给,妻子莫得而 往,酒食亦不与同。时有珍美,呼时老东安公刁雍等 共饮啖之,家人无得尝焉。

《房灵宾传》:“灵宾从父弟坚,字千秋。高祖临朝,令诸州 中正各举所知,千秋与幽州中正阳尼各举其子。高 祖曰:昔有一祁,名垂往史。今有二奚,当闻来牒。” 《傅竖眼传》:“竖眼本清河人,七世祖伷。伷子遘,石虎太 常。祖父融,南徙渡河,家于磐阳,为乡闾所重。性豪爽, 有三子,灵庆、灵根、灵越,并有才力。融以此自负,谓足 为一”时之雄。尝谓人曰:“吾昨夜梦有一骏马,无堪乘 者,人曰:‘何由得人乘之’?”有一人对曰:“‘唯有傅灵庆堪 乘此马’。又有弓一张,亦无人堪引,人曰:‘唯有傅灵根 可以弯此弓。又有数纸文书,人皆读不能解,人曰:‘唯 有傅灵越可解此文’’。”融意谓其三子文武才干,堪以

驾驭当世。常密谓乡人曰:“汝闻之不?鬲虫之子有三
考证.svg
灵。”此图谶文也。好事者然之,故豪勇之士多归附。

《崔挺传》:“挺长子孝芬,字恭梓,早有才识,博学好文章。 高祖召见,甚嗟赏之。李彪谓挺曰:‘比见贤子谒帝,旨 谕殊优,今当为群拜纪’。挺曰:‘卿自欲善处人父子之 间,然斯言吾所不敢闻也’。”

《长孙虑传》:“虑,代人也。母因饮酒,其父真呵叱之,误以 杖击,便即致死。真为县囚执,处以重坐。虑列辞尚书 云:‘父母忿争,本无馀恶,直以谬误,一朝横祸。今母丧 未殡,父命旦夕。虑兄弟五人,并各幼稚。虑身居长,今 年十五,有一女弟,始向四岁,更相鞠养,不能保全。父 若就刑,交堕沟壑。乞以身代老父命,使婴弱众孤,得’” 蒙存立。尚书奏云:“虑于父为孝子,于弟为仁兄。”寻究 情状,特可矜感。高祖诏特恕其父死罪,以从远流。 《北齐书文宣纪》,显祖文宣皇帝,讳洋,字子进,高祖第 二子,世宗之母弟。高祖尝试观诸子意识,各使治乱 丝,帝独抽刀斩之曰:“乱者须斩。”高祖是之。帝内虽明 敏,貌若不足,世宗每嗤之云:“此人亦得”富贵,相法亦 何由可解?惟高祖异之,谓薛琡曰:“此儿意识过吾。” 《废帝纪》:废帝殷,字正道,文宣帝之长子也。初,文宣命 邢卲制帝名殷,字正道,帝从而尤之曰:“殷家弟及正 字一止,吾身后儿不得也。”邵惧,请改焉,文宣不许,曰: “天也。”因谓孝昭帝曰:“夺,但夺,慎勿杀也。”

《永安简平王浚传》:“浚字定乐,神武第三子也。初,神武 纳浚母,当月而有孕。及产浚,疑非己类,不甚爱之。而 浚早慧,后更被宠。”

《上党刚肃王涣传》:“涣字敬寿,神武第七子也。天姿雄 健,俶傥不群,虽在童幼,恒以将略自许。神武壮而爱 之,曰:‘此儿似我’。”

《冯翊王润传》:“润字子泽,神武第十四子也。幼时神武 称曰:‘此吾家千里驹也’。”

《琅邪王俨传》:“俨字仁威,武成第三子也。初封东平王, 拜开府、侍中、中书监、京畿大都督、领军大将军、领御 史中丞,迁大司徒、尚书令、大将军、录尚书事、大司马。 魏氏旧制,中丞出清道,与皇太子分路行,王公皆遥 住,车去牛顿轭于地,以待中丞过,其或迟违,则赤棒 棒之。自都邺后,此仪寖绝。武成欲雄宠俨,乃使一依” 旧制。初,从北宫出,将上中丞,凡京畿步骑领军之官 属,中丞之威仪,司徒之卤簿,莫不毕备。帝与胡后在 华林园东门外张幕,隔青纱步障观之,遣中贵骤马 趣仗,不得入,自言奉敕,赤棒应声碎其鞍,马惊人坠。 帝大笑,以为善,更敕令驻车,传语良久,观者倾京邑。 俨恒在宫中,坐含光殿以视事,诸父皆拜焉。帝幸并 州,俨常居守,每送驾,或半路,或至晋阳乃还。王师罗 常从驾后至,《武成》欲罪之,辞曰:“臣与第三子别,留连 不觉晚。”武成忆俨,为之下泣,舍师罗不问。俨器服玩 饰皆与后主同,所须悉官给。于南宫尝见新冰早李, 还,怒曰:“尊兄已有,我何意无?”从是后主先得新奇,属 官及工匠必获罪。太上、胡后犹以为不足。俨常患喉, 使医下针,张目不瞬。又言于帝曰:“阿兄懦,何能率左 右?”帝每称曰:“此黠儿也,当有所成。”以后主为劣,有废 立意。武成崩,改封琅邪。

《陆卬传》:“卬字云驹,善属文,甚为河间邢邵所赏。邵又 与卬父子彰交游,尝谓子彰曰:‘吾以卿老蚌,遂出明 珠,意欲为群拜纪可乎。由是名誉日高。除中书侍郎, 修国史。以父忧去职,居丧尽礼,哀毁骨立,兄弟相率 庐于墓侧,负土成坟。朝廷深所嗟尚,发诏褒扬,改其 所居里为孝终里。服竟,当袭,不忍嗣侯’。”

《元文遥传》:文遥子行恭,少颇骄恣,文遥令与范阳卢 思道交游,文遥尝谓思道云:“小儿比日微有所知,是 大弟之力,然白掷剧饮,甚得师风。”思道答云:“郎辞情 俊迈,自是克荷堂构。而白掷剧饮,亦天性所得。” 《王春传》:春少好学,占明风角。韩陵之战,四面受敌,从 寅至午,三合三离。高祖将退军,春叩马谏曰:“比未时 必当大捷。”遽缚其子诣王为质,“不胜,请斩之。”俄而贼 大败。

《赵彦深传》:彦深讽朝廷以子叔坚为中书侍郎,颇招 物议。时冯子琮子慈明,祖珽子君信,并相继居中书, 故时语云:“冯祖及赵,秽我凤池。”然叔坚身材最劣。 《崔暹传》:暹子达拏,年十三,暹命儒者权会,教其说《周 易》两字,乃集朝贵名流,令达拏升高座开讲。赵郡睦 仲让阳屈服之,暹喜,擢奏为司徒中郎。邺下为之语 曰:“讲义两行得中郎。”此皆暹之短也。

《高干传》:“昂字敖曹,干第三弟。幼稚时便有壮气,长而 俶傥,胆力过人,龙眉豹颈,姿体雄异。其父为求严师, 令加捶挞。昂不遵师训,专事驰骋,每言:男儿当横行 天下,自取富贵,谁能端坐读书作老博士也。与兄干 数为劫掠,州县莫能穷治。招聚剑客,家资倾尽,乡闾 畏之,无敢违忤。父翼常谓人曰:‘此儿不灭我族,当大 吾门,不直为州豪也’。”

《崔㥄传》:㥄字长孺,子瞻字彦通,聪朗强学,有文情。世 宗崩,秘未发丧,显祖命瞻兼相府司马使邺。魏孝静帝以人日登云龙门,其父悛侍宴,又敕瞻令近御坐, 亦有应诏诗。问邢卲等曰:“此诗何如。其父咸云㥄博 雅弘丽,瞻气调清新,并诗人之冠。宴罢,共嗟赏之,咸 云今日之宴,并为崔瞻父子。”

《尔朱文畅传》:文畅,荣第四子也。文畅弟文略,尝大遗 魏收金,请为其父作佳传。收论尔朱荣比韩、彭、伊、霍, 盖由是也。

《郑述祖传》:“述祖字恭文,荥阳开封人。父道昭,魏秘书 监。述祖少聪敏,好属文,有风检,累迁太子少师,仪同 三司、兖州刺史。”初,述祖父为兖州,于城南小山起齐 亭,刻石为记。述祖时年九岁,及为刺史,往寻旧迹,得 一破石,有铭云:“‘中岳先生郑道昭之白云堂’。述祖对 之呜咽,悲动群寮。有人入市盗布,其父怒曰:‘何忍欺 人君’!”执之以归首,述祖特原之。自是之后,境内无盗。 人歌之曰:“大郑公,小郑公,相去五十载,风教犹尚同。” 《尉景传》景子粲,少历显职,性粗武。天保初,封库狄干 等为王。粲以父不预王爵,大恚恨,十馀日闭门不朝。 帝怪,遣就宅问之,隔门谓使者曰:“天子不封粲父为 王,粲不如死。”使云:“须开门受敕。”粲遂弯弓隔门射使 者。使者以状闻之,文宣使段韶论旨。粲见韶,唯抚膺 大哭,不答一言。文宣亲诣其宅慰之,方复朝请。寻追 封景长乐王,粲袭爵位。

《颜氏家训》:“臧逢世,臧严之子也。笃学修行,不坠门风。 孝元经牧江州,遣往建昌督事,郡县民庶,竞修笺书, 朝夕辐辏,几案盈积。书有称严寒者,必对之流涕,不 省取记,多废公事,物情怨骇。”

《周书武帝纪》:高祖武皇帝,讳邕,字祢罗突,太祖第四 子也。幼而孝敬,聪敏有器质。太祖异之曰:“成吾志者, 必此儿也。”

《宣帝纪》:宣皇帝讳赟,字干伯,高祖长子也。帝之在东 宫也,高祖虑其不堪承嗣,遇之甚严,朝见进止,与诸 臣无异,虽隆寒盛暑,亦不得休息。性既嗜酒,高祖遂 禁醪醴,不许至东宫。帝每有过,辄加捶扑,常谓之曰: “古来太子被废者几人,馀儿岂不堪立耶?”于是遣东 宫官属录帝言语动作,每月奏闻。帝惮高祖威严,矫 情修饰,以是过恶遂不外闻。嗣位之初,方逞其欲,大 行在殡,曾无戚容,即阅视先帝宫人,逼为淫乱。 《李昶传》:昶父游,有才行,为当世所称。昶幼年已解属 文,有声洛下。时洛阳刱置明堂,昶年十数岁,为明堂 赋,虽优洽未足,而才制可观,见者咸曰“有家风矣。” 《辛庆之传》:“庆之族子昂,昂字进君,年数岁便”有成人 志行。有善相人者,谓其父仲略曰:“公家虽世载冠冕, 然名德富贵,莫有及此儿者。”仲略亦重昂志气,深以 为然。

《宇文测传》:“测字澄镜。父永,仕魏。测弟深字奴干,性鲠 正,有器局。年数岁,便累石为营伍,并折草作旌旗,布 置行列,皆有军阵之势。父永遇见之,乃大喜曰:‘汝自 然知此,于后必为名将’。”

《贺若敦传》:“敦,代人也。父统,为东魏颍州长史。大统二 年,执刺史田迅,以州降至长安。魏文帝谓统曰:‘卿自 颍州从我,何日能忘。即拜右卫将军散骑常侍、兖州 刺史,赐爵当亭县公。寻除北雍州刺史。卒赠侍中燕 朔恒三州刺史、司空公,谥曰哀。敦少有气干,善骑射。 统之谋执迅也,虑事不果,又以累弱既多,难以自拔’”, 沉吟者久之。敦时年十七,乃进策曰:“大人往事葛荣, 已为将帅后入尔朱,礼遇犹重。韩陵之役,屈节高欢 既非故人,又无功效。今日委任无异于前者。正以天 下未定方藉英雄之力一旦清平,岂有相容之理以 敦愚计,恐将来有危亡之忧。愿思全身远害,不得有 所顾念也。”统乃流涕从之,遂定谋归太祖。时群盗蜂 起,各据山谷。大龟山贼张世显潜来袭统,敦挺身赴 战,手斩七八人,贼乃退走。统大悦,谓左右僚属曰:“我 少从军旅,战阵非一,如此儿年时胆略者,未见其人, 非惟成我门户,亦当为国名将。”

《唐瑾传》:“瑾字附璘。父永,性温恭有器量,博涉经史,雅 好属文,身长八尺三寸,容貌甚伟。年十七,周文闻其 名,乃贻永书曰:‘闻公有二子,曰陵,纵横多武略,瑾雍 容富文雅,可并遣入朝,孤欲委以文武之任’。”

《李远传》:“远字万岁,孝闵帝践阼,进位柱国大将军,邑 千户,复镇弘农。远子植,在太祖时已为相府司录参 军,掌朝政。及晋公护执权,恐不被任用,乃密欲诛护, 语在孝闵帝纪,谋颇漏泄。护知之,乃出植为梁州刺 史,寻而废帝召还。及植还朝,远恐有变,沉吟久之,乃 曰:‘大丈夫宁为忠鬼,安能作叛臣乎?遂就征。既至京’” 师,护以远功名素重,犹欲全宥之,乃引与相见,谓之 曰:“公儿遂有异谋,非止屠戮护身,乃是倾危宗社。叛 臣贼子,理宜同疾,公可早为之所。”乃以植付远。远素 钟爱于植,植又口辩,乃云“初无此谋。”远谓为信然。诘 朝,将植谒护,护谓植已死,乃曰:“阳平公何意乃自来 也?”左右云:“植亦在门外。”护大怒曰:“阳平公不信我矣!” 乃召入,仍命远同坐,令帝与植相质于远前。植辞穷谓帝曰:“本为此谋,欲安社稷,利至尊耳。今日至此,何 事”云云。远闻之,自投于床曰:“若尔,诚合万死。”于是护 乃害植,并逼远令自杀。

《长孙绍远传》:“绍远字师,河南洛阳人。少名仁。父稚,魏 太师、录尚书、上党王。绍远性宽容,有大度,望之俨然, 朋侪莫敢亵狎。雅好坟籍,聪慧过人。时稚作牧寿春, 绍远幼年甫十三。稚管记王硕闻绍远强记,心以为 不然,遂白稚曰:‘伏承世子聪慧之姿,发于天性,目所 一见,诵之于口。此既历世罕有,窃愿验之’。”于是命绍 远试焉。读《月令》数纸。才一遍。诵之若流。自是硕乃款 服。

《齐·炀王宪传》:宪字毗贺突,太祖第五子也。性聪敏,有 度量,虽在童龀,而神彩凝然。太祖尝赐诸子良马,惟 其所择,宪独取驳马。太祖问之,对曰:“此马色类既殊, 或多骏逸,若从军征伐,牧圉易分。”太祖喜曰:“此儿智 识不凡,当成重器。”后从猎陇上,经官马牧,太祖每见 驳马,辄曰:“此我儿马也。”命左右取以赐之。世宗即位, 除益州刺史。初,平蜀之后,太祖以其形势之地,不欲 使宿将居之。诸子之中,欲有推择,遍问高祖以下,谁 能此行,并未及对,而宪先请。太祖曰:“刺史当抚众治 民,非尔所及。以年授者,当归尔兄。”宪曰:“才用有殊,不 关大小,试而无效,甘受面欺。”太祖大悦,以宪年尚幼, 未之遣也。世宗追遵先旨,故有此授。宪时年十六,善 于抚绥,留心政术,辞讼辐辏,听受不疲。蜀人怀之,共 立碑颂德。

《达奚武传》:武字成兴,代人也。子震,字猛略,少骁勇,便 骑射,走及奔马,膂力过人。大统初,太祖尝于渭北校 猎,时有兔过太祖前,震与诸将竞射之,马倒而坠。震 足不倾踬,因步走射之,一发中兔,顾马才起,遂回身 腾上。太祖喜曰:“非此父不生此子。”赐武杂彩一百段。 建德五年,拜大宗伯。震父常为此职,时论荣之。 《豆卢宁传》:“宁字永安,封楚国公。初,宁未有子,养弟永 恩子𪟝,及生子赞,亲属皆请赞为嗣。宁曰:‘兄弟之子, 犹子也,吾何择焉’。”遂以𪟝为世子。世以此称之。及宁 薨,赞袭爵。

《尉迟迥传》:迥字薄居罗,代人也。父俟兜,性弘裕,有鉴 识,生迥及纲。俟兜病且卒,呼二子,抚其首曰:“汝等并 有贵相,但恨吾不见尔,各宜勉之。”

迥末年衰髦,惑于后妻王氏,而诸子多不睦。

《李和传》:和本名庆和,太祖尝赐名意和。立身刚简,老 而逾,励诸子趋事,若奉严君。以意是太祖赐名,市朝 已革,庆和则父之所命,义不可违。至是遂以和名。 《梁士彦传》:士彦字相如,闲居无事,恃功怀怨,与宇文 昕刘昉等谋反,第二子刚垂泣苦谏,士彦伏诛,刚获 免。

《柳桧传》:“桧除魏兴、华阳二郡守。安康人黄众宝谋反, 城陷为贼所害,弃尸水中,城中人皆为之流涕。众宝 解围之后,桧兄子止戈方收桧尸还长安,赠东梁州 刺史。子斌嗣。斌字伯达,年十七,齐公宪召为记室,早 卒。斌弟雄亮,字信诚,幼有志节,好学不倦。年十二,遭 父艰,几至灭性。终丧之后,志在复仇。柱国蔡国公广” 钦其名行,引为记室参军。年始弱冠,府中文笔,颇亦 委之。后竟手刃众宝于京城。朝野咸重其志节,高祖 特恕之,由是知名。

《王德传》:“德除泾州刺史,卒。子庆,小名公奴,性谨厚,官 至开府仪同三司。初,德丧父,家贫无以葬,乃卖公奴 并一女以营葬事。因遭兵乱,不复相知。及德在平凉 始得之,遂名曰庆。”

《柳庆传》:“庆字更兴,解人也。父僧习,齐奉朝请,魏景明 中,与豫州刺史裴叔业据州归魏,历北地、颍川二郡 守,扬州大中正。庆幼聪敏,有器量,博涉群书,不治章 句,好饮酒,闲于占对。年十三,因曝书,僧习谓庆曰:‘汝 虽聪敏,吾未经特试’。乃令庆于杂赋集中取赋一篇 千有馀言。庆立读三遍,便即诵之,无所遗漏。时僧习” 为颍川郡,地接都畿,民多豪右。将选乡官,皆依倚贵 势,竞来请托。选用未定,僧习谓诸子曰:“权贵请托,吾 并不用,其后欲还,皆须有答。汝等各以意为吾作书 也。”庆乃具书草云:“下官受委大邦,选吏之日,有能者 进,不肖者退。此乃朝廷恒典。”僧习读书叹曰:“此儿有 意气,丈夫理当如是。”即依庆所草以报。起家奉朝请。 庆出后第四叔,及遭父忧,议者不许为服重。庆泣而 言曰:“《礼》者盖缘人情,若于出后之家,更有苴斩之服, 可夺此从彼。今四叔薨背已久,情事不追,岂容夺礼, 乖违天性。”时论不能抑,遂以苫凷终丧。既葬,乃与诸 兄负土成坟。

庆,保定三年入为司会。先是,庆兄桧为魏兴郡守,为 贼黄宝所害。桧子三人皆幼弱,庆抚养甚笃。后宝率 众归朝,朝廷待以优礼。居数年,桧次子雄亮白日手 刃宝于长安城中。晋公护闻而大怒,执庆及诸子侄 皆囚之,让庆曰:“国家宪纲,皆君等所为,虽有私怨,宁 得擅杀人也?”对曰:“庆闻父母之仇不同天,昆弟之仇不同国。明公以孝治天下,何乃责于此乎?”护愈怒,庆 辞色无所屈,卒以此免。

《赵刚传》:刚祖宁,高平太守。父和,太平中陵江将军南 讨渡淮,闻父丧辄还,所司将致之于法,和曰:“罔极之 恩,终天莫报,若许安厝,礼毕而即罪戮,死且无恨。”言 讫号恸,悲感傍人。主司以闻,遂宥之。

《裴侠传》:“侠字嵩和,河东解人也。年十三,遭父丧,哀毁 有若成人。子祥,性忠谨,有治剧才。少为成都令,清不 及侠,决断过之。侠之终也,遂以毁卒。”

《庾信传》:“东海徐摛为左卫率,摛子陵为抄撰学士。父 子在东宫,出入禁闼,恩礼莫与比隆。”

《刘璠传》:“璠字宝义,子祥字休征。幼而聪慧,占对俊辩, 宾客见者皆号神童。璠所撰《梁典》始就,未及刊定,卒 临终谓休征曰:‘能成我志,其此书乎’。休征治定缮写, 勒成一家,行于世。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且经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