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皇极典/第192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伦汇编 皇极典 第一百九十一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明伦汇编 第一百九十二卷
明伦汇编 皇极典 第一百九十三卷


考证.svg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皇极典

 第一百九十二卷目录

 登极部汇考十八

  唐三睿宗太极一则 元宗天宝一则 肃宗宝应一则 代宗大历一则 德宗贞元

  一则 顺宗永贞一则 宪宗元和一则 穆宗长庆一则 敬宗宝历一则 文宗开成一

  则 武宗会昌一则 宣宗大中一则 懿宗咸通一则 僖宗文德一则 昭宗天祐一则

皇极典第一百九十二卷

登极部汇考十八[编辑]

唐三[编辑]

睿宗太极元年八月庚子皇太子隆基受内禅即皇帝位[编辑]

按《唐书元宗本纪》:“元宗讳隆基,睿宗第三子也。母曰 昭成皇后窦氏。性英武,善骑射,通音律历象之学。始 封楚王,后为临淄郡王,累迁卫尉少卿、潞州别驾。景 龙四年,朝于京师,遂留不遣。庶人韦氏已弑中宗,矫 诏称制。元宗乃与太平公主子薛崇简、尚衣奉御王 崇晔、公主府典签王师虔、朝邑尉刘幽求、苑总监锺” 绍京、长上折冲麻嗣宗,押万骑果毅葛福顺李仙凫、 道士冯处澄、僧普润,定策讨乱。或请先启相王,元宗 曰:“请而从,是王与危事;不从,则吾计失矣。”乃夜率幽 求等入苑中,福顺、仙凫以万骑兵攻元武门,斩左羽 林将军韦播、中郎将高嵩以徇。左万骑由左入,右万 骑由右入。元宗率总监、羽林兵会两仪殿,梓宫宿卫 兵皆起应之,遂诛韦氏。黎明,驰谒相王,谢不先启,相 王泣曰:“赖汝以免,不然吾且及难。”乃拜元宗殿中监, 兼知内外闲厩、检校陇右群牧大使,押左右万骑,进 封平王、同中书门下三品。睿宗即位,立为皇太子。景 云二年监国,听除六品以下官。延和元年,星官言帝 坐前星有变。睿宗曰:“传德避灾,吾意决矣。”七月壬辰, 制皇太子宜即皇帝位。太子惶惧入请,睿宗曰:“此吾 所以答天戒也。”皇太子乃御武德殿,除三品以下官。 八月庚子,即皇帝位。先天元年十月庚子,享于太庙, 大赦。

按《旧唐书元宗本纪》,神龙元年,上迁卫尉少卿。景龙 二年四月,兼潞州别驾。州境有黄龙白日升天。尝出 畋,有紫云在其上,后从者望而得之。前后符瑞凡一 十九事。四年,中宗将祀南郊,来朝京师。将行,使术士 韩礼筮之,蓍一茎,孑然独立。礼惊曰:“蓍立,奇瑞非常 也,不可言。”属中宗末年,王室多故,上常阳引材力之 士以自助。上所居宅外有水池,浸溢顷馀,望气者以 为龙气。四年四月,中宗幸其第,因游其池,结彩为楼 船,令巨象踏之。至六月,中宗暴崩,韦后临朝称制。韦 温、宗楚客、纪处讷等谋倾宗社,以睿宗介弟之重,先 谋不利。道士冯道力、处士刘承祖皆善于占兆,诣上 布诚款。上所居里名隆庆,时人语讹“隆”以为龙,韦庶 人称制改元又为唐隆,皆符御名。上益自负,乃与太 平公主谋之。公主喜,以子崇简从,上乃定策诛之。睿 宗即位,与侍臣议立皇太子,佥曰:“除天下之祸者,享 天下之福;拯天下之危者,受天下之安。平王有圣德, 定天下,又闻成器以下皆有推让,宜膺主鬯,以副群 心。”睿宗从之。丙午,制曰:“舜去四凶,而功格天地;武有 七德,而戡定黎人。故知有大勋者,必受神明之福;仗 高义者必为匕鬯之主。朕恭临宝位,亭育寰区,以万 物之心为心,以兆人之命为命。虽承继之道,咸以冢 嫡居尊;而无私之怀,必推功业为首。然后可保安社 稷,永奉宗祧。第三子平王基,孝而克忠,义而能勇。比 以朕”居藩邸,虔守国彝,贵戚中人,都无引接。群邪害 正,凶党实繁,利口巧言,谗说罔极。韦温、延秀,朋党竞 起;晋卿、楚客,交构其间。潜结回邪,排挤端善,潜贮兵 甲,将害朕躬。基密闻其期,先难奋发,推身鞠弭,众应 如归,呼吸之间,凶渠殄灭。安七庙于几坠,拯群臣于 将殒。方舜之功过四,比武之德逾七,灵祗“望在昆弟, 乐推,一人,元良万邦以定,为副君者,非此而谁?”可立 为皇太子。有司择日备礼册命。七月己巳,睿宗御承 天门,皇太子诣朝堂受册。是日,有景云之瑞,改元为 景云,大赦天下。二月,又制曰:“惟天生烝人,牧以元后, 维皇立国,副以储君,将以保绥家邦,安固后嗣者也。 朕纂承洪业,钦奉宝图,夜分不寝,日昃忘倦。茫茫四 海,惧一人之未周;烝烝万姓,恐一物之失所。虽卿士 竭诚,守宰宣化,缅怀庶域,仍未小康。是以求下人之 变风,遵先朝之故事。皇太子基,仁孝因心,温恭成德, 深达礼体,能辨皇猷,宜令监国,俾尔为政。其六品已 下除授及徒罪已下,并取基处分。”延和元年六月,凶 党因术人闻,睿宗曰:“据《元象》,帝座及前星有灾,皇太 子合作天子,不合更居东宫矣。”睿宗曰:“传德避灾,吾 意决矣。”七月壬午,制曰:“朕以寡昧,虔奉鸿休,本殊王 季之贤,早达延陵之节。昔在圣历,已让皇嗣之尊;爰 暨神龙,终辞太弟之授。岂惟衣冠所都,抑亦兆庶咸知。顷属国步不夷,时艰主幼,大业有缀旒之惧”,宝位 深坠地之忧。议迫公卿,遂司契篆,日慎一日,以至于 今。一纪之劳,勤亦至矣;万方之俗,化渐行矣。将成宿 愿,脱屣寰区。“昔尧之禅舜,唯能是与,禹以命启,匪私 其亲。神器之重,允归公授。皇太子基,有大功于天地, 定阽危于社稷,温文既习,圣敬克跻,委之监国,已移 岁年。时政益明,庶工惟序。朕之知子,庶不负时。历数 在躬,宜陟元后。可令即皇帝位,有司择日授册。朕方 比迹洪古,希风太皇,神与化游,思与道合,无为无事, 岂不美与!王公百寮,宜识朕意。”上意惶惧,驰见叩头 请所以传位之旨。睿宗曰:“吾因汝功业得宗社,今帝 座有眚,思欲逊避,唯圣德大勋,始转祸为福。易位于 汝,吾知晚矣。”上始居武德殿视事,三品已下除授及 徒罪,皆自决之。

按《册府元龟》:延和元年七月壬辰,睿宗传位于皇太 子。先是,彗星从西方经轩辕入太微,至于大角,数日 乃灭。睿宗以为革旧布新之政,又太子仁爱日闻,故 顺天传位,乃谓太平公主曰:“昔中宗之朝,悖逆骄纵, 擅权侈靡,天变屡臻。我当时极谏,请择贤子立之,以 应灾异。中宗不悦,我忧惶数日不食,岂在彼能谏于 己?”不行。是日,将军庞承宗、左拾遗韩朝宗谏曰:“自顷 国家多难,赖陛下圣德,保存社稷,绥抚四方。今日忽 有此让,臣等不知所出。皇太子虽圣明,且应养德春 宫,依前监抚,未宜即位。”睿宗不听。皇太子自东宫驰 入请见,自投于地,叩头曰:“臣以微功,非次见擢,偏守 储贰,日夜兢惶。不知陛下何以传位于臣?”睿宗曰:“往 以韦氏弑逆,社稷危殆。汝以弱年夷凶静乱,安我宗 庙,尔之力也。今天意人事,汝合当之。”太子固辞。睿宗 曰:“不有此让,何以禳灾?汝若行孝,岂宜于柩前即位 耶!”于是太子流涕而出。丙申,皇太子让表曰:“神器者, 天下之大宝;与受者,帝王之大节。臣义兼隐犯,诚深 爱敬,凡所上陈,理无苟免。国家盛德,创物垂范,虽时 始百年,而运经厄会。陛下振清庙之徽光,荡欃枪之 氛慝,绍膺永命,导扬洪休,千载一期,实仰元造。便欲 抗心太素,独善鸿元,登平之俗,未跻于下武;卜代之 期,取亏于一篑。伏愿霈然易虑,俯顺群心,则区宇永 宁,人神胥悦。若命在必遂,诚无所感,必将殒越为期, 窜伏无地。”书奏不许。皇太子累让,睿宗答曰:“汝为孝 友,须遵朕命,用陟元后,无宜固辞。汝为季俗多虞,淳 风未洽,欲朕回虑,兼理万几。昔舜之禅禹,犹躬行巡 狩,况朕授汝,岂忘家国。其军国大务,及授三品已上, 并重刑狱,当兼省之。”八月庚子,册太子为皇帝。受册 悲涕,左右莫不感动。又奉册睿宗为太上皇,命皇帝 听朝于武德殿。上皇称“朕”,有命称“诰”,皇帝称“予”,有命 称“制”、《敕》,五日一受朝于太极殿。

元宗天宝十五载秋七月甲子肃宗以皇太子即皇帝位[编辑]

按《唐书肃宗本纪》:“肃宗讳亨,元宗第三子也。母曰元 献皇后杨氏,初名嗣,升封陕王,开元四年,为安西大 都护。性仁孝好学,元宗尤爱之,遣贺知章、潘肃、吕向、 皇甫彬、邢璹等侍读左右。十五年,更名浚,徙封忠王, 为朔方节度大使,单于大都护。十八年,奚契丹寇边, 乃以肃宗为河北道行军元帅,遣御史大夫李朝隐” 等八总管兵十万以伐之。居二岁,朝隐等败奚、契丹 于范阳北。肃宗以统帅功,迁司徒。二十三年,又更名 玙。二十五年,皇太子瑛废死,明年,立为皇太子。有司 行册礼,其仪有中严、外办,其服绛纱。太子曰:“此天子 礼也。”乃下公卿议。太师萧嵩、左丞相裴耀卿请改“外 办”为“外备”,绛纱衣为朱明服,乃从之。二十八年,又更 名绍。天宝三载,又更名亨。安禄山来朝,太子识其有 反相,请以罪诛之,元宗不听。禄山反十五载,元宗避 贼,行至马嵬,父老遮道,请留太子讨贼,元宗许之,遣 寿王瑁及内侍高力士谕太子,太子乃还。六月丁酉, 至渭北便桥,桥绝,募水滨居民得三千馀人涉而济。 遇潼关散卒,以为贼,“与战多伤,既而觉之,收其馀以 涉后,军多没者。”夕,次永寿县,吏民稍持牛酒来献。新 平郡太守薛羽、保定郡太守徐玨闻贼且至,皆弃城 走。己亥,太子次保定,捕得羽、玨,斩之。辛丑,次平凉郡, 得牧马牛羊,兵始振。朔方留后、支度副使杜鸿渐、六 城水陆运使魏少游、节度判官崔漪、支度判官崔简 金、关“内盐池判官李涵、河西行军司马裴冕迎太子, 治兵于朔方。庚戌,次丰宁,见大河之险,将保之,会天 大风,回趋灵武。七月辛酉,至于灵武。壬戌,裴冕等请 皇太子即皇帝位。甲子,即皇帝位于灵武,尊皇帝曰 上皇天帝,大赦,改元至德。”按《杜鸿渐传》,“鸿渐第进 士,解褐延王府参军,安思顺表为朔方判官。”禄山乱, 皇太子按军平凉,未知所适,议出萧关趣丰安。鸿渐 与六城水运使魏少游、节度判官崔漪、支度判官卢 简金、关内盐池判官李涵谋曰:“二京覆没,太子治兵 平凉,然散地难恃也。今朔方制胜之会,若奉迎太子, 西诏河、陇,北结回纥,回纥固与国,收其劲骑,与大兵合,鼓而南,雪社稷之耻,不亦易乎!”即具上兵马招辑 之势,且录军资、器械、储廥凡最,使涵诣平凉见太子, 太子大悦。会裴冕至自河西,亦劝之朔方,而鸿渐与 漪至白草顿迎谒,说曰:“朔方天下劲兵,灵州用武地。 今回纥请和,吐蕃结附天下,列城坚守,以待王命,纵 为贼据,日夜望官军以图收复。殿下治兵长驱,逆寇 不足灭也。”太子喜曰:“灵武,我之关中,卿乃吾萧何也。” 既至灵武,鸿渐即与冕等劝即皇帝位,以系中外望, 六请见听。鸿渐明习朝章,采旧仪,设坛壝城南,先一 日草其仪上之。太子曰:“圣皇在远,寇逆方结,宜罢坛 场,它如奏。”太子即位,是为肃宗。按《裴冕传》,河西节 度使哥舒翰辟行军司马。元宗入蜀,诏皇太子为天 下兵马元帅,拜冕御史中丞,兼左庶子副之。初,冕在 河西,方召还,而道遇太子平凉,遂从至灵武,与杜鸿 渐、崔漪同辞,进曰:“主上厌于勤,且南狩蜀,宗社神器, 要须有归。今天意人事,属在殿下,宜正位号。有如逡 巡,失亿兆心,则大事去矣。”太子曰:“我平寇逆,奉迎乘 舆还京师,退居储贰,以侍膳左右,岂不乐哉!公等何 言之过!”对曰:“殿下居东宫二十年,今多难启圣,以安 社稷,而所从将士皆关辅人,日夜思归,大众一骚,不 可复集,不如因而抚之,以就大功。臣等昧死请。”太子 固让,凡五请,卒见听。太子即位,进冕中书侍郎、同中 书门下平章事。

按《册府元龟》:“肃宗开元二十六年,立为皇太子。天宝 十五载六月,安禄山犯长安,元宗幸蜀,将发马嵬,百 姓数百人遮道攀附,元宗迟留久之,乃令皇太子后 殿宣慰。百姓因请皇太子留曰:‘愿得戮力以从,却收 长安’。今者主上、殿下皆入蜀川,则宗社谁主?万姓何 归?殿下不纳臣言,臣等皆死于此矣。”宦者高力士驰 以告元宗,元宗曰:“是天启也。”乃命后军及飞龙厩马 与东宫内人等留太子。因宣口敕,谓将士曰:“太子仁 孝,可奉宗庙,汝等善辅导之。”又语太子曰:“汝好去,百 姓属望,慎勿违之,莫以吾为意。又西戎、北狄,吾昔厚 之,今闻难,必得其用,汝勉之哉!”皇太子既至灵武,群 臣称马嵬传言之命劝进。以七月甲子即位,改元为 至德元年。道路险涩,表疏未达。八月丁亥,北使至蜀, 具陈群臣恳请太子辞避之旨。元宗乃下诏曰:“元子 亨,睿哲聪明,恪慎克孝,才备文武,量吞海岳,付之神 器,不曰宜然。今宗社未安,国家多难,宜令即皇帝位, 朕称太上皇。且天下兵权,宜制在中夏,朕据巴蜀,应 卒则难。其四海军权,先取皇帝处分,然后奏朕知待 克复上京,朕将凝神静虑,偃息大庭也。”是月,命宰相 韦见素、崔涣、房琯持节赍玉册赴灵武,宣传位之命。 亲语见素等曰:“皇帝自幼聪明,与诸子有异,朕岂不 知大限往十三载冬,已有传位之意,属水旱年饥,左 右劝朕且俟丰岁。二载便属禄山构逆,方隅震扰,未 遂此心。昨者马嵬亦潜有处分,今皇帝受命,慰朕之 心,如释负担,劳卿等去,以辅佐之。多难兴王,自古皆 有。卿等乃心在王室,以宗社为念,早定中原,朕之望 也。”九月丙子,见素等至顺化郡,奉册书及传国宝,帝 不敢受。二年十月,平西京,车驾发凤翔,还京。丁卯,入 长安。道俗士女百姓万众,出国门二十里,路傍不断, 持幡花鼓车,歌舞音乐,望车趋拜,抃跃蹈舞,呼万岁, 欢叫声振原野。长老皆悲喜涕泣曰:“不图今日复见 我圣君。”帝亦感恻而劳徕之。关内夹路缚栅㡩幕,青 翠相连,亘于子城。帝自朱雀门入居大明宫。十二月, 元宗至自蜀都。甲子,元宗御宣政殿,羽仪容卫陈九 宾于庭,授传国玺于殿上。帝于殿下涕泣拜受。入幕 次,百僚称贺蹈舞呼“万岁。”

肃宗宝应元年夏四月己巳代宗以皇太子即皇帝位[编辑]

按《唐书代宗本纪》,“代宗讳豫,肃宗长子也。母曰章敬 皇后吴氏。元宗诸孙百馀人,代宗最长,为嫡皇孙。聪 明宽厚,喜愠不形于色,而好学强记,通《易》象。初名俶, 封广平郡王。安禄山反,元宗幸蜀,肃宗留讨贼,代宗 常从于兵间。肃宗已即位,郭子仪等兵讨安庆绪,未 克。肃宗在岐,至德二载九月,以广平郡王为天下兵 马元帅”,率朔方、安西、回纥、南蛮、大食等兵二十万以 进讨。百官送于朝堂,过阙而下,步出木马门,然后复 骑。以安西北庭行营节度使李嗣业为前军,朔方河 西陇右节度使郭子仪为中军,关内行营节度使王 思礼为后军,屯于香积寺。败贼将安守忠,斩首六万 级。贼将张通儒守长安,闻守忠败,弃城走,遂克京城, 乃留思礼屯于苑中。代宗率大军以东,安庆绪遣其 将严庄拒于陕州,代宗及子仪、嗣业战陕西,大败之, 庆绪奔于河北,遂克东都,肃宗还京师。十二月,进封 楚王。乾元元年三月,徙封成王。四月,立为皇太子。初, 太子生之岁,豫州献嘉禾,于是以为祥,乃更名豫。肃 宗去上元三年号,止称元年,月以斗所建辰为名。元 年建巳月,肃宗寝疾,乃诏皇太子监国。而楚州献定 国宝十有三,因曰:“楚者,太子之所封,今天降宝于楚宜以建元。”乃以元年为宝应元年。肃宗张皇后恶李 辅国,欲图之,召问太子,太子不许,乃与越王系谋之, 肃宗疾革。四月丁卯,皇后与系将召太子入宫,飞龙 副使程元振得其谋,以告辅国,辅国止太子无入,率 兵入,杀系及兖王僩,幽皇后于别殿。是夕,肃宗崩,乃 迎太子,见群臣于九仙门,明日发丧。己“巳,即皇帝位 于柩前,癸酉,始听政。”按《张皇后传》:“肃宗废后庶人 张氏,邓州向城人,家徙新丰。祖母窦昭成皇后女弟 也。乾元初,立为皇后。帝不豫,后自针血写佛书以示 诚。”初,建宁王倓数短后于帝,上皇在蜀,以七宝鞍赐 后,而李泌请分以赏战士,倓助泌请,故后怨,卒被谮 死。繇是太子深畏,事后谨甚。后犹欲危之,然以子佋 早世而侗幼,故太子得无患。宝应元年,帝大渐,后与 内官朱辉光等谋立越王系,而李辅国、程元振以兵 卫太子,幽后别殿。代宗已立,群臣白帝,“请废为庶人。”

按《程元振传》,“元振少以宦人直内侍省,迁内射生。”

使飞龙厩副使张皇后谋立越王元振,见太子,发其 奸,与李辅国助讨难,立太子,是为代宗。

按《册府元龟》,“代宗,肃宗长子也。开元二十八年,封为 广平郡王,肃宗即位,改封楚王,徙代王。乾元元年四 月,立为皇太子。元年建巳月,肃宗寝疾,时皇后张氏 有宠无子,虑宫车晏驾,失权势,结少子越王系,密构 异谋,将图废立。乙丑,皇后矫诏召太子,会宦官程元 振知之,潜发于李辅国。辅国久掌禁兵,素与皇后嫌” 隙,又闻元振言,有自得色,乃与元振定策,伏兵于凌 霄门,拥太子,请不赴召,以兵翼太子入飞龙厩,俟变 而动。既夜,辅国、元振乃勒兵会于三殿,收捕越王系 及同谋中宫朱光辉、马英俊等百馀人,禁锢之,逼皇 后幽于别殿。丁卯,肃宗崩。元振等始迎太子于九仙 门,见群臣,行监国之礼。翌日宣制,太子擗踊尽哀,群 臣劝进,太子益哀号,群臣又陈《顾命》大旨:祖宗洪业, 未宜以情自私。己巳,即皇帝位于两仪殿。初,有司陈 御座于殿之中间,帝号泣,逊不敢当,哀感左右。有司 乃徙座于殿之左个,然后从之。百辟卿士洎南北军 仗卫万馀人,咸呼万岁。左仆射摄太尉裴冕升殿跪 上诫曰:“我国家奄有四海,惟天下君。伏惟皇帝陛下 敬之,以扬累圣之丕烈。”群臣再拜呼万岁。庚午,群臣 等上表请听政,帝不答。以侍中苗晋卿摄冢宰,于太 极殿钟楼之东,张幄视事,百官以听。辛未,晋卿固辞, 上言曰:“伏奉今月二十一日恩敕,令臣摄冢宰。臣以 昔者天子居丧之时,百官听于冢宰。盖君幼小御极, 事殷”理众,然沿革不一,今古异宜,而周武汉文,合于 通变,《垂范》作则,可举而行。又事或墨缞,时遇金革,岂 哀非衔恤,而义在于斯?且百善之至,无以加于孝也。 其有容累心绝,指景悼生,此匹夫守节之常情,殊非 王者嗣续之大计。昨二十日陛下即位,是承先帝遗 顾之言,亦前代不易之典,则知所略不为“害,所存是 适权,防微灭端,所利者大。”陛下因此纯至,天地明察, 伏以报劬劳之恩,申罔极之思,终身之痛,岂计朝夕。 以一日之内,万务在中,须达宸聪,始成国政。今百寮 万姓,及僧道耆寿,相顾聚言,以臣老且无能,愚岂测 圣,况久无居摄。臣不敢奉诏,特乞陛下遵遗命三日 而听政。众情不胜恳愿,伏“望割痛抑哀,为天下幸。”又 不答。宰臣及文武百官表三上。从之。

代宗大历十四年五月癸亥德宗以皇太子即皇帝位[编辑]

按《唐书德宗本纪》,“德宗讳适,代宗长子也。母曰睿真 皇太后沈氏。”初,沈氏以开元末选入代宗宫。安禄山 之乱,元宗避贼于蜀,诸王妃妾不及从者,皆为贼所 得,拘之东都之掖庭。代宗克东都,得沈氏,留之宫中。 史思明再陷东都,遂失所在。肃宗元年建丑月,封德 宗奉节郡王。代宗即位,史朝义据东都,乃以德宗为 天下兵马元帅,进封鲁王。八月,徙封雍王。宝应元年 十月,屯于陕州,诸将进击史朝义,败之。朝义走河北, 遂克东都。十一月,史朝义死,幽州守将李怀仙斩其 首来献,河北平。以功兼尚书令,与功臣郭子仪、李光 弼等皆赐铁券,图形凌烟阁。广德二年二月,立为皇 太子。大历十四年五月辛酉,代宗崩。癸亥,即皇帝位 于太极殿。

德宗贞元二十一年春正月丙申顺宗以皇太子即皇帝位[编辑]

按《唐书顺宗本纪》,“顺宗讳诵,德宗长子也。母曰昭德 皇后王氏。始封宣城郡王,大历十四年六月,进封宣 王。十二月乙卯,立为皇太子。为人宽仁,喜学艺,善隶 书,礼重师傅,见辄先拜。从德宗幸奉天,常执弓矢居 左右。郜国公主以蛊事得罪,太子妃,其女也,德宗疑 之,几废者屡矣,赖李泌保护乃免。后侍宴鱼藻宫,张” 水嬉彩舰,宫人为棹歌,众乐间发,德宗驩甚,顾太子 曰:“今日何如?”太子诵诗,好乐无荒,以为对。及裴延龄、 韦渠牟用事,世皆畏其为相,太子每候颜色,陈其不 可,故二人者卒不得用。贞元二十年,太子病风且喑二十一年正月,不能朝。是时德宗不豫,诸王皆侍左 右,惟太子卧病不能得见。德宗悲伤涕泣,疾有加。癸 巳,德宗崩。丙申,即皇帝位于太极殿。二月癸卯,朝群 臣于紫宸门。按《卫次公传》:次公擢左补阙翰林学 士。德宗崩,与郑𬘡皆召至金銮殿。时皇太子久疾禁 中,或传更议所立,众失色。次公曰:“太子虽久疾,冢嫡 也,内外系心久矣。必不得已,宜立广陵王𬘡随赞之, 议乃定。”按《李泌传》:贞元三年,泌拜中书侍郎同中 书门下平章事。太子妃萧母郜国公主也,坐蛊媚幽 禁中。帝怒,责太子,太子不知所对。泌入,帝数称舒王 贤。泌揣帝有废立意,因曰:“陛下有一子而疑之,乃欲 立弟之子,臣不敢以古事争。且十宅诸叔,陛下奉之 若何?”帝赫然曰:“卿何知舒王非朕子?”对曰:“陛下昔为 臣言之,陛下有嫡子以为疑,弟之子敢自信于陛下 乎?”帝曰:“卿违朕意,不顾家族邪?”对曰:“臣衰老,位宰相, 以谏而诛,分也。使太子废,他日陛下悔曰:‘我惟一子 杀之,泌不我谏,我亦杀尔子,则臣绝祀矣’。虽有兄弟 子,非所歆也。”即噫呜流涕,因称:“昔太宗诏太子不道, 藩王窥伺者两废之。陛下疑东宫而称舒王贤,得无 窥伺乎?若太子得罪,请亦废之而立皇孙,千秋万岁 后,天下犹陛下子孙有也。且郜国为其女妒忌而蛊 惑东宫,岂可以妻母累太子乎?”执争数十,意益坚。帝 寤,太子乃得安。

按《册府元龟》,“顺宗立为皇太子,贞元二十一年正月 丙申,即位于太极殿。册曰:‘维贞元二十一年岁次乙 酉正月辛未朔二十三日癸巳,皇帝若曰:於戏!天下 之大,实惟重器;祖宗之业,允为元良’。”咨尔皇太子诵, 睿哲温恭,宽仁慈惠。文武之道,禀自生知;孝友之诚, 发于天性。自膺上嗣,毓德春闱。恪慎于厥躬,祗勤于 “大训,必能诞敷至化,安劝庶邦。朕寝疾弥留,弗兴弗 寤,是用命尔继统,俾绍前烈,宜陟元后,永绥兆人。其 令中书侍郎、同平章事高郢奉册,即皇帝位。尔惟奉 若天道,以康四海,懋建皇极,以熙庶工,无沗我高祖、 太宗之休命。”初,帝自二十年九月得风疾,因不能言, 使四面出求医药,海内皆闻知。德宗忧戚形于颜色, 数自临视。二十一年正月朔,含元殿受朝贺,还至别 殿,诸王亲戚进贺,独皇太子疾不能朝。德宗为之涕 泣,悲伤叹息,因感疾,恍惚益甚。二十馀日,中外不通, 不知两宫安否。朝臣咸惧,莫知所为,虽翰林内臣亦 无知者。二十三日,帝知内外忧疑,紫衣麻鞋,不俟正 冠,出九仙门,召见诸军使,京师稍安。二十四日,宣遗 诏,帝缞服见百寮。二十六日即位,军士尚疑,皆企足 引颈瞻视,既而曰:“真太子也。”喜且泣,内外遂安。以检 校司空、平章事杜佑摄冢宰。

顺宗永贞元年八月乙巳宪宗以皇太子受内禅即皇帝位[编辑]

按《唐书宪宗本纪》:“宪宗讳纯,顺宗长子也。母曰庄宪 皇太后王氏。贞元四年六月己亥,封广陵郡王。二十 一年三月,立为皇太子。永贞元年八月,顺宗诏立为 皇帝。乙巳,即皇帝位于太极殿,丁未,始听政。”

按《旧唐书顺宗本纪》,贞元二十一年正月,即皇帝位。 三月,诏册广陵郡王淳为皇太子,改名纯。七月乙未, 诏军国政事令皇太子勾当。八月庚子,诏曰:“惟皇天 佑命烈祖,诞受方国,九圣储祉,万邦咸休。肆予一人, 获缵至业,严恭守位,不遑暇逸,而天佑不降,疾恙弗 瘳,将何以奉宗庙之灵,展郊禋之礼?畴咨庶尹,对越” 上元,内愧于朕心,上畏于天命,夙夜祗栗,深惟永图。 一日万几,不可以久旷;天工人代,不可以久违。皇太 子纯,睿哲温文,宽和仁惠,孝友之德,爱敬之诚,通乎 神明,格于上下。是用皇王至公之道,遵父子传归之 制,付之重器,以抚兆人,必能宣祖宗之重光,荷天地 之休命,“奉若成宪,抚绥四方。宜令皇太子即皇帝位。” 朕称太上皇,居兴庆宫,制称诰。《辛丑,诰》“有天下传归 于子”,前王之制也。钦若大典,斯为至公,式扬耿光,用 休文德。朕获奉宗庙,临御万方,降疾不瘳,庶政多阙, 乃命元子,代予守邦。爰以令辰,光膺册礼。宜以今月 九日,册皇帝于宣政殿。“国有大命,恩俾惟新,宜因纪 元之庆,用覃在宥之泽。宜改贞元二十一年为永贞 元年。”自贞元二十一年八月五日已前,天下死罪降 从流,流以下递减一等。

宪宗元和十五年闰正月丙午穆宗以皇太子即皇帝位[编辑]

按《唐书穆宗本纪》,“穆宗讳恒,宪宗第三子也。母曰懿 安皇太后郭氏。始封建安郡王,进封遂王,遥领彰义 军节度使。元和七年,惠昭太子薨,左神策军中尉吐 突承璀欲立澧王恽,而恽母贱,不当立,乃立遂王为 皇太子。十五年正月庚子,宪宗崩,陈弘志杀吐突承 璀及澧王。辛丑,遗诏皇太子即皇帝位于柩前。司空” 兼中书令韩弘摄冢宰。闰月丙午,皇太子即皇帝位 于太极殿。

====穆宗长庆四年春正月丙子敬宗以皇太子即皇帝====位。

按《唐书敬宗本纪》,“敬宗讳湛,穆宗长子也。母曰恭僖 皇太后王氏。始封鄂王,徙封景王。长庆二年十二月, 穆宗因击球暴得疾,不见群臣者三日,左仆射裴度 三上疏,请立皇太子,而翰林学士、两省官相次皆以 为言。居数日,穆宗疾少间,宰相李逢吉请立景王为 皇太子。四年正月,穆宗崩。癸酉,门下侍郎平章事李” 逢吉摄冢宰。丙子,皇太子即皇帝位于太极殿。二月 辛巳,始听政。癸未,尊母为“皇太后”,皇太后为“太皇太 后。”

按《册府元龟》:敬宗,穆宗长子。长庆二年十二月立为 皇太子,四年正月癸酉即帝位,时年十六。以门下侍 郎平章事李逢吉摄冢宰。其日移仗西宫,发哀于太 极殿,分命摄太尉告天地、社稷、太清宫、太庙。丙子,帝 即位于太极殿东序,册曰:“维长庆四年岁次甲辰,正 月辛亥朔二十六日丙子,皇帝若曰:‘惟天辅唐,德我 祖宗,克答天意,迈德勤道,绍休大业。予一人嗣守四 海,祗事天地,爱育万物,罔或怠惰,于兹五年。今寝疾 弥留,不兴不寤,获以重器,付之元良。咨尔皇太子湛, 列祖储爱,自天生德,孝友慈惠,温良肃恭,必能辑宁 邦家,辉光绪业。是用命尔陟于元后。宜令中书侍郎 平章事牛僧孺奉册,即皇帝位。尔有孝敬之志,可以 奉宗庙。尔有广厚之量,可以奉神祇。和惠可以抚万 邦,仁爱可以亲九族。任贤尚德,远佞去邪。尔惟钦承, 无忝我祖宗之休烈’。”于是中书侍郎、平章事牛僧孺 读册进册,门下侍郎、平章事李逢吉宣制进宝,太常 少卿冯宿导引乘舆,刑部尚书段文昌率百寮奉诫 辞。

敬宗宝历二年十二月乙巳文宗以江王即皇帝位按唐书文宗本纪文宗讳昂穆宗第二子也母曰贞献皇太后萧氏始封江王宝历二年十二月敬宗崩[编辑]

刘克明等矫诏以绛王悟句当军国事。壬寅,内枢密 使王守澄、杨承和,神策护军中尉魏从简、梁守谦奉 江王而立之,率神策六军、飞龙兵诛克明,杀绛王。乙 巳,江王即皇帝位于宣政殿,戊申,始听政。尊母为“皇 太后。”

按《册府元龟》:文宗,敬宗弟,初封江王。宝历二年十二 月辛丑,敬宗夜猎还宫,遇中官刘克明之逆。壬寅,枢 密使王守澄以兵卫迎江王入宫。癸卯,教曰:“大行皇 帝聪断英明,临下以法,方将致理,以一区夏。而妖凶 构祸,矫宣遗言,不询群臣,专断神器,恃近而迫众,倚 兵而取威,谓天地可欺,神明可罔。既而奸谋发泄,凶 党彰闻。寡人义重君臣,毒甚手足,拊膺号惋,誓清凶 徒。果有义烈,副此诚志。”遂以宰相定议。乃亲率左右 神策护军中尉、心腹近臣及诸职事官并左右神策 六军使兼诸军使及飞龙将士等,搜摘伏匿,大擒诸 妖。或血刃当辜,或赴井自毙。其刘克明、田务澄、苏佐 明、王嘉宪、石定宽等二十八人,并正“刑书,罔有漏逸, 欢呼震地,忭快闻天。此皆宗社威灵,文武协力,翦荡 凶寇,克有成算。岂伊菲薄,敢贪天功。想于群公多士, 中外藩岳,皆累朝勋绩,先圣宠任,致兹刷愤,哀庆当 同。大行皇帝正柩于太极殿前,率依光陵故事。有司 条上,务尽诚信。其冢宰司空平章事裴度,当摄立功 将士,节级,各有优赏。布告遐迩,咸使闻知。”宣讫,宰臣 裴度、窦易直率百寮于紫宸外廊上谒江王,王以素 服见度等,再拜慰贺讫,退。又率百寮上《劝进表》三。甲 辰,江王于少阳院对六军使段嶷、左右神策军使何 少哲等一十六人,命移仗西内。以太子太保赵宗儒 为大明宫留后。乙巳,帝御宣政殿即位。诸卫各勒兵 屯诸门。黄麾大仗陈于殿庭,押册宝自西阶下,文武 群官入就位。侍中板奏:“请中外严辨。”帝出自序门,服 具服、远游冠、绛纱袍,执笏,就中间南向位。立定,册使 宣云:“伏奉太皇太后令,江王即皇帝位。”礼仪使奉请, 再拜。举册官奉册就皇帝前。摄中书令、司空、兼门下 侍郎、平章事裴度进读曰:“维宝历二年,岁”次庚午,十 二月甲午朔十二日乙巳,太皇太后若曰:“大行皇帝 睿哲英能,对天明命,方夏底缉,夷蛮贡庭,宜荷九庙 之灵,永飨亿年之禄。岂虞奸妖窃发,矫专神器,蛊惑 中外,扇诱群萌,骇动神人,衅深枭獍。咨尔江王昂,聪 哲孕粹,清明敏和,智算机闲,谋元电发。躬率义勇,太 清凶徒。且膺当璧之符,爰摅枕戈之愤,既歼巨害,当 飨丰福,是用命尔,陟于元后。宜令司空、平章事裴度 奉册即皇帝位。永惟高祖、太宗之翦定隋乱,元宗之 寖渍利泽,宪宗之坚拔蠹孽,艰勤险阻,勖乃负荷,小 心以事上帝,恭俭以勤邦家,懋于令闻,持久如始。敬 之哉!”读册称贺,帝受册以授左右。侍中进宝,帝受宝 以授左右。又奏请改服衮冕,即御座受万方朝贺。殿 中监进镇圭,内高品承旨索扇开。帝正衮冕,负扆南 面,侍中就陞御座之右,西面立,符宝置于御座前,群 官在位者皆再拜。摄太尉、兵部尚书段文昌进当香 案前跪奏曰:“我国家奄宅万方,光被四表。大行皇帝丕承祖业,嗣唐配天,伏惟皇帝陛下敬之哉!”百僚皆 再拜。摄侍中、门下侍郎、平章事窦易直承旨,临阶西 向称:“有制”,在位者皆再拜。宣云:“顾以薄德,嗣守鸿业, 祇奉诏命,感惧良深。”在位者皆再拜。侍中奏礼毕,帝 降座,御辇还宫。

文宗开成五年春正月辛巳武宗以皇太弟即皇帝位[编辑]

按《唐书武宗本纪》:“武宗讳炎,穆宗第五子也。母曰宣 懿皇太后韦氏。始封颍王,累加开府仪同三司,检校 吏部尚书。开成五年正月,文宗疾大渐,神策军护军 中尉仇士良、鱼弘志矫诏废皇太子成美,复为陈王, 立颍王为皇太弟。辛巳,即皇帝位于柩前。辛卯,杀陈 王成美、安王溶贤妃杨氏。甲午始听政,追尊母为皇 太后。”

按《册府元龟》,武宗皇帝,穆宗第五子,文宗之弟也。初 封颍王,本名瀍。初,文宗追悔庄恪太子殂不繇道,乃 以敬宗子陈王成美为皇太子。开成四年冬十月宣 制,未遑册礼。五年正月二日,文宗暴疾,宰相李玨、知 枢密刘弘季奉密旨以皇太子监国。两军中尉仇士 良、鱼弘志矫诏迎颍王于十六宅,曰:“朕自婴疾,疢有 加无瘳,惧不能躬总万几,日釐庶政,稽于古训,谋及 大臣,用建亲贤,以贰神器。亲弟颍王瀍,昔在藩邸,与 朕尝同师训,动成仪矩,性禀宽仁,俾奉昌图,必谐人 欲。可立为皇太弟,一应军国政事,便令权勾当。百辟 卿士,中外庶臣,宜竭乃心,辅成予志。”陈王成美,先立 为皇太子,以其年尚冲幼,未渐师资,“比日重难,不行 册命,回践朱邸,式叶至公,可复封陈王。”是夜,士良统 兵士于十六宅迎太弟赴少阳院,百官谒见于东宫 思贤殿。四日,宣诏皇太弟宜即皇帝位,宰相杨嗣复 摄冢宰。十四日,受册于正殿,时年二十。

武宗会昌六年三月甲子宣宗以皇太叔即皇帝位按唐书宣宗本纪宣宗讳忱宪宗第十三子也母曰孝明皇太后郑氏始封光王性严重寡言宫中或以[编辑]

为“不惠。”会昌六年,武宗疾大渐,左神策军护军中尉 马元贽立光王为皇太叔,三月甲子,即皇帝位于柩 前,四月乙亥,始听政。尊母为皇太后。

宣宗大中十三年八月癸巳懿宗以郓王即皇帝位按唐书懿宗本纪懿宗讳漼宣宗长子也母曰元昭皇太后晁氏始封郓王宣宗爱夔王滋欲立为皇太[编辑]

子,而郓王长,故久不决。大中十三年八月,宣宗疾大 渐,以夔王属内枢密使王归长、马公儒、宣徽南院使 王居方等,而左神策护军中尉王宗实、副使丌元实 矫诏立郓王为皇太子,癸巳,即皇帝位于柩前。王宗 实杀王归长、马公儒、王居方,庚子始听政。癸卯,令狐 绹为司空,尊皇太后曰太皇太后。九月庚申,追尊母 为“皇太后。”十月辛卯,大赦。赐“文武官阶、勋、爵,耆老粟 帛。”

按《东观奏记》:宣宗大渐,顾命内枢密使王归长、马公 儒,宣徽南院使王居方,以夔王当璧为托。三内臣皆 上素所恩信者,泣而受命。时右军中尉王茂元心亦 感上,左军中尉王宗实素不同,归长、公儒、居方患之, 乃矫诏出宗实为淮南监军使,宣化门受命,将由右 银台出焉。左军副使刑元实谓宗实曰:“圣人不豫。”逾 “月,中尉止隔门起居,今日除改,未可辨也。请一面圣 人而出。”宗实始悟,却入,即诸门已踵故事添人守捉 矣。邢元实翼导宗实,直至寝殿,上已晏驾,束头环泣。 宗实叱居方下,责以矫宣,皆捧足乞命。遣宣徽北院 使齐元简迎郓王于藩邸,即位,是为懿宗。归长公儒、 居方皆诛死,籍没其家。

懿宗咸通十四年秋七月辛巳僖宗以普王即皇帝位[编辑]

按《唐书僖宗本纪》,“僖宗讳儇,懿宗第五子也。母曰惠 安皇太后王氏,始封普王,名俨。咸通十四年七月,懿 宗疾大渐,左右神策护军中尉刘行深、韩文约立普 王为皇太子。辛巳,即皇帝位于柩前。八月癸巳,始听 政。丁未,追尊母为皇太后。”

按《册府元龟》:“僖宗皇帝,懿宗第五子,初封普王。咸通 十四年七月十八日制曰:‘朕守大器之重,居兆人之 上,日慎一日,如履如临。旰昃劳怀,寝兴思理,涉道犹 浅,德化未孚,而摄养乖方,寒暑成疠,实有虑于阙政, 且无暇于怡神。竟未少瘳,日加寖剧,万务繁总,须有 主张。考思旧章,谋于卿士。思阐鸿业,式建皇储。第五 男普王俨,改名儇,孝恭温敬,宽和博厚,日新令德,天 假英姿,言皆中规,动必繇礼,俾祟邦本,允叶人心。宜 立为皇太子,权勾当军国政事。咨尔中外卿士,洎于 腹心之臣,敬保裔子,辅成予志,各竭乃心,以安黎元, 告布中外,知朕意焉’。”二十日,皇帝即位,时年十二。左 军中尉刘行深、右军中尉韩文约居“中执军政。”

====僖宗文德元年三月乙巳昭宗以皇太弟即皇帝位按唐书昭宗本纪昭宗讳晔懿宗第七子也母曰恭宪皇太后王氏始封寿王乾符三年领幽州卢龙军====节度使。僖宗遇乱,再出奔,寿王握兵侍左右,尢见倚 信。文德元年三月,僖宗疾大渐,群臣以吉王长,且欲 立之。观军容使杨复恭率兵迎寿王,立为皇太弟,改 名敏。乙巳,即皇帝位于柩前。

按《册府元龟》:“昭宗皇帝,懿宗第七子。咸通十三年四 月封寿王。乾符四年授开府仪同三司、幽州大都督、 幽州卢龙等军节度,押奚契丹管内观察处置等使。 帝于僖宗母弟也,尤相亲睦。自艰难播越,尝随侍左 右,握兵中要,皆奇而爱之。文德元年二月,僖宗暴不 豫。时初复宫闱,元心倾瞩,遽闻被疾,军民骇愕。及大” 渐之夕,未知所立。群臣以吉王最贤,又在寿王之上, 将立之,唯军容使杨复恭请以寿王监国。三月六日, 宣诏立为皇太弟,八日即位,时年二十二。

昭宗天祐元年八月丙午昭宣帝以辉王即皇帝位按唐书昭宣帝本纪昭宣帝讳祝昭宗第九子也母曰皇太后何氏始封辉王朱全忠已弑昭宗矫诏立[编辑]

为皇太子监军国事天祐元年八月丙午即皇帝位 于柩前。

按《旧唐书哀帝本纪》,哀皇帝景福元年九月三日生 于大内。乾宁四年二月封辉王,名祚。天复三年二月 拜开府仪同三司,充诸道兵马元帅。天祐元年秋八 月十二日,昭宗遇弑。翌日,蒋元晖矫宣遗诏曰:“我国 家化隋为唐,奄有天下。三百年之盛业,十八叶之耿 光。朕自缵丕图,垂将二纪,虽恭勤无怠,属运数多艰, 致寰宇之未宁,睹兵戈之屡起,赖勋贤协力,宗社再 安。岂意宫闱之间,祸乱忽作。昭仪李渐荣、河东夫人 裴贞一,潜怀逆节,辄肆狂谋,伤疻既深,已及危革。万 几不可以久旷,四海不可以乏君。神鼎所归,须有缵 继辉王祚,幼彰岐嶷,长实端良,褒然不群,予所钟爱。 必能克奉丕训,以安兆人,宜立为皇太子。仍改名柷, 监军国事。於戏!孝爱可以承九庙,恭俭可以安万邦。 无乐逸游,志康寰宇。百辟卿士,佑兹冲人,载扬我高 祖、太宗之休烈。”是日,迁神柩于西宫,文武百僚班慰 于延和门外。其日午时,又矫宣皇太后令曰:“予遭家 不造,急变爰臻,祸生女职之徒,事起官奚之辈。皇帝 自罹锋刃,已至弥留,不及顾遗,号恸徒切。定大计者 安社稷,纂丕图者择贤明。议属未亡人,须示建长策。 承高祖之宝运,繄元勋之忠规,伏示股肱,以匡冲昧。 皇太子柷,宜于柩前即皇帝位。其哀制并依祖宗故 事,中书门下准前处分。”於戏!送往事居,古人令范;行 今报旧,前哲格言。抆泪敷宣,言不能喻。帝时年十三, 乞且“监国,柩前即位。宜差太常卿王溥充礼仪使。”又 令太子家令李能告哀于十六宅。丙午,大行皇帝大 殓皇太子柩前,即皇帝位。己酉,矫制曰:“昭仪李渐荣、 河东夫人裴贞一,今月十一日夜,持刃谋逆,惧罪投 井而死,宜追削为悖逆。”庶人蒋元晖夜既弑逆,诘旦 宣言于外曰:“夜来帝与昭仪博戏,帝醉,为”昭仪所害, 归罪宫人,以掩弑逆之迹。然龙武军官健备传二夫 人之言于市人,寻用史太为棣州刺史,以酬弑逆之 功。庚戌,群臣上表请听政。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