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食货典/第197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经济汇编 食货典 第一百九十六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经济汇编 第一百九十七卷
经济汇编 食货典 第一百九十八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食货典

 第一百九十七卷目录

 贡献部纪事三

食货典第一百九十七卷

贡献部纪事三[编辑]

《唐书·宗室传》:汉阳郡王GJfont,始为郡公,进王。高祖使持 币遗突厥颉利可汗言和亲事。颉利始见GJfont,倨甚。GJfont 开说,示以厚币,乃大喜,改容加礼,因遣使随入献名 马。

《世说》补:贞观中,尚药奏求杜若,敕下,度支有省,郎以 谢朓诗云芳洲生杜若,乃委坊州贡之,本州曹官判 云:坊州不出杜若,应由读谢朓诗误华省名,郎作此 判事,岂不畏二十八宿笑人邪。太宗闻之,改授雍州 司法。

《御史台记》:太宗朝文成公主自吐蕃贡金数百,至岐 州遇盗,前后发使案问,无获贼者,太宗召诸御史目 之,特命李义琛前,曰:卿神清俊拔,暂劳卿推逐,必当 获贼。琛受命,施以密计,数日尽获贼矣。太宗喜,特加 士阶,赐金二十两。

《酉阳杂俎·天铁熊》:高宗时,加一曰伽毗叶国献天铁熊, 擒白象师子。

《册府元龟》:元宗先天二年,南天竺新罗各遣使朝贡, 凡朝贡太上皇,皆御门楼以见之。

开元二十三年,吐蕃赞普遣其臣悉诺勃藏来献方 物,兼以银器遗宰臣,侍中裴耀卿、中书令张九龄、礼 部尚书平章事李林甫等奏曰:臣等GJfont职枢近,不合 辄受吐蕃饷方物,并望敕鸿胪进内。帝不从。

《琅嬛记》:凤毛金者,凤皇颈下有毛若绶,光明与金无 二,而细软如丝,遇春必落山下,人拾取织为金锦,名 凤毛金。明皇时,国人奉贡宫中,多以饰衣,夜中有光, 惟贵妃所赐最多,裁衣为帐,灿若白日。上笑曰:胜于 飞燕,合德明珠多矣。

《诚斋杂记》:元宗时,柳婕妤适赵氏,性巧,使雕弓镂板 为杂花,打为夹襭,初献皇后一疋,代宗赏之。

《酉阳杂俎》:天宝初,安思顺进五色玉带,又于左藏库 中得五色玉杯,上怪近日西賮无五色玉,令责安西 诸蕃,蕃言比常进皆为小勃律所劫,不达。上怒,欲征 之,群臣皆谏,独李右座赞成上意,且言武成王天运 谋勇,可将,乃命王天运将四万人兼统诸蕃兵伐之, 及逼勃律城下,勃律君长恐惧请罪,悉出宝玉,愿岁 贡献天运,不许,即屠城,虏三千人及其珠玑而还,勃 律中有术者言将军无义不祥,天将大风雪矣。行数 百里,忽大风四起,雪花如翼,风激小海,水成冰柱,起 而复摧。经半日,小海涨涌,四万人一时冻死,唯蕃汉 各一人得还,具奏元宗,大惊异,即令中使随二人验 之,至小海侧冰犹峥嵘如山,隔冰见兵士尸,立者,坐 者莹彻可数,中使将返,冰忽稍释,众尸亦不复见。 《通鉴纲目》:天宝六载,命百官阅岁贡物于尚书省,悉 以车载赐李林甫。

《旧唐书·元宗纪》:天宝十五载,下诏亲征,次扶风郡。军 士各怀去就,咸出丑言,陈元礼不能制。会益州贡春 彩十万匹,上悉命置于庭,召诸将谕之曰:卿等国家 功臣,陈力久矣,朕之优奖,常亦不轻。逆虏背思,事须 回避。甚知卿等不得别父母妻子,朕亦不及亲辞九 庙。言发涕流。又曰:朕须幸蜀,路险狭,人若多往,恐难 供承。今有此彩,卿等即宜分取,各图去就。朕自有子 弟中官相随,便与卿等诀别。众咸俯伏涕泣曰:死生 愿从陛下。上曰:去住任卿。自此悖乱之言稍息。 《唐书·元宗贵妃杨氏传》:妃兄锜侍御史,尚太华公主。 而钊亦GJfont显。三姊皆美劭,帝呼为姨,封韩、虢、秦三国, 为夫人。帝所得奇珍及贡献分赐之,使者相衔于道, 五家如一。四方争为怪珍入贡,动骇耳目。于是岭南 节度使张九章、广陵长史王翼以所献最,进九章银 青阶,擢翼户部侍郎,天下风靡。妃嗜荔支,必欲生致 之,乃置骑传送,走数千里,味未变已至京师。

《太真外传》:双凤弦乃末诃弥罗国,永泰元年所贡者, 渌水蚕丝也,光莹如贯珠。

《酉阳杂俎》:骨利干国献马百匹,十匹尤骏。上为制名 决波GJfont者,近后足有距,走历门三限不踬,上尤惜之。 天宝末,交趾贡龙脑如蝉,蚕形,波斯言老龙脑树节 方有,禁中呼为瑞龙脑,上唯赐贵妃十枚,香气彻十 馀步。

《容斋续笔》:唐德宗初即位,淄青节度使李正己畏上 威名,表献钱三十万缗,上欲受之,恐见欺,却之则无 辞,宰相崔祐甫请遣使慰劳淄青将士,因以正己,所献钱赐之,使将士人人戴上恩,诸道知朝廷不重货 财。上悦从之,正己大惭服天下,以为太平之治庶几 可望。

《酉阳杂俎》:肃宗为儿时,常为元宗所器,每坐于前,熟 视其貌,谓武惠妃曰:此儿甚有异相,他日亦吾家一 有福天子。因命取上清玉珠,以绛纱裹之系于颈珠, 开元中罽宾国所贡,光明洁白,可照一室,视之则仙 人、玉女、云鹤、绛节之形摇动于其中。

《旧唐书·肃宗纪》:乾元元年,回纥、黑衣大食各遣使朝 贡,至阁门争长,诏其使合从左右门入。

《唐书·严挺之传》:挺之从孙绶。绶父丹,尝为GJfont南盐铁、 青苗、租庸使,以武在蜀,辞不拜。绶擢进士第,以侍御 史副刘赞为宣歙团练使。赞卒,绶总留事,悉库物以 献,召为刑部员外郎。宾佐进奉由绶始。河东节度使 李说病,军司马郑儋总其政,说卒,代为节度。时德宗 务姑息,方镇若帅死,不它命,即用军司马代之,以和 猒众情。至是,帝颇忆绶所献,故擢为河东司马。 《德宗纪》:建中元年夏,上诞日,不纳中外之贡,唯李正 己、田悦各献缣三万匹,诏付度支。妃父王景先、驸马 高怡献金铜像,上曰:有何功德。非吾所为。退还之。 《酉阳杂俎》:建中四年,赵州宁晋县沙河北有大棠梨 树,百姓常祈祷,忽有群蛇数十自东南来渡北岸,集 棠梨树下,为二积,留南岸者为一积,俄见三龟径寸, 绕行积傍,积蛇尽死,乃各登其积,视蛇腹各有疮,若 矢所中,刺史康日知图甘棠,奉三龟来献。

《唐书·崔衍传》:衍为宣歙池观察使。宣歙旧贡金锡凡 十八品,皆倍直市它州,民匮,多逃去,衍至,蠲革之。 《旧唐书·德宗纪》:兴元元年。时将士未给春衣,上犹夹 服,汉中早热,左右请御暑服,上曰:将士未易冬服,独 御春衫可乎。俄而贡物继至,先给诸军而始御之。 贞元二年,陕州观察使李泌奏卢氏山冶出瑟瑟,请 禁以充贡奉。上曰:瑟瑟不产中土,有则与民共之,任 人采取。

《全唐诗话》:德宗西幸有神智骢、如意骝二马,谓之功 臣,一日有进瑞鞭者,上曰:朕有二骏,今得此可为三 绝。

《唐书·白居易传》:居易为翰林学士。迁左拾遗。时于GJfont 入朝,悉以歌舞人内禁中,或言普宁公主取以献,皆 GJfont嬖爱。居易以为不如归之,无令GJfont得归曲天子。 河东王锷将加平章事,居易以为:宰相天下具瞻,非 有重望显功不可任。按锷诛求百计,不恤雕瘵,所得 财号为羡馀以献。今若假以名器,四方闻之,皆谓陛 下得所献,与宰相。诸节度私计曰:谁不如锷。争裒割 生人以求所欲。与之则纪纲大坏,不与则有厚薄,事 一失不可复追。

《宪宗懿安皇后郭氏传》:后召江王嗣皇帝位,是为文 宗。文宗性谨孝,事后有礼,凡羞果鲜珍及四方奇奉, 必先献宗庙、三宫,而后御之。

《阳城传》:城为道州刺史。州产侏儒,岁贡朝廷,城哀其 生离,无所进。帝使求之,城奏曰:州民尽短,不知何者 可贡。自是罢。

《穆宗贞献皇后萧氏传》:有司献四时新物送三宫,亦 称赐,帝曰:上三宫,何可言赐。遽索笔灭赐为奉。 《唐书·食货志》:山南东道节度使于GJfont、河东节度使王 锷进献甚厚,翰林学士李绛尝谏曰:方镇进献,因缘 为奸,以侵百姓,非圣政所宜。帝喟然曰:诚知非至德 事,然两河中夏贡赋之地,朝觐久废,河、湟陷没,烽候 列于郊甸。方刷祖宗之耻,不忍重敛于人也。然独不 知进献之取于人者重矣。

《段志元传》:志元三世孙文昌授GJfont南西川节度使。长 庆二年黔中蛮叛,观察使崔元略以闻,文昌使一介 开晓,蛮即引还,彭濮蛮大酋蹉禄来请立石刊誓,修 贡献。入迁兵部尚书。

《淮阳壮王道元传》:道元六世孙汉。擢进士第,累迁左 拾遗。敬宗侈宫室,舶贾献沈香亭材,帝受之,汉谏曰: 以沈香为亭,何异瑶台琼室乎。

《卢坦传》:坦为刑部郎中,兼侍御史。迁中丞。初,诸道长 吏罢还者,取本道钱为进奉,帝因赦令一切禁止,而 山南节度使柳晟、浙西观察使阎济美格诏输献,坦 劾奏,晟、济美白衣待罪。帝谕坦曰:二人所献皆家财, 朕已许原,不可失信。坦曰:所以布大信者,赦令也。今 二臣违诏,陛下奈何以小信失大信乎。帝曰:朕既受 之,奈何。坦曰:出归有司,以明陛下之德。帝纳之。 《李绛传》:绛授翰林学士,俄知制诰。襄阳裴均违诏书, 献银壶瓮数百具,绛请归之度支,示天下以信。帝可 奏,仍赦均罪。

王播为盐铁使,而事月进。绛曰:比禁天下正赋外不 得有他献,而播妄名羡馀,不出禄廪家赀,愿悉付有 司。帝曰:善。讫绛在位,献不入禁中。

《琅嬛记》:西域有兽如犬,含水噀马目则马瞑眩欲死, 故凡马皆畏之,名曰马见愁。宣宗时国人献其皮,帝赐群臣,编为马鞭,一扬即走,谓之不须鞭。

《五代史·杂传》:冯行袭,均州人。山南节度使刘巨容表 行袭均州刺史。是时,僖宗在蜀,诸镇贡献行在者皆 道山南,盗贼多据州西长山以邀劫之,行袭尽破诸 贼。

《唐书·逆臣传》:董昌为义胜军节度使。僖宗始还京师, 昌取越民裴氏藏书献之,补秘书之亡。当是时,天下 贡输不入,独昌赋外献常参倍,旬一遣,以五百人为 率,率给一刀,后期即诛。朝廷赖其入,故累拜检校太 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爵陇西郡王。

《旧唐书·僖宗纪》:光启元年,僖宗自蜀还京。时李昌符 据凤翔,王重荣据蒲、陕,诸葛爽据河阳、洛阳,孟方立 据邢、洺,李克用据太原、上党,朱全忠据汴、滑,秦宗权 据许、蔡,时溥据徐、泗,朱瑄据郓、齐曹、濮,王敬武据淄、 青,高骈据淮南八州,秦彦据宣、歙,刘汉宏据浙东,皆 自擅兵赋,迭相吞噬,朝廷不能制。江淮转运路绝,两 河、江淮赋不上供,但岁时献奉而已。

光启二年,杨复恭兄弟于河中、太原有破贼连衡之 旧,乃奏遣谏议大夫刘崇望赍诏宣谕,达复恭之旨。 王荣、李克用欣然听命,寻遣使贡奉,献缣十万匹。崇 望使还,君臣相贺。

《十国春秋·楚高郁传》:郁,扬州人,乾宁初,武穆王为湖 南留后,以郁为谋,主署都军判官。王初畏淮南、荆南、 广南之强,议以金帛结之,郁曰:莫若上奉天子,下抚 士民,训卒厉兵以修霸业,则谁与为敌矣。于是王始 修贡,京师四境宁辑。

《闽太祖世家》:太祖虽起盗贼,而为人俭约,一日有使 南方回者以玻璃瓶为献,太祖视玩久之,自掷于地, 谓左右曰:好奇尚异,迺奢侈之本,今沮之,俾后代无 为渐也。

《吴赵匡凝传》:匡凝父德𬤇,降朱全忠。德𬤇卒,匡凝自 立。时成汭死,雷彦恭袭取荆南,匡凝遣其弟匡明逐 彦恭,全忠表匡凝荆襄节度使,以匡明为荆南留后。 是时,唐衰,藩镇不复奉朝廷,独匡凝兄弟贡赋不绝。 全忠已弑昭宗,将谋代唐,畏匡凝兄弟不从。遣杨师 厚攻之,匡凝战败,以轻舟奔太祖,太祖见之,戏曰:君 在镇时,轻车重马,岁输于梁,今败乃归我乎。匡凝曰: 仆世为唐臣,岁时职贡,非输贼也。今以不从贼之故, 力屈归公,惟公生死之耳。太祖厚遇之。

《五代史·杂传》:卢光稠聚兵为帅。梁初,江南、岭表悉为 吴与南汉分据,而光稠独以虔、韶二州请命于京师, 愿通道路,输贡赋。太祖为置百胜军,以光稠为防御 使。

段凝为怀州刺史,梁太祖北征,过怀州,凝献馈甚丰, 太祖大悦。过相州,相州刺史李思安献馈如常礼,比 凝为薄,太祖怒,思安因以得罪死。迁凝郑州刺史。 《楚世家》:马殷,字霸图。唐乾宁四年,拜武安军节度使。 梁太祖即位,殷遣使修贡,太祖拜殷侍中兼中书令, 封楚王。荆南高季昌以兵断汉口,邀殷贡使,殷遣许 德勋攻其沙头,季昌求和,乃止。唐庄宗灭梁,殷遣其 子希范修贡京师,上梁所授都统印。明宗即位,遣使 修贡,荆南高季昌执其贡使史光宪。殷遣袁诠、王环 等攻之,至其城下,季昌求和,乃止。殷修贡京师,不过 茶茗而已。

《闽世家》:梁太祖加拜王审知中书令,封闽王。是时,杨 行密据有江淮,审知岁遣使汎海,自登、莱朝贡于梁, 使者入海,覆溺常十三四。延羲,审知少子也。泉州刺 史余廷英尝矫曦命掠取良家子,曦怒,召下御史劾 之。廷英进买宴钱十万,曦曰:皇后土贡何在。廷英又 献皇后钱十万,乃得不劾。

《十国春秋·前蜀高祖本纪》:永平二年二月,尚食使欧 阳柔治田,令孜故第穿地得玉玺以献,其文曰有德 承天,其祚永昌。

《南汉高祖纪》:高祖名䶮,初名岩,乾化三年,梁除岩清 海,建武节度使并中书令袭封南平王,贞明元年,王 求梁封南越,王及加都统,梁主不许,王谓僚属曰:今 中国纷纷,孰为天子,安能梯航万里,远事伪庭乎。由 是贡使遂绝。

《前蜀高祖纪》:永平五年冬十一月己未夜,宫中火,诸 军都指挥使兼中书令王宗侃等率卫兵入救帝,闭 门不内,将相皆献帷幕饮食。

《五代史·杂传》:安重霸奔蜀,事蜀王建。王衍立,少年,宦 者王承休用事,重霸深结承休以自托,承休求镇秦 州,衍以承休为节度使,重霸为其副使。重霸与承休 多取秦州花木献衍,请衍东游。

《十国春秋·安重霸传》:重霸官简州刺史,黩货无厌,时 州民有油客邓生者,能奕棋家,颇饶重霸,召令对局, 终朝傍侍,每落一子,辄命退立西北牖下,俟其算路 进子,竟日不过下十数子,邓生倦立且饥甚,殆不可 堪,次日复召如前,或讽之曰:刺史嗜贿,本不为棋也, 何不进赂求退。竟献金十锭,乃免。《五代史·吴越世家》:钱镠,杭州人。梁永帝贞明三年,加 镠天下兵马都元帅。四年,杨隆演取虔州,镠始由海 路入贡京师。唐庄宗入洛,镠遣使贡献,求玉册。庄宗 乃赐镠玉册金印。吴越自唐末有国,而杨行密、李GJfont 据有江淮。吴越贡赋,朝廷遣使,皆由登、莱泛海,岁尝 飘溺其使。显德四年,诏遣左谏议大夫尹日就、吏部 郎中崔颂等使于俶,世宗谕之曰:朕此行决平江北, 卿等还当陆来也。五年,王师征淮,正月克静海军,而 日就等果陆还。钱氏兼有两浙几百年。多掠得岭南 商贾宝货。当五代时,常贡奉中国不绝。及宋兴,荆、楚 诸国归命,俶始倾其国以事贡献。太祖时,俶来朝,厚 礼遣还,俶益以器服珍奇为献,不可胜数。太祖曰:此 吾帑中物尔,何用献为。

《唐家人传》:庄宗神闵敬皇后特用事于中。四方贡献, 必分为二,一以上天子,一以入中宫,货贿山积。 《四夷附录·回鹘国》:唐庄宗时,王仁美遣使者来,贡玉、 马,自称权知可汗,庄宗遣司农卿郑绩持节册仁美 为英义可汗。

《杂传》:张希崇为灵武节度使。抚养士卒,招辑夷落,自 回鹘、瓜、沙皆遣使入贡。

《十国春秋·南唐李金全传》:金全事唐明宗为厮养,常 从征伐,积功至刺史。天成中,官龙武节度使,务为贪 暴,罢归,献马数百匹,居数日,又献明宗,谓曰:卿马何 多邪。卿在泾州治状如何,乃以马为事乎。

《五代史·杂传》:董璋为GJfont南东川节度使。天成四年,明 宗祀天南郊,诏两川贡助南郊物五十万,使李仁矩 赍安重诲书往谕璋,璋诉不肯出,祇出十万而已。 《后蜀世家》:孟知祥,邢州人。唐兵破蜀,庄宗遂以知祥 为成都尹,明宗立。知祥阴有王蜀之志。天成四年,明 宗将有事于南郊,遣李仁知责知祥助礼钱一百万 缗。知祥觉唐谋欲困己,辞不肯出。久之,请献五十万 而已。

《十国春秋·吴睿帝本纪》:乾贞元年五月,南平王季兴 请举镇来附徐温,曰:洛阳去江陵不远,唐人袭之甚 易,我溯流救之甚难,夫臣人而勿之救,能无愧乎。乃 受其贡物,听其称藩于唐。

《五代史·杂传》:李𬭸与废帝有旧,废帝立,喜,以谓必用 己为相。乃就高从诲求宝货入献以为贺,从诲与马 红装拂二、猓然皮一,因为𬭸置酒。顾左右,取进奏官 报状示𬭸姚𫖮卢文纪皆拜平章事矣。𬭸惭失色。还, 遂献其皮、拂,废帝终不用。

《十国春秋·闽康宗本纪》:通文二年,国人贡建州茶膏, 制以异味胶,以金缕名曰耐重儿,凡八枚。

《五代史·杂传》:马引孙为唐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 章事。晋兵起太原,废帝幸河阳,是时势已危迫,引孙 自洛来朝行在,人皆冀其有所建说,引孙献绫三百 匹而已。

陆游《南唐书·契丹传》:烈祖升元二年,契丹主耶律德 光及其弟东丹王各遣使以羊马入贡,于是翰林院 制二丹入贡图,诏中书舍人江文蔚作赞。四年,德光 遣使献马百匹。

《十国春秋·南唐烈祖本纪》:升元二年六月,有人献毒 酒,方帝曰:犯法自有常刑,奚用此为。是月,高丽使正 朝,广评侍郎抑勋律贡方物,帝御武功殿设细仗受 之,命学士承旨,孙晟宴其使于崇英殿,奏龟兹乐,作 蕃戏以为乐。九月,新罗来朝贡。

陆游《南唐书·烈祖纪》:升元三年秋七月丙午,放诸州 所献珍禽奇兽于锺山。

《十国春秋·南唐烈祖纪》:升元三年,高丽遣广评侍郎 抑勋律来朝贡。

陆游《南唐书·烈祖纪》:升元四年六月癸亥,罢宣州岁 贡木瓜杂果。九月戊辰,契丹使梅里掠姑米里来聘, 献狐白裘。

《十国春秋·南唐烈祖纪》:升元四年十月,高丽使广评 侍郎抑兢质来贡方物。十二月,契丹主遣使献马百 匹。

五年,于阗国贡瑞玉天王。

《五代史·杂传》:安从进事唐,为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晋 高祖即位,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自范光延反邺,从 进畜异志,恃江为险,招集亡命,益置军兵。南方贡输 道出襄阳者,多擅留之。

《十国春秋·南唐烈祖纪》:升元六年六月,契丹使掠姑 米里来聘,献马五驷。

《闽余廷英传》:廷英为泉州刺史,贪秽非常,诈称受诏 采择良家子,事觉,遣御史按之,廷英惧,诣景宗自归 献买宴钱万缗,明日召见,景宗曰:宴已买矣,皇后贡 物安在。廷英复献钱,李后乃遣归泉州,自是皆别贡 后宫以为例。

《五代史·晋臣传》:景延广为马步军都指挥使,领天平。 天福八年秋,出帝幸大年庄还,置酒延广第。延广所 进器服、鞍马、茶床、椅榻皆裹金银,饰以龙凤。又进帛五千匹,绵一千四百两,马二十二匹,玉鞍、衣袭、犀玉、 金带等,请赐从官,自皇弟重睿,下至伴食刺史、重睿 从者各有差。

《十国春秋·南唐烈祖纪》:升元七年春,正月,契丹使达 罗千等二十七人来聘,献马三百,羊二万五千。 《楚文昭王世家》:天福八年,王奢欲无厌,用度不足,外 官迁者必责以贡献,为殿最复用,孔目官周陟议令 常税外,大县贡米三千斛,中县千斛,小县七百斛,无 米者输布帛以抵之。

《后蜀梁守珍传》:守珍后主时宦官也,广政中每值腊 月,内官各献罗体圈、金花树子以极璀璨之盛,守珍 欲得后主心,乃采忘忧花,缕金于花上,号曰独立仙, 众皆以为不及。

《宋史·李谷传》:谷开运二年,为磁州刺史、北面水陆转 运使。契丹入汴,少帝蒙尘而北,旧臣无敢候谒者,谷 独拜迎于路,君臣相对泣下。谷曰:臣无状,负陛下。因 倾囊以献。

马令《南唐书》嗣主保大四年二月,命建州制的乳茶, 号曰京挺GJfont,茶之贡自此始,罢贡阳羡茶。 《十国春秋·荆南文献王世家》:开运四年春正月,王遣 使入贡于契丹,契丹以马来赐。

《五代史·南平世家》:高季兴,子从诲立。荆南地狭兵弱, 介于吴、越,为小国。自吴称帝,而南汉、闽、楚皆奉梁正 朔,岁时贡奉,皆假道荆南。季兴、从诲常邀留其使者, 掠取其物,而诸道以书责诮,或发兵加讨,即复还之 而无愧。乾祐元年卒。子保融立。荆南自后唐以来,数 岁一贡京师,而中间两绝。及世宗时,无岁不贡矣。保 融以器械金帛,皆土地常产,不足以效诚节,乃遣其 弟保绅来朝,世宗益嘉之。宋兴,保融惧,一岁之间三 入贡。

《杂传》:王景崇,邢州人。汉高祖至京师,拜景崇右卫大 将军。回鹘入贡,言为党项所隔不得通,愿得汉兵为 援,高祖遣景崇以兵迎回鹘。

慕容彦超为汉镇宁军节度使。周兵犯京师,彦超败。 周太祖入立,彦超不自安,数有所献,太祖报以玉带。 《宋史·张廷翰传》:廷翰,冀州信都人,刺史张建武召补 牙校,后为本州牢城军校。契丹入中原,署其党何行 通为刺史,契丹主道殂,州人共杀行通,推廷翰知州 事。汉初,就拜刺史。周广顺初,召赴阙,周祖见其貌魁 伟,谓枢密使王峻曰:冀州近边,虽更择人,亦无逾廷 翰者。即日遣还。在郡八年,契丹将高牟翰数扰边,皆 为廷翰击走。廷翰家富于财,岁遣人赍金帛北入市 善马,常得数百匹,贡献外悉遗贵近,甚获美誉。 陆游《南唐书·元宗纪》保大九年春二月,楚王希萼使 掌书记刘光翰来贡方物。

《十国春秋·南唐烈祖纪》:保大十年,南海献龙脑浆。 陆游《南唐书·睦昭符传》昭符常往来金陵,时后主数 贡奉帑藏空竭昭符市,于富民石守信家得绢十万, 后主大悦。

《元宗十子传》:从镒元宗第八子,后主遣从镒贡帛二 十万,疋白金二十万斤,大兵悉已南渡,从镒留京师 馆怀信驿捷奏至百僚,称贺阁门,趣随班入邸,吏亦 谓当有贡献,其介潘慎修以为国,被讨濒亡而使者 旅贺非礼,但奉方物待罪,太祖嘉其知礼,为易供帐 加赐饩牲。

《郭昭庆传》:昭庆博学擢著作郎,时方奉中朝,凡岁庆 贺,贡方物笺表,率命昭庆为之。

《五代史·吴世家》:显德三年,世宗征淮南,下诏抚安扬 氏子孙,而李景闻之,遣人尽杀其族。同先锋都部署 刘重进得其玉砚、玛瑙碗、翡翠瓶以献,杨氏遂绝。 《南汉世家》:显德三年,世宗平江北,刘晟始惶恐,遣使 修贡京师,为楚人所隔,使者不得行,晟忧形于色。 《宋史·刘重进传》:重进右周为右厢排阵使。显德三年, 世宗闻扬州无备,遣宣祖、韩令坤与重进等往袭取 之,又为先锋都部署,进克泰州。初,杨行密子孙居海 陵,号永宁宫,周师渡淮,为李景所杀。重进入其家,得 玉砚、玉杯盘、水晶盏、玛瑙GJfont、翡翠瓶以献。 《十国春秋·南汉中宗本纪》:乾和十五年,帝闻唐兵屡 为周人所败,忧形于色,遣使入贡中朝。

《五代史·南唐世家》:李GJfont子景立,周师取滁。景惧,遣泗 州牙将王知朗至徐州,称唐皇帝奉书,愿效贡赋,陈 兄事之礼,世宗不答。景益惧,始奉表称臣,献犒军牛 五百头、酒二千石、金银罗绮数千,请割寿、濠、泗、楚、光、 海六州,以求罢兵。世宗不报。

《宋史·漳泉留氏世家》:李景授留从效节度、泉漳等州 观察使。世宗征淮南,李景以兵十万保紫金山。从效 累表于景,言其顿兵老师,形势非便。既而果败,江北 之地尽入中朝。从效遣衙将蔡仲赟等为商人,以帛 书表置革带中,自鄂路送款内附。又遣别驾黄禹锡 间道奉表,以獬豸通犀带、龙脑香数十斤为贡。 《段思恭传》:冯继业自灵州举宗来朝,帝以思恭代知州事。俄而回鹘入贡,路出灵州,交易于市,思恭遣吏 市砃砂,吏争直,与之竞。思恭释吏,械其使,数日贳之。 使还诉其主,复遣使赍牒诣灵州问故,思恭理屈不 报。自是数年,回鹘不复朝贡。

《十国春秋·后蜀后主本纪》:后主中岁稍稍以侈靡为 乐,每腊日内官各献罗体圈,金花树,所费不赀。 《吴越忠懿王世家》:显德四年十一月,唐清源军节度 使留从效请修贡于周,附我以闻许之。

《五代史·东汉世家》:刘旻子承钧,拜五台山僧继颙为 鸿胪卿。五台当契丹界上,继颙常得其马以献,号添 都马,岁率数百匹。

《十国春秋·南唐烈祖纪》:中兴元年三月壬辰,周耀兵 江口,帝惧其南渡,遣枢密使陈觉奉表贡方物,请传 位太子弘冀,以国为附庸。周主始采唐回纥可汗,故 事答我,《玺书》称皇帝致书敬问江南国主,帝遣阁门 承旨,刘承遇上表称唐国主,尽献江北郡县之未陷 者,鄂州汉阳、GJfont川二县在江北,亦割献焉。甲辰,遣同 平章事冯延己、给事中田霖使周,献银、绢、钱、茶、谷共 百万以犒军,及买宴表云臣闻盟津初会仗黄钺以 临戎,铜马既归,推赤心而服众,皇帝量包终古,德合 上元,以其执迷未复则薄赐徂征,以其向化知归则 俯垂信纳,仰荷含容之施,弥坚倾附之念,然以淮海 遐陬东南下国,亲劳玉趾久驻,王师以是忧惭不遑, 启处今既六师,返旆万乘,还京合申解甲之仪,粗表 充庭之实。

《辽史·宗室传》:义宗名倍。天显元年,从征渤海,围忽汗 城,太祖破之。改其国曰东丹,以倍为人皇王主之,建 元甘露。岁贡布十五万端,马千匹。

《耶律铎臻传》:铎臻幼有志节,太祖为于越,常居左右。 后即位,梁人遣使求辕轴材,太祖难之。铎臻曰:梁名 求材,实觇吾轻重。宜答曰:材之所生,必深山穷谷,有 神司之,须白鼻赤驴祷祠,然后可伐。如此,则其语自 塞矣。已而果然。

《后妃传》:吴主李GJfont献猛火油,以水沃之愈炽。 《兴宗纪》:重熙七年。南面侍御壮骨里诈取女直贡物, 罪死;上以有吏能,黥而流之。

十一年闰月,耶律仁先遣人报,宋岁增银、绢十万两、 匹,文书称贡,送至白沟;帝喜,宴群臣于昭庆殿。 《后妃传》:兴宗仁懿皇后萧氏。仁慈淑谨,中外感德。凡 正旦、生辰诸国贡币,悉赐贫瘠。

《耶律陈家奴传》:陈家奴历鹰坊、尚GJfont、四方馆副使,改 徒鲁古皮室详稳。会太后生辰,进诗献驯鹿,太后嘉 奖。

《张俭传》:俭举进士第一,调云州幕官。故事,车驾经行, 长吏当有所献。圣宗猎云中,节度使进曰:臣境无他 产,惟幕僚张俭,一代之宝,愿以为献。先是,上梦四人 侍侧,赐食人二口,至闻俭名,始悟。召见,容止朴野;访 及世务,占奏三十馀事。由此顾遇特异。

《刘六符传》:六符为汉人行宫副部署。会宋遣使增岁 币以易十县,复与耶律仁先使宋,定进贡名,宋难之。 六符曰:本朝兵强将勇,海内共知,人人愿从事于宋。 若恣其俘获以饱所欲,与进贡字孰多。况大兵驻燕, 万一南进,何以御之。顾小节,忘大患,悔将何及。宋乃 从之,岁币称贡。

《五代史·南唐世家》:建隆二年,李煜嗣立于金陵。遣中 书侍郎冯延鲁修贡于朝廷。三年,泉州留从效卒。景 之称臣于周也,从效亦奉表贡献于京师,世宗以景 故,不纳。从效闻景迁洪州,惧以为袭己,遣其子绍基 纳贡于金陵。

《十国春秋·南汉后主本纪》:后主常以珠结鞍勒为戏, 龙之状极其精妙,名曰珠龙九五鞍,进献宋太祖,太 祖诏示诸宫,官皆骇伏,遂以钱百五十万给其直。 《闽刘昌言传》:昌言,字禹谟。陈洪进辟功曹参军。洪进 遣子文显入贡汴京,令昌言偕行,宋太祖亲劳之。 《南汉后主本纪》:大宝七年三月,命宫人斗花内殿,负 者献耍金、耍银、买燕。

《宋史·王晋卿传》:晋卿乾德中,为兴州刺史,移汉州。以 贿闻,太祖惜其才而不问。秩满归阙,以疾求颐养,改 左监门卫将军、奉朝请。贡重锦十匹、银千两以谢,诏 不纳,以其黩货,愧之也。

《尊尧录》:岭南刘𬬮,性绝巧,尝自结真珠鞍为戏龙之 状以献太祖,臻于奇妙,帝厚赐之,谓左右曰:移此心 以勤民,政不亦善乎。

《十国春秋·南唐江国公从镒传》:从镒,元宗第八子也, 初封舒国公,改封蒋国,降江国公,宋以不朝致讨,后 主遣从镒贡帛二十万疋,白金二十万斤,宋兵悉已 南渡,从镒留汴京馆怀信驿捷奏至宋,宋百僚称贺, 阁门趣随班入邸,吏亦谓:当有贡献,其介潘慎修以 为国,被讨濒亡,使者旅贺非礼,但奉方物以待罪为 宜,宋太祖嘉其知礼。

《尊尧录》:王全斌收蜀,沈伦以给事中为随军水陆转运使,王全斌等入成都争取玉帛子女,伦独廉清无 欲,伪蜀群臣有以珍异奇巧之物为献者,皆拒之东 归,箧中所有才图书数卷而已,帝悉知之,遂贬全斌 等,以伦为户部侍郎枢密副使。

《宋史·荆南高氏世家》:高保融长子继冲奉表纳土。籍 管内刍粮钱帛之数来上,又献钱五万贯、绢五千疋、 布五万疋,复遣支使王崇范诣阙贡金器五百两、银 器五千两、锦绮二百段、龙脑香十斤、锦绣帷幕二百 事。

《十国春秋·吴越彭城郡王惟治传》:惟治本忠逊王长 子,忠懿王爱之,养为己子,忠懿王朝宋,命惟治权发 遣军国事,王还,令惟治入贡,惟治私献涂金银、香狮 子、香鹿、凤鹤、孔雀、宝装髹、合扣、金瓷器、万事吴缭绫、 千疋,辞日,宋太祖赐袭衣玉带涂金、鞍勒马、金银器、 绘彩逾万计。

《荆南王崇范传》:崇范事继冲,为支使纳土,后遣崇范 诣阙贡金器五百两、银器五千两、锦绮二百段、龙脑 香十斤、锦绣帷幕二百事。宋太祖擢崇范节度判官。 《北汉定王继颙传》:继颙,故燕王刘守光子,削发为浮 图,后居五台山。睿宗嗣位,用宗姓,例拜鸿胪卿,五台 当契丹界上,继颙常得其马以献,号添都马,岁率数 百匹,英武帝立,继颙知后宫多内宠,献首饰百副,加 都统进太师兼中书令。

《闻见前录》:开宝末,差内臣祷名山大川,俄有黄门于 洞穴采得怪石,有类羊形,以为异而献之,上曰:此是 坟墓中物,何用献。命碎其石。

《宋史·张美传》:美拜定国军节度。乾德五年,镇沧州。太 平兴国初来朝,改左骁卫上将军。美献都城西河曲 湾果园二、蔬圃六、亭舍六十馀区。

《向拱传》:拱太平兴国八年,代王彦超判左金吾卫仗 事。表献西京长夏门北园,诏以银五千两偿之。 《清波杂志》:太平兴国中,郑州修东岳庙,穿土得一玉 杵臼以献,亦五代乱,时之物金玉没于地中,盖亦有 时而复出。

《挥麈前录》:淳化三年,西夏李继捧遣使献鹘号海东 青,上赐诏曰:朕久罢畋游,尽放鹰犬,卿地控边塞,时 出捕猎,今还以赐,卿可领之也。

《宋史·胡仲尧传》:仲尧,洪州奉新人。累世聚居,至数百 口。构学舍于华林山别墅,聚书万卷,大设厨廪,以延 四方游学之士。南唐李煜时尝授寺丞。雍熙二年,诏 旌其门闾。仲尧诣阙谢恩,赐白金器二百两。淳化中, 州境旱歉,仲尧发廪减市直以赈饥民,又以私财造 南津桥。太宗嘉之,除本州助教,许每岁以香稻时果 贡于内东门。

《宗室传》:镇恭懿王元偓。至道三年,文武官诣阙请祠 后土,元偓以领节帅亦奏章以请,诏许之。将行,命为 河、华管内桥顿递使。明年,车驾入境,元偓奏方物、酒 饩、金帛、茗药为贡,仪物甚盛。

《十国春秋·忠懿王妃俞氏附传》:俞氏失其家世,封号 忠懿王之继妃也,宋太宗时进金银十馀万,犀二十 株、通犀、赪犀、玉带三十二条,水晶佛像十二事,其贡 献颇不赀云。

《宋史·李仕衡传》:仕衡为荆湖北路转运使,徙陕西。初, 岁出内帑缗钱三十万,助陕西军费。仕衡言岁计可 自办,遂罢给。真宗谒陵寝,因幸洛,仕衡献粟五十万 斛,又以三十万斛馈京西。朝廷以为材,召为度支副 使。累迁司封郎中,为河北转运使。封泰山,献钱帛、刍 粮各十万,见于行宫,迁右谏议大夫。祀汾阴,又助钱 帛三十万,乃命同林特提举西京、陕西转运事。权知 永兴军,进给事中。逾月,以枢密院学士知益州。顷之, 河北阙军储,议者以谓仕衡前过助封祀费,真宗闻 之,以为河北都转运使。驾如亳州,又贡丝绵、缣帛各 二十万。后集粟塞下,至巨万斛。或言粟腐不可食,朝 廷遣使取视之,而粟不腐也。棣州污下苦水患,仕衡 奏徙州西北七十里,既而大水没故城丈馀。南郊,复 进钱帛八十万。先是,每有大礼,仕衡必以所部供军 物为贡,言者以为不实。仕衡乃条析进六十万皆上 供者,二十万即其羡馀。帝不之罪,谓王旦曰:仕衡应 猝有材,人欲以此中之。然朝廷所须,随大小即办,亦 其所长也。

《马亮传》:亮以右谏议大夫知广州。海舶久不至,使招 徕之,明年,至者倍其初,珍货大集,朝廷遣中使赐宴 以劳之。是岁东封,亮敦谕大食陀婆离、蒲含沙贡方 物泰山下。

国老谈苑王旦在中书祥符末,内帑灾缣帛几罄三 司,使林特请和市于河外草三上,旦悉抑之,顷而特 率属僚诉于宰府,旦徐曰:琐微之帛,固应自至,奈何 彰国弱于四方,居数日外贡,并集受帛四百万,盖旦 先以密符督之也。

《渑水燕谈录》:洛阳至京六驿,旧未尝进花李,文定公 留守,始以花进岁,差府校一人乘驿马昼夜驰至京,师所进止姚黄魏紫三四朵,用菜叶实笼中籍覆上 下,使马不动摇,亦以御日气。又以蜡封花蒂,可数日 不落。今岁贡不绝。

建茶盛于江南,近岁制作尢精,龙团茶最为上品,一 斤八饼。庆历中,蔡君谟为福建运使,始造小团以充 岁贡,一斤二十饼,所谓上品龙茶者也。仁宗尢所珍 惜,虽宰相未尝辄赐,惟郊礼致斋之夕,两府各四人 共赐一饼,宫人翦金为龙凤花贴其上,八人分蓄之, 以为奇玩,不敢自试,有佳客出为传玩。

《梦溪笔谈》:熙宁中,高丽入贡,所经州县悉要地图,所 至皆造送山川、道路、形势,险易无不备载。至扬州、牒 州取地图。是时丞相陈秀公守扬,绐使者欲尽见两 浙所供图,仿其规模供造。及图至,都聚而焚之。具以 事闻。

熙宁中,珠辇国使人入贡,乞依本国俗撒殿,诏从之。 使人以金盘贮珠,跪捧于殿槛之间。以金莲花酌珠 向御座撒之,谓之撒殿,乃其国至敬之礼也。朝退,有 司扫彻得珠十馀两分赐。是日,侍殿阁门使、副、内臣 皆得珠。

《燕翼贻谋录》:承平时,温州、鼎州、广州皆贡柑子。尚方 多不过千,少或百数。其后州、郡,苞苴权要负担者络 绎,又以易腐,多其数以备拣择,重为人害。天圣六年 四月庚戌,诏三州不得以贡馀为名饷遗近臣,犯者 有罚,然终不能禁也。今惟温有岁贡、岁馈。鼎、广不复 有之矣。

《石林燕语·故事》:建州岁贡大龙凤团茶各二斤,以八 饼为斤。仁宗时,蔡君谟知建州,始别择茶之精者为 小龙团十斤以献,为十饼。仁宗以非故事,命劾之,大 臣为请,因留而免,劾然自是,遂为岁额。熙宁中,贾青 为福建转运使,又取小团之精者为密云龙,以二十 饼为斤,而双袋谓之双角团茶,大小团袋皆用绯通, 以为赐也。密云独用黄,盖专以奉玉食。其后又有为 瑞云翔龙者。宣和后团茶不复贵,皆以为赐,亦不复 如向日之精。后取其精者为茶,岁赐者不同,不可 胜纪矣。

元丰三年,高丽入贡,有日本国车一乘,正使柳洪、副 使朴寅亮先致意馆,伴官云:诸侯不贡车服,诚知非 礼。但本国欲中朝,略见日本工拙尔,诏特许进。 高丽自端拱后不复入贡,王徽立尝诵《华严经》,愿生 中国。旧俗以二月望张灯祀天神,如中国上元。徽一 夕梦至京师观灯,若宣召,然遍呼国中尝至京师者 问之略,皆梦中所见,乃自为诗识之曰:宿业因缘近 契丹,一年朝贡几多般。忽蒙舜日龙轮召,使侍尧天 佛会观。灯焰似莲丹阙迥,月华如水碧云寒。移身幸 入华胥境,可惜中宵漏滴残。会神宗遣海商喻旨使 来朝,遂复请修故事。余馆伴时,见初朝张诚《一馆伴 语录》所载云尔。

《东坡志林》:扬州芍药为天下冠。蔡繁卿为守始作万 花,会用花十馀万枝。既残诸园,又吏因缘为奸,民大 病之。余始至,问民疾苦,以此为首,遂罢之。万花本洛 阳故事,亦必为民害也。会当有罢之者,钱惟演为留 守,始置驿贡洛花,识者鄙之,此宫妾爱君之意也。 《宋史·梁适传》:适孙子美累迁河北路都转运使,倾漕 计以奉上,至捐缗钱三百万市北珠以进。崇宁间,诸 路漕臣进羡馀,自子美始。北珠出女真,子美市于契 丹,契丹嗜其利,虐女真捕海东青以求珠。两国之祸 盖基于此,子美用是致位光显。

《哲宗女秦国康懿长公主传》:靖康末,与贤德懿行大 长公主俱以先朝女留于汴。建炎初,复公主号,改封 吴国。觐上于越,以玉管笔、小玉山、奇画为献,上温辞 却之。

《向子𬤇传》:子𬤇以直秘阁为京畿转运副使,寻兼发 运副使。建炎元年。康王次济州,子𬤇遣进士李植献 金帛及本司钱谷之在济州者,以助军费。

《高宗刘婉仪传》:婉仪颇恃恩招权,常遣人讽广州蕃 商献明珠香药,许以官爵。舶官林孝泽言于朝,诏止 其献。

《赵密传》:密为定江军承宣使、崇信军节度使,以年劳 转太尉,拜开府仪同三司。明年,领殿前都指挥使,献 本军酒方六十六所,积钱十万缗、银五万两助军用, 诏奖之。

《贵耳集》:绍兴三十二年,寿皇登极,诸路帅臣监司郡 守进贡,总数为金约百五十两,为银约一十九万一 千七百六十三两有奇,为绢约三万四千五百疋,为 马约五十匹。此许及之谏槁内载。

《世说补》:秦会之夫人常入禁中,显仁太后言近日子 鱼大者绝少。夫人对曰:妾家有之,当以百尾进。归,告 会之。会之咎其失言,与馆客谋进青鱼百尾。显仁拊 掌笑曰:我道这婆子村,果然。

《续文献通考》:淳熙六年,赵雄等奏:昨日蒙恩赐新荔 枝流香酒。上曰:朕却献方物所,以四方珍味佳果俱不曾有昨日新荔枝,蒙太上皇帝赐到,所以分赐卿 等,朕闻旧日京师谓之献时新,故远方新珍之物奔 走争先,劳人动众,害物甚多,朕欲痛革此事,最不喜 时新之物,盖世俗既竞时新,则不待物性成就而争 先采摘,甚可惜也。

《癸辛杂识》:理宗朝张循王府有献白玉箫管,长二尺 者,中空而莹薄,奇宝也,内府所无,即时有旨补官,未 几,韩蕲王府有献白玉笙一攒,其薄如鹅管,其声清 越,真希世之珍也。此二物,皆自军中日得之北方,即 宣和故物也。

《续文献通考》:度宗咸淳二年,谢方叔罢相归豫章,一 日以琴一张,丹药一炉献上,盖以旧学故也,贾似道 疑其有观望,再相之,意令台,劾之以为不当,诱人主 为声色之好,欲谪远郡,赖吕文德以己官职赎丞相 之罪,遂得免。论者曰:专权忌能,贾固不能无罪,闲居 贡献,谢亦有以取之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