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国子监志 (四库全书本)/卷02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钦定国子监志 卷二 卷三

  钦定四库全书
  钦定国子监志卷二
  圣谕二
  训示
  世祖章皇帝谕㫖
  顺治九年
  敕谕国子监祭酒司业等官
  圣人之道如日中天上资之以图治下学之以事君尔等当严督诸生尽心训诲诸生当敬奉师教身体力行教有成效时惟师长之功学有实用方尽弟子之职如训导不严怠肆失学尔师生俱难免咎尚其勉之
  
  训示生员曰朝廷建立学校选举生员免除丁粮厚以廪糈设祭酒司业及㕔堂各官以教之各衙门官以礼相待全要养成贤才以供朝廷之用诸生皆当上报国恩下立人品所有教条开列于后
  一生员之家父母贤智者子当尽孝父母愚鲁或有非为者子既读书明理当再三恳告使父母不陷于危亡
  一生员立志当学为忠臣清官书史所载务须互相讲究凡利国爱民之事更宜留心
  一生员居心忠厚正直读书方有实用出仕必为良吏若一味邪刻读书必无成就为官必取祸患行害人之事者往往自杀其身常宜思省
  一生员不可干求官长交结势要希图进身若果心善德全上天知之必加以福
  一生员当爱身忍性凡有司官衙门不可轻入即有切已之事止许家人代告不许干与他人词讼他人亦不许牵连作证
  一为学当尊敬先生若讲说皆须诚心听受如有未明从容待问毋得蓄疑为师者亦须尽心教训勿致怠惰
  一军民一切利病不许生员上书陈言如有一言建白以违制论黜革问罪
  一生员不许纠党多人立盟结社把持官府武断乡曲所作文字不许妄行刋刻违者听提调官治罪
  谨案谕㫖恭勒卧碑于太学门左
  顺治十六年
  谕入监官生满洲官员子弟有愿读清书或读汉书及汉官子弟有愿读清书者俱送入国子监仍设满洲司业助教教习清书
  圣祖仁皇帝谕㫖
  康熙八年
  敕谕国子监祭酒司业等官朕惟
  圣人之道髙明广大昭垂万世所以兴道致治敦伦善俗莫能外也朕缵承丕业文治诞敷景仰
  先圣至德令行辟廱释奠之典将以鼓舞人材宣布教化尔监臣当严督诸生潜心肄业诸生亦宜身体力行朝夕勤励若学业成立可禆实用则教育有功其或董率不严荒乃职业尔师生难辞厥咎尚其勉之毋忽
  康熙九年
  谕吏部兵部向来包衣佐领下官员子弟不准为荫生监生其笔帖式无有品级今思内外官员效力相同加恩岂宜有别包衣佐领官员子弟准为荫监及笔帖式给与品级之处尔部定议具奏
  谨案部臣遵议包衣下一品官子弟许其承荫二品至四品各荫一子入监读书康熙二十一年
  谕大学士等国子监乃国家养育人材之所近闻司教之官不将监生严加约束教诲纵之游戏又其甚者闲杂之徒任行出入竟以国子监为游戏之地矣尔等传谕祭酒司业等官严行禁止
  康熙二十三年
  谕吏部助教官员职掌教习荫监官生应选优于文学者补用若用文学庸劣之人何以表率生徒以后著吏部考取仍将试卷送内阁阅看具奏
  康熙二十七年
  谕礼部琉球国送到陪臣子弟三人入监读书著安著得所
  康熙三十二年
  谕教习八旗官生幼童等幼童惟在训迪茍加意教诲未有不成者骑射与文字原宜并重不可偏废满洲通文义官员即用之行间未尝不可近见国子监教习官学生甚属委靡大不及前即八旗教习幼童亦皆懈怠现在八旗幼童务宜选择良师勤加训诲尔等传谕知之
  康熙五十一年
  谕礼部训饬士子文若令各府州县学宫一体勒石恐有不产石州县地方或致借端扰派俟国子监勒石后以拓本彚颁各省转发所属各学
  康熙五十二年
  谕王大臣未入八分公以下镇国将军辅国将军及宗室内为一二品大臣者俱准给荫生其荫生入监读书之后即令随旗行走
  世宗宪皇帝谕㫖
  雍正二年
  谕礼部等衙门迩年文教广被由我
  圣祖仁皇帝寿考作人六十年来山陬海澨莫不读书稽古直省应试童子人多额少有垂老不获一衿者其令督抚㑹同学臣查明实在人文最盛之州县题请小学改为中学中学改为大学大学照府学额数取录督抚等务宜秉公详查不得徇私冒滥至乡试解额
  圣祖仁皇帝屡次増广乙酉戊子等科复于额外加中五经三名至五十六年而罢以其久而滋弊也嗣后各学臣及祭酒司业于录科时先加面试主考阅文果佳本监加中四名直隶各省大小不一某省应加中几名著分别详议定数具奏如无佳文宁缺勿滥㑹试临时请㫖本监贡生监生本科乡试中式著加増十八名朕临雍讲学虽率由旧章然必期于世道文教有益不蹈一切虚文诸生其各钦遵时
  世宗宪皇帝举临雍大典衍圣公次子𠉀袭五经博士
  孔继溥暨五氏后裔来京陪祀
  上召见
  谕曰尔等皆是圣贤后裔与众不同然身为圣贤后裔之身必心为圣贤后裔之心恪守先圣先贤之训方为不愧朕诣学大典尔等逺来特行召见愿尔等慎修厥德以继家声勉之勉之
  
  敕谕国子监祭酒司业等官朕惟
  圣人之道昭揭日月弥纶天地万世帝王下逮公卿士庶罔不仰遵成宪率由教言我国家尊崇
  至圣逺迈前代朕缵承大统古训是学惟日孜孜兹雍正二年三月朔日亲诣辟廱祇谒
  先师孔子行释奠礼思以鼓励群英丕隆文治尔监臣宜严督诸生善为导诱尔诸生亦当殚心肄业实践躬行秉端方以立身敦忠孝以兴谊勿营奔竞勿事浮华文必贵乎明经学务期乎济世俾品成诣进以副朕教育至意此尔多士之休亦惟尔监臣董率之功也慎勿怠荒职业以贻尔羞诸师生其共勉之故谕
  
  谕礼部工部国子监进士题名之典始于唐时新进士榜后于慈恩寺塔下题名立碑自宋时以至我朝皆建碑于国学按诸进士甲第先后刻载姓名籍贯于上所以重科名也今太学
  圣庙㦸门外所立本朝历科题名碑自顺治丙戌科起至康熙戊戌科而止稽之㑹典诸进士释菜后礼部题请工部给建碑银一百两交与国子监立石题名康熙三年辅政大臣裁省自后每科诸进士各自捐资立石我国家振兴文教凡乡试㑹试动用帑金数万朕即位之始即开恩科诚以科目一途实用人取士之所系题名之典岂宜缺焉著工部动用正项钱粮令国子监将雍正癸卯甲辰两科题名碑记速行建立康熙辛丑科亦宜补建嗣后每科仍照旧例题请庶士子观览此碑知读书之可以荣名益励其潜修上达之志尔该衙门即遵谕行
  雍正四年
  谕内阁助教一官有教训士子之责若只考试缮冩则年少浅学但工冩字者皆可入选何能得人可传谕各部院衙门将满字笔帖式内为人老成有品行者保举引见其应考翻译者仍照例考试
  雍正五年
  谕礼部直省拔贡旧例十二年题请举行一次后因各省学政不能秉公选取国子监未便照例请行于雍正元年特行一次朕思各州县每年岁贡较其食廪浅深挨次出贡内多年力衰迈之人欲得人材必须选拔著各省学臣于科考时照例府学拔取二名州县学拔取一名宁缺勿滥务期学问优通品行端方才猷可用之人令其来京朕将亲加考验令入国子监肄业如有学问荒陋人品不端才具庸劣者将该学政严加议处嗣后六年选拔一次国子监届期题请𠉀㫖
  雍正六年
  谕礼部各省考取拔贡原欲遴选儒生以宏教育向来之例俱于现考一二等生员内择其文行兼优者以为选拔但恐作文有一日之长短而文理平通不列优等者其人或品行端方才识练达足备国家之用亦未可定若但论文去取则此等之人难以入选嗣后著各省学政不必拘一二等之生员俱准收考酌量试以时务䇿论其人果有识见才干再访其平日品行端方即正考未列优等亦准选拔伊到成均肄业仍可学习如此则文行兼收可以昭国家广揽人材之典
  雍正七年
  谕内阁八旗之贡监生员已经考取小京官笔帖式者若愿就乡试俱准其与举子等一同入场使片善寸长不致遗弃以副国家教养人材之典
  
  谕礼部各省拔贡闻巳陆续来京伊等既不能应本省乡试则当准其应试北闱俾得观光盛典凡拔贡之有贡单者俱著该部咨送顺天府令其应试再修书各馆内从前有外省生员在馆效力者若情愿入场考试着取同乡京官印结保送顺天府亦准入场谨案是年监臣遵㫖准拔贡等取具同乡主事等官印结仍由国子监查明录科移送顺天府乡试
  雍正八年
  谕吏部向来各处盐政弊端甚多累民蚀课难以清釐多因盐场大使不得其人之所致是以定议于𠉀补𠉀选知县等员之内拣选命往令司大使之事比时该部因人员不敷拣选遂将监生捐纳职衔之人亦入于拣选之内今行之二年众人渐起钻营之念闻有央求同乡京官出结而私相馈送者此风断不可长嗣后盐场大使之缺到部止准于𠉀补𠉀选人员内拣选引见不必用捐纳职衔之人倘或𠉀补𠉀选人员不敷著将在部学习之人及留京之拔贡生令该部堂官及国子监祭酒等择其为人谨慎有身家可以办事者保送吏部以备拣选
  
  谕内阁各省选拔生员到京朕俱特派大臣秉公考试分别等次进呈前据阅卷大臣奏称湖北一卷文理荒疏请交部议后经部议革去选拔甚是及查其姓名则湖北应山县生员杨可镜也顷朕闻杨可镜系明臣杨涟之元孙杨涟之子杨之易为江南松江府同知于顺治四年遭松江府提督吴胜兆之叛捐躯殉难忠节凛然比䝉
  世祖章皇帝之恩优加赠恤此即杨可镜之曽祖也朕思杨涟父子两世忠义其后嗣子孙若稍能自立品行无亏虽文义不工亦当格外造就该学政将伊入于选拔之内未必不因此起见但不将縁由奏明是其办事无识无才之处耳杨可镜准作选拔赴国子监肄业仍著礼部带领引见
  雍正九年
  谕内阁朕欲于在京官员人等内拣选老成明白者数十员命往陕西内地州县办理宣谕化导之事年馀可竣即著回京办理若好加恩议叙著大学士㑹同该教习于庶吉士内拣选数贠各部堂官在本部学习人员内拣选一二十员国子监祭酒等在选拔贡生内拣选二三十员俱交送内阁带领引见
  谨案时监臣遵㫖拣选拔贡生三十名引
  见协同庶吉士前往陕西宣谕化导
  雍正十三年
  谕礼部据国子监祭酒觉罗吴拜邵基奏称直省贡监生录科时无论有无本籍地方官文书请俱令取具同乡京官主事以上印结等语朕思各省地方大小不同在京同乡官员有无多寡不能一辙若录科时概令取具同乡京官印结其中逺省贡监生无熟识之同乡京官何从觅取印结势必启抑勒钻营之弊所奏尚未允协此事原系给事中王瓒条奏在伊谅有所见着吴拜邵基㑹同详细妥议具奏
  谨案觉罗吴拜等遵议嗣后乡试不在监肄业之贡监生无论逺近省均取本地方官印结到监方准收考在京新捐贡监暂听取同乡京官印结收考
  皇上谕㫖
  乾隆元年
  谕礼部凡由捐纳𠉀选之贡监举人例不得与乡㑹试从前事例内有捐应乡㑹试一款今捐例已概行停止此等贡监举人有志科名者势皆不得援例与试矣朕思此等人员尚在需次选曹与既登仕籍者有间不得因捐赀𠉀选屏诸场屋之外直隶各省贡监生捐官愿与乡试举人捐官愿与㑹试者准令一体考试以示鼓舞人材之意
  乾隆三年
  皇上举临雍大典衍圣公孔广棨暨十三氏后裔来
  京陪祀
  上命尚书任兰枝孙嘉淦带领引
  
  谕曰尔等皆圣贤后裔因朕临雍来京特行召见尔等既为圣贤之后即当心圣贤之心凡学圣贤者非徒读其书而已必当躬行实践事事求其无愧方为不负所学况身为圣贤子孙尤与凡人不同若不能实加体验徒骛读书之名实与祖德家风不能无忝尔等务须勤思勉励克绍先传以副朕谆切期望之意
  
  敕谕国子监祭酒司业等官仰惟我朝
  列祖以圣人之道治天下用开太平洪业
  圣祖
  世宗重道隆
  师超越百代作人造士化洽寰区朕嗣守丕基勤求至道思所以广励学宫祇绍
  前烈越乾隆三年三月二日亲诣辟廱释奠于
  先师孔子升堂进讲嘉与诸生阐明圣教之本原帝治之盛轨夫端教术育贤才厥惟师儒之功正身心修德业以为国家之用诸生其可弗勉哉诗曰古之人无斁誉髦斯士放勲曰使自得之又从而振德之我
  祖宗教泽涵濡熏陶长养百年于兹正学昭明揭若日月尔监臣钦承至训振作而鼓舞之罔有怠斁诸生率乃攸行敦本务实希贤希圣夙夜罔愆俾国家文治光裕于亿万年懋哉懋哉特谕时十三氏后裔凡三十一人陪祀又
  谕礼部观礼三十一人俱准入监读书国子监本科乡试照雍正二年例广额十八名
  
  谕内阁従前奉
  世宗宪皇帝谕㫖将
  圣祖仁皇帝御刻经史诸书颁发各省布政司敬谨刋刻准人印刷并听坊间刷卖原欲士子人人诵习以广教泽也近闻书板收贮藩库士子及坊间刷印者甚少著各抚藩留心办理将书板重加修整俾士民等易于刷印有愿翻印者听其自便无庸禁止如
  御纂诸书内有为士人所宜诵习而未经颁发者著该督抚奏请颁发刋板流布至于武英殿翰林院国子监皆有存贮书板亦应听人刷印并从前内府所藏各书如满汉官员有愿购觅诵览者概准刷印其如何办理之处著礼部㑹同各该处定议请㫖晓谕遵行
  乾隆五年
  训饬太学士子及司训等官成均课士之道惟贵躬行实践不在多立科条如视为具文虽再増条款又复何补是惟在国子诸生自知黾勉则古称先务为明体达用之儒勿役役于禄位功名之念而司训课之责者又复善为诱掖切加劝惩则辟廱钟鼔教化聿兴而圭璋特达之士亦从此辈出矣又
  谕内阁士为四民之首而太学者教化所先四方于是观型焉比者聚生徒而教育之董以师儒举古人之成法规条亦既详备矣独是科名声利之习深入人心积重难返士子所为汲汲皇皇者惟是之求而未尝有志于圣贤之道不知国家以经义取士使多士由圣贤之言体圣贤之心欲使之为圣贤之徒而岂沾沾焉文艺之末哉朱子同安县谕学者云学以为已今之世父所以诏其子兄所以勉其弟师所以教其弟子弟子之所以学舍科举之业则无为也使古人之学止于如此则凡可以得志于科举斯巳尔所以孜孜焉爱日不倦以至乎死而后己者果何为而然哉今之士唯不知此以为茍足以应有司之求矣则无事乎汲汲为也是以至于惰游而不知返终身不能有志于学而君子以为非士之罪也使教素明于上而学素讲于下则士者固将有以用其力而岂有不勉之患哉诸君茍能致思于科举之外而知古人之所以为学则将有欲罢不能者矣观朱子此言洵古今通患夫为已二字乃入圣之门知为已则所读之书一一有益于身心而日用事物之间存养省察暗然自修世俗之纷华靡丽无足动念何患词章声誉之能夺志哉况即为科举亦无碍于圣贤之学朱子云非是科举累人人累科举若髙见逺识之士读圣贤之书据我所见为文以应之得失置之度外虽日日应举亦不累也居今之世虽孔子复生也不免应举然岂能累孔子耶朱子此言即是科举中为己之学诚能为己则四书五经皆圣贤之精蕴体而行之为圣贤而有馀不能为巳则虽举经义治事而督课之亦糟粕陈言无禆实用浮伪与时文等耳故学者莫先于辨志志于为己者圣贤之徒也志于科名者世俗之陋也国家养育人材将用以致君泽民治国平天下而囿于积习不能奋然求至于圣贤岂不谬哉朕膺君师之任有厚望于诸生适读朱子书见其言切中士习流弊故亲切为诸生言之俾司教者知所以教而为学者知所以学
  乾隆十一年礼部疏请拔贡生验到即㑹同国子监考试文理通者准为贡生留监肄业经侍郎管监事德沛奏肄业贡监向有额缺若准贡之人一概留监不免人浮于额请一体考到考验录取肄业
  谕礼部所奏拔贡廷试一事朕已降㫖依议嗣后礼部国子监务须秉公考试其留监肄业者与每年相较不得加于从前之数任意滥收著礼部国子监存记
  
  谕内阁国子监祭酒为成均司铎之长有造就人才之责著吏部将应行开列及其次应陞人员一并带领引见
  谨案嗣是汉祭酒员缺部臣以开列应陞之员引
  见请㫖简用定为例
  乾隆十九年
  谕内阁国学以课训士子为职现任国子监祭酒武极理系翻译进士出身不宜司教之任著以对品京堂缺补用
  谨案嗣是满祭酒员缺翻译进士出身之员遂停开列之例
  乾隆二十三年
  谕礼部国家设立学校原欲教育人材乃自设立义学以来不过仅有设学之名而无教育人材之实且既设有咸安宫国子监官学复加恩于左右两翼各设教训世职官学则八旗有志读书者尽可于此等官学内肄业似此有名无实之义学适足为贻误旗人之地所有义学着即行裁去
  乾隆二十六年
  谕礼部各处教习三年期满引见并无一二等之分惟国子监有之此例徒足开士子捷径于实政殊无禆益将谓一等者为优则该列在二等者初不谓之劣而一则归本班铨选一则留学以知县即用且留学三年既以知县即用而又预为声明遇拣发时一体挑选是名为学校收课士之效而实为上下其手启速化之门耳于教学用人俱无实济嗣后此例著停止毋复滋侥幸其如何详定章程之处该部议定具奏
  谨案时部臣遵㫖议覆嗣后教习期满出具考语带领引
  见恭𠉀钦定以知县教职用毋庸分别等第亦毋庸留学三
  

  乾隆四十八年
  谕内阁稽古国学之制天子曰辟雍所以行礼乐宣徳化昭文明而流教泽典至巨也此次释奠礼成念国学为人文荟萃之地规制宜隆而辟雍之立自元明以来典尚阙如自应増建以臻美备着派礼部尚书徳保工部尚书兼国子监刘墉侍郎徳成敬谨前往阅视度地鸠工诹吉兴建落成之日朕将举行临雍典礼以昭久道化成之盛
  乾隆四十九年
  谕内阁稽古明伦设教典重学官国学为首善之区桥门观聴规制尤宜隆备前命尚书刘墉徳保金简侍郎徳成鸠工庀材兴建辟雍现在已届落成朕于明年仲春释奠礼成即临雍讲学所有应行典礼著各该衙门详议具奏






  钦定国子监志卷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