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大清㑹典则例 (四库全书本)/卷14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四十 钦定大清㑹典则例 卷一百四十一 卷一百四十二

  钦定四库全书
  钦定大清会典则例卷一百四十一
  理藩院
  王会清吏司
  一朝觐顺治五年定蒙古王贝勒贝子公台吉都统等准于年节来朝○六年题准蒙古朝觐之期每年定于十二月十五日以后二十五日以前到齐
  一朝仪
  国初定蒙古王贝勒等凡遇年节皆㑹集于各扎萨克处咸朝服望
  阙行三跪九叩礼○康熙二十六年题准朝觐来京之王等凡遇祭祀一例斋戒遇朝会按班齐集违者罚俸六月○三十二年议准蒙古王贝勒及俄罗斯等处来使如遇年节冬至及凡遇庆贺皆行三跪九叩礼来使凡遇
  召见赐茶及赐燕均行三跪九叩礼食毕行一跪三叩礼○三十九年覆准王贝勒台吉等来朝凡遇祭祀
  
  庙斋戒行礼处停其陪祀令于
  午门外按翼排班𠉀
  圣驾出入时与不陪祀之在内王公一例迎送一班次顺治八年题准各蒙古分为两班循环来朝○十五年题准承袭王贝勒贝子公爵未及十八岁者免其年节来朝至十八岁始令入班朝觐○康熙元年题准每年元旦令归化城土黙特二都统轮班来朝留一人办事副都统亦如之○五十九年题准年例朝觐蒙古二十四部落定例分为两班将班次暁谕应来之王贝勒贝子公台吉等令其按期朝集如有事故令协理旗务之台吉一人前来若协理旗务之台吉亦有公事及患病等情即遣本旗内大台吉代觐仍将情由用印文送院察核如并无事故托辞不朝者将该管扎萨克等一并题叅治罪○雍正四年
  谕向来四十九旗王台吉等分为两班来京其家中即有要务或身抱病疴亦必前来交春始回本地明岁冬季又复直班为期既近冬月往返劳苦深可轸念嗣后有愿来请安者当于青草时仍令前来其循年例来京者分为三班二年一朝俾得休息钦此遵
  㫖议准蒙古朝觐内扎萨克分为三班一年一班轮流来朝不直班之扎萨克令该旗协理旗务台吉一人前来公主之子孙姻戚台吉等一家一人亦分为三班轮流来京○一班哲里穆盟会内科尔沁亲王一人郡王一人贝勒一人镇国公一人辅国公一人郭尔罗斯一等台吉一人召乌达盟㑹内敖汉郡王一人巴林郡王一人翁牛特贝勒一人巴林贝子一人敖汉辅国公一人卓索图盟㑹内土黙特贝子一人喀喇沁贝子一人辅国公二人扎萨克一等塔布SKchar一人锡林郭尔盟㑹内苏尼特郡王一人阿霸垓郡王一人蒿齐忒郡王一人阿霸哈纳尔贝勒一人乌朱穆秦贝勒一人苏尼特贝勒一人阿霸垓贝子一人乌朱穆秦镇国公一人辅国公一人乌兰察布盟㑹内吴喇忒辅国公一人伊克召盟㑹内鄂尔多斯贝勒一人辅国公一人归化城土黙特辅国公一人二班哲里穆盟㑹内科尔沁亲王一人郡王一人扎赖特贝勒一人郭尔罗斯镇国公一人科尔沁辅国公三人郭尔罗斯辅国公一人召乌达盟㑹内翁牛特郡王一人扎鲁特贝勒一人喀尔喀左翼贝勒一人敖汉贝子一人巴林贝子一人翁牛特镇国公一人扎鲁特镇国公一人巴林辅国公一人卓索图盟会内喀喇沁郡王一人镇国公一人锡林郭尔盟会内蒿齐忒郡王一人苏尼特郡王一人阿霸哈纳尔贝子一人乌兰察布盟㑹内四子部落郡王一人毛明安贝勒一人喀尔喀右翼贝子一人吴喇忒镇国公一人毛明安扎萨克一等台吉一人伊克召盟会内鄂尔多斯郡王一人贝子二人扎萨克一等台吉一人三班哲里穆盟㑹内科尔沁亲王二人郡王二人贝勒一人贝子一人杜尔伯特贝子一人科尔沁镇国公一人辅国公二人召乌达盟会内奈曼郡王一人敖汉郡王一人阿禄科尔沁贝勒一人扎鲁特贝勒一人翁牛特贝子一人敖汉辅国公一人克西克腾扎萨克一等台吉一人卓索图盟会内土黙特贝勒一人附喀尔喀贝勒一人喀喇沁贝子一人锡林郭尔盟㑹内乌朱穆秦亲王一人阿霸垓郡王一人苏尼特辅国公一人阿霸垓辅国公一人乌兰察布盟会内喀尔喀右翼贝勒一人贝子一人吴喇忒镇国公一人喀尔喀右翼镇国公一人伊克召盟会内鄂尔多斯贝勒一人贝子一人各令按班来朝○乾隆五年奏准擢于
  御前
  乾清门行走之内扎萨克王贝勒以下台吉以上分为两班令其每年
  万寿年节轮班来朝○十年奏准蒙古王公扎萨克等皆办理一旗事务之人盟长又系总理一盟㑹事务逺离游牧来京久住不免诸事贻误再擢于
  御前
  乾清门行走之人其中盟长扎萨克等甚多分为二班每年来京久住游牧事务恐有贻误嗣后除闲散王公额驸台吉等照常两班来朝外其盟长扎萨克不必入于两班或遇年班或有事来京仍令在
  御前
  乾清门行走○十四年奏准闲散行走之额驸等分为三班一年一班轮流来朝
  一叙次顺治十年题准蒙古亲王在内亲王之下郡王在内郡王之下贝勒在内贝勒之下贝子在内贝子之下公在内公之下以次叙坐○十八年题准年节来朝或进贡或会集坐次先一二等台吉次蒙古子次三等台吉次蒙古都统次四等台吉蒙古副都统次蒙古叅领佐领其蒙古男以下云骑尉以上各按品级分别叙坐○康熙五年定一二等台吉令于内大臣之下叙坐
  一贡物
  国初定归化城土黙特二旗每年四季贡马百匹段百匹○顺治二年题准归化城土黙特二旗四季贡马百六十三匹免其贡段○十四年题准归化城土黙特二旗每年贡石青二千斤○康熙十三年题准每年节进贡科尔沁等十旗共进十有二九计羊百有八只乳酒百有八瓶鄂尔多斯六旗呉喇忒三旗共进九九计羊八十一只乳酒八十一瓶馀二十五旗共进三九计羊二十七只乳酒二十七瓶由院察收交与礼部○二十三年题准年节进贡阿霸哈纳尔二旗喀尔喀一旗共进三九计羊二十七只乳酒二十七瓶由院察收交与礼部○二十四年题准蒙古王等年节进贡每旗止令进羊一只乳酒一瓶交与礼部○二十九年奉
  㫖科尔沁王台吉并王福晋夫人等所进汤羊每年定例太多嗣后进羊数不得过二三○三十四年奉
  㫖土黙特效力甚苦嗣后马鹿鹰鹞等贡永行停止○四十年停止归化城土黙特进贡石青○四十一年科尔沁旗分台吉等之妻进贡汤羊奉
  㫖蒙古进羊亦非容易嗣后进
  皇太后前者照常进贡进于朕前者著停止○乾隆元年覆准䝉古各旗扎萨克毎年十二月各进羊一只乳酒一瓶著为定例今鄂尔多斯别分一旗其管旗之扎萨克台吉等愿贡羊酒应准其照例进贡
  一贡道科尔沁郭尔罗斯杜尔伯特扎赖特均由山海关土黙特扎鲁特阿禄科尔沁敖汉奈曼喀尔喀左翼喀喇沁翁牛特均由喜峰口阿霸哈纳尔阿霸垓蒿齐忒乌朱穆秦巴林克西克腾均由独石口喀尔喀右翼四子部落苏尼特毛明安均由张家口归化城土黙特鄂尔多斯呉喇忒均由杀虎口以达
  京师
  一禁约顺治五年定䝉古每年四季各旗遣一人来京听事○十四年题准外藩固伦公主亲王以下县君公以上或以朝贡或以嫁娶及探亲等事欲来
  京师者皆报院请
  㫖不得私来○康熙四年题准除下嫁蒙古公主郡主外王以下扎萨克台吉以上以进贡来者不必题请○又题准归化城土黙特亦于每年四季各旗遣一人来京听事○十三年题准台吉等年老有疾不能亲来者方准遣使代贡年壮无疾遣使者不准○三十三年覆准蒙古王等随来兵丁络绎不绝著于各旗台吉叅领骁骑校内选一人为头领监管倘有抢掠窃盗事发一并议处并行文各扎萨克嗣后凡无贡物空身来者停其给发印文○四十三年议准蒙古台吉定为一年一次进贡如有情愿来贡者准其进贡该扎萨克将台吉等职名贡物开载印文进口时该管官察明人数贡物亦用印文差绿旗歩兵赍送其扎萨克印文交稽察馆务官详勘愿来之台吉亦照正贡例安置○五十六年覆准蒙古台吉等进贡人入口时令守边口官察明贡物即用印文交歩兵赍送不得迟延勒索如违交部严究议罪○又议准进贡之台吉等由该扎萨克处各将职名年貌贡物数目并愿来之台吉逐一开明给印文令其来京倘将册内无名品级未到之台吉徇情滥给印文令来者将该扎萨克王贝勒贝子公台吉等各罚俸一年协理旗务台吉各罚牲畜五九○雍正七年定四时进贡听事之处改为十月内来京一次○乾隆十二年议准每年冬季进贡之台吉等均编班次令其轮流行走有千馀台吉之旗令二三百人前来五百以上之旗令百馀人前来止二三百之旗来者不得过六十人若有事故不能来者不得逼勒其愿来之台吉务先询明每人给印文一纸开载姓名以杜冒替并将各旗所来名数彚造一簿先期报院以备察核○二十七年议准每年冬季进贡之台吉定于六月内造册报院核对后行文该扎萨克准其来贡○又奏准冬季进贡之台吉均编班次令其轮流行走凡有千台吉之旗令二百人前来五百台吉之旗令百人前来百台吉之旗令二十人前来仍照例先期报院届期给与印文以杜冒替有故不能来者毋得逼勒
  一骑从顺治五年题准蒙古王等来京亲王准随五十人郡王四十五人贝勒四十人贝子三十五人镇国公辅国公各三十人台吉都统等各十人于定额之外多来者不准支给食物草料○十年题准䝉古王等来京亲王及随从人共马十五匹郡王及随从人共马十匹贝勒及随从人共马八匹贝子固伦额驸及随从人共马六匹公和硕公主额驸郡主额驸县主额驸及随从人共马四匹公主之子及从人共马三匹台吉及从人共马二匹若台吉等随其王贝勒来者止定本身马一匹固伦公主视亲王郡主视郡王县主视贝勒郡君视贝子县君视公都统子以下云骑尉以上各本身马一匹均行文户部支给草料此外马驼交礼部马馆饲养○十八年题准公主郡主等与额驸同来随从人员悉照来数支给食物草料若额驸等独来固伦额驸准随四十人和硕额驸三十人多罗额驸公主之子二十人固山额驸十有五人馀人不准支给食物草料○康熙六十一年议准凡固伦公主来京准随䕶卫官二十三人婢女十三人仆从十四人在馆养马六十五匹坐马十五匹和硕公主䕶卫官十四人婢女十六人仆从十人养马六十匹坐马十三匹郡主婢女二十人仆从十三人养马五十匹坐马十匹县主婢女十八人仆从十二人养马四十匹坐马八匹郡君婢女十五人仆从十人养马三十五匹坐马六匹县君婢女十二人仆从八人养马二十五匹坐马四匹乡君婢女一人仆从九人养马十匹坐马三匹宗女婢女一人仆从七人养马八匹坐马三匹若固伦公主之固伦额驸和硕公主之和硕额驸来京均准随䕶卫六人随从九人仆从十人养马三十五匹坐马六匹郡主之和硕额驸随从十三人仆从十二人养马三十五匹坐马六匹县主之多罗额驸随从十人仆从十人养马二十五匹坐马四匹郡君之多罗额驸随从八人仆从七人养马二十五匹坐马四匹县君之固山额驸随从三人仆从七人养马十五匹坐马三匹乡君额驸仆从六人养马八匹坐马一匹若亲王来京准随长史䕶卫等官二十三人随从七人仆从十人养马六十匹坐马十五匹惟科尔沁之土谢图卓里克图达尔汉三亲王养马六十五匹郡王长史䕶卫等官十八人随从七人仆从十人养马五十匹坐马十匹贝勒司仪长䕶卫等官十一人随从九人仆从十人养马四十匹坐马八匹惟科尔沁达尔汉亲王旗一贝勒养马六十五匹坐马十五匹贝子䕶卫等官八人随从七人仆从十人养马三十五匹坐马六匹公䕶卫等官六人随从六人仆从八人养马二十五匹坐马四匹扎萨克台吉仆从十人养马十匹坐马三匹公主之子孙台吉随从三人仆从三人养马十五匹坐马三匹姻戚台吉仆从六人养马十五匹坐马三匹台吉仆从四人养马八匹坐马一匹都统子副都统男等来京各准随仆从四人养马五匹坐马一匹长史䕶卫叅领佐领骑都尉云骑尉骁骑校等仆从各一人养马各三匹坐马各一匹随从领催骁骑闲散人等不准带仆止准坐马一匹○乾隆二十七年
  㫖礼部喂养䝉古賔客之马馆著裁去照坐马例折给银两十月初一日起三月三十日止○又议准固伦公主原定养马六十五匹今裁去二十匹准给四十五匹和硕公主原定六十匹今裁去二十匹准给四十匹郡主原定五十匹今裁去十五匹准给三十五匹县主原定四十匹今裁去十匹准给三十匹郡君原定三十五匹今裁去十匹准给二十五匹县君原定二十五匹今裁去五匹准给二十匹乡君原定十匹今裁去二匹准给八匹宗女原定八匹今裁去二匹准给六匹固伦公主之固伦额驸和硕公主之和硕额驸原定三十五匹今裁去十匹准给二十五匹郡主之和硕额驸原定三十五匹今裁去十匹准给二十五匹县主之多罗额驸郡君之多罗额驸原定二十五匹今裁去五匹准给二十匹县君之固山额驸原定十五匹今裁去五匹准给十匹乡君额驸原定八匹今裁去二匹准给六匹科尔沁三亲王一贝勒原定六十五匹今裁去二十匹准给四十五匹亲王原定六十匹今裁去二十匹准给四十匹郡王原定五十匹今裁去十五匹准给三十五匹贝勒原定四十匹今裁去十匹准给三十匹贝子原定三十五匹今裁去十匹准给二十五匹公原定二十五匹今裁去五匹准给二十匹扎萨克台吉塔布SKchar仍照原例养马十匹毋庸议减公主子孙台吉姻戚台吉原定十五匹今裁去五匹准给十匹台吉原定八匹今裁去二匹准给六匹都统子副都统男等原定五匹今裁去一匹准给四匹长史䕶卫叅领佐领骑都尉云骑尉骁骑校原定三匹今裁去一匹准给二匹均照坐马例折银在本院银库关领○又议准台吉仆从四名其中亦有以少报多以无作有之弊应给与二名口粮不论其多寡有无画一办理一賔馆顺治年间定科尔沁三亲王一贝勒及公主等来京奏除内亲王以下民公侯伯内大臣侍卫及一品官咸蟒袍补服出郊迎接由礼部备茶饯送亦如之均请
  㫖遵行○康熙二十六年题准科尔沁等十旗王以
  下台吉等以上来请
  圣安进贡今年停其在
  皇城内拨房令于㑹同馆内安置○三十三年覆准内外馆居住来朝之䝉古原委理藩院及光禄寺官笔帖式各二人验看给发什物戸礼工三部止委司官笔帖式各一人两处验给实难周遍嗣后户工两部加委旗员笔帖式各二人分行内外馆遇䝉古到日各项廪给照数速发所给草照谷草七斤之数若有短少将该管官员笔帖式承发之吏一并题叅
  一限期康熙六十一年议准凡额驸等尚主之后未往䝉古地方者按其应得口粮折银支给居住
  京师之公主等回家时仍分别给与路费来时不计限期供应廪给凡额驸亲属公主之子孙自亲王以下台吉以上凡系姻戚来京者皆得展限居住非姻戚之王等以下扎萨克台吉以上来京者均予十日廪给平时来贡之台吉予五日收纳贡物之后再给五日都统以下来使均予五日廪给○又议准内扎萨克王等来京均定限四十日正副使亦如之○雍正元年议准公主等下嫁䝉古成婚之后久住
  京师与䝉古无甚裨益嗣后公主等下嫁䝉古非
  特㫖留京者不得过一年之限若因疾病或有娠不能即往者令将情节奏明展限○二年奏准下嫁䝉古之公主郡主等如欲来京者并令请
  㫖不得擅来
  京师其奉
  㫖来京者均定以限期照例供给内扎萨克额驸准住四十日公主郡主等准住六十日如限满后仍欲留京者亦须奏明再支供给○五年定
  御前行走之额驸台吉等所供廪给毋庸勒限随居住之日给与○乾隆九年议准䝉古额驸台吉等擢于
  御前行走与擢于
  乾清门行走既有分别则其住京之例亦应酌量除擢于
  御前行走者毋庸定限外其擢于
  乾清门行走之额驸台吉等仍定限四十日令其起行
  一教养顺治十六年题准台吉等有愿入
  内廷随侍者由院具题交与内大臣○雍正九年
  谕从前
  皇考时曾将䝉古子弟留内教养应将䝉古王贝勒贝子公扎萨克等之子年十五岁以上者令其来京教养交与理藩院请㫖钦此遵
  㫖议准行文内扎萨克六㑹盟长将各王贝勒贝子公大台吉等之子年十五岁以上赋性聪敏已经出痘者开具年岁造册送院并行文喀尔喀等各扎萨克一例办理○十年议准擢于
  乾清门行走之台吉未授品级者皆照伊等应得品级给与顶带补服嗣后擢于
  乾清门行走之台吉等悉照此例○乾隆十六年
  㫖乾清门行走未得品级之科尔沁台吉喀喇沁塔布SKchar著赏给应得品级嗣后有擢于乾清门未得品级之台吉塔布SKchar皆著照此例给与品级一廪给刍牧折价康熙四十六年议准䝉古玉台吉等来京除所骑马驼交馆饲养外坐马草料及煮料柴薪仍行给与其馀口粮食物等项停其户礼工三部领取仍照该部所定之价减十分之一折银支给使众䝉古得以自便共沾实惠○六十一年议准自固伦公主以下官员以上随来仆从原定每日给银二分五釐应加增一半定为仆从一人日给银五分其宗女亦应酌给口粮路费再固伦额驸本身口粮原定日给银七钱三分应加增七分日给八钱公之婿本身口粮路费原定日给银四钱应加增一钱日给五钱扎萨克台吉本身口粮原定日给银七钱四分应加增二钱六分日给银一两若额驸公主郡主暨䝉古王福晋与台吉妻夫妇同来往者口粮并为一分支给坐马养马仍各照例分给○雍正三年议准公主等坐马日给料三升二合四撮谷草羊草各一束柴斤半王台吉及一应官员兵丁人等坐马日给料四升榖草羊草各一束柴一斤按定例柴一斤价银二釐六毫六丝料一斛价银一两二钱榖草一束价银一分五釐羊草一束价银六釐五毫一丝嗣后坐马草料及煮料柴薪亦应照从前口粮食物之例减定价十分之一折银支给均于本院库银内动用年终彚数奏销○十二年议准常住在京之䝉古非暂来者可比从前喀尔喀郡王厄鲁特贝勒之廪给均照定例裁减一半嗣后常住在京之䝉古除
  御前行走者不议外馀皆照例减半给与此等常住之人无须饲养马驼并将草料折价一并停给一廪给定数康熙六十一年议准固伦公主本身及随从人等口粮每日共给银六两三钱五分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八钱六分九釐一毫三丝公主来京路费银四十两七钱九分回家路费银四十两一钱九分随从五十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三钱和硕公主本身及随从人等口粮每日共给银五两二钱五分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七钱五分三釐二毫四丝二忽公主来京进喜峰口给路费银十八两五钱进张家口给银十八两进古北口给银十七两公主回家出喜峰口给路费银二十五两五钱九分出张家口给银二十五两九分出古北口给银二十四两九分随从四十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三钱郡主本身及奴婢每日共给银四两三钱七分五釐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五钱七分九釐四毫二丝郡主回家路费银十五两一钱奴婢三十五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二钱县主本身及奴婢每日共给银三两五钱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四钱六分三釐五毫三丝六忽县主回家路费银八两五分奴婢三十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一钱八分郡君本身及奴婢每日共给银二两八钱五分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三钱四分七釐六毫五丝二忽郡君回家路费银六两五钱五分奴婢二十五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一钱五分县君本身及奴婢每日共给银二两八分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二钱三分一厘七毫六丝八忽县君回家路费银三两八钱奴婢二十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一钱二分乡君本身及奴婢每日共给银一两二分五釐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一钱七分三釐八毫二丝六忽乡君回家路费银二两四钱九分奴婢十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五分宗女本身及奴婢每日共给银九钱二分五釐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一钱七分三釐八毫二丝六忽宗女回家路费银二两奴婢八人每日共给路费银四分固伦公主之固伦额驸和硕公主之和硕额驸本身及随从人等每日共给银四两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四钱四釐八丝二忽额驸回家出喜峰口给路费银二十五两五钱九分出张家口给银二十五两九分出古北口给银二十四两九分随从二十五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一钱五分郡主之和硕额驸本身及仆从每日共给银三两二钱五分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二钱六分九釐三毫八丝八忽额驸回家路费银十五两一钱仆从二十五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一钱三分县主之多罗额驸本身及仆从每日共给银二两一分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二钱六分九釐三毫八丝八忽额驸回家路费银八两五分仆从二十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一钱郡君之多罗额驸本身及仆从每日共给银一两八钱一分五釐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二钱六分九釐三毫八丝八忽额驸回家路费银六两五钱五分仆从十五人每日共给路费银八分县君额驸本身及仆从每日共给银一两三钱三分五釐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二钱二釐四丝一忽额驸回家费银三两八钱仆从十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五分乡君额驸本身及仆从每日共给银一两一分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六分七釐三毫四丝七忽额驸回家路费银二两四钱九分仆从六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三分科尔沁土谢图卓里克图达尔汉三亲王本身及随从人等每日共给银七两三钱五分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一两一分二毫五忽来京进喜峰口给路费银十八两五钱进张家口给银十八两进古北口给银十七两回家出喜峰口给路费银二十五两五钱九分出张家口给银二十五两九分出古北口给银二十四两九分随从四十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三钱科尔沁达尔汉亲王旗贝勒本身及随从人等每日共给银六两三钱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一两一分二毫五忽来京进喜峰口给路费银十八两五钱进张家口给银十八两进古北口给银十七两回家出喜峰口给路费银二十五两五钱九分出张家口给银二十五两九分出古北口给银二十四两九分随从三十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一钱八分各部落亲王本身及随从人等每日共给银六两三钱五分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一两一分二毫五忽回家给路费银十二两八钱随从四十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三钱郡王本身及随从人等每日共给银五两三钱五分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六钱七分三釐四毫七丝回家给路费银七两八钱八分随从三十五人每日共给银二钱贝勒本身及随从人等每日共给银三两四钱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五钱三分八釐七毫七丝六忽回家给路费银五两随从三十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一钱八分贝子本身及随从人等每日共给银二两九钱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四钱四釐八丝二忽回家给路费银三两七钱随从二十五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一钱五分公本身及随从人等每日共给银二两四钱一分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二钱六分九釐三毫八丝八忽回家给路费银三两七分随从二十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一钱二分扎萨克台吉本身及仆从每日共给银一两六钱一分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二钱二釐四丝一忽回家给路费银七钱五分仆从十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五分公主之孙台吉本身及仆从每日共给银一两五钱三分五釐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二钱二釐四毫一忽回家给路费银二两五钱七分仆从六人每日共给路费银三分有姻戚之台吉本身及仆从每日共给银一两一钱六分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二钱二釐四丝一忽回家给路费银七钱五分自此以下随从仆人不给路费台吉本身及仆从每日共给银九钱二分坐马草料毎日共给银六分七釐三毫四丝七忽回家给路费银七钱五分都统子本身及仆从每日共给银三钱八分坐马草料每日共给银六分七釐三毫四丝七忽回家日给路费银一分副都统男本身及仆从每日共给银三钱二分坐马草料每日给银六分七釐三毫四丝七忽回家日给路费银一分长史䕶卫叅领佐领骑都尉云骑尉骁骑校等本身及仆从每日共给银一钱五分坐马草料每日给银六分七釐三毫四丝七忽回家日给路费银一分随从领催骁骑闲散人等每日给本身银五分若别行差遣来京加银二分坐马草料每日给银六分七釐三毫四丝七忽回家日给路费银一分○是年十二月议准䝉古王等既因
  圣祖仁皇帝大事来京其本身廪给应遵
  㫖于常额之外亲王郡王日各增给银一两一钱贝勒贝子和硕公主之和硕额驸日各增银五钱五分公多罗额驸固山额驸扎萨克台吉及姻戚台吉等日各增银一钱六分台吉等日各增给银一钱二分○雍正十三年十月议准因
  世宗宪皇帝大事来京之䝉古王等于照常廪给之外亲王郡王日各增给银五钱五分贝勒贝子和硕额驸郡主额驸县主额驸日各增给银二钱七分五釐公郡君额驸县君额驸乡君额驸扎萨克台吉公主之子孙姻戚台吉等日各増给银一钱八分三釐台吉等日各增给银一钱一分至循例进贡之王台吉等仍照常廪给不必加增
  一燕飨
  国初定年节来朝之䝉古王等均著于岁除
  赐燕一次新正
  赐燕二次越日五旗王府各设燕一次○康熙十五年定䝉古进贡之副都统长史等皆令与燕一赏赉
  国初定内扎萨克固伦公主和硕公主亲王以下公以上请安进贡来京本身无赏如固伦公主和硕公主亲王郡王遣使请安者来使赏给洋段 -- 𠭊 or 假 ?一彭段 -- 𠭊 or 假 ?一三梭布十有二仆从布四郡主郡君贝勒贝子公来使赏给彭段 -- 𠭊 or 假 ?一布八仆从布三进贡来京之台吉都统子男副都统赏给大段 -- 𠭊 or 假 ?一彭段 -- 𠭊 or 假 ?一布十有二叅领佐领骑都尉云骑尉达尔汉等赏给洋段 -- 𠭊 or 假 ?一彭段 -- 𠭊 or 假 ?一布七王府长史一二三等䕶卫典仪闲散人等赏给彭段 -- 𠭊 or 假 ?一布六本身不来遣使前来进贡者来使赏给彭段 -- 𠭊 or 假 ?一布四此外随伊主前来者均无赏至有姻戚之台吉等本身不来准遣使请安进贡其馀小台吉以下骁骑校以上本身不来不准遣使○顺治十年定归化城进贡官员各赏给裘帽靴带弓矢鞍辔白金有差○十一年题准年节来朝之王等赏给品物均于
  午门外颁赐○十八年题准䝉古等以私事来京者止给行粮不加赏赉○康熙九年题准年节来朝之归化城土黙特都统等各赏三等漆鞍一段 -- 𠭊 or 假 ?七茶一篓○十三年题准赏年节来朝之王贝勒贝子公台吉等各分等次亲王雕鞍一银茶筒茶盆各一段 -- 𠭊 or 假 ?三十六茶五篓郡王雕鞍一银茶筒一段 -- 𠭊 or 假 ?二十九茶四篓贝勒雕鞍一银茶筒一段 -- 𠭊 or 假 ?二十二茶三篓贝子漆鞍一银茶盆一段 -- 𠭊 or 假 ?十有四茶二篓镇国公辅国公各漆鞍一银茶盆一段 -- 𠭊 or 假 ?十茶二篓一二等台吉漆鞍一段 -- 𠭊 or 假 ?七茶一篓三四等台吉漆鞍一段 -- 𠭊 or 假 ?五茶一篓科尔沁土谢图卓里克图达尔汉三亲王加赏甲胄一副段 -- 𠭊 or 假 ?八扎萨克图郡王加赏银茶盆一段 -- 𠭊 or 假 ?六○二十四年定内扎萨克四十九旗每年遣进羊酒听事人赏给彭段 -- 𠭊 or 假 ?一布八仆从布三○四十年议准䝉古额驸于郡主等薨逝后续娶者销去额驸之号停其俸禄如郡主等薨逝后不曽别娶仍留额驸之号给以俸禄○五十四年覆准鄂尔多斯请安进贡照伊来使品级赏给诸物交与内务府武备院制造俟起程时赏给○又覆准赏年例来朝之王贝勒贝子公台吉等段 -- 𠭊 or 假 ?疋雕鞍银茶筒茶盆黄茶等物各照价直折银赏给其有加赏甲胄段 -- 𠭊 or 假 ?币者亦按数折银加赏○五十五年
  谕近来所赏䝉古衣帽撒袋腰刀鞍辔段 -- 𠭊 or 假 ?疋茶布等物实为粗陋嗣后如赏内扎萨克喀尔喀照定价略减折银赏给如赏归化城西藏厄鲁特俄罗斯著内务府武备院制造赏给仍详议具奏钦此遵
  㫖议准亲王以下台吉以上应赏器物亲王酌量折给银四百三十两郡王酌给银三百十有七两贝勒酌给银二百三十八两贝子酌给银百五十两公酌给银百十有七两扎萨克台吉酌给银七十六两一二等台吉酌给银六十三两三四等台吉酌给银五十三两再科尔沁亲王三人各加银七十二两扎萨克图郡王加银七十三两永为例
  一行围康熙六十一年奏准蒙古随围之多罗郡王四人各赏纬帽一绵龙段 -- 𠭊 or 假 ?袍一糚段 -- 𠭊 or 假 ?褂一镀金环佩带一副毡袜皮靴各一双腰刀一瓖绿松石珊瑚撒袋一副弓矢全贝勒四人贝子二人公四人各赏给纬帽段 -- 𠭊 or 假 ?段 -- 𠭊 or 假 ?褂佩带毡袜皮靴如前不给腰刀撒袋弓矢扎萨克一等台吉一人赏如贝勒等惟不给段 -- 𠭊 or 假 ?褂台吉塔布SKchar都统副都统叅领佐领侍卫总管副管骁骑校等共计四百二十二人各赏官用段 -- 𠭊 or 假 ?一随围骁骑长枪手鸟枪手前锋䕶军领催哈嘛尔向导捕户等共计千七百四十二人各赏银六两牵驼马人及䝉古王等之闲散随从人共计五百八十五人各赏银三两毛青布一○乾隆六年奏准此番管理围场并无王等无庸议外其管理围场之科尔沁敖汉翁牛特喀喇沁等处贝勒三人贝子一人公三人多罗额驸一人固山额驸一人台吉塔布SKchar七十二人侍卫官员二百二十五人皆照康熙六十一年之例赏给其随围之骁骑捕户人等共千八百十有一人照旧例赏银六两外遵
  㫖各加赏银三两牵驼马人赶车人等共二百九十
  六人照旧例赏银布外遵
  㫖各加赏银一两五钱再贝勒公等之䕶卫官员亦应照前例各赏毛主月布一银三两奉
  㫖科尔沁土谢图亲王等十五人各加赏纬帽一顶糚段 -- 𠭊 or 假 ?衣一袭佩带靴袜各一事科尔沁达尔汉亲王等三人各加赏刀一弓矢全撒袋一副上用龙段 -- 𠭊 or 假 ?一塔布SKchar敏珠尔拉布坦加赏腰刀一弓矢全撒袋一副哈嘛尔行走三十一人各加赏官用段 -- 𠭊 or 假 ?一额驸䇿凌虽未随围亦照随围亲王之例赏给一分其赏给之物交伊子公车布登扎布寄去○十二年议准嗣后前往哨鹿围场请安随围之王贝勒贝子公台吉等止赏段 -- 𠭊 or 假 ?疋者按数赏给若赏赐衣服亦酌量折给段 -- 𠭊 or 假 ?
  一俸币固伦公主俸银千两俸段 -- 𠭊 or 假 ?三十和硕公主俸银二百两俸段 -- 𠭊 or 假 ?十有二郡主俸银百五十两俸段 -- 𠭊 or 假 ?十县主俸银百两俸段 -- 𠭊 or 假 ?八郡君俸银五十两俸段 -- 𠭊 or 假 ?六县君俸银四十两俸段 -- 𠭊 or 假 ?五乡君俸银三十两俸段 -- 𠭊 or 假 ?四固伦公主之固伦额驸俸银三百两和硕公主之和硕额驸俸银二百两俸段 -- 𠭊 or 假 ?各九郡主额驸俸银百两俸段 -- 𠭊 or 假 ?八县主之多罗额驸俸银五十两俸段 -- 𠭊 or 假 ?五郡君之多罗额驸俸银四十两俸段 -- 𠭊 or 假 ?四县君之固山额驸俸银三十两俸段 -- 𠭊 or 假 ?三科尔沁土谢图卓里克图达尔汉三亲王俸银二千五百两俸段 -- 𠭊 or 假 ?四十其馀亲王俸银二千两俸段 -- 𠭊 or 假 ?二十五科尔沁扎萨克图郡王俸银千五百两俸段 -- 𠭊 or 假 ?二十其馀郡王俸银千二百两俸段 -- 𠭊 or 假 ?十有五贝勒俸银八百两俸段 -- 𠭊 or 假 ?十有三贝子俸银五百两俸段 -- 𠭊 or 假 ?十镇国公俸银三百两俸段 -- 𠭊 or 假 ?九辅国公俸银二百两俸段 -- 𠭊 or 假 ?七扎萨克台吉俸银百两俸段 -- 𠭊 or 假 ?四一等子俸银二百五两二等子百九十二两五钱三等子百八十两一等男俸银百五十五两二等男百四十二两五钱三等男百三十两一等轻车都尉俸银百有五两二等轻车都尉九十二两五钱三等轻车都尉八十两骑都尉俸银五十五两云骑尉俸银四十二两五钱○雍正七年
  谕䝉古王以下扎萨克一等台吉以上著通行増赏俸银一倍再闲散一等台吉从前无俸亦著照从前扎萨克一等台吉所食俸银百两之数赏给嗣后著户部会同理藩院于年终将倍赏之处请㫖钦此○十
  年议准
  乾清门行走之一等台吉岁给俸银百两二等八十两三等六十两四等四十两
  一振恤
  国初定䝉古如遇灾荒令附于该扎萨克及各旗富戸喇嘛人等设法养赡如仍不敷该㑹内人等共出牛羊协济养赡仍将协济被灾人口数目造册送院倘连岁饥馑该㑹内力乏不能养济著盟长㑹同该扎萨克等一同具报到院由院请
  㫖遣官察勘发帑振济将该扎萨克王贝勒贝子公台吉等次年俸银豫行支取一并入于振济项内使用振济后该扎萨克王等仍不能养恤属下又至穷困者即将穷困之戸彻出给与该㑹内贤能扎萨克等养赡○康熙三十年遣官五路分察䝉古各旗佐领内贫人奉
  㫖前䝉古等处盗贼稀少今乃日见奏报良由穷困所致彼携妻挟子前来若尽行收留彼无遗类矣今尔等往㑹彼属王贝勒及耆老軰计议作何长久营生使贫人得所不致边土流亡确议具奏钦此遵
  㫖议准众䝉古王贝勒以下耆老什长以上谨遵恩㫖严行晓谕各旗嗣后均择水草佳处游牧轻役减税务求永逺营生之道今先察明贫乏之户著本旗扎萨克及富户喇嘛等抚养不足则各旗公助牛羊每贫台吉给牛三头羊十五只每贫人给牛二头羊十只令其孳育永作生理勿为盗贼亦不致流亡取具众旗承领养赡贫人数目印给一并送院注册存案倘日后有以贫穷告者照册将该管扎萨克议处有告振不实者仍治以罪○雍正元年
  谕郭尔罗斯乏食白都讷仓粮颇多即将此米散振但止给与米粮糊口并无产业何以为生向者给产业买牲饩之事皆委富戸富户茍且塞责所给䝉古之物浮报数倍䝉古并不得实惠科尔沁一旗与他䝉古不同世为国戚恪恭㢲顺历今百有馀年今闻伊属下之人乏食朕心轸恻著赍帑银三万两往振再差大臣一人司官一人往郭尔罗斯旗下将实在穷苦并无牲饩之人察明数目按伊戸口足用之数给与乳牛羊只钦此○又
  谕今年口外䝉古地方虽获丰收但科尔沁敖汉等十六处扎萨克地方收获未丰宜加特恩科尔沁五旗著赏银三千两此项银交与见今在京科尔沁王等带去将科尔沁土谢图亲王等五旗未能丰收者察明赏给敖汉等十一旗著赏银六千两可简司官二人分两路送往㑹同各该扎萨克将未能丰收者察明赏给钦此○五年
  谕索伦达虎里等处两年马匹牲畜多有倒毙丰歉不一兵丁生计稍艰著动戸部帑银五千两交总管副都统与将军公同商酌养育索伦穷苦之人及赏给效力兵丁钦此○乾隆十一年奏准乌兰察布一盟㑹六旗遭旱䝉古益穷见据该扎萨克等及各旗有牲畜富戸咸已兼顾养赡应加鼓励请将此次养赡穷䝉古人内办理旗务王台吉等如后遇罚牲之案视其养赡人数多寡将应罚之牲按数抵销闲散台吉官员人等入于勤劳公事人内亦按其养赡人数多寡一例分赏罪罚牲畜以示奖励○十二年
  谕据差往察核拯救苏尼特等六旗被灾贫人之尚书奏称乌朱穆秦四旗被灾较轻其下二万馀口贫穷䝉古均并于该旗养赡无庸拯救等语该扎萨克等如此办理虽系其分内之事朕甚嘉之著特加恩此四旗内养赡贫人之王贝勒贝子公等著赐俸半年其无俸之副台吉量赐银四十两小台吉二十两官员白丁喇嘛入于赏给罪罚牲畜之内均照去年乌兰察布之盟施恩办理钦此○二十七年议准哲里穆召乌达卓索图三㑹盟所属游牧尚有可耕之地是以康熙年间议令三盟长之扎萨克等每旗各设一仓每年秋收后各佐领下壮丁每丁输粮一斗贮仓以为歉收振济之用其收放数目并未定有奏销之例嗣后三盟长各扎萨克于每年秋收后将收纳支放实数各造具印册报院年终彚奏











  钦定大清会典则例卷一百四十一
<史部,政书类,通制之属,钦定大清会典则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