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日下旧闻考 (四库全书本)/卷07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十三 钦定日下旧闻考 卷七十四 卷七十五

  钦定四库全书
  钦定日下旧闻考卷七十四
  国朝苑囿 南苑一
  等谨按苑囿之设所以循览郊原节宣气序仰惟
  开国以来若
  南苑则自
  世祖肇加脩葺用备蒐狩而
  畅春园创自
  圣祖
  圆明园启自
  世宗实为勤政敕几劭农观稼之所
  皇上绍庭继述每岁恭值
  驾幸
  圆明园凡莅官治事一如
  内朝晷刻靡间其傍近
  园居若
  清漪
  静明
  静宜诸园规制朴略以备岁时
  观省恭诵
  宸章惟以民依物𠉀雨旸农糓为务今谨依次釐卷编录至朱彛尊原书如南海子高梁桥瓮山西湖玉泉山香山诸地皆载郊坰门今为摘叙分附于
  国朝苑囿各条后使有原委可证焉
  南海子在都城南二十里 畿辅通志
  等谨按南海子即
  南苑在永定门外元时为飞放泊明永乐时复增广其
  地周垣百二十里我
  朝因之设海户一千六百人各给地二十四亩春蒐冬
  狩以时讲武恭遇
  大阅则肃陈兵旅于此
  圣祖御制南苑晩景诗 薰风南苑翠斿回处处连云暮色催夜火辉煌盈帐幕离宫长待万几来
  圣祖御制驻跸南苑遣使恭进
  太皇太后鲜果诗 日永离宫节𠉀新薰风早已献嘉珍赤瑛盘内甘鲜果奉进
  瑶池第一人
  乾隆四年
  御制南苑获野禽恭进
  皇太后诗 积雪满郊坰三冬农务停鸣笳齐队伍布令疾雷霆马足奔如电鹰眸迅似星山禽味鲜洁飞骑进
  慈宁
  乾隆五年
  御制秋日奉
  皇太后驾幸南苑即事八首 岁荷
  天恩庆有秋欣陪
  慈辇驾龙𬨎如京畿甸风光好万户欢声夹道周 虞人建帜甸人随南苑秋清好猎时阅武此来兼省敛香风饼饵拂旌旗 万物熙和大造中郊原辉映苑门红承欢仰识
  慈颜豫祇为
  天恩钖屡丰 羽卫森翘出帝城顺时清跸此巡行金吾底事频传警便欲周知闾巷情 十里秋光伯虎画一鞭斜日晾鹰台众中抡得穿杨手琥珀光浓赐御杯扈从长承
  爱日晖五云高捧鳯舆翚问
  安户外亲调膳手射郊原鹿正肥 离宫月影透书𥦗法曲时闻画鼓枞题柱吟馀思往事不知绛蜡炧银釭从来稽古戒禽荒宵旰勤劳敢刻忘欢乐正饶还止
  辇属车侍从有东方
  乾隆十三年
  御制南苑行宫晩坐忆经略大学士傅恒 依然庭宇静朅尔研瓯闲一室澄心处两年𥈤眼间南苑未至盖二年矣冲寒怀硕辅此际历重闗所愿明天讨成功指日还乾隆十四年
  御制去岁冬月驻南苑行宫有忆经略大学士傅恒之作兹以金川平定恭谒
  孝陵
  景陵冋銮取道南苑往易州恭谒
  泰陵驻跸行宫见壁上旧题辄叠原韵 早传三箭定稍得万几闲回跸经临便逾年想像间军声扬雪岭舆颂溢桃闗经略大学士振旅而归成都士民迎至桃闗歌颂载路此所谓父老扶杖以观武成者乎离聚何须论心同孰往还
  乾隆二十一年
  御制南苑行宫叠旧作韵有序 孔林告祭礼成旋跸展谒
  孝陵
  景陵由赵北口取道而东经临南苑迁次逾宿循览旧题感时触绪辄仍原韵用述近怀 离宫信宿重闗情绨几芸编触目清讵料鹿蠡仍计诈尚教颉利待擒生起銮日西路军营驰报擒获阿睦尔撒纳露布盖据以告者乃逆贼缓师之计也已而䇿楞等知其为诈督兵速进刻期往擒驱除已奏伊犁定初阿睦尔撒纳潜踪伊犁闻大兵至乃遁去喇嘛人众来迎䇿楞等遂以二月二十四日收复其地旋转终归绝域平
  谟烈在天祈黙佑
  桥山东望蓟云横
  乾隆二十三年
  御制南苑赐哈萨克布鲁特塔什罕回人等观烟火灯词 款闗定莋复存卭庆典频繁举仲冬为耀光明逮疏狄先陈曼衍引鱼龙 灯火城南六十春康熙二三十年间元宵盖曾在南苑陈烟火后以建畅春园率于彼度节不复在此观灯者六十馀年矣重观因赉逺来人村民遥近扶携至不禁金吾例可循 百道流虹贝阙朝光明仿佛上元宵田蚕事例虽云早已盼霏空六出飘 后先接踵共来尊难学萧王闭玉门爆响连珠成捷报便期早晩定坚昆时吾师方围叶尔奇木城日夜望捷音之至风定时暄夜正长上弦魄影已腾光时十一月初五日周家建子原正月想是嫦娥也为去声忙 鳞集应教一视同避寒灯火夜深烘高张黄幕三巡罢讶似清凉万树中山庄三十六景内无暑清凉后即万树园迩年观灯火宴逺蕃之处 翠火明灯玉树攅化城蜃阁绛云端元宵预借休相拟惠逺宁为好乐观万幕高竿掲野灯半轮真是一条冰肩舆宴罢还行馆愓夕因心畏益增
  乾隆二十八年
  御制二月三日幸南海子有序 紫籞敷筵乍过颁春以后红门𠉀仗方当作社而前念西濛陪使将归俾南苑首途载遣时乃日长熊馆草痕细簇马蹄风暖鹰台林影徐翻鸠羽得气验神皋温宴古苔已绽䨇槐循名知陆海膏腴新溜常飞一泊爰徴近卫还叅典属材官偶试初围不校司衡簿正值嘉彚昭苏伊始讵效三畋臻遐陬绥靖以还宁弛九伐眷尔朝元奉表未预随猎骑秋行咨予纪岁留题频回忆军书夜治因抒即事以志縁情 庆节难辞宴赏频诘戎欲示逺俫人櫜鞬御马非从鹿帕帻趋涂仰集鳞信宿言旋宁玩日群生资养惜当春武成犹此不忘武王国声灵被海垠
  乾隆三十六年
  御制海子行 元明以来南海子周环一百六十里元明诸家记载并称海子周围一百六十里今缭垣故址划然实按之不过百二十里耳七十二泉非信徴日下旧闻称有水泉七十二处近经细勘则团河之泉可指数者九十有四一亩泉亦有二十三泉较旧数殆嬴其半稗野无徴大率类是五海至今诚有此旧称三海今实有五海子但第四第五夏秋方有水冬春则涸耳诸水实为鳯河源藉以荡浑防运穿海子内泉源所聚曰一亩泉曰团河而潴水则有五海子考一亩泉在新衙门之北曲折东南流经旧衙门南至二闸凉水河自海子外西北来入苑汇之其水发源右安门外之水头庄东流折而南入海子北墙至此又南流五海子之减水自西南注之乂东南流出海子东墙过马驹桥至张家湾入运团河在黄村门内导而东南流迳晾鹰台南过南红门五海子之水自北注之又东流出海子东南是为鳯河东流历东安武清境至天津之䨇口与永定河㑹浑水借此荡漾乃成清流又东至韩家树入大清河又东至西沽入运虽五海子之水与凉水河团河时相灌轮而二河正流仍各判别若玉泉则由昆明湖逹于长河穿禁城出东南流为通恵河至通州入运并不经行海子与一亩泉团河渺不相渉综而论之通恵河源在北入运最近凉水河源居中入运次近鳯河源在南入运最逺源委秩然不紊前代著述家未加稽考率以玉泉牵附海子支离可笑因详订之岁乆淤阏事疏治无非本计廑黎元蒲苇㦸㦸水漠漠凫雁光辉鱼蟹乐亦弗恒来施矰缴徒说前朝飞放泊迤南有台高丈馀晾鹰犹踵前明呼其颠方广不十丈元院何以容仁虞吴伟业梅村集云晾鹰台元之仁虞院也今台基宛然尚存其颠不及十丈势不可以建院即云台或傅院而旁近皆旷地杳无院址可徴仿佛其谬不待辨矣二十四园泯遗迹伟业又言明置二十四园明时较元更近岂有二十四处澌灭无存若此且不能一举其名耶耕地牧场较若画是何有于国用资裕陵诏谕量斯窄所存新旧两衙门中官尔日体制尊一总督更四提督见明朝宫史有如是夫势焰薰内虚外怨祸来乍大军曾此经南下我朝  太宗文皇帝时六师既围燕京分兵南下道经海子如入无人之境旧传曾于此中射黄羊鹿兔阉逃不知何所之纵横路便黄羊射胜朝庑殿但存名在新旧两衙门之间相距各十馀里颓坦落桷理榛荆葺为驷厩飞龙牧时得良骑出骏英沿其成例海户守刍荛往焉雉兔否设概听之将无禽苑中鸟兽皆驯豢之物岂能任游手弋猎竟无典守向以子舆氏文囿之喻不免过情设果听民尽取乆之将无雉兔所为尽信书不如无书曾有诗纪及此然虽有禁制亦岂如孟子所云杀麋鹿者如杀人之罪乎如杀人罪则何有少时习猎岁岁来猎馀亦复摅吟裁五十年忽若一瞥电光石火诚迅哉即看平原䨇桞树叠为賔主凡几度苑中有䨇桞其一先萎补植之拱把矣其一复继焉萎补相踵抚而增懐縁起并悉昔所为赋世间万事付不知风摆长条祗如故
  乾隆三十九年
  御制启跸幸南苑诗 南苑迩来临弗亟去年今岁两临加昨縁回跸奉
  金幰上年春阅视河淀工程因恭奉  皇太后巡幸天津由水程冋銮登陆后便道掖奉慈辇临憩南苑兹以落成礼碧霞重脩马驹桥碧霞元君庙蒇工择于十二日亲致瓣香庆落而南顶神庙亦丹艧鼎新因分日䖍诣瞻礼路便遂驻新旧衙门行宫习习风轻花放蕊濛濛露重麦抽芽因之更为去声思膏雨祈稔吾怀讵有涯
  等谨按
  南苑
  御制诸诗谨绎有闗纪述事实之篇恭载卷内馀不备
  
  南苑缭垣为门凡九正南曰南红门东南曰回城门西南曰黄村门正北曰大红门稍东曰小红门正东曰东红门东北曰䨇桥门正西曰西红门西北曰镇国寺门南苑册
  等谨按南海子旧辟四门
  本朝增之九门
  南苑总尉一人正四品防御八人正五品 大清㑹典凡田于近郊设围场于
  南苑以奉宸苑领之统围大臣督八旗统领等各率所属官兵先莅围场布列镶黄正白镶白正蓝四旗以次列于左正黄正红镶红镶蓝四旗以次列于右两翼各置旗以为表两哨前队用白两协用黄中军用镶黄驾至围场合围较猎同上
  圣祖御制南苑行围诗 苑中闲教阵无事静论邉不废时苗典思周天下先
  乾隆七年
  御制射猎南苑即事诗 旭影曈昽射彩斿虞旌初建趁中秋马嘶平野金声肃箭落轻莎露气浮 增城门外接村坰禾黍垂黄菜麦青今日翠华凭赏处要知忧思几畨经 靺鞈櫜鞬列羽林当秋文囿偶经临承平讵肯忘戎事万户饥寒更愓心 翼翼堆场皆早稑累累悬架足秋壶豳风底用丹青笔十里烟郊入画图北红门里仲秋天爽气游丝拂锦鞯行过雁桥人似画踏来芳甸草如烟 南苑宜秋宜猎时禾香风满赤鸾旗少年熟读相如疏每至欢娯鉴在兹 榆槐黄染野花殷䇿渡时过水一湾千朵青莲万章锦却教人忆塞中山 省耕省敛古曾闻望处西成意亦欣漫把丰年

  乾隆十九年
  御制行围诗 南苑临春暮青郊试小蒐略观虞者技宛忆少年游劳众宁堪亟携孙自有由今年两孙皆八岁因𢹂以来示之度也翻犁见耕父咨穑每延留
  乾隆二十年
  御制行围三首 绿原小试佶闲骝所乘马名俞骑鸿絧认五斿胜日寻芳兼示度雕龙何用赋春蒐 露润青衢草气馣阳和举目化机含季登漫诩中䨇免一日䨇还倍彼三是日凡射中八兔故云 生风耳后最豪情付廿年前绣壤平不废武还思諌猎个中吾自有权衡
  乾隆二十三年
  御制行围三首 春郊取便命春蒐弓燥偏欣手更柔绿野平铺天鹿锦好教亲试佶闲骝所御马名 正谏相如信不诬习劳亦欲示蒸徒若云今古非殊致封建井田行得无 小豝大兕曾何必四兔一獐适可哉是日亲射中者顾语侍臣今较劣有人曾见少年来
  
  御制南苑行围杂咏 盘谷回銮𢹂贵山柏冬苑景益萧闲先来大狝均曾预上年左部哈萨克及今秋布鲁特赴觐木兰皆得随猎今右部哈萨克等继至𢹂赴南苑阅武锡宴乘便行围亦令其随列预观小狩应教视此间草枯广甸马蹄轻叠中非夸技擅精惊喜从他逺方讶欢呼验我众人情 疏芜淡霭接寒林勒马凝思亦偶吟二十年前习猎我原无尔许创垂心
  乾隆二十九年
  御制南苑小猎即事杂咏 百年寺宇事重新苑中永慕寺元灵宫皆因年乆重事新葺兹以仲冬月中浣落成躬诣瞻礼道便小试行围卜吉落成展礼亲小猎却縁来宿便漫同冬狩拟时巡 木兰回后射何曾马上金弓御用弓以金桃皮餙之勉始胜却觉屈支失调习可应警语忘去声枚乘 今来不是少年身择地徐驰谏猎循䨇兔中连犹觉愧何当奇事赋文人
  乾隆三十九年
  御制小猎三首 围墙近以种田周桞外平原布猎驺近海子墙设庄头种地植桞为限其外平原皆猎场适可而行适可止此来非特为春蒐 业已围陈旷野间罢而弗用似耽闲设云爱物当春令尔雅曾无蒐字删 磬控自知不及前挽弓毚兔获才连艳称䨇中仍嗤彼乙亥春南苑行围一日射中八兔因有季登漫翊中䨇兔一日䨇还倍彼三之句今日小队行围射兔仅获其二忽忽二十年竟如向之所嗤实堪自哂然余春秋六旬有四犹能驰射中䨇虽未符昔日所云差足验习劳弗懈之志非徒夸精力未衰藉以解嘲耳今日翻嗤众亦然乾隆四十七年
  御制仲春幸南苑即事杂咏 南苑前年曾一过前岁庚子秋自热河迥跸恭谒  东陵礼成即取道南苑恭诣  西陵未及行圉距今不觉两年矣寒暄阅岁迅逶迱手柔弓燥思典论小试春蒐仲月和 于此习围忆少年朝家
  家法意深焉余十二岁时恭侍  皇祖于南苑习围葢我朝  家法最重骑射无不自㓜习劳今毎岁春间仍命皇子皇孙皇曾孙軰于此学习行围所宜万年遵守也今仍命子孙曾軰一例遵行奕叶传 北红门外水田治路便轻舆快览之苑内亦多宣剔处近年疏剔南苑新旧诸水泊已成者共二十一处又展寛清理河道清流演漾汇逹运河并现在拟开水泊四处次苐施工通流济运较昔时飞放泊尤为益利云由来万事在人为 平原早已列围场风作宣教罢猎行不惜畏劳将致议古稀遵养亦云当
  等谨按
  南苑行围
  御制诸诗谨绎有闗纪述事实者恭载卷内馀不备录康熙二十四年
  圣祖仁皇帝幸南苑大阅择
  南苑西红门内旷地八旗官兵枪炮按旗排为三队圣祖仁皇帝率
  皇子等擐甲前张黄盖内大臣侍卫大学士及各部院大臣均扈从后建黄龙大纛
  圣祖仁皇帝周阅八旗兵阵阅毕
  驾还行宫
  特降敕谕申明军令宣示于大阅之地是日未阅前官兵均
  赐食阅后
  赐酒 大清㑹典
  凡大䦧吉期由钦天监选择先期二日武备院设御营帐殿于
  南苑晾鹰台
  帐殿后设圆幄恭𠉀
  皇帝躬御甲胄既成列兵部堂官奏请
  皇帝阅操
  驾临晾鹰台圆幄躬擐甲胄扈从内大臣侍卫亲军等均甲胄奏请
  亲阅队伍内大臣兵部堂官前导后扈大臣及总理演兵王大臣随从
  御前大臣侍卫
  乾清门侍卫满洲大学士等均随行其次豹尾班侍卫随行又次黄龙大纛随行又次上三旗侍卫按次随行在火器营兵之后首队之前自左至右阅队一周还御晾鹰台帐殿兵部尚书进前跪奏请鸣角帐殿前䝉古画角先鸣次亲军海螺传令海螺以次递鸣声至鹿角前首队次队海螺齐鸣举鹿角兵闻击鼓而进鸣金而止麾红旗则炮枪齐发鸣金则止如此九次至第十次连环齐发鸣金三次乃止满洲炮至第七次停发连环发毕鹿角分为八门首队前锋䕶军骁骑排开驻立次队亦随进𠉀鸣螺皆声喊前进两掖应援兵亦斜向前进以次及殿后兵进鸣螺而回
  大阅礼成
  驾御圆幄释甲胄
  驾还行宫每旗应
  赏馔筵五十席猪二十羊二十并薪炭等物于
  大阅日黎明王大臣等并内务府官尚茶尚膳人等公同监看务令暖食周遍同上
  等谨按
  大阅全仪及官兵器械旗纛枪炮金鼓各有定数详见大清会典兹不备载
  乾隆四年
  御制大阅诗 时狩由来武备脩特临南苑肃貔貅龙骧选将颇兼牧天驷抡材骥共骝组练光生残雪映旌旗影动朔云浮承平讵敢忘戎事经国应知有大猷乾隆二十三年
  御制仲冬南苑大阅纪事诗 廿年一举宁为数乾隆己未大阅至今盖廿年矣周礼分明节𠉀论便设军容示西域时哈萨克布鲁特塔什罕回人等皆令预观伫看露布靖坚昆迩日盼将军兆恵喜音殊切于懐好齐以暇千旓飐既正还奇万炮喧风日晴和士挟纩非予恩也总
  天恩
  等谨按
  南苑大阅
  御制诗谨绎有闗纪述事实者恭载卷内馀不备录大红门内
  更衣殿南向门二层
  大殿三间 南苑册
  等谨按
  大红门南苑正北门也亦称北红门旧有南苑官署房
  三层共十有八间
  更衣殿乾隆三年建殿内恭悬
  御书额曰郊原在望聨曰旧题在壁几行绿晓日横𥦗一抹殷其南为地藏庵东为小龙王庙
  圣祖御制海子北红门秋雨后行围戏作 昼漏稀闻紫陌长霏霏细雨过南庄云飞御苑秋花湿风到红门野草香玉辇遥临平甸阔羽旗近傍逺林扬初晴少顷布围猎好趁清凉跃骕骦
  乾隆十五年
  御制北红门外即景诗 北红门外晓回銮雨后春郊料峭寒五鳯楼高直北望居庸遥列玉为峦 青牟扑陇蔚蓬葱㣲雪侵晨一律融却忆龙沙宣郡外几多毳帐怨春风蒙古以游牧为生春雪风作牛羊多冻毙故畏之甚于冬日南北风土不齐有如此者夜闻风盛愁无寐晓见雪消喜动容岂是喜愁太无
  定都来念里为三农 别奉
  慈舆旋保阳命诚亲王率法从自保定侍  皇太后进宫以减从纡道𣣔视永定河工纡途永定阅堤防将旬萱戺疏温凊此日询
  安谒寿康
  乾隆二十八年
  御制入北红门小猎即事四首 出城十里到红门近也虞丞典制存却历五年方一至迅哉何以驻高奔朝家武备万方钦略示西戎寓意深何必三驱诩他借此来本不为从禽 苑中小猎心犹喜习气了知未易降臂痛虽然难射鹄马驰中去声兔尚连䨇 广甸土苏多作泞挥鞭视马力徐驰为思积潦疏消处春种可能不误时等谨按
  御制北红门诗谨绎有闗纪述事实者恭载卷内馀不备录元灵宫在
  南苑顺治年间
  世祖敕建 畿辅通志
  等谨按
  元灵宫在小红门内西偏顺治十四年乾隆二十八年重脩□三楹南向额曰宅真宝境内为朝元门中构
  元极殿十有二楹圆殿重檐置门二十有四奉
  玉皇上帝恭悬
  御书额曰帝载元功聨曰碧瓦䕶风云别开洞府丹霄悬日月近丽神皋殿后为元祐门内为
  凝思殿重檐殿宇五楹奉
  三清四皇像
  御书额曰上清宝界聨曰颢气𬘡缊一元资发育神功
  覆帱万彚荷生成东曰翊真殿奉
  九天真女梓潼像西曰
  祗元殿奉
  三官像殿前穹碑二恭勒
  御制诗再后随墙
  宫门后围房十六楹中三楹为静室
  圣祖御制南苑元灵宫诗 南苑元灵宫是
  世祖皇考建 杰阁横霄峻清都与汉翔规模开壮丽星宿灿辉光碧瓦浮空翠金铺映日黄门当啼鸟静户有异花香细草沿阶发新槐拂槛凉纡回疏辇路藻彩绘雕梁警跸临仙境瞻依问谷王敬钦崇太昊继述忆先皇岁月碑文古乾坤事业昌茫茫扶大造皥皥体穹苍恭己身无倦斋心念不忘时巡非逸豫几暇岂游荒卫骑骖驔列华旄宛转飏南薰披万物北斗起千祥瑞气庭前见佳辰昼正长休歌白云曲吾道在惟康乾隆四年
  御制南苑大阅谒元灵宫诗 宫是
  皇曾祖世祖章皇帝建也敬依
  皇祖圣祖仁皇帝韵以志敬仰之忱时冬至月朔日阅狩金舆驾鸣驺赤羽翔千官分鹭序万姓仰龙光雪积平原白泥铺御道黄翠华来别苑初地散天香杳霭云生路萧森松泛凉星辰围斗宿丁甲䕶虹梁屏念瞻瑶殿䖍心礼素王若临钦在上作极愧惟皇祇以绍庭切何能与物昌律身懐监史敷化体
  穹苍文徳犹惭未武功不敢忘蒐苗遵古制逸豫戒禽荒簇簇云屯盛悠悠雾斾飏一阳初应律三白已呈祥渐觉条风扇新添丽日长觐扬吾未逮布治愿平康乾隆十一年
  御制题元灵宫后静室诗 紫府萧台太上家松篁拥作碧云霞岂因访道来丹地聊尔怡神凭绿纱妙契何须问婴姹虚皇犹自䕶龟蛇䨇楸恰似倪迂景静室前有䨇楸树苍古可爱只少翩飞三两鸦
  乾隆二十八年
  御制谒元灵宫诗 规制仿光明是宫建于顺治年间盖仿京都光明殿之制光明殿则明朝所建也年深乔树成盖縁福万物讵是媚三清驱过可无顾入瞻祇屏营前题一再读今昔定谁名乾隆二十九年
  御制谒元灵宫即事诗 百年
  天宇焕今朝宫自顺治十四年建逮今盖百年矣庆落涓辰对
  赫昭浮柱神扶俯寥廓洪阶躬陟仰岧嶤穆然匪冀乔佺遇颙若惟祈风雨调古柏䝉笼䕶悬圃㣲飔疑奏九灵箫
  等谨按
  元灵宫
  御制诗谨绎有闗纪述事实者恭载卷内馀不备录旧衙门宫门三楹
  前殿五楹二层三层四层殿宇各五楹 南苑册
  等谨按旧衙门在小红门西南建自前明
  本朝顺治十五年重加脩葺前殿
  御书额曰阅武时临第三层殿
  御书额曰爽豁天倪东壁题聨曰平野晴云横短障满川烟霭润新犁东间为佛室聨云七宝荘严成满字四花涌现得全提四层殿西间
  御书额曰清溢素襟东间聨曰短长诗稿闲中检来往年华静里观中间聨曰入座韶光发新藻隔林山鸟试春声
  乾隆九年
  御制旧衙门行宫叠壁间春晓之作 参差绿影到书帷秋半何如春晓时即景忽忘原是我赓题试道复为谁傥来生意菊含蕊适去韶华花谢枝旧句花色才添四五枝却哂未能离结习吟义犹自镇敲诗
  乾隆十八年
  御制旧衙门行宫即事诗 别殿前头书室连脩文曾记养痾旋岂知近膝翻成背朕待皇子等素严从未假之辞色惟庚午年皇长子养疾于此毎温谕冀其痊可父子之情较切不谓遂成永诀驻跸思昔不禁黯然尚冀承恩竟永捐丙舍长眠又隔载离宫不到已三年凭叅幻梦清宵里一枕钟声古寺邉
  乾隆二十二年
  御制旧衙门行宫即事诗 朴斵轩楹翰墨筵老榆晩菊景清妍春秋蒐狝寻常憩来往光阴卅五年予自十二岁随皇祖来此至今盖三十五年矣见猎宁闗动心喜习劳率欲以身先
  洛𨚗服射非娴射时哈萨克使臣随围无一善射者然见驰马连中无不心服国家弧矢之威示度因人有别权
  乾隆二十三年
  御制旧衙门行宫小憩诗 别馆向阳开收围系玉騋非闗问花桞率欲憩舆儓春雨全滋藓北寒始放梅是处书室前种梅竹苍松北方寒向无植梅于地者近始有之虽成活而开花必在二三月云小停旋移跸匪为豫游来
  乾隆二十八年
  御制旧衙门行宫即事诗 别馆驻旌斿森然古树稠庭轩去卑湿翰墨足优游潦盛将成圮年深事重去声旧衙门行宫盖仍明季所有经百馀年未大脩葺去岁霖潦漏圮益多奉宸请内帑重脩焕然一新絜思杜甫什不乐祇生愁
  乾隆四十七年
  御制旧衙门行宫即事诗 庚子壬寅忽隔岁祇如瞬息度高奔予兹十二侍
  圣祖今乃七旬阅众孙尘世流阴真是幻胜朝往事漫重论拈毫新什续旧咏戛戛难哉去陈言
  等谨按
  旧衙门
  御制诸诗谨绎有闗纪述事实者恭载卷内馀不备录䕃榆书屋三楹在后殿殿东转西为
  西书房南为书室 南苑册
  等谨按䕃榆书屋额为
  皇上御书聨曰烟霞并入新诗卷云树长开旧画图西书房之南书室中
  御书聨曰雨足春郊亭皋开丽瞩风清书幌花竹有真
  
  乾隆九年
  御制䕃榆书屋作 䕃榆书屋南苑旧行宫内曩时读书舍也佳䕃满庭绿𥦗半榻邈然有怀率尔成章 我昔读书时对榆写襟怀我来读书舍榆树依然佳何人手种植绿阴满空阶抚兹重盘桓不肯易以槐见唐书吴凑传春风韵谡谡秋月影皑皑罨𥦗纱绿绿栖鸟鸣喈喈占此书屋幽安得常汝皆
  等谨按䕃榆书屋
  御制诗恭载首见之篇馀不备录
  平台楼之东另一所
  宫门三楹内殿二层 南苑册
  等谨按二层殿内聨曰风经锦埭香犹细鹤歩兰皋篆欲斑后为佛室
  旧衙门西
  永慕寺大殿五间东西配殿各三间后为经库 南苑册
  等谨按

  永慕寺康熙三十年建乾隆二十九年重修寺额圣祖御笔也大殿奉释迦佛像
  圣祖题额曰香云法雨
  皇上御书聨曰心珠明映大千界性海常通不二门乾隆二十八年
  御制永慕寺诗
  圣藻焕痕钗寺额  皇祖御书也依依永慕怀见之于
  大舜盖以奉
  思斋翠䕃禅林叶绿回忍草荄猎馀游净界诗句自安排
  乾隆二十九年
  御制永慕寺诗 永慕建
  康熙是寺  皇祖所建盖祝釐  太皇太后故也
  孝庄䖍祝釐遥年重焕若此日落成之佛岂故新系寺资脩葺为无须称大舜
  家法仰昭垂
  乾隆三十二年
  御制永慕寺诗
  皇祖建斯寺追思
  荘后遥向年重葺宇在甲申此日又凭寮梵乐僧迎奏此寺向设喇嘛僧风幡心与飘问予永慕者钦曰在
  神尧
  等谨按
  永慕寺
  御制诗谨绎有闗纪述事实者恭载卷内馀不备录徳寿寺山门三间东西建坊二大殿五间东西配殿各三间殿后随墙门内为
  御座房 南苑册
  等谨按徳寿寺在
  旧衙门东偏顺治十五年建后毁于火乾隆二十年重加脩葺东西二坊东曰化通万物西曰觉被群生大殿奉释迦佛及阿蓝迦舍佛
  御题额曰慧灯圆照曰善狮子吼聨曰沙界净因留月印檀林妙㫖悟风香又曰慧镜慈灯广种善根垂福祐溪声山色逺从贤劫证圆通院内穹碑二恭勒
  御制重脩徳寿寺碑记并
  御制诗章
  御座房三楹乾隆四十五年改建东室聨曰禅味毎从闲里得道心常向静中叅西室聨曰竹秀石奇叅道妙水流云在示真常
  圣祖御制徳寿寺诗 持身崇孝理清净契真如岁久开金寺时来降玊舆
  乾隆二十一年
  御制重脩徳寿寺碑记 南苑徳寿寺创于
  世祖章皇帝御宇之十有五年规制崇丽庭中金鼎笵冶精致乐善堂集中所为赋宝鼎歌者也
  皇祖行蒐南苑时常
  临幸瞻礼越乾隆二十年毁于火以其为
  列祖圣迹所留亟命更造殿宇仍旧名以志弗忘工蒇所司以碑记请南苑为较猎地陂隰广衍草木丰美羽毛蹄角充牣□遝岁时之暇行围较射以蒐军实习武备其于佛事不相涉也而营建特为宏敞金碧丹垩蔚然杰构此岂徒以侈美观已哉洪惟我
  世祖肇造区夏乂安元元出水火而衽席之凡可利益斯民者罔弗脩举念大雄氏教能福佑群生䖍致崇奉即一游豫亦不忘邀福庇民徳意兹寺之所为作也朕常幸南苑周视檐宇仰瞻像设睾然想见当日帱覆万有为民祈福之忱辄低徊不能去夫后人所以纉承前休者惟其心不惟其迹则兹寺固其迹也而前人所以垂示来兹者传其迹乃传其心则兹寺即其心也郁攸弗戒遗趾仅在虽
  开天之迹懿烁海㝢无藉一寺以传而敛时五福用敷钖厥庶民随在沾被流露于琳宫宝网间盛美庸可弗志踵而完之所不容己也后之人抚苑囿之繁盛仰兰若之荘严因以念开创时虽燕闲骑射设周阹逐禽左足以骋怀游目而祐庇斯民之思犹未尝一刻置其于法宫明堂之上更何如也则庶几勤民家法即一寺而昭示无穷而朕祇绍
  谟烈弗敢失坠之意亦藉以表见云偈曰 有大招提在南海子庄严楼阁照曜半空此南海子乃羽猎场飞者走者蹄者角者或群或友纷纭霍绎云何其中有此净土以何因縁何徳慧故曰我
  世祖即如来身手扶金轮安立世界于凡世间跂行喙息十方生众无不悲悯此悲悯心乃至刹那一瞚之间未尝闲断以故有时游幸兹苑行围较猎羽林佽飞期门七萃前呼后哨挽强摧坚足可快心为乐忘疲而是悲悯亦无不在以是因縁创此宝刹邀福庇民为游豫时叅礼之所花宫梵宇一一涌现成祇树洹香积珍施珠碧珊瑚种种瑰异历百年来宝鼎特峙常新不坏无何一朝不戒于火曰非火毁世尊慈縁醒悟大众如旧蔵物习见不觉一时失却惆怅追思思得复见还我旧观忽睹是物顿复本原了了在目欢喜讃欲胜于前时是一毁者正为显出此悲悯心指示后世然而是心不以寺见若竟无寺于何见心故今重建青鸳兰若金碧辉朗一如其旧礼斯寺者当思昔时讲武行乐不忘钖福普庇三千大千世界此悲悯心如金莲花随地涌出如长明灯六时不断如大云雨卉木药草随分受润则知今日重建殿宇乃是凭仗继续因縁阐如来心演如来事滋栴檀林䕶琉璃界历千万劫利益众生
  御制徳寿寺古鼎歌 龙宫巍巍紫气轩辉耀榱甍焕崇垣寺名徳寿庵罗园刹竿高挂珊瑚幡停鞭卸辔山门前一滴欲寻曹溪源东瞻紫雾明朝暾清凉顿觉隔尘喧香浮宝殿谒世尊兀然古鼎吐云烟何人镕冶工雕䥴金翠斑斓历岁年上文雷回下云纭狰狞状𩔖狮子蹲籀书斯篆迹难分世次那辨癸与辛蝌蚪盘屈蛟龙奔周彛虞敦恍犹存葆精凝润疑琼璠寒光欲流不可扪日月照射轮朝昏濯洗全资雨露恩在昔盛事传横汾此鼎神异迈等伦我欲负之千蹄犍移向帝阙镇厚坤充以大武佐鱼豚万斤木火为之燔有实大亨养圣贤
  乾隆四年
  御制徳寿寺诗 招提建百年胜境压诸天树古龙蛇矫坛髙云雾连珠幡飘赤篆宝鼎羃祥烟暂去空林杳犹闻钟磬传
  乾隆二十二年
  御制重脩徳寿寺落成诗以纪事 阅岁祇园致郁攸经营深意缅
  前猷寺建于顺治年间  世祖  圣祖南苑行围常所临幸前岁不戒于火持敕重脩固知一切有为法作如是观无可留尽洗何妨万縁净重提依旧四禅脩从兹法雨霏金地泽润苍生百亿秋乾隆二十八年
  御制徳寿寺诗 花宫火劫后重新是寺于乙亥年遭回禄因重新之落成后至今又七年矣败是成因成败因调御丈夫都不较如然法尔示于人
  乾隆三十二年
  御制徳寿寺诗 收围临竺宇屏息礼金身松柏祇如旧殿庭已焕新是寺曾遭回禄因重造今仍金碧焕然迁中有常住义处即能仁习武义之属故云古鼎益蔚翠殿前古鼎巍然翠色可爱向曾有诗那知秋复春
  乾隆三十六年
  御制题徳寿寺诗 殿堂重建又经年乔木茏葱祇故然下马入门早忘猎无僧守寺莫非禅寺遭乙亥叵禄后经重建祗今苑隶看守弗居僧人风飘幡影演真偈鸟啄𥦗虚窥法筵
  大徳由来必得寿儒宗梵义有同诠
  乾隆四十五年
  御制徳寿寺诗 徳寿禅林成
  世祖徳寿寺建于顺治十五年详见丙子重脩寺碑记尔时逹赖喇嘛朝何期一百经年乆五辈逹赖喇嘛以顺治九年十二月来京时我  世祖驻跸南苑即于此迎谒赐宴至今百二十馀年班禅额尔徳呢祝釐来觐又复于此谒见后先辉映实为国家盛事又见班禅祝嘏遥适我东归西去便今岁以余七旬初度敬谒东陵礼毕取道南苑恭诣  西陵适为经行顺路许其驻钖谒銮翘翻经掲律寻常谨可悟钟声披七条喇嘛教以讲经持律为事虽有悟无我无生者不似禅僧之𥪡拂棒喝单提向上流而为口头禅者
  等谨按徳寿寺
  御制诗谨绎有闗纪述事实者恭载卷内馀不备录闗帝庙山门一楹前殿二层殿后殿各三楹 南苑册
  等谨按

  闗帝庙建自明嘉靖年间在徳寿寺西南里许
  本朝乾隆三年重脩山门南向前殿奉
  闗帝二层殿奉真武后殿奉三世佛
  永佑庙山门三楹大殿三楹后宇九楹 南苑册
  等谨按永祐庙在徳寿寺东南二里许康熙十七年建大殿曰延真殿中奉天仙碧霞元君
  御题聨曰漫教胜鬘霏花雨应有𨚗伽卫法筵东西配殿东曰协佑殿西曰𢎞育殿后宇聨曰花宫具见严而妙别室还饶清且嘉皆
  御书
  乾隆二十三年
  御制永佑庙诗 永佑于何创
  仁皇祝
  太任经翻花落昼寺古树连阴雨足滋忍草春深多语禽欲寻少年迹无处觅三心
  等谨按
  永佑庙
  御制诗恭载首见之篇馀不备录











  钦定日下旧闻考卷七十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