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续文献通考 (四库全书本)/卷032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一 钦定续文献通考 巻三十二 卷三十三

  钦定四库全书
  钦定续文献通考巻三十二
  国用考
  赈恤
  宋宁宗庆元元年正月诏两浙淮南江东路荒歉诸州收养遗弃小儿
  初闽人生子多不举髙宗绍兴中朱子请立举子仓孝宗乾道五年三月诏福建路贫民生子官给钱米光宗绍熙初赵汝愚知福州括绝没之田产召佃输租仍发籴本建仓收储遇受孕五月以上者则书于籍逮免乳日人给米一石三斗七年帝览饶州知州王秬赈济条画言饥岁民多遗弃小儿命付诸路收养如钱物不足可具奏于内藏支降至是复有收养之诏五月又诏诸路提举司置广惠仓修胎养令至嘉泰中叶筠知南剑州州贫生子多不举筠亦请立举子仓赈给之开禧元年三月严民间生子弃杀之禁仍令有司月给钱米收养嘉定二年七月诏荒歉州县七岁以下男女听异姓收养著为令
  以乆雨赈给临安贫民
  至五年五月以久雨民多疫命临安府赈之嘉定三年五月以久雨发米赈贫民
  四月临安大疫出内帑钱为贫民医药棺敛费及赐诸军疫死者家
  自髙宗绍兴二十一年六月命岁给大理寺三衙及州县钱和药剂疗病孝宗淳熙三年二月置广南烟瘴诸州医官八年六月以临安疫分命医官诊视军民至是又有是诏自后嘉泰元年四月诏有司赈恤被灾居民死者给银瘗之又内降钱十六万缗米六万五千馀石赈被灾死亡之家嘉定二年三月命浙西及沿江诸州给流民病者药又出内库钱十万缗为临安贫民棺槥费四月赐临安诸军死者棺钱三年四月诏临安府给细民病者棺榇四年三月命临安府赈给病民死者赐棺钱四月出内库钱瘗疫死者贫民
  宋史常㮊传曰㮊为浙东安抚使值水灾捐万楮以赈之复请籴于朝得米万石蠲新苗三万八千又以诸曁被水尤甚给二万楮付县折运民食不至乏绝两浙及㑹稽山阴死者暴露与贫而无以为殓者以十万楮置普惠库取息造棺以给之又傅伯成传曰伯成知漳州创惠民局济民病以革禨鬼之俗知镇江府全活饥民瘗藏野殍不可胜数
  又黄㽦传曰㽦知台州为济粜仓为抵当库葬民之栖寄暴露者棺千五百置养济院又创安济坊以居病囚皆自有子本钱
  五年十二月命广东水土恶弱诸州建安仁宅惠济仓库给士大夫死不能归者
  是年铙信江抚严衢台七州建昌兴国军广东诸州皆水赈之
  先是绍熙五年帝即位八月命三省议赈恤诸路郡县水旱是岁两浙淮南江东西路水旱赈之仍蠲其赋至是赈水灾六年建宁府徽严衢婺饶信南剑七州水建康府常润扬楚通泰和七州江阴军旱赈之嘉泰元年浙西江东两淮利州路旱赈之仍蠲其赋二年建宁府福汀南剑泸四州水邵州旱赈之四年四月赈恤江西水旱州县开禧元年江浙福建二广诸州旱两淮京西湖北诸州水赈之三年二月赈给旱伤州县贫民嘉定三年十二月临安绍兴二府严衢二州大水赈之仍蠲其赋六年闰九月诏湖北监司守令赈恤旱伤是岁两浙诸州大水赈之九年六月赈恤浙西被水州县寛其租税十一年六月诏湖州赈恤被水贫民十四年浙东江西福建诸路旱沔成阶利四州水赈之十五年三月诏江西提举司赈恤旱伤州县十六年九月诏江淮诸司赈恤被水贫民十一月以太平州大水诏赈恤之十七年七月命福建路监司赈恤被水贫民
  嘉泰元年七月赈被火贫民
  至四年三月命临安赈焚室
  三年十一月复置福田居养院命诸路提举常平司主之
  四年十一月诏两淮荆襄诸州值荒歉奏请不及者听先发廪以闻
  宋史杨大异传曰大异摄龙泉令适岁饥提刑司遣吏籴米二万石于邑米价顿增民乏食大异即以提刑所籴者如价发粜民甚徳之大吏坐以方命罪移安逺尉
  开禧二年正月发米粮给贫民
  至嘉定元年八月发米赈贫民九月出安邉所钱一百万缗命江淮制置大使司籴米赈饥民二年八月发米十万石赈两淮饥民七年十月出内帑钱赈临安府贫民八年五月发米赈粜临安府贫民七月发米三十万石赈粜江东饥民十年十一月诏浙东提举司发米十万石给贫民十五年十二月发米赈给临安府贫民十六年三月以道州饥诏发米赈之
  嘉定元年二月诏临安府赈给流民
  八月又发米三十万石赈粜江淮流民至十六年正月命淮东制置司赈给山东流民
  袁甫进区处流民故事曰区处流民惟富弼之法最为简要所谓简要者曰散处其民于下而总提其纲于上而已金陵诸邑流民群聚皆来自淮西沿江出兵驱之其在句容境者轶入金坛若宣城若池阳若当涂所在蚁聚剽劫成风逃亡之卒皆入其党江南姧民率多附和乞行下督府及诸阃与安抚总漕诸司作急措置自一路推之诸路由诸路推之诸郡每处流民随所在分之凡赡养之费惟分则易供居止之地惟分则易足此非臣臆说也弼择所部五州劝民出粟得十五万斛益以官廪随所在贮之又择公私庐舍十馀万区散处其人以便薪水可谓委曲详尽矣今果推行此䇿非但劝民出粟而已或发上供之数或发桩管之钱或乞科降上下视如一家或请团结彼此联为一体而所谓团结者又须不止一途能劳苦者庸其力有伎艺者食其业其间有为士者散于庠序为商者使之贸迁俱令心有所系而姧无所萌此皆分之说也分之愈多则养之愈易而其要在督府制阃以及总漕诸司为之领袖所谓散处其民而总提其纲者此也愿朝廷使长吏任责一如青州故事流民幸甚宗社幸甚
  宋史黄畴若传曰畴若为殿中侍御史都城榖腾贵诏减价粜桩管米十万石于是淮浙流民交集临安府按籍赈济不满五千人以三月后麦熟罢赈济各给粮遣归畴若谓此实驱之使去耳遂奏乞核实近甸之人愿归就田者勿问其有未能归者更赈两月淮民见在都城者其家既破又无赢资必难遽去仍与赈恤俟早熟乃罢于是诏赈至六月乃止
  三年五月淮东平诏宽恤残破州县
  四月出内库钱二十三万缗赐临安军民
  四年闰二月诏诸路帅臣监司守令格朝廷赈恤之令者重罪之
  自孝宗乾道九年浙东等处旱伤臣僚言今岁旱伤民多难食州郡或有讳境内灾伤不即申陈致失检放条限或有曾经申陈措置赈济朝廷未令举行窃念救荒之政譬如拯溺救焚势不可缓乞委官作速巡历如不曽检放或检放不实者将今年苗米依合减分数权行倚阁俟来年秋熟带纳其有和籴米斛及诸色科买并住罢一年应赈粜赈济之处许提举官将常平义仓通融拨借其有诸州已条画到措置事宜朝廷速降指挥庶官吏即可奉行百姓早被实恵诏从之至是复有是诏
  宋史儒林传曰嘉定时真徳秀为江东转运副使江东旱蝗广徳太平为甚徳秀与留守宪司分所部九郡大讲荒政而自领广徳太平亲至广徳与太守魏岘同以便宜发廪使教授林庠赈给竣事而还百姓数千人送之郊外指道旁丛塜泣曰此皆往岁饿死者微公我相随入此矣
  又袁甫传曰甫提举江东常平适岁旱亟发仓庾之积凡州县窠名隶仓司者无新旧皆住催为钱六万一千缗米十有三万七千麦五千八百石遣官分行赈济饥者予粟病者予药尺籍之单弱者市民之失业者皆曲轸之又告于朝曰江东或水而旱或旱而水重以雨雪连月道殣相望至有举家枕藉而死者此去麦熟尚賖事势益急诏给度牒百道助费移司畨阳霜杀桑春夏雨久湖溢诸郡被水连请于朝给度牒二百道赈恤之又岁大旱请于朝得度牒缗钱绫纸以助赈恤疫疠大作创药院疗之前后持节江东五年所活殆不可数计
  七年十一月命浙东监司发常平米赈灾伤州县初乾道四年知温州赵与可以知常平钱五百贯并系省钱五百贯赈被灾之户自劾谕之曰国家积常平米正为此也可勿罪淳熙八年诏去岁江浙湖北淮西旱伤处已行赈粜其鳏寡孤独贫不自存无钱收籴者济以义米至是复有是命
  宋史赵必愿传曰必愿知崇安县擅发光化社仓活饥民帅怒逮吏欲惩之必愿曰刍牧职也吏何罪束担俟谴帅无以诘而止
  又汪纲传曰纲调桂阳军平阳县令岁饥发粟赈粜民赖以安改知兰溪县躬劝富民浚筑塘堰大兴水利饥者得食其力全活甚众郡守张抑及部使者列纲为一道荒政之冠
  又刘应龙传曰理宗时应龙言时政四事广发廪以赈民饥通商贩以助民食劝分富室以助官籴严等第以核民数稽检放以苏民穷严戢盗以除民害会京师米贵应龙为劝粜歌宦者取以上闻至景定三年湖南饥起应龙提举常平以救荒功迁广南东路转运判官
  理宗宝庆元年二月发廪赈在京细民
  四月又发廪赈在京细民十一月雪寒在京诸军给缗钱有差出戍之家倍之自是祥庆灾异霪雨雪寒咸给三年十二月发廪赈在京细民至绍定三年十二月慈明殿出缗钱百五十万犒诸军赈赡在京细民淳祐十二年八月诏以缗钱四十万赈恤在京军民宝祐元年十月诏出缗钱二百万赈恤京城军民开庆元年二月发平粜仓米二万减直赈在京民
  七月滁州大水诏赈恤之
  三年七月诏赈赡被水州县绍定二年十月诏台州水灾除民田租淳祐十年十月诏郡邑有水患其被灾细民随处发义仓赈之十一年福建诸郡旱赐米二十五万石赈粜一万石赈贫乏细民十二年六月发米三万石赈衢信饥又严衢婺台处上饶建宁南剑邵武大水遣使分行赈恤存问除今年田租宝祐元年七月温台处三郡大水诏发丰储仓米并各州义廪赈之开庆元年五月婺州大水发义仓米赈之景定二年六月诏近畿水灾安吉为甚亟讲行荒政九月以湖秀二郡水灾诏守令亟劝分监司申严荒政
  绍定二年五月诏成都潼川路岁旱民歉制司监司其急赈恤仍察州县奉令勤惰以闻
  至嘉熙二年四月诏四川帅臣招集流民复业给种与牛优与赈赡宝祐二年七月诏前蜀帅余玠镇抚无状兵苦于征戍民困于徴求俾其家输所取蜀财犒师赈民并复并边诸郡田租三年开庆元年十月诏蜀道稍宁其被兵百姓迁入城郭无以自存者三省下各郡以财粟赈之
  常楙传曰绍定时楙改知嘉定县岁大水劝分和籴按籍均敷知广徳军郡有水灾发社仓粟以活饥民官吏难之楙先发而后请专命之罪
  五年臣僚奏戒饬诸道常平使者遵用淳熙诏令每岁核州县丰歉分数或灾伤重处即与赈恤不许隐蔽不实违者罪之
  嘉熙四年六月又诏有司赈灾恤刑淳祐十一年十一月又诏江东西湖南北福建两广有灾伤瘴疠处虽已赈恤犹恐州县奉行不䖍可令监司守臣仰体徳意多方救拯又诏隆冬严寒出封桩库十八界官㑹子二十万赈之开庆元年五月诏湖北诸郡去年旱潦饥疫同江陵常澧岳寿诸州发义仓米赈粜仍严戢吏弊务令恵及细民
  宋史徐鹿卿传曰理宗时鹿卿为江东转运判官岁大饥奏援真徳秀为漕时拨钱以助不给不报遂出本司积米三千馀石减半价以粜及减抵当库息出缗钱万有七千以予贫民劝居民收字遗孩给以钱米日所活数百人
  又孙子秀传曰子秀辟淮东总领所中酒库檄督宜兴县围田租既还白水灾总领恚曰军饷所闗而敢若此独不为身计乎子秀曰何敢为身计宁罪去耳力争之遂免知金坛县淮民流入以万计赈给抚恤树庐舍括田使耕通判庆元府水潦所及则为治桥梁修堰闸补城壁浚水原助葺民庐赈以钱米招通邻籴奏蠲秋苗万五千石有奇尽代纳其夏税并除公私一切之负坍溪沙壅之田请于朝永蠲其税民用复苏
  又杜范传曰范差知宁国府于嘉熙三年至郡适大旱范即以便宜发常平仓又劝商工富人有积粟者发之民赖以安始至仓库多乏未几米馀十万斛钱亦数万悉以代输下户粮
  端平元年六月以盗起赈建阳邵武诸郡
  臣僚言建阳邵武群盗啸聚变起于上户闭籴若专倚兵威以图殄灭固无不可然赈救之道一切不讲饥馑所迫恐人懐死心附之日众乞朝廷厉兵选士荡定已窃发之冦发粟赈济懐来未从贼者之心庶人知避害贼势自孤可一举而灭矣此成周荒政散利除盗之说也至淳祐六年七月泉州岁饥其民谢应瑞非因有司劝分自出私钞四十馀万籴米以赈鄕井所全活甚众诏补进义校尉
  八月以河南新复郡县久废播种诏江淮制司发米麦百万石往济归附军民仍榜谕开封应天河南三京嘉熙元年正月诏赈两淮荆襄流民
  诏曰两淮荆襄之民避地江南沿江州县间有招集赈恤尚虑恩恵不周流离失所江宁镇江建宁太平池江兴国鄂岳江陵境内流民其计口给食期十日俟事以闻至二年二月又诏近览李𡌴奏知蜀渐次收复创残之馀绥抚为急淮西被兵恩泽亦如之其降徳音谕朕轸恤之意淳祐十年十二月诏江浙沿江郡县刷其流民口数于朝廷桩管钱米内赈济仍许于寺观及空闲官舍居住宝祐六年十月诏常州江阴镇江发米赈赡淮民咸淳十年十二月恭帝已即位命建康府太平池州赈被兵淮民
  淳祐四年二月出封桩库缗钱各十万命两淮京湖四川制司收瘗频年交兵遗骸立为义塜
  七年六月诏旱势未释两淮襄蜀及江闽内地曾经兵州县遗骸暴露感伤和气所属有司收瘗之景定三年二月都省言临安安吉嘉兴属县水涝溺死颇众诏各郡守臣给钱埋瘗
  九年正月诏给官田五百亩令临安府创慈幼局收养道路遗弃初生婴儿仍置药局疗贫民疾病
  至宝祐五年诏曰朕轸念军民无异一体常令天下诸州置慈幼局平粜仓官药局矣又给官钱付诸营置库收息济贫乏奈何郡守奉行不谨所恵失实朕甚悯焉更有疲毙于疫疠水灾与夫殁于阵者遗骸暴露又不忍闻也各路清强监司可严督诸守臣宣制安抚可严督主兵官并遵原降指挥如慈幼则必使道路无啼饥之童平粜则必使小民无艰食之患官药则剂料必真修合必精军库收息则以时支给不许稽迟务在公平不许偏徇庶军民皆䝉实恵宋史儒林传曰初常平有慈幼局为贫而弃子者设久之名存实亡黄震提举抚州常平谓收哺于既弃之后不若乘其未弃保全之乃损益旧法凡当免而贫者许里胥请于官赡之弃者许人收养官出粟给所收家成活者众
  等谨按收养之事前此已有之若慈幼局则常楙知嘉定县亦尝置之此时乃诏置于临安故云创也
  度宗咸淳元年四月发米八万石赡京城民
  闰五月以久雨京城减直粜米三万石自是米价髙即发廪平粜以为常又发钱二十万赡在京小民二十万赐殿步马司军人二万三千赐宿卫自是行庆恤灾或遇霪雨雪寒咸赐如上数十年恭帝即位七月命临安赈赡细民
  二年六月以衢州饥命守令劝分诸藩邸发廪助之至七年三月发屯田租榖十万石赈和州无为镇巢安庆诸州饥又平江府饥发官仓米六万石吉州饥发和籴米十万石皆减直赈粜又发米一万石往建徳府济粜五月发米二万石诣衢州赈粜六月瑞州民及流徙者饥乏食发义仓米一万八千石减直赈粜绍兴府饥赈粮万石
  宋史食货志曰是年监察御史赵顺孙上言今日急务莫过于平粜乾道间米斗直五六百钱孝宗闻之即罢其守更用贤守此今日所当法者今粒食翔踊未知所由市井之间见楮而不见米推原其由实富家大姓所至闭廪所以籴价愈高而楮价阴减陛下念小民艰食为之发常平义仓然为数有限安得人人而济之愿陛下课官吏使任牛羊刍牧之责劝富民使无秦越肥瘠之视平粜一年则楮价不因之而轻物价不因之而重矣又马光祖传曰光祖以提领戸部财用兼知临安府浙西安抚使㑹岁饥荣王府积粟不发廪光祖谒王辞以故明日往亦如之又明日又往卧客次王不得已见焉光祖厉声曰天下孰不知大王子为储君大王不于此时收人心乎王以无粟辞光祖探懐中文书曰某庄某仓若干王无以辞得粟活民甚多
  又儒林传曰黄震通判绍兴府以抚州饥起知其州单车疾驰中道约富人耆老集城中毋过某日至则大书闭粜者籍强籴者斩揭于市坐驿舍署文书不入州治不抑米价价日损亲煮粥食饿者请于朝给爵赏旌劳者而后入视州事转运司下州籴米七万石震曰民生蹶矣岂宜重困以没官田三庄所入应之
  六年十月诏台州发义仓米四千石并发丰储仓米三万石赈遭水家
  七年六月诸暨县大雨暴风雷电发米赈遭水家八年八月绍兴六邑水发米赈遭水家
  闰十月诏殿步马诸军贫乏阵没孤遗者多方此隆冬其赐钱二十万米万石赈之
  十一月诏襄郢屯戍将士隆寒可悯其赐钱二百万犒师至七年十月诏与六年闰十月同八年十一月又以隆寒殿步马司诸军贫寠并阵没孤遗者赈以粟米十年恭帝即位十二月以隆寒劳赐京湖及沿江戍守将士
  十年九月时恭帝已即位发米赈馀杭临安两县水灾
  馀杭灾甚再给米二千石
  恭帝徳祐元年正月诏浙东邸第减价出米粜民辽太祖天赞元年六月遣鹰军击西南诸部以所获赐贫民
  太宗天显三年十二月诏东丹民困乏不能迁东平者许上国富民给赡而隶属之
  时人皇王在东都遣耶律伊济迁东丹民以实东平其民或亡入新罗女真因有是诏
  㑹同二年三月大赉百姓
  景宗保宁八年三月遣五使廉问四方鳏寡孤独及贫乏失职者赈之
  圣宗统和元年九月以东京平州旱蝗诏赈之
  至七年六月诏出诸畜赐边鄙贫民八年四月岁旱诸郡艰食赈之十一月以吐谷浑民饥又赈之九年三月赈室韦乌尔古诸部十二年诏安集朔州流民
  十五年二月劝丕勒部富民出钱以赡贫民
  四月又发义仓粟赈南京诸县民至十六年四月赈崇徳宫所隶州县民之被水者二十三年二月赈党项部五月以金帛赐阵亡将士家二十五年十二月赈饶州饥民二十八年八月赈平州饥民二十九年三月南京平州水赈之
  开泰元年十二月赈奉圣州饥民
  至二年七月诏以敦睦宫子钱赈贫民五年四月赈招州民六年十月南京路饥挽云应朔𢎞等州粟赈之七年四月赈川饶二州饥及中京贫乏
  诏饥民质子女者计佣偿价
  时诸道水灾饥民多质男女诏起来年正月日计佣钱十文价折佣尽遣还其家
  辽史杨佶传曰开泰八年燕地饥疫民多流殍以佶同知南京留守事发仓廪赈乏绝贫民鬻子者计佣而出之
  太平六年二月南京水遣使赈之
  兴宗景福元年七月赈蓟州民饥
  十月又赈黄龙府饥民
  重熙八年正月赈丕勒部
  至十一年闰九月赈恤三父族之贫者十五年十一月赈南京贫民十七年二月赈页稳□衮部
  道宗清宁四年东路饥赈之
  从宁逺节度使耶律图丹奏也至咸雍二年七月以岁旱遣使赈山后贫民四年正月赈西京饥民三月赈应州朔州饥民七年十一月赈饶州饥民八年二月赈恩蔚顺恵义饶等州民四月又赈易饶二州民六月赈易州贫民又赈中京及中兴府七月又赈饶州饥民
  咸雍三年闰三月扈驾军营火赐钱粟及马有差八年十一月赐延昌宫贫户钱
  太康元年正月赈云州饥
  二月祥州火遣使恤灾四月赈平州饥闰四月赈平滦二州饥七月赈南京贫民九月以南京饥免租税一年仍出钱粟赈之至二年正月赈黄龙府饥四年正月赈东京饥五年十月赈平州贫民七年十一月诏岁出官钱赈诸宫分及边戍贫户
  辽使刘伸传曰伸以崇义军节度使致仕适燕蓟民饥伸与致仕赵徽韩造日济以糜粥所活不胜算
  大安二年七月赐兴圣积庆二宫贫民钱
  八月出粟赈辽州贫民九月赈上京中京贫民十一月赈干显成懿等州贫民至三年正月出钱粟赈南京贫民仍复其租赋二月发粟赈中京饥四月赐中京贫民帛威乌尔古部亦如之又诏出戸部司粟赈诸路流民及义州之饥七月出杂帛赐兴圣宫贫民四年三月赈上京及平锦来三州饥四月赈苏吉复渌铁庆等州贫民并免其租税又赈庆州贫民五月赈祖州春州贫民七年二月诏给渭州贫民耕牛布绢八年十月赈西北路饥十一月以通州潦水害稼遣使赈之九年九月赈西北路贫民十月又赈之十年闰四月赐西北路贫民钱
  寿隆元年正月赈奉圣州贫民
  二月赐左右二皮室贫民钱三月赐东北路贫民绢至二年正月市牛给乌尔古徳哷勒威乌尔古部贫民二月赈逹玛林巴克部四月赈西北边军三年二月南京水遣使赈之五年十月赈辽州饥仍免租赋一年十一月赈南北二乣六年二月出绢赐五院贫民
  天祚帝乾统四年十一月时幸南京御迎月楼赐贫民钱辽史萧伊苏传曰天庆十年金兵陷上京诏萧伊苏兼上京留守东北路统军使伊苏为政寛猛得宜民之穷困者辄加赈恤众咸爱之
  金太祖天辅七年二月赈恤迁户民
  诏前后起迁戸民去鄕未乆岂无懐土之心可令所在有司深加存恤毋辄有骚动衣食不足者官赈贷之
  太宗天㑹元年九月发春州粟赈降人之徙于上京者又诏诸明安赋米给户口在内地匮乏者至二年二月诏给宗翰马七百匹田种千石米七千石以赈新附之民四月赈上京路西北路降者及新徙岭东之人十月诏发宁江州粟赈泰州民被秋潦者又诏有司运米五万石于广宁以给南京润州戍卒十一月诏以米五万石给逹兰实古纳三年三月赈奚契丹新附之民九年四月诏新徙戍边戸匮于衣食有典质其亲属奴婢者官为赎之戍户及边军资粮不继籴粟于民者与赈恤十年二月赈上京路戍边明安民四月闻鸭渌混同江暴涨命赈徙戍边戸在混同江者七月赈泰州路戍边戸
  熙宗皇统元年九月诏赐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人绢二匹絮三斤
  至二年二月赈熙河路八月赈陕西四年以河朔诸郡地震诏复百姓一年其压死无人收葬者官为敛藏之陕西蒲解汝蔡等处因岁饥流民典雇为奴婢者官给绢赎为良放还其鄕
  四年十一月立借贷饥民酬赏格
  世宗大定二年正月赈赐山东民
  诏前工部尚书苏保衡太子少保髙思廉赈赐山东百姓粟帛无妻者具姓名以闻至三年二月谓宰臣曰滦州饥民流散逐食甚可矜恤移于山西富民赡济仍于道路计口给食四月赈山西路明安穆昆贫民给六十日粮十一月诏中都平州及饥荒地并经契丹剽掠有质卖妻子者官为收赎四年八月谓宰臣曰北京懿州临潢等路尝经契丹寇掠平蓟二州近复蝗旱百姓艰食父母兄弟不能相保多冒鬻为奴朕甚悯之可速遣使阅实其数出内库物赎之九年三月以大名路诸明安民戸艰食遣使发仓廪减价粜之十二月赈临潢泰州山东东路河北东路诸明安民十一年正月命赈南京屯田明安被水灾者十二年五月赈山东东路和伦明安民饥十七年三月赈东京博索哈斯罕三路详市籴考十月诏以羊十万付乌库哩实垒部畜收其滋息以予贫民十八年闰六月赈西南西北两招讨司民及乌库哩实垒部转戸饥十九年四月诏赈西南路诏讨司所部民
  二十一年三月遣人阅实赈贷蓟平滦等州民
  帝初闻蓟平滦等州民乏食命有司发粟粜之贫不能籴者贷之有司以贷贫民恐不能偿止贷有戸籍者帝至长春宫闻之更遣人阅实赈贷以监察御史舒穆噜元礼郑大卿不纠举各笞四十前所遣官皆论罪至二十八年十一月又诏南京大名府等处被水逃移不能复业者官与津济钱仍量地顷亩给以耕牛
  二十九年十一月时章宗已即位诏今后有饥馑处先行赈恤然后上言
  是年帝初即位正月赐鳏寡孤独人绢一匹米一石至是诏有司今后诸处或有饥馑令总管节度使或提刑司先行赈贷或赈济然后上言十二月又赈宁化保徳岚州饥其流移复业给复一年
  等谨按章宗即位虽有是诏及考刘仲洙传明昌时为定海军节度使岁饥仲洙表请开仓未报先为赈贷有司劾之罪以赎论是先赈贷者仍有罪也又考伊喇富森传崇庆元年富森充辽东宣抚副使岁大饥出沿海仓粟先赈其民而后奏之优诏奖谕以明昌寛闲之时反不如崇庆扰攘之际以是知令出惟行虽贤君犹难之也
  章宗明昌三年五月赈山东河北饥
  时尚书省已委宣差所至安抚赈济复遣右三部司范文渊往视之
  六月预给百官冬季俸令以时直粜与贫民
  有司言河州灾伤民乏食因谕戸部预给百官俸令就仓粜与贫民秋成各以其赀籴之其承应人不愿者听
  七月命富民出粟赈济以其数充秋粮
  敇尚书省曰饥民如至辽东恐难遽得必有饥死者其令散粮官问其所欲居止给以文书命随处官长计口分散令富者出粟养之限以两月其粟充秋粮之数
  四年正月赈河北诸路被水灾者
  至四月又赈河州饥五年十月又赈河决被灾人戸
  十二月谕大兴府于暖汤院日给米五石以赡贫者至承安二年十月大雪以米千石赐普济院令为粥以食贫民四年十月敇京府州县设普济院每岁十月至明年四月设粥以食贫民泰和五年三月命给米诸寺自十月十五日至次年正月十五日作糜以食贫民
  六年七月定粜赈之制
  先是五年五月帝曰闻米价腾涌今官运至者有馀可减直以粜之其明告民不须贵价私籴也至是乃敇宰臣曰诏制内饥馑之地令减价粜之而贫民无钱者何以得食其议赈济省臣以为缺食州县一年则当赈贷二年然后赈济如其民实无恒产者虽应赈贷亦请赈济遂命间隔饥荒之地可以办钱收籴者减价粜之贫乏无依者赈济至承安元年六月以百姓艰食诏出仓粟十万石减价以粜
  金史内族襄传曰明昌中襄以枢密使兼平章政事屯北京民方艰食乃减价出粜仓粟以济之或以兵食方阙为言襄曰乌有民足而兵不足者卒行之民皆悦服
  泰和五年十一月山东阙食赐钱三万贯以赈之卫绍王大安元年十二月诏平阳地震贫民死者给葬钱五千伤者三千
  二年六月大旱下诏罪已赈贫民阙食者
  至崇庆元年十一月又赈河东南路南京路陕西东路山东西路卫州旱灾至宁元年正月赈河东陕西饥
  宣宗贞祐二年正月诏赈在京贫民定权宜鬻恩例格知大兴府事胥鼎以在京贫民阙食者众宜设法赈救乃奏京师官民有能赡给贫人者宜计所赡迁官升职以劝奖之遂定权宜鬻恩例格如进官升职丁忧人许应举求仕官监戸从良之类入草粟各有数全活甚众
  兴定二年正月诏议赈恤
  十二月谕有司京师丐食死于祁寒者给以后苑竹木令居获燠所
  至三年十月命有司葺闲舍给薪米以济贫民期明年二月罢俟时平则赡之以为常五年闰十二月发上林署粟赈贫民
  哀宗正大四年十二月遣使安抚陕西以牛千头赈贫民
  大兴元年三月置局养无家俘民
  十一月赐贫民粥
  二年八月设惠民司以太医数人更直病人官给以药元世祖中统元年诏天下鳏寡孤独废疾不能自存之人所在官司以粮赡之
  至元元年又诏病者给药贫者给粮六年十一月敇诸路鳏寡废疾之人月给米二斗八年正月令各路设济众院以居处鳏寡孤独者粮之外复给以薪十三年二月诏谕临安新附府州司县官吏士民军卒人等鳏寡孤独不能自存之人量加赡给二十年给京师南城孤老衣粮房舍十月给硕逹勒逹鳏寡孤独者绢千匹钞三百锭二十八年给寡妇冬夏衣二十九年给贫子柴薪日五斤三十一年特赐米绢等谨按元史食货志元赈恤之名有二曰蠲免详蠲贷门曰赈贷赈贷中有以鳏寡孤独而赈者有以水旱疫疠而赈者有以京师人物繁辏而每岁赈粜者制各不同此则所谓鳏寡孤独之赈也
  八月平阳旱遣使赈之
  二年迁伊聂济地贫民就食河南平阳太原三年济南饥以粮三万石赈之世祖纪系闰九月事又三万石作三十万石是年七月以课银一百五十锭济甘州贫民四年以钱粮币帛赈东平济河贫民纪云四月以东平为军行蹂践赈给之钞四千锭赈诸王哲伯特穆尔部贫民纪云八月赐银二万两赈之至元二年以钞百锭赈库库楚所部军五年益都民饥验口赈之纪云以米三十一万八千石赈之六年东平河间一十五处饥亦验口赈之八年以粮赈西京路急递铺兵卒十二年濮州等处饥贷粮五千石纪云是年卫辉太原河间等处水旱灾凡赈米三千七百馀石粟二万四千馀石十三年东平等处水旱缺食赈军民站戸米二十二万五千馀石粟四万七千馀石钞四千二百馀锭十四年赈东平济南等郡米二万一千六百馀石粟二万八千六百馀石钞万一百馀锭十五年赈西京粟万石咸淳等郡钞千锭泉州粮五万石又西京等米八万八百馀石粟三万六千馀石钞二万四千八百馀锭十六年以江南所运糯米不堪用者赈贫民十九年真定饥赈粮两月纪云八月江南水真定以南旱所在官司发粟赈之二十年以帛千匹钞三百锭赈硕逹勒逹地贫民二十三年大都属郡六处饥赈粮三月二十四年鄂端民饥赈钞万锭是年四月以陈米给贫民七月以粮给诸王阿济格部贫民大口二斗小口一斗二十六年京兆旱以粮三万石赈之是年又赈左右翼屯田蛮军及阿尔娄部贫民粮各三月纪云二十四年十二月大都物价翔涌发官廪万石赈粜贫民二十三年十二月大都饥发官米低其价粜贫民二十八年十二月大都饥下其价粜米二十万石赈之二十八年以去岁陨霜害稼赈宿卫士齐哩克昆粮二月以饥赈徽州溧阳等路民粮三月纪云二月发粟赈徽之绩溪杭之临安馀杭于潜昌化新城等县饥三月杭州平江等五路饥溧阳太平徽州广徳镇江五路饥辽阳武平饥俱赈之四月赈江南饥六月湖广饥以米七万石赈之七月大都饥出米二十五万四千八百石赈之三十一年复赈宿卫士齐哩克昆粮三月
  等谨按食货志此则所谓水旱疫疠之赈也考元史帝纪历代赈恤岁不胜书极为繁冗故此从志而以纪参之其馀亦依马端临考第撮普及诸路与名目颇大者
  二年五月诏成都路置恵民药局
  遣王祐于西川等路采访医儒僧道四年六月立上都恵民药局至至元三年五月敕太医院领诸路恵民药局五年七月立西夏恵民药局十年正月立京师医药院名广恵司
  食货志曰初太宗元年始于燕京等十路置恵民药局以奉御田库库太医王璧齐楫等为局官给银五百锭为规运之本至是又命王祐开局四年复置局于上都每中统钞一百两收息钱一两五钱
  六月宋泸州安抚使刘整举城降诏存恤其民
  八月诏陕西四川行省存恤归附军民至至元元年十一月诏宋人归顺及北人陷没来归者皆月给粮食三年十一月诏四川行枢密院遣人告谕江汉庸蜀等效顺民无生理者以衣粮赈之愿迁内地者给以田庐毋令失所十二年二月赈济喇敏新附饥民二十三年六月甘肃新招贫民一百十八戸敕廪赈之二十六年四月博啰岱上巴实伯里招集戸数命甘肃省赈之十二月给伊啰勒所招集户五百人九十日粮二十七年二月赈新附民居昌平者
  四年八月以西凉经兵居民困敝给钞赈之
  至至元二十四年五月以北京军旅经行给钞三千锭赈之九月咸平懿州北京以纳延畔废耕作又霜雹灾诏以海运粮五万石赈之二十五年八月以咸平洊经兵乱发沈州仓赈之二十七年正月辽阳自纳延叛民甚瘦敝发钞五千八十锭赈之二十八年七月辽阳诸路经荒乱民苦饥发米二万石赈之等谨按存抚归附及荒乱之民皆赈恤之大者故载之
  至元元年五月平阴令马钦发粟赈民诏奖谕之钦发私粟六百石赈饥民又给民粟种四百馀石诏奖谕特赐西锦五端以旌其义至二十五年十月乌斯藏宣慰使日诺尔旺布尝赈其管内兵站饥户僧格请赏之赐银二千五百两自后英宗至治二年三月万户哈喇诺延以私粟赈军赐银币仍酬其直等谨按元史文宗至顺元年正月衡州路饥总管王伯恭以所受制命质官粮万石赈之二月茶陵民饥同知万嘉努汪存礼以所受敕质粮三千石赈之顺帝至正三年二月宝庆路饥判官文殊努以所受敕牒贷官粮万石赈之论其事与马钦等事正相类而独不闻旌赐何耶
  七月诸王算济所部营帐军民被火发粟赈之
  至十八年二月扬州火发米七百八十三石赈被灾之家成宗元贞二年杭州火赈之大徳三年十一月杭州火发粟赈之八年八月亦如之九年三月宜黄兴国之大治等县火十年十一月武昌路火并给被灾者粮一月英宗至治二年四月真州火十二月杭州火三年十月扬州江都县火并赈之泰定帝泰定元年五月袁州火以粮赈之二年十一月杭州路火赈贫民粮一月三年八月杭州火赈粮一月文宗天历元年十一月杭州火命浙江行省赈被火之家二年十一月武昌江夏县火赈其贫乏者二百七十户粮一月至顺二年七月杭州火赈被灾民百九十戸十月杭州火命江浙行省赈其不能自存者三年五月杭州火被灾九十一戸池州火被灾七十三户命江浙行省量赈之至顺元年二月杭州火赈粮一月
  二年闰五月赈诸王乌噜岱部贫民
  命检核其部民贫无孳畜者三万七百二十四人人月给米二斗五升四阅月而止
  等谨按本纪世祖于诸王部民凡所以为赈恤者无岁无之今不具录
  六月千戸库库楚部民乏食赐钞赈之
  至二十六年十二月赈千戸额森所部人戸之饥者二十七年四月千户额森小库库所部民及实喇布哈等民户并饥敕河东诸郡量赈之千户额布根所部乏食敕发粟赈之
  七月益都大蝗饥命减价粜官粟以赈
  二十四年二月真定路饥发沿河仓粟减价粜之二十五年四月莱县蒲台旱饥出米下其直赈之七月胶州连岁大水民采橡而食命减价粜米以赈之二十六年三月安西饥四月宝庆路饥六月桂阳路冦乱水旱八月霸州大水民乏食大都路霖雨害稼漷州饥皆发仓粮减其价赈粜之
  九年五月诏安集达勒巴所部流民
  至十九年九月赈真定饥民其流移江南者官给之粮使还乡里二十五年七月发大同路粟赈流民二十六年闰十月通州河西务饥民有鬻子去之他州者发米赈之宝坻屯田大水害稼给河间真定等路流民六十日粮二十七年四月又命大都路以粟六万二千五百六十四石赈通州河西务等处流民
  六月髙丽告饥转东京米二万石赈之
  十年九月髙丽比岁荒歉敕东京路运米二万石以赈之十七年七月以高丽国初置驿站民乏食命给粮一岁二十八年十月髙丽国饥给以米一十万斛二十九年闰六月髙丽饥其王遣使来请粟诏赐米十万石八月髙丽女真界首双城告饥敕髙丽王于海运内以粟赈之
  八月敕明安仓及靖州预储粮五万石以备鸿吉哩新徙部民及西人内附者廪给
  至大徳二年五月淮西诸郡饥漕江西米二十万石以备赈贷十一年九月武宗已即位江浙饥中书省请本省官租于九月先输三分之一以备赈给至大元年十月中书省请以湖广米十万石贮于扬州江西江浙海漕三十万石内分五万石贮朱汪利津二仓以济山东饥民四年十月仁宗已即位浙西水灾免漕江浙粮四分之一存留赈济延祐元年四月敕储称海五河屯田粟以备赈济七年二月英宗已即位命储粮于宣徳开平和琳诸仓以备赈贷供亿泰定帝泰定二年九月以郡县饥诏运粟十五万石贮濒河诸仓以备救赈四年八月运粮十万石贮濒河诸仓备内郡饥文宗至顺二年三月给云南行省钞十万锭以备军资民食
  十年六月赈甘州等处诸驿
  十四年二月永昌路驿百二十五疲于供给质妻孥以应役诏赐钞一百八十锭赎还之自后十七年十月至二十九年正月凡遇驿站贫困荒乱俱赈恤有差
  十月以赃罚钞一千三百锭赈贫乏之民
  从御史台之请也至十九年四月御史台言见在赃罚钞三万锭金银珠玉币帛称是诏留以给贫乏者三十年九月敕以御史台赃罚钞五万锭给卫士之贫者成宗大徳十一年八月武宗已即位江南饥以十道廉访使所贮赃罚钞赈之六月河南山东大饥有父食其子者以两道没入赃钞赈之至大二年九月御史台言山东大饥流民转徙乞以本台没入赃钞万锭赈救之制可三年十月山东徐邳等处水旱以御史台没入赃钞四千馀锭赈之仁宗延祐二年正月敕以江南行台赃罚钞赈恤饥民三年四月河南流民群聚渡江所过扰害命行台廉访使以见贮赃钞赈之文宗至顺元年三月安庆安丰蕲黄庐五路饥以淮西廉访司赃罚钞赈之
  是岁诸路虫蝻灾五分霖雨害稼九分赈米凡五十四万五千五百九十石
  十一年诸路虸蚄等虫灾凡九所民饥发米七万五千四百一十五石粟四万五百九十九石以赈之三十年九月登州蝗恩州水百姓阙食赈以义仓米五千九百馀石
  十四年正月赐三卫军士之贫乏者八千三百五十二人各钞三锭币十匹
  二十年十二月给司阍卫士贫者人钞二十锭至成宗元贞元年十月赐各卫士贫乏者钞二万九千三百馀锭成宗至大四年七月时仁宗已即位赐上都宿卫士贫乏者钞十三万九千锭十一月赈钦察卫粮五千七百五十三石皇庆元年赈宿卫士粮二万石
  十七年十一月敕别置局院以处童匠有贫乏者给以钞币
  十八年六月谦州织工百四十二戸贫甚以粟给之其所鬻妻子官与赎还二十年十月给甘州纳硫黄贫乏戸钞二十七年五月发粟赈御河船戸三十一年十二月以东胜等处牛递戸贫乏赐钞三十馀锭
  二十一年四月赈和尔和等所部饥
  和尔和等所部民戸告饥帝曰饥民不救储粮何为发万石赈之至二十三年正月噶达苏遣使言所部军士疲乏者八百馀人乞赈赡宜于托罗托辉处验其虚实帝曰比遣人往事已缓矣其使赡之
  二十二年始行京师赈粜之制
  其法于京师南城设铺各三所分遣官吏发海运之粮减其市直以赈粜之凡白米每石减钞五两南粳米减钞三两岁以为常纪云二十五年五月减米价赈京师至成宗元贞元年以京师米贵益广其制设肆三十所发粮七万馀石粜之白粳米每石中统钞一十五两白米每石一十三两糙米每石六两五钱二年减米肆为十一所其每年所粜多至四十馀万石少亦不下二十馀万石纪云元贞二年十月发米十万石赈粜京师大徳五年十一月减直粜米赈京师其老幼单弱不能自存者廪给五月武宗至大元年增两城米肆为一十五所每肆日粜米一百石四年增所粜米价为中统钞二十五贯自是每年所粜率五十馀万石纪云至大四年正月减价粜京仓米日千石以赈贫民三月发京仓米减价粜赈贫民十一月仁宗已即位敇增置京城米肆十所日平粜八百石以赈贫民延祐七年八月英宗已即位发米十万石赈粜京师贫民泰定帝泰定二年减米价为二十贯纪云泰定元年正月粜米二十万石赈京师贫民四年十一月减价粜京仓米十万石以赈贫民致和元年又减为一十五贯纪云元年十月赈粜京城米十万石石为钞十五贯二年八月出官米五万石赈粜京师贫民至顺元年三月十一月共赈粜粮二十万石济京师贫民二年四月八月三年正月五月各赈粜米五万石济京师贫民
  等谨按食货志此则以京师人物繁辏而每岁赈粜以为常者也以纪考之惟致和石为钞十五贯与志相同耳
  八月给钞万二千四百锭为米取息以赡甘肃二州屯田贫军
  二十三年二月枢密院奏前遣䝉古军万人屯田所𫉬除岁费之外可粜钞三千锭乞分廪诸翼军士之贫者帝悦令从便行之二十五年十一月六卫屯田饥给更休三千人六十日粮二十六年闰十月左右卫屯田新附军以大水伤稼乏食发米万四百石赈之
  等谨按本纪凡赈恤屯田军戸事最多以互见田赋考故不具载
  二十五年正月蛮洞十八族饥饿死者二百馀人以钞千五百锭有奇市米赈之
  至泰定二年七月庆逺溪洞民饥发米二万五百石平价粜之
  二月京师水发官米下其价粜贫民
  三十年十月敕减米直粜京师饥民其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给之至英宗至治元年九月京师饥发粟十万石减价粜之二年五月京师饥发粟二十万石赈粜三年二月京师饥发粟二万石赈粜泰定帝泰定二年十一月京师饥赈粜米四十万石三年十月京师饥发粟八十万石赈之
  等谨按此因灾伤平价又在常岁粜赈之外者
  四月杭苏湖秀四州水命审其贫者赈之
  尚书省言近以江淮饥命行省赈之吏与富民因结为奸多不及于贫者苏杭湖秀四州复大水民鬻妻女易食请辍上供米二十万石审其贫者赈之帝是其言故有是命至二十七年九月武平地震盗贼乘隙剽劫民愈忧恐平章政事特穆尔以便宜蠲租赋罢商税弛酒禁斩为盗者发钞八百四十锭转海运米万石以赈之十月尚书省言江阴宁国等路大水民流移者四十五万八千四百七十八戸帝曰此亦何待上闻当速赈之凡出粟五十八万二千八百八十九石二十九年二月山东廉访司申棣州境内春旱且霜夏复霖潦饥民啖藜藿木叶乞赈恤敕依东平例发附近官廪计口以给
  元史贝降传曰至元二十九年贝降迁庆元路治中岁大饥状累上行省不报贝降曰民饥如是而不赈之岂为民父母意耶即躬诣行省力请得发粟四万石民赖全活
  又王约传曰至元三十二年约为翰林直学士知制诰奉诏赈京畿东道饥民发米五十万石所活五十馀万人因条疏京东利病十事请发粟续赈之中书用其言民获以苏
  八月赈䝉古军东征者家
  诸王琳沁言臣近将济宁投下䝉古军东征其家皆乏食愿赐济南路岁赋银使易米而食诏辽阳省给米万石赈之
  等谨按本纪凡䝉古贫乏者类赐银钞此因出征给米特优恤之一端也
  二十七年七月驸马札济古尔部曲饥赈之
  至成宗元贞元年十二月以驸马阿布哈所部民贫赐钞万锭三年四月驸马曼济台所部匮乏以粮十三万石赈之大徳八年正月驸马伊勒噶珠所部民饥以粮二千石赈之仁宗延祐四年七月敕齐勒特穆尔颁赉诸王驸马及赈济所部贫乏
  成宗元贞元年诸王阿南达部民饥赈粮二万石纪云元年正月安西王阿南达宁逺王库库楚皆言所部贫乏赐安西王钞二十万锭宁逺王六万锭又以陨霜杀禾复赈安西王山后民一万石二月以济宁王曼济台所部鸿甲哩人贫乏赐钞一十八万锭诸王额琳沁部马牛驿人贫乏赐钞千锭三月国王和通隐所赐本部贫民钞三百五十锭命台臣遣人按问以愧之五月以诸王阿济格部贫乏赐钞二十万锭六月以安西王所部出征军妻孥乏食给粮二千石较志所载有不同者二年五月安西王遣使来告贫乏帝曰世祖以分赉之难常有圣训阿南达亦知之矣若言贫乏岂独汝耶去岁赐钞二十万锭又给以粮今与则诸王以为不均不与汝言人多饿死其给粮万石择贫者赈焉
  二年诏各处孤老凡遇寛恩人给布帛各一
  至大徳二年九月命平章巴延専领给赐孤老衣粮三年诏各处孤老遇天寿节人给中统钞二贯永为定例六年给孤老死者棺木钱
  七月平阳大名归徳真定蝗归徳真定曹州滨州水怀孟大名河间旱太原怀孟雹福建广西两江道饥赈粟有差
  大徳二年十二月扬州淮安两路旱蝗以粮十万石赈之三年五月江陵路旱蝗以粮赈之十一月又发粟赈江陵至武宗至大元年二月汝宁归徳二路旱蝗民饥给钞万锭赈之仁宗皇庆二年七月兴国属县蝻发米赈之
  大徳二年正月以粮十万石赈北边内附贫民
  十一年八月时武宗已即位迤北之民新附者置传输粟以赈之
  四月发庆元粮五万石减其直以赈饥民
  五月平滦路旱发米五百石减其直赈之四年七月杭州路贫民乏食以粮万石减其直粜之五年六月以粮二十万石随各处时值赈粜六年四月上都大水民饥减价粜粮万石赈之七年二月太原大同平滦路饥并减价粜粮以赈之五月髙唐南丰等州饥闰五月平江等十五路民饥六月武冈路饥七月常徳路饥凡减直粜粮四十二万九千石以赈之九年七月潭彬衡雷峡滕沂宁海诸郡饥减直粜粮五万一千六百石十年七月宣徳等处雨雹害稼大同之浑源陨霜杀禾平江大风海溢漂民庐舍道州之武昌永州之兴国黄州沅州饥八月成都等县饥十一月益都扬州辰州岁饥共减直赈粜米十万五千八百馀石
  三年正月置各路恵民局择良医主之
  等谨按食货志元立恵民药局官给钞本月营子钱以备药物仍择良医主之以疗贫民诚深得周官设医师之美意者先是世祖二十五年以陷失官本悉罢革之至是又准旧例置于各路凡局皆以正官提调所设良医上路二名下路府州各一名其所给钞本亦验民户多寡以为差等腹里三千七百八十锭河南湖广辽阳陕西江浙江西四川甘肃各行省共五千一百五十五锭云南行省真𧴩一万一千五百索云
  四月辽东开元咸平䝉古女直等人乏食以粮二万五百石布三千九百匹赈之
  至十一年七月时武宗已即位山东河北䝉古军告饥遣官赈之至大四年四月时仁宗已即位诏谕宣徽使伊拉齐诸䝉古民有贫乏者发廪赈之
  元史谢让传曰大徳三年让迁戸部员外郎时东胜云丰等州民饥乞籴邻郡宪司惧其贩鬻为利闭其籴事闻于朝让设法禁闭籴者有罪三州之民赖以全活者众
  五年始行红贴粮法
  初京师赈粜粮多为豪强嗜利之徒用计巧取弗能周及贫民于是赈粜粮之外复有红贴粮其法命有司籍两京贫乏戸口之数置半印号簿文帖各书其姓名口数逐月封贴以给大口三斗小口半之其价视赈粜之直三分常减其一与赈粜并行每年拨米总二十万四千九百馀石闰月不与焉
  八月诏遣官分道赈恤各路被灾重者免差税一年外贫乏之家计口赈粮尤甚者优恤之
  元史赵世延传曰大徳六年世延为西安路总管时陕西饥台省请议赈于朝世延曰救荒如救火愿先发廪以赈设朝廷不允世延当倾家财若身以偿䑓省从之所活甚众
  七年八月地震平阳太原尤甚遣使分道赈恤为钞九万六千五百馀锭
  九年四月大同路地震有声如雷坏官民庐舍五千馀间压死二千馀人怀仁县地裂二所涌水尽赤漂出松柏朽木遣使以钞四千锭米二万五千馀石赈之是年租赋税课徭役一切除免十年八月开成路地震王宫及官民庐舍皆坏压死故秦王妃伊啰斡等五十馀人以钞一万三千六百馀锭粮四万四千一百馀石赈之
  元史陈孚传曰大徳七年孚为台州路总管府治中时奉使宣抚循行诸道台旱民饥道殣相望江浙行省檄浙东元帅托欢彻尔发粟赈济而托欢彻尔不恤民隐驱胁有司动置重刑孚曰使吾民日至莩死不救者托欢彻尔也遂诣宣抚使诉其不法蠹民事十九条宣抚使按实坐其罪命有司亟发仓赈饥民赖以全活者众
  九年五月以琼州屡经叛冦给粮一月
  十年二月赈辽阳千户沙实罕所部贫匮者粮三月至英宗至治三年四月䝉古大千戸比岁风雪毙畜牧赈钞二百万贯九月时泰定帝已即位大宁䝉古大千户部风雪毙畜牧赈米十五万石泰定元年十二月察罕淖尔千戸部饥赈粮一月文宗至顺元年闰二月察罕淖尔宣慰使所部千戸察喇等卫饥者万四千四百五十六人人给钞一锭五月开元路呼尔哈万户府宁夏路哈喇齐千戸所军士饥各给粮二月顺帝至元五年三月巴勒喇实千戸所民被灾遣太禧宗禋院断事官塔海发米赈之
  十一年七月时武宗已即位江浙湖广江西河南两淮属郡饥于盐茶课钞内折粟遣官赈之
  至次年二月淮安等处饥从河南行省言以两浙盐引十万贸粟赈之
  等谨按食货志载成宗赈恤事元贞元年六月以粮一千三百石赈隆兴府饥民二千石赈千戸玛勒图等军纪云四月以桂齐万户呼图克布哈等所部为敌所掠赐钞有差七月以辽阳民饥赈粮二月纪云八月赈辽阳被水者粮两月大徳元年以饥赈辽阳硕达勒达等戸粮五千石公主囊嘉特章位粮二千石是年临江扬州等路亦饥赈粮有差腹里并江南灾之地赈粮三月纪云三月道州旱辽阳饥并发粟赈之四月以米二千石赈应昌府六月以粮四千馀石赈广平路饥民万五千石赈江西被水之家二百九十馀石赈特尔根等四站饥戸七月宁海州饥以米九千四百馀石赈之九月卫辉路旱疫澧州常徳饶州临江等路温之平阳瑞安二州水镇江之丹阳金坛旱并以粮给之十月庐州路无为州江潮泛溢漂没庐舍溧阳合肥梁县及安丰之䝉城霍邱自春及秋不雨扬州淮安路饥韶州南雄建徳温州皆大水并赈之十一月常徳路水常州路及宜兴州旱并赈之闰十二月淮东饥发廪赈之般阳路饥疫给粮两月盖所载之繁实有岁不胜书者二年赈隆兴临江两路饥民又赈金复州屯田军粮二月四年鄂州等处民饥发湖广省粮十万石赈之七年以钞万锭赈归徳饥民十年澧阳县火赈粮二月此又纪所不及载者十一年以饥赈安州高阳等县粮五千石漷州榖一万石奉符等处钞二千锭两浙江东等处钞三万馀锭粮二十万馀石又劝率富户赈粜粮一百四十馀万石凡施米者验其数之多寡而授以院务等官是年又以钞一十四万七千馀锭盐引五千道粮三十万石赈绍兴庆元台州三路饥民盖以纪参之其详略多有不同者不特此也即一食货志中如大徳十一年既载劝率富民施赈授官而后此载入粟补官之制谓元初未尝举行直至文宗天历三年内外郡县亢旱为灾始用太师达尔罕等言行之则前后亦互异矣
  武宗至大元年正月赈绍兴等六路饥
  绍兴台州广徳庆元建康镇江六路饥死者甚众饥户四十六万有奇户月给米六斗以没入朱清张瑄物货隶徽政院者鬻钞三十万锭赈之二月益都济宁般阳济南东平泰安大饥遣山东宣慰使王佐同廉访司核实赈济为钞十万二千二百三十七锭粮万九千三百四十八石六月中书省言浙江行省管内饥赈米五十三万五千石钞十五万四千锭面四万斤二年三月赈真定路饥民粮万石塔坦境六千石三年九月内郡饥诏尚书省如例赈恤
  二月和琳贫民北来者众以钞十万锭济之仍令大同隆兴等处籴粮以赈
  三月以北来贫民八十六万八千户仰食于官非久计给钞百五十万锭币帛准钞五十万锭命太师伊彻察喇太傅哈喇哈斯分给之罢其廪给
  六月大都饥发官廪减价粜贫民户
  十月以大都艰食复粜米十万石减价以赈闰十一月亦如之至文宗至顺元年七月増大都赈粜米五万石
  是月以米钞赈江浙流民
  中书省言江浙行省管内饥流民户百三十三万九百五十有奇赈米五十三万六千石钞十九万七千锭至四年闰七月仁宗已即位命赈恤岭北流民皇庆元年二月敕岭北省赈给阙食流民又赈山东流民至河南境者二年七月保定真定河间民流不止命所在有司给粮两月延祐四年五月黄州高邮真州建宁等处流民群聚持兵抄掠敕所在有司其伤人及盗者罪之馀并给粮遣归十二月发廪赈给北方流民五年三月赈净州平地等处流民四月遣官分汰各部流民给粮赈济七年四月赈大都净州等处流民给粮马遣还北边泰定帝泰定二年十一月河间诸郡流民就食通漷二州命有司存恤之
  三年九月上都民饥敕遣刑部尚书斯多卜丹发粟万石下其价赈粜之
  至仁宗皇庆二年六月上都民饥出米五千石减价赈粜
  仁宗皇庆元年二月通漷二州饥赈粮两月
  八月宁国路泾县水赈粮二月延祐元年三月真定保定河间民饥给粮两月三年二月河间济南滨棣等处饥给粮两月七年六月赈北边饥民有妻子者钞一千五百贯孤独者七百五十贯边民赈米三月至英宗至治元年正月蕲州蕲水县饥赈粮三月二年三月延安路饥七月南康路大水庐州六安县大雨水暴至平地深数尺民饥各赈粮一月三年三月台州路黄岩州饥赈粮两月
  八月滨州旱民饥出利津仓米二万减价赈粜
  至延祐元年闰三月汴梁济宁东昌等路陇州开州青城齐东渭源东明长垣等县陨霜杀桑果禾苗归州告饥出粮减价赈粜自此至六年十月每遇民饥并发粟减价粜赈之
  元史哈喇哈斯传曰仁宗初哈喇哈斯出征北边至分遣使者赈降户奏出钞帛易牛羊以给之近水者教取鱼食㑹大雪民无所得食命诸部置传车相去各三百里凡十传转米数万石以饷饥民不足则益以牛羊又度地置内仓积粟以待来者浚古渠溉田数千顷治称海屯田教部落杂耕其间岁得米二十馀万北边大治
  又卜天璋传曰皇庆二年十二月天璋改授饶州路总管县以饥告即发廪赈之僚佐持不可璋曰民饥如是必俟得请而后赈民且死矣失申之责吾独任之不以累诸君也竟发藏以赈民赖全活
  延祐元年二月赈济良乡诸驿二月
  四月西畨诸驿贫乏给钞万锭六月察罕淖尔诸驿乏食给粮赈之六年三月给钞赈济上都西畨诸驿四月命宣政院赈给西畨诸驿九月特尔根等二十八驿被灾给钞赈之十月东平济宁路水陆十五驿乏食户给麦十石又赈北方诸驿七年二月时英宗已即位赈大同丰州诸驿三月赈摩琳温都尔等十一驿饥四月诺海温都尔驿户饥赈之六月赈雷家驿户钞万五千贯七月以昌平滦阳十二驿供亿繁重给钞三十万贯赈之十一月宣徳䝉古驿饥命通政院赈之自此至至治三年诸驿贫饥各赈恤焉
  二年五月赈恤秦州成纪县民舍陷没者
  秦州成纪县山移夜疾风雷雹北山南移至夕河川次日再移平地突出土阜高者二三丈陷没民居敕遣官核验赈恤五年五月徳庆路地震巩昌陇西县大雨南土山崩压死居民给粮赈之至泰定帝泰定二年四月巩昌路伏羌县大雨山崩九月汉中道文州霖雨山崩并以粮钞赈之文宗至顺四年十一月顺帝已即位巩昌成纪县地裂山崩令有司赈被灾人民
  四年七月赐卫士衣敝者钱帛
  帝出见卫士有敝衣者驻马问之对曰戍守边镇十五年以故贫耳帝曰此辈久劳于外留守臣未尝以闻非朕亲见何由知之自今有类此者必言于朕因命赐之钱帛五年七月给钞二十万锭粮万石命晋王分赉所部宿卫士
  等谨按本纪自此终元之世凡卫士贫乏及灾饥皆以粮钞赈给之
  五年六月遣乌讷尔巴图尔济噜海分汰净州北地流民其隶四宿卫及诸王驸马者给资粮遣还各部七月赈大都净州等处给粮马遣还北边至治二年七月录京师诸役军匠病者千人各赐钞遣还八月给庐州复业者行粮致和元年五月籍在京流民废疾者给粮遣还至正五年四月大都流民官给粮遣还乡五月诏以军士所掠云南子女一千一百人放还乡里仍给其行粮不愿者听至英宗至治二年九月临安河西县春夏不雨种不入土居民流散命有司赈给令复业
  元史盖苗传曰延祐五年苗为济宁路单州判官济宁路大饥白郡府未有以应㑹他邑亦以告郡府遣盖苗之戸部以请戸部难之苗伏中书堂下出糠饼以示曰济宁民率食此况不得此食尤多岂可坐视不救乎因泣下时宰大悟凡被灾者咸获赈焉有官粟五百石陈腐以借诸民期秋熟还官及秋郡责偿甚急部使者将责知州苗曰官粟实苗所贳今民饥不能偿苗请代还使者乃已其责
  六年七月赐左右鹰坊及哈喇齐等贫乏者钞一千四万锭
  至文宗天历二年十二月赐居鹰坊八百七十戸粮三月至顺元年十月玛纳和实衮所居诸牧人三千户及濒黄河所居鹰坊五千戸各赈粮两月十一月全给鹰坊刍粟使毋贫乏十二月赈辽阳行省所居鹰坊户粮一月二年九月发粟五千石赈兴和路鹰坊十一月兴和路鹰坊及䝉古民万一千一百馀戸大雪畜牧冻死赈米五千石
  十二月敕上都大都冬夏设食于路以食饥者
  等谨按仁宗纪延祐四年正月帝谓左右曰中书比奏百姓乏食宜加赈恤朕黙思之民饥若此岂政有过差以致然欤向诏有司务遵世祖成宪宜勉力奉行辅朕不逮然尝思之惟省刑薄赋庶使百姓各遂其生也盖其轸念民瘼如此考食货志仅载皇庆元年宁国饥赈粮两月一事又谓自延祐之后腹里江南饥民岁加赈恤其所赈或以粮或以盐引或以钞而仁宗以后皆阙而不书
  七年五月时英宗已即位汝宁府霖雨伤禾发粟五千石赈粜之
  至治元年汴梁归徳饥广徳路旱共发粟十万九千石赈粜之二年漷州饥粜米十万石赈之三年十一月时泰定帝已即位袁州路宜春县镇江路丹徒县澧州归州饥共赈粜米六万九千石
  英宗至治元年正月诸王乌鲁斯部饥发净州平地仓粮赈之
  三月营王额森特穆尔部畜牧死伤赐钞五十万贯三年正月镇西武宁王部饥赈之至泰定帝泰定元年八月诸王赫伯等部饥以粮赈之自此至致和元年诸王所部灾饥各加赈恤
  二月河南安丰饥以钞二万五千贯粟五万石赈之三月宁国路及益都般阳饥四月江州赣州临江霖雨袁州建昌旱民皆告饥发米四万八千石赈之五月益都胶州濮州饥七月南恩新州及胶州饥九月安陆府水溢壊民田十月肇庆路水十一月巩昌成州饥十二月庆逺路饥真定路疫河间路饥并赈之二年正月保定雄州饥仪封县河溢伤稼赈之山东保定河南汴梁归徳襄阳汝宁等处饥发米三十九万五千石赈之二月真定等路饥恩州水民饥疫顺徳路九县水旱三月临安路河西诸县曹州滑州辽阳哈勒巴民及奉元路饥濮州水灾四月彰徳路及徽州东霸州饥五月固安州夏津永清二县河南陕西河间保定彰徳等路巩昌阶州奉元路郿县及成州兴元褒城县饥六月思州风雹建徳路水广元路绵谷昭化二县饥八月瑞州髙安县饥庐州路六安舒城县水九月淮东奉兴等县饥十一月岷州旱疫宣徳府宣徳县地屡震十二月南康建昌大水山崩死者四十七人民饥并赈之三年三月平江路嘉定州及崇明诸州饥发米七万八千三百石赈之九月泰定帝已即位南康漳州二路水赈之
  元史儒林传曰至治元年呉师道调宁国路录事㑹岁大旱饥民仰食于官者三十三万口师道劝大家得粟三万七千六百石以赈饥民又言于部使者转闻于朝得粟四万石钞三万八千四百锭赈之三十馀万人赖以存活
  二年正月敕有司存恤孔氏子孙贫乏者
  三年赈辽阳女直汉军等戸饥
  五月岭北戍卒贫乏赐钞三千二百五十万贯帛五十万匹九月给寿安山造寺军役匠死者钞人百五十贯
  等谨按本纪自英宗至文宗各有赈恤戍兵事以详兵考中不具载
  三年正月曹州禹城县去秋霖雨害稼县人邢著程进出粟以赈饥民命有司旌其门
  至文宗至顺元年闰七月大都阿实克坦塔珠漷州刘仲温输米赈贫二年正月大名魏县民曹革输粟赈陕西饥并旌其门五月益都路宋徳让赵仁各输米三百石赈胶州饥民九千戸中书省请依输粟补官例予官从之顺帝至正五年六月庐州张顺兴出米五百馀石赈饥旌其门
  泰定帝泰定元年正月广徳信州岳州惠州南恩州民饥发粟赈之
  二月绍兴庆元延安岳州潮州五路及镇逺府河州集州饥五月晋宁巩昌常徳龙兴等处饥八月延安冀宁杭州潭州等十二郡饥九月建昌绍兴二路饥十月延安路饥各发粟及给钞赈之二年闰正月保定路及衡州衡阳县民瑞州䝉山银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丁饥三月漷州蓟州鳯州延安归徳等处民饥四月镇江宁国瑞州桂州南安宁海南丰潭州涿州等处及陇西汉中秦州饥五月巩昌路临洮府饥九月琼州南安徳庆诸路饥十一月内郡饥十二月济南延州二路饥各赈粮钞有差三年正月大路都属县饥三月永平卫辉中山顺徳诸路饥五月雄州饥七月永平奉元饥八月河中府永平建昌印都中庆太平诸路及广西两江饥十一月宁夏路万户府庆逺安抚司汴梁建康太平池州诸路及甘肃额齐讷路饥十二月保定路懐庆路广西静江象州诸路及辽阳路饥并以粮钞赈之以数万计四年正月辽阳行省诸郡彰徳淮安扬州诸路饥二月奉元庐州淮安诸路及白登部饥三月大宁广平二路属县河南行省诸州县及建康属县饥四月河间扬州建康太平衢州常州诸路属县及云南乌撒武定二路饥五月河南江陵属县饥六月盐官州及庐州路饥九月保定真定二路建昌赣州惠州诸路饥十月卫辉获嘉等县大名河间二路属县饥十二月京师及河间河南延安鳯翔属县饥并以粮钞数十万赈之
  三月给䝉古流民粮钞遣还所部
  六月赈䝉古饥民遣还所部七月赈䝉古流民给钞二十九万锭遣还至文宗天历二年三月䝉古饥民之聚京师者遣往居庸关北人给钞一锭布一匹仍令兴和路赈粮两月还所部至顺元年四月沿边部落䝉古饥民八千二百人给钞三锭布二匹粮二月遣还所部七月䝉古百姓以饥乏至上都者阅口数给以行粮俾各还所部三年七月赈䝉古军流离至陕西者四百六十七戸粮三月遣复其居戸给钞五十锭
  是月临洮狄道县冀宁石州离石宁乡县旱饥赈米两月
  六月大都真定晋州深州奉元诸路及甘肃河渠营田等处雨伤稼十月河间路嘉定路龙兴县饥十二月延安路雹灾各赈粮一月二月有差二年二月蓟州宝坻县庆元路象山诸县饥八月南恩州琼州临江路归徳府饥十月宁夏路曹州属县水霸州衢州路饥并赈粮二月三年二月河间真定保定三路饥赈粮四月三月宁夏奉元建昌诸路饥赈粮二月四年二月永平路饥赈钞三万锭粮二月四月河南奉元二路及通顺檀蓟等州渔阳宝坻香河等县永平路饥各赈粮两月
  五月龙庆延安吉安杭州大都诸路属县水民饥赈粮有差
  六月彰徳汴梁等路雨八月汴梁济南属县雨水伤稼九月奉元路长安县大雨沣水溢延安路洛水溢濮州馆陶县水十二月温州路乐清县盐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水各发粟赈之二年闰正月南滨州棣州等处水三月荆门州旱九月檀州雨雹开元路三河溢十一月常徳路水民饥凡赈粮数万石三年正月恩州水二月归徳府河决民饥五月太平兴化属县水六月奉化巩昌属县大雨雹峡州旱大同属县大水莱芜等处冶户饥八月真定蠡州奉元蒲城等县及无为州诸处水九月扬州宁国建徳诸属县水南恩州旱民饥十一月沈阳辽阳大宁等路及金复州水广宁路属县霖雨伤稼各赈粮钞凡数万计四年八月扬州路崇明州海门县海水溢汴梁路扶沟兰阳县河溢没民田庐并赈之十月大都路诸州县霖雨水溢壊民田庐赈粮二十四万九千石
  六月顺徳大名河间东平等二十一郡蝗发粟赈之三年六月东平属县蝗四年七月籍田蝗并赈之至文宗天历二年六月益都莒密二州春水夏旱蝗饥民三万一千四百户赈粮一月至顺二年四月衡州路属县比岁旱蝗仍大水民食草木殆尽又疫疠死者十九湖南道宣慰司请赈粮万石从之
  七月大都巩昌延安冀宁龙兴等处饥赈粮有差十月广东道及武昌路江夏县汴梁信州泉州南安赣州等路饥各赈粜有差二年正月肇庆巩昌延安赣州南安英徳新州梅州等处饥二月通漷二州及大都鳯翔宝庆衡州潭州全州诸路饥三月肇庆富州惠州袁州江州诸路及南恩州梅州饥亦赈粜有差五月大都路檀州大水平地深丈有五尺汴梁路十五县河溢江陵路江溢洮州临洮府雨雹潭州兴国属县旱彰徳路蝗龙兴平江等十二郡饥赈粜米三十二万五千馀石六月济宁兴元宁夏南康归州等十二郡饥七月梅州饶州镇江邠州诸路饥八月衡州建昌岳州饥凡赈粜米四十三万八千石有奇十二月惠州杭州等处饥赈粜有差三年二月建昌路饥七月濠州饥赈粜米麦共三万九千馀石四年六月镇江兴国二路饥九月奉元庆逺延安诸路饥俱赈粜有差致和元年三月冀宁路平定州饥五月峡州属县饥共赈粜粮三万五千石
  八月赈特尔根摩琳等驿户粮钞有差
  十月大都上都兴和等路十三驿饥赈钞八千五百锭二年闰正月五花城苏黙图珠扎干茂三驿饥赈粮二千石三月甘州䝉古驿饥赈粮三月致和元年五月赈陕西临潼华阴二十三驿晋宁路十五驿共钞二千六百锭
  二年闰正月雄州归信诸县大雨河溢被灾万一千六百五十戸赈钞三万锭
  三年七月河决郑州阳武县漂民万六千五百馀家赈之八月盐官州大风海溢壊堤防三十馀里遣使祭海神不止徙民居千二百五十家大都昌平大风壊民居九百家龙庆路雨雹一天大风损稼并发粟赈之扬州崇明州大风雨海水溢溺死者给棺敛之十一月锦州水溢壊田千顷漂死者百人人给钞一锭崇明州海溢漂民舍五百家赈粮一月给死者钞二十贯十二月大宁路大水壊田五千五百顷漂民舍八百馀家溺死者人给钞一锭四年正月大宁路水给溺死者人钞一锭七月云州黑河水溢衢州大雨水发廪赈饥者给漂死者棺至致和元年河间真定顺徳诸路陕西诸路晋宁卫辉二路及泰安州燕南山东东道及奉天大同河间河南东平濮州等处饥共赈钞二十五万二千三百锭有奇而其他处赈粟及钞不与焉
  三年九月赈潜邸贫民钞二十万锭
  四年九月土蕃阶州饥赈钞千五百锭
  至文宗至顺元年二月土蕃等处民饥四月土蕃等处图沙玛民饥俱命有司赈之顺帝至元五年十一月八蕃顺元等处饥赈钞二万二千锭
  文宗天历元年陕西大饥以盐课赈之
  时张思明为江浙行中书省左丞㑹陕西大饥中书拨江浙盐运司岁课十万锭赈之吏白周岁所入已输京师当回咨中书思明曰陕西饥民犹鲋在涸辙往复逾月是索之枯鱼之肆也其以下年未输者如数与之有罪吾当坐朝廷韪之
  等谨按本纪自后至顺元年至三年以盐课钞赈济事繁不具载
  十月赈通州被兵之家
  又遣官赈良乡涿州定兴保定驿户之被兵者十一月山北京东驿被兵者赈以钞二万一千五百锭二年四月赈邓州诸县被兵逃戸粮三千六百石赈通州诸县被兵之民粮三月五月赈被兵之民百四十五戸粮一月真定路民被兵者二千七百四十八戸亦命赈之上都徳济诸位宿卫士及开平县民被兵者并赈以粮八月冀宁之忻州兵后洊饥赈钞千锭集庆河南府路旱疫又被兵赈以本府屯田租及安丰务递运粮三月莒密沂诸州饥民采草木实盗贼日滋赈以米二万一千石九月上都西阿勒坦库库楚呼喇图地以兵旱民告饥赈粮一月至顺元年十一月赈襄邓辉和尔民被西兵害者六十三尸戸给钞十五锭米二石被西兵掠者五百七十七户户给钞五锭米二石十二月赈龙庆州懐来县前来被兵万一千八百六十戸粮两月
  十一月命郡县招集被兵流亡之民贫者赈给之二年六月陕西河东燕南河北河南诸路流民十数万自嵩汝至淮南死亡相藉命所在州县官以便宜赈之至顺元年二月赈河南流民复归者钞五千锭三年正月赈永昌路流民
  二年正月赈陕西饥
  陕西告饥命赈钞五万锭行省以大饥乞粮三十万石钞三十万锭诏赐钞十四万锭遣使往给之二月奉元临潼咸阳二县及辉和尔八百馀户告饥陕西行省以便宜发钞万三千锭赈咸阳麦五千四百石赈临潼麦百馀石赈辉和尔遣使以闻四月陕西路饥民百二十三万四千馀口诸县流民又数十万先是尝赈之不足行省复请令商贾入粟中盐富家纳粟补官及发孟津仓粮八万石及河南汉中廉访使所贮官租以赈五月陕西行省言鳯翔府饥民十九万七千九百人本省用便宜赈以官钞万五千锭又丰乐八屯军士饥死者六百五十人万户府军士饥者千三百人赈以官钞百三十锭并从之
  元史张养浩传曰天历二年闗中大旱饥民相食特拜养浩陕西行台中丞既闻命即散其家之所有与邻里贫乏者登车就道遇饥者赈之死者则葬之又率富民出粟因上章请行纳粟补官令闻民间有杀子以奉母者为之大恸出私钱以济之到官四月未尝家居止宿公署夜则祷于天昼则出赈饥民终日无少怠
  赈大都等路饥民
  大都路涿州房山范阳等县饥赈粮两月大同路言去年旱且遭兵民多流殍命以本路及东胜州粮万三千石减时值十之三赈粜之至四月常徳澧州慈利州饥赈粜粮万石赈卫辉路饥民万七千五百馀户河南廉访司言河南府路以兵旱民饥食人肉事觉者五十一人饥死者千九百五十人饥者一万七千四百馀人乞行入粟补官之令及括江淮僧道馀粮以赈江浙行省言池州广徳宁国太平建康镇江常州湖州庆元诸路及江阴州饥民六十馀万户当赈粮十四万三千馀石并从之大都兴和顺徳大名彰徳懐庆卫辉汴梁中兴诸路泰定髙唐曹冠徐邳诸州饥民六十七万六千馀戸赈以钞九万锭粮万五千石大都宛平县保定遂州易州赈粮一月靖州赈粮九千八百石永平告饥赈粮五万石大同告饥赈粜粮万三千石云需府告饥赈粮一月六月益都莒密二州春水夏旱蝗饥民三万一千四百户赈粮一月
  九月赈甘肃行省沙州彻伯尔驿钞各千五百锭又赈陕西临潼等二十三驿各钞五百锭
  等谨按文宗纪自此至至顺三年凡诸驿贫饥及水旱灾伤孳畜疫死莫不赈之
  至顺元年四月诸路饥命分赈之
  中书省言迩者诸处民饥累常赈救去岁赈钞百三十四万九千六百馀锭粮二十五万一千七百馀石今汴梁懐庆彰徳大名兴和卫辉顺徳归徳及髙唐泰安徐邳曹冠等州饥民六十七万六千戸一百一万二千馀石请以钞九万锭米万五千石命有司分赈制曰可
  是月陕西行台言奉元巩昌鳯翔等路以累岁饥不能具五榖种请给钞二万锭俾分籴于他郡从之
  五月卫辉路之辉州以荒乏榖种给钞三千锭俾籴于他郡
  闰七月诏以钞粟赈饥民
  大都太宁保定益都诸属县及京畿诸卫大司农诸屯水没田八十馀顷杭州常州庆元绍兴镇江宁国
  诸路及常徳安庆池州荆门诸属县皆水没田一万三千五百八十馀顷松江平江嘉兴湖州等路水漂民庐没田三万六千六百馀顷饥民四十万五千五百七十馀户诏江浙省以入粟补官钞三千锭及劝率富人出粟十万石赈之四年六月顺帝已即位大霖雨京畿水平地丈馀饥民四十馀万诏以钞四万锭赈之
  八月鄂尔多斯之地频年灾畜牧多死民户万七千一百八十命内史府给钞二万赈之
  二年正月新添安抚司壅河寨主诉他部猺獠蹂其禾民饥命湖广行省发钞二千锭市米赈之
  三年正月庆逺南丹等处溪洞军民安抚司言所属宜山县饥疫死者众乞以给军积榖二百八十石赈粜从之
  三月赈浙西诸路饥
  浙西诸路比岁水旱饥民八十五万馀户中书省请令官私儒学寺观诸田佃民从其主假贷钱榖自赈馀则劝分富家及入粟补官仍益以本省钞十万锭并给僧道度牒一万道从之七月湖州安吉县大水暴涨漂死一百九十人人给钞二十贯瘗之存者赈粮两月九月湖州安吉县久雨太湖溢漂民居二千八百九十户溺死男女百五十七人命江浙行省赈恤之
  三年二月中书省言凡逺戍军官死而归葬者宜视民官例给道里之费
  至至元二年八月诏云南广海八畨及甘肃四川边逺官死而不能归葬者有司给粮食舟车䕶送还鄕去鄕逺者加钞二十锭无亲属者官为瘗之
  七月给钞万锭命雅克特穆尔分赐累朝宫分嫔御之贫乏者
  四年十一月时顺帝已即位江浙旱饥发义仓粮募富人入粟以赈之
  至元统二年三月杭州镇江嘉兴常州松江江阴水旱疾疫敇有司发义仓粮赈饥民五十七万二千戸五月中书省言江浙大饥以户计者五十九万五百六十四发米六万七百石钞二千八百锭及募富人出粟发常平义仓赈之并存海运粮七十八万三百七十石以备不虞七月池州青阳铜陵饥发米一千石及募富民出粟赈之九月台州路饥发义仓募富人出粟赈之十一月松江府上海县饥发义仓粮及募富人出粟赈之至元元年八月道州永兴水灾发米五千石及义仓粮赈之三年二月发义仓米赈衢州及绍兴饥三月发义仓粮赈溧阳州饥民六万九千二百人十月河南府宜阳等县大水漂没民庐溺死者众人给殡葬钞一锭仍赈义仓粮两月
  顺帝元统二年正月东平须城县济宁济州曹州济宁县水灾民饥诏以钞六万锭赈之
  二月滦河漆河溢永平诸县水灾赈钞五千锭四月大名路桑麦灾成州旱饥诏出库钞及发常平仓米赈之六月宣徳府水灾出钞二千锭赈之至元三年二月发钞四十万锭赈江浙饥民四十万户三月发钞一万锭赈大都宝坻饥十一月发钞万五千锭赈宣徳等处地震死伤者五年正月濮州鄄城范县饥赈钞二千一百八十锭桓州云需府兴和宝昌等处饥凡赈钞二万二千锭六月汀州路长汀县大水平地深可三丈馀没民庐八百家壊民田二百顷户赈钞半锭死者一锭是岁胶宻莒潍等州饥赈钞二万锭六年三月淮安路山阳县顺徳路邢台县饥共赈钞五千五百锭五月济南饥六月济南路历城县饥共赈钞万二千五百锭至正元年六月扬州路崇明通泰等州海潮涌溢溺死一千六百馀人赈钞万一千八百二十锭
  二月塞北东凉亭雹民饥诏上都留守发仓廪赈之又瑞州水赈米一万石至元元年三月益都路沂水日照䝉阴莒县旱饥又龙兴路饥共赈粮十万九千八百石五月赈永兴州饥又赈沅州等处米二万七千七百石七月西河徽州雨雹民饥发米赈贷之二年三月顺州饥十二月庆元慈溪县饥并赈之三年八月赈济南饥四年二月赈京师河南北被水灾者五年正月冀宁路交城等县饥赈米七千石开平县饥赈米两月十月辽阳饥赈米五百石六年正月邳州饥赈米两月二月京畿五州十一县水每户赈米两月三月益都般阳等处饥赈之十一月处州婺州饥十二月东平路饥并赈之至正元年二月大都宝坻县饥赈米两月五年三月大都永平巩昌兴国安陆等处并屯万户府各翼人民饥赈之
  是月安丰路旱饥敇有司赈粜麦万六千七百石三月山东霖雨水涌民饥又淮西饥八月南康路诸县旱蝗民饥九月吉安路水灾民饥共发粮十八万五千石赈粜之至元元年九月耒阳常宁道州民饥以米万六千石并常平米赈粜之十二月宝庆路赈粜米三千石是年江西大水民饥赈粜米七万七千石二年沅州路庐阳县及抚州袁州瑞州诸路安丰路饥凡赈粜米麦十万八千四百石三年正月临江路新淦新喻瑞州饥赈粜米二万石四年二月龙兴路南昌州饥以江西海运粮赈粜之五月临沂费县水发米三万石赈粜之五年六月沂莒二州民饥发粮赈粜之九月潘阳饥十月衡阳及文登牟平二县饥又是岁袁州饥共赈粜米二万一千石至正元年正月湖南诸路饥赈粜米十八万九千七十六石二年二月八月冀宁路饥共赈粜米四万五千石九月归徳府睢阳县因黄河为患民饥赈粜麦十万石十五年正月上都饥赈粜米万石
  四月诏云南出征军士亡殁者人赐钞二锭以葬至元六年七月达勒达之地大风雪羊马皆死赈军士钞一百万锭至正八年七月西北边军民饥遣使赈之
  六月遣使赈云南大理中庆诸路
  中书省言云南大理中庆诸路曩因托坦巴图反叛民多失业加以灾伤民饥请发钞十万锭差官赈恤从之
  至元元年四月龙兴路南昌新建县饥太皇太后发徽政院粮三万六千七百七十石赈粜之
  二年七月赈新收阿苏军扈从车驾者每户钞二锭死者人一锭
  三年正月大都南北两城设赈粜米铺二十处
  三月大都饥命于南北两城赈粜糙米九月大都南北两城添设赈粜米铺五所四年十二月大都南城等处设米铺二十每铺日粜米五十石以济贫民六年二月增设京师米铺从便赈粜至正七年四月发米二十万赈粜贫民
  四年十一月四川散毛洞蛮及遣使赈被冦人民至正元年四月临贺县民被猺冦抄掠发义仓粮赈之十一年三月遣使赈湖南北被冦人民死者钞五锭伤者三锭毁所居室者一锭
  五年五月辉和尔布拉赛音图布拉尼格徳哷苏赛音布拉等处六爱满大风雪民饥发米赈之
  八月宗王托欢特穆尔及托罗该图各爱满人民饥共赈钞四万六千二百五十七锭
  至正元年二月以钞赈济南等处饥
  济南滨州沾化等县河间英州沧州等处晋州饶阳阜平安喜灵寿四县饥共赈钞十万八千锭三月大都路涿州范阳房山及般阳路长山等县饥共赈钞万九千锭四年闰二月保定路饥以钞八万锭粮万石赈之七年十二月晋宁东昌东平恩州髙唐等处民饥赈钞十四万锭米六万石
  三年三月杭州路火灾给钞万锭赈之
  元史博勒奇尔布哈傅曰顺帝至正二月博勒奇尔布哈拜江浙行省左丞相行至淮东闻杭城大火烧官廨民庐㡬尽仰天挥涕曰杭浙省所治吾被命出镇而火如此是我不徳累杭人也疾驰赴镇即下令录被灾者二万三千馀户戸给钞一锭焚死者亦如之给月米二斗幼稚给其半又请日减酒课为钱千二百五十缗织坊减原额之半军器漆器权停一年泛税皆停事闻朝廷从之
  四年二月四川行省立恵民药局
  八月陕西行省立恵民药局
  十一月定入粟补官备赈令
  时各郡县民饥令民入粟补官以备赈济
  等谨按入粟补官详见选举考赀选一门而食货志谓为救荒之一策故互见于赈恤内今以详见选举考不赘录
  六年四月车驾时巡上都发米二十万石赈粜贫民八年二月前奉使宣抚贾维贞称职特授永平路总管㑹岁饥维贞请降钞四万馀锭赈之十二年六月大名路开滑浚三州元城十一县水旱虫蝗饥民七十一万六千九百八十口给钞十万锭赈之
  明太祖壬寅岁谕存恤龙兴贫无告者
  时龙兴降帝告谕父老除陈氏苛政罢诸军需又存恤贫无告者民大悦
  乙巳岁七月令从渡江士卒被创废疾者养之死者赡其妻子
  洪武元年七月赈恤中原贫民
  八月以京师火四方水旱诏中书省集议便民事时又诏将士从征者恤其家灾荒以实闻鳏寡孤独废疾者存恤之
  二年三月赈陕西饥户米三石
  十二月赈西安诸府饥户米二石四年八月赈陕西饥五年四月赈济南莱州饥六月赈山东饥六年十二月赈真定饥七年五月赈蓟州饥民三十万户八月赈河间广平顺徳真定饥十一年七月赈平阳饥十九年二月赈河南饥六月赈青州及郑州饥二十年十二月赈登莱饥二十一年正月赈青州饥三月赈东昌饥二十三年十月赈湖广饥
  八月遣使瘗中原遗骸
  十七年四月收阵亡遗骸十八年三月命天下郡县瘗暴骨至成祖永乐九年十一月遣使督瘗战场暴骨二十二年五月瘗道中遗骸宣宗宣徳元年五月敇郡县瘗遗骸九年五月瘗暴骸十年英宗即位六月令天下瘗暴骸正统九年闰七月瘗暴骸十四年九月景帝即位瘗土木阵亡将士遗骸景泰四年六月瘗土木大同紫荆闗暴骸英宗天顺二年闰二月瘗土木暴骸宪宗成化元年八月瘗暴骸七年五月瘗京师暴骸九年四月瘗京畿暴骸武宗正徳六年十一月瘗暴骨世宗嘉靖二十四年八月瘗暴骸
  五年五月诏孤寡残疾者官养之母失所
  八年正月命有司察穷民无告者给屋舍衣食
  六年七月命户部稽渡江以来各省水旱灾伤分数优恤之
  八年十二月遣使赈苏州湖州嘉兴松江常州太平宁国杭州水灾九年七月赈永平旱灾十二月赈畿内浙江湖北水灾十年春赈苏松嘉湖水灾四月赈太平宁国及宜兴钱塘诸县水灾五月赈湖广水灾九月赈绍兴金华衢州水灾十一年五月存问苏松嘉湖被水灾民户赈米一石七月苏松扬台海溢遣官存恤十五年二月河决河南命驸马都尉李祺赈之十七年十月河南北平大水分遣驸马都尉李祺等赈之十八年八月赈河南水灾十九年正月赈大名及江浦水灾二十三年七月河决开封赈之又崇明海门风雨海溢遣官赈之八月赈河南北平山东水灾二十四年十一月赈河南水灾二十五年五月赈陈州原武水灾
  七年八月下存恤之诏
  诏军士阵殁父母妻子不能自存者官为存养百姓避兵离散或客死遗老幼并资遣还逺宦卒官妻子不能归者有司给舟车资送
  十二年二月以雨雪给天下贫民钞
  二十五年令山东灾伤处户给钞五锭
  十八年令灾伤处有司不奏许本处耆宿连名申诉有司极刑不贷
  二十一年正月青州饥逮治有司匿不以闻者二十二年四月遣御史按山东官匿灾不奏者
  等谨按明本纪先是十年五月户部主事赈荆蕲迟缓伏诛盖明祖急于救灾如此故匿灾者罪不赦也
  十九年四月诏赎河南饥民所鬻子女
  至成祖永乐八年正月令赎还去年扬州淮安鳯阳陈州被水军民所鬻子女英宗正统七年七月陕西饥赎民所鬻子女
  六月诏有司存问髙年贫民
  年八十以上月给米五斗酒三斗肉五斤九十以上岁加帛一匹絮一斤有田产者罢给米贫民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岁给米六石
  二十六年令天下有司凡遇岁饥先发仓廪赈贷然后具奏
  二十七年定灾伤散粮则例
  大口六斗小口三斗五岁以下不与至成祖永乐二年又定苏松诸府水淹给米则例大口一斗六岁至十四岁六升五岁以下不与每戸有大口十口以上者止与一石其不系全灾内有缺食者则定为借米则例
  恵帝建文元年二月诏赐髙年米肉絮帛鳏寡孤独废疾者官为收养赈罹灾贫民瘗暴骨
  成祖永乐元年二月赈北京六府饥
  三月赈直隶北京山东河南饥二年六月赈松江嘉兴苏州湖州饥七月赈江西湖广水灾三年六月赈苏松嘉湖饥四年五月赈常州庐州安庆饥五年四月赈顺天河间保定饥八年七月赈安庆徽州鳯阳镇江饥十年正月赈平阳饥十三年六月赈北京河南山东水灾八月赈山东河南北京顺天州县饥十四年正月北京河南山东饥发粟一百三十七万石有奇赈之十八年十一月赈青莱饥
  四年九月赈苏松常杭嘉湖流民复业者十二万馀戸五年五月河南饥逮治匿灾有司敇都察院凡灾伤不以实闻者罪之
  至十年正月赈平阳饥逮治布政司及郡县官不奏闻者十一年正月谕通政使礼科凡朝觐官境内灾伤不以闻为他人所奏者罪之十二年二月有自陕西来者言鳯翔陇州民饥帝谕戸部曰水旱世恒有之国家广储积正以备民之急朕数诏有司恤民今乃坐视不言亟令监察御史发廪赈之并按问长吏坐视不言者罪十六年七月敇责陕西诸司比闻所属岁屡不登致民流莩有司坐视不恤又不以闻其咎安在其速发仓储赈之
  九年浙江湖广河南顺天扬州水河南陕西疫并遣使赈之
  十六年十二月命成山侯王通驰传赈陕西饥
  二十年三月诏有司遇灾先赈后闻
  至二十二年十一月仁宗已即位诏凡被灾不即请赈者罪之
  仁宗洪熙元年三月赈隆平饥
  时户部请以官麦贷之帝曰即赈之何贷为至四月又赈河南及大名饥
  食货志曰仁宗监国时有以发赈请者遣人驰谕之言军民困乏待哺嗷嗷尚从容启请待报不能效汉汲黯耶
  宣宗宣徳二年十二月赈陕西饥
  三年闰四月山西旱灾命有司赈恤八年春以两京河南山东山西久旱遣使赈恤夏复赈两京河南山东山西湖广饥九年二月赈鳯阳淮安扬州徐州饥八月赈湖广饥十月两畿浙江湖广江西饥以应运南京及临青仓粟赈济
  五年二月颁寛恤之令
  令省灾伤寛马政免逋欠九年二月申两京山东山西河南寛恤之令
  食货志曰宣宗时户部请核饥民帝曰民饥无食济之当如拯溺救焚奚待勘盖二祖仁宣时仁政亟行预备仓之外又时时截起运赐内帑被灾处无储粟者发旁县米赈之蝗蝻始生必遣人捕瘗鬻子女者官为收赎且令富人蠲佃户租大户贷贫民粟免其杂役为息丰年偿之皇庄湖泊皆弛禁听民采取饥民还籍给以口粮京通仓米平价出粜兼预给俸粮以杀米价建官舍以处流民给粮以收弃婴养济院穷民各注籍无籍者收养蜡烛幡竿二寺其恤民如此
  六年令福建瘟疫死绝人户遗下老幼妇女儿男有司验口给米
  英宗正统二年三月命御史金敬抚辑大名及河南陕西逃民
  五年二月命佥都御史张纯大理寺少卿李畛赈抚畿内流民十年四月诏所在有司饲逃民复业及流移就食者十三年五月命刑部侍郎丁铉抚辑河南山东灾民十四年十一月景帝已即位命侍郎耿九畴抚安南畿流民
  六月赈河南江北饥
  十一月又赈河南饥至三年赈陕西饥者再五年十一月赈浙江饥六年七月赈浙江湖广饥七年四月七月十年六月俱赈陕西饥
  三年八月以陕西饥令杂犯死囚以下输银赎罪送边吏易米
  七年令各府州县一应赃罚入官之物俱于年终变卖在官俟秋成籴粮预备赈济
  五年七月遣刑部侍郎何文渊等分行天下修备荒之政
  八月令各边修举荒政
  九年令扬州府江潮泛涨淹死人民量给钞锭收瘗四月赈沙州及齐勒䝉古饥
  六月赈湖广贵州蛮饥
  十年七月减粜河南懐庆仓粟济山陕饥
  十二月输河南粟赈陕西饥
  十二年五月命大理少卿张骥赈济宁及淮扬饥十三年七月河决大名没三百馀里遣使蠲赈
  景帝景泰元年三月命真定保定河间三府召商纳米中盐以备赈济
  两浙盐七万五千引每引米一石长芦三万六千一百六十引引米五斗从给事中毛玉请也
  等谨按明代纳米中盐既以给边储亦以备赈济考实录历纪其事以详见盐铁门兹不具载
  四月赈山东饥
  至三年八月赈两畿水灾州县九月赈两畿山东山西福建广西江西辽东被灾州县四年八月赈河南饥五年七月赈南畿水灾六年九月赈苏松饥民米麦一百馀万石七年十月赈江西饥十二月赈畿内山东河南水灾
  赈畿内被冦州县
  五月赈大同被冦军民
  三年五月河南流民复业者计口给食
  八月赈南畿河南山东流民十一月安辑畿内山东山西逃民
  九月以南京地震两淮大水河决命都御史王文巡视安辑
  五年正月命平江侯陈豫学士江渊抚辑山东河南被灾军民三月学士江渊赈淮北饥民王文抚恤南畿
  四年四月运南京仓粟赈徐州
  五月发淮徐仓赈饥民徐州复大水民益饥发支运及盐课粮赈之又发淮安仓赈鳯阳
  是年定纳米赈济赎罪令
  山东河南江北直隶徐州诸处灾伤令所在问刑衙门责有力囚犯于缺粮州县仓纳米赈济杂犯死罪六十石流徒减三之一𨔛减至笞罪为五斗
  六年四月敇户兵二部及南畿山东河南浙江湖广抚按三司官条寛恤事
  英宗天顺元年四月赈山东济南饥
  户部言山东灾饥济南尤甚缺粮赈济宜将岁办物件及各色课程如时值折收米麦在库赃罚如例估计籴买粮米以赈饥从之至三年十一月赈湖广饥七年十月赈西安诸府饥
  四年七月自五月雨至是月淮水决没军民田庐遣使赈恤
  宪宗成化元年七月赈两畿浙江河南饥
  二年闰三月赈河南饥三年九月赈湖广江西饥四年九月赈陕西饥六年赈广西畿内山东河南山西饥七年八月赈山东浙江水灾八年十二月赈京师饥民九年赈畿内陕西饥赈山西者再山东者三十年正月赈京师贫民十三年赈山东南畿州县饥十五年正月赈山东饥十七年十月赈河南饥十八年三月赈南畿饥二十一年赈京师及南畿饥
  八月命工部侍郎沈义佥都御史呉琛赈抚两畿饥民二年二月礼部侍郎邹干巡视畿内饥民六年七月都御史项忠侍郎叶盛赈畿辅饥民十四年七月遣使赈畿南山东饥八月命南京刑部侍郎金绅巡视江西水灾十八年八月遣使赈畿内山东饥二十一年正月遣侍郎李贤何乔新贾俊赈陕西山西河南饥
  六年六月赈恤京城内外被水军民
  吏部尚书姚䕫言淫雨浃旬潦水骤溢京城内外军民家冲倒房屋损伤人命者无算乞遣使取勘房舍冲倒者与米一石损伤人口者与米二石凡赈恤京城内一千九百二十一户七月给事中韩文等勘实通州张家湾诸处二千六百六十户及漷武清二县通州左右等七卫被水军民亦皆称是命所司赈恤之
  十二月遣使十四人分赈畿辅
  先是十月巡视北直隶都御史项忠奏近京府县水灾民居荡析流移道路困苦万状请广施粜卖之法如宋绍兴五年斗米千钱时参政孟庾尚书章谊不抑米价大出陈廪每升止二十五文既济于民次年米贱令诸路以钱收籴后有赢馀载于史册足为明验今天津涿州真定保定等路各有大仓并水次官粮动以万计乞敕户部㑹计各仓足支来岁夏初官军俸粮外所馀粮米自今年十一月为始各委所在州县官按月粜米三千石每石五钱麦减一钱豆减一钱五分凡有籴者止于二石至来年三月止粮少者许于附近粮多之仓多粜以补其数凡劝借搬运接济者不在其数𠉀麦熟米贱即以所粜银布之类每月准与官军买粮自给其贫民无所籴者仍验口减省赈济部议如其请而每石之价则视所定者各加一分制曰可至是尚书姚䕫言水旱灾伤之馀米价腾贵既发太仓米粟一百万石赈粜又虑赈粜不及于无钱之家敇有司勘贫难者设法赈济京城之民可保无虞矣但在外州县饥荒尤甚村落中有四五日不举烟火困卧侍尽者有食树皮草根及因饥疫病死者有寡妻只夫卖男女及卖身者朝廷虽有赈济之法有司奉行未至且今冬少雪则来岁无麦事益难为乞于顺天河间真定保定四府州县灾伤诸处遣廉干老成者十数人敇每人责领二三州县官吏沿村遍落询审赈济有粮积者依时照口验放无粮之处听于附近仓分设法搬运候春气和暖即教民播种麦田贫者给与牛具种子凡空闲之地令其栽种椿榆槐柳桑枣诸木五七年后便可济用俟明年麦熟人得苏醒果无他虑奏闻回京有成效者量加旌劳此救荒之一策也诏从所请分遣户部郎中桂茂之等十四人往赈之
  九年三月诏通盐利折税课以备赈济
  从巡抚山东佥都御史牟俸请也
  是月户科给事中邓山奏曰北直山东民饥相食其地宻迩京畿须防患生不测今徳州临清天津水次三仓去岁寄收兑运粮多宜借拨三十万石其青登莱三府去水次逺者宜借太仓银六万两及泰山香钱以为籴本相兼赈济部议水次仓粮虽多放支有数请酌量地方里分人民多寡开仓支给不近水次者运太仓银四万五千两与巡抚牟俸并令其查徳府官钱斟酌给散泰山香钱亦听便宜辏用候丰岁委官督民依数还官若系寄放京储则照原收通州脚价每万石除二百石以补京储亏少之数从之
  十二年五月命副都御史原杰抚治荆襄流民
  十二月置郧阳府设行都司卫所处流民
  十六年八月申存恤孤老之令
  二十年正月诏恤大同阵亡士卒
  秋陕西山西大旱饥人相食发帑转粟开纳米事例赈之
  至次年四月又转漕四十万石赈陕西饥
  食货志曰纳米赈济捐纳事例自宪宗始生员百石以上入国子监军民二百五十石为正九品散官加五十石增二级至正七品止武宗时富民纳粟赈济千石以上者表其门九百石至二三百石者授散官得至从六品世宗令义民出榖二十石者给冠带多者授官正七品至五百石者有司为立坊
  孝宗𢎞治元年十月赈湖广四川饥
  二年二月赈四川饥四年十一月赈南畿饥五年七月赈南京浙江山东饥十年赈山东四川水灾十三年八月赈江西水灾十四年七月赈两畿江西山东河南水灾十二月辽东大饥赈之十七年正月赈应天饥十八年九月武宗已即位赈陕西饥
  二年七月赈畿内水灾
  时既给贫民麦种又令顺天河间永平等府淹死人口之家量给米二石漂流房屋头畜之家给米一石至十一月以顺天饥发粟平粜
  四年十月河溢赈河南被灾者
  十一年八月赈祥符民被河患者
  六年十一月赈京师流民
  十五年四月赈京师贫民
  七年九月以水灾停苏松诸府所办物料留闗钞戸盐备赈
  十二月赈甘凉被兵军民
  十四年五月赈大同被兵军民
  十四年十一月分遣侍郎何鉴大理寺丞呉一贯赈恤两畿山东河南饥民
  十八年四月命刑部侍郎何鉴抚辑荆襄流民明㑹典成化十四年令淮徐二仓分拨米三万石临清仓拨四万石分𣲖附近被灾处所赈济
  十五年七月命各边卫设养济院漏泽园
  十六年九月赈两畿浙江山东河南湖广被灾军民武宗正徳三年九月赈南京饥
  十一月赈鳯阳诸府饥四年三月赈浙江饥五年三月赈恤湖广七年七月赈四川饥十一年四月赈河南饥五月赈陕西饥十五年三月赈淮阳诸府饥十六年世宗即位赈江西饥者再又赈辽东饥
  十月遣南京工部侍郎毕亨赈湖广河南饥
  六年十一月遣户部侍郎丛兰王⿰王𤔫赈两畿河南山东八年十二月南京刑部侍郎邓璋赈江西饥十二年八月副都御史呉SKchar举赈湖广饥
  十一年八月赐宛平县被冦者人米二石
  十三年正月赈两畿山东水灾给京师流民米人三斗十四年五月诏山东山西陕西河南湖广流民归业者官给廪食庐舍牛种
  世宗嘉靖元年七月以南畿浙江江西湖广四川旱诏抚按官讲求荒政
  十月赈南畿湖广江西广西灾至次年两畿及山东河南湖广江西俱旱灾户部尚书孙交请留苏松折兑银粳白米两浙盐价浒墅闗钞课应天缺官薪皂赎锾并赈并请发太仓银二十万折漕米九十万往赈从之又是年令将嘉靖三年分净乐宫库赃查盘节年所积香钱暂支二千两赈济湖广旱灾地方
  十二月赈陕西被冦及山东矿贼流劫者
  至十三年三月赈大同被兵者二十年十月吉囊冦山西命部臣给赈被兵郡县二十一年八月赈山西被兵州县二十九年九月赈畿内被冦者
  二年二月赈辽东饥
  十一月赈河南饥三年三月赈淮阳河南饥五年二月赈京师饥
  四年闰十二月赈辽东灾
  五年十月赈南畿浙江灾六年八月赈湖广水灾七年九月赈嘉兴湖州灾八年赈山西及浙江灾十二年十一月赈辽东灾十五年二月赈湖广灾十七年十二月赈宁夏灾十九年七月赈江西灾二十三年赈湖广及江西灾三十二年八月赈山东灾三十五年二月赈平阳延安灾四月赈陕西灾四十年九月赈南畿灾
  五年八月赈湖广饥
  凡灾伤处准将合属预备仓原积榖米杂粮八十二万石银四万两并太和山嘉靖四五年分香钱现在实数十分内摘取六分酌量轻重赈济至八年赈襄阳河南江西湖广饥九年赈京师山西延绥饥十一年赈陕西山西饥十二年赈云南辽东饥十八年赈辽东饥二十年赈辽东及畿内山西饥二十六年赈成都饥二十八年赈陕西饥三十一年赈宣大饥三十二年赈陕西山东饥三十三年赈畿内饥三十七年赈辽东饥三十八年又赈之三十九年赈顺天永平及山西三闗饥四十年赈京师山东山西饥
  八年定赈恤之令
  令灾伤地方凡军民等有能收养小儿者毎名日给米一升埋葬一躯者给银四分邻近州县不得闭籴又令守巡官查审流民大口给榖二三斗各速还原籍
  十年七月命侍郎叶相赈陕西饥
  令支太仓银三十万两往赈又以灾伤重大令各州县戒谕富室将所积粟麦照依时价粜与饥民若每石减价一钱至五百石以上者给与冠带一千石以上表为义门被灾人民逃出外境者招集复业倍与赈济银两官给牛种隆冬十月饥民有年七十以上者添给布一匹动支官银收买遗弃子女州县设法收养若民间有能自收养至二十口以上者给与冠带州县各于养济院支预备仓米设一粥厂就食者朝暮各一次至麦熟而止自后十八年九月命侍郎王杲赈河南饥三十二年正月命侍郎呉鹏赈淮徐水灾三十三年六月命侍郎陈儒赈大同军士等谨按宋程子云救饥者使之免死而已非欲其丰肥也羸弱之人只以稀粥早晩两给勿使至饱俟气稍完然后一给昔人议荒政者亦多云惟设粥可以救急今考食货志赈粥之法始自世宗诚子民之善政也
  二十九年八月粜赈京师
  时发米五万石毎石定价五钱发粜给事中王徳御史李逢时言其价犹重请定为三钱五分禁富民乘机籴买者从之
  三十二年十月河南山东饥赈之
  时河南山东岁饥盗起户部请发临清仓米七万石以三万石自卫河逹卫辉赈河南以四万石赈山东仍敇抚按发官银数万两于邻近州县籴粟赈民及立均籴之法以平时值从之
  四十五年正月赈畿内饥民
  在京者出太仓粟计口给济在外行抚按就近给赈
  穆宗隆庆元年六月以霪雨赈京师
  雨壊民庐舍令五城御史以房号钱巡按御史以赃罚银赈之贫者每户给银五钱次三钱谕都御史严加稽察至神宗万历十五年六月京师大雨赈恤贫民三十二年七月昌平大水京师大雨赈被水居民
  七月招抚山东河南被灾流民
  二年五月陕西地震赈之
  时令以本省织造羡馀银八千八百三十两并预备仓粮相兼赈济
  十月赈淮徐饥
  至六年十二月神宗已即位赈榆林延绥饥
  三年七月遣使赈沿河被灾州县
  以河决沛县故也
  八月赈南畿浙江山东水灾
  四年九月陕西水灾赈之有差
  五年十月赈江西火灾
  以南昌九江南康瑞赣饶等府火灾命有司赈济如例六年五月以辽东铁岭八城火命赈恤之
  神宗万历元年六月赈淮安水灾
  九月赈荆州承天及济南灾二年八月赈山西灾又赈淮扬徐水灾四年十月赈徐州及丰沛睢宁金乡鱼台单曹七县水灾七年七月赈苏松水灾九年四月赈山西被灾州县又赈苏松淮鳯徐宿灾十一月赈真定顺徳广平灾
  十二月赈辽东饥
  五年二月赈广西饥八年十月赈苏松常镇饥十年赈畿内太原平阳潞安及平庆延临巩饥十四年夏赈直隶河南陕西及广西浔桞平乐广东琼山等十二县饥十六年四月赈江北大名开封诸府饥十八年四月赈湖广饥二十一年赈江北湖广河南浙江山东饥
  二年二月赈四川被冦州县
  十八年十月赈临洮被兵军民
  九年更定报灾法
  报灾之法洪武时不拘时限𢎞治中始限夏灾不得过五月终秋灾不得过九月终至是年准地方凡遇灾伤重大州县官亲诣勘明巡抚不待勘报速行奏闻巡按不待部覆即将勘实分数作速具奏以慿覆请赈恤至报灾之期在腹里仍照旧例夏灾限五月秋灾限七月沿边如延宁甘固宣大蓟辽各处夏灾改限七月内秋灾改限十月内俱须依期从实奏报或报时有灾报后无灾及报时灾重报后灾轻报时灾轻报后灾重巡按䟽内明白实奏不得执泥巡抚原䟽致灾民不沾实恵
  十年十月苏松大水赈之
  十一年二月赈临巩平延庆五府旱灾六月赈承天汉阳郧阳襄阳灾十月赈河南水灾十三年闰九月赈淮鳯灾十四年七月赈江西灾九月发帑遣使赈河南山东直隶陕西辽东淮鳯灾二十年十月赈畿内浙江河南被灾诸府
  十五年正月发帑赈山西陕西河南山东诸宗室七月江北蝗江南大水山西陕西河南山东旱河决开封各赈济有差
  十七年六月南畿浙江大旱太湖水涸发帑金八十万赈之十九年畿内蝗南畿浙江大水赈济有差
  二十二年二月遣使赈河南
  时兵科给事中张企程又奏中原饥馑异常山东淮扬有无碍官银解部者乞令使臣便宜给发章下所司户部以民饥异常乞就近开给以佐赈恵从之
  二十三年十一月湖广灾赈之
  至三十年十月赈江北灾三十四年三月真定顺徳广平大名灾赈之有差
  二十四年六月赈福建饥
  二十七年十月赈京城饥民十一月赈畿辅及鳯阳等处饥二十九年二月赈大同宣府饥夏赈畿内饥九年赈贵州饥三十年四月赈顺天永平饥三十二年九月赈畿南六府饥三十五年八月赈畿内饥十月山东旱饥赈之有差三十六年赈南畿者再及嘉兴湖州饥三十八年四月赈畿内山东山西河南陕西福建四川饥四十二年二月赈畿内饥四十三年七月又赈之十一月赈京师饥民四十四年春畿内山东河南淮徐大饥赈之有差四十五年三月赈江西饥四十六年二月赈广东饥四十七年十月赈京师饥民
  二十七年十二月赈京师就食流民
  四十年三月赈京师流民
  二十九年冬煮粥济贫民
  从户部奏节序方严㷀独可悯自十一月初起至次年正月终止煮粥济之
  熹宗天启二年正月赈山东流徙辽民
  八月又命两广总督于辽饷内支银五万两解给云南留赈辽民
  实录二年二月戸部尚书汪应蛟奏曰避难辽民蜂拥入闗不可无拊循之实不必有发赈之名今奉㫖动支银两就彼给之恐此声一唱斗大之城不能容一金之恵不能厌应随地安挿或闲田可辟与为受廛之氓薄技随身勿失资生之䇿八府平粜仓榖宜免籴以供𫗴粥起解春夏赎银暂停解以给牛种大都宁散毋聚散则不生邪心宁逺毋近逺则无忧意外帝是其言
  三年春赈山东被兵州县
  四年七月赈山东饥
  七年正月赈鳯阳饥
  庄烈帝崇祯三年正月瘗城外战士骸
  至十六年七月发帑瘗五城暴骸
  四年正月命御史呉甡赈延绥饥民
  时发帑十万两赈之
  等谨按是时呉甡上䟽以延绥情状皆塞上饥军与失伍馀卒为之倡而饥民随之其中少壮者犹能执刅从贼而止委十万金于延绥十九州县之间断不能继故有劝秦藩助赈括各署公费赎锾地方大小各僚与本地乡绅富户一一量力捐助诸议葢是时流寇已渐炽而帑藏告匮左右支吾终无善䇿救民无计而国本日以拨矣
  七年二月赈登莱饥
  九年三月赈南阳饥十年三月赈陕西灾十三年闰正月赈真定及京师山东饥三月赈畿内饥八月赈江北饥
  四月发帑赈陕西山西饥
  至十三年七月又发帑赈畿内被蝗州县
  十四年二月命驸马都尉冉再兴等赍帑金赈恤河南被难宗室
  十五年十一月发帑赈开封被难宗室
  十五年二月赈山东就抚乱民


  钦定续文献通考卷三十二
<史部,政书类,通制之属,钦定续文献通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