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续文献通考 (四库全书本)/卷137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三十六 钦定续文献通考 卷一百三十七 卷一百三十八

  钦定四库全书
  钦定续文献通考卷一百三十七
  刑考
  徒流配没
  宋宁宗嘉定六年时钞法楮令行告讦繁兴抵罪籍没者众莫敢上闻起居舍人真德秀奏言自此籍没之产以渐给还
  奏略曰顷者朝廷以楮币日轻行新令虑民之亏减牟利儆之以没入家赀之法中外有司茍能体朝廷之意择其甚者而加惩则人孰不畏乃有胥吏利其多赀而因以倾夺者有闾巷平时睚眦而因以中伤者夫估籍之祸甚于刑诛刑诛虽酷痛止其身赀财一空尽室沟壑今乃不量其轻重而辄施之是岂朝廷立法之本意耶当此郊霈之馀伏望明敕监司守令自令民间有违犯约束谕告勿悛者止当严置宪典不许更籍其家亦足以广圣朝维新之泽
  理宗绍定五年五月诏自今齐民有罪监司守臣毋辄籍没其家必具闻俟命
  淳祐六年五月命自今官吏赃状败露经台谏监司奏劾分明者即下所属州郡拘赃听朝廷议罚或移为他用并籍其家
  从右正言何琮奏请也
  大学衍义补曰宋人承五代为刺配之法既杖其SKchar又配其人而且刺其面是一人之身一事之犯而兼受三刑也且聚罪废无聊之人于牢城之中使之合群以构怨其愤愤不平之心无所于泄心中虽欲自新而面上之文已不可去其亡去为盗挺起为乱又何怪哉宋江以三十六人横行河朔迄不能制是皆刺配之徒在在有为之耳目也
  辽制死刑之外有籍没之法流徒刑有黥刺之法籍没之法始于太祖案裕悦舒噜遇害事以其首恶家属没入干里及淳钦皇后时析出以为著帐郎君至世宗诏免之其后内外戚属及世官之家犯反逆等罪复没入焉馀人则没为著帐户其没入宫分赐臣下者亦有之
  流刑始太宗会同时皇族锡里郎君谋毒通事嘉哩等命重杖之及其妻流于矩巴哩密河其后世宗天禄二年天德萧翰榴格及其弟瑸都等谋反天德伏诛杖翰流榴格遣瑸都使哈噶斯国景宗保宁二年国舅萧海只等盗杀枢密使萧思温诛之流其弟绅图于黄龙府兴宗重熙七年南面侍御准格尔诈取女直货物罪死上以有吏能黥而流之道宗太康二年上欲观起居注修注郎布当及等不进各杖而罢之流林牙萧岩寿于威部大安三年燕国夫人锡库厌魅梁王伏诛子兰陵郡王萧绰哈除名置边郡徒刑国家旧使逺国多用犯徒罪而有才略者使还即除其罪如圣宗开泰九年郎君老使沙州还诏释宿累是也馀如开泰元年进士康文昭等坐论知贡举裴元感邢祥私曲秘书省李万上书辞涉怨讪皆杖而徒之
  配法如圣宗统和四年第山西诸将功罪特哩衮瑶升等九人皆以闻敌逃遁夺官配伊喇彻尔仍配隶本贯又兴宗重熙二十一年近侍实达尔卢宝伪学御画免死配役终身
  圣宗统和二十九年诏自今世家子孙犯死当黥与齐民同科
  旧法宰相节度使世选之家子孙犯罪徒杖如齐民惟免黥面至是诏但犯罪当黥即准法同科
  开泰八年诏窃盗赃满二十五贯其首处死从者决流先是窃盗赃满十贯为首者处死其法太重故有此令时那毋古犯窃盗者十有三次皆以情不可恕论弃市因诏自今三犯窃盗者黥额四则黥面徒五年至于五则处死
  兴宗重熙二年定黥面之罪
  时有司奏元年诏曰犯重罪徒终身者加以捶楚而又黥面是犯一罪而具三刑宜免黥其职事官及宰相节度使世选之家子孙犯奸罪至徒者未审黥否上谕曰犯罪而改过自新者亦有可用之人一黥其面终身为辱朕甚悯焉今后犯终身徒者止刺颈奴婢犯逃若盗其主物主无得擅黥其面刺臂及颈者听犯窃盗者初刺右臂再刺左三刺颈之右四刺左至于五则处死
  道宗大安四年五月诏役徒终身者五岁免之
  金太祖天辅三年正月东京人为质者永吉等五人结众谋叛事觉诛其首恶馀皆杖百没入家属资产之半诏知东京事鄂啰继有犯者并如之
  太宗天会七年定窃盗得物者罪例
  凡窃盗但得物徒三年十贯以上徒五年刺字充下军三十贯以上徒终身仍以赃满尽刺字于面五十贯以上死徴偿如旧制
  世宗大定九年二月制妄言边闗兵马者徒二年章宗明昌二年十一月制投匿名书徒四年
  五年定徒二年以下者杖六十二年以上杖七十妇人犯者并决五十著于敕条
  时尚书省奏在制名例内徒年之律无决杖之文便不用杖縁先为流刑非今所宜且代流役四年以上俱决杖而徒三年以下难复不用妇人比之男子虽差轻亦当例减遂有此令
  等谨按大定间济南尹梁肃上疏曰刑罚世轻世重自汉文除肉刑罪至徒者带镣居役岁满释之家无兼丁者加杖准徒今取辽季之法徒一年者杖一百是一罪二刑也刑罚之重于斯为甚今太平日久当用中典有司犹用重法臣实痛之自今徒罪之人止宜居作更不决杖朝廷以为今法已轻于古恐滋奸恶不从是金制徒刑决杖其来已久何待明昌五年始议定制意大定后中间别有变更至是复之稍从轻减特史文未详耳
  承安三年四月定明安穆昆身犯私盐私酒曲杀牛者徒一年杖数不以赎论不及徒者杖五十
  五年八月更定镇防军犯徒配役法
  九月定皇族收养异姓为子者徒三年姓同者减二等立嫡违法者徒一年
  泰和元年十二月新律成增徒至四年五月为七六年三月敕尚书省祖父母父母无人侍养而子孙逺游至经岁者甚伤风化虽旧有徒二年之罪似渉太轻其考前律再议以闻
  元徒法五年数杖数相附丽为加减盐徒盗贼既决而又镣之流则南人迁于迤北之地北人迁于湖广之乡详刑制萹
  诸徒囚昼则带镣居役夜则入囚牢房其流罪发各处屯种者止令监临闗防屯种诸流逺囚徒惟女直高丽二族流湖广馀并流尼噜罕及取海青之地泰定间又从御史言以职官赃污者流放广南
  等谨按元制流罪北人徙南南人徙北去家万里往往道死文宗天历二年始更迁徙法凡应徙者验所居逺近移之千里在道遇赦者皆得放还如不悛再犯徙之本省不毛之地十年无过则量移之所迁人死妻子听归土著顺帝元统初从翰林学士王结言移乡者改过听还其乡著为令
  世祖至元十二年二月禁民间赌博犯者流之
  十五年正月敕官吏隐匿及擅易马匹私配妇人者没其家军官不能抚治军士及兵扰至逃亡者没其家赀之半
  赵天麟上䇿曰窃见方今或因赃滥或陷逆流例皆籍没其财归诸内府散于宗室班于外家彼犯罪之家非刻剥下民则兼并于贫人以得之今而衅彰孽露干我常刑是因利以贾害也但国家不患无财货之用右族不患有饥寒之窘岂赖夫籍没贪污之财以周所用乎今未免此事者亦因循而不以为意故也伏望陛下留心细虑当籍没之财则于一所明立簿记待诸积之多散于无告之人可也
  十七年十一月诏有罪配役者量其程逺近
  配役之法不一有配隶淘金者至元二十四年扎尔古齐奏去岁审囚官所录囚数南京济南两路应死罪已一百九十人若总校诸路为数必多宜留扎鲁忽赤数人分道行刑帝曰囚非群羊岂可遽杀耶宜悉配隶淘金
  十九年十一月中书省臣言天下重囚除谋反大逆杀祖父母父母妻杀夫奴杀主并正典刑外馀犯死罪者令充日本占城𬗟国军从之
  是月定势家为商贾阻遏官民船者没其家
  二十年四月申严酒禁有私造者财产女子入官犯人配役先是十四年五月申严大都酒禁犯者籍其家赀散之贫民至是又有是令后二十六年十月禁内外百官受人馈酒食者没其家赀之半
  二十三年四月定窃物者配役之例
  中书省臣言比奉㫖凡为盗者毋释今窃钞数贯及佩刀㣲物与童㓜窃物者悉令配役臣窃议一犯者杖释再犯者依法配役为宜帝曰朕以汉人徇私用金泰和律处事致盗贼滋众故有是言人命至重今后非详谳者勿辄杀人
  二十八年十月诏严益部般阳泰安宁海东平济宁畋猎之禁犯者没家赀之半
  成宗元贞二年五月诏诸徒者限一年释之毋杖大德四年正月申严恶少不法之禁犯者黥刺杖七十拘役
  八年正月以灾异诏杂犯之罪当杖者减轻当笞者并免私盐者徒役者减一年
  十一月诏内郡江南人凡为盗黥三次者谪戍辽阳诸色人及高丽人三次免黥谪戍湖广盗禁籞马者初犯谪戍再犯者死
  仁宗延祐七年六月定边地盗孳畜罪犯者给各部力役如不悛断罪如内地法
  英宗至治二年三月禁捕天鹅犯者籍其家
  等谨按大德十年四月诏凡匿鹰犬者没家赀之半笞三十今复有此令夫以禽兽细㣲而至籍没赀产不太甚乎元政之衰于此可见
  定徒者减杖之例
  时漳州路推官上言律徒者不杖今杖而又徒非恤刑之意宜加徒减杖遂定为令
  元史曹伯启传曰五刑者刑异五等今黥杖徒役于千里之外百无一生还者是一人身被五刑非五刑各底于一人也法当改丞相虽是之卒不果行
  文宗天历元年十月中书省臣言凡有罪者既籍其家请勿没其人妻子制可
  二年正月省臣又言近籍没奇彻家其子年十六请令与其母同居仍请继今臣僚有罪致籍没者其妻其子他人不得陈乞亦不得没为官口从之六月陕西行台御史孔思迪言人伦之中夫妇为重比见内外大臣得罪就刑者其妻妾即断付他人似与朝廷旌表贞节之㫖不侔夫亡终制之令相反况以失节之妇配有功之人又与前贤所谓取失节者以配身是已失节之意不同今后凡负国之人籍没奴婢财产不必罪其妻子当典刑者则孥戮之不必断付他人庶使妇人均得守节请著为令从之至顺帝至元六年九月又诏今后有罪者毋籍其妻女以配人赵天麟策曰周有八议议贤议能故贤能虽父祖子弟陷罪国家亦不连坐禁锢而弃之也窃见方今陷大罪者除本人已就极刑外其妻孥亲属有投诸逺方而不齿者有系于场冶而应役者有役于右姓而为臧获者有配于士伍而就苦地者斯皆除恶务尽之当然窃恐有委沙遗金之恨也古者父子兄弟罪不相及伏望陛下下令凡籍没之家子孙弟侄若有超然特异足学知政之人听有司公举录德量能而用之不在禁锢之限
  明制徒刑五王圻曰徒者奴也盖奴辱之谓男子入于罪戻法当任以工役即汉之城旦舂是也唐因隋文帝制三等加为五等明仍之徒一年杖六十年半杖七十二年杖八十二年半杖九十三年杖一百每杖十及徒半年为一等加减流刑三王圻曰流宥五刑谓不忍刑杀宥之于逺使其离乡土终身不返殆犹水流一去不复返也盖古者大罪投之四裔或海外及九州外中国外始于唐虞明从之二千里二千五百里三千里皆杖一百毎五百里为一等加减徒有总徒四年遇例减一年者有准徒五年斩绞杂犯减等者流有安置有迁徙去乡一千里杖一百准徒二年有口外为民其重者曰充军充军者明初惟边方屯种后定制分极边烟瘴边逺边卫沿海附近军有终身有永逺
  凡徒流再犯者流者于原配处所依工乐户留住法三流并决杖一百拘役三年拘役者流人初止安置今加以居作即唐宋所谓加役流也徒者于原役之所依所犯杖数年限决讫应役毋得过四年
  初制流罪三等视地逺近边卫充军有定所盖降死一等惟流与充军为重然名例律称二死三流各同为一减如二死遇恩赦减一等即流三千里流三等以大诰减一等皆徒五年犯流罪者无不减至徒罪矣故三流常设而不用而充军之例为独重律充军凡四十六条诸司职掌内二十二条则洪武间例皆律所不载者其嘉靖二十九年条例充军凡二百一十三例与万历十三年所定大略相同
  凡应合抄札者曰奸党曰谋反大逆曰奸党恶曰造伪钞曰杀一家三人曰采生拆割人为首
  徒役各照所徒年限并以到配所之日为始发盐场者每日煎盐三斤鐡冶者每日炒鐡三斤另项结课太祖洪武八年二月敕刑官自今凡杂犯死罪者免死输作终身徒流罪限年输作官吏受赃反杂犯私罪当罢职役者发鳯阳屯种民犯流罪者鳯阳输作一年然后屯种
  十五年正月命将校士卒杂犯死罪者免死杖发戍边后十六年正月令徒流笞杖罪囚代农民力役赎罪役十日准笞二十杖一十徒流各计年准之杂犯死罪者罚戍边
  二十一年令谋逆奸党造伪钞等罪没其赀产丁口其馀止收赀产仍以农器耕牛还之
  凡犯籍没者除反叛外其馀止没田产孳畜田产内有坟茔者不在籍没之限
  二十四年六月命死罪囚输役造金吾卫舍
  二十六年定充军之制
  凡应充军者大理寺审讫开付陕西司本部置立文簿注姓名年籍乡贯依南北籍编排为二册一进内府一付该𬋩百户领去有逃故按籍勾补
  惠帝建文四年时成祖已即位令徒罪囚人拨充国子监膳夫照年限拘役
  八月定罪人输作之例
  笞罪五等每等五日杖罪五等毎等十日徒罪准所徒年月加以应杖之数输役流罪三等俱役四年一百日杂犯死罪工役终身
  九月令杂犯死罪及流罪赴北平种田
  帝谕法司曰前令罪人入米赎罪以省转输之劳近闻有贫不能致米者往往忧戚以死非朕本意自今除十恶死罪外其馀死罪及流罪令挈家赴北平种田流罪三年死罪五年后录为良民其徒罪令煎盐杖罪输役如故仍选徒罪以下罢职官假以职名俾督民耕种三年有成绩实授无成仍坐原罪
  成祖永乐二年正月诏自今有犯交易金银之禁者免死大政纪载永乐元年下令禁金银交易欲行钞法也徙家于兴州屯戌
  十二月御史张翥言山西行都司所属地方切近沙漠军卫充实则虏不敢为患比军人犯徒流罪者悉徙兴州屯戌恐边卫军士图易避难必多故犯以求迁徙则队伍日减边备不足乞令临边卫所军人犯徒流罪者止从科断仍留原卫戍守从之
  三年十二月定徒流罪条例
  徒流发充军者于长安左右门造守卫官军饭食于汉赵二府牧马不充军者充国子监膳夫将军军伴土工或于北京为民种田遵化炒铁或自买船递运或摆站运盐笞杖罪止铸钱准工
  十年正月令诬告犯徒流等罪者免罪挈妻子徙卢龙山海永平小兴州为民种田
  十一年五月令囚徒运粮无力者发天寿山种树死罪终身徒流各照年限杖罪毎等五百株笞罪毎等一百株
  宣宗宣德二年令匠役杂犯死罪锁镣终身工役徒流笞杖罪论年限工役
  英宗正统五年二月定罪囚无力输赎充军摆站事例刑部议定凡罪囚无力赎罪者沿海边卫旗军舍馀照旧例的决还役随住陕西民杂犯死罪文职官吏知印承差赃罪满贯照例发庄浪等卫安逺等递运所充军摆站其馀各处军职旗军舍馀笞杖的决杂犯死罪五年流罪四年徒罪照徒年限福建浙江山东发本处沿海贵州四川广西云南陕西湖广发本处沿边广东发广西沿边江西南直隶发浙江金山卫沿海北直隶河南发宣府俱送总兵官处定拨卫所立功备御哨了满日发回卫所还职着役民人阴阳人等俱发附近冲要处摆站
  十月复军丁力士犯盗戍边例
  刑部言旧例军丁力士犯盗者皆戍边比者诏从律断但令输作复役以是人轻于犯盗请复旧例庶使知惧从之
  十一月更定受枉法赃充军之例
  初制凡官吏人等犯枉法赃者不分南北俱发北方边卫充军至是三法司言洪武定律时钞贵物贱所以枉法赃至百二十贯免绞充军今钞贱物贵若以物估钞至百二十贯枉法赃俱发充军轻重失伦矣今后文职官吏人等受枉法赃比律该绞者估钞八百贯之上俱发北方边卫充军其受赃不及前数者视见行例发落从之
  九年六月命受财教唆诬告平人者充军著为令十年二月申严蓦越诬告迁戌之例
  诬十人以上者军发边卫民迁口外从刑部请也
  景帝景泰元年八月诏官吏人等为事充军者止终本身
  初宣德十年诏凡犯罪充军者止终本身至是命照此例行宪宗成化十六年九月户部㑹议犯罪充军病故者例终本身其各卫因原问官司移文故军虽没一概按名清勾有司亦不查理率以户丁抵补实为无辜宜令分豁奏入如议
  刑法志曰明初法严充军者县以千数数传而后以万计矣有丁尽户绝止存军产者或并无军屋户名未除者朝廷岁遣御史清军有缺必补每当勾丁逮捕族属里长延及他甲鸡犬为之不宁论者谓既减死罪一等而法反加于刀锯之上如革除所遣谪至国亡戍籍犹有存者刑莫惨于此矣
  宪宗成化六年三月申诓骗财物遣戍例
  吏部尚书姚䕫等奏京城小人多放官债临行债主同到任所以一取十宜出榜申禁其假托姓名诓骗财物者事觉问罪枷号部门三月发烟瘴地方充军诏从之
  二十一年正月定军犯族属分别同异籍之例
  时以妖言人犯例应全家烟瘴充军中有踈逺族属无辜受累诏所司勘实仍令今后坐全家充军者除谋逆不限籍之同异外其馀罪犯戚属各居异籍者并与分豁
  孝宗𢎞治十二年六月令问断迁发罪人有自愿本地充军者听不欲者仍口外为民
  时御史王哲奏迁发口外为民者风土不宜往往疾病道死请今后两广及云贵四川福建犯应迁发者悉改拨本处附近卫所充军部议以充军之罪甚于迁发令听其自愿从之
  十七年閠四月定强占屯田迁发之例
  占田五十亩以上者军改发边卫民迁口外从给事中杨禠请也
  五月定老㓜废疾犯罪充军例
  三法司议请年七十以上十五以下及废疾人真犯死罪者奏发充军徒流以上合充军者本身自犯听收赎有壮丁者主使者罪坐主使之人奏上报可
  八月定天文生犯军罪例
  凡习业已成者发附近卫分充军仍于钦天监应役未成者如例发边卫充军
  世宗嘉靖三年十一月诏今后除反逆縁坐外凡减死充永逺军未遣而死狱者俱免勾补著为令
  后十一年九月刑部言充永逺军未遣者本犯死或又逮其子孙视死刑反重近尝奉准开释而在外有司或未谙晓吏得縁以为奸请通行申谕凡法当永戌而未发遣病故者不必逮其子孙从之
  六年七月更定充军之制
  御史杨彛奏凡罪应充军者请敕所司从宜编发逺不过三千里程不过一二月无使军人走死解户贻累部议从之后二十九年五月给事中俞鸾又奏比者边事孔棘军伍空虚与其投生人于必死之地不若少寛其法因而用之夫今之充军罪犯除附近之外不过曰边卫曰边逺曰极边而已南北地里不过曰本省隔省再隔省而已以罪之轻重权地之逺近边卫可以本省拟配边逺可以隔省拟配极边可以再隔省拟配如内省无边方者可以隔省附近边方拟配边卫其边逺极边亦可依类递配庶解者易至逃者易勾而有司亦便于遵守部覆从之
  二十年十月诏有私以首功相鬻者不分受财与否俱充军著为令
  二十二年二月定伪茶谪戌例
  时户兵二部议自今犯伪茶五百斤以上者本商与转卖之人俱谪戍近卫原系近卫者调边逺主家匿伪茶至千斤以上者亦依前例编发其不及数者比私盐律请著为令从之
  神宗万历十二年五月定贪官计赃论罪条例
  先是以温州知府贪酷状下御史问引因公科敛所属财物计赃以枉法论发充军至是都察院以所引受财枉法之例而所犯则系因公科敛之赃似与例意有间縁科敛罪止徒而赃多情重者恐无以示惩故引前例乞纂入问刑条例部议赃至五百两以上者即引枉法例若止因公科敛苐依律议以杂犯绞罪准徒帝从之












  钦定续文献通考卷一百三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