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文忠公文集 (四部丛刊本)/居士集卷第四十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居士集卷第四十四 欧阳文忠公文集 居士集卷第四十五
宋 欧阳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谱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居士集卷第四十六

居士集卷第四十五 欧阳文忠公集四十五

  上书一首

   通进司上书

十二月二十四日宣德郎守太子中乆充馆阁挍勘

臣欧阳脩谨昧死再拜上书于皇帝阙下臣伏见国

家自元昊叛逆关西用兵以来为国言事者众矣臣

𥘉窃为三䇿以料贼情然臣迂儒不识兵之大计始

犹迟疑未敢自信今兵兴既乆贼形巳露如臣素料

颇不甚逺故𥨸自谓有可以助万一而尘听览者谨

条以闻惟陛下仁圣寛其狂妄之诛幸甚夫关西弛

备而民不见兵者二三十年矣使贼萌乱之𥘉藏形

隐计卒然而来当是时吾之边屯寡弱城堡未完民

习乆安而易惊将非素选而败怯使其羊驱豕突可

以奋然而深入然国威未挫民力未疲彼得城而居

不能乆守虏掠而去可邀击其归此下䇿也故贼知

而不为之戎狄侵邉自古为患其攻城掠野败则走

而胜则来盖其常事此中䇿也故贼兼而用之若夫

假僭名号以威其众先击吾之易取者一二以恱其

心然后训养精锐为长乆之谋故其来也虽胜而不

前不败而自退所以诱吾兵而劳之也或击吾东或

击吾西乍出乍入所以使吾兵分备多而不得减息

也吾欲速攻贼方新锐坐而待战彼则不来如此相

持不三四歳吾兵巳老民力巳疲不幸又遇水旱之

灾调敛不胜而盗贼群起彼方奋其全锐击吾困弊

可也使吾不堪其困忿而岀攻决于一战彼以逸而

待吾劳亦可也幸吾苦兵计未知岀遂求通聘以邀

歳时之赂度吾困急不得不从亦可也是吾力一困

则贼谋无施而不可此兵法所谓不战而疲人兵者

上䇿也而贼今方用之今三十万之兵食于西者二

歳矣又有十四五万之郷兵不耕而自食其民自古

未有四五十万之兵连年仰食而国力不困者也臣

闻元昊之为贼威能畏其下恩能死其人自𥘉僭叛

嫚书巳上逾年而不岀一出则锋不可当执劫蕃官

𫉬吾将帅多礼而不杀此其凶谋所畜皆非仓卒者

也柰何彼能以上䇿而疲吾吾不自知其巳困彼为

乆计以挠我我无长䇿而制之哉夫训兵养士伺𨻶

乘便用间岀奇此将帅之职也所谓阃外之事而君

不御者可也至于外料贼谋之心内察国家之𫝑知

彼知此因谋制敌此朝廷之大计也所谓庙算而胜

者也不可以不思今贼谋可知以乆而疲我耳吾𫝑

可察西人巳困也诚能丰财积粟以纾西人而完国

壮兵则贼谋沮而庙算得矣夫兵攻守而巳然皆以

财用为强弱也守非财用而不乆此不待言请试言

攻昔秦席六丗之强资以事胡卒困天下而不得志

汉因文景之冨力三举而才得河南隋唐突厥吐蕃

常与中国相胜败击而胜之有矣未有举而灭者秦

汉尤强者其所攻今元昊之地是也况自刘平䧟没

贼锋炽锐未尝挫衄攻守之计非臣所知天威所加

虽终期于扫尽然临边之将尚未闻得贼衅𨻶挫其

凶锋是攻守皆未有休息之期而财用不为长乆之

计臣未见其可也四五十万之人坐而仰食然关西

之地物不加多关东所有莫能运致掊克细碎既以

无益而罢之矣至于鬻官入粟下无应者改法权货

而商旅不行是四五十万之人惟取足于西人而巳

西人何为而不困困而不起为盗者须水旱尔外为

贼谋之所疲内遭水旱而多故天下之患可胜道哉

夫关西之物不能加多则必通其漕运而致之漕运

巳通而关东之物不充则无得而西矣故臣以谓通

漕运尽地利权商贾三术并施则财用足而西人纾

国力完而兵可乆以守以攻惟上所使夫小琐目前

之利既不足为长乆之谋非旦夕而可效故为长乆

而计者𥘉若迂愚而可𥬇在必而行之则其利博矣

故臣区区不敢避迁愚之责请上便冝三事惟陛下

裁择其一曰通漕运臣闻今为西计者皆患漕运之

不通臣以谓但未求之耳今京师在汴漕运不西而

人之习见者遂以为不能西不知秦汉隋唐其都在

雍则天下之物皆可致之西也山川地形非有变易

于古其路皆在昔人可行今人胡一作为而不可汉

𥘉歳漕山东粟数十万石是时运路未修其漕尚少

其后武帝益修渭渠至漕百馀万石隋文帝时沿水

为仓转相运置而关东汾晋之粟皆至渭南运物最

多其遗仓之迹往往皆在然皆尚有三门之险自唐

裴耀卿又寻隋迹于三门东西置仓开山十八里为

陆运以避其险卒溯河而入渭当时歳运不减二三

百万石其后刘晏遵耀卿之路悉漕江淮之米以实

关西后丗言能经财利而善漕运者耀卿与晏为首

今江淮之米歳入于汴者六百万石诚能分给关西

得一二百万石足矣今兵之食汴漕者出戍甚众有

司不惜百万之粟分而及之其患者三门阻其中尔

今冝浚治汴渠使歳运不阻然后按求耀卿之迹不

惮十许里陆运之劳则河漕通而物可致且纾关西

之困使古无法今有可为尚当为之况昔人行之而

未逺今人行之而岂难哉耀卿与晏𥘉理漕时其得

尚少至其末年所入十倍是可乆行之法明矣此水

运之利也臣闻汉髙祖之入秦不由东关而道南阳

过郦析而入武关曹操等起兵诛董卓亦欲自南阳

道丹析而入长安是时张济又自长安出武关奔南

阳则自古用兵往来之径也臣尝至南阳问其遗老

云自邓西北至永兴六七百里今小商贾往往行之

𥘉汉髙入关其兵十万夫能容十万兵之路冝不甚

狭而险也但自雒阳为都行者皆趋东关其路乆而

遂废今能按求而通之则武昌汉阳郢复襄阳梁洋

金商均房光化沿汉之地十一二州之物皆可漕而

顿之南阳自南阳为轻车人辇而递之募置递兵为

十五六铺则十馀州之物日日入关而不绝沿汉之

地山多美木近汉之民仰足而有馀以造舟车甚不

难也前日陛下深恤有司之勤内赐禁钱数十万以

供西用而道路艰逺辇运逾年不能毕至至于军装

输送多苦秋霖边州巳寒冬服尚滞于路其艰如此

夫使州县纲吏逺输京师转冒艰滞然后得西岂(⿱艹石)

较南阳之旁郡度其道里入于武𨵿与至京师逺近

等者与其尤近者皆使直输于𨵿西京师之用有不

足则以禁帑岀赐有司者代而充用其迂曲简直利

害较然矣此陆运之利也其二曰尽地利臣闻昔之

画财利者易为工今之言财利者难为术昔者之民

赋税而已故其不足则铸山煮海榷酒与茶征𨵿市

而算舟车尚有可为之法以茍一时之用自汉魏迄

今其法日増其取益细今取民之法尽矣昔者赋外

之征以备有事之用今尽取民之法用于无事之时

悉以冗费而糜之矣至卒然有事则无法可増然独

犹有可为者民作而输官者巳劳而㳺手之人方逸

地之产物者耕不得代而不垦之𡈽尚多是民有遗

力地有遗利此可为也况历视前丗用兵者未尝不

先营田汉武帝时兵兴用乏赵过为畎田人犁之法

以足用赵充国攻西羌议者争欲岀击而充国深思

全胜之䇿能忍而待其弊至违诏罢兵而治屯田田

于极边以游兵而防钞冦则其理田不为易也犹勉

为之后汉之时曹操屯兵许下强敌四面以今视之

疑其旦夕战争而不睱然用𬃷祗韩浩之计建置田

官募民而田近许之地歳得谷百万石其后郡国皆

田积谷无数隋唐田制尤广不可胜举其势艰而难

田莫(⿱艹石)充国迫急而不暇田莫如曹操然皆勉焉不

以迂缓而不田者知地利之博而可以纾民劳也今

天下之土不耕者多矣臣未能悉言谨举其近者自

京以西土之不辟者不知其数非土之瘠而弃也盖

人不勤农与夫役重而逃尔乆废之地其利数倍于

营田今若督之使勤与免其役则愿耕者众矣臣闻

郷兵之不便于民议者方论之矣充兵之人遂弃农

业托云教习聚而饮博取资一有于字其家不顾无有官

吏不加禁父兄不敢诘家家自以为患也河东河北

关西之郷兵此犹有用若京东西者平居不足以备

盗而水旱适足以为盗其尤可患者京西素贫之地

非有山泽之饶民惟力农是仰而今三夫之家一人

五夫之家三人为游手凡十八九州以少言之尚可

四五万人不耕而食是自相糜耗而重困也今诚能

尽驱之使耕于弃地官贷其种歳田之入与中分之

如民之法募吏之习田者为田官优其课最而诱之

则民愿田者众矣太宗皇帝时尝贷陈蔡民钱使市

牛而耕真宗皇帝时亦用耿望之言买牛湖南而治

屯田今湖南之牛歳贾于北者皆出京西(⿱艹石)官为买

之不难得也一有又冝重为法以困所谓私牛之客者使不客于民而乐为官耕凡民之巳

有牛者使自耕则牛不足而官市者不多四十四字且郷兵本农也籍而为兵

遂弃其业今幸其去农未乆尚可复驱还之田畒使

不得群游而饮博以为父兄之患此民所愿也一夫

之力以逸而言任耕缦田一顷使四五万人皆耕而

乆废之田利又数倍则歳谷不可胜数矣京西之分

北有大河南至汉而西接关若又通其水陆之运所

在积谷惟陛下诏有司而移用之耳其三曰权商贾

臣闻秦废王法启兼并其上侵公利下刻细民为国

之患久矣自汉以来尝欲为法而抑夺之然不能也

盖为国者兴利日繁兼并者趋利日巧至其甚也商

贾坐而权国利其故非他由兴利广也夫兴利广则

上难专必与下而共之然后通流而不滞然为今议

者方欲夺商之利一归于公上而专之故夺商之谋

益深则为国之利益损前日有司屡变其法法毎一

变则一歳之间所损数百万议者不知利不可专欲

专而反损但云变法之未当变而不已其损愈多夫

欲十分之利皆归于公至其亏少十不得三不若与

商共之常得其五也今为国之利多者茶与盐耳茶

自变法巳来商贾不复一歳之失数年莫𥙷所在积

朽弃而焚之前日议者屡言三说之法为便有司既

以详之矣今诚能复之使商贾有利而通行则上下

济矣解池之盐积若山阜今冝暂下其价诱群商而

散之先为令曰三年将复旧价则贪利之商争先而

凑矣夫茶者生于山而无穷盐者出于水而不竭贱

而散之三年十未减其一二夫二物之所以贵者以

能为国资钱币尔今不散而积之是惜朽壤也夫何

用哉夫大商之能蕃其货者岂其锱铢躬自鬻于市

哉必有贩夫小贾就而分之贩夫小贾无利则不为

故大商不妒贩夫之分其利者恃其货博虽取利少

货行流速则积少而为多也今为大国者有无穷不

竭之货反妒大商之分其利宁使无用而积为朽壤

何哉故大商之善为术者不惜其利而诱贩夫大国

之善为术者不惜其利而诱大商此与商贾共利取

少而致多之术也一有又今商贾之难以术制者以其积货多而不急故也利厚则来

利薄则止不可以号令召也故每有司变法下利既薄小商以无利而不能行则大商方幸小商之不行

适得独卖其货尚安肯勉趋薄利而来哉故变法而刻利者适足使小商不来而为大商贾积货也今必

以术制商冝尽括其居积之物官为卖而还之使其货尽而后变法夫大商以利为生一𡷫不营利则有

惶惶之忧彼必不能守积钱而闲居得利虽薄犹将勉而来此变法制商之术也夫欲诱商而通货莫(⿱艹石)

与之共利此术之上也欲制商使其不得不从则莫(⿱艹石)痛裁之使无积货此术之下也然此可制茶商耳

(⿱艹石)盐者禁益密则冒法愈多而刑繁凡二百三十八字若乃县官自为鬻市之

事此大商之不为臣谓行之难乆者也诚能不较锱

铢而思逺大则积朽之物散而钱币通可不劳而用

足矣臣愚不足以知时事若夫坚守以捍贼利则出

而扰之凡小便冝愿且委之边将至于积榖与钱通

具漕运不二三歳而国力渐丰边兵渐习贼锐渐挫

而有𨻶可乘然后一举而灭之此万全之䇿也愿陛

下以其小者责将帅谋其大计而行之则天下幸甚

臣脩昧死再拜

居士集卷第四十五

 熙宁五年秋七月男发等编定

  绍熙二年三月郡人孙谦益挍正

通进司上书财用足一作财足用耕于一作耕于大商之不为

一作不自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