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文忠公文集 (四部丛刊本)/河东奉使奉草卷下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河东奉使奉草卷上 欧阳文忠公文集 河东奉使奉草卷下
宋 欧阳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谱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河东奉使奉草跋

河东奉使奏草卷下 欧阳文忠公集一百十六

   乞减放逃户和籴札子

臣伏见河东百姓科配最重者额定和籴粮草五百

万石往时所籴之物官支价直不亏百姓尽得茶丝

见钱自兵兴数年粮草之价数倍踊贵而官支价直

十分无二三百姓毎于边上纳米一斗用钱叁伯文

而官支价钱三十内二十折得朽恶下色茶草价大

约𩔖此遂致百姓贫困逃移而州县例不申举其本

户二税和籴不与开阁税则户长陪纳和籴则村户

均摊已逃者既破其家而未逃者科配日重臣至代

州崞县累据百姓陈状其一村有逃及一半人户者

尚纳全村和籴旧额均配与见在人臣兼曽差大理

寺丞史谭检得岚州平夷一县已逃未检人户共四

十一户诸州似此者甚众臣今欲乞下转运司差清

干官三两人于并代等十五州军系有和籴处检括

已逃人户其逐户下二税和籴额定数目并与𠋣阁

候招辑得人户归业各令依旧均配仍许诸县人户

见均摊着和籴及户长陪纳逃税者列状自陈所贵

重困之民免此重叠科配

   请耕禁地札子

臣昨奉使河东相度沿边经乆利害臣窃见河东之

患患在尽禁沿边之地不许人耕而私籴北界斛斗

以为边储其大害有四以臣相度今若募人耕植禁

地则去四大害而有四大利河东地形山险辇运不

通边地既禁则沿边乏食毎岁仰河东一路税赋和

籴入中和博斛㪷支往沿边人户既阻险逺不能辇

运遂赍金银绢铜钱等物就沿边贵价私籴北界斛

㪷北界禁民以粟马南入我境其法至死今边民冒

禁私相交易时引争闘辄相斫射万一兴讼遂构事

端其引惹之患一也今吾有地不自耕植而偷籴邻

界之物以仰给若敌常岁丰及缓法不察而米过吾

界则尚有可望万一虏岁不丰或其与我有𨻶顿严

边界禁约而闭籴不通则我军遂至乏食是我师饥

饱系在敌人其患二也代州岢岚宁化火山四州军

沿边地既不耕荒无定主虏人得以侵占往时代州

阳武寨为苏直等争界讼乆不决卒侵却二三十里

见今宁化军天池之侧杜思荣等又来争侵经年未

决岢岚军争掘界壕赖米光浚多方力拒而定是自

空其地引惹北人岁岁争界其害三也禁膏腴之地

不耕而困民之力以逺输其害四也臣谓禁地若耕

则一二岁间北界斛㪷可以不籴则边民无争籴引

惹之害我军无饥饱在敌之害沿边地有定主无争

界之害边州自有粟则内地之民无逺输之害是谓

去四大害而有四大利今四州军地可二三万顷若

尽耕之则其利岁可得三五百万石伏望圣慈特十

两府商议如可施行则召募耕种税入之法各有事

目容臣续具条陈取进止

   乞减乐平县课额札子

臣昨至河东据平定军知乐平县孙直方状为本县

酒税课利钱旧额四千一百馀贯本县不当驿路旧

有兵士四指挥军营在县自庆历三年三月内移起

军营往并州在县只有居民百馀户人烟既少客旅

不来酒税课利无由趁办本军亦曽申奏乞行减额

省司下转运司保明寻蒙转运司令将起移军营后

一年比较重立祖额只及二千八百馀贯亦曽差辽

州知州孟济定夺及转运司保明申省省司指挥勒

本县收趁课利不得减额臣勘㑹平定军乐平县最

孤僻若无军营人户绝少实难趁办课利见今专

副等逐月逐季逐年各有比较决责未尝虚日及虚

令监官殿降考第臣今欲乞特降敕㫖下转运司令

自起却乐平县军营后来一年内所收课利立为祖

额与免旧额虚数所贵专副不至重叠𬒳刑监官虚

负殿罚取进止

   乞放麟州百姓沽酒札子

臣伏见麟州元是百姓沽酒自经事宜后来转运司

擘画官自开沽臣昨令本州勘㑹一年自去年十二

月开沽至今年六月用米麹本钱三千五百贯所收

净利只及一千八百贯然官私劳费不少自并岚等

州造曲千里般运又配百姓造酒黄米逺行输纳麟

州自经贼马后来人户𦆵有三二百家又榷其沽酒

之利市肆顿无营运居者各欲逃移今来麟州既不

移废则凡事却须葺理其沽酒之利官中所得不多

而劳费甚大臣今欲乞令百姓依旧开沽所贵存养

一州人户渐成生业今取进止

   举孙直方奏状

右臣伏见平定军知乐平县事著作佐郎孙直方进

士及第为性明敏有吏材臣昨至河东备见直方治

县事善状臣今保举堪充大藩通判兼臣勘㑹代州

通判李舜元到任已及二年三个月有馀见今北面

事宜代州最为要地尤藉得人伏乞就差孙直方充

代州通判如后犯正入已赃及职事败阙并甘同罪

谨具状奏闻

   条列文武官材能札子

臣昨奉敕差往河东体量得一路官吏才能善恶其

间文武官共二十五人各有所长堪备任使今具姓

名条列如后

 一战将八人缓急可以使唤

  如京使孟元知兵书踈财善抚士然未经战阵

  内殿承制郝质沉厚有勇善用兵累经战阵

  北作坊使田朏有勇累战有功

  崇仪副使王吉臣已有论荐

  礼賔副使张𡵒河西人有武勇智谋善战

   百胜寨主折继长有勇好战曽立功

  权镇川堡陈怀顺府州人有勇好战

  麟州兵马都监田屿有勇好战

  一武臣中材干者三人

  岢岚军使米光浚已曽荐举

  知保徳军刘承嗣

  建宁寨主陈昭兼有勇好战未曽经行阵

  岢岚军五谷巡检夏侯合

  一通判中五人可以升陟差使

  并州通判秘书丞张日用通晓民事

  岚州通判殿中丞董沔清洁勤于吏事

  宁化军通判大理寺丞武陶勤干

  屯田贠外郎麟州通判孙预清勤

  保徳军通判赞善大夫吴中廉干

  一知县令州县职官中材干可用者九人

  著作佐郎知平定军乐平县事孙直方

  代州崞县令王旭

  府州签署判官公事史谭

  绛州稷山县令刘处中

  潞州屯田县令张曜县尉王荀龙

  大理寺丞知并州阳曲县事张景俭

  知并州大谷县张伯玉

  大理寺丞知榆次县吴天常

  岢岚军岚谷县尉安吉

右谨具如前伏乞圣㫖送中书枢宻院记录姓名差

使今取进止

   举刘羲叟札子

臣昨奉敕差往河东伏见泽州进士刘羲叟 -- 臾 ?有纯朴

之行为郷里所称博渉经史明于治乱其学通天人

祸福之际可与汉之歆向张衡郎𫖮之徒为比致之

朝廷可备顾问伏乞特赐召试或不如所举臣甘当

朝典今取进止

   缴进刘羲叟春秋灾异奏状

右臣近曽荐举泽州进士刘羲叟学通天人祸福之

际如汉歆向张衡郎𫖮之比乞赐召试升之朝廷可

备顾门臣今有收得刘羲叟所撰春秋灾异集一册

其辞章精博学识该明论议有出于古人文字可行

于当世然止是羲叟所学之一端其学业通博诘之

不可穷屈其文字一册臣今谨具进呈伏望圣慈下

两制看详如有可采乞早赐召试谨具状奏闻

   论代州开壕事宜札子

臣昨到代州见其城壁甚坚壕虽三重而地髙无水

惟一面有城中弃水停聚其壕不足恃以为固然尚

为三重髙下相连犹可以隔奔突近年有臣寮擘画

欲掘出重岸通为一壕以臣相度若壕无水而通为

一则坦为平地不异无壕又工料极大去年大役乡

兵所开未及三二分又治险为平非自固之计兼工

大猝难了当虚劳人力欲乞特赐止绝取进止

   举张㫖代王凯札子

臣昨至河东伏见西京作坊使王凯见在麟府路勾

当军马司公事此一职乃是河外将领其任非轻凯

虽将家姿性柔谨虽闻前后累经战闘而询访彼中

众议皆云得功非实冒赏最多见今勾当军马一司

虽无大过而军民将校不得其情众口纷然莫能服

众臣亦累询其缊畜绝无所长缓急边防事宜必不

能指挥诸将奋勇立功况其在彼将及二年伏见河

东提㸃刑狱职方贠外郎张㫖为人有心力胆勇材

干可称先在府州经第一次围闭仓卒之际应变有

谋至今府人思之不巳兼谙知边事晓逹军情臣今

保举堪充边将任使欲乞特出圣恩与超换一近上

使名令代王凯庶几缓急可捍边防如蒙朝廷擢用

后犯正入已赃及边事败误臣并甘同罪今取进㫖

   论不才官吏状

臣昨往河东一路所见官吏内有全然不任其职须

至替移者今具姓名如后

 一知泽州度支郎中直史馆鲍亚之年老昏昧视

  听不明行歩艰涩本州职事全然不治昨转运

  使刘京至泽州决遣公人手分六十馀人兼信

  纵手分拆诸县村学要盖州学及敛掠人户钱

   一千馀贯充盖造州学使用等事件甚多其人

  西京广有家活而昏病之年贪禄不止伏乞转

  与一致仕官

  一知汾州虞部郎中范尹年老昏昧不能检束子

  弟在州贩卖搔扰人民伏乞特与一致仕官

  一宪州通判国子博士刘与年及七十行歩艰难

  精神昏昧虽巳得替伏乞特与一致仕官

  一平定军乐平县监酒借职石贵本是军中出职

  因捉贼不𫉬降充监当其人不识字又是独贠

   如允臣所奏乞下枢宻院三班著为定令

右谨具如前今取进止

   乞罢刈白草札子

臣昨至河东问得去年转运司擘画于诸州军差兵

士收刈白草数目虽多然其害不浅臣所过州军皆

称白草为患盖河东山崄地土平阔处少髙山峻坂

并为人户耕种惟荒闲草地去人绝逺兼又不多兵

士收刈般担地里阔逺工课不办其兵士往往逃亡

州县遂差郷兵及村民配数般担百姓避见逺般辛

苦褁费又多遂只将秆草送纳非次更成一重科配

其纳下真白草者支与军人喂马不及秆草又皆不

乐及草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中不耐停留专副有损烂陪填之患兼虚

占却杂役兵士诸处脩𥙷城壁诸般工役处处阙人

不便事多臣今略举数事如后

 一据辽州状分析勘㑹在州及外县寨专副杨晸

  等下山白草共肆万柒阡伍伯陆拾肆束内在

  州毎月约支叁伯壹拾叁束及外县寨毎月约

  支壹伯肆拾馀束约得向去捌年零柒个月支

  遣其上件山白草自去年八月巳后至年终本

  州及外县镇差兵士并散从官歩奏官承符手

  力诸色公人等入山收刈到逐旋般运赴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

  纳积叠收管其上件山白草若经今夏雨水必

  是大段损烂不堪经乆存留委是诣实

  一臣昨六月中旬内至保徳军闻得本处白草差

  百姓公人般担至今尚未了疑其白草是去年

  秋间刈下积露田野必须损烂因采问得村外

  白草巳并无其差配着担草人户却于请白草

  兵士处旋买纳官毎一驮子三百文省

  一据岢岚军状自八月二日起首至十月三日住

  止元差兵士一千三十八人至放散日逃亡一

  百三十六人只有九百馀人入役收刈到草玖

  万二千九百馀束将军人请受诸般钱物计七

  千三百七十二贯文若比算买草价钱毎束及

  七十九文省

 一平定军元差宣毅兵士刈草本军为兵士辛苦

  逃亡及自缢者一月中四五十人遂枚散兵士

  差两县村民往往只将秆草送纳忻州亦为刈

  下无人般担配与百姓人户亦多将秆草送纳

右具如前其诸州军各称白草不便不能一一条列

伏乞特降朝㫖速令止绝縁臣昨七月𥘉离汾州见

转运司已抽晋绛兵士称于沿边刈草窃恐即今已

下手收刈乞早降指挥放散况勘㑹本路一年秋税

和籴等草共五百馀万束庆历三年一年只支四百

馀万今年马军抽减归京后马数少于去年其秆草

等数必不至阙少今取进止

   乞免浮客及下等人户差科札子

臣昨见河东人民疲弊道路怨嗟盖自兵革一兴调

敛繁重今兵未能减用未能节但当恤其贫困稍得

均平则民力粗寛怨嗟可息往时因为臣寮起请将

天下州县城郭人户分为十等差科当定户之时系

其官吏能否有只将堪任差配人户定为十等者有

将城邑之民不问贫穷孤老尽充十等者有只将主

户为十等者有并客户亦定十等者州县大小贫冨

既各不同而等第差科之间又由官吏临时均配就

中僻小州县官吏多非其人是小处贫民常苦重敛

河东诸州并州最大辽州最小并州客户不入等第

辽州尽入等第臣昨至辽州人户累有词状遂牒本

州据州状称检估得第七等一户髙荣家业共直十

四贯文省其人卖松明为活第五等一户韩嗣家业

二十七贯文第八等一户韩秘家业九贯文第四等

一户开饼店为活日掠房钱六文其馀岚宪等州岢

岚宁化等军并系僻小凋残之处其十等人户内有

卖水卖柴及孤老妇人不能自存者并一例科配臣

勘㑹庆历三年一年诸州军科配惟并辽州火山军

三处第九第十两等人户免得配率若并州免得则

他处岂可不免盖由官吏临时均配是致不均臣今

欲乞特降朝㫖下河东路一概将贫民下户减放差

配今具画一如后

 一并州最大在城浮客不入等第辽州最小县郭

  浮客尽充等第臣今欲乞将辽州客户比𩔖并

  州特与放免等第其岢岚保徳军岚忻等州亦

  有浮客充等第者縁彼处浮客当屯兵之地经

  营物力过于主户尚堪差配辽州荒僻与近边

  州郡不同乞特与放免

  一臣体问得河北陕西二路州县科配止于第六

  第七等今河东除并辽火山三处外并差配下

  及十等臣今欲相度并晋绛潞汾泽等六州在

  河东物力比他州富实其第九第十两等人户

  乞与免差配其馀州军第八第九第十三等人

  户并乞特与放免差配取进止

   乞免蒿头酒户课利札子

臣窃见河东买扑酒户自兵兴数年不计逺近并将

月纳课利支往边上折纳米粟近又转运司擘画将

课利稍多者四十九处并巳官自开沽其馀衙前百

姓买扑者皆是利薄之处其衙前公人差遣重难百

倍往日而酬奖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务有利处官已夺之其见今利薄

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务又更有边逺折纳陪填之费兊欠课额破家业

𬒳鞭扑不堪其苦其百姓买扑者自兵兴以来苦于

支移输纳并无人肯承替有开沽五七年十年已上

者家业已破酒务不开而空纳课利民间谓之蒿头

供输臣昨至忻州据百姓陈明状称元有盖顺天禧

四年买扑酒务至乾兴元年身死家破什保人陈明

等蒿头代纳至今二十五年臣遂差崞县令王旭于

忻代二州一一㸃检酒户见今开沽及即目正名身

死人户蒿头代纳者寻据王旭状列一十八户系正

名身死什保人开沽送纳十二户系并无人开沽只

是什保及干系公人里正等陪纳及什保人家破后

来承买什保人产业户下蒿头代纳臣略行勘㑹二

州已有三十户则诸州其数极多臣今欲乞下转运

司差官遍诣诸州㸃检应有蒿头供纳者并与开阁

放免系代保人开沽并正名买扑见开沽人并乞特

与权免支移边上三二年所贵利薄酒户稍𫉬寛舒

况今沿边粮储不至阙少

   举陆询武札子

臣昨奉使河东得西头供奉官并代州驻泊都监米

光浚西京作坊使并代州钤辖王凯四方馆使并代

州钤辖张亢内殿承制并代州都监郝质供备库使

并代州都监田朏崇仪副使麟府路都监王吉等六

状各为进士陆询武有材勇乆在边上累曽随诸将

战闘乞朝廷录用臣亦曽召询武询问其人曽应进

士举熟知边事通习兵书善弓马有胆勇伏乞朝廷

特赐收录与一借奉职或县尉名目安排令于边防

或内地多贼县分展效如后本人犯入已赃及不如

举状臣并甘同罪今取进止

   论举官未行札子

臣近曽有札子奏举河东路提㸃刑狱张㫖乞超换

一近上使额替王凯勾当麟府路军马公事兼奏举

平定军知乐平县孙直方堪充代州通判替李舜元

各未蒙朝廷棹用臣伏见近日保州兵士作过与国

家生一大患尺为知州通判非人不能早察军情制

于永乱朝廷以此可为鉴戒王凯在河外不得军民

之情及李舜元不晓边郡事体臣所举张㫖孙直方

并无侥幸但以臣忝在两制奉朝命巡行边郡所见

宦吏能否合有陈列兼臣并是同罪保举伏望朝廷

特加信纳其张㫖孙直方早与升擢移换

   论永宁军捉𫉬作过兵士札子

臣近据永宁军捉𫉬作过兵士已曽具结集作过因

依闻奏讫盖以河北屯聚兵马虽多自来未有威名

将帅镇抚而卒士骄狠相习为常昨自保州变乱之

后安肃军卫州通利军等处相继结集不已只如今

来赵牧等本亦别无酷虐情状只是偶然柬试不当

况自有部署转运提㸃刑狱司等处自可依公论诉

岂得小不如意便谋结集以此见虽是官吏乖方亦

由骄兵好乱臣伏见有唐骄兵逐帅之祸起自河北

始务姑息养成大患况今河北为国家重地事之利

害所系不轻尤宜逺虑周思防微杜渐今官吏败事

偶寛责罚未至失刑若骄兵过示姑息一启其端则

他时有不可制之患昨保州之事知州通判并遭杀

害其馀官吏各重行责降至今保兵自为得志动皆

引以为言而即目统兵之官亦自始以为戒军威日

削士气益骄今永宁之事亦因兹而驯致也其赵牧

等虽为可罪若便重行黜责则河北骄兵结集窃恐

自此渐多开启其端养成后患以此而言赵牧等可

罪之人诚不足惜所可惜者朝廷事体也其赵牧等

欲乞候断讫作过兵士且与移一河北邻近依旧资

序差遣不使骄兵得志而后患转滋必欲更行移降

朝㫖定逾时亦未为晚



河东奉使奏草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