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文忠公文集 (四部丛刊本)/集古录跋尾卷第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集古录跋尾卷第六 欧阳文忠公文集 集古录跋尾卷第七
宋 欧阳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谱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集古录跋尾卷第八

集古录跋尾卷第七 欧阳文忠公集一百四十

   唐开元金箓斋颂天宝九年卫包书撰

右开元金箓斋颂虽不著书人姓氏而字为古文实

为包书也唐世华山碑刻为古文者皆包所书包以

古文见称当时甚盛盖古文世俗罕通徒见其字画

多奇而不知其笔法非工也余以集录所见三代以

来古字尤多遂识之尔右集本

   唐龙兴七祖堂颂天宝十年

右龙兴寺七祖堂颂陈章甫撰胡霈然书霈然笔法

虽未至而媚熟可喜今上党佛寺画壁有霈然所书

多为流俗取去匣而藏之以为奇玩余数数于人家

见之其墨迹尤工非石刻比也右真迹

   唐明禅师碑天宝十年郑炅之撰徐浩书

秋暑困甚览之醒然治平丙午孟飨致斋东阁书右真

   唐徐浩玄𨼆塔铭天宝十一年

右玄𨼆塔铭徐浩撰并书呜呼物有幸不幸者视其

所托与其所遭如何尔诗书遭秦不免煨烬而浮图

老子以托于字画之善遂见珍藏余于集录屡志此

言盖虑后世以余为惑于邪说八字集本作之疑余也比见

当世知名士方少壮时力排异说及老病畏死则归

心𥼶老反恨得之晚者往往如此也可胜叹哉右真

   唐颜真卿书东方朔画赞天宝十三年

右东方朔画赞晋夏侯湛撰唐颜真卿书赞在文选

中今较选本二字不同而义无异也选本曰弃俗登

仙而此云弃世选本曰神交造化而此云神友右集

   唐画赞碑阴歳月见本文

右画赞碑阴唐颜真卿撰并书湛赞开元八年徳州

刺史韩思复刻于庙天宝十三年真卿始别书之右集

   唐颜鲁公题名歳月见本文

右靖居寺题名唐颜真卿题按唐书纪传真卿当代

宗时为捡校刑部尚书为宰相元载所恶坐论祭器

不修为诽谤贬硖州贠外别驾抚州湖州刺史载诛

复为刑部尚书而此题名云永泰二年真卿以罪佐

吉州与史不同据真卿湖州放生池碑阴所序云贬

硖州旬馀再贬吉州盖真卿未尝至硖遂贬吉而史

氏但据𥘉贬书于纪传耳真卿大历三年始移抚州

当游靖居时犹在吉也右集本

   同前

右鲁公题名言五字集本作颜鲁公华岳靖居寺东西二林题名靖居寺在吉州据鲁公

永泰二年真卿以罪贬佐吉州据旧二字集本作按唐书

列传云真卿代宗时为刑部尚书为宰相元载所恶

贬硖州贠外别驾抚州湖州刺史载诛复为刑部尚

书不书其贬吉州也按真卿湖州放生池碑阴自叙

云贬硖州旬馀再贬吉州盖真卿未尝至硖遂贬吉

集本无此四字而史官阙漏但书其初贬尔嘉祐八年

月廿三日书右真迹

   唐颜真卿麻姑坛记大历六年

右麻姑坛记颜真卿撰并书颜公忠义之节皎如日

月其为人尊严刚劲𧰼其笔画而不免惑于神仙之

说释老之为斯民患也深矣右集本

   唐颜真卿小字麻姑坛记歳月阙

右小字麻姑坛记颜真卿撰并书或疑非鲁公书鲁

公喜书大字余家所藏颜氏碑最多未尝有小字者

惟干禄字书注最为小字而其体法与此记不同盖

干禄之注持重舒和而不局蹙此记遒峻紧结尤为

集本无此字精悍此所以或者疑之也余𥘉亦颇以为惑

及把玩乆之笔画巨细皆有法愈看愈佳然后知非

鲁公不能书也故聊志之以释疑者治平元年二月

六日书右真迹

   唐中兴颂大历六年

右大唐中兴颂元结撰颜真卿书书字尤奇伟而文

辞古雅世多模以黄绢为图障碑在永州磨崖石而

刻之模打既多石亦残缺今世人所传字画完好者

多是传模𥙷足非其真者此本得自故西京留台御

史李建中家盖四十年前崖石真本也尤为难得尔

右集本

   又

右中兴颂世传颜氏书中兴颂多矣然其崖石歳乆

剥裂故字多讹缺近时人家所有往往为好事者嫌

其剥缺以墨増𥙷之多失其真余此本得自故西台

李建中家盖四十年前旧本最为真尔右真迹

   唐干禄字様大历九年

右干禄字样别有模本文注完全可备检用此本刻

石残缺处多直以鲁公所书真本而录之尔鲁公书

刻石者多而绝少小字惟此注最小而笔力精劲可

法尤冝爱惜而世俗多传模本此以残缺不传独余

家藏之治平丙午九月二十九日书右集本

   唐干禄字様模本歳月见本文

右干禄字样模本颜真卿书杨汉公模真卿所书乃

大历九年刻石至开成中遽已讹缺汉公以谓一二

工人用为衣食之业故摹多而速损者非也盖公笔

法为世楷模而字书辨正伪缪尤为学者所资故当

时盛传于世所以模多尔岂止工人为衣食业邪今

世人所传乃汉公模本而大历真本以不完遂不复

传若颜公真迹今世在者得其零落之馀藏之足以

为宝岂问其完不完也故余并录二本并藏之亦欲

俾览者知模本之多失真也右集本

   又

右颜鲁公干禄字书乃大历九年刻石至开成中遽

巳讹缺盖由公笔法为世楷模而字书辨正伪缪尤

为学者所资而当时盛传于世尔汉公谓一二工人

用为衣食之业者惜其传模多而早损然岂止为工

人为衣食业也今世人多传汉公模本而大历真本

以不完遂不复传若颜公真迹今世在者得其零落

之馀藏之尤足为宝岂问其完不完也故余并录二

本并藏之亦欲俾览者知模本之多失真也治平元

年正月五日锡庆院赐寿圣节宴归书右真迹

   唐欧阳琟碑大历十年

右欧阳琟碑颜真卿撰并书余自皇祐至和以来颇

求欧阳氏之遗文以续家谱之阙既得颜鲁公欧阳

琟碑又得郑真义欧阳谌墓铭以与家所传旧谱及

陈书元和姓纂诸书参较又问于吕学士夏卿夏卿

世称博学精于史传因为余考正讹舛而家谱遂为

定本然独琟碑所失者四颜公书穆公封山阳郡公

吕学士云陈无山阳郡山阳今楚州是也当梁陈时

自为南兖州而以连州为阳山郡然则陈书及旧谱

皆云穆公封阳山公为是而颜公所失者一也旧谱

皆云坚石子质南奔长沙颜公云自景逹始南迁其

所失者二也欧阳生自前汉以来诸史皆云字和伯

而颜公独云字伯和二字义虽不异然当从众又颜

氏独异初无所据盖其缪尔其所失者三也元和姓

纂及谌铭皆云㣧约之子而颜公独以为纥子其所

失者四也琟之世次不应舛乱如此盖谌之卒葬在

咸亨上元之间去率更未逺真义所志冝得其实琟

卒大历中唐之士族遭天宝之乱失其谱系者多颜

公之失当时所传如此不足怪也治平元年夏至日

书铭阙其末数句不𥙷右真迹

   唐杜济神道碑大历十二年

右杜济神道碑颜真卿撰并书艺之至者如庖丁之

刀轮扁之斵无不中也颜鲁公之书刻于石者多矣

而有精有粗虽他人皆莫可及然在其一家自有优

劣余意传模镌刻之有工拙也而此碑字画遒劲岂

传刻不失其真者皆若是欤碑巳残缺铨次不能成

集本有其字文第录其字法尔嘉祐八年中元假日书

真迹

   唐杜济墓志铭大历十二年

右杜济墓志铭但云颜真卿撰而不云书然其笔法

非鲁公不能为也盖世颇以为非颜氏书更俟识者

辨之右真迹

   唐颜真卿射堂记大历十二年

右射堂记颜真卿书鲁公在湖州所书刻于石者余

家集录多得之惟放生池碑字画完好如干禄字书

之𩔖今已残阙毎为之叹惜若射堂记者最后得之

今仆射相公笔法精妙为余称颜氏书射堂记最佳

遂以此本遗余以余家素所藏诸书较之惟张敬因

碑与斯记为尤精劲惜其皆残阙也右集本

   唐张敬因碑大暦十四年

右张敬因碑颜真卿撰并书碑在许州临颍县民田

中庆历初有知此碑者稍稍往模之民家患其践田

稼遂击碎之余在滁阳闻而遣人往求之得其残阙

者为七假矣其文不可次第独其名氏存焉曰君讳

敬因南阳人也乃祖乃父曰澄曰运其字画尤奇甚

可惜也右集本

   又

右鲁公之碑世所奇重此尤可珍赏也庐陵欧阳脩

右续添

   唐颜勤礼神道禆大历十四年

右颜勤礼神道碑颜真卿撰并书序颜温二家之盛

云思鲁大雅在隋俱仕东宫愍楚彦博同直内史省

游秦彦将皆典秘阁按唐书云温大雅字彦弘弟彦

博字大临弟大有字彦将兄弟义当一体而名大者

字彦名彦者字大不应如此盖唐世诸贤名字可疑

者多封徳彝云名伦房玄龄云名乔髙士廉云名俭

颜师古云名籀而皆云以字行伦乔俭籀在唐无所

讳不知何避而行字余于中书见颜氏裔孙有献其

家世所藏告身三卷以求官者其一思鲁除仪同制

其一勤礼除詹事府主簿制其一师古加正议大夫

制思鲁制云内史令臣瑀宣者萧瑀也侍郎臣封徳

彝奉舎人臣彦将行不应内史令书名而侍郎舎人

书字又必不称臣而书字则徳彝彦将皆当为名师

古制有尚书左仆射梁国公玄龄右仆射申国公士

廉又有吏部尚书君集者侯君集也侍郎纂者杨纂

也四人并列于后不应二人书名二人书字也则玄

龄士廉亦皆当为名矣又师古与令狐徳棻同制不

应徳棻书名而师古书字则师古亦当为名也然余

家集录有申文献公茔兆记是髙宗时许敬宗撰云

公讳俭字士廉敬宗与士廉同时人而为其家作记

必不缪误则士廉又当为字也然告身书字在理岂

安今新唐书虽云房玄龄字乔颜师古字籀以髙俭

茔兆记为名则乔籀果为字乎又按元和姓纂封氏

蓨人隋通州刺史绣生四子曰徳(⿰氵閠)徳舆徳如徳彝

又云徳彝更名伦亦不知果是否唐去今未逺事载

文字者未甚讹舛残缺尚可考求而纷乱如此故余

尝谓君子之学有所不知虽圣人犹阙其疑以待来

者盖慎之至也右集本

   唐颜氏家庙碑建中元年

右颜氏家庙碑颜真卿撰并书真卿父名惟贞仕至

薛王友真卿其第七子也述其祖祢群从官爵甚详

右集本

   唐颜鲁公书残碑歳月阙

右颜氏残碑以家庙碑考之是颜允南碑也家庙碑

云允南历殿中膳部司封郎中司业金郷男此碑云

肃宗入中京迁司封寻封金郷县男又云迁国子司

业此碑云二子颍颎颎好为五言诗授校书郎早卒家

庙碑亦云颎好五言校书而此碑又云与弟允臧同

时台省则为允南可知不疑惟书颍事家庙碑云侍

郎蒋冽赏其判此碑云为崔器所赏小不同尔治平

元年寒食日书右真迹

   又

余谓颜公书如忠臣烈士道徳君子其端严尊重人

初见而畏之然愈乆而愈可爱也其见宝于世者不

必多然虽多而不厌也故虽其残缺不忍弃之右集

   唐湖州石记岁月阙

右湖州石记文字残缺其存者仅可识读考其所记

不可详也惟其笔画奇伟非颜鲁公不能书也公忠

义之节明若日月而坚若金石自可以光后世传无

穷不待其书然后不朽然公所至必有遗迹故今处

处有之唐人笔迹见扵今者惟公为最多视其巨书

深刻㦯托扵山崖其用意未尝不为无穷计也盖亦

有趣好所乐尔其在湖州所书为世所传者惟干禄

字放生池碑尚多见于人家而干禄字书乃杨汉公

摹本其真本以讹缺遂不复传独余集录有之惟好

古之士知前人用意之深则其堙沉磨灭之馀尤为

可惜者也右集本

   唐颜鲁公帖歳月阙

右蔡明逺帖寒食帖附皆颜鲁公书鲁公后帖流俗

多传谓之寒食帖集本无此十三字集本有后字印文曰忠孝

之家者钱文僖公自号也希圣钱公字也又曰化鹤

之系者丁崖相印也润州观察使者钱惟济也右真

   唐颜鲁公二十二字帖岁月阙

斯人忠义出于天性故其字画刚劲独立不袭前迹

挺然奇伟有似其为人右真迹

   唐颜鲁公法帖虞世南帖附歳月阙

右颜真卿书二帖并虞世南一帖合为一卷颜帖为

刑部尚书时乞米于李大夫云拙于生事举家食粥

来巳数月今又罄乏实用忧煎盖其贫如此此本墨

迹在予亡友王子野家子野出于相家而清苦甚于

寒士尝模帖刻石以遗朋友故人云鲁公为尚书其

贫如此吾徒安得不思守约世南书七十八字尤可

爱在智永千字文后今附于此右集本

   唐元次山铭歳月阙

右元次山铭颜真卿撰并书唐自太宗致治之盛几

乎三代之隆而惟文章独不能革五国二字集本作陈隋

弊既乆而集本有其字后韩柳之徒出盖习俗难变而文

章变体集本作之又难也次山当开元天宝时独作古文

其笔力雄健意气超拔不减韩之徒也十二字集本作虽少雄健

而意SKchar不俗亦可谓特立之士哉右真迹

   唐吕𬤇表上元二年

右吕𬤇表元结撰顾戒奢八分书景祐三年余谪夷

陵过荆南谒吕公祠堂见此碑立庑下碑无趺石埋

地中𫝑若将踣惜其文翰遂得斯本而入于地处字

多缺灭今世传元子文编亦有此文以碑考之集本

首尾不完中间时时小异当以石本为是然石本亦

自多亡缺可不惜哉右集本

   又

景祐三年余谪夷𨹧过荆南谒吕公祠堂见此碑立

庑下碑无趺石埋地中势若将踣惜其文翰遂得斯

本而入于地处字多缺灭今世传元子文编所载首

尾不完中间时时小异当以石本为是集录实不为

无益矣然石本亦自多亡缺可不惜哉书者顾戒奢

也余得此碑三十年矣暇日因偶题之嘉祐八年

月中旬休日书右真迹

   唐元结洼樽铭永泰二年

右洼樽铭元结撰瞿令问书次山喜名之士也其所

有为惟恐不异于人所以自传于后世者亦惟恐不

奇而无以动人之耳目也视其辞翰可以知矣古之

君子诚耻于无闻然不如是集本有人字之汲汲也右真

   唐元结阳华岩铭永泰二年

右阳华岩铭元结撰瞿令问书元结好奇之士也其

所居山水必自名之惟恐不奇而其文章用意亦然

而气力不足故少遗韵集本无此九字君子之欲著于不朽

者有诸其内而见于外者必得于自然颜子萧然卧

于陋巷人莫见其所为而名髙万世所谓得之自然

集本有者字也结之汲汲于后世之名亦已劳矣嘉祐八

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书右真迹

   唐元结峿台铭大历二年

右斯人之作非好古者不知为可爱也然来者安知

无同好也邪右真迹

   唐张中丞传歳月阙

古张中丞传李翰撰呜呼集本无此二字张巡许逺之事壮

矣秉笔之士皆喜为之称述也然以翰所记考唐书

列传及韩退之所书皆互有得失而列传最为踈略

虽云史家当记大节然其大小数百战屡败贼兵其

智谋材力亦有过人可以示后者史家皆灭而不著

甚可惜也翰之所书诚为太繁然广记备言所以备

史官之采也右真迹

   唐李阳冰城隍神记乾元二年

右城隍神记唐李阳冰撰并书阳冰为缙云令遭旱

祷雨约以七日不雨将焚其祠既而雨遂徙庙于西

山阳冰所记云城隍神祀典无之呉越有尔然今非

止呉越天下皆有而县则少也右集本

   唐李阳冰忘归台铭乾元二年

右忘归台铭唐李阳冰撰并书铭及孔子庙城隍神

记三碑并在缙云其篆刻比阳冰平生所篆最细痩

世言此三石皆活岁乆渐生刻处几合故细尔然时

有数字笔画特伟劲者乃真迹也右集本

   唐缙云孔子庙记上元二年

右缙云孔子庙记李阳冰撰并书孔子庙像之制前

史不载开元八年国子司业郭瓘奏云先圣孔宣父

以先师颜子配其像为立侍配享冝坐弟子十哲虽

得列像而不在祀享之位按祠令何休范寗等二十

二贤犹蒙从祀十哲请列享在何休等上于是诏十

哲皆为坐像据阳冰记云换夫子之容貌増侍立者

九人盖独颜回配坐而闵损等九人为立像矣阳冰

修庙在肃宗上元二年其不用开元之诏何也右集

   唐裴虬怡亭铭永泰元年

右怡亭在武昌江水中小岛上武昌人谓其地为呉

王散花滩亭裴𬸘造李阳冰名而篆之裴虬铭李莒

八分书刻于岛石四十六字集本作怡亭铭李阳冰篆裴虬撰李莒书铭在武昌江水

中有小岛亭在其上人谓其地为吴王散花滩铭刻于岛石常为江水所没故世

亦罕传𬸘集本以𬸘字作亭裴公作不知何人虬代宗时集本有为字

道州刺史韩愈集本作退之为其子复墓志云虬为諌议

大夫有宠代宗朝屡谏诤数命以官多辞不拜然唐

史不见其事李莒华弟也治平二年正月十日孟春

荐飨摄事致𪗉中书东阁书右真迹

   唐李阳冰庶子泉铭大历六年

右庶子泉铭李阳冰撰并书庆历五年余自河北都

转运使贬滁阳屡至阳冰刻石处未尝不裴回其下

庶子泉昔为流谿今为山僧填为平地起屋于其上

问其泉则指一大井示余集本无此二字曰此庶子泉也可

不惜哉右真迹

   唐李阳冰阮客旧居诗岁月阙

右李阳冰阮客旧居诗云阮客身何在仙云洞口横

人间不到处今日此中行阮客者不见其名氏盖缙

云之𨼆者也彼以遁俗为高而终以无名于后世可

谓获其志矣然圣人有所不取也阳冰欲称其人而

不显其名字何哉岂阮客见称于当时而阳冰不虑

于后世邪夫士固有显闻于一时而泯没于万集本作后

世者矣顾其道何如集本作如何也阳冰篆字世传多矣

此磨灭而仅存尤可惜也治平元年四月二十有六

日书右真迹

   唐裴公纪徳碣铭岁月见本文

右裴公纪徳碣铭唐越州刺史王宻撰国子监丞集

贤院学士李阳冰篆裴公儆为明州刺史宻代之为

作此文其文云皇唐御神器一百四十二年天下大

康海隅小冦结乱瓯越因言明州当出兵之冲民物

残弊儆抚绥有恵爱而人思之尔按唐自戊寅武徳

元年受命至己亥乾元二年乃一百四十二年是时

肃宗新起灵武上皇自蜀初还史思明僣号于河北

是岁洛阳汝郑等州皆䧟于贼不得云天下大康而

海隅小寇也考于史传又不见其事惟台州贼𡊮晁

攻䧟浙东州郡乃宝应元年当云一百四十五年又

据宻代儆为明州刺史至大历十四年移湖州则儆

宻相继为刺史冝在代宗时然宻当时人推次唐年

不应有失余友王回深父曰唐自武徳至大历八年

实一百五十六年中间除则天称周十四年则正得

一百四十二年是时天下粗定文人著辞以为大康

理亦可通是岁广州哥舒晃作乱海隅小冦岂谓此

欤余以谓晃之乱唐命江西路嗣恭讨平之不当自

明州出兵深父曰然兵家出奇明州海道去广不逺

亦或然也故并著之右集本

   又

右裴公纪徳碣王宻撰裴公名儆代宗时为明州刺

史宻代之碣文云皇唐御神器一百四十二载天下

大康而海隅小冦结乱瓯越按唐自武徳元年至干

元二年实一百四十二年是时肃宗新起灵武上皇

自蜀初还史思明僣号于河北是岁洛阳汝郑等州

皆䧟于贼不得云天下大康而海隅小冦考于史传

又不见其事然宻当时人推次唐年不冝有失王回

大历八年广州哥舒晃作乱此所谓海隅小冦者

也自武徳元年至是岁实一百五十六年中间则天

称周者十四年去之正得一百四十二年矣岂谓此

欤以事考验理冝如此又不知宻意为如何也姑志

其语以俟知集本有之字嘉祐八年十月三十日书右真

   唐玄静先生碑大历七年

右玄静先生碑柳识撰张从申书李阳冰篆额唐世

工书之士多故以书知名者难自非有以过人者不

能也然而张从申以书得名于当时者何也从申毎

所书碑李阳冰多为之篆额时人必称为二绝其为

世所重如此余以集录古文阅书既多故虽不能书

而稍识字法从申所书弃者多矣而时录其一二者

以名取之也夫非众人之所称任独见以自信君子

于是慎之故特录之必待知者右真迹

   售龙兴寺四绝碑首大历八年

右四绝碑首者李阳冰篆法慎律师碑额也在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

龙兴寺售李华文张从申书李阳冰篆额律师者淮

南愚俗素信重之谓此碑为四绝碑律师非余所知

华文与从申书余亦不甚好故独录此篆右集本

   唐滑州新驿记大历九年

右新驿记李阳冰篆碑在今滑州驿中其阴有铭曰

斯去千载冰生唐时冰今又去后来者谁后千年有

人吾不知之后千年无人当尽于斯呜呼郡人为吾

宝之不知作者为谁然贾耽尝为李腾序说文字源

盛称阳冰此记耽为滑州刺史因见斯记而称之耳

阳冰所书世固多有可爱者不独斯记也嘉祐八年

十二月甘六日书右真迹

   唐王师乾神道碑大历十三年

右王师乾神道碑张从申书余初不甚以为佳但怪

唐人多称之第录此碑以俟识者前岁在亳社因与

秦玠郎中论书玠学书于李西台建中而西台之名

重于当世余因问玠西台学何人书云学张从申也

问玠识从申书否云未尝见也因以此碑示之玠大

惊曰西台未能至也以此知世以鉴书为难者诚然

也从申所书碑今绝不行于世惟予集录有之者呉

季子碑阴记崔圆颂德碑并此才三尔熙宁三年十

月二十七日书右真迹




集古录跋尾卷第七

开元金箓斋颂元第七百二十七姓氏一作名氏治平元年七月

三十日一有此九字

七祖堂颂元第三十三

明禅师碑元第五百二十五

玄𨼆塔铭元第五百九十

东方朔画赞元第五十九

画赞碑阴元第六十

颜鲁公题名元第一百二

麻姑坛记元第四十

小字麻姑坛记元第三百

唐中兴颂元第四十八至五十

干禄字样元第二百三十七

干禄字样模本元第二百三十八

欧阳琟碑元第七百七十六至七百七十七

杜济神道碑元第曰百五碑巳一作

杜济墓志铭元第三百七十七

射堂记元第五百三十为余二字上一有数字诸书一作治平元年

七月二十二日中书东阁书一有此十五字

或问余曰何谓六一居士余曰吾家有书一万卷

 集古录一千卷棋一局琴一张常置酒一壶问者

 曰此五一也奈何余曰以吾一翁老于五物之间

岂非六一乎治平丙午秋飨摄事斋于东阁书

 一有此七十五字

张敬因碑元第四十二至四十三

颜勤礼碑元第三百四十五至三百四十六彦将皆当为名此下一有也字

字乎一作治平元年二月二十八日书一有此十一字

颜氏家庙碑元第五十二至五十三

颜鲁公书残碑元第三百九十七

又弃之一作

湖州石记元第二百七十七后世此下一有而字不朽此下一有也字亦有

一作治平元年正月二十日书一有此十字

颜鲁公帖元第一百八十罄乏石本作罄竭

颜鲁公二十二字帖元无卷第

颜鲁公并虞世南帖元无卷第

元次山铭元第二百四十三

吕𬤇表元第一百五十五

洼樽铭元第三百一十八

阳华岩铭元第二百二见于此下一有其字

峿台铭元第一百七十六

张中丞传元第二百八十二至二百八十三最为一无为字

城隍神记元第一百三

忘归台记元附一百四

缙云孔子庙记元第一百四郭瓘一作郭元瓘或作李元瓘案唐志李元瓘为是

嘉祐八年十月二十三日一有此十字

怡亭铭元第一百一十二

庶子泉铭元第七十裴回一作徘徊

阮客旧居诗元第五百九十五

裴公纪徳碣元第一百一十八

玄静先生碑元第五百二十七之必二字一作以

四绝碑首元第一百七十九觉寂碑首附嘉祐八年夏至日书

此八

 觉寂碑首亦阳冰篆跋后又有此九字

滑州新驿记元第二百一十

王师乾碑元第七百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