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公案/3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毛公案
◀上一回 第三回 卖弟妇姚庚得银 现天良州衙控告 下一回▶

    银钱从来能通神,自古至今人人云。

    士子读书将官作,见了此物亦动心。

  话表杨氏素婵一闻王婆之言,一口浊气昏过去了。王婆立刻把杨素婵扶起,以手捶其后胸,呼唤多时,杨氏素婵方将一口浊痰吐出,苏醒过来,在车上打滚撞头,只是啼哭。哭够多时,带怒含悲,向王婆讲话:“王婆子,你与姚庚通同作弊,卖我为娼,我必告到当官。你与姚庚其罪非小妓!”王婆闻言,微然冷笑,用手一指,断喝:“好杨氏,你放泼,竟不识抬举!我告诉与你,凡系卖在水内的妇女,经不起折磨,哪能有正大光明?刘清也非是好惹的。姚庚将你卖与刘清,是我的见证。你就是撒泼、放刁、磨牙,也由不得你。你不肯善从,才把你用车拉这僻路行人稀少之处来。别说你要伸冤告状,就是盼个人来瞧瞧也难。事已至此,若不叫你口服心服,怎能在路行程?”

  言罢,向刘清一扭嘴。乐户刘清就知其意,遂从腰间取出皮鞭,向杨素婵一指说:“你休生妄想!老爷既买了你,就不怕王法。你即撒泼放刁,当时先管教管教你!”抡圆了皮鞭,唰唰唰照着杨素婵身上乱抽,只抽得杨素婵浑身青紫。

  刘乐户正然打得高兴,忽闻身后有人问话,遂停住皮鞭,扭项回头一瞅,身后站立一人,及是一个寒儒老学究在那问话。

  列位不知,来问话之人,正是毛巡按出京上任,一路私访,无处不到。今日正在僻静郊外,猛闻有女子的哭声甚惨,顺着哭声往前行走,越走越离哭声近,一抬头,就瞧见乐户刘清抡皮鞭苦打那妇人。心中暗想:“此事有些蹊跷。本院受皇恩,出京暗访民情,必须近前究问,方可明白。”走近前说:“你这人在荒郊苦打此妇,这妇人系你何人?望乞说明缘由。”刘清见问,停鞭观瞧,见来人头戴儒巾,身穿儒服,就知是一位秀士。

  列公,明季最重斯文,但凡举人、秀才,到处有体面。刘清不敢轻视,遂拱了拱手,口呼:“相公,小人难以详细言之。问她便知详细。”毛公遂问杨氏:“你这妇人家乡、姓氏?为何被这人所打?须要你从实说来,我学生与你作主。”杨氏叩头含泪,口呼:“相公。”遂将丈夫姚义出外贸易未回,姚庚暗写假信:“言丈夫病在旅店,令我大伯姚庚前去接夫主回家。姚庚暗中将我卖与这南京乐户刘清,逼奴赴行院。我不去,苦苦逼打奴杨氏素婵。王媒婆、姚庚二人合谋勾串,通同作弊,陷奴入火坑,被他人毒打,幸蒙相公到此,奴的残生有救。如救奴一命,恩同再造。”

  毛公闻言,心中大怒,心中暗想:“世上竟有这样恶人!如今先用良言解劝刘清并王婆,若肯改恶向善,是他二人造化;若不听本院良言,再一齐拿他们治罪也不迟。”遂向刘清说:“刘乐户,我学生有几句良言相告:自古乐户乃是下贱之流。人受父精母血所生,贵贱未分,自小至大,士农工商,皆可谋生,为何作这伤风败化、买良为娼损德之事?天理昭彰,神天不佑,一朝败露,犯法按律定罪,生死在眼前。作此恶事,离人骨肉,惟恐近报自身,远报儿女。依我看,不如弃邪归正,大小作一经营买卖,强如娼门,被人轻贱,不如人类。你再思再想我这良言。”

  列位明公,常言说得好,一福能压百祸。毛公官居巡按,一派正气,雄威抖抖,把刘清逼住,不因不由的他把恶意全消,善念顿起,叹了一口气,口呼:“相公,你的话甚是有理,谁愿意作这营生?但只一件,我原有三百银资本,从南京到此,买了这妇人。如今送她回家,我行了好,弄得我赤手空拳,如何是好?”毛公说:“不必为难,你若真改恶迁善,我倒有一个主意。待学生替你们写一张呈状,到州衙去告姚庚私卖弟妇。按律定罪,姚庚难逃法网。我学生保管判案定将原银追回。你一则替杨氏报了仇;二则显出你之大义;三则你的阴功倍大,非同小可。上苍必然佑你昌大。”

  刘清刚要说话,王婆在旁接言,口呼:“刘大爷,你若肯替杨氏鸣冤,老身就作个硬干证。”杨素婵说:“三位恩人若救了我,恩同再造,莫说三百银,我必加倍奉上,小奴家决不食言!奴给三位恩人叩头了。”毛巡按连忙从装文袋内取出文房四宝,盘膝坐在尘埃,将纸铺在膝上,提笔如柳栽花,不移时将状写毕,把状纸递与杨氏说:“你们速往州衙去告。我也同你们前去,在州衙外听听州官怎样断法。”

  杨氏、王婆一同上了车,毛公同刘清步行随跟,迳奔涿州。

  不多时进了涿州城,来至州衙门首。事逢凑巧,正遇放告。毛公一见满心欢喜,说:“正逢放告,快进去喊冤递状。”杨氏不敢怠慢,忙忙下车。王婆近前搀扶,往衙内走,一行走一行口内喊“冤枉”。走至公堂前跪倒,双手举呈状纸,口内不住喊“冤枉”。这涿州知州刘子云在公案上往下一望,见一年老妇人,搀著一个少年妇人,含泪喊冤,蓬头垢面,脸有青紫伤痕。

  乃吩咐门子:“将那妇人状纸接上来。”门子将状铺在公案之上,刘知州闪目观看,上写:具状民妇姚杨氏,祖居涿州良乡县姚家庄。为伯兄势恶盗卖弟妇事,恳恩传究,以儆刁顽。

  窃氏夫姚义,伯兄姚庚,亲胞兄弟,遵父命分居各炊。

  氏夫出外贸易。不料夫兄姚庚暗生不良之心,暗写假信一封,内言氏夫病在旅店,令姚庚同氏前往接氏夫回家。氏婆媳信以为实,遂同夫兄前去。孰料夫兄姚庚暗起不良之心,行同禽兽,将氏卖与南京乐户刘清之手。氏不允从,被鞭毒打。是氏苦苦哀告,刘清方回心转意,遂领氏并王媒婆前来控告氏之夫兄姚庚,传究科其罪名,宜追还氏之身价银三百两。氏含冤负屈,不得不叩乞正堂太爷恩准传究,实为德便。上呈。

  刘知州阅完大怒:“姚庚凶徒太恶,无理之极!”遂即发票,随差衙役张龙、李虎去拘姚庚当堂对质。吩咐杨氏、王氏在班房候审对词。这且不表。

  且言二差役领拘票出衙,二役商议:“咱哥俩要发财,谁不知姚庚之父去世,撂下万贯家产,由他任性胡花。今日犯了此案,哪怕他不拿出银钱!”二役说说讲讲,直奔良乡而来。

  正遇姚庚得了二百七十两银,不敢回家,恐母知觉,躲在妓院。

  现正低头前行,正撞见州衙二役,一齐举手说:“正巧我弟兄二人寻姚大爷的,你来了。咱一同到酒铺中好讲话。”遂一齐进了酒铺,落座饮酒。姚庚问:“二位上差有何事前来寻我?”

  李虎说:“姚大爷的令弟妇告你私自卖她为娼,王婆见证,买主是刘清。太爷看状大怒,特差俺弟兄二人前来相请,立待审讯。”张龙说:“这不是州太爷拘票吗?请看。”姚庚接来一看,不由得怔呵呵发愣,心中惊惧,面色焦黄:“悔不该当初行错,可恨杨氏竟敢赴州告我!”二役口呼:“姚大爷不必惊惶。古云:‘天大的官司,当用磨扇的银子,能堵城门,不填水沟。’依俺弟兄二人愚见,在州衙上下打点。我们太爷拿个错,把杨氏、王婆、刘乐户一同治死,一则保你无事,二则泄你之恨,三则也显一显我弟兄的手眼。此乃是两全其美事,不知姚大爷意下如何?”姚庚闻言,心中暗喜,说:“既是二位上差的美意,我情愿打上风官司。不知可得多少银?”二役说:“咱们素日相交最厚,这点小事,我二人情愿效劳。官府跟前须得三百银,少了难以讲话。其馀门子、管事的、书办等项内外使用,也得三百两。”姚庚说:“满打上花费几百银,何足论说!只将我那扰家不良的弟妇治死,比么皆强。竟仗二位鼎力相助。”遂唤酒保上菜、添酒并饼饭。酒保俱各端来,放在桌上。

  三人饮酒吃饭已毕,姚庚问:“我这一去见官府,用何供词呢?望乞指教。”二役说:“你若将太爷打点疏通了,只须如此这般回说,包管必赢,将他三人处死。”姚庚闻言大悦,会了酒饭钱。

  姚庚分同二差迳到自己开的当铺,兑了六百银,交与张龙、李虎,同到州衙。二役将姚庚安在茶坊内,坐候好音。二役暗进州衙,见了知州,将来意禀明。

  知州刘子云乃是好利之徒,见了银子,心中欢喜,说:“既给送这份厚礼,本州自然有个处断,决然不令姚庚吃亏。明日早堂候审。”二役出了衙门,来至茶坊,眼望姚庚,含笑低声说:“恭喜了!太爷收下白银,明日早堂候断,自有分晓。”

  姚庚闻言,喜之不尽,就在二役下处歇息一夜。

  次日清晨,大堂发梆,不移时,州官坐堂。张龙、李虎上堂回话:“太爷在上,小的把姚庚拘到。”刘知州吩咐:“带上来。”张、李二役遂将姚庚带至堂前跪倒。刘知州把惊堂木一拍,假意动怒,喝道:“好姚庚,你这大胆的奴才,竟敢私卖弟妇!从实招来,免太爷三推六问,你的皮肉受苦!”姚庚连连叩头,口称:“小的家门不幸,自胞弟姚义出外贸易未回,弟妇杨氏不守阃范,寡廉鲜耻,终日吵闹不休,被王婆引诱与刘清私通拐逃。小人派人寻觅无踪,已有月馀。孰料今日反投太爷台下,告小人私卖,以作讹诈地步。小人乃诗书门第,并且银钱广有,焉能卖她,自罹其祸,遗留臭名?太爷想情,与小人作主。”刘知州说:“依你之言,杨氏真是泼妇、淫悍刁头,令人可恨,你且下去。”遂命:“把杨氏、王婆、刘清带上来。”

  三人跪在堂前,刘知州把惊堂木一拍,怒喝道:“好一个杨素婵,妄告不实。你是贱骨,听信王婆,引诱刘清,通奸拐逃,反行诬告堂兄。这是你讹索财产。快从实招上来,省得本州动刑拷问。讲!”杨氏素婵闻知州之言,只吓得面如金纸,浑身抖颤,半晌方说出话来,口呼:“青天太爷,小妇人被夫兄姚庚私卖是实,非是诬他。现有见证,非是小妇人私逃。焉敢前来太爷堂前控告?太爷若还不信,添传小妇人婆母并嫂嫂前来对质,便知虚实。”刘知州一拍惊堂木,怒喝道:“这贱人,大约不肯善招。”吩咐左右:“给我拶起来!”不知杨素婵拶否,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毛公案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