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经注 (四部丛刊本)/卷第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 水经注 卷第五
后魏 郦道元 注 景上海涵芬楼藏武英殿聚珍版本
卷第六

水经注卷五

     后 魏 郦 道 元 撰

  河水案二字原本讹在经文又东上近刻又増河水五三字表目

又东过平县北案平下原本及近刻并衍阴字今考上言过平阴清水来注此不得言过平阴

湛水来注明矣后人习见平阴罕见平因而妄加然湛水入河在邓不在平县故城之东道元子河水迳平县

故城北下即云又东湨水入焉于湛水云斯乃湨川之所由非湛水之间关也可证此经本作平县湛水

从北来注之

 河水又东迳河阳县故城南案此十一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考河阳临

 平洛阳皆在平阴之东平县之西不得与经文淆紊今改正春秋经书天王狩于

 河阳壬申公朝于王所晋侯执卫侯归于京师春秋

 左传僖公二十八年冬㑹于温执卫侯是㑹也晋侯

 召襄王以诸侯见且使王狩仲尼曰以臣召君不可

 以训故书曰天王狩于河阳言非其狩地服䖍贾逵

 曰河阳温也班固汉书地理志司马彪袁山松郡国

 志案山松原本及近刻并讹作一嵩字今改正后同晋太康地道记十三州

 志河阳别县非温邑也案河阳故城在今孟县西三十五里温故城在今温县西

 南三十里是以道元辩之汉髙帝六年封陈涓为侯国王莽之河

 亭也十三州志曰治河上河孟津河也郭縁生述征

 记曰践土今冶坂城是名异春秋焉非也案冶原本及近刻并

 讹作治下同今考冶坂城其下为冶坂津在今孟县西南而践土在今荥泽县西北王官城之内故道元

 辩其今河北见者河阳城故县也在冶坂西北盖晋

 之温地故群儒有温之论矣魏土地记曰冶坂城旧

 名汉祖渡城险固南临孟津河河水右迳临平亭北

 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近刻右讹作又帝王世纪曰光武葬临平

 亭南西望平阴者也河水又东迳洛阳县北案此九字原本

 及近刻并讹作经河之南岸有一碑北面题云洛阳北界津

 水二渚分属之也案近刻脱津字属讹作为上旧有河平侯祠祠

 前有碑今不知所在郭颁世语曰晋文王之世大鱼

 见孟津长数百步高五丈头在南岸尾在中渚河平

 侯祠即斯祠也河水又东迳平县故城北案此十字原本及近

 刻并讹作经今考以上注文记河之西来所迳至此即上经文所谓又东过平县北也汉武帝

 元朔三年封济北贞王子刘遂为侯国王莽之所谓

 治平矣俗谓之小平也有高祖讲武场河北侧岸有

 二城相对置北中郎府徙诸徒隶府户案徒近刻讹作从

 羽林虎贲领队防之河水南对首阳山春秋所谓首

 戴也夷齐之歌所以曰登彼西山矣上有夷齐之庙

 前有二碑并是后汉河南尹广陵陈导雒阳令徐循

 与处士平原苏腾案近刻脱原字南阳何进等立事见其碑

 又有周公庙魏氏起𤣥武观于芒垂张景阳𤣥武观

 赋所谓高楼特起竦跱岹峣直亭亭以孤立延千里

 之清飇也朝廷又置冰室于斯阜室内有冰井春秋

 左传曰日在北陆而藏冰常以十二月采冰于河津

 之隘峡石之阿北阴之中即邠诗二之日凿冰冲冲

 矣而内于井室所谓纳于凌阴者也河南有钩陈垒

 世传武王伐纣八百诸侯所㑹处尚书所谓不期同

 时也紫微有钩陈之宿主斗讼兵阵故遁甲攻取之

 法以所攻神与钩陈并气下制所临之辰则决禽敌

 案决近刻讹作秩是以垒资其名矣河水于斯有盟津之目

 论衡曰武王伐纣升舟阳侯波起疾风逆流案逆近刻讹作

 武王操黄钺而麾之风波毕除中流白鱼入于舟

 燔以告天案燔近刻讹作燌与八百诸侯咸同此盟尚书所

 谓不谋同辞也故曰孟津亦曰盟津尚书所谓东至

 于孟津者也又曰富平津晋阳秋曰杜预造河桥于

 富平津案近刻脱河字所谓造舟为梁也又谓之为陶河

 近刻作曰魏尚书仆射杜畿以帝将幸许试楼船覆于陶

 河谓此也昔禹治洪水观于河见白面长人鱼身出

 曰吾河精也授禹河图而还于渊及子期篡位与敬

 王战乃取周之宝玊沈河以祈福后二日津人得之

 于河上将卖之则变而为石及敬王位定得玉者献

 之复为玊也河水又东湨水入焉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湨

 讹作𬇙湨水详见卷七济水内山海经曰和山上无草木而多瑶碧

 寔惟河之九都是山也五曲九水出焉合而北流注

 于河其阳多苍玉吉神泰逢司之是于萯山之阳出

 入有光吕氏春秋曰夏后氏孔甲田于东阳萯山遇

 大风雨迷惑入于民室皇甫谧帝王世纪以为即东

 首阳山也盖是山之殊目矣今于首阳东山无水以

 应之当是今古世悬川域改状矣昔帝尧修坛河洛

 择良议沈率舜等升于首山而遵河渚案遵近刻讹作导

 五老游焉相谓河图将来告帝以期知我者重瞳也

 五老乃翻为流星而升于昴即于此也又东济水注

 焉案此六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此即后注内所谓今济水自温县入河者也

又东过巩县北

 河水于此有五社渡为五社津建武元年朱鲔遣持

 节使者贾强讨难将军苏茂将三万人从五社津渡

 攻温冯异遣校尉与寇恂合击之大败追至河上生

 擒万馀人投河而死者数千人县北有山临河案近刻讹

 谓之崟原丘其下有穴谓之巩穴言潜通淮浦

 刻脱淮字北逹于河直穴有渚谓之鲔渚成公子安大河

 赋曰鳣鲤王鲔春暮来游案近刻脱春字周礼春荐鲔然非

 时及佗处则无故河自鲔穴已上又兼鲔称吕氏春

 秋称武王伐纣至鲔水纣使胶鬲候周师即是处矣

 案近刻脱此二字

洛水从县西北流注之

 洛水于巩县案近刻县下衍而字东迳洛汭案近刻脱迳字北对琅邪

 渚入于河谓之洛口矣自县西来而北流注河案近刻讹

 清浊异流皦焉殊别应玚灵河赋曰资灵川之遐

 源案灵近刻讹作虚出昆仑之神丘涉津洛之阪泉案阪近刻讹作

 播九道于中州者也

又东过成皋县北济水从北来注之

 河水自洛口又东左迳平皋县南案皋近刻讹作高又东迳

 怀县南济水故道之所入与成皋分河案河下近刻衍水字

 水右迳黄马坂北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近刻右讹作又谓之黄

 马关孙登之去杨骏作书与洛中故人处也河水又

 东迳旋门坂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成皋西大坂者

 也升陟此坂而东趣成皋也曹大家东征赋曰望河

 洛之交流看成皋之旋门者也河水又东迳成皋大

 伾山下案此十一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尔雅曰山一成谓之伾许

 慎吕忱等并以为丘一成也孔安国以为再成曰伾

 亦或以为地名非也尚书禹贡曰过洛汭至大伾者

 也郑康成曰地喉也沇出伾际矣案此句之下近刻衍然则大伾四字

 在河内脩武武德之界济沇之水与荥播泽出入自

 此然则大伾即是山矣伾北即经所谓济水从北来

 注之者也今济水自温县入河案济近刻讹作沛不于此也

 所入者奉沟水耳案沟近刻讹作济即济沇之故渎矣案济近刻

 讹作成皋县之故城在伾上案近刻脱城在二字萦带伾阜绝

 岸峻周高四十许丈城张翕险﨑而不平春秋传曰

 制岩邑也虢叔死焉即东虢也鲁襄公二年七月晋

 成公与诸侯㑹于戚遂城虎牢以逼郑求平也盖脩

 故耳穆天子传曰天子射鸟猎兽于郑圃命虞人掠

 林有虎在于葭中天子将至七萃之士高奔戎生捕

 虎而献之天子案捕近刻作擒命之为柙畜之东虢案近刻讹作虞

 是曰虎牢矣然则虎牢之名自此始也秦以为关汉

 乃县之城西北隅有小城周三里北面列观临河岧

 岧孤上景明中言之寿春路值兹邑升眺清远势尽

 川陆羇途游至有伤深情河水南对玉门案此六字原本及近

 刻并讹作经昔汉祖与滕公潜出济于是处也门东对临

 河侧岸有土穴魏攻北司州刺史毛德祖于虎牢

 司州近刻讹作此同州战经二百日不克城惟一井井深四十

 丈山势峻峭不容防捍潜作地道取井余顷因公至

 彼故往寻之其穴处犹存河水又东合汜水案此七字原本

 及近刻并讹作经水南出浮戏山世谓之曰方山也北流合

 东关水案近刻脱合字东讹作车水出嵩渚之山案近刻脱水字作出于嵩渚之

 泉发于层阜之上一源两枝分流㵼注世谓之石

 泉水也东为索水西为东关之水案近刻作东流为索水西注为车关

 西北流杨兰水注之水出非山西北流注东关水

 下近刻衍为字东关水又西北清水入焉案清近刻讹作蒲水自东

 浦西流与东关水合而乱流注于汜汜水又北右合

 石城水水出石城山其山复涧重岭敧叠若城山顶

 泉流瀑布悬泻下有滥泉东流泄注边有数十石畦

 畦有数野蔬岩侧石窟数口隐迹存焉而不知谁所

 经始也又东北流注于汜水汜水又北合鄤水案又近刻

 讹作水西出娄山至冬则暖故世谓之温泉东北流

 迳田鄤谷谓之田鄤溪水东流注于汜水汜水又北

 迳虎牢城东汉破司马欣曹咎于是水之上汜水又

 北流注于河征艰赋所谓步汜口之芳草吊周襄之

 鄙馆者也余按昔儒之论案近刻脱昔字周襄所居在颍川

 襄城县是乃城名非为水目原夫致谬之由俱以汜

 郑为名故也是为爽矣又按郭縁生述征记刘澄之

 永初记并言高祖即帝位于是水之阳今不复知旧

 坛所在卢谌崔云亦言是矣余按高皇帝受天命于

 定陶汜水不在此也于是求坛故无仿佛矣案无近刻讹作

 河水又东迳板城北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有津谓之

 板城渚口河水又东迳五龙坞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

 坞临长河案坞字近刻讹在河字下有五龙祠应劭云昆仑山庙

 在河南荥阳县案南近刻讹作东疑即此祠所未详

又东过荥阳县北蒗𦿆渠出焉案近刻脱北字𦿆讹作荡

 大禹塞荥泽开之以通淮泗即经所谓蒗𦿆渠也汉

 平帝之世河汴决坏未及得修汴渠东侵日月弥广

 门闾故处案门闾近刻讹作水门皆在水中汉明帝永平十二

 年议治汳渠上乃引乐浪人王景问水形便案近刻问下有

 景陈利害应对敏捷帝甚善之乃赐山海经河渠

 书禹贡图及以钱帛后作堤发卒数十万诏景与将

 作谒者王呉治渠案近刻呉讹作昊治渠讹作共防筑堤防脩堨

 刻脱防字起自荥阳东至千乘海口千有馀里景乃商度

 地势凿山开涧防遏冲要疏决壅积十里一水门更

 相回注无复渗漏之患案渗近刻作溃明年渠成帝亲巡行

 诏滨河郡国置河堤员吏如西京旧制景由是显名

 王呉及诸从事者皆増秩一等顺帝阳嘉中又自汴

 口以东縁河积石为堰通渠案河字近刻讹在为堰下渠讹作淮下衍古口

 咸曰金堤灵帝建宁中又増修石门以遏渠口

 近刻亦讹作淮水盛则通注津耗则辍流河水又东北迳卷

 之扈亭北案此十一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春秋左传曰文公七年

 晋赵盾与诸侯盟于扈竹书纪年晋出公十二年

 刻讹作二十二年河绝于扈即于是也河水又东迳八激堤

 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汉安帝永初七年令谒者太山

 于岑于石门东积石八所皆如小山以捍冲波谓之

 八激堤河水又东迳卷县北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晋楚

 之战晋军争济舟中之指可掬楚庄祀河告成而还

 即是处也河水又东北迳赤岸固北而东北注案此十四

 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

又东北过武德县东沁水从西北来注之案近刻脱西北来注四字

 河水自武德县汉献帝延康元年封曹睿为侯国即

 魏明帝也东至酸枣县西濮水东出焉案此十一字原本及近刻

 并讹作经汉兴三十有九年孝文时河决酸枣东溃金堤

 大发卒塞之故班固云文堙枣野武作瓠歌谓断此

 口也今无水河水又东北通谓之延津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并

 讹作石勒之袭刘曜途出于此以河冰泮为神灵之

 助号是处为灵昌津昔澹台子羽赍千金之璧渡河

 阳侯波起两蛟挟舟子羽曰吾可以义求不可以威

 劫案近刻讹作却操劔斩蛟蛟死波休乃投璧于河三投而

 辄跃出乃毁璧而去示无吝意赵建武中造浮桥于

 津上采石为中济石无大小下辄流去用工百万经

 年不就石虎亲阅作工沈璧于河明日璧流渚上波

 荡上岸遂斩匠而还河水又迳东燕县故城北案此十字

 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近刻脱迳字又此句之下衍则有济水自北来注之九字河水于是

 有棘津之名亦谓之石济津案原本及近刻并脱石字今考即胙城县东北

 石济故南津也春秋僖公二十八年晋将伐曹曹在

 卫东案卫近刻讹作县假道于卫卫人不许还自南河济即

 此也案济字近刻讹在即此下又此句之下衍河水于是亦有棘津之名十字晋伐陆浑

 亦于此渡宋元嘉中案近刻讹作年遣辅国将军萧斌率宁

 朔将军王𤣥谟北入宣威将军垣䕶之案垣近刻讹作桓

 水军守石济即此处也河水又东淇水入焉又东迳

 遮害亭南案此十五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汉书沟洫志曰在淇水

 口东十八里有金堤堤髙一丈自淇口东地稍下堤

 稍高至遮害亭高四五丈案近刻脱高字又有宿胥口旧河

 水北入处也案此所谓旧河即禹贡古河也河水又东右迳滑台城

 北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城有三重中小城谓之滑台城

 旧传滑台人自修筑此城因以名焉城即故郑廪延

 邑也下有延津春秋传曰孔悝为蒯聩所逐载伯姬

 于平阳行于延津是也廪延南故城即卫之平阳亭

 也今时人谓此津为延寿津宋元嘉中右将军到彦

 之案近刻脱将字留建威将军朱脩之守此城魏军南伐脩


 之执节不下其母悲忧一旦乳汁惊出母乃号踊告

 家人曰我年老非有乳时今忽如此吾儿必没矣脩

 之绝援果以其日陷没城故东郡治续汉书曰延熹

 九年济阴东郡济北平原河水清襄楷上疏曰春秋

 注记未有河清而今有之易干凿度曰上天将降嘉

 应河水先清京房易传曰河水清天下平天垂异

 刻讹作翼地吐妖民厉疫案近刻作疾三者并作而有河清春

 秋麟不当见而见孔子书以为异河者诸侯之象清

 者阳明之征岂独诸侯有窥京师也明年宫车宴驾

 徴解渎侯为汉嗣是为灵帝建宁四年二月河水又

 清也

又东北过黎阳县南

 黎侯国也诗式微黎侯寓于卫是也晋灼曰黎山在

 其南河水迳其东其山上碑云县取山之名取水之

 阳以为名也王莽之黎蒸也案黎蒸近刻讹作魏丞今黎山之

 东北故城盖黎阳县之故城也山在城西城凭山为

 基东阻于河案于近刻讹作为故刘桢黎阳山赋曰南䕃黄

 河左覆金城青坛承祀高碑颂灵昔慕容𤣥明自邺

 率众南徙滑台既无舟楫将保黎阳昏而流凘冰合

 于夜中济讫旦而冰泮燕民谓是处为天桥津东岸

 有故城险带长河戴延之谓之逯明垒案逯近刻讹作逮下同

 周二十里言逯明石勒十八骑中之一案近刻脱此二字

 因名焉郭縁生曰城袁绍时筑皆非也余按竹书纪

 年梁惠成王十一年案近刻讹作十三年郑釐侯使许息来致

 地平丘户牖首垣诸邑及郑驰道案近刻讹作地我取枳道

 与郑鹿案此下近刻重郑鹿二字即是城也今城内有故台尚谓

 之鹿鸣台又谓之鹿鸣城王𤣥谟自滑台走鹿鸣者

 也济取名焉故亦曰鹿鸣津又曰白马济津之东南

 有白马城卫文公东徙渡河都之故济取名焉袁绍

 遣颜良攻东郡太守刘延于白马关羽为曹公斩良

 以报效即此处也案也上近刻衍是字白马有韦乡韦城故津

 亦有韦津之称史记所谓下脩武渡韦津者也案下脩武

 近刻讹作脩武下武河水旧于白马县南泆通濮济黄沟故苏

 代说燕曰决白马之口魏无黄济阳竹书纪年梁惠

 成王十二年楚师出河水以水长垣之外者也案出近刻

 讹作金堤既建故渠水断尚谓之白马渎故渎东迳

 鹿鸣城南又东北迳白马县之凉城北耆旧传云东

 郡白马县之神马亭实中层峙南北二百步东西五

 十许步状丘斩城也案此句有脱误未详自外耕耘垦斫削落

 平尽正南有躔陛陟上案近刻讹作陟躔陛上方轨是由西南

 侧城有神马寺树木脩整西去白马津可二十许里

 东南距白马县故城可五十里疑即开山图之所谓

 白马山也山下常有白马群行悲鸣则河决驰走则

 山崩注云山在郑北案北近刻讹作此又讹在下句故字下故郑也所

 未详刘澄之云有白马塞孟逹登之长叹可谓于川

 土疏妄矣亭上旧置凉城县治此案旧字下近刻衍曰字凉讹作源

 白马渎又东南迳濮阳县散入濮水所在决㑹更相

 通注以成往复也河水自津东北迳凉城县案此十字原本

 及近刻并讹作经河北有般祠孟氏记云祠在河中积石为

 基河水涨盛恒与水齐戴氏西征记曰今见祠在东

 岸临河累石为壁其屋宇容身而已殊似无灵不如

 孟氏所记将恐言之过也河水又东北经伍子胥庙

 南案此十一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祠在北岸顿丘郡界临侧长河

 庙前有碑魏青龙三年立河水又东北为长寿津

 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述征记曰凉城到长寿津六十里河

 之故渎出焉汉书沟洫志曰河之为中国害尤甚故

 导河自积石历龙门二渠以引河案此有脱文汉书作历龙门南到华

 阴东下底柱及盟津雒内至于大伾于是禹以为河所从来者高水湍悍难以行平地数为败迺酾二渠

 以引其河北载之髙地一则漯川案此下近刻有则字今所流也一则北

 渎王莽时空故世俗名是渎为王莽河也故渎东北

 迳戚城西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以下乃注内叙河之故渎所迳春秋

 哀公二年晋赵鞅率师纳卫太子蒯瞆于戚宵迷阳

 虎曰右河而南必至焉今顿丘卫国县西戚亭是也

 为卫之河上邑汉高帝十二年封将军李必为侯国

 矣故渎又迳繁阳县故城东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史记

 赵将廉颇伐魏取繁阳者也案近刻脱取字北迳阴安县故

 城西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汉武帝元朔五年封卫不疑

 为侯国故渎又东北迳乐昌县故城东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

 并讹作经地理志东郡之属县也汉宣帝封王稚君为侯

 国故渎又东北迳平邑郭西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竹书

 纪年晋烈公二年案近刻讹作四年赵城平邑五年田公子

 居思伐邯郸围平邑九年案近刻讹作十年齐田肸及邯郸

 韩举战于平邑案肸近刻讹作汾邯郸之帅败逋案近刻讹作遂

 韩举取平邑新城又东北迳元城县故城西北而至

 沙丘堰案此十六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史记曰魏武侯公子元食

 邑于此故县氏焉案汉书地理志魏郡元城应劭曰魏武侯公子元食邑于此因而遂

 氏焉此引史记当是地理风俗记之误郭东有五鹿墟墟之左右多陷

 城案之字下近刻衍在字公羊曰袭邑也说曰袭陷矣郡国志

 曰五鹿故沙鹿有沙亭周穆王丧盛姬东征舍于五

 鹿其女叔㛗届此思哭是曰女㛗之丘为沙鹿之异

 名也春秋左传僖公十四年沙鹿崩晋史卜之曰阴

 为阳雄土火相乘故有沙鹿崩后六百四十五年宜

 有圣女兴其齐田乎后王翁孺自济南案济近刻讹作齐脱南字

 徙元城正直其地日月当之王氏为舜后土也汉火

 也王禁生政君其母梦见月入怀年十八诏入太子

 宫生成帝为元后汉祚道污四世称制故曰火土相

 乘而为雄也及崩大夫扬雄作诔曰太阴之精沙鹿

 之灵作合于汉配元生成者也献帝建安中案献帝上近刻

 衍汉袁绍与曹操相御于官渡案御近刻作袭绍逼大司农

 郑𤣥载病随军届此而卒郡守已下受业者衰绖赴

 者千馀人𤣥注五经䜟纬候历天文经通于世故范

 晔赞曰孔书遂明汉章中辍矣县北有沙丘堰堰障

 水也案此四字近刻讹在亦曰溃下尚书禹贡曰北过降水案近刻脱此九

 不遵其道曰降亦曰溃至于大陆北播为九河

 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此即上文所引禹贡以解释杂其间耳风俗通曰河播

 也播为九河自此始也禹贡沇州九河既道案道下近刻有

 谓徒骇太史马颊覆釡胡苏简洁句盘鬲津也同

 为逆河郑𤣥曰下尾合曰逆河言相迎受矣案迎近刻讹作

 盖疏润下之势以通河海及齐桓霸世塞广田居

 同为一河故自堰以北馆陶廮陶贝丘鬲般广川信

 都东光河间乐成以东案川近刻讹作光城地并存川渎多

 亡汉世河决金堤南北离其害议者常欲求九河故

 迹而穿之案穿近刻讹作川未知其所是以班固云自兹距

 汉北亡八枝者也河之故渎自沙丘堰南分屯氏河

 出焉河水故渎东北迳发干县故城西又屈迳其北

 案此三十三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王莽之所谓戢楯矣汉武帝以

 大将军卫青破右贤王功封其子登为侯国大河故

 渎又东迳贝丘县故城南案此十三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应劭曰

 左氏传齐襄公田于贝丘是也余按京相璠杜预并

 言在博昌即司马彪郡国志所谓贝中聚者也应注

 于此事近违矣大河故渎又东迳甘陵县故城南

 十三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地理志之所谓厝也王莽改曰厝治

 者也汉安帝父孝德皇以太子被废为王薨于此乃

 葬其地尊陵曰甘陵县亦取名焉桓帝建和二年

 清河曰甘陵案县亦取名焉五字近刻讹在此曰廿陵下二讹作元脱清河二字是周

 之甘泉市地也案市近刻讹作匝陵在渎北丘坟髙巨虽中

 经发坏犹若层陵矣世谓之唐侯冢案近刻讹作家城曰邑

 城皆非也昔南阳文叔良以建安中为甘陵丞夜宿

 水侧赵人兰襄梦求改葬叔良明循水求棺果于水

 侧得棺半许落水叔良顾亲旧曰若闻人传此吾必

 以为不然遂为移殡醊而去之大河故渎又东迳艾

 亭城南又东迳平晋城南今城中有浮图五层上有

 金露盘题云赵建武八年比释道龙和上竺浮图澄

 树德劝化兴立神庙案兴近刻讹作与浮图已坏露盘尚存

 炜炜有光明大河故渎又东北迳灵县故城南王莽

 之播亭也河水于县案水近刻作渎别出为鸣犊河河水故

 渎又东迳鄃县故城东吕后四年以父婴功封子佗

 袭为侯国案袭近刻讹作龙王莽更名之曰善陆大河故渎

 又东迳平原县故城西而北绝屯氏三渎案三渎谓屯氏河及

 屯氏别河之南北渎近刻三讹作二北迳绎幕县故城东北西流迳平

 原鬲县故城西案此三十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地理志曰鬲津

 也王莽名之曰河平亭故有穷后羿国也案近刻脱羿字

 劭曰鬲偃姓咎繇后光武建武十三年封建义将军

 朱祜为侯国案义近刻讹作议祜讹作祐大河故渎又北迳脩县

 故城东又北迳安陵县西案此十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本脩之

 安陵乡也地理风俗记曰脩县东四十里有安陵乡

 案近刻讹作县故县也又东北至东光县故城西而北与漳

 水合案注内叙河之故渎终于此一水分大河故渎北出为屯氏

 河迳馆陶县东东北出案此二十一字原本及近刻并截上三字属注文下十八

 字讹作经汉书沟洫志曰自塞宣防河复北决于馆陶县

 分为屯氏河广深与大河等成帝之世河决馆陶及

 东郡金堤上使河堤谒者王延世塞之三十六日堤

 成诏以建始五年河平元年以延世为光禄大夫

 是水亦断屯氏故渎水之又东北屯氏别河出焉屯

 氏别河故渎又东北迳信成县案近刻讹作信城县下同张甲河

 出焉案近刻脱河字地理志案志下近刻有曰字张甲河案此下近刻衍及渎二字

 首受屯氏别河于信成县者也张甲河故渎案故近刻讹作

 北绝清河于广宗县案清字近刻讹在县字下分为二渎左渎

 迳广宗县故城西又北迳建始县故城东田融云赵

 武帝十二年案近刻讹作二十二年立建兴郡案近刻脱郡字治广宗

 置建始兴德五县隶焉左渎又北迳经城东缭城西

 又迳南宫县西北注绛渎案此二十一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注内叙

 张甲河左渎终于此右渎东北迳广宗县故城南又东北迳界

 城亭北又东北迳长乐郡枣强县故城东案枣强原本及近刻

 并讹作武强今订正又此三十二字亦讹作经今考以下乃注内叙张甲河右渎所迳长乐故

 信都也晋太康五年改从今名又东北迳广川县与

 绛渎水故道合案原本及近刻并脱绛渎二字今考浊漳水注内言绛渎东连于广川县

 之张甲河同归于海其为绛渎合流显然又东北迳广川县故城西又东

 迳棘津亭南案此二十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徐广曰棘津在广

 川司马彪曰县北有棘津城吕尚卖食之困疑在此

 也刘澄之云谯郡酂县东北有棘津亭故邑也吕尚

 所困处也余按春秋左传伐巢克棘入州来无津字

 杜预春秋释地又言棘亭在酂县东北亦不云有津

 字矣而竟不知澄之于何而得是说然天下以棘为

 名者多未可咸谓之棘津也又春秋昭公十七年

 刻讹作十四年晋侯使荀呉帅师涉自棘津用牲于洛遂灭

 陆浑杜预释地阙而不书服䖍曰棘津犹孟津也徐

 广晋纪又言石勒自葛陂寇河北袭汲人向冰案近刻讹

 作入向水于枋头济自棘棘津在东郡河内之间田融以

 为即石济南津也虽千古茫昧理世𤣥远遗文逸句

 容或可寻沿途隐显方土可验司马迁云吕望东海

 上人也老而无遇以钓干周文王又云吕望行年五

 十卖食棘津七十则屠牛朝歌行年九十身为帝师

 皇甫士安云欲隐东海之滨闻文王善养老故入钓

 于周今汲水城亦言有吕望隐居处起自东海迄于

 酆雍縁其迳趣赵魏为密厝之谯宋事为疏矣张甲

 故渎又东北至脩县东㑹清河案此十四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

 注内叙张甲河右渎终于此十三州志曰张甲河东北至脩县入

 清漳者也屯氏别河又东枝津出焉东迳信成县故

 城南又东迳清阳县故城南清河郡北案此三十一字原本及近

 刻并讹作经今考屯氏别河又东承前迳信成县张甲河出焉之文以下则又叙屯氏别河之枝津也

 魏自清阳徙置也又东北迳陵乡南又东北迳东武

 城县故城南又东北迳东阳县故城南案此二十八字原本及近

 刻并讹作经地理志曰王莽更之曰胥陵矣俗人谓之髙

 黎郭非也应劭曰东武城东北三十里有阳乡故县

 也又东散绝无复津迳案注内叙屯氏别河枝津终于此屯氏别河

 又东北迳清河郡南又东北迳清河故城西案此二十一字

 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以下皆注内叙屯氏别河所迳汉髙帝六年封王吸

 为侯国地理风俗记曰甘陵郡东南十七里有清河

 故城者世谓之鹊城也又东北迳绎幕县南分为二

 渎屯氏别河北渎东迳绎幕县故城南东绝大河故

 渎又东北迳平原县枝津北出至安陵县遂绝屯氏

 别河北渎又东北迳重平县故城南案此五十三字原本及近刻并

 讹作经今考以下皆注内叙屯氏别河北渎承上分为二渎之文应劭曰重合县西

 南八十里有重平乡故县也又东北迳重合县故城

 南又东北迳定县故城南汉武帝元朔四年封齐孝

 王子刘越为侯国案越近刻讹作成地理风俗记曰饶安县

 东南三十里有定乡城故县也屯氏别河北渎又东

 入阳信县今无水又东为咸河东北流迳阳信县故

 城北案此三十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地理志渤海之属县也东注

 于海案注内叙屯氏别河北渎终于此屯氏别河南渎自平原东绝

 大河故渎又迳平原县故城北枝津右出东北至安

 德县界东㑹商河屯氏别河南渎又东北于平原界

 又有枝渠右出至安德县遂绝屯氏别河南渎自平

 原城北首受大河故渎东出亦通谓之笃马河案此八十

 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以下皆注内叙屯氏别河南渎所迳即地理志所谓

 平原县有笃马河东北入海行五百六十里者也东

 北迳安德县故城西又东北迳临齐城南始东齐未

 宾案此二十二字原本及近刻并截上十八字讹作经下四字仍属注文大魏筑城以

 临之故城得其名也又屈迳其城东故渎广四十步

 又东北迳重丘县故城西案此二十二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春秋

 襄公二十五年秋同盟于重丘伐齐故也应劭曰安

 德县北五十里有重丘乡故县也又东北迳西平昌

 县故城北案此十一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北海有平昌县故加西

 汉宣帝元康元年封王长君为侯国故渠川派东入

 般县为般河盖亦九河之一道也后汉书称公孙瓒

 破黄巾于般河即此渎也又东为白鹿渊水南北三

 百步东西千馀步深三丈馀其水冬清而夏浊渟而

 不流若夏水洪泛水深五丈方乃通注般渎又迳般

 县故城北案此句九字原本及近刻并截上二字属注文下七字讹作经今考以下乃注内叙

 屯氏别河南渎为般河者也王莽更之曰分明也东迳乐陵县故

 城北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地理志曰故都尉治伏琛晏

 谟言平原邑今分为郡又东北迳阳信县故城南东

 北入海案此十四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注内叙屯氏别河南渎终于此屯氏河

 故渎自别河东迳甘陵之信乡县故城南案此十九字原本及

 近刻并讹作经今考以下乃注内承前叙屯氏河之文地理志曰安帝更名安

 平案安帝近刻讹作顺帝应劭曰甘陵西北十七里有信乡故

 县也屯氏故渎又东迳甘陵县故城北又东迳灵县

 北又东北迳鄃县与鸣犊河故渎合上承大河故渎

 于灵县南案此四十二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地理志曰河水自灵

 县别出为鸣犊河者也东北迳灵县东东入鄃县而

 北合屯氏渎屯氏渎兼鸣犊之称也又东迳鄃县故

 城北东北合大河故渎谓之鸣犊口案近刻脱鸣犊二字注内叙屯

 氏河终于此十三州志曰鸣犊河东北至脩入屯氏考渎

 则不至也案此六十六字原本讹作经近刻截上东北迳灵县东东入鄃县而北合屯氏渎十

 六字讹作经馀仍属注文

又东北过卫县南案近刻作又东北右过卫国县南又东北过濮阳县

北瓠子河出焉

 河水东迳铁丘南案此七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铁丘戚并值长寿津东濮阳

 卫国两县之西南乃注文不得与经相紊春秋左氏传哀公二年郑䍐逹

 帅师邮无恤御简子卫太子为右登铁上案近刻讹作丘

 见郑师卫太子自投车下即此处也京相璠曰铁丘

 名也杜预曰在戚南河之北岸有古城案近刻讹作目城

 邑也东城有子路冢案近刻脱东城二字戚邑上衍城字河之西岸有

 竿城郡国志曰卫县有竿城者也河南有龙渊宫武

 帝元光中河决濮阳氾郡十六发卒十万人塞决河

 起龙渊宫盖武帝起宫于决河之傍龙渊之侧故曰

 龙渊宫也河水东北流而迳濮阳县北为濮阳津

 十五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经次濮阳在卫县下于地望疏舛故注正其失故城在南

 与卫县分水城北十里有瓠河口有金堤宣房堰

 刻讹作𫭟粤在汉世河决金堤涿郡王尊案近刻讹作遵下同自徐

 州刺史迁东郡太守河水盛溢泛浸瓠子金堤决坏

 尊躬率民吏投沈白马祈水神河伯亲执圭璧请身

 填堤庐居其上民吏皆走案近刻作吏民皆走尊立不动而水

 波齐足而止公私壮其勇节河水又东北迳卫国县

 南东为郭口津河水又东迳鄄城县北案此二十四字原本及近

 刻并讹作经故城在河南十八里王莽之鄄良也沇州旧

 治魏武创业始自于此河上之邑最为峻固晋八王

 故事曰东海王越治鄄城城无故自坏七十馀丈越

 恶之移治濮阳城南有魏使持节征西将军太尉方

 城侯邓艾庙庙南有艾碑秦建元十二年广武将军

 沇州刺史关内侯安定彭超立河之南岸有新城宋

 宁朔将军王𤣥谟前锋入河所筑也北岸有新台鸿

 基层广髙数丈卫宣公所筑新台矣诗齐姜所赋也

 为卢关津案卢近刻讹作庐台东有小城﨑岖颓侧台址枕

 河案近刻脱址字俗谓之邸阁城案近刻讹作俗为之底阁城疑故关津

 都尉治也所未详矣河水又东北迳范县之秦亭西

 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春秋经书筑台于秦者也河水又

 东北迳委粟津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大河之北即东武

 阳县也左㑹浮水故渎案此六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故渎上承

 大河于顿丘县而北出东迳繁阳县故城南案此下近刻有

 应劭曰县在繁水之阳张晏曰县有繁渊春秋襄

 公二十年经书公与晋侯齐侯盟于澶渊杜预曰在

 顿丘县南今名繁渊澶渊即繁渊也亦谓之浮水焉

 昔魏徙大梁赵以中牟易魏故志曰赵南至浮水繁

 阳即是渎也故渎东绝大河故渎东迳五鹿之野

 十四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以下皆注内叙浮水所迳晋文公受块于野人

 即此处矣京相璠曰今卫县西北三十里案卫下近刻衍国字

 有五鹿城案近刻讹作地今属顿丘县浮水故渎又东南迳

 卫国邑城北案此十三字原本及近刻并截上十一字讹作经下二字仍为注故卫

 公国也汉光武以封周后也又东迳卫国县故城南

 古斟观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应劭曰夏有观扈即此城

 也竹书纪年梁惠成王二年齐田寿率师伐我案近刻讹

 围观观降浮水故渎又东迳河牧城而东北出

 十四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郡国志曰卫本观故国姚姓案近刻讹作卫

 故观国姚姓有河牧城又东北入东武阳县东入河案此十一

 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注内叙浮水终于此又有漯水出焉案此六字亦讹作经

 戴延之谓之武水也案水字近刻讹作阳又后注内漯水注之下九十八字原本重

 见于河水又东迳武阳县东范县西而东北流也

 十七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

又东北过东阿县北

 河水于范县东北流为仓亭津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

 仓亭津及柯泽皆值东阿西南乃注文不得与经紊述征记曰仓亭津在范县

 界去东阿六十里魏土地记曰津在武阳县东北七

 十里津河济名也河水右历柯泽案此六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

 春秋左传襄公十四年卫孙文子败公徒于阿泽者

 也又东北迳东阿县故城西而东北出流注案此十六字原

 本及近刻并讹作经近刻脱又东北三字河水枝津东出谓之邓里渠也

又东北过茌平县西

 河自邓里渠东北迳昌乡亭北又东北迳碻磝城西

 案此二十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述征记曰碻磝津名也自黄河泛

 舟而渡者皆为津也其城临水西南崩于河宋元嘉

 二十七年以王𤣥谟为宁朔将军前锋入河平碻磝

 守之都督刘义恭以沙城不堪守召𤣥谟令毁城而

 还后更城之案更近刻讹作登魏立济州治此也河水冲其

 西南隅又崩于河即故茌平县也应劭曰茌山名也

 县在山之平地案近刻讹作陆故曰茌平也王莽之功崇矣

 经曰大河在其西邓里渠历其东案水经瓠子河章云东北过茌平县

 东为邓里渠即此所引即斯邑也昔石勒之隶师欢屯耕于茌

 平闻鼓角鞞铎之声于是县也西与聊城分河案近刻西

 讹作而聊讹作柳河水又东北与邓里渠合水上承大河于

 东阿县西东迳东阿县故城北案此二十八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

 故卫邑也应仲瑗曰有西故称东魏封曹植为王国

 大城北门内西侧皋上有大井其巨若轮深六七丈

 岁尝煮胶以贡天府本草所谓阿胶也故世俗有阿

 井之名县出佳缯缣故史记云秦昭王服太阿之劔

 阿缟之衣也又东北经临邑县与将渠合又北迳茌

 平县东临邑县故城西北流入于河河水又东北流

 迳四渎津案此三十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津西侧岸临河有四

 渎祠东对四渎口河水东分济亦曰济水受河也然

 荥口石门水断不通案原本及近刻并讹作荥口水右断门不通今据济水注内有

 荥口石门订正始自是出东北流迳九里与清水合故济渎

 也案故近刻讹作放自河入济自济入淮自淮逹江水径周

 通故有四渎之名也昔赵杀鸣犊仲尼临河而叹自

 是而返曰丘之不济命也夫琴操以为孔子临狄水

 而歌矣曰案近刻脱矣字曰作云狄水衍兮风扬波船楫颠倒

 更相加余按临济故狄也是济所迳得其通称也

 字近刻在迳字下河水又迳杨墟县之故城东俗犹谓是城

 曰阳城矣河水又迳茌平城东疑县徙也案今本脱此四字考

 上文以碻磝城为茌平县至是又有茌平城故道元疑县尝徙此城内有故台世谓

 之时平城非也盖茌时音相近耳

又东北过髙唐县东案原本及近刻并作县界盖后人所改今考下注云大河又东北迳

髙唐县故城西经言出东误耳可证经本作东故注特辩之

 河水于县漯水注之地理志曰漯水出东武阳今漯

 水上承河水于武阳县东南西北迳武阳新城东曹

 操为东郡所治也引水自东门石窦北注于堂池池

 南故基尚存城内有一石甚大城西门名冰井门门

 内曲中冰井犹存门外有故台号武阳台匝台亦有

 隅雉遗迹案此九十六字原本又见前戴延之谓之武水也下近刻删此存彼考下文水自城

 东北迳东武阳县故城南所谓自城者承上武阳新城也若径接漯水注之则漯注河在髙唐县水自城

 三字不可通矣然则九十六字本应系之于此后人妄移前耳今存此删彼水自城东北

 迳东武阳县故城南应劭曰县在武水之阳王莽之

 武昌也然则漯水亦或武水矣臧洪为东郡太守治

 此曹操围张超于雍丘洪以情义请袁绍救之不许

 洪与绍绝绍围洪城中无食洪呼吏士曰洪于大义

 不得不死诸君无事空与此祸案与近刻作受众泣曰何忍

 舍明府也男女八千馀人相枕而死洪不屈绍杀洪

 邑人陈容为丞谓曰宁与臧洪同日死不与将军同

 日生绍又杀之士为伤叹今城四周绍围郭尚存水

 匝隍堑于城东北合为一渎东北出郭迳阳平县之

 冈成城西案原本及近刻并脱成字据后汉书补郡国志曰阳平县有

 冈成亭案成近刻讹作城又北迳阳平县故城东汉昭帝元

 平元年封丞相蔡义为侯国漯水又北绝莘道城之

 西北有莘亭春秋桓公十六年卫宣公使伋使诸齐

 令盗待于莘伋寿继殒于此亭京相璠曰今平原阳

 平县北十里案平原近刻讹作平阳有故莘亭案此下近刻衍道字阸限

 蹊要自卫适齐之道也望新台于河上感二子于夙

 龄诗人乘舟诚可悲矣今县东有二子庙犹谓之为

 孝祠矣案近刻脱为字漯水又东北迳乐平县故城东县故

 清也汉髙帝八年封窒中同于清案近刻窒讹作室脱同字宣帝

 封许广汉少弟翁孙于乐平并为侯国王莽之清治

 矣汉章帝建初中案初近刻讹作始更从今名也漯水又北

 迳聊城县故城西城内有金城周匝有水南门有驰

 道绝水南出自外泛舟而行矣东门侧有层台秀出

 云表案近刻脱此二字鲁仲连所谓还髙唐之兵却聊城之

 众者也漯水又东北迳清河县故城北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

 并讹作经今考以下皆注内叙漯水所迳地理风俗记曰甘陵故清河清

 河在南十七里今于甘陵县故城东南无城以拟之

 直东二十里有艾亭城东南四十里有此城拟即清

 河城也后蛮居之故世称蛮城也漯水又东北迳文

 乡城东南又东北迳博平县故城南案此二十一字原本及近刻并

 截上十八字讹作经下三字仍为注城内有层台秀上案近刻脱城内二字王莽

 改之曰加睦也右与黄沟同注川泽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

 黄沟承聊城郭水水泛则津注水耗则辍流自城

 东北出迳清河城南又东北迳摄城北春秋所谓聊

 摄以东也俗称郭城非也城东西三里南北二里东

 西隅有金城城卑下墟郭尚存左右多坟垅京相璠

 曰聊城县东北三十里有故摄城今此城西去聊城

 二十五六里许即摄城者也又东迳文乡城北又东

 南迳王城北案此十四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上下文乃注内叙黄沟所迳

 太常七年安平王镇平原所筑世谓之王城太和二

 十三年罢镇立平原郡治此城也黄沟又东北流左

 与漯水隐覆势镇河陆东出于髙唐县大河右迤东

 注漯水矣案此三十一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桑钦地理志曰漯水

 出髙唐余按竹书穆天子传称丁卯天子自五鹿东

 征钓于漯水以祭淑人是曰祭丘己巳天子东征食

 马于漯水之上寻其沿历迳趣不得近出髙唐也桑

 氏所言盖津流所出案近刻脱所字次于是间也案近刻是讹作所

 俗以是水上承于河亦谓之源河矣漯水又东北迳

 援县故城西案此十一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王莽之东顺亭也杜

 预释地曰济南祝阿县西北有援城漯水又东北迳

 高唐县故城东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昔齐威王使肸子

 守高唐案肸近刻讹作盻赵人不敢渔于河即鲁仲连子谓

 田巴曰今楚军南阳赵伐高唐者也春秋左传哀公

 十年赵鞅帅师伐齐取犁及辕案犁近刻讹作黎下同毁高唐

 之郭杜预曰辕即援也祝阿县西北有高唐城漯水

 又东北迳漯阴县故城北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县故犁

 邑也汉武帝元光三年封匈奴降王王莽更名翼成

 历北漯阴城南伏琛谓之漯阳城南有魏沇州刺史

 刘岱碑地理风俗记曰平原漯阴县今巨漯亭是也

 漯水又东北迳著县故城南又东北迳崔氏城北

 十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春秋左传襄公二十七年崔成请老

 于崔者也案近刻脱于字崔下衍氏字杜预释地曰济南东朝阳

 县西北有崔氏城漯水又东北迳东朝阳县故城南

 案此十三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汉高帝七年案近刻讹作六年封都尉宰

 寄为侯国案宰近刻讹作华地理风俗记曰南阳有朝阳县

 故加东地理志曰王莽之脩治也漯水又东迳汉征

 君伏生墓南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碑碣尚存以明经为

 秦博士秦坑儒士伏生隐焉汉兴教于齐鲁之间撰

 五经尚书大传文帝安车征之案文帝二字近刻讹在撰字上年老

 不行乃使掌故欧阳生等受尚书于征君号曰伏生

 者也漯水又东迳邹平县故城北案此十一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

 古邹侯国案古近刻讹作有舜后姚姓也又东北迳东邹城

 北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地理志案志下近刻衍曰字千乘郡有东

 邹县漯水又东北迳建信县故城北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并讹

 汉髙帝七年封娄敬为侯国应劭曰临济县西北

 五十里有建信城案信下近刻衍侯字都尉治故城者也漯水

 又东北迳千乘县二城间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汉高帝

 六年以为千乘郡王莽之建信也章帝建初四年

 王国和帝永元七年改为乐安郡故齐地案近刻讹作也

 琛曰千乘城在齐城西北百五十里案近刻脱在字隔㑹水

 即漯水之别名也又东北为马常坈案此七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

 坈东西八十里南北三十里乱河枝流而入于海

 案注内叙漯水终于此河海之饶兹焉为最地理风俗记曰漯

 水东北至千乘入海河盛则通津委海水耗则微涓

 绝流书浮于济漯亦是水者也

又东北过杨虚县东商河出焉案杨虚今汉书地理志讹作楼虚功臣表同惟

王子侯表仍作杨虚又河先迳杨虚乃至髙唐经次杨虚于髙唐后非也注就髙唐下附记漯水至此经之后

始叙河流

 地理志杨虚平原之隶县也汉文帝四年案文近刻讹作景

 以封齐悼惠王子将闾为侯国也案闾近刻讹作庐城在髙

 唐城之西南经次于此是不比也商河首受河水

 刻脱水字亦漯水及泽水所潭也案潭下近刻衍水字渊而不流世

 谓之清水自此虽沙涨填塞厥迹尚存历泽而北俗

 谓之落里坈迳张公城西又北重源潜发案此下近刻有世谓

 之落里坈六字系衍文亦曰小漳河商漳声相近故字与读移

 耳商河又北迳平原县东又迳安德县故城南又东

 北迳平昌县故城南案平昌原本及近刻并讹作昌平据汉书改正又东迳

 般县故城南又东迳乐陵县故城南案此四十四字原本及近刻并

 讹作经今考以下皆注内叙商河所迳汉宣帝地节四年封侍中史子

 长为侯国商河又东迳朸县故城南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

 经近刻朸讹作初下同髙后八年封齐悼惠王子刘辟光为侯

 国王莽更之曰张乡应劭曰般县东南六十里有朸

 乡城故县也沙沟水注之案此五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水南出

 大河之阳泉源之不合河者二百步其水北流注商

 河商河又东北流迳马岭城西北屈而东注南转迳

 城东案此二十一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城在河曲之中东海王越

 斩汲桑于是城商河又东北迳富平县故城北案此十二

 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地理志曰侯国也王莽曰乐安亭案近刻讹

 作安乐亭应劭曰明帝更名厌次案近刻脱此二字阚骃曰厌次

 县本富平侯车骑将军张安世之封邑案侯近刻讹作矣

 也按汉书昭帝元鳯六年封右将军张安世为富平

 侯薨子延寿嗣国在陈留别邑在魏郡案近刻脱在字陈留

 风俗传曰陈留尉氏县安陵乡故富平县也是乃安

 世所食矣岁入租千馀万延寿自以身无功德何堪

 久居先人大国上书请减户案近刻脱请字天子以为有让

 徙封平原并食一邑户口如故而税减半十三州志

 曰明帝永平五年改曰厌次矣按史记高祖功臣侯

 者年表髙帝六年封元顷为侯国徐广音义曰汉书

 作爰类案作下近刻衍侯字是知厌次旧名非始明帝盖复故

 耳县西有东方朔冢冢侧有祠案近刻脱一冢字祠有神验

 水侧有云城汉武帝元封四年封齐孝王子刘信为

 侯国也商河又分为二水南水谓之长丛沟案此十四字原

 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东流倾注于海案于近刻讹作为沟南海侧有蒲

 台台髙八丈方二百步三齐略记曰鬲城东南有蒲

 台秦始皇东游海上于台上蟠蒲系马至今每岁蒲

 生案近刻脱每字萦委若有系状似水杨可以为箭今东去

 海三十里北水世又谓之百薄渎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百

 讹作东北流注于海水矣案注内叙商河终于此大河又东北

 迳髙唐县故城西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经叙河水云又东北过髙

 唐县东已见前此系注文正经之失春秋左传襄公十九年齐灵公废

 太子光而立公子牙以夙沙卫为少傅齐侯卒崔杼

 逆光光立杀公子牙于句渎之丘卫奔髙唐以叛京

 相璠曰本平原县也齐之西鄙也大河迳其西而不

 出其东经言出东误耳案此辩前经文过高唐县东之失大河又北

 迳张公城临侧河湄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卫青州刺史

 张治此案张某脱其名故世谓之张公城水有津焉名之曰

 张公渡河水又北迳平原县故城东案此十一字原本及近刻并讹

 地理风俗记曰原博平也故曰平原矣县故平原

 郡治矣汉髙帝六年置王莽改曰河平也晋灼曰齐

 西有平原案此下近刻衍河字河水东北过髙唐案近刻作河水北过髙唐

 髙唐即平原也案近刻脱高唐二字故经言河水迳髙唐县

 东案此明河水迳髙唐县西平原县东而经云过髙唐县东者由误以平原为髙唐非也按

 地理志曰案原本及近刻此下有髙唐平原也五字系复上衍文地理志无是语高唐

 漯水所出平原则笃马河导焉明平原非髙唐大河

 不得出其东审矣大河右溢世谓之甘枣沟案此十字原本

 及近刻并讹作经水侧多枣故俗取名焉河盛则委泛水耗

 则辍流故沟又东北历长堤迳漯阴县北案此十三字原本及

 近刻并讹作经沟讹作渎漯讹作温今改正东迳著城北东为陂淀渊潭

 相接世谓之秽野薄河水又东北迳阿阳县故城西

 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又阿阳近刻讹作阳阿下同汉髙帝六年封郎

 中万䜣为侯国应劭曰漯阴县东南五十里有阿阳

 乡故县也

又东北过漯阳县北案阳近刻讹作阴

 河水自平原左迳安德城东而北为鹿角津东北迳

 般县乐陵朸乡至厌次县故城南为厌次河案此三十七字

 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汉安帝永初二年剧贼毕豪等数百

 近刻讹作毫下同乘船寇平原县令刘雄门下小吏所辅浮

 舟追至厌次津与贼合战并为贼擒求代雄豪纵雄

 于此津所辅可谓孝尽爱敬义极君臣矣河水右迳

 漯阴县故城北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王莽之巨武县也

 河水又东北为漯沃津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在漯沃县

 故城南案近刻脱在字王莽之延亭者也地理风俗记曰千

 乘县西北五十里有大河河北有漯沃城故县也魏

 改为后部亭今俗遂名之曰右辅城河水又东迳千

 乘城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伏琛之所谓千乘北城者

 也

又东北过利县北案利县原本及近刻并讹作黎城县考济水章经文云东北过利县西又

东北过甲下邑入于河可证此经讹舛今改正又东北过甲下邑济水从西来

注之又东北入于海

 河水又东分为二水枝津东迳甲下城南东南历马

 常坈注济案此二十四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经言济水注河非也

 案此二字原本及近刻并讹在仓子城下考济水注云又东北河水枝津注之水经以为入河非也斯乃

 河水注济非济入河其文与此注互相发明河水自枝津东北流迳甲下

 邑北世谓之仓子城又东北流入于海案此即济水注所谓河水

 于济漯之北别流注海者是也淮南子曰九折注于海而流不绝者

 昆仑之输也尚书禹贡曰夹右碣石入于河山海经

 曰碣石之山绳水出焉东流注于河河之入海旧在

 碣石今川流所导案所近刻讹作可非禹渎也周定王五年

 河徙故渎故班固曰商竭周移也案竭近刻讹作碣又以汉

 武帝元光二年河又徙东郡更注渤海是以汉司空

 掾王璜言曰往者天尝连雨东北风案近刻作往昔天尝连北风

 海水溢西南出侵数百里故张折云案折近刻作君碣石在

 海中盖沦于海水也昔燕齐辽旷分置营州今城届

 海滨海水北侵城垂沦者半王璜之言信而有征碣

 石入海非无证矣









水经注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