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卷02218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千二百十七 永乐大典
卷之二千二百十八
卷之二千二百三十六 

永乐大典卷之二千二百十八 六模

   泸

   田粮本州图经志泸州并三县官民田地塘。八千七百五十三顷。九十五亩

四分二釐五毫。夏税小麦九百五十二石九斗九升九合二勺九抄。丝八千四百六十二斤一十两三钱八分六釐。秋粮米六万三千

六百四十八石四斗七升四合九勺三抄五撮。绵花三千三百九十五斤五两六钱。麻六千七百四十斤七两二饯。蓝靛二百五十斤四两。

本州田二十九万一千八百六十二亩六分。正耗米二万四千四百三十三石有零。官民田地塘。六千四百七十二顷七十七亩五分五釐。夏

税小麦四百五十九石一斗七合一勺。丝六千四百二十二斤四两七钱五分。秋粮米四万七千五百三十三石五斗三升二合一勺九

抄。绵花二千六百五十四斤七两二钱。麻五千三百五斤七两二钱。 蓝靛二百三十斤。

江安县图经志军民田四万三千一百四十亩六分九釐二毫七丝五忽有该粮三千三百三十二石八斗九升八合六勺三抄九撮九圭七粒五粟。

民地一千零九亩二分四釐。麦五十三石九斗九升四合三勺四抄。永乐官民田地塘。一千三百二十一顷九十三亩九分七釐五毫。夏税

小麦三百九十一石三斗八升一合四抄。丝一千二百二十一一十一两六钱五分六釐。秋粮米九千六十七石八勺四抄五撮。绵花

四百六十七斤一十一两六钱。片麻九百三十五斤七两二钱。蓝靛二十斤四两。

纳溪县图经志前代则无额数。今入籍军民等。田四千九百零六亩六分五釐。该粮四百零五石九斗四升四合有零。丝四百九十两陆钱有零。陆

地一百八十四亩六分四釐。令该夏麦一十石八斗六升令。永乐官民田地塘。二百四十九顷五亩七分。夏税小麦二十五石七斗三升二

合五勺五抄。丝二百六斤三钱六分。秋粮米一千七百三十七石二斗五升九合六勺六抄。绵花八十一斤五两六钱。片麻一百一十

五斤一十四两四钱。合江县图经志田一万七千亩。秋粮正耗米一千四百一十八石有零。

永乐官。民田地塘七百一十顷一十八亩二分。夏税小麦七十六石七斗七升八合六勺。丝六百一十二斤九两六钱二分。秋粮米五

千三百一十石六斗八升二合二勺四抄。绵花一百九十一斤一十三两二钱。片麻三百八十三斤一十两四钱。

土产本州图经志谨按方舆胜覧云泸州出产荔枝并茶。荔枝稍有存者。考诸

茶。乃永宁夷蛮所出。去州三百馀里。泸所产者。无非稻榖绵花常物耳。五榖冝稻。不冝黍稷。其田硗薄。皆山沟之间。不堪堤堰。风雨调则丰。亢阳则

饥。俗名为雷鸣田。言雷鸣而得水也。绵花民依山之高阜者。畛而种焉。业勤纺织。虽粗不细。而民实赖资焉。荔枝州南十里。稍存其树。叶青圆

而冬不脱。二三月花。五月红熟。肉薄味淡。寰宇记大黄杏仁班布花竹簟方舆胜覧盐井华阳国志。土地虽迫。山川特美。盐井鱼池。一郡

丰沃。泸茶茶经云。泸州之茶树。夷獠常携瓢亢其侧。每登树采摘茶。必含于口中。待其展然后置瓢中。旋塞其窍。归必置于暖处。故味极佳。荔枝杜

甫过泸川诗。忆过泸戎摘荔枝。青枫隐映石逶迤。京中旧见君颜色。红类酸甜只自知。元一统志盐有二。宋熙宁八年。泸南夷人献纳长宁军十州。

土地隶淯井。淯井州南二百六十里。煎盐南井。去州七十里。井灶在万山之境。深入五十八丈有奇。五代以前。科丁夫充役。后以刑徒。推车汲水。薰

煎甚苦。宝祐元年。知州事桑愈。改以牛具推车取水。立石镌碑。元至元十二年。行枢宻院下本州经理煎办十三年王世昌窃乱以木石筑寨十五

年定蜀四川转运司。下本州兴工开淘。自十八年为始。岁认课额一十二万斤。十九年为始趁办亏额。二十年四月罢之。

江安县图经志土产大略。与泸州同。纳溪县图经志山多地瘠。居民不过耕稼。所敛亦薄。馀无所产

合江县图经志桑麻绵花麦稻常产之物。馀无所有  土贡

本州九域志葛一十疋  山川

山图经志宝山。泸州之负郭山也。当州之右。高平耸阔。延袤数里。每春人踏青于其上。以为眺玩之所。昔诸葛亮驻营于此。山上有武侯庙。今存遗

迹。方舆胜覧在泸州城南。初名堡于山。为巡检廨陈公损之移廨山西。建堂其上。𡊮公说友。名其堂曰江山平远。易堡子为宝山。皆大书揭之。下瞰

城郭万瓦鳞集两江合流郡国志。一名泸峰山。高三十丈地多瘴。三四月渡之必死。唯五月上旬渡之即无害。故诸葛亮云五月渡泸。即今之宝山。

李埴西山堂记云。以常璩华阳国志。及辛怡显云南录考之乃在越嶲之地明甚。非泸之宝山。元一统志诸山拱揖真胜绝也今碑字犹存又有西

山堂相传宝山。即古之泸峰李埴字季允作西山堂记。以辨其非是。下有木龙岩。山谷黄庭坚所名。方山。泸州之西南山也去州二十里青翠耸

拔。高方而平。因名方山。山有八面前二面之麓有二尖峰周围峦峰共九十九顶。山下有魏曹操庙舆地纪胜旧志载唐天宝改为回峰山其山八

面。望之面面相朝。于群山中最高。山根滂江。江上有魏武帝庙华阳国志云。方山之下有方山神。又图经祠庙门云去泸川县八十里不同然江安

县亦有方山。上有天地下有神祠。恐图经指江安县之方山也。宋讨乞弟。阴雨逾月。神宗皇帝封香祷焉有应。遂赐庙号。华阳山在泸州方山之

支山也。在方山之东五里。尖而且秀。与方山对峙。南寿山。在泸州。形势高峻。岩壑秀异。当州之南故名南寿山。舆地纪胜在乐共城西南三十五

里。名慱望寨山高且秀。晏夷平定。守臣绘图以进。上意悦之。赐名南寿。又名御爱。其林木有禁不采。安乐山。距泸州东北五十里秀矗三峰。形如

笔架。冈如马鬣。悬崖峭壁相传。隋有刘真人修炼于其上。丹成而仙。今丹灶之所。土色采红。在合江县西五里。其山三峰凸凹。四面峭壁。俗名笔架

山。有蒙泉在山之下。岁旱祈祷有应。其山俱秀。有溪及延真观。有石柜为仙人藏经之所。岐而左有烂柯迹。后有仙人影。隐隐在石壁中。岐而右历

木楠台仙人屋十二。盘至剪尽疪循山。有八洞通南岩。有石曰许由瓢。又有芙蓉城。滴水崖。白猿洞。此三峰之景也。任伋游安乐山诗。安乐溪上峰。

万木森翠羽。孤村切天心。横拓压坤股。气势西吞夷。光芒南定楚。云泉出石窦。淋漓洒玉宇。烟萝缠林稍。摇曳垂翠组。山有夫符叶。一夕大风雨。拔

去后得于容子山。如荔枝叶而长有纹。如虫蚀。宛如虫篆。或以为刘真人仙迹。苏子瞻诗。天师化去知何日。玉印相传也共珍。故国子孙今尚在。满

山秋叶岂能神。元一统志。寰宇记云。有瀑布千尺飞流。天宝六载。改为合江山。范子长郡邑志云始刘真人珍卜居此山中。曰焚道平。盖气歇而不

清。江安方山气浊而不秀。成山而又清秀惟安乐山耳。遂定居焉。水源发甘虎豹服投。见山谷黄庭坚题行。锺山。在江安县南五里。峻拔峭险。圆

如锺形。名曰锺秀。掇旗山。在纳溪县城东北三里。相传诸葛亮竖旗于此。山因名焉。丁山。在合江县西南五十里。其山峰状如笔形。因名丁山。

容山。在合江县东一十五里。其形如屏。四时树木苍翠不改。因名容山。元一统志瑞鹿山。在泸州城南门外二里。周保定五年。道士尹希岩开山

有白鹿来往山中。因以瑞鹿名山。镜子山。王象之舆地纪胜云。在江安县南五里。又名照山一峰中峙。两峰旁翼。二溪交流。大溪中出峰之胁。小

溪出中峰之腹。葱蒨秀郁。庵庐梵室。金碧交晃。旁有二潭。曰马影。曰云施为龙所居。旱祷辄应。山有眠云石。袭渊桥。玎珰岩磨镰溪清秀。为一邑胜

逰之地。今皆蓁芜焉。舆地纪胜三华山。自泸州朝天门下一里许。逺山联络。朝郡治之后不知其所以名。泸峰山。郡国志云。在泸州泸津关。有泸峰

高三十丈。地多瘴。三四月渡之必死。唯五月上旬渡之。即无害。故诸葛亮以五月渡泸。相传以为即今之宝山。而李埴西山堂记云。以常璩华阳国

志。及辛怡显云南录考之。乃在越隽之地明甚。非泸之宝山也。丁公山。在泸州安乐溪之左。高逾千仭。舟行数百里。隐隐烟云间。上有萧齐碑磨灭

难考。铜鼓山。在泸州少逺寨侧。小龟山。距江安县百里。尝即其地。置乐共城。方兴筑时。因取石有小龟金纹。俗因呼为小龟山。自其距登三绝

顶。又有二山。名大连天小连天。龙云山。在江安县北六十里。南岩。在泸州南山之隈。西岩。在泸州汶江西。郡县志照山。在江安县南五里。亦

县之胜处。乐共城山。在江安县。名小龟山。又有二山。名大连天。小连天。皆城之藩蔽。方舆胜覧大连天小连天山。在江安县百里外。乐共城之侧。

江太平寰宇记泸江。在泸州。按郡国志。泸江水中有大阙焉。季春三月。则黄龙堆没。阙即平。黄龙堆者。昔尹吉甫子伯奇至孝。后毋譛之。自投江

中。衣苔带藻。忽梦见水仙赐其美乐。扬声悲歌。船人学之。吉甫闻船人之声。疑似伯奇。援琴作子安之操在此。方舆胜覧按辛怡显云南录。及唐书

志。姚州云南郡下有泸南县。则泸水当在姚州。李埴西山堂记云。郡得名为泸者。盖始因梁大同中尝徙治马湖江口置泸州。盖马湖即泸水下流。

因远取水以名州。汶江在泸州。汉书地理志云。汶江出徼外。从江安县西南入县界东流入合江县界。舆地纪胜在泸州。出泯山顺流而下。东南

过犍为数县境。又曰汶江。苏代所谓蜀地之甲。浮船于汶。乘夏水而下者也。图经云东流入合江县界。思晏江。在江安县。从晏州流下合流至绵

水。郡县志内江。在泸州一名支江。自富顺监界来经安夷镇。至州城北。凡一百六十里入汶江。郦道元云。绵水西出绵竹县。东经资中。又经汉安县。

至江阳县方山下入江。谓之绵水口。即此水也。云方山下未详。或云以泸州山之大者为言也。岷江。在泸州江安县。西南入县界。东流入合江。

方舆胜覧中江。在泸州。一名绵水。经泸川县北三里。出麸金。舆地纪胜。在泸州。元和郡志云。亦曰绵水。经泸川县北三里。出麸金。汶江。在泸州出

岷山东流入合江县界。元一统志大江。在泸州西来横州治之东。中江绕州治之北。二水合流于治之东北。而下大江。自叙州南溪县入界。中江出

𨿅昌山。历简资富顺。以至州治之北。与大江合。张昭云。江阳为江洛之会是也。淯溪在江安县南来。自长宁界而合大江并东。下接重。庆路江津县

界。支江。在泸州城北。自富顺州界鸳鸯溪合流。下经安夷镇。至州北一百六十里入汶江。其色赤。今与江合流处。有泾渭之判焉。郦道元所谓绵

水西出绵竹县。东经资中。即此水也。又赤水溪。从昌州昌元县界流入去合支江。恱州江。在江安县。从戎州部落恱州。流下江安县合入大江。

水元一统志绵水。在泸州。旧经与九域志云。自长宁军流至江安县。一百五十步。与汶水合。江安古有绵水县。今为绵水乡。王象之舆地纪胜云。当

时去绵水必近也。水经谓绵水出梓潼。经资中至江阳入江。即内江也。与此不同。故两存之。王象之引元和志云。中江水亦曰绵水。经泸川县北三

里。出麸金。思晏江水从晏州流下。合流至绵水。淯水图经志在江安县。其源出自长宁县北。逾安宁县复式伯馀里。至县城西达于江。溪舆地

纪胜赤溪。在泸州。从昌州昌元县界。流入至赤水镇合支江。纳溪寰宇记在泸州。源从牂牁生獠界。流来入汶江。元一统志源有三。并来自阿永

蛮界。徼外至熟夷阿乞族合名三会水。径至纳溪县治之下西门。与大江合于县之东门。王象之舆地纪胜云。自永蛮部至江门寨。有横石中流。涉

水如门。故谓之江门。东入纳溪寨。以合于大江。东溪。在合江县。从牂牁生獠界。流来八十里。与汶江水合。夜郎溪图经志在泸州。其源自滇北。

经水宁渔漕三伯馀里。北达于江。亦名纳溪。其溪浅狭多石。凡遇雨剽疾湍涌。艰于舟楫。自江口至溪源。有三伯六十滩之名。之溪。在合江县。原

出播南三百馀里。至县西南曲流三折。状如之字。因名之溪。安乐。溪郡县志在合江县。上流二脉。一曰大溪。一曰小溪。发源从生夷界。来过绥逺

仁怀安谿寨。二谿合流。由安乐。山下会于江。元一统志来自合江县。南上接夷界。至县北入于江。又安乐。小溪。来自东上接戎叙州界。合大溪至县

东北入于江。邓绾令此邑时。其诗引曰。安乐。溪自合江县西南山流入于江。源逺莫测其所从。其深广可容大舟。其平如铺。其色绀碧如玉。其势回

环宛转。若有所避。不忍遽弃山而汇于江也。溪上多寿木。溪人莫得其名。藤萝柏竹。禽鸟花卉。四时无不可乐。故名之曰安乐溪。滩图经志旗滩。

在泸州西十里。江岸有巨石岭。横切江心。状如旗形者三。俗呼为旗三滩。泾滩。在泸之西十里。其滩两岸绝壁。下流有一石碛。流水浅急。相传诸

葛武侯射蛮之地。俗名为赶箭滩。舆地纪胜在江安县南三十里。滩上有山刺天。瀑布飞下。侧有卧石。父老传为武侯誓蛮之地。马鬃滩在泸州

东十里。水流派于积石上。状如马鬃。因名之。舆地纪胜酒瓮滩。在泸州。凡舟自大江而下者。至此无所已。唯夏涨由纳溪渡至石侧。乃。为白崖所冲。

舟人畏之。及水低岸。逺则巨石特立。圆腹狭底。危然一瓮焉。龙蟠滩。自泸州东去五十里。水交𣸣乱石之下者。曰龙蟠滩。舟人戒焉。井九域志

淯井。在泸州西南。二百六十三里。舆地纪胜盐井。在泸州南井盐岁计四十一万斤。陀鲁井岁计二万八千斤。池江阳谱荷池。在泸州阜民堂前。

上架石桥。以达于壮猷堂。绍兴三十二年。晁公公武筑室其上。榜曰野航室今废。晁公赋诗云。平池积潦涨轻痕。宛若扁舟系水滨。断岸才盈六七

尺。低蓬恰受两三人。巡檐悦目蒲莲秀。隐几忘机雁鹜驯。坐阅江湖好风景。不愁涛瀬阔无津。放生池。在泸州即大江东北为之各去城五里。绍

兴十三年准令置。元一统志天池。在江安县西十二里方山上。四围皆十馀丈。旱涝水无盈缩。遇旱有祷即雨。

宫室楼江阳谱南定楼。在泸州芙蓉桥后罗城上。旧为水云亭。绍兴三十二年。

晁公公武改建此楼。取诸葛孔明建安五年出师表语为名。自为之记壁。左右有李赞皇诸葛忠武像。及南蛮西夷地图。其雄壮尤为一郡胜。广袤

八丈有奇。面临资江。檐庑高明。庭宇爽垲。凡帅守会僚属。将佐商略军务多在是。右司范公仲艺书额。晁公诗云。水接荆门陆控秦。卧龙陈迹乆尤

新。剑关驿外青山旧。锦里祠边碧草春。更筑飞楼瞰泸水。拟将遗恨问洪钧。南方已定虽饶富。北望中原正惨神。梁公介诗云。堂堂百尺楼。制作极

华丽。山围与水绕。秀色相妩媚。上无狐鼠窥。下有鱼龙畏。宾友升清虚。夷落耸瞻视。南陲粗安堵。北鄙方举燧。倚楼独何为。尚下忧国泪。侍郎李公

焘赋云。帝有熊之苗裔兮。谍蝉蜕于城阳。溯凯风而浮游兮。爰揭沔而蹈襄。念莫足与为美政兮。乃退耕而俟时。或三顾以咨当世之务兮。翻然遂

许其驱驰。奉命于危难之际兮。一言而鼎足之势成。公安狼跋不可以乆留兮。亟溯江而西征。兼弱攻昧古所贵兮。矧吾谋之嘉定。于信义其何伤

兮。庶几汉后世之复兴。维蜀则二祖之关河兮。先固基本足食与兵。宁崎岖岩阻之恃兮。指日还都于旧京。既荡平乎山南兮。亦汉厉乎樊北凉州

若可以指呼兮。许下业业其将㧞。按吾素定之谋兮。若盘走丸而弗出矣。孰启蒙逊之祸心兮。彼天公真不仁。虽云长之仇不可不报兮。较讨轻重

盍姑置此而专图秦。嗟夫此行莫能尼兮。更挠败乎东邻。宛洛进取之途繇此遂改辙兮。跨有二方遽爽其一。遭大丧而内外晏如兮。赖忠正以勿

失。吾岂须臾忘汉贼兮。又惧南鄙之侵。闭关息民亦已乆兮。顾独试诸小蛮夷。函养篡逆莫诘问兮。丕死三载昉出师视。初谋愈落落难合兮。谅非

得已而至于斯。吾因斯知帝王之穷荒勤逺兮。适足贻后世子孙之忧。越兰津为他人兮。当时固已厌苦其烦劳。岂无攻心之上策兮。顿刃挫锐亦

深入乎不毛。渡泸水临滇池兮。并日而食则他可知也。收资财以给军国兮。殆简牍之虚辞。间一岁乃出祁山兮。吊民代罪公来独何迟也。傥无所

事于东与南兮。举全力而加诸当逆。汉贼斯蒲伏而授首兮。王业讵偏安于蜀都。攻益州之疲弊兮。讫莫遂其良图。慨东隅之得失兮。畴克收此桑

榆。抑天之所坏不可支故使至此极兮。植疆起仆尽吾意之区区。揆厥所元终都攸卒兮。孔明之于昭烈。盖无言不酬矣。又何负乎乱日高楼岿然

压绳若兮。俯仰千载。怀诸葛兮。德如伊周。过管乐兮。孰云所长。非将略兮。变故横发。巧言夺兮。仓卒。应酬。不踬跲兮。本志先定。惟北伐兮。回兵南讨。

路纡曲兮。言旋言归。暂休息兮。祁山之役。最后出兮。魏人闻此。犹震叠兮。矧及当时。用全力兮。摧枯拉朽。彼固弗敌兮。事不如意。八九且十兮。然亦

何憾孽匪自作兮。自兹已来可惜兮。徼外蛮夷。今毕服兮。不复弄兵。暨邛木兮。偃旗卧鼓。不顿一戟兮。我独北望。伤宛洛兮。极目千里。氛甚恶兮。沈

吟遗章。涕零落兮。攘除兴复。将焉托兮。登兹销忧。聊假日兮。郡人朱孝友赋云。惟泸之北。二水互撃。上有岑楼。突兀新出。云霞来舞。日月下觌。向斤

斧之未声。忆有孤亭翼然。。冠之江山呼而不回。万景颔而相违。胡此楼之乍架。纷戢戢以来归。吾闻绠长。可得深井之水。思长可得古人之意。不诚

而子弟功忽。念之深者。或变色于天地。今此楼高。而抱千载之想。冝物色之吾媚。非昔叛而今安。盖感于中者异矣。方汉鹿之逸去。慨群雄之竞

逐。吟则梁父有蜮含毒。恋隆中之暇日。忍赤子之血肉。若夫孟德眼中。芒刺吴蜀。孔明胸中。一家南北。发火德而未熖。何啻艺而不熟。虽然

治外必由内肃。服逺将自近始。小盗窥户而不剪。奚大盗之时毙。剑则逐于孟获。志本趋于曹氏。昼望中原。辽乎邈哉。夜从枕上而屡至。马一

日以南牧。即扬旌而北指。临岐发疏。剖肺肝兮。泪汪汪而落纸。虽鼎峙之国署为狭兮。而此心之阔尚弥乎八荒之外。嗟乎以义烛世。贤否了

然。以古烛今。君子见前。孔明义概。欲见不可。元帅晁侯。是亦龙卧。亮心乎中原。侯心乎孔明。时不同而意同。思正乾坤。两贤一盟。当玉账之闲暇。侯

举酒以时欢。斜日上乎层栏。风弄䄂而独立。盖如见燕代于户牖。从万里之羁执。楼曾何知。但临水岌岌而已。陆游南定楼诗。行遍梁州到益州。

今年又作渡泸游。江山重复争共眼。风雨纵横乱入楼。晚对楼。在南定楼之右罗城上。乾道梁公介建。取杜诗坐对秦山晚之句为名。会江楼

泸为治。据岷江之西。内江之南。二水合流。径趋吴会。凡楼橹上下风者。皆舣焉。郡之通逺门外五十步。有亭曰泸江。以为过客登岸盘礴之所。创于

梁公介。再创于虞公炢。葺于曹公叔逺。广立三门。其体虽具。然历岁未乆。渐觉荒凉。帅守尚书杨公汝明。从而更葺之。揭楼居以冠其首。横袤六丈。

崇二十有馀尺。拦槛檐宇。绘画彩饰。焕然一新。始称大国。候馆堂堂气象。下瞰江步。波光渺渺。一目无际。达人贵游。杰商巨贾。渔人舟子。连艘御舳。

悉凑其下。于是宇其馆曰江阳。堂曰卧龙。楼曰会江。取二水交流之义。舟行有所憩。客至有所馆。祖饯行人有所寓。讲行游乐有所止。泸之为馆者

凡五。曰皇华。曰通津。曰留春。曰骑远。未若此馆之为宏且丽也。是役也。费缗九百有奇。泸川宰陈南金实董之。拥翠楼。在泸州雅歌堂之上。李公

焘诗引。谓春畦甘菊。今犹青蕊。移梅拥翠楼下忽已着花。戏成长句云。淳熙元年九月尾。菊未落英梅破蕊。从来两美难必合。今忽得此一笑喜。人

言地瘴物失时。进忌太蚤退苦迟。老夫亦岂不自觉。姑与饮酒仍赋诗。忍令芳草直为艾。封殖嘉树宁少待。夕餐九华可无死。却期老岁于吾子。

镇逺楼。在泸州即整暇堂旧址。李公寅仲既移堂于锦堂东偏。遂即此地建楼。高楫众山气象雄伟。公自为记云。余之为此。岂固欲快一时登临之

乐。目视霄汉啸歌娱燕者哉。事常伏于隐微。及其瞰而图之。斯可析冲樽俎。而厌难于无形也。赖国威灵。内属之夷。岁踵故事。效牵受令。边鄙不耸。傥溺

于燕安。而谓鸩毒之可怀。忽蜂虿之肆毒。虽欲乐此得乎。吾将以镇逺名楼。未欲从事于近者也。且缮甲治兵训士。固为边备之常。然古今边患。多

起于贪吏之侵牟。规小利而生舋以致边徼生灵之不可乐。者。故曰不矜细行。终累大德。况承方面之寄。而以是临之哉。亭江阳谱泸江亭。在泸

州通海门外五十步。为过客舣船迎饯之地。乾道八年。帅梁公介撤茅为瓦。附城面江。高明爽垲。榜曰江亭。公自为之记。曰。泸治大江之北。士大夫往

来乘舟者十八九。乾道元年。予被命造朝。舣舟江上。时暑方作。升客亭而憩焉。庳陋湫隘。不可容足。私窃苦之。后六年来牧此邦。谒客于亭上。视其

污败如故。而倾压有加。乃命成忠郎权兵马监押张侁。择地而新之。创屋十馀间。不侈不约。负山而临水。睇望广逺。心开目明。揖晨曦之光。覧霄月

之辉。烟云倏甮。风雨晦霁。景色各殊。或者谓郡之胜处。尽在乎此。予谓游观之益。则欲择其胜。行旅之益。则欲求其便。何者。水行而乘舟。人之所同

也。然四支百骸。窘束于寻丈之间。动作寝卧。皆失故常疾风怒涛为之忧恐浮家而俱者。虽僮仆婢妾慊然有不自适之意。行及郡邑。人人自以为

得少休也。縻舟而出。左右前后。有屋室可娱。相命而趣之。列席而坐。载酒而酌。彷徉盘礴。洒然忘疲。岂不足以为行人之惠乎。夫物无小大。事无缓

急。苟有可便利于人者。君子必尽心焉。环千里而临之。身所居处。园囿陂池极其广。百步之内。候馆弗葺。主宾相接。劳迎饯送。顾瞻栋宇腐败倾侧。

此而弗顾。谓其能善理也哉。凡我在官。推广是念。谓一亭之废兴。系行者者之休戚。自今南面以。长民者。重有弗便。勿萌诸心。而公家之利。知无不

为。则书所谓克勤小物。异浮屠氏所谓善用其心者。其庶几。乎。嘉泰四年。郡丞虞公炢重建。榜以今名。嘉定十四年。帅大博曹公叔逺重修。增立两

庑。浚筑后沟。以除浸漏之患。又广立三门于前。始有帅府肃容气象。元一统志在江皋宾饯之所。故相虞允文十岁侍父祺漕潼川。登此亭有诗。映

水林峦影颠倒。济川舟楫势峥嵘。东行万里欲乘。兴。更待一篙春水生。嘉熙兵废。西山邵慱见此诗叹曰。此童逺大之器也。创啸吟亭。啸吟亭

在卢峰孔明祠之下。万山前列。重岩叠嶂。如浪涌。如云屯。令人应接不暇。旧有亭曰长啸。岁乆腐败。帅守尚书杨公。命泸川令史大川撤而新之。后从

东西开两轩。濩以前荣。缭以修垣。每岁洊九辄于是焉。讲登高故事。视龙山马台雅兴何歉哉。公有和史宰诗居壁间。诗见文类锦浪亭东山

亭柏岩亭芝石亭自骑鲸馆望东岩三圣院。僮隔大江。峭岩壁立。如列屏戟。连亘至圣观音院凡一里许。曹公最爱其胜趣。谋经营为游

观之地。未暇也既得召命。未行间。与郡士徜徉馆中。望其地。谓可栽数千桃。当春烂然。江波上下如锦。视古桃源可无愧也。闻者欣然。不半月遂得

千馀株。曹公即命于桃多处。立亭曰锦浪。公诗云。泸江东山山更奇。骑鲸飞仙归未归。桃花千树烂春画。莫作韩子荒唐讥。且题同郡士侄名。石刻

在馆壁间。又少北岩石磷峋。嵌洞高下。立亭其旁曰东山。又少北则巨岩特立。其广五十馀丈。尤怪奇。岩前巨柏双干。可三百年。名以柏岩。每逰人

至此。必踌躇不忍去。旁有忠政邓王祠。亦再新其门屋。少北逾三圣院之右。有石洞。中设波沦禅师像。名其洞前亭曰捿禅洞。又其北有小岩特起。

高三丈馀。上广下狭。挺如瑞芝。名以芝石。因亭其右。即芝石为名亭之。左又有大面岩。左右两岩。夹亭逺望连江隐蔽。大江环旋。不见去来之处。如

重湖在其下。雉堞浮屠。相为掩映。真胜趣也。肃昭亭。在泸州朝天门瓮城内。凡诏命之至。帅率官属迎拜于此。宣诏亭。在泸州内城楼下之东

偏。与班春亭相向。皆为屋三楹。高敞视他郡为壮。班春亭。在泸州城内楼下之西偏。白皓亭。旧在泸州铺之侧后废。郡人正字刘公望之。常题

云。一作江阳梦。转头凡几春。滞留浑为酒。行李尚因人。黄叶吟边驿。青衫老去身。平生湖海愿。鼎鼎欲谁陈特堎亭。在泸州郡东北二十里。曲

水亭。在泸州四香亭北。五柳亭。在泸州南定楼之左。淳熙间史公皋建。新亭在五柳亭之对。前有大池。今废。楒木亭。在泸州郡东北六十里。

得要亭。在泸州。梁公介所创也。在宝山。止水亭。在泸州直锦堂之后。绍兴间建。王公卿月诗云。奏刀馀地事无多。燕几凝香静养和。聊尔命亭

为止水。已殊驾说径无河。旧闻渊默雷声迅。更值林幽鸟语讹。童子纵教抛瓦砾。不知何处认清波。梁公介诗。惊涛渺半空。怒势突千里。此岂水性

哉。物有激之耳。方塘寻丈间。一泓清且泚。镜面烛须眉。水壑绝尘滓。道人修净观。此心如此水。不从苦海中。更放波澜起。憩车亭。在江安县东北

二十里。解鞍亭。在江安县北五里。祠郡县志方山神祠。在泸州方山下。宋朝讨乞弟阴两逾月。神宗皇帝封香祷焉有应。使者按图经以闻。

遂赐庙号。俗号魏武祠。李焘辨之。舆地纪胜龙祠在泸州城。宗德庙。瞰大江。下有潭。上有龙祠。岁旱。则州遣吏沉石匣。金龙于潭辄应。庙江阳续

谱后土庙。在泸州郡之来冈曰堡山。稍下之曰寨山。地势最高。俯瞰井邑。在昔为兵屯所寓。故骁。骑营在焉。绍熙壬子之变。本营之黥实倡之。爰徙

置他所。其山先有岱宗祠颇壮。椐地之。要。肹蚃毕应。右为后土祠。视岱宗为僻隘。于君臣之义未称。左为卢峰。即前骁。骑营故地。昔人于此创北阴

祠。以。处诸方云逰慕道者。尝取合江平盖山腾清废。观额。揭之气象荒落。乆不能振。帅守尚书杨公从其右。占两山之盘审曲面势。实为要会。徙后

土祠更创之。前为后土殿。后为九皇殿。揭腾清。观额于祠门。不特地气上腾于后土取义为称。而所据之地。众山朝揖。如拱至尊。岱祠俯居其下。分

义俱允。九皇殿后为道纪堂。即缁黄所谓方丈。命主观者居之。庖湢帑廪毕具。右通旧。观。改创前荣为云堂。仍处云游徒侣。主以羽衣。俾两相资。

图为乆计。最后得高阜。即此峰之顶。东西二山。捍如台门。中贯内江。直冲其趾。筑堂为游息之所。扁曰群玉山。环莳以梅。取像杨州祠琼花遗意也。

经始绍定壬辰之夏。迄冬考成。董其事者。路钤李大亨。路分田允恭。一毫不以役民也。龙神庙。龙马潭龙神庙号显烈。累封嘉泽昭灵善利福应

侯。事迹并见前谱。寻自宝庆元年以后。至绍定元年遇旱辄祷。祷辄必应。农田获济。肹响异常。会皇帝登极赦恩。应诸路州军神祠。曾经祈祷灵应。功

及于民。合该封爵去处。令所属依条保明闻奏。帅守尚书杨公即以灵迹上。乞赐加封。准敕特封慱济公。寔绍定己丑三月二十四日下。公于是年

人日丙子。先告之以文曰。惟神潜兹洄潭。泽兹遐陬。德烈在民。锡爵通侯。汝明竭来。守藩屡沐神庇。闻子帝聦。易号慱济。祀秩大神。位列上公。邮传自

天。来贲珠宫。时当东作。敬为民祷。端月丙子。农谚相告。去岁之歉。证实有因。及兹岁首。宁不疑惊。今日人日。环及丙子。吏职是忧。神其鉴此。帝休甚

渥。神。荷宠灵。博济美名。为实之宾。相我康年。纶音将至。撃鼓坎坎。当侈君赐。诰到之日。再告之以文曰。惟神司泽黔黎。受职穹昊。曰雨曰旸。靡不应

祷。帝谓守臣。予嘉乃功。是陞公爵。慰尔抚封。衮衣煌煌。赤舄几几。慱济之名。实不虚美。自今以始。神其懋功。所济愈博。涣号无穷。灵应庙。灵应

庙旧居南田。气象涣散。不足以锺斯文之祥。帅守尚书杨公。每过而惜之。后得风门曹氏园故基。据据江山要会。岩洞谽谺。地险景绝。疑为神物所宅。

会曹氏子数。有异梦。惊寤不敢居。谋举以求售。公以二十七万五千钱得之。邑士时创桂华楼。请徒置其地。而改建新庙焉。公为规画制度。为殿。为

寝。为双松祠。崇庳广狭。皆有成式。复捐缗以助其役。按神之在仙阶也。号为北府。故郡县置庙多居北。此山实占郡之东北隅。坐坎面离。非特正南

向之位。而内外二江从坤离朝入。会于山趾。直归于巽。坤为文离为文明。巽居东南。青赤为文。是殆斯文之所钟聚。出于天成。非人力所能致。且复

面城瞰邑。万窗灯火俱在神光照烛中。则将阴相于多士可知矣。门前一水万里。朝东北尤快便。郡之有志者。能于是焉用力以成之。一世龙头特

胜内物耳。何止乙丑榜眼而已哉。郡县志登天大王庙。在合江县江之左。传为凉王吕光灵异暴著。过者必祭鱼。寺江阳续谱万寿禅寺。泸

之北有山曰北岩。下瞰百家之聚。其居岸内。水夏秋涨潦。狂澜怒湍啮其趾。颓坏者十之三。里人建补陁岩祠。于山之半。以镇压之。为阁三层崇数

仞。状类宰堵波。或曰郡治所据无冈阜。兹实其屏障。是阁也。非特以誓水固堤而已。帅守尚书杨公汝明。即其地而恢拓之。为屋数百楹。入门之左

架虚设栏槛。面江咨双流。扁曰水云乡。循右蹑磴而上为金仙殿。殿之两庑下为二阁。左曰送江。右曰望州。殿后为直指堂。堂后为毗卢顶。毗卢顶

后为方丈。前架毗卢顶为五峰阁。自殿而东为锺楼。缔构三层。与补陁岩阁对峙。而略崇之。以术者言寺之青龙所系也。最上𢇮百斤铜锺以惊昏

晓。中徙补陁岩旧像置焉。下为枕带双流之阁。取水经江阳枕带双流。据江洛会语楼后为厨为库。自殿而西为藏殿。即补陁岩旧阁。而更张之。阁

后为云堂。堂后为众寮。不数年而寺体具。金碧交映。林谷生华。锺鼓以时㖵梵传响。请于朝赐额曰。宝庆北岩万寿禅寺。实绍定三年三月空日也。运

使隆山程公遇孙为寺记。开州史君金华应公镛为锺名。记铭普见文类方寺之未创也。邻壤有居民。其祖嗜佛书。自写四大部经。龛置于家。于后

方题云。俟北岩寺成施诸寺。殆若有物命之者。其子孙以是请。愿舆置之寺云。观江阳续谱天庆观。南拥群山。左界岷水。虚坛插斗。老木参天。沈

沈然诚一郡之仙居也。圣祖殿最居观北。修廊凹凸。弗利走趣。朝谒者每惧不恭。帅守尚书杨公汝明议就观之。东北隅颛辟一门。从殿西庑而

入。爰命相视其地。先自小草场巷路开拓而石甃之。俾道士程冲妙充住持元其事。继招广安军岳池冲真观道士刘临代之。仍命郡士

康元寿揔其役。建门楼及更衣亭展两庑。凡若干楹殿有腐坏未备者。复从而更易葺成之。于是宫宇既严。班列用肃。暏者知敬。先是观无寮

舍。道侣散居于外。殿堂荒寂。颓毁半之。至是创三清殿。修三门。修两庑。东庑之外修复七星阁。西庑之外得隙地旧为民所占。皆命他徙而锄治之。

建方丈云堂厨库若干楹。俾安徒侣庶奉香火惟䖍。自宝庆三年冬始事。至绍定元年秋落成。凡费四千五百八十三缗。镪一百六十六贯七百有

奇。州民先道源捐田助修建。役既罢而用不及。田隶之常住。求资养众云。庵江阳谱节庵。绍兴元年王公卿月建在止水亭之北。开禧元年。李公

寅仲增筑小亭于其前。围以短墙。愈觉幽邃。隐然有别墅气象。公诗云。花木新栽一径长。小庵如款赞公房。心清要省铃斋讼。公退空凝燕寝香。已

约芳菲供几案。不妨真率釂壶觞。年丰顿觉民和乐。老子从渠两鬓苍。堂江阳谱宝山堂。宝山旧为堡障所。故军营兵司皆寓焉。居高望逺。最为

得要所。冝屋之以备防托。庆元间。右司陈公损之尝筑堂。制帅𡊮公说友名之曰江山平逺。其堂高数仞。下可建三丈之旗。每一风雨。不无高寒之

虑。帅守尚书杨公汝明。自楣以上架梁而中分之。上为楼居所眺益逺。移𡊮额揭之。下为堂取孔明出帅表中语字。曰忠分。复筑二亭以附益之。一

曰隐映逶迤。摘少陵杜公甫过泸州诗语。一曰风物熙熙。摘殿丞鲁公交赴泸州诗语。收揽一山胜概。与旧诸亭管风月云。整暇堂。今在泸州设

厅之后。旧在兖绣堂对。绍兴三十二年。王公葆立。李公时雍书其额。帅王公之奇诗云。炳若丹青敷德义。后人于此取良规。梁公介诗云。是邦无征

科。为吏不劳力。今年到官。初。谍诉颇纷集。大家张空簿。小家称倍息。弃责尔未能。义取犹可给。风晓便革心。老我多暇日。梦回黯空庭。小憩华胥国。

开禧元年。李公寅仲既即此地建镇逺楼。乃徙堂于锦堂之东偏。堂前拓地十丈许。杂植花竹。因旧名为整暇堂。嘉定八年。范公子长复移其屋于

荷轩地为阜民堂。乃废旧设厅。后恩威堂额改为整暇。恩威堂淳熙十四年张公忞建。筹边堂。在泸州旧在小厅后。绍兴十三年。李公璆建。嘉定

八年。范公子长移筹边额置小厅上。此地遂呼明楼。盖屋相接。下暗尝设两明楼于屋上故也。嘉定十三年。漕。使汪公杲权帅事。以小厅上不须着

名。复移筹边堂在镇逺楼下。太博曹公叔逺名楼下为德礼堂。用左氏。传管仲语。遂于明楼再立筹边堂。额乾道六年。梁公介诗云。筹边无它长。幸

此岁有秋。吏无打门宣。民无失业忧。史君来此邦。不旦肉食谋。有言天命之。为汝消穷愁。夷蜑及生齿。各异风马牛。一醉堂上樽。莫运机与筹。此堂

甚壮伟。咸谓复旧额为冝浮香。即筹边堂西偏。以瞰阜民堂下池莲得名。后乃废。曹公叔逺复其旧。雅歌堂。在泸州遂志斋后。梁公介诗云。壮士

处纷纭。举措甚闲雅。奕棋报戎捷。赋诗即鞍马。功成谈笑间。此岂矫情者。落落乌蛮乡。圣化乆陶冶。昔为矢石场。今作桑麻野。雅歌同民乐。造化亦

我假。舆地纪胜在州治。又有浮香亭。拥翠楼。壮猷堂。在泸州与阜民堂相置五楹。其栋高五丈。尤为雄壮。政和四年。贾公宗谅建。梁公介诗云。方

叔事南征。戎车简以约。载严旗旐美。有熚軧衡错。弓矢初不张。未信虏难却。何以观壮猷。治外贵其略。此岂数孙吴。况复称卫霍。升堂诵遗什。九原

不可作。锦堂在泸州整暇堂之后。旧为郡治正寝。绍熙四年。吴公总迁正寝于衮绣堂。嘉泰二年。王公大过始撤其前后室。独存斯堂。刻其家藏

御书于左右壁。他御书及古今碑附见。东庑为书籍库。前后所刊板皆在焉。凡四十种。阜民堂。在泸州小厅西隅。旧为宸章阁以藏御书。王公勋徙

御书于学之宸章楼。此阁遂废。改为轩以临荷池。嘉定八年。范公子长复撤轩为江阳书院。移整暇堂建其上为今名。取周官倡九牧阜兆民

之意。临邛魏公了翁为篆额。汉嘉薛公绂为之记。记见别集旧镇逺堂。在泸州郡圃之北。今废杨达记云。松竹桃李。四时交荫。有堂巍然。宏敞

于中。寔贾公宗谅所建也。后为整暇堂。今为江阳书院。清白堂在泸州斯文堂前。范文正公尝送向综为别驾。有归书清白最之句。故名。

世德堂江阳谱在泸州。嘉定四年。倅费昌遇以许公奕之延庆尝倅是邦。建于蓊䆳之前。中绘许公父子像。魏翁了翁为书额。郡县志尹吉甫祠堂。

在泸州。旧经载吉甫江阳人。然史传无考。惟郦道元水经载杨雄琴清英云。吉甫子人奇至孝。后母譛之。自沉江中吉甫援琴作子安之操。此事水

经附见于江阳。今泸多尹姓近世立祠。曰清穆堂。舆地纪胜聴更堂。在泸州安夷门外。传氏园之后。乃观刘先生读书处。恩威堂。在泸州设厅后。

北定堂。在泸州北岩。帅杨汝明建。吟风堂。在泸州倅厅。馆江阳谱皇华馆。对泸川县衙。系旧小作院故址。会省罢作院。嘉泰一年。帅王公大

过撤而新之。架屋二十楹。门庭库略备。续有旨复作院之旧郡。乃即馆为监作廨舍。今但为葺治军器之地。不复为馆矣。通津馆。在泸州开福寺

下。嘉泰二年。帅王公大过建。岁乆颓越。太慱曹公叔逺重。修。留春馆。在泸川县治对之西偏。帅曹公叔逺既改建监。至后名之曰留春馆。门屋三间

北向。其后负州学山为屋三间。旁为两室。可以为僚属憩集之地。又翼以两亭。其东偏因荔枝立亭曰酣红。其北立亭曰凝翠。移花植柳成列。拦揽掩

映。小径步履颇有景趣。骑鲸馆。在泸州来逺门之外半里。泸之江山椎丽。可以临眺者。城端则海。观。而江浒则泸江亭而已。海观为州治燕集之地。郡士过客

不得辄登。泸江亭可待舣舟然有一人先之。则继至者无所寓泊讑者欿然乆矣。帅曹公叔逺始买地于临江民。得拾馀丈。又得以逺营东叁拾丈。乃

为堂五楹。旁为两室。西为门三间。对堂为屋三间。设坐槛以东眺。正与江外东岩相直。大江横前。景趣天地。名曰骑鲸。庶几。坐想李太白超逸乏兴。

官僚得以游息。郡士得以徜徉。无州治严钥之禁。过丹停泊。亦皆逺得胜处。尤为一郡美观也。斋江阳谱时斋。在泸州锦堂之后。旧名觉斋。庆元

间。范公仲艺建于衮绣堂后。开禧元年。李公寅仲徙建于此。范公于长改称绛仙。旧舫斋。在泸州蜗牛庐之侧。今废。晁公武春日诗云。蜗牛庐畔

舫斋前。春晚崠光绝可怜。云补断山尤秀拔。竹藏残蕊尚婵娟。船斋。在泸州小厅后。深五楹。斋外两旁各置栏槛通往来。栏外植竹。竹外各为书

室翼之。翠梢掩冉。窗扉互映。幽闲可爱。遂志斋。在泸州筹边堂后。食号小船斋。太慱曹公叔逺多燕坐。此以旧录称在泸为逺志斋。求其所而不

得。遂揭此名以寓坐右铭之意。庐江阳谱旧蜗牛庐。在泸州筹边堂东偏。今废。梁公介诗云。吏行散凫鹜。文书委䖝鱼。退归小室卧。万事不关渠。

清风动竹柏。爽气来襟裾。淡然众所从。目省还自如。僮仆或相怪。老夫维摩室。唤作蜗牛庐。蓊邃江阳谱蓊邃。在泸州。旧为昴霄阁。自清白堂前

廉梯级而上。隔以花木据山之绝顶凭虚为拦楯。俯瞰大江。廛里伏其下。舟船往来。一一可数。开禧间。虞。炢建。即眉山徎骧所建江亭故基也。徎骧

赋诗云。洗开丛筱着危亭。便觉栏前眼力浑。崚岭南奔环邑屋。大江东转出城根。身随野艇维官渡。日送冥鸿到海门。老去此心如止水。秪须庭下

小池盆。会虞炢去。或者撤之。大夫士所共惜。嘉定四年。倅费昌遇取前倅许延庆旧额重。建。遂榜今名。宋公德之为书其额。翠壑江阳谱翠壑。在

泸州斯文堂后。淳頥七年。倅许延庆建。嘉定三年。倅姚自舜重脩。




永乐大典卷之二千二百十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