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卷07385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千三百七十九 永乐大典
卷之七千三百八十五
卷之七千三百八十六 

永乐大典卷之七千三百八十五十八阳

丧礼四十五

辽史礼志。䘮葬仪。 圣宗崩。兴宗哭临于菆涂殿大行之夕。四鼓终皇帝率群臣入柩前。三致奠奉柩出殿之西北门就辒辌车藉以素

䄄。巫者祓除之。诘旦。发引至𥙊所。凡五致奠。大巫祈禳。皇族外戚。大臣诸京官以次致𥙊。乃以衣。弓。矢。鞍勒。图画马驼。仪卫等物皆燔之。至山陵葬

毕。上哀𠕋。皇帝御幄。命改大面火致奠。三拜。又东向再拜天地讫。乘马率送葬者过神门之木乃下。东向又再拜。翼日诘旦。率郡臣命妇。诣山陵行

初奠之礼。升御容殿。受遗赐。又翼日再奠如初。兴宗崩。道宗亲择地以葬。道宗崩。菆𡍼于游仙殿。有司奉䘮服天祚皇帝问礼于总知翰林院事耶

律固。始服斩衰。皇族外戚。使相矮敦官。及郎君服如之。馀官及应承人皆白枲衣巾以入哭临惕隐三父房南府宰相。遥辇常衮九奚首郎君夷离

毕国舅详稳十闸郎君。南院大王郎君。各以次荐奠。进鞍马衣袭犀玊带等物。表列其数。读讫。焚表。诸国所赙器服。亲王诸京留守奠𥙊进赙物。亦

如之。先帝小敛前一日。皇帝䘮服上香奠酒。哭临其夜北院枢宻使契丹行宫都部署入小敛。翼日遣北院枢宻副使林牙以所帽器服置之幽宫。

灵柩升车。亲王推之至食羖之次盖辽国旧俗于此刑羖羊以𥙊。皇族外戚诸京州官以次致𥙊。至葬所。灵柩降车就轝。皇帝免䘮服。步引至长福冈。

是夕皇帝入陵寝授遗物于皇族外戚。及诸大臣乃出命以先帝寝幄过于陵前神门之木帝不亲往。遣近侍冠服赴之。初奠。皇帝皇后率皇族外

戚使相节度使夫人以上命妇。皆拜𥙊。循陵三匝而降。再奠如初。辞陵而还。宋使告哀仪。皇帝素冠服。臣僚皂袍皂鞓带宋使奉书右入丹墀

内立。西上阁门使右阶下殿受书匣。上殿栏内鞠躬奏封全。开封。于殿西案授宰相。读讫皇帝举哀。舍人引。使者右阶上栏内俛跪。附奏起居讫。俛

兴立皇帝宣问。南朝皇帝圣躬万福使者跪奏来时皇帝圣躬万福。起退。舍人引使者右阶下殿于丹墀西。面东鞠躬通事舍人通使者名某祗候

见再拜不出班奏圣躬万福再拜出班谢面天颜。再拜。又出班谢逺接。抚问汤药。再拜赞祗候引出就幕次宣赐衣物引。从人入通名拜奏圣躬万

福。出就幕赐衣如使者之仪又引使者入。面殿鞠躬赞谢恩。再赞。有𠡠赐宴再拜赞祗候出就幕次宴引从人谢恩拜𠡠赐宴。皆如初宴毕归馆

元国朝典章䘮礼

{{{caption}}}

五服年月  斩衰二年齐衰三年大功九月小功五月总麻三月{{{caption}}}

{{{caption}}}

姑舅兄弟姑之子为外兄弟舅之子为内兄弟

{{{caption}}}

{{{caption}}}







两姨兄弟谓从母之亲兄弟姊妹

殇者男女未成人而死可哀殇男女已娶嫁许者皆不为殇也。十九至十六为长殇十五至十二为中殇十一至八岁为下殇。

殇哭之以日易月 期哭之十三日 大功哭之九日小功哭之五日缌麻哭之三日未生三月者不哭{{{caption}}}









{{{caption}}}








{{{caption}}}

定为三年之䘮 畏吾儿䘮事体例 一件断了气。后头交穿衣服者。那害的人。自心索要衣服呵。与穿者。一件女孩儿媳妇儿每带白孝。散头

发者。于内若有亲春孩儿每做和尚。合带的孝呵。交肩甲上挂白财帛者。俗人每散头发者。 一件人死呵。休推着做享𥙊的茶饭。杀马杀牛杀羊

者。伴灵聚的人每根的。与素茶饭者。 一件棺子上贴的尽的。钉鎕钉子刻来的。太岁头。双𥙊物。单𥙊物。有者。合胲上。乳头上。肚脐上。放的金子牵

驼驮马根前。拿大麦盘子的。挂甲的走灵马唱的。孝车前承应的。浇奠路𥙊的。坟上盖答的。立坟地的。埋葬的。或是杨了骨殖的。斋和尚念经者。已

上应合用的。都教有者。依着这体例里。量气力行的他每识者。一件休似汉儿体例行者。搭麻花挂孝穿园头。都休穿带者。烧了收骨殖呵。休似

人模样包众者。休暖墓儿者。休引灵者。或是摸莫那个七条里。休依汉儿体例。纸做来的金。银。纸房。纸人。纸马。袄子休做者。行御史䑓。准御史䑓咨。

承奉中书省扎付该准咬老瓦思八撒海迷失脱烈脱因纳文字择谈畏吾儿田地里。从在先传留下底。各自体例。有来迼汉儿田地里底众。畏吾

儿每䘮事体例有呵。自已体例落后了。随着汉儿体例。又䘮事多宰杀做来底勾当每。上位聴得上头。帖薛不速蛮也䘮事里。依各自体例行。有从

今已后这汉儿田地里底众。畏吾儿每䘮事里。只依在先自已体例行者。汉儿体例体随者。休宰杀者。从今已后。不拣那里畏吾儿䘮事里。自已畏

吾儿体例落后了。汉儿体例随呵宰杀呵。那畏吾儿底家缘一半断了者么道。圣㫖了也。依着了底圣㫖。畏吾儿底䘮事里。合做底体例。冩了和这

文书一处将的去也。只依这体例文字教知者。钦此。 禁䘮葬𥿄房子至元七年十二月。尚书刑部奉尚书省扎付。该准中书省咨。十一月十八

日。奏过数内一件。民间䘮葬。多有无益破费。略举一节。纸房子等。近年起置。有每家费钞一两定钞底。至甚无益。其馀似此多端。奉圣㫖。纸房子无

疑禁了者。其余啇量行者。钦此。都省议得除纸钱外。据纸糊房子金钱人马并彩帛衣服帪幕等物。钦依圣㫖事意。截日尽行禁断。次请照验施行。

禁约焚尸 至元十五年正月。行䑓准御史䑓咨。承奉中书省扎付。近准北京等路行中书省咨。北京路申。同知高朝列牒。伏见北京路百姓。父

母身死。往往置于柴薪之上。以火焚之。照得古者圣人治䘮。具棺椁而厚葬之。令本路凡人有䘮。以大焚之。实㓕人伦。有乖䘮礼。本省者详。今后除

从军邉逺。或为羁旅。从便焚烧外。据乆居土着之家。若准本路所申相应。准此。送礼部议得四方之民。风俗不一。若便一体禁约。似有未尽叅详。比

及通行定夺以来。除从军应役并逺方客旅诸色目人。许从本俗。不湏禁约。外据土着汉人。拟合禁止。如遇䘮事。称家有无。置备棺椁。依理埋葬。以

厚风俗。及据礼部呈。随路广院寄顿孩骨。合无明立条教。以革火焚之弊。俾民以时䘮葬。若贫民无地葬者。聴于官荒地内埋了。若无人收葬者。官

为埋瘗。本部议得除火焚之毙。已行禁治外。其贫民无地葬者。则于官荒地埋了。无人收葬者。官为埋瘗。似为相应。都省准呈。仰遍行合属依上施

行。 禁送𣩵迎婚仪从至元二十一年九月。行御史台咨。据陕西汉东道按察司申。所辖城廓内。值䘮求亲之家。往往尽皆使用祗候人等。掌打

茶褐伞盖。银裹校椅仪杖等物送𣩵。权势之家。官为差拨士庶之户。用钱顾倩。详此一端。实违国家置备仪从之礼。拟合禁断。得此。呈奉中书省扎

付。送礼部议得若品官遇有婚䘮。止依品职合得仪从送迎外。禁断无官百姓人等。不得僣越。似为中礼。都省准呈施行。乐人休迎出𣩵 至大

三年正月。江西行省准尚书省咨。该礼部呈。教坊司呈。至大二年十月初二日。本司官传奉皇太子令㫖。上位承应的乐人每。依着在先薛禅皇帝

完泽笃皇帝圣㫖体例里。死人每根底。休迎送出𣩵者。那的是有司官管办勾当。恁与省部家文书。便教禁约者么道令㫖了也。敬此。呈乞照详都

省咨请敬依施行。 禁治居䘮饮宴 延祐元年七月十二日。承奉江浙行省扎付。准中书省咨。御史台呈。准江南道行御史台咨。备监察御史王

奉训呈。伏以父母之䘮三年。天下之通䘮也。死敛葬𥙊。莫不有礼。礼曰。披发徒跣。居于𠋣庐。寝苫枕块。哭泣于世。时歠粥。朝一溢米。夕一溢米。又曰

始死。充于有穷。既𣩵。瞿瞿如有求而弗得。既葬。皇皇如有望而弗至。经曰。食㫖不甘。闻乐不乐。此孝子哀戚之情。既葬。𥙊以其时。期而小祥。又期大

祥。三年禫𥙊。霜露既降。春雨既濡。凄怆怵惕。如将见之。此子终身所不忘。岂拘于三年哉。去古日逺。风俗日薄。近年以来。江南尤甚。父母之䘮。小敛

未毕。茹𦾥饮酒。略无顾忌。至于送𣩵。管弦歌舞导引循柩。焚葬之际。张筵排宴。不醉不已。泣血未干。享乐如此。昊天之报。其安在哉。兴言及此。诚可

哀悯。若不禁约。深为未冝。莫若今后。除蒙古色目合从本俗。其馀人等。居䘮送𣩵。不得饮宴动乐。违者。诸人首告得实。示众断罪。所在官司申禁不

严。罪亦及之。不惟人子有所惩劝。抑亦风俗少复淳古。冝从宪台札付各道禁治相应。具呈照详得此。本台看详。国家以风俗为本。人道以忠孝为

先。可以移忠。可以事上。忠孝既立。则人道修。而风俗厚。为治之至要也。三年之䘮。古今通制。送终营葬。人子大故。涂车刍灵。礼亦有之。至若忘哀作

乐。张筵群饮。败礼伤俗。冝从合干部分。定拟通行禁止相应。咨请照详准此具呈照详得此送据礼部呈参详。父母之恩。昊天罔极。终身而不能报。

圣人定立中制。以为三年之䘮。送终葬𥙊。当尽其礼。若居䘮饮宴。𣩵葬又动乐声。实伤风化。如准御史台所言。除蒙古色目人各从本俗外。其馀人

等。禁治相应。得此。送礼部行移刑部议拟去后。今据礼部呈移准刑部关议得。父母之䘮。至于哀戚。其居䘮饮宴。𣩵葬用乐。皆非孝道。除蒙古色目

冝从本俗。馀并禁止。敢有违犯。治罪相应。关请照验准此。本部参详如准刑部所拟。遍行照会相应具呈照详。都省咨请依上施行。 䘮服各从本

俗 延祐二年八月承江浙行省扎付准 中书省咨。御史台呈。监察御史刘承直呈。切见江淮之间习俗。䘮服有戴布幞头。布袍。为礼者。夫䘮礼

斩哀齐䘮以至缌功。自有官服之制。亦有轻重之差。其幞头公服。乃人臣服之于朝廷拜贺之吉服也。今愚俗无知。乃敢以布素为之于㐫服之馀。

揆之礼经典故。皆非所冝。理应禁捕。具呈照详得此。送据礼部呈。本部参详。方今䘮服。未有定制。除蒙古色目人各从本俗。其馀依乡俗以麻布为

之。外据江淮习俗。比依公服制造。如准御史台所呈。禁治相应。具呈照详得此。都省除外。咨请依上施行。 {{{caption}}}

收埋暴露𩨿骨二款中统元年五月中书省奏准。宣抚司条款内一件。据各路见暴露𩨿骨。仰所在官司。依礼埋瘗。奠𥙊追荐做好事。 中都西南

许葬 中书省至元六年十月二十日。孛罗速鲁传奉圣㫖。且休者。新亡殁了底。北壁东壁。休𣩵葬者饮此。 基上不得盖房舍 至元八年正月。

尚书省准中书省咨。诙今有大司农司。孛罗文字译该钦奉圣㫖。节该如今死人墓上。不得教传瓦盖房舍。在先有底依旧者。钦此。 移葬嫁母骨

殖 至元七年闰十一月二十三日。尚书省刑部来申。孙平告妻阿杨。在前与董童二为妾。身故𣩵营了当。董童二男董拾得。盗元葬骨殖。取问得

董拾得招状。乞明降。省府相度董拾得状内别无恶心。止为伊母于继父孙平家内身死。虽有生到同产。别无已后𥙊祀儿男。此上将伊母阿杨骨

殖偷掘于伊父董童二形像一处埋葬。量情四十七下。将孙阿杨于元立坟内依旧葬埋。仰依上施行。 占葬坟墓迁移 元贞二年九月。江西行

省据临江路申。备新喻州申。章能定告胡文玉强葬坟地公事。抄速到关书文契宗枝图本。乞照详议得。胡文玊父子𠋣恃富豪。强将章能定母坟

盗掘起移。却埋伊祖母二䘮。有伤风化。于理难容。又令人说诱章能信。将祖坟山地。不经批问亲邻。又不经官给据。故意违法成交。已上重罪。幸遇

诏恩革拨外。拟责胡文玉近限迁改强葬坟墓其地断还章能定管业。据章能信元受胡文玊买地钞中统一十六锭。即系违法成交。所合追没。乞

照详。省府准申。合下仰照验施行。 禁约厚葬 至大元年十二月。龙兴路奉江西行省扎付。备𡊮州路备录事司申。照略案牍涂全周呈。𠹉观圣

经有曰。葬也者。蔵也。蔵也者。欲人之弗得见也。衣足以饰身。棺周于衣。椁周于棺。土周于椁。又观汉史则曰。仲尼孝子。延陵慈父。其葬骨肉皆微薄

矣。非苟为俭。诚便于体。德弥厚者葬弥薄。知愈深者葬愈㣲。丘陇弥高。发掘必速。夫圣贤岂不欲厚葬其亲。厚之者。适所以薄之也。切见江南流俗。以

侈靡为孝。凡有䘮葬。大其棺。厚其衣衾。广其宅兆。备存珍宝。偶人马车之器物。亦有将宝钞藉尸敛葬。习以成风。非惟甚失古制。于法似有未应。每

见厚葬之家。不发掘于不肖之子孙。则开凿于强切盗贼。令死者暴𩨿露尸。良可庸哉。如蒙备申上司禁治。今后䘮葬之家。除衣衾棺椁依礼举葬

外。不许辄用金银宝玉器玩装敛。违者以不孝坐罪。似望无起盗心。少全孝道。惜生者有用之资。免死者无益之祸若准所言。诚为敦厚风化。呈乞

照详得此。申乞照详。府司看详。涂全周所言。理宜禁约。事干通例。乞照详得此。检会至元七年十二月尚书省准中书省咨。十一月十八日奏过数

内一件。民间䘮葬。多有无益破费。略举一节。𥿄房子等。近年起置有每家费钞一两定。至甚无益。其馀似此多端奉圣㫖𥿄房子无疑禁了者。其馀

商量行者。钦依。都省议得。除纸钱外。据𥿄糊房子金银人马彩帛衣服帐幕等物。钦此圣㫖事意。截日尽行禁断。咨请照验施行。准此。今据见申省

府钦依已降圣㫖事意施行。 祖先牌座事理大德四年中书省咨。江西行省咨。𡊮州路申。萍乡州朱惠孙告豪强安王侯一之等。将惠孙元供。

养亡母苏氏魂牌。装捏大言。恐骗讫银钞。归问间。侯震翁告朱惠孙坟墓奄内见有供养伊母苏氏魂牌。上列冩皇妣字样。犯上显然。府司除外。据

皇妣二字。系告犯上事理。学老于礼记曲礼下篇及朱文公家礼内批𥥟得。皇妣二字。经典该载。不曾奉到上司明文。合与不合回避。本省参详前

字样。儒学提举司考𥥟出于经典。累遇诏恩。咨请照详施行间。又准本省咨。方季二等为潘杰供养亡祖父牌上冩皇考。恐吓钱物。除外。所冩字样。

咨请回示。送刑部礼部与翰林国史院讲议得。儒学提举司考𥥟出于经典理冝回避。所犯今将已追牌座。当官烧毁。今后遍行禁止相应。都省准

拟请依上施行。 禁治停䘮不葬 延祐五年五月。福建闽海道肃政廉访司。准本道廉访使赵奉训牒。检会至元十五年钦奉条画内一款。节该提

刑按察司官所至之处。省察风俗。宣明教化。若有不孝不悌。乱常败俗。皆紏而绳之。其利害可以兴除。及一切不便于民。心当更张者。开申御史䑓

施行。钦此。切见江南民俗。率多逺䘮稽葬。习以成风。是省察宣明者有所未至耳。盖𠹉闻之。惟送死可以当大事。而䘮具称家有无。所以使贫富之葬

咸遂。人鬼之道俱安也。今闽中此风盛行。停䘮不葬。动经一二十年有一家累至三四柩者。问之则曰。年月未利。下地未得。贫乏不能胜䘮。按礼诸

侯大夫士葬。皆有月数。是古者不择年月矣。春秋九月丁巳葬定公。雨不克葬。戊午日下昃乃克葬。是不择日矣。郑葬简公。司墓之室当路。毁之则

朝而窆。不毁则日中而窆。是不择时矣。古之葬者。皆于国都之北。兆域有常处。是不择地矣。经曰。䘮与其。易也宁戚。苟能尽其哀痛之情。称家有无。

贫而薄葬。曷害于礼。且𥿄衣瓦棺犹可全其孝爱。况留停于家者。已具有棺衣耶。而不贫之户。不即营葬。辄作佛事。欲为死者妄徼冥福。先贤有言。

天堂无则已。有则君子登。地狱无则已。有则小人入。今不以君子之道待其所亲。而以小人目之。岂得为孝爱乎。移饭僧所费。为营葬之资。固不患不

胜䘮也。矧有附廓僧寺。系焚修之地。公然顿寄灵柩。尤为非冝。夫父子之亲。兄弟之爱。夫妇之恩。人皆有之。不幸遇其死亡。随家厚薄。以时而葬。则

为画孝爱之道。停棺不举。旷岁历月。使其流虫出汁。过者掩鼻。于汝安乎。生者安。则死者亦安矣。掩骼埋肉。王政所先。今民间死者。各有亲属。及至

暴露不葬。深乖古者之典。尤伤天地之和。是冝明白开谕。限以月日。使依期埋葬。以厚人伦之道。以长孝爱之风。其于教化。岂小补哉。咨请照验施

行。更为备申宪台照详行下各遵一体施行。大德五年七月。钦奉圣㫖节该官人每有气力富豪。与自己父祖修理坟茔立碑石。动军夫。官司气

起盖修理。有今后官人每。不拣是谁与自己父祖起建坟茔碑石。休动摇官司军夫者。这宣谕了。动摇军夫的每。有罪过者。通制 大德二年䑓

呈。官豪势要。遇有㐫䘮。𣩵葬。多令巡院诸司准备路𥙊。当该官吏转委头目人等所用器盒铺陈彩结𥙊物。多于管内科取。因而扰民。今后若为

亲识䘮葬。自行备礼致𥙊者。聴从其便。严行禁治。母得使令巡院诸司准备。都省准呈。 至大四 年正月。刑部呈。准陆妙真出𣩵。于铭旌上书冩千

秋百岁字样。阴阳教授。于地里新书并茔原总录内。照得虽有该载上项字样。理合回避。参详陆妙真所犯。然无情故。终是不应。今后合行禁治。大

德典章晋宁路总管府契勘本路。一父母兄长初亡。𣩵葬之际。彩结䘮车。翠排坛面。鼓乐前导。号泣后随。无问亲踈。皆验赙礼多寡。支破布帛。少不

如意。临䘮争兢。及追斋累七。大祥小祥。𥙊祀之日。遇其迎灵。必湏置备酒食。邀请店铺亲朋人等。务以奢靡相尚。遂用百色华丽采假之物。纷然陈

列。装锦绣梳洗影楼。金银珍翠坛面。杂以僧道。间以鼓乐。服䘮之人随之于后。迎游街市以为荣街。既至。作斋寺观。复用采结金桥之类。其斋食。每

个有近一斤者为美斋。此皆虚费于生民。其实无益于死者。或有居䘮无异平日。似此之类。名色多端。不可殚举。苟不如此。上下为之悭吝。莫不鄙

笑。风俗之坏。以至于此。不惟于被䘮之家。生死之际。两无所益。又富者倾资破产。贫者负债取钱。甚者不能办给。以致䘮亡不能得葬。为此。行下临

汾县录事司。儒学教授。会集宿儒耆老。讲究回呈。切详此端。皆由无学之人。恃其豪富。凡遇䘮事。不以哀戚为念。而以奢侈为务。普破布帛。岂论亲

踈。彩结轝楼宝妆坛面。布设路𥙊。乱动音乐。施引灵柩。逺绕正街。为孝者。虽有哀容。扬扬自得。又以追斋累七。食品数多为之孝道。继有一等愚民。

极口称羡。殊不知葬者。蔵也。又不问死者。于礼安否。以习染为常。其来也渐。合无分后有䘮之家。管要依庶人之道。三日以里出送。不得彩结与车

神楼路𥙊及不得用大乐坛面。亲者依轻重破服。踈者但助送死之资。不破孝服。最可止往。由当街巷出送。至于复三头七。只合诣墓𥙊奠。不可设

筵邀客。䘮主哀哀之际。奚暇及此。其后愿作斋者。不过馂饀粉𦎟而已。不得用脱食油餠裹蒸之类。不惟枉费其物。即今灾馀。乆旱。食用踊贵。治䘮

之家。实是生受。亲知之人。礼冝津助。又安忍以弊俗相逼破其家产哉。呈乞照详得此。总府议得。准拟如有违犯之人。许诸人陈告到官。䘮主并奢

靡行礼之人。各决三十七下。 一儒学司县讲究回呈。为人子弟者。凡遇尊长不幸。湏当䘮服行孝。或有不知居䘮礼者。腰虽绖带。辄入酒肆茶房。

及行吉礼。而赴吉筵。公然饮酒食肉。习以成俗。见者恬不为怪。最其事切详此端。初由无耻之人。亡其父母长上。未及卒哭。辄行吉礼。君子见之而

不责。小人见之而争效。此以俗之弊。及乎如此。今后应有父母长上䘮服者。毋得入酒馆茶房。及行吉礼。赴吉筵。如此不惟中礼尽孝。庶使灾余之{{{caption}}}

民省浮华之费。总府议得依准所呈。如有违犯。诸诸人捉拿到官。拟断三十七下。

嫡妹慈养母入卒从子为父母既葬除之继母归弟及男从嫁若后改䘮总麻三月

{{{caption}}}

齐䘮三年庶母乳母父母去从僧尼道士三月庶母慈已五月女冠身故并持全服

五服䟽内

{{{caption}}}

校勘无差

妻为夫内

{{{caption}}}

{{{caption}}}

外亲服图

本族三

殇服图{{{caption}}}

殇者男女未成人而死可哀之者。男子已娶。女子已

许嫁。皆不为殇也。年十九岁。至十六岁。为长殇。十七

至十六岁。为中殇。十岁至八岁。为下殇。七岁己下。为

无服。本服期者。哭之以十三日。服大功者。哭之以九

日。服小功者。哭之以五日。服中脉者。哭之以三日。哭

之谓殇服。以日易月哭之。

{{{caption}}}


本族三殇降服图四父继父同居。两无大功亲。义服期年。谓继父无

子孙。及自己亦无伯叔兄弟之类。是名两无大功亲。继父同居。两有大功亲。义服三月。

谓继父自有子孙。及自己亦有伯叔兄弟之类。是名两有大功亲。虽同住。亦为别居。继

父不同居。谓令却异居。义服三月。。谓先曾随母子继父不曾同居。曾与继父同居。令继

父家内即无服。六母。旧解有五母。新制内说此六母。嫡母。谓妾之子呼父正妻为嫡母。。继

母。谓亲生母被出。或亡。其父再娶之妻为继母。慈母。谓父有两妾。一妾无子。有子之妾

身亡。父命无子之妾恩养此于。是名慈母。养母。谓无儿养同宗之子也。此子呼所养母

为养母。乳母。诸从乳养之母。。庶母。是父众妾中一妾之子。其子呼泉妾为庶母者也。

永乐大典卷之七千三百八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