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卷07513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千五百十二 永乐大典
卷之七千五百一十三
卷之七千五百十四 

永乐大典卷之七千五百一十三 十八阳

巨桥仓西汉书张良传周武王发巨桥之粟服䖍曰巨桥仓名。在今广平郡曲周县均输仓

书君均东仓春申君造门一里八步。又曰吴两仓春申君所造。名均输督道仓史记宣曲任氏之先为督道仓吏秦之败

也。豪杰皆争取金玊。而任氏独窖仓粟。及楚汉交兵。民不得田。而豪杰金玊。尽归任氏。敖仓河南志郑州河阴县敖仓故地距今

县治西北一十二里。殷仲丁迁嚣即此地。诗车攻篇搏兽于敖。春秋𣈆师救郑在敖鄗之间。至秦始筑仓于其上。故敖仓之名汉髙祖亦因敖仓粟

筑甬道。以馈军食于荥阳至今名仓头云淮南鸿烈解说林训近敖仓者不为之多饭。临江河者。不为之多饮。其满腹而已。敖仓古常满仓在荥阳

北。刘向新序郦食其说汉王。臣闻之。知天之天者。王事可成。不知天之天者。王事不可成。王者以民为天。而民以食为天。夫敖仓天下转输乆矣。臣

闻其下乃有蔵粟甚多。楚人㧞荥阳不坚守敖仓乃引而东。令谪过卒分守成皋。此乃天所以资汉。愿陛下急复进兵。收取荥阳。据敖仓之粟。塞成

皋之险。杜太行之路。距蜚狐之口守白马之津。以示诸侯形制之势。则天下知所归矣。汉王曰善。乃从其计划。复守敖仓卒粮食不尽。以擒项氏。西

汉书惠帝纪。起长安西市修敖仓功臣表。程黑撃项羽敖仓下。周昌以内史坚守敖仓。郭蒙。以都尉坚守敖仓。西汉书列。传。周勃攻曲遇。还守敖仓。

灌婴南送汉王还至敖仓翼奉愿徙于成周南北千里以为关。而入敖仓。东书书安帝纪调滨水县榖输敖仓。注诗曰簿狩于敖。即此地。秦于此筑太

仓盖延传遣。将南撃敖仓。唐会要咸通元年。闰九月六日。置河阳仓。隶司农寺三年六月十七日。于洛州柏崖置敖仓。容二十万石。至开元十年。九

月十一日废续通鉴长编仁宗纪。庆历四年。范仲淹上策言缘大河州军起敖仓。支河南民税。及漕江浙粟。实屯近邉兵马每三岁一代。亦是以宽

河朔乏困之民嘉禾仓三辅故事汉大将军周亚夫军于细柳。今石徼是也。石徼西有细柳仓。城东嘉禾仓。

柳仓三辅黄图云细柳仓。在长安西渭水北。石徼西有细柳仓。或云。在西安府咸阳县。西南三十里。汉旧仓也。文帝后六年。周亚夫为屯将

军次细柳服䖍曰本长安西北如淳曰。长安细柳仓在渭比近石徼张楫曰。在昆明池南。今有柳市是也。海陵仓

太平寰宇记在㤗州海陵县。即汉吴王濞之仓也。枚乘上书曰。转粟西卿。水行满河不如海陵之仓。谓海渚之陵。因以为仓。今已湮灭。今海陵县官

置盐监。一岁煮盐六十万石而楚州盐城。浙西嘉兴临平两监所出次焉计每岁天下所收盐利当租赋三分之一。晋灼曰海陵海中山为仓也

长安仓西汉书宣帝纪。本始四年。诏丞相以下至都官令丞上书入榖输长安仓。甘泉仓

志太仓。甘泉仓。西汉书张敞传。敞为甘泉仓长白帝仓公孙述传八年帝使诸将攻隗嚣述遣李育将万人救嚣嚣败并没

其军。蜀地闻之恐动述惧欲安众心成都郭外有秦时旧仓述改名白帝仓自王葬以来𡮢空述即诈使人言白帝仓出榖如山陵。百姓空市里往观

之述乃大会群臣问曰白帝仓竟出榖乎。皆对言无述日讹言不可信。道隗王破者。复如此也。羊肠仓东汉书邓训传永平

中。理呼沱石臼河从都虑至羊肠仓。郡元水经注云汾阳故城积粟所在谓之羊肠仓本𣈆阳西北石隡荣委若羊肠为故以为名今岚州界羊肠阪

是也晏元献公类要河东路大通监后魏所立。隋炀帝大业四年绖此幸汾阳改石深谷岭。俗云魏太祖武避暑之所。地理志云上党壶关。亦有

羊肠坂不谓此也龙首仓建康志按隋食货志京都有龙首仓即石头津仓也。台城内仓。常平仓东官仓所贮不过五十

{{双行注文|万。石头仓建康志在石头城内吴置晋曰常平仓南朝因之。唐武后徙县仓以实石头神龙二年。移仓于冶城。𣈆火庾翼

传云往来偷石头仓木一百万石皆是豪将軰而直打杀仓督监以宽责咸和二年苏峻逼迁天子于石头以仓屋为官梁侯景破台城食石头常

平仓既尽便掠居人尔后米一石七八万钱。人相食。通典云𣈆曰常平仓自后无闻。梁亦曰常平仓。不籴粜陈因之古迹编云。唐武后光宅中徐景

业举兵。使其徒崔洪渡江修石头城以拒守敬业平。置为镇。仍徙县仓以实之。神龙二年。废镇。即移仓于冶城。何逊石头城。诗曰。万雉极衿带。亿庾

兼量出。盖谓此也。古苑仓建康志吴大帝赤乌三年。使御史郄俭凿城西南。自秦淮北抵仓城。名运渎。按宝录宫城即吴

苑城。城内有仓。名曰苑仓。故开此渎通运于仓所。时人亦呼曰范仓渎咸和中。修苑城。惟仓不毁。故名太仓。在西华门内。道仝宫城之西北

城仓金陵景定志曰唐武后徙县仓以实石头神龙二年移仓扵冶城龙门仓新唐书地里志河东道河

中府龙门县有龙门仓。开元二年置。𥠖阳仓食货志隋开皇三年以京师仓廪虚。议备水旱诏于蒲陕等州十三州募运米

丁卫州置𥠖阳仓洛州置河阳仓华州置广通仓唐书任环传至龙门见髙祖曰。据永丰积粟虽未得京师关中已定矣留戍永丰仓。

敖仓合肥新志在合肥县界城楼西北五十里旧经云。隋开皇五年在庐寿州界置镇敖仓资治通鉴隋纪徐世𪟝言于李宻曰天

下大乱本为饥馑。今更得𥠖阳仓大事济矣。宻遣世𪟝帅麾下五千人。自原武济河会元宝蔵郝孝得李文相及洹水贼帅张升清河贼帅赵君德

兵袭破𥠖阳仓据之开仓恣民就食浃旬间得胜兵二十馀万洛{{双行注文| 口{{双行注文| 仓资治通鉴隋炀帝纪。大业二年置洛口仓于巩东南

原上。筑仓城周回二十馀里。穿三千窖窖容八千石。以还置监官并镇兵千人。至十年。诸郡送租满二千七百馀窖隋未李宻自颖川率群盗十馀

万袭据洛仓中。后为王世口。因据巩县仍筑城断洛川巳南比山周回三十里七营其中后为王世充所破。按九域志。洛口仓本巩县。对仁轨河洛行平记一曰

乱石仓 回洛仓资治通鉴隋炀帝纪大业二年。置回洛仓于洛阳北七里。仓城周回十里穿三百窖新唐书李宻传。长

白山贼孟让。以所部归宻以裴仁基为上柱国与让率兵二万袭回洛仓守之入都城掠居人。火天津桥。隋出军乘之。仁基等败。还保巩。

兴洛仓新唐书李宻传李宻说翟让曰。今群豪竞兴。公宜先天下攘除群凶宁常剽夺草间求活哉若直取兴洛仓发粟以

赈穷乏。百万之众。一朝可附霸王之业成矣让曰仆起亩陇志不及此须君得仓更议之。二月宻以千人出阳城北。逾方山。自罗口㧞兴洛仓据之

获县长柴孝和。开仓赈食。众襁属至数十万。河阳仓宋会要咸亨元年。置河阳仓。隶司农寺。开元十年。废河阳等仓。

渭桥仓宋会要咸亨三年。关中饥监察御史王师顺。运晋降之粟于河渭之间。增置渭桥仓。柏崖仓

资治通鉴唐元和十年冬十月庚戌东都奏盗焚柏崖仓。宋白曰河清县有相崖城侯景所筑在河清县西宋会要咸亨三年。于洛州柏崖置敖仓。

大云仓新唐书本纪。僖宗乾符六年正月。淮南将张潾及黄巢。战于大云仓。败之。都梁山仓

唐沈下贤集淮南都梁山仓记 汴水别河而东合于淮淮水东米帛之输关中者也。由此会入其所交贩往来大贾豪啇故物多游利𥂁铁之臣

亦署致其间因择官分曹以榷庶货而部贡之吏。尽令盐铁诸官校遣之疾徐用赏罚。大梁彭城控两河。皆屯兵居卒食出官田而畎亩颇夹河。与

之俱东仰泽河流言其水温而泥多。肥比泾水。四月农事作则争为之派决而就所事视其源绵绵不能通槁叶矣。天子以为两地兵食所急不甚

阻其欲舟舻曝滞。相望其间岁以为常而木文多败裂。自四月至七月舟佣食尽不得前元和九年陇西李稼为盐铁官掌淮口院病其涸滞思欲

以为救而乃与杨子留使议之日自闽越已西百郡所贡辏挽皆出是以炎天累月之乆滞于咫尺之地篙工诸佣尽其所储不能赈十年之食只

益姧偷耳。几或有终岁而不得返其家者今诚得十敖之仓列于所便以造出入。计无忧也正月河冰始津尽发所蓄而西六月之前虚廪以待

东之至者矣。如此。则役者逸而弊何从生哉议定即以状白得遂其便于是稼度泗上卑湿无堪地遂创庾于淮南都梁山十二年诏以诛蔡之师

食窘促令盐铁所挽。皆趋郾城下是时下淮南仓发春吏计春其工人曰春材必轹若榆吏欲令就山林剪市之稼曰天火方焚曰将燋万家。当顷

刻之间虽得弊秽之器奋浊污之波百夫汲而扬之立足灭患如曰不然我欲利其器待我柘桂之杓致滂沲之流操以救之彼言而后谋则然厌

尚不可望而况全者今县军十万旦暮不赈其为急也间不容釐今待汝访山求材然后用何异乎柘杓滂流之语耶其仓材剪之馀大可以为臼

小可以为杵长可以为杵之梁薄可以为䏶抠夹峙促命裁之即曰而舂成百具其馀米与吏分辨之先以家奴就役次及群吏各有差所舂凡二

十八万石不涉句俱得浮淮而西矣十三年夏泗水大灾淮溢坏城邑民人逃水西岗。夜多相掠夺更惊恐号呼而𥂁铁货帛十馀万乃囊之于布

缄用吏名载与渡货帛无遗尺乃内仓中不能盈一敖其馀皆荫仕家之急时余过泗上得其事故与悉论善济之方而著之以明其续

蜀仓句容志县旧志曰唐世置𥂁铁转运司。在扬州宋都大发运使在真州富人仓隋书食货志北

齐时武成河清三年定诸州郡皆别置富人仓初定之日。准所领中下户口数得攴一年之粮逐当州榖价贱时斟量割当年义租充入榖贵下价

粜之贱则还用所粜之物。依价籴贮北齐通典河清中令诸州郡皆别置富人仓每人出垦租二石义租五斗垦租送台义租送郡以备水旱

惠民仓宋史本纪大宗端拱五年令诸州置惠民仓如榖稍贵即减价粜与贫民。不过一斛真宗咸平二年令福建诸路置

惠民仓宋会要真宗淳化五年十月。令诸州惠民仓故榖遇籴稍贵即减价粜与贫民人。不过一斛 咸平二年十月库部员外郎成肃请于福建

路置惠民仓。从之 先是三司言福建不须置仓肃以逺俗。尤宜存恤。故有是诏是月𠡠先诏诸州惠民仓如在市斛斗价髙人户阙食速具闻奏

当差官往彼减价出粜深虑申奏迟延自今止委知州通判幕职官吏互监开仓比市价减钱零纽出粜。 咸平二年十月十七日诏令诸路转运

司管内有惠民仓处置丰熟则增价以籴歉则减直而出之泣蕲。录惠民仓。太守李诚之所创籴米三万石当时议者曰此仓不可创恐为后人尘

腐之累而太守确意为之今岁增一万石以为后人补𧇊之助及蕲一破。应干库宇。不留片瓦惟此仓独存目今饥民流归者赖此存米故得不死

以此见忧国念民身殁之后人被其泽如此宋真西山集蕲州惠。民仓记嘉定某平某月金华李公守蕲始至曰城郭完乎有司以圮告则命缮

而新之凡若千丈尺又曰城完矣。兵械具乎有司以乏告则命为某器若干某器若干既又曰吾城坚而械良于守易矣无其人可乎则举凡兵之

在籍若寓于野者教之率以法。期年士咸就纪律。公曰可矣犹未也夫守恃士兵恃民民恃食故食民之大命也。邉之首政也。蕲故号沃壤。中兴以

未流庸未尽复。荒茀未尽治。岁所出不能当中州一大县而输于公家者财万斛焉以廪吾兵且不给。设不幸有旱溢之菑虫螟之孽其奚以相恤

哉予为二千石于此而奉养啬于斗食吏非矫也。重民之脂膏不忍亵而用也觊圭勺之赢还以遗吾甿也时会而月计之。泉。之在官者廑有馀岁

幸比登粟之在民者亦廑有馀以其馀于官者。易其馀于民者。不幸告俭则以藏之官者复散之民此备豫之善画也。迺简僚吏之材者莅厥事凡

乐售者优其直予之未几。得粟为万石者二。扉钱缗若干万千百有奇筑屋若干楹以谨其出纳命之曰惠民仓著公志也夫民食足然后有固心

人心固然后可冀以死守昔者孟子谈王道于战国皆是物也彼争地争城之将纵横驰说之士未有不哂其迂。卒之莫或能易者盖民弗自安而欲

与俱危不恤其生而欲责之死无是道也。公之学醇以深其气刚以大盖渊源乎孟氏者。故其治邉之政大抵以保民为本是仓特其一尔始仓之

成公既以告于朝。下部使者核其实。又书来命某识之其欲以谂后人俾勿废乎予谓使继至者有公之心虽母识焉可也不然则金版玊书犹弗

足纪。恃此以存难哉。虽然仁。人心也。人心不可泯。则是仓不可废。姑识之。庶异时有考云公名某。字茂钦。十三年夏五月辛卯朝散大夫集英殿修

撰。权发遣隆兴府主管江南西路安抚司公事马 步军都总管。真某记。又劝立义廪文云太守到任以来。无一念不在斯民。近因祷雨思所以为

邦人乆逺之计。在城则置惠民仓。储米数万石岁岁粜 又李正节墓表云。初公为惠民仓。嘱某书其事于石。变乱之馀。公私庐舍俱荡灭。而此仓

岿然独存。遗民未归。赖以有济公虽死。其惠犹足以救饥殍活生灵。可不谓仁矣乎。戊辰修史传真德秀知潭州安抚湖南罢榷酤除斛面申免和

籴。以苏其民民艰食。既极力赡之。复立惠民仓五万石使岁出粜又易榖九万五千石。分十二县置社仓。以遍及乡落。他若立慈㓜仓。立义阡。惠政

毕举。真西山集奏置惠民仓状臣猥以踈庸叨蒙推择假守湘土。深惟委寄之重。朝夕疚心。苟可以惠养民生。培固邦本者。不敢不用其至。惟是民

食一事。最关休戚。臣在官二年。春夏之间郡 城居民率苦贵籴盖其生齿阜藩。土产有限。全仰客米以济其乏。若邻路与上江岁丰榖贱。转贩者多。

仅免阙食。一或不然则市直骤增。贫民下户立见狼狈。常平义仓之储。本自无几。加以法禁严重非饥荒已甚之岁不敢辄请发粜。故二年之间。虽

苦贵粜臣皆那融借拨别色米斛以粜。而不敢遽 发常平。至今夏米价益翔借拨之米不足以继。然复洊申常平司。得米五万石赈粜。一城生齿赖

以全活。而分家之积。则已𡸁罄矣。今岁一旱。所伤甚多。来春以后民食必乏。倘不癸为备豫之计。惟盻盻焉须客贩之至。一或不继其将奈何。窃见

国朝张咏。淳化中守成都。以蜀地素狭生齿寔蕃。稍遇水旱。民必艰食。时米一升。直钱三十六乃按诸邑田税如其价。岁折米六万石。至春籍城中

细民计口给劵。俾输元估籴之。奏为定制其后 百馀年间。虽时有灾馑米甚贵而民无菜色。臣之于脉无能为役然心窃慕之考之吏牍。本州秋税

米内有所谓折粳者本正苗之数。其后折钱以充 郡用前后守臣或遇关米支遣则令仍输本色臣今措置。自令岁为始将上项折粳。令人户输纳

本色。更不折钱。以嘉定十六年纳到数。目计 之。合正与耗为米五万馀石别敖盛贮。名曰惠民仓。岁岁赈粜其规模大略。悉仿张咏之法庶几城市

细民。自此永无艰食之虞而因养寓教又于风化 不为无补所有张咏旧法。与臣今来区处事宜。不敢上溷天聴。已具申朝。省外。窃惟古今良法。未

有百年而无弊者。惟咏赈粜一事自淳化至宣和 。百有三十馀年。蜀民被惠如一日。不惟咏之区画有方亦由继其后者更相维持。小有弊病。随即

救药虽有异议。不为动揺。而朝廷又为著之。令申前后议。臣复主张而申明之。以故行之愈乆。其利愈慱。臣今欲望圣慈将臣奏申事宜特降𠡠㫖。

行下本州。永永遵守。使潭人世世蒙被圣朝子育之恩。实一方大幸。谨录奏闻。伏候𠡠㫖。复批二仲选户部勘当限五日甲尚书省右本部契勘。令

都省批下湖南真安抚奏今措置将本州秋税木内折粳者自今岁为始。令人户输纳本色。更不折钱以嘉定十六年纳到数日计之。合正与耗为米

五万馀石。别放盛贮。名曰惠民仓。岁岁服粜。永无艰食之虞。送部勘当事理。本部照得。今详潭州真安抚所中。以本州折便并纳本色米。置惠民仓

如张忠定公知益州日故事。必帅守能节用受人。而不较折粳以为郡计之利。乃能相继。経乆之良法矣。意俾百姓岁受平粜之惠。又可保全常平

义仓水平之备。今勘当欲怀今秋指挥下日。行下本州。依应中取朝廷指挥伏快指挥右札付潭州。从户部勘当到事理施行。准此。宝庆元年。正月

二十五日。长沙县渌江志惠民仓。义仓附。昨安抚真侍郎为惠民仓以粜于城。为杜仓以贷于郊。大参曾公继之。守而不易。会移镇南昌捐十万一

千九百劵。分于外十邑以备赈粜。吾邑得一万二千劵为籴。本公奏请视常平为定令。令丞以主管惠民仓。系䘖任满稽存否以为功过。常平使者

察焉其义仓一项系本县卖丞节郎吉身钱一年。计劵三千三百五十贯。道为籴本。粜亦如惠民之法。法时其籴以备粜。粜已复籴。循环无穷。皆为

邑市小民计。税家亦助籴本。遂免县门赈粜搫运之劳。在郊既有榖可贷。而税户又分场认粜。俾乡邑之民俱有所恃。不至艰籴。真曾二公之惠。慱

而永矣然官吏之侵移借兊。与夫遇岁歉。籴艰而价贵。迨粜广而价平。则本钱有𧇊漕使李公少卿忧之。跋于惠民仓记之下。且欲通变无弊。每岁

敛散之际。谨察而周视之。行敷抑。加斛面。取糜费。则籴时察之。减户口。削升合苛限隔。则粜时察之。至于入以储积而耗。出以优饶而折。籴价增粜

价减。因是而本钱有𧇊。少卿虑之尤详继而大帅余公。辍五十万劵创惠民仓新库所得利息。专以防外十县𧇊折。仁人之虑逺如此。今名存实亡。

士友屡有请于仓台。而竟不能复。徒使税家岁苦于县粜。举行不。间于丰年。加以奸胥视为奇货卖弄百端。生理优裕者。每夤缘而多籴。困穷当赈

者。多沮格不得籴富不能安。贫不能恤。革而正之。不无望于贤令尹云。攸县志惠民仓绍定戊子。大参曹公从龙帅潭日置惠民仓。其后籴本隶督

府。淳祐乙巳。大使别公之杰照元额发下见钱二千一百七十贯。十七界官会八千九百贯。道仍旧桩管在仓。各熟收籴以济春夏发粜。官吏奉行

唯谨本县又有续惠仓乃嘉熙庚子赵知县崇棠拨钱会二千四百贯入寄桩常平库。以备赈济之所不及。其来逐年轮县官催管。长官提督。未十

年名存实废魏鹤山大全集潭州惠民仓记 嘉定之季年。潭州守臣真德秀言所领州。生齿阜蕃。地力不足以给。率仰榖于啇舟舟至之不时。则上

下狼狈虽有常平义仓之蓄而令非凶岁母发也。顾守地于斯。使民盻盻然无以榖其腹。教恶乎施。臣窃见淳化中张咏守成都。以市直凖田税使

民岁输米于官。明年春籍城中之民粜以元直。其后王晓韩亿父子文彦慱胡宗愈诸贤。又相与修其法而守之。至于今不能易臣𡮢𦕝诸故府。有秋

税米合正耗凡五万馀石。石出泉四千二百以给郡用。臣请得如成都故事。断自嘉定十六年。使民输米贮之别仓。榜曰惠民。蠲概量之赢。罢转输

之费较以输泉轾重略等于公家既无损。而粜之日自二月讫七月止新陈未接民苦贵籴。而计口给劵。视时直加损焉则于一城生聚为利甚慱

况又什其民以相保受。有丽于罚。则毁劵住籴保受者同之。盖非特以榖之也。又将使休戚察其奇邪而教寓焉。既又䟽其事以上于尚书。而以时属

记于某。曰是职分当然。母庸书。然吾患来者之不吾悉而莫我继也某慨然曰。公无患焉。仁义之心。岂独贤者有之而他人不然也。在易之临。泽上

有地其象曰君子以教思无穷容保民无疆夫地临泽上。切近而相滋君子临民之象也。君子之于民类也而出乎类以长之。苟是心之常存则尔

过子责尔痾子恫其欲教训而容保之也亹亹乎洋洋乎。有自不可已者吾将见是法之行人。心所同有推行而无沮挠有变通而无改更也。又将

见仁逊之兴争讼之息。自是法始民惟恐法之不乆也而谁以易之。或者不过曰郡少府之仰给于泉。其来已乆。不知以粟易泉固无乏于供也输

泉始冬而尽春夏粟之期会亦莫不然。其或粜未竟而去官则粟亦然也。古人论事。惟义之是否而利害所不可计。今姑以利害计之则亦见其为

利尔仆蜀人也。𡮢仕于成都。于忠定之法。盖身履目撃之阅䙫二百。莫之有改。则以考诸义而叶虽千载一心也。公何患焉公名某字希元建安人。

以正学直道历中外几二十年。其守潭也。崇社修学复税酒兴社仓。营义冢。行和籴米。建赈惠局凡以利民者。无不为也敢并记之以榖来者 又

潭州外十县惠民仓记 建安真公德秀守潭日𡮢为惠民仓以粜于国人为社仓以贷于郊人。人怀其德厥三年。温陵曹公为守守之弗夫尚虑

外邑市民。岁当春夏之交常苦贵籴脱小不登将无所于诉盖公居郡以来贡赋之彝式邦国之绖用毫发无所损益惟不急之役无名之馈是省

是去仅一年有半视元授之数既增。会移镇豫章乃出币馀酌县之大小。户之多寡而平颁之。属令丞时其籴以备赈粜粜以复籴籴已复粜循环

无穷自长沙善化外为县十为𦈏十万一千九百。又虑奉行不恪表于朝请视常平定为令。令丞去官郡稽其存否为功过。且俾常平使者察焉。而

移书某曰。昔者希元之请。子为记之。今不书。无以榖来者。余辗然喜曰。余𡮢语希元子无患焉。仁义之心。人皆有之。吾将见是法也有推行而无沮

挠有变通而无废易也今希元之去未乆而公以郡少府馀财修其法之未备吾言顾不信乎古者量地而居民。计口而受田任土而制贡赋。视年

而为国用是故民有馀粟国有馀蓄乐岁饱而凶年免其有老孤艰阸则委积以待之。凶厄䘮夭馀法用以给之喑聋断废各以其器食之。盈宇宙

问相保相助。有节有授无尺地一民不相属焉此天牧之职分所以厚同体而共明命也。乃自世降俗薄上失其为主之道不井田不封建。民散而

无所系六経之书仅为记覧词辩之资而鲜有以施诸政富连阡陌贫厌糟糠。固其势然也而为民父母者初无保息富教之诚心聴其仁鄙夭寿

贫富强弱而莫之戚忻也。甚则伺间索瑕䧟之罪而袭夺之。千数百年。宁无稍知职分者斟酌损益。如常平社仓之等犹可以补王政之阙然非视

为具文相承则移给他用其谨修而固守之者盖鲜。况能清心约已。开无穷之惠于期岁之馀者乎故于公之请也乐闻而喜书之有不暇辞。公名

从龙。今为资政殿学士。光禄大夫方固辞豫章之命未得请云杨弘道小亨集洧川县惠民仓题名记。 洧水经宋楼镇东北一百五十里达于汴

会于蔡闸。而漕之便于陆运于贞祐二年秋筑惠民仓于镇东洧水之阳至兴定二年。以宋楼镇为洧川县。置仓故也。仓之贮输。岁无虑数十万斛

设官求称其事。有监有同。又有监支纳以总之。二税时至。中外觊觎榖之精粗概之髙低。力役嘈杂。朱墨分委。申牒往复。启闭封识。故一事不勤。则

一弊生焉若此而能使农民乐输。兵士得食坚好在人消觊觎之心在已免于罪戾非廉干善心计者畴克举其职。革其弊乎 正大八年六月。监

支纳王君代至。因自谓曰。创河仓迄于今殆将二纪。居是职者既多。善于其职者可法。不善于其职者可戒竟无一人而为录之何哉虑乆而逸其名

氏。乃刻石以遗后人延平志峡阳惠民仓。董守洪以其地狭田少。细民多私贩每遇小歉。即有指廪之意。端平乙未。特创此仓。每就顺昌籴米二十

石储之。规式如均济仓委赵推彦居掌之峡阳之民鼓舞拜赐生为立祠。范。主簿有记。新定续志桐庐惠民仓。在常平仓后山下为小栖以居。掌键

者知县赵汝漟建籴。有馀。赈不足。邑人便之。今惟仓存南昌府志惠民仓旧无今在惠民门里。绍兴二十年。张帅澄建。受纳苗米。与大宁仓同俗曰

南仓云。司农仓宋会要置司农仓二十有五。隶司农寺。掌九榖廪藏之事。以给官吏军兵禄食之用凡纲运受纳及封桩

攴用。月具数以报司农。举子仓宋朱晦庵集答赵帅论举子仓事庚戌次月初十日请米不得折攴价钱。 元立约束逐

月三次攴米。使生子之家。不过一旬。便得接济。极为利便。但攴米官独员自攴。或不得人则徇私作过。无所不有至有将私家所收轻禾泛榖。重行

估折者亦有。将所攴官米。凖还本家私债者。似此之弊。不一而足。不但折攴价钱而已。故中间甚不得已。而改为三月一攴之法。虽期日稍逺。然却

得关会诸都附籍。乡官同在一处。不容大假作弊。乡人虽是得米稍迟。却无邀阻乞觅之患。亦颇安之。今欲一月一攴诚为中制然若不关集诸附

籍官则独支之弊复如前日若欲尽行关集。则一月一来其稍逺者不无厌倦。攴支米官又利其不来决不便行申举。因循视效必致无肯未者而独

攴之弊又如故矣。反复思之。只有一说。虽或未能尽革旧弊。然亦胜于不行欲乞更于所示事目本文次月初十日请米一石之下注云仍旧关集

诸附籍乡官。各将本籍前去参验。方得支给注正此仍于后项立法支米以恤其私。见第三项则或可以责其必来而免致复有独攴之弊如其不

然虽欲多设关防。曲行小惠。徒为文具。终有损而无益也 佃户人户欠米未有约束举子根本。全仰诸庄佃户送纳租课。诸都人户回纳息米。

今佃户多是豪猾士人。仕宦子弟力能把持公私。往往拖延不纳。至有及来年夏秋而无敢催督之者请米人户。间有形势之家。诡名冒请。一家至

有百十石。乡官明知其然。而牵于人情。不能峻拒。亦有慕其权势而因以为纳交求媚之计者。亦有畏其把持嘲诮而姑为避祸苟免之计者。及至

冬月回纳之时。又皆公然拖欠乡官无如之何县官亦复畏惮不肯留意催促。遂有经隔年岁终不送纳者。麻沙常平社仓曾被一新登第人诡名

借去一百馀石。次年适值大赦遂计会仓司人吏。直行蠲放。缘此乡俗视俲全无忌惮。视此官米。便同已物。岁乆月深。其弊愈甚。若不早加觉察。将

欠多人追赴使司勘断监纳佃户。即令召人刬佃则数年之后。根本蹷㧞乡官徒守空仓。举子之家。无复得米之望矣诸县措置官下书手月支

米五斗。 如此则措置官似亦当有月给兼第一项所陈利害。欲乞并就此条立法若云诸县措置官月支供给钱若千折米若干逐官下置书手

一名月支米五斗支米附籍。鄕官逐月每人支米若干。以充茶汤饮食童仆往来之费此数未敢拟定。更乞详酌稍优为善。延平志举子仓 生子

不举。贫不获已也。福建贫乏之家生子者。赐以常平钱一千。米一石此干道五年指挥也继而朱文公申请于朝。赵帅中定公推广其意。括绝没之

田产召佃输租仍拨籴本。置举子仓主之。乡官给贷收息以司出纳县掌之丞。郡辖之倅而隶之帅仓两台意非不羙然岁乆弊生鄕官非人与吏

为奸冒佃隠输虚攴诡贷色色有之民始有不沾实惠者矣今五邑有仓。管催有额。为民父母者苟能重元元之命推糼糼之心革其弊而增益之。

庶不负圣朝好生之意云叶守筠赵守崇祉刘守允济傅守康各申奏置举子仓事劎浦县目今管催米八百四十六石八升元置七仓今存者四

崇胜开平报国慈恩委寺僧掌之 尤溪县目今管催米三百八十石八斗又占榖五十二石折纳粳米二十石八年元置八仓今存者五。水兴保

安福寿同兴报恩以寺僧掌之。 顺昌县丞目今管催米三十三石三斗三升租钱二十八贯八百四十九文省 沙县丞目今管催米一百五十

九石三斗八升。租钱三贯三百八十文省。将乐县目今管催米三十二石七斗五升租钱三贯文 提举司举子社仓米簿藉数目在诸县丞㕔

安抚司义荘租课钱米薄藉数目在诸县丞㕔桂阳志举子仓。先是民俗有不举子嘉定五年。赵知军崇度始为措画富者劝以义。贫者给以食。

请于提举司在城每岁支拨常平米二百石。两邑各拨百石。其鄕都并于户绝冒占等田拨充举子田鄕各置仓。军委司法。县委丞簿充提督官军

请寄居一员每鄕请诚悫慈良寄居。或士子一员。充收攴官军。今本学保明士两员。每都请谨审不欺士人两员。充附藉官。妇人有孕五月。供报附

藉官。至生子一日。赴收支官请米七斗。周岁再支三斗。兵藉半之。军据提督官月中。半年类聚中提举司。赵知军有条约五笃。吴之业赎。建安志崇

安县举子八仓并绍熙二年以后创置。东隅五夫。 东南隅黄亭。南隅冲右观 西南隅新村石堂院。 西隅大安岭。 西北隅光化院。 北隅具屯

报恩院。南北隅回向院。 政和县。 举子仓十一所 坊郭一所。 龟岩院政和里四所 三峰院。 定峰院。 关隶镇。 资福院。 东平里二所。报

恩院。 龙山院。 东瞿里二所。 石龙院。 报恩院感化里一所。 廷福院。 长城里一所。 花林院。 建阳县举子仓一十所。 三桂里景福院

崇乐里文殊院。 崇太里后山院。 永忠里中兴院。 唐石里龙归院。以上系旧仓。 招贤里罗汉院。 崇政里观音院。 北乐里福田院。

建阳里太平院。 崇阳东田里护礼院。 以上系续置仓。 浦城县。 举子十二仓。 县郭仓。 郊阳里。 宗叔院。 髙泉里千山院。 舡山里安

国院。 安乐里构木铺。 忠信里灵岩院。 仁和里宝应院。 清湖里禅寂院。 通德里松林院。 载初里西瞿院 清湖里翠岩院。 迁阳镇永

利仓。 瓯宁县举子仓二十有六。内东瑞相。归林。关化系旧仓广福。报圣。真净灵峰西历襌林。郭岩福庆大照院。十四仓。系续置。崇安里宝光县

东瑞相院归林院 禾供里报国院。清凉院。广福院。 西鄕里西林院。开化县。 梓溪里香山院甘洋院。 禾义里贞净院。光山院。 丰乐里西峰

院。灵峰院。 禾吉里报圣院。梁源院 慈惠里慈云院。西历院。 吉阳里禅林院。文殊院 梅岐里冯岩院。郭岩院。 麻溪里报恩院。 福庆院。 髙

阳里真珠院大照院。临汀志举子仓旧有五所。系绍兴五年准朝㫖。以建劎汀邵四州。细民生子多不举。于逐州县鄕村置举子仓。遇民户生产。人

给米一石。本县置于归仁馆何田市成功下古城团等处约贮米共计二百石后官靳而不发。既发又责偿于耆长。反为民害。后经绍定寇并废。

清流县举子仓四所。元在县巿明溪寨石洞寨罗村团等处。今废上杭州举子仓四所。元在县门东鳌砂团兴化胜运鄕等处今并废。 延平县

举子仓旧在常平仓侧今移禅果寺法堂西偏。连城县举子仓二所。元在县巿河元吕溪墟等处。今并废。 汀州府举子仓六所。元在黄土寨今

名南平建安志社仓举子仓亦仓也。然非官司所掌其原出于鄕先生及鄕大夫念饥民之亟求一饱。以轻犯刑辟于是与其里人相勉以义协心

出力。买田积榖。遇青黄不接。则计口量借之以赒其急。秋冬之交则敛而偿其初之所贷。是曰社仓既有念贫民之迫于寒寠。以弗能字厥子。于是

相与议其赈给之方。全其天伦之爱。始则行于一都。次则推于一鄕。人既便利。迺请有司广其惠于一路。常平帅司皆乐主之。诸县遂皆有仓。始立

仓之约。曰社仓一所鄕官一名。主其出纳。以九月拘收。五月给借岁岁如之若举子仓则有附籍鄕官专主名数。主首僧专司出纳。四等以下之家

遇受孕者。自五月至七月来书于籍。至免乳日。人给米一石三斗。其所支米。以帅司义荘及仓司佃户租课充给非属鄕官所掌。则间于州县。而以常

平钱米给之。本府七县。社仓独崇安县分四隅。而以隅官掌其事则保申之法默寓其中。他县莫能及也。其馀施行有绍熙二年帅司符帖在有司。

今并括诸县社仓举子仓之数以附见焉。贡士仓达桂州志贡士有荘。汉续食遗意也。连之为郡。介万山间。北望神京三千

里而进士无儋石储者。往往预计而不果行。以故进取少而怀居多。非出处不同。其居使之然也。郡侯吴纯臣置田峙仓于旧学之左。岁储所入以

资举送。行有裹囊。士甚德之。教官三山林子升为之记。钱榖出入。司法㕔董之。事乆弊生。胥吏因缘为奸。浸没其实。釐而正之。存乎人焉。 林子升

记云。 古之士学且养。岁大比则鄕以礼兴之。逺则诸侯贡之。故士不以贫贱累出处神守全固。无所沮抑。蔼然为多材之世。自举选废。诸侯无蔽

贤之罚。下国之士。绝望于王都。汉制令郡守身劝为之。驾与计偕。则县次给之食。此意犹厚然科目既兴。士不暇养而竞趋其利。上之人方艰难曲

折以处其多汉之制复不行。贫与逺者病之。凡其地之达者寡。而业不能以自坚。曰士之罪则有辞矣。连号三湘最逺之州。后属岭南。川浮陆赴。纡

回演迤重以数十年。绿林荐扰。生理未复。士窘于舂聚。而进取者少。番禺吴公握符来守一日延见逢掖。吏视剌贺谒。公即而问之。对曰某贡士也。其

与贡而未果行也某于某年已行。今免试而不果再也公喟然曰。士幸举于鄕其不能致者非贫则逺。奈何其贫且逺也昔者吾先子校文于此吾

试邑于此今又此来于诸君能无情乎且兴贤举士吾职也将图之。属有愚甿鼓左道以乱俗。执而闻之宪台当其辜。没入其产。委所司定估为钱九

十万。士有臆公之言。遂白以状。愿杀半估得之。岁收入为贡士费。公曰。是吾心也。亟上其事于宪。宪使太博潘公韪之下有司行之。公复调度偿其

半。而士无费。相攸于类之东创为二仓。命法曹赵汝珻戒其役。甍连宇周。出内有区。𦕝学之储。面势惟称。既讫。工士合而请曰。守惠吾郡。政且成矣。

民犹祠而祝。况蒙其大者乎。将伐石愿为诸生记之。子升职佐风教。知颠末甚悉因谂之曰。子知由所以得请乎宪审于州。州复于宪。文移上下。官

有定估。欲以己意夺之事难而势逆。然士当守之心。守当宪之心。难而。易。逆而顺。何也治有本末知所先后者。无龃龉也。又知守所以惠子乎。劝学

广租教且养也。迺使战文于京师。不损而家以善其身。不抑而志以生其气从容掉鞅与上国之士争𢖍策勋。弗鼓行其又奚辞。虽然。子知德公而

不知报公犹为未知也报者何。思所以为士而已。学问以玊于成。艺术以材诸位。以正主庇民尚仁义之志。以官天地府万物致功用之极。权舆仕

进有士之责。视施而报岂徒纪于斯文。公名纯臣。今官朝奉大夫。以嘉定甲戌二月至连仓之成丙子二月也。郡博士林子升记并书。

民仓松江郡志济民仓在华亭县。即今郡治西湖之东北。宋嘉祐八年建。李平作记曰夫事有巨可遗而微可书者抑有民心其劳。犹

以大为小者。其并见于秀州华亭之县仓乎。治平三年。五月一日。予舣舟仓下。会老人植杖而言曰。我邑岁输公租一十万有奇入于州。户苦之。近

俾就藏僧寺客亭人忧之。借粮贷种数加多。无定计。夙夜警逻。皂勤之素无仓也。其谁敢议其仓者。今仓城之初。筑蔬圃。割湖地为敖十八。容受十

二万。民自号济民仓实济而悦之也。翁云自祖父来。脱五代汤火。沐浴膏泽。拭目观大平。逾百年为幸。民未识官仓今见之益以幸。翁顷𡮢病河之

冰船阻而寖矣。官督急胥是捽而抶矣。此岂仓之屋。乃民之身矣。仓完身完而已矣。民之心一若是。如何不曰济之乎。翁且不知知县谁何。翁闻嘉

祐七年夏迎来次年七月敢议仓请于州。州请于外台从其议。已而民愿助力者。源源不可遏。于是逺致海水。又不半稔而仓立。翁在田中与乡人

闻则不信。亟闯之。赫哉伟乎其可信之也。迫而察。仰而观。非人力。神而化之也。翁怪如是。乃询于众。众谓我家既力有馀也。令不吾扰。恺悌之恩也。

诗云。恺悌君子民之父母。父母有命可违欤仓费大共助之小也。令言重。分任之軽也。费之愈大愈小也。言之愈重愈軽也。恩酣心而劳忘形也。湖

亭蔬圃不利人而害人者也昔谚有之曰。责亭葺而游亭不理而休。责圃滋而育蔬不供而朴。今变害为利。反谚为颂其颂云仓亦有亭。廨亦有圃。

亭席髙广。圃茹蕃庑。翁又曰。古圣贤兴利在民者以为称职耻名之常也。后世兴作游观利在己而反名之。是自名其无耻者也。今知县其如何人

也。然翁闻仓成之日与诸僚吏落之曰。吾不图为仓而至于斯也慰民心而自谓济之也已。然则翁知夫知县之志在柱石朝社。而不在委积禾黍

也宜矣柰何民之言曰。事虽巨而无益。莫若㣲而有德。㣲犹然。况大者乎。翁亦曰。颂可传。莫若刻之于石千万斯年。子盍记之乎。为记之苏氏李璋

也。为书之监殿丞徐大方也。为立之题之者。主簿方泽县尉朱德新也。兹二人实佐佑于知县殿丞𡊮公成仓者也。公名𣈆材字器之。淄人也。是为

{{双行注文|记顺民仓吴郡志顺民仓常熟县仓也。建于治平二年。在县治之东临漕渠熙宁元年。郎淑记曰。治平二年。河内向侯作

新仓成。常语予其始终曰。吾至之初见太守永川陈侯席未暖陈侯曰。常熟大县也。考其民板之数。至四万户岁输之粟至八万石有仓汗库迫窄。

才容四分之一。濵江之民逺者百里。水浮陆走。稇载而至仓或既盈则累数多而不得输于州又病其逺。此一不便。职是岁常散蓄于浮屠之居。廊

庑皆满盖蔵弗谨涂暨弗完得无有以诲盗哉。此二不便盖迟君之来也乆矣君亟图之君退而自惟仓廪盖今天下郡县之先务京师兵储禄廪

之出入一皆仰给于东南兹又为东南之剧岁入之粟他郡莫加厚焉吾邑虽不腆其敢后其所先务邪矧其弊又如此之甚宜陈侯有以告吾也

及吾视事之日见吏民问其所疾苦尤为不便者凡几然而献计者。又皆不出吾陈侯之议也于是访县方北得隙地数十畒营筑焉始召民而谕

其所以作之之意民既病此乆矣莫不奔走以聴命咸愿治材于家请期日合众材以成之既而至期仓遂以成予谓二侯皆能以材名于世所至

莫不著见风迹至于兴利去害便民皆其所素蓄霈然而有馀夫以霈然有馀之材相与协谋治其因民所欲之役其成也宜其不劳而功多其榜

曰顺民盖得之矣若夫世之从政者利害较然居前畏谤忌谗𫍰𫍰然不肯一日出其力则有诿曰爱民斯不逺哉夫爱人莫如古人古之人有为

岂天作而地生斯亦出于民而已耳姑视利害之如何岂顾可为而不为迺曰爱民哉此大不然昔者子产𡮢以其乘舆济人于溱洧孟子谓之惠

而不知为政凡以此也向侯亦以予言为然因刻之于石俾未者考焉时熙宁元年三月十一日将仕郎前守。沂州临沂县县令郎淑记。

民仓临川志在行衙右详见事条富民仓临江志在兴贤坊赈民仓临江志在

贡院牧民仓端阳志在城北之妙髙坊广惠仓宋会要嘉祐二年八月丁卯置天下广惠仓。初

枢宻使韩琦请罢鬻诸路户绝田募人承佃以夏秋所输之课给在城老㓜贫乏不能自存者既建仓乃召逐路提点刑狱司专领之岁终具所支

纳上三司。十万户以上留一万石七万户八千石五万户六千石三万户四千石二万户三千石万户二千石不满万户一千石。有馀则许鬻之。 四

年二月诏三京诸路州军。自今年终应户绝纳官田土未卖者。并拨隶广惠仓。是月诏三司以天下广惠仓隶司农寺逐州幕官曹官各一员专监

每岁十月分差官捡视老㓜贫疾不能自存之人。籍定姓名。自次月一日给米一升。㓜者半之。三日一给至明年二月止。馀即量大小均给之。续通

鉴长编神宗熙宁三年。条例言提举常平广惠仓者本职外无得侵预他事以扰民哲宗元祐三年。正月二日。诏复置广惠仓二月十二日诏给

广惠仓钱三万𦈏及阙额役兵钱粮衣赐募贫民应役以恤之。 宁宗庆元元年五月二十二日殿中侍御史杨大法言乞置广惠仓。给养老㓜贫

乏不能自存修胎养令赐胎养榖户部勘当欲下诸路提举司将住卖没官田产并户绝田募人承佃以所收租课照应。乾道五年四月十五日。指挥

今来杨大法所奏事理行下诸路提举司相度各除程限十日保明供申朝廷施行从之。嘉定四年正月六日知荆门军赵善著言本军处山陆

之中。石田髙仰耕种灭裂。易致旱歉。每遇丰年。客舟诱籴乡民利于得价络绎争趋。不复为日后之虑。不幸而值凶荒客米无复再入境者。流移饥

饿。甘就沟壑逮至举行救荒。所谓常平义仓岁入无多不了粜济攴用未免劝分上户而邉方上户。各家自无一二年之储。责认虚数。徒成骚扰。前

政守臣创建广惠仓。收到粳米一万硕。臣今撙节浮费趱积到钱一万三千贯。并公使库旧管钱一万二千贯。与其桩管于公库充无益之用。孰若

移拨为凶荒邉防之备。共得钱二万五千贯。以目即时价亦可粜米一万二千石缘无仓敖盛贮。又虑岁乆无新可以易陈。腐坏不便。今于广惠仓

之侧。创造库屋五间。名曰广惠仓。籴本库专贮此钱就委本军签判。同广惠仓米一处掌管。人吏专库亦就差常平案合于人主守。专一备水旱邉

防之用。如常平仓支用不足。即赈发广惠仓。如广惠仓又不足。即以籴本库见钱给借民间收籴种粮。更不收分文利息。候将来丰熟还官。上件见

钱并是本军趱剰得用之钱。即无侵借诸司窠名分文虚桩数目。不许本军侵移借兑作别色攴遣及他处官司指射借拨从之。十二年九月二十

七日。诏令建宁府将守臣史弥坚议创广惠仓见行规摹。及桩留籴本钱五万贯。一面接续措画建置施行。侯毕工日申取朝廷指挥。赵善璙自警

编冬大寒。禁中出钱十万贯以赐贫民。范祖禹言朝廷自嘉祐已前。诸路皆有广惠仓以救恤孤贫。京师有东西福田院以收养老㓜废疾。至嘉祐

八年增置城南北福田院。共为四院。此乃古之遗法也。然每院止以三百人为额则京师之众。孤穷者不止千二百人。每遇大冬盛寒。然后降㫖救

恤。则民已冻馁死损者众矣。臣以宜于四福院增盖官屋以处贫民。不限人数。委左右厢提举使臣。预设方略救济。不必专散以钱。计其存活死损

以为殿最。其天下广惠仓。乞更举行令官吏用心赈恤。须要实惠及贫民。上开纳焉。苏魏公集奏乞那移诸路有剰常平广惠仓钱斛赴府界状。

臣伏见先朝置广惠仓。别贮天下户绝田土夏秋租课准备冬后救济阙食贫民。其仁恩至厚。然天下土地有肥瘠。故所收钱斛多少不等。以此多

处常有馀。而少处常不足。致朝廷之恩未得均遍。臣访闻江南东西淮南两浙等路州军。见在斛斗。多处每州至三二万石。并是粳米。仍有见钱在外

兼逐年俵散数目不多。契勘府界诸县户绝租课。昨准朝㫖平估价例令人户于府司送纳见钱。充济四福田院贫子支用外去年十七县广惠

仓见在斛㪷共只有八千馀石仍多是。榖豆杂色。依常平俵散。亦有不足处。况值昨来荒歉。诸县镇乡村冻馁之民甚多。见今官中散俵粥米。目计

不下数百石。虽近蒙朝廷降到空名祠部。召僧行进纳钱斛相兼赈济。故目下贫民得以充哺稍不失所。然而丰荒常数不可前知。万一将来夏秋

重𢣷不幸。计今所馀必不能接济诚不可不预为准拟也。臣欲乞朝廷特赐指挥江淮等四路提点刑狱司契勘辖下诸州军广惠仓见在钱斛。除

本路见有饥歉州军须至那移应副赈济并更约度量留合要准备数目外其馀剩数钱斛并令擘画附搭发运司纲运船载上京。委提点司俵散

阙绝县分收贮。以充广惠之数或虑斛㪷重滞猝难船运即乞令逐州出粜见钱附纲前米就近擘画收籴斛㪷损彼有馀。助此不足。则逺近之民。无

不毕被朝廷之惠也。真西山集建宁府广惠仓记宝谟阁直学士史公。守建之明年修废值僵百度咸餝鄮山鄞水之念油然有动于中。犹惠顾

吾民。思所以泽润于亡穷者迺以书谂于朝。曰维建之为州。统县凡七。皆山谷延袤相属田屋其间裁什四三。岁甚丰。民食堇告足。一或小歉。则强

者相挻为虣弱者转死沟隍中备豫之政。在此邦尤不可后。谨按故侍讲朱文公熹𡮢建白立仓于里社建人赖之。今遗规具存。郡之赋入虽狭。然

节用而计其赢为缗钱凡五万。愿悉举以平籴。散诸属邑田野间。某诚力惫。不能任郡事。请得上还印绂。俟继至者卒成之。于以丕阐圣主如天之

仁。俾人蒙施。永永无极。大臣以其书奏。天子曰嘻。是足以广吾之惠矣。其令迄终厥事。条其所当措画者以闻。公拜命戄然不敢言去。于是颛为一

司奉行之属通判府事张侯佖总其纲观察推官郑某掌凡紏察之事。又惟俗利疚。非乡大夫之贤者不能知。则以礼屈新知信州朱侯在前知黄

州谢侯汲古主其议。凡七邑措置之任悉属焉。诿令佐之。能者各董其事。而以寓士二人相之。凡仓以里居之有行谊者二人职其出纳𦕑其境之

广狭为置仓之䟽宻故在建安瓯宁者凡十有三。在建阳者二十有五。在浦城者二十有二。在崇安者十有八。松溪𦕑崇安之半。政和又损其二焉。

此其大较也初议用社仓法榖贵时出以贷民。至秋责其入。既有虑其有督索之烦均备之扰。或反以为病。于是祖常平。敛散之旧。粜以夏籴以秋。

籴价视时之髙下而粜则少损焉。是冬条约成。某自泉徙江西。公命以识。曰庶来者之有𢎿也。吁。公其可谓有志于民矣。盖古今之法。莫善于常平。

然其禁防宻兴发难非岁丁大侵。不敢举而贷也。县不禀之州。州不禀之部。使者不敢擅而出也幸而有司急民之隐不旋踵而予之。然迩者。易赒。

逖者易遗。又其势然也。世之君子深思博虑以左右其所不及。故社仓立焉。社仓之行𡸁五十年。复不能亡弊。而广惠出焉。凡以推德意而活民命

也。或曰社仓既弊矣。议者方欲举而废之。奚以广惠为哉。行之数十年。殆又一社仓也。是不然。古之君子将有所为。患已之不尽其方。不虑人之莫

我继。社仓之弊。非法之皋也。使在位者有朱公之心修而复之。易矣。孟子曰。无恻隐之心。非人也。已欲有为而虑人之莫我继。是以不仁待人也。不

亦薄乎。惟后之人。毋忘公経始之囏续其绪于既成。而杜其罅于未兆。虽以之百世可也。奚弊之足忧耶。若夫分画布置之详。则有故府之牍在。此

不悉书。具位真某记。仪真志广惠仓。旧在州东。今杨子县西南。靖康后废。淳熙八年。运判钱冲之奏请移置竹架巷。旧船场地。开禧丙寅兵火蹂践。

片瓦不存。武陵续志广惠仓创于淳祐十年提刑徐𣓨任内有记跋已附载图経重庆志广惠仓旧府治谯楼外向西。今为广积仓。江阳谱广惠仓

附州仓之右。凡敖二。绍熙间制置立。公崈请于朝。创置为水旱之备。续惠仓宋髙耻堂存藁永州续惠仓记。 平籴。善政也。

而无良法。非无良法也。古无其事而难为法也。成周盛时。计口授田。百姓给足不幸而遭囏阸。则有司赈之。仓人之粟入廪人之榖用遗人之委积

皆直以平之。秋毫无所吝。春秋战国以后。上之人靳于惠也于是始有贷焉有粜焉。贷者责其偿而粜者取其直。事虽非古。以其足以纾民之急。故

犹得为善政。然粜之为法。至难备也。至难乆也。何则。不裁其直。则无益于民。裁之则日损一日。岁亡一岁。必至于尽耗而后已。将求其勿坏也。讵可

无以变而通之哉。故粜之所耗。有欲资官之钱糓而足之者。然人不能皆廉于已。皆志于民。或遇污者彼视府库财如其财。肯剜肉以补之乎。必坐

视其朘削而不恤矣。有委之巨室而责其成数者。则不惟为富者多。为仁者少。惮于损已以及人。且年饥榖贵。彼方利之。而何利于粜之乎。必多端

沮挠而幸其废矣有市田为荘。赖租以粜者。可无二者之患矣。然缗钱有限。岁入必㣲。不足于粜。非磨以岁月。不溃于成。况官市民田。为弊至多。水

旱不时。复且难保。其法亦未得为尽善也。然则变通之道。果将安出哉湘中粒米狼戾之区。民生其间。本易以得食乃自近岁有司和粜之令甚严

舳舻相䘖竭九郡之产而北。湘人始困。永之为州。市民为户。不过三千率多贫弱春夏之交。苦于贵籴。绍定间郡守吴君千。能积郡计之赢。作均惠

仓。自州而邑。邑而野。莫不有之其在州者为米二千斛命巨室更掌粜籴之事。岁乆弊生恶其害已。不告于州。怵寓公径以自诸常平使者易而田

畴之。田恶入㣲。规约不备一二年间至无圭撮可粜民甚病焉。毗陵季侯来为守。愀然曰。是非牧养者之责乎。于是节缩浮蠹铢积寸累。得缗钱五

千。议创一仓以救其弊会诸郡水。溢为灾潭。富人有抵罪于刑狱司者愿输粟五万斛。赈民自赎者予许焉。而以平颁之诸郡侯以书抵予。曰。郡被

灾。公移粟以赈甚大惠也。无厌。窃有请焉吾方建仓平籴而郡力绵甚闻公食饥之后。犹有馀粟。盍捐以助我乎予慨然复发二千斛予之未几复

以书来曰赖公之力。仓已落成。吾将以继均惠也。名之曰续惠谨条其规以告维今续惠之创。将岁岁减价以惠民。可不思所以维持于后乎顷受

公赐市之得钱四千三百馀缗合吾所积为九千三百有奇吾将以其四千籴二千斛馀以创抵当库名之曰平质薄其息以利贫弱之民积其赢

以补籴本之耗盖库之与仓犹母之权子。不可以偏重也。吾之籴非市于民也郡计素匮每当岁抄无以支吾例聴民贱价折纳田租以救目前。今

以续惠之缗易郡仓之粟被给于用此免于籴庶乎两得其利。及其籴也。计库息之多寡以定米价之髙下。米升为钱二十库息登二百缗。则升可

损其一。倍焉则损其二。库息愈丰则粜直愈下凡一岁之息。尽以补粜馀之阙备后籴之用官无所利焉吾又鉴均惠之弊官自司其敛散度地于

丽谯之北。左库右仓。命郡僚二人共主之一岁而代。自谓规置粗备。或可持乆若刑狱司冬夏虑囚之际因一视之则后人愈不敢动矣。虽然。非公

记之。惧终无以谂来者。况㣲公之惠不及此公乌得无言乎。予谓侯之为此。盖惩均惠之坏于市田而更聚之也。然不诿其事于民。则巨室既无所

损而不至于沮挠。不资其助于官。则后人虽无所益而不至于朘削。三弊尽去。三利悉兴。孟子所谓仁术。侯其得之矣。粜法之善。复有过于此乎。虽

然侯之精究熟讲。不使有毫发之缺以累后人。其虑可谓逺矣。然予谓人生天地间。一气而分。仁义之心。谁独无之来者而知此。其必曰前人之不以

以累我非浅之待我。立法当如是也。吾不能守之。而推行之。而增益之。顾非耻与予将见有以侯之法行于邑于野。而流惠于无穷者。是侯与人为

善而千里之内皆将式榖于侯也。记曰。善迹者欲人继其行。善歌者欲人继其声呜呼。侯之迹善矣。继其行者盍亦深念之哉。侯名晞颜。𡮢有位于

朝。其治郡也。专以诗书为政故其功迹类多可纪云。通惠仓前桂阳府桂阳志通惠仓。本军旧有万石仓。又有节爱仓。先备

仓。皆所以广赈恤也。然万石一仓事关朝廷。非本军所得而专。止有节爱先备二仓。可以岁续民食。往往局扵所积折于所粜。米尽仓空殆成虚设。

详究其弊在扵贵籴贱粜夫籴不贵则伤农粜不贱则伤民。二者难乎其两全也。嘉熙庚子。未知军天锡乃合二仓之额以通惠名之。计参阡硕充

数。分作两年粜籴循环不已。以广生生无穷之惠。庶几不困税户。可济细民。申请于朝。获㫖报可省札指挥。见之石刻。今录于后。 桂阳府创通惠

仓省札 朝奉大夫权知桂阳军。兼管内劝农营田事。节制本军屯戍军马提举义丁朱天锡。申照对桂阳为郡。山多田少。重冈复岭。舟楫不通。地

瘠民贫。全藉步担客米以充日粜。往往赪肩负重。运至极艰。阖郡在城之民。何啻数千百口。上市之米日有三十担。则一日无欠阙。或米担数少。嗷

嗷待哺。殊不聊主。每岁收成之时。富家大室。率就郊外。卖粜四出。竟为邻邑般贩而去不及城中之民。盖亦势使然尔。谓如临武蓝山两邑。名曰属

县。而境连永道。自邑去彼则近便。到郡则迁回。虽有轸念乡曲之人。莫致转移之力。故虽丰稔之年。徒为富室之利。而城市细民。下蒙其惠。才遇小

歉。彷徨无措。比屋阻饥。壮者转徙他郡。谓之青荒。弱者食啮草根。以延朝夕若官司亟行赈济。续养民生。尚庶几焉。则此见得本郡年年官粜不可

废。而管额苗米有限。常平义未有拘。恐不足以周遍籴用。此守令近民之官所当急为措置者也。照得本军前守之贤者创万石仓。虑后政出纳不

谨。申请于朝。比常平法缘立例既严。大率累政虑其累已。不过劳其扄𫔎。𨔄相付授。至或累数十年不一訾省。积埃聚壤。已不可仓矣。前守臣髙不。

𠋣任内别自令项籴米三千石置一敖。名先备仓。仍许贱粜贵籴夫以贱言之。如每升作十文。足以利民。贵籴必照市价增钱收籴展转消折不及

数年。仓具而米不存矣。方其置仓之初。谋非不善。末流之弊。遂成干没。坊缘髙知军具以其事申于朝省且今新旧守臣系作元数三千硕交割同

䘖申上。天锡去春交领郡事之时。徒闻先备之名宝无在仓之米迫于交承之义。备员预名。然扪心隠忧。深恐重误民仓。为害甚大。于是撙节浮费

那辍俸馀。仅得钱伍阡缗。以礼招请诸乡上户。厚加劝谕。晓以义理。且谓与其广粜以收利。孰若先吾乡而后他及。与其俟劝分而粜。孰若推有馀

以周众急。于是立米价。每升拾伍文足为定。随其家力之髙下。预借籴本之价钱。上户得钱藉营运增搭以取利。较之旋粜时直不为折阅。上户欣

然聴从。争先青借。俟至次年艰籴之际。仍作拾伍文足。粜与在城之民米虽翔贵。价亦不增。使之常食贱米。而利归细民随桩所粜之钱。转作循环

之本不敢付之吏手。就与在城年德耆艾。众所推服之人为之主张。敛散悉取今岁赈济户口给暦分俵。在城之民。以凭日后批粜。一则可复先备

仓参阡硕之旧额。一则可仿江西社仓之遗意名之曰通惠仓。天锡责在字民所当勉尽职业以图永乆利便傥不具此。因依申控朝廷。依凭威重。

则无以为将来遵守之地所合具申。伏乞照合申闻事。右札付桂阳军照会凖此。籴纳仓苏州府志籴纳仓。在府治

西。景定五年。赵与訔立。有亭在其前。俾藉库在大㕔西。 宋陈淳祖籴纳仓记新置社仓记。始米文公为五夫。社仓。贷诸岁取息什二。既历年子

本繁。则弛其息。其后为南康郡持节浙东宪。以其法行之。既又请于朝着为令。淳祐丙午丁未间。淳祖𡮢分司浙东度幕丁岁大旱。则见越人资社

仓以济其众开庆己未冬淳祖叨守康庐当修江之寇所至皆有委积事平。卒还其旧人犹赖之。大抵皆文公之遗也去夏淳祖以非材误叨庾节

至吴十日。巨浸拍天。上命兼领霅郎。发廪劝分无虚日羸殍满道多为麋粥食之闵闵皇皇以俟今日其幸尚存活者犹及见丰年多黍之歌遂得

以饱君上之赐或其不幸。而迫于冻馁以阽于死亡者。有司亦岂得而辞其责也独恨环浙西一路无有能效是法行之者。仅见于长兴邑中往往

为守者浸渔岂其莫有谶先儒存心爱物之义非田野乆无盖藏州县力不赡故也。不然。则长民者不知观。将好德者鲜虽劝或不从也。淳祖深切

惑之。会一岁出入之赢。撙节浮靡。合六十万馀于是可无求于大家得粟万石其兹庶几吴人之利。从事曰。不如买田便其法简而无弊。佥曰然遂

以闻于上。随得报可不逾月而就。因相与条其事于册请书之。以诏方来嗟夫三代逺矣惟常平义仓仅有遗意存焉耳吏以持法大宻不能不如

先儒之所虑其可以行之州里者。独社仓又率不暇举。然则岁岂能常稔欲民亡捐瘠不可得已予之为此。虽未能彷佛古人之万一亦姑将以为

劝。或者因是有感焉则亦自此可以充广圣朝之仁政云尔从事谓谁常平茶盐掾天台卢应眉山杨潮南景定壬戌良月朔朝奉大夫直秘书阁

提举两浙西路常平义仓茶盐公事。兼知安吉军州事新除侍右郎官陈淳祖记。毗陵志籴纳仓在州桥南街东绍兴四年。俞守俟始创三廪多寄

纳于寺观八年王守缙复增八廪。又于仓后浚河以便漕餫。岁乆湮废。今为廪十有一㕔屋三楹为受给之所。和籴仓

食货志道宗初年辽之农榖至是为盛而东京如咸信苏复辰海同银乌遂春泰等五十馀城内沿邉诸州各有和籴仓。依祖宗法出陈易新许民

自愿假贷收息二分所在。无虑二三十万硕虽累兵兴未𡮢用乏迨天庆间金兵大入尽为所有。受纳仓惠州府惠阳志

受纳仓。在角门内之东。即旧米仓收受民户丁田苗粮。及趱运粮斛。有大使一员。副使一员掌其事。郴州府象台志受纳仓在公廨东北隅。计六廒。







永乐大典卷之七千五百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