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卷11077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万一千七十六 永乐大典
卷之一万一千七十七
卷之一万一千九十六十 

永乐大典卷之一万一千七十七   八贿

〇繠洪武正韵如累切。垂也。茸也。又佩垂貌。左传。佩玉蕊然。服饰。备也。女水切。音义并同。重出误。故去其一。许慎说文从惢系声。顾野王玉

篇聚也。张参五经文字人棰反。见春秋传。徐锴通释如毁反。丁度集韵繠。乳捶切或从木作蕊司马光类篇又汝垂切张有复古编一曰草木华蕊

别作蕊俗。玉篇作甤同。郭守正紫云韵左哀十三佩玉蕊兮。服饰盛也。韩道昭五音类聚而水切。丝貌。又音蕊。熊忠韵会举要半啇征音或作蕊

文选。卢子谅诗。蕊蕊芬华落。李銞存古正字垂貌。又华弓也。韵会定正字切日轨。日人然繠。

徐铉篆韵 鲜于枢见草书集韵

洪武正韵如累切。花心须。亦作蕊蕊。顾野王玉篇蕊草木实。节节生。堪法书广韵花外曰萼。花心曰蕊。丁度集韵𧄜。草木花𧄜或作蕊。通作蕊。一曰

香草根。似茅。蜀人所谓葅香。又汝垂切。垂貌。司马光类篇是捶切。又乳捶切。又子兖切。华聚貌。又伹恱切。郑樵六书略。别义转注。释行均龙龛手

鉴繠。如水反。蕊草初生也。蕊蕊蕊三同上。韩道昭五音类聚櫐音蕊。杨桓六书统日母华心也。象其心攅簇在木末。以木指之也。蕊。隶或从系

蒂也。以系蕊必有系蒂也。又以系指之也又象众心丛簇之形。嫌其与疑惢之类同。故以系指之。系者。非蚕之系也。华蒂之蒂也蕊隶乳氏切。又

租恱切。草木丛生貌。从艸从惢。惢。多心也。艸丛生则。心自多。原注。蕊。隶繠蕊。并俗。熊忠韵会举要半啇征音广韵聚。字潫博义通作喿蕊甤𤯷韵会

定正字切日轨日人然蕊。

洪武正韵如累切。同上。

洪武正韵如累切同上。乂草木丛。 并集韵见杜从古集篆古文韵海

 并六书统 并六书统

 王义孙过鲜于枢并见草书集韵

东陵玉蘃王明清挥尘馀话政和二年三月宋帝于太清楼锡燕。有南海琼枝。东陵玉蘃。详燕字。连房

玉蘃赵希循会心录李德裕作平泉庄台榭百馀所。奇花异草。珍松怪石。不可殚纪。后为洛阳有力者取去。有所谓雁翅桧。珠子柏。

连房玉蘃。贾氏谭录注。每跗萼之上花分五朵。而实同其一房者也。佩玉蘃左传吴叔仪乞粮于鲁公孙有山氏。曰。佩玉蘃

兮。余无所系之。㫖酒一盛兮。余与褐之。父睨之对曰。梁则无矣。麄则有之。玉蕊花汉武内传元封元年七月七日。武帝脩除

宫掖之内。设坐殿上。以俟王母。王母至上殿东向坐。帝南面向王母。王母曰。将告女要言。我曾闻先王曰。夫欲长生者。宜先取诸身。但坚守三一。保

尔旅族。金瑛夹艸。广山黄木。昌城玉蕊夜山火玉。逮及凤林鸣酢。醋字西瑶琼酒。中华紫宻。北陵绿阜。太上之药风实云子。玉津金浆。有得食之。后

天而老。周益公大全集玉蕊辩证 唐昌玉蕊花唐昌公主。明皇女也。剧谈录。太平广记及鸡跖集。所载皆本于此。长安安业坊。唐昌观旧有玉

蕊花。每发若琼林瑶树。元和中。春物方妍。车马寻玩者相继。忽一日有女子。年可十七八。衣绣绿衣。乘马。峨髻双鬟。无簪珥之饰。容色婉娩。迥出于

众。从以二女冠。三小仆。仆者皆徘头黄衫。端丽无比。既下马。以白角扇障面。直造花所。异香芬馥。闻扵数十步之外。观者以谓出自宫掖。莫敢逼视。

伫立良乆。令小仆取花数枝而出。将乘马。回谓黄冠者曰。曩有玉峰之约。自此可以行矣。时观者如堵。咸觉烟霏鹤唳。景物辉焕。举辔百馀步。有轻

风拥尘随之而去。须臾尘灭。望之已在半天矣。方悟神仙之逰。馀香不散者经月。时严给事休复。元相国刘賔客白醉吟俱有闻玉蕊院真人降诗。

钱文季文子。状元。去春用杨吉州子直韵赋玉蕊诗。老悖乆稽奉酬。今承秩满还朝。就以为饯。丙辰昼揽群芳博物华。夕披众说聚萤车。花来北

固无新唱。诗到西昆有故家。乡里孝廉流泽逺。弟兄科甲搢绅夸。盍归史观开群玉。徐步词垣判五花。欧公诗话。两言杨大年与钱文僖刘千仪数

公唱和。号西昆集。后进学者争效之。风雅一变。谓之昆体。唐贤诸诗集。几废不行。文季系出文僖。而上世本姓刘云。赵正则彦法司户沿檄而归。玉

蕊已过。追赋车字韵诗奉答。丙辰眷深游客竞繁华宝马香轮带麹车。不为来看招隐树。有谁肯顾野人家。飞飞粉蝶须相映。皎皎银蟾色共夸。今

得审言诗胜画。传神何必赵昌花。唐诗人杜审言为吉州司户正则尝刻其诗扵廨舍。林顺𡖖迪教授两为玉蕊花赋长韵。富瞻清新。老病无以奉

𨠩。辄用杨史君韵为谢。丙辰 广行行实称才华。如节鸾和驭宝车。曾燕琼林天一幄。却吟玉蕊市三家。大篇追补唐诗阙。唐贤赋此花止二韵。及

四韵。盛事常流鲁頖夸。别有冰姿延客住。白池剩种白莲花。 次韵廷秀待制玉蕊丙辰三月姑射山前雪照人。长安水畔态尤真。步揺翘玉中心

整。璎珞涂金四面匀。常笑荼䕷藏浪蕊。独陪芍药殿馀眷。自从唐代来天女。直到平园见后陈。去夏。孙从之示玉蕊佳篇时遇未敢赓和。今年此

花盛开。辄次严韵。并以新刻辩证为献。丁巳 食菜曾饕三百困。种花重看一番新。洞仙旧赏轮无迹。工部高吟笔有神。叠雪雅宜歌白雪。送春仍

欲买青春。向来伪帖今冰释。从此嘉名偏广轮。 宋敏求春明退朝录。 杨州后土庙有琼花一株。或云自唐所植。即李卫公所谓玉蕊花也。旧不

移徙。今京师亦有之。 曾造端伯高斋诗话。唐人题唐昌观玉蕊花诗云。一树珑松玉刻成。飘廊点地色轻轻。女冠夜觅香米处。唯见階前碎月明。

今玚花即玉蕊也。介甫以比玚。谓当用此玚字。盖玚玉名。取其白耳。鲁直又更其名为山矾谓可以染也。庐陵假谦叔。多闻士也。家藏异书古刻。至

多有杨汝士与白二十二帖云。唐昌玉蕊。以少故见贵耳。自来江南山山有之。土人取以供染事。不甚惜也。则知玚花之为玉蕊。断无疑矣。传子容

见此帖。乃作绝句云比玚更矾总未佳要须博物似张华因观异代前贤帖。知是唐昌玉蕊花。余放浪林泉之日久矣屡从樵夫野叟问所谓郑花

者指其木谓余曰。此郑木也。其叶如冻青高二三丈或有小者亦丈馀暮春开花如冻青花虽香而甚烈。全不旑旎。但山谷云江南野中有一种小

白花。木高数尺。春间极香与予所见全不类。今江浙山野间别有一种其木高二三尺。或五六尺初春开小白花极香而有逺韵土人谓之白丁香

花。但其叶不能染黄耳未知孰是葛立方韵语阳秋江南野中有小白花木高数尺。春开极香。土人呼为玚花玚玉名取其白也鲁直云荆公欲作

诗而陋其名余请名曰山矾野人取其叶以染黄不借矾而成色故以名尔。尝有绝句云高节亭邉竹已空山矾独自倚春风是也近见曾端伯高

斋诗话云。此花即唐昌玉蕊花。所谓一树珑松玉刻成飘廊点地色轻轻者。以余观之。恐未必然玉蕊佳名也此花自唐流传至今不应舍玉蕊而

呼玚。鲁直亦不应舍玉蕊而名山矾岂端伯别有所据耶琼花唯杨州后土祠中有之其他皆八仙近似而非鲜于子骏诗云百花天下多琼花

天上稀结根托灵祠地著不可移八蓓冠群芳一株攒万枝而宋次道眷明退朝录乃云琼花一名玉蕊按唐朝唐昌观亦有玉蕊花玉建诗所谓

女冠夜觅香来处。唯见階前碎月明是也长安观有玉蕊花刘禹锡所谓玉女来看玉树花异香先引七香车。是也即唐昌观诗此误引唐内苑亦

有玉蕊花。李德裕与沈传师草诏同赏故德裕诗云玉蕊天中木金闺昔共窥。传师和云。曾对金銮直同依玉树阴是也。招隐山亦有玉蕊花李德

裕所谓吴人初不识因予赏玩。乃得此名是也由是论之岂一处有哉其非琼花明矣。东坡瑞香词有后土祠中玉蕊之句者非谓玉蕊花止谓琼

花如玉蕊之白尔答斋随笔。物以希见为贵不必异种也长安唐昌观玉蕊。乃今玚花。又名米囊黄鲁直易为山矾者在江东弥山亘野殆与榛莽

相似。而唐昌所产至扵神女下𨔼折花而去以践玉峰之期是不特土裕罕见。虽神仙亦不识也。南史刘杳传𣒅花出处。杳在任昉坐有人饷昉

𣒅酒而作榐字昉问杳此字是否答曰葛洪字苑作木傍𠯌广韵玉篇不收𣒅花榐字。集韵阵榐𣒅。木名。汁可为酒或作𣒅礼部韵与集韵同

跋语 唐人甚重玉蕊故唐昌观有之。集贤院有之。翰林院亦有之皆非凡境也。予往因亲旧自镇江招隐来逺致一本条蔓如荼䕷种之轩槛

冬凋春茂柘叶紫茎。再岁始著花。乆当成树。玉篇广韵树字注云木总名禹贡厥木惟条。令荼䕷久则根栋合抱玉蕊亦然花苞初甚微经月渐大

暮春方八出须如冰彩。上缀金粟。花心复有碧䇶状类胆瓶。其中别抽一英出众。虽上散为十馀蕊。犹刻玉然。花名玉蕊乃在于此。群芳所未有也

宋子京刘原父宋次道。博洽无比。不知何故疑为琼花。王元之知杨州。但言未详何木。俗呼为琼花。子京何故以诬元之。蔡君又引晏同叔之言以

为证。甚无谓也。刘梦得雪蕊琼彩之句最为中的。何必拘李善赤玉为琼之注耶𣒅。音阵南史。刘杳传所谓𣒅酒者。予尝得醖法。芳烈异常山谷

似不以香传为据。徇俗讹𣒅作郑。而江南乡音又呼郑为玚。校梗切在上声。三十八梗韵中。复疑未安。扵是创山矾之名。然二诗并序。初未尝及玉

蕊止因好事者伪作唐人帖。故曾端伯洪景卢皆信之其实诸公偶未见此花。所谓信耳而不信目也。续添杨巨源唐昌观玉蕊花 晴空素艳照

霞新。香酒天风不到尘。持赠昔闻将白雪。蕊珠宫上玉花春琼花玉蕊。混而为一说。出风俗杂志。见江少虞所编皇朝类苑第十五卷。杨州后土庙

有琼花一株。洁白可爱。岁久木大而花繁俗目为琼花。不知实何自也。世以为天下无之。唯此一株。孙冕镇维杨。使访之山中甚多。但岁苦樵斧野

烧。故木不得大而花不能盛。遂不为人贵孙伤之以诗曰。可怜遐僻地。常化燎原灰。近京师亦有之。或云乃李文饶所赋王蕊花也。晁补之和李李

良长短句名下水船。见鸡肋集。百紫千红翠。惟有琼花特异。便是当年唐昌观中玉蕊。尚纪得。月里仙人来赏明日喧传都市。甚时又分与杨州本

一朵冰姿难比。曾向无双亭邉。半酣独倚。似梦觉晓出瑶台十里犹忆飞琼标致。 题跋 以玉蕊为玚起于曾端伯予与假谦叔之子元恺同里

巷。往还至熟。其父初无杨汝士帖。小说虽信类此尚有杨巨源绝句合作冠篇。至扵孙句晁词。差讹如前说不必再论姑附卷末全芳备祖杂着

李卫公玉蕊花诗云。玉蕊天中树。金銮昔共窥注。以为禁林有此木。吴人不识。自文饶品题始得名。然此为润州招隐山作也。碑今裂为四假在通

判㕔中。而招隐无。复有此花。询之土人。皆莫知为何物。或云即今杨州后土祠琼花乃是。自王元之始易其名。而晏元献殊集则亦有翰林盛谏议

度借示扬州后土庙玉蕊诗序云。此花因王元之更名琼花至苏文忠公轼长短句云。后土祠中玉蕊。盖指旧名也。又按晏元献尝以李善文选注

质琼花之说曰。琼赤玉。与此花不类而东坡亦云琼赤玉也。其意盖欲辨证其讹。而许氏说文亦以琼为赤玉云。蔡寛夫诗话。沈传师奉酬浙西尚

书九丈招隐山观玉蕊戏书即事见怀之作。丹徒令书其后云招隐玉蕊花。以二公诗著名。累经兵毁。花偶存而刻乆失好事访寻每不满意。住持

置弗问者几人矣晋觉来主法席。求府治刻本。珑石重镌。逰客玩花读诗。顿还三百年旧观。良足嘉美。自晋宋招隐名甲京口。古松脩竹。清泉幽洞。

播在谈咏。夸诩胜绝迩者采伐童赭。实不副名。觉师培植扫剔。立志不倦。加以年序。苍翠环合景物增邃师与此寺此词。同永其传。尚勉之哉。湖于

渔隐丛话戴颙字仲若舍宅为招隐寺。寺在京口放鹤门外。与鹤林古竹院相望数里孤处于万山荒凉之颠。所由山径。石卯累累不绝如线。是名

招隐寺。有米芾隶碑。以纪仲若之出处。方丈有阁号增华。梁昭明选文于中阁之左。有亭名虎跑鹿跑其泉清泚。阁之右有亭名玉蕊。巍扁其上。亭

之下有玉蕊二株。对峙一架。其株条仿佛乎葡萄之所可比。轮囷磊瑰。如古君子气象焉。其叶类柘叶之圆尖。梅叶之厚薄。其花类梅而莩瓣缩小。

厥心㣲黄类小净瓶莫春初夏盛开。叶独后凋。其花白玉色其香殊异。而其高丈馀也。是名玉蕊。土人佥言此花自唐迄今。自天下与此寺只二株。亦

犹琼花之于维扬。千馀年间凡几遭兵毁幸存。今唐长安白玉等观。及御史所居阁前。往往不可稽考。而仅馀此寺虽然。李德裕沈传师再誊之诗

石如新自可以究其终始。欲天下皆知此花非山矾。非琼花。其夐出鲜俦。而自成一家也。故详纪其本末云。江淮肥遁愚一子亲历其寺审书。镇江

志在招隐山。今按察寛夫谓招隐无复此花。然近年乾元万寿宫住持余孟实。自招隐山移此花植于宫前花圃。时紫泉马克复有诗里人龚理于

中次其韵曰。山水窟宅江之南搜奇抉胜味饱谙朱方招隐最超绝树作玉蕊珠溅潭。高花宻叶互掩映。柔柯老𠏉相撑担丛林何事著此种。香严

鼻观禅独参。绕之百匝足未止。讃以千偈言犹甘。空山变灭异今昔。枯松折竹徒侵搀。彛器迁移鼎锺去。谁复别识缶与坛。温泽缜栗夙比德。弃使

不见情难堪。东皇移根谨诃护。玉立殿陛青光𣶬蕊宫仙人委长佩青䯻一尺瑶华簪。长斋三时昼方静。冻雨一洗春正酣眼中突兀现妙品。缭以

阁道栖神庵。瞿昙老聃共空寂。出彼入此容何惭。人间多事到诗酒。甚欲忍口牢三缄。荒城邂逅此粲者换饮却肯𢬵春衫。时当晴埃吹野马采缀

沃若眠吴蚕。清尊如空杂花亚。落日欲堕西山衔。流年过眼急扵电。留此一赏容非贪。即今芳事已尘土。我辈政尔多空谈。然则招隐未尝无此花

也。宋景文公笔记维阳后土庙有花。色正白。本曰玉蕊。王禹偁爱赏之。更称曰琼花。按许慎说文云。琼赤玉也。王不领其义。非白花名也。唐昌观

中树。曾降九天人。銮驾杳何许。雪英如旧春。岂无遗佩者。来效捧心嚬。岳东几诗路入平山万木清。松罗荟蔚接烟薨。鹿跑泉眼𣶬秋影。雁带云容

度晚晴。花径有时传相国。藓碑无字纪昭明。六朝轮壁今何处。羸得千年蕙帐名。杨东山诗才入平园便有声。唐昌观里旧知名。已堆玉盏分金粟

更挿银花小翠𦉍萝蔓春风滕薜长。山矾香气晋齐盟。世间百卉应无恨。不遇王公枉一生。刘后村集竹院过僧话。山门扫地迎。英雄犹有迹。般若

太无情。玉蕊春阴宻。琅玕晚暑清半生来往屡。也合送人行郑松䆫集七言古诗 维扬后土庙琼花。安业唐昌宫玉蕊判然二物本不同。唤作一

般良未是琼花雪白轻压枝。大率形模八仙尔。山蹊野路多见之。樵斧催残如称雉。比之玉蕊似实非金粟冰丝那有此。花须中有碧胆瓶。别出珑

𤧚高半指。清馨静夜冲九天。招引瑶台女仙子乘风跃马汗漫逰。偷折繁香分月姊。紫茎柘叶茶䕷条少到寻常人眼底。翰林内苑集贤阁。雨露承

天近尺咫。后人不识天上花。又把山矾轻比拟。叶酸而涩共染黄。不着霜缣偏入𥿄。江鄕老少知此名。郑阵玚音无正字。方言土谚随古讹。乌马成

焉固应尔。清波杂志琼花海内无二本。唐人谓玉蕊花乃比其色。许慎说文琼乃赤玉与花色不类唐武元𢖍诗唐昌观玉蕊花琪树年年玉蕊

新。洞宫长闭彩霞春。日暮落英铺地雪。献花无复九天人。杨凝诗题同前瑶华玉蕊种何年。箫史秦嬴向紫烟。时控彩銮过旧邸摘花持献玉皇前

郑谷诗乱前唐昌观玉蕊最盛 唐昌树已荒。天意眷文昌。晚入微风起。春时雪满墙。白居易诗惜玉蕊花有怀集贤王校书起 芳意将阑风又

吹。白云离叶雪辞枝。集贤雠校无闲日。落尽瑶花君不知。 酬严给事闻玉蕊花下有逰仙绝句 瀛女偷乘凤下时。洞中潜歇弄琼枝。不缘啼鸟

春饶舌。青锁仙郎可得知。元祯诗题同前弄玉潜过玉树时。不教青鸟出花枝。的应未有诸人觉。只是严郎卜得知严休复诗首唱二首玉蕊花

味道斋心祷玉宸。魂消眼冷未逢真。不如满树琼瑶蕊。笑对藏花洞里人。羽车潜下玉龟山。尘界何由睹蕣颜。惟有无情枝上雪。好风吹缀绿云

鬟张籍诗同严给事闻唐昌观玉蕊近有仙遇作二首 千枝花里玉尘飞。阿母宫中见亦稀。应共诸仙闘百草。独来偷折一枝归。 九色云中紫

凤车。寻仙来到洞仙家。飞轮回处无踪迹。惟有班班满地花。刘賔客诗和严给事闻唐昌观玉蕊花下有逰仙二绝 玉女来看玉树花。异香先引

七香车。攀枝弄雪时回首。惊怪人间日易斜。 雪蕊琼丝满院眷。羽衣轻步不生尘。君平帘下徒相问。长伴吹箫别有人。 题集贤院玉蕊花 凤

池西畔图书府。玉树玲珑景气闲。长聴馀风送天乐。时登高阁望人寰。青山云绕栏干外。紫殿香来步武间。曾是先贤翔集地。每看璧记一惭颜。李

卫公集忆翰林院玉蕊花招隐山观玉蕊树戏书即事。奉寄江西沈大夫阁老此树吴人不识。因于赏观乃得此名。检校礼部尚书兼润州刺史御

史大夫 玉蕊天中树。金𬮱昔共窥。落英闲舞雪。宻叶乍低帷。内署沈大夫所居闾前有此树。每花落空中。回旋久之方集。庭砌。大夫草诏之暇。尝

邀予周玩。旧赏烟霄逺。前欢岁月移。今来想颜色。还似忆琼枝。 奉𨠩浙西尚书九丈招隐山观玉蕊树戏书即事见怀之作。江南西道都团练观 

察处置等使。洪州刺史兼御史大夫沈传师 曾对金銮直。同依玉树阴雪英飞舞近。烟叶动摇深。素萼年年宻。衰容日日侵。劳君想华发仅欲不

胜簪。宋徐铉诗和贾员外戬见赠玉蕊花栽 琼瑶一簇带花来便斸苍苔手自栽。喜见唐昌旧颜色。为君判病酌金罍王直方诗玉蕊花 阆苑

瑶林春晚芳。仙妃舞困卸霓裳𧓍珠委地隳云佩尚带天邉风露香李应春诗次赵制干韵 伤心春暮盻庭柯。惊见枝间万玉瑳柳巷依稀缫絮

茧药阶仿佛扑灯蛾。云车仙驭朝攀弄。月色花光夜荡摩欲醉香邉重著句。主人傥许客频过。华镇云溪居士集玉蕊花并序玉蕊花琼花也唐世

尚多有之今则甚鲜。惟扬州后土庙一本最盛花如八仙而五出有香特清。虽干不歇扬人往往盛以绛囊而佩之唐长安唐昌观所植名闻天下

每岁花时倾都来赏。一日有美姬拥侍者八九人。皆鲜衣靘妆。徘徊花下。忽谓侍人曰。当折一枝。赴玉峰闘草。遂折花出门跨骏乘烟而去。见者骇

愕。方知其为神仙。异香满庭。弥月不散。当时诗人多赋颂者。当年玉蕊冠京华。不独人间压万花。曾使瑶池冰雪手。亲来折向玉峰夸。仇逺金渊

集程公明家玉蕊花抬隐山中有此花。仙人曾住七香车。可怜一架开如雪。冷落西门处士家。耶律铸双溪醉隐集玉蕊花二首凤吹流声绕彩

露。胜逰还遇琬陵花。又邀相伴西王母。请宴昌城玉蕊花。七色斑龙一作麟紫云辇。九光华盖赤霜袍。更陪金女花时宴。玉蕊花前是碧桃。京口诗

集郡守集贤校理王公琪君王玉蕊花玉蕊生禁林。地崇姿亦贵。散漫谿谷中。蓬茨复何异。清芬信幽逺。素彩非妖丽。苍烟䔩山日。琼瑶为之晦。

岁乆自扶踈。岩深愈凝遽。请观唐相吟。俗眼无轻视。史轻邦梅溪词菩萨蛮玉蕊花唐昌观里东风软。齐王宫外芳名逺。桂子典刑间。梅花伯仲

间庞茸锼暖雪。琐细雕晴月。谁驾七香车。绿云飞玉沙。饵石蕊晋书庾衮。字叔褒。阳翟人。少履勒俭。世号庾异行。张

泓掠阳翟。衮率宗族及庶姓保禹山。贼至。衮勒部曲。整行伍。持满而勿发。贼服其慎而畏其整。皆退。衮以寇难方兴。乃携妻子适林虑山。林虑人归

之。咸曰庾贤。石勒攻林虑。父老谋曰。此有大头山。九州之绝险。上有古人遗迹。可共保之。衮乃相与登大头山。而田于其下。年榖未熟。食木实。饵石

蕊。及将获下山中涂目眩瞀。坠崖而卒。饵松蕊太平广记方纪曰。南岳百里有福地。松高一千尺。围即数寻。而蕊甘仙人

可饵。相传服食炼行之人。采此松膏而服。不苦涩。与诸处松别忘怀录松蕊去赤皮。取嫩白者蜜渍之。略烧令蜜熟勿太熟。极香脆。

瑶蕊楚辞思玄赋屑瑶蕊以为兮。𣂏泉以为浆采琼蕊李白诗昆山采琼蕊。可以炼精魂。

苏东坡诗约子重来嗅霜蕊。檀蕊王导辅词梨花镂雪成花檀作蕊。浪蕊苏东坡诗浮花浪蕊

落蕊骚经掔木根以结采兮。贯薜荔之落蕊。苏东坡诗牛酥煎落蕊。嚼蕊玉融新对文选。郭璞逰仙诗曰。放精

凌霄外。嚼蕊挹飞泉。人参蕊温庭荺诗香风软透人参蕊柘浆露蕊曾巩元丰类藁𣸯玉

山石岩记。崖乳欲滴腻如凝酥。若柘浆露蕊殚乎美味。说者云可以安躬流珠金蕊神丹隐书流珠金蕊。惊电朱橘。

详丹茶蕊花宋景文公集媚丛无奈宻。桑蔓不胜长。非邻粉自白似狭骨中香。不分樱桃艳名先播乐章。 近世民间

杂曲。始有荼蕊花者。花蕊夫人韵府群玉蜀妃花蕊夫人能诗词

洪武正韵如累切。说文草木实甤甤。顾野王玉篇今作蕊。又儒佳切。孙愐唐韵又人佳切。韩道昭五音类聚甤。音蕊。豕生也。杨桓六书统日母甤草

秀不实说见灰韵。六书

洪武正韵如累切。荆也。周礼有菙氏。陆法言广韵燋焌用荆菙之类孙愐广韵时髄切。丁度集韵菙木名。有菙氏。掌共荆菙以灼龟。或作。司马光

类篇主蕊切。撃马也。一曰策也。又是捶切。杨桓六书统禅母。余见照母同上。余见灰韵。熊忠韵会举要次商次清次音。赵谦声音文字通禅

鬼切。荆属作菙。非。周礼菙氏合正。古转垂双音见照音。旧失收此字。按偏傍增入。韵会定正字切禅轨禅神禅菙

集韵见杜从古集篆古文韵海并六书统 鲜于枢见草书集韵

 

菙氏周礼春官菙氏。下士二人。史一人。徒八人。注燋焌用荆菙之类疏按其职云。掌共燋契。即士䘮礼云。楚焞是也楚即荆故云用

荆。云菙之类者。菙所以捶笞人焉。用荆竹为之。此亦用荆。故云菙之类。

如累切。许慎说文。心疑也。从三心。几惢之属皆从惢。读若易旅琐琐。又才规才累二切。顾野王玉篇又桑果切。陆法言广韵才捶切。丁度集韵聚

惢切。戴侗六书故艸木未舒含惢之象。又作繠传曰。佩玉繠兮予无所撃之。谓佩玉下如惢也。又作蕊蕊。繠也。从惢系声。孙氏如垒切。按糸

非声。乃会意。然亦后人所加也。杨桓六书统禅母统意惢隶。周伯琦六书正讹。乳捶切。华惢也。从三心象形。别作甤繠通。说文字原心华心也

从三心象形。儒佳切。亦通用甤。赵谦声音文字通日鬼切。屮木外曰内曰惢。象含惢之形。虽从三心。而又如此说。以见六义之不可泥也或用

甤。亦借繠作蕊蕊蕊蕊非。双音见去声。 六书 六书

𣛚如累切。顾野王玉篇木名。司马光类篇乳捶切郑樵六书略蕊转注韩道昭五音类聚蕊同上。杨桓六书统日。母乳氏切。从木蕊省声

六书

𥳝如累切。顾野王玉篇女委切。笋初生也。丁度集韵竹叶再生曰𥳝。司马光类篇乳捶切。韩道昭五音类。聚如委切。杨桓六书统日母。乳氏切。从竹

从惢惢。多心也。竹枼再生则心自多。原声。蕊。隶。 六书 六书

如累切。陆法言广韵不恱。司马光类篇是捶切。又伊捶切。怒也。杨桓六书统禅母。。原声。㜇。隶。字潫博义时髓切。又音菙。又于避切。

六书 六书

𡯒如累切。丁度集韵汝水切。𡯑𡯒。短貌。杨桓六书统日母。。从尣日声。𡯒。隶。字潫专义音蕊。

六书 六书

𠟺如累切。丁度集韵柔弱也。杨植六书统篆日母。原声。𠟺。隶。字潫博义𠟺音蕊。书六书 六书

如累切。丁度集韵土埓。司马光类篇是捶切。又愈水切。埓也。又欲鬼切。起土为埓也。又杜果切。又以醉切。又于累切。夷佳切。杨桓六书统禅母余

见灰韵。 六书

如累切。丁度集韵以杖撃也。杨桓六书统禅母。。说见照母。张子敬经史字源韵略又主蕊切。 六书

如累切。丁度集韵马策。杨桓六书统禅母。说。见照母余。见灰韵。张子敬经史字源韵略又主蕊切。说文。撃马策也。字潫博义说文。杖也。

六书

如累切。丁度集韵博雅。积也。又未积也。杨桓六书统禅母。余见灰韵禅母。字潫博义时髓切。又将伪切。 六书

𤡧如累切。丁度集韵兽名。雌狢也。司马光类篇聚蕊切又秦醉切。又下介切又才瘵切韩道昭五音类聚才癸切。杨桓六书统日母。又此觜切从犬

蕊声。𤡧。隶。 六书 六书 

如累切。释行均龙龛手鉴如水切

如累切。韩道昭五音类聚如水反

〇髓洪武正韵息委切骨中脂亦作𩪏。髓。古作𩪦。许慎说文从骨隓声。刘熙释名髓遗也遗也顾野王玉篇先委切。又膸相觜切。骨膸本

从骨。陆法言广韵骨中膏也。徐锴通释相累反。丁度集韵𩪄选委切或作髓𩪏𨽋膸。司马光类篇思累切。戴侗六书故问曰。髓。骨之充也。释行

均龙龛手鉴髓髓髓。三俗。髓。者。髓。正。膸膸膸。俗。音髓。韩道昭五音类聚须累切。杨桓六书统心母。骨中液也。统声。髓。隶省。。省文。𨽋。隶。。古省文。

髓䯝膸并俗。熊忠韵会举要商次清次音。本作𩪄。今文作髓。汉郊祀志鹤𩪄毒冒。赵谦声音文字通𩪦。心鬼切。作髓䯝髓𨽋非。借方言齐人谓滑曰

𩪦。作㵦非。记滫㵦以滑之。合正。韵会定正字切心轨。心新鲜髓。

𩪏洪武正韵息委切。杨雄赋。𩪏伊吾。注。𩪏入伊吾水。言其大破死亡也。

𩪷洪武正韵息委切。汉邹阳博入于骨髓。

𩪦洪武正韵息委切。汉郊祀志。先鬻鹤𩪦。 并集茅君传并

见杜从古集篆古文韵海徐铉篆韵并六书统 并六书统

 黄庭 王羲怀鲜于枢并见草书集韵

总叙邵子观物外篇胃生髓坎为髓。五藏生成篇诸髓者皆属扵脑脑为膸海。故诸髓属之。解精微论篇髓者骨之充也。故脑渗为

涕。奇病论篇有所犯大寒内至骨髓。髓者以脑为主。脑逆故令头痛齿亦痛也。灵书海论脑为髓之海。髓海有馀。则轻劲多力自过其度髓海不足

则脑转耳鸣。胫庆眩冒。目无所见。懈怠安卧。 热病髓热者死难经髓会绝骨。藏经黄帝云。诸髓皆属扵脑。又云肾生髓髓生肝九墟云人有四海

脑为髓之海。是太阳经入络于脑故五榖之精津和合而为膏者内渗入于骨孔。补益扵脑髓。今视藏象其眷骨中髓上至于脑下至扵尾骶其两

傍附肋骨。每节两向皆有细络一道内连腹中与心肺缘及五藏相通孙思邈千金要方论曰。髓虚者脑痛不安。髓实者勇悍凡髓虚实之应主扵

肝胆。若其腑臓有病从髓生热则应臓寒则应腑圣济緫录论曰骨髓之病应肝胆。若其腑臓有病从髓生热则应臓寒则应腑故虚者脑痛不安。

身常清栗。髓实者身体烦躁。勇悍惊热。当随证以治之。龙髓太平广记隋炀帝以三月上已日会群臣于曲水以观水饰有汉武

帝逰洛水神上明珠。及龙髓之势皆刻木为之。运动如生。出扵黄衮之巧思也详巧下蛟龙髓太平广记汉武帝宴于未

央见梁上一老翁长八九寸。缘柱而下。稽首嘿而不言仰头视屋俯指帝脚。忽然不见。帝召方朔以告。朔曰。其名为藻水木之精夏巢幽林冬潜深

河。陛下频兴宫室。斩伐其居。故来诉尔仰头看屋。复俯指陛下脚脚者足。以愿陛下宫室足扵此。帝感之既而息役。后幸瓠子河见前梁上老翁献

一紫螺。壳中有物。状如牛脂。帝问方朔。紫螺壳中何物朔曰是蛟龙髓传回令人好颜色。又女子在孕。产之必易。会后宫产难者试之殊有神效。

斑螭髓太平广记会稽谢玄𡖖。采药遇神女邀至东华夫人所居。夫人为设珍肴而有斑螭之髓详仙字出广异记。

白獭髓王子年拾遗记孙和恱邓夫人。常置膝上。和扵月下舞水精如意。误伤夫人颊。娇姹弥苦。自舐其疮。命太医合药。医

曰得白獭髓杂玉与琥珀屑。当灭此痕。即购致百金。能得白獭髓者厚赏之有富春渔人云。此物知人欲取则逃入石冗。伺其祭鱼之时。獭有闘死

者冗中应有枯骨。虽无髓。其骨可合玉舂为粉歕于疮上。其痕则灭。和乃命合此膏。琥珀太多。及差而有赤点如朱。逼而视之更益其妍。诸嬖人欲

要宠皆以舟脂点颊而后进幸。妖惑相动。遂成淫俗猗觉寮杂记坡曰。玉骨何劳獭髓医。丹豹髓续谈助洞冥记汉武帝既

耽于灵怪。尝得丹豹之髓白凤之膏。磨青锡为屑以焞苏油和之照扵神坛。夜暴雨火光不灭。有霜蛾如蜂赴灯。侍者举麟须拂驱之

汉书五梁禾渍鹤髓。详见仙字凤髓唐杜牧樊川集天外凤凰难得髓。无人解合续弦胶。十州记云。凤喙作续弦胶与此

说异详觜。石髓台州府赤城志寒石山有石髓。证类本草石髓味甘温无毒。主寒热中羸瘦无颜色。积聚心腹胀满食饮不消。皮肤

枯稿小便数疾癖块。腹内肠鸣下痢。腰脚疼冷男子绝阳。女子绝产血气不调令人肥徤能食。治金疮性温宜寒瘦人生海临海华盖山石窟。土人

采以澄陶如泥作丸如弹子有白有黄弥佳矣刘义庆世说嵩山北有大冗晋时有人误堕冗中见二人围棋下有一杯白饮与堕者。气力十倍。棋

者曰汝欲停此否堕者曰不愿停棋者曰从西行有天井。其中多蛟龙。但投身入井自当出。若饿取井中物食之堕者如言可半年乃出蜀中。因入

洛问张华曰此仙馆也所饮者玉浆耳所食者龙内石髓。汉武内传元封元年七月七日武帝修除宫掖之内设坐殿上。以俟王母王母至上殿东

向坐。帝南面向王母。王母曰。次药有八光太和斑龙黑胎。文虎白沬。出于西丘七玄飞节九孔连珠云浆玉酒。玄圃琼腴。锺山白胶。王屋青敷。阆风

石髓黑河珊瑚蒙山白凤之肺灵丘苍鸾之血。东英朱菜。九节交结。太微嘉禾琼华脑实。流渊鲸眼赤河绛璧。北汲太玄之酪。中握二仪之脉。云渎

丛艾昆丘神雀。广夜芝草。流渊青狄。真陵雷精玄都平盖。左食神无。右饮玄瀬上屈兰圆之金精。下摘玄丘之紫奈。白水灵蛤。八陔赤薤。万载一生。

流光九队。有得食之。后天而逝。此天帝之所服。下仙之所逮。餐石髓太平广记王烈与稽叔夜共入山游戏采药。后烈独

之大行山中。忽闻山东北殷殷状如雷声。烈不如何等。往视之。乃见山破石烈数百尺。两畔皆是青石。石中有一穴。口径阔尺许。中有青泥流出如

髓。烈取泥试丸之。须臾成石。如投热蜡之状。随手坚凝。气如粳米饭。嚼之亦然。烈食数丸如桃大。因携少许归欲与叔夜。曰。吾得异物。叔夜甚喜。取

而视之。已成青石。撃之琤琤如铜声。叔夜即与烈往视之。断山已复如故。事类蒙求王烈叹曰。叔夜志趣非常而辄不遇。命也。扪虱新话晋人虚无。

类多欺诞。予观王烈入山得石髓。怀以饷嵇叔夜。夜视之则已为石矣。然抱朴子云。石中黄子。所在有之。近水之山犹多。在大石中。其石常湿润不

燥。打石见之。赤黄溶溶如鸡子之在壳者。便饭之。不尔使坚凝成石也。据此与王烈所谓石髓何异。恐所得者只是此耳。按仙经神山五百年一开

石髓出。食之者寿与天地齐。故东坡因谓康当时杵碎或揩摩食之。岂不贤于云母锺乳辈。然神仙要有定分。不可力求也。退之有言我能诘曲自

世间。安能从汝巢神仙。如退之性气虽出世间人。亦不能容。叔夜㛙息又甚于退之也。晋人固好奇无实。而坡复以仙经为信。无乃一径庭耶。出沈

存中笔傒元郑起菊山清隽集王烈餐石髓图五百年方开此山寒光浮暖湿而干。明明正是洪濛髓。只恐凡人不肯餐。玉融新对文选沈约游

沈道士馆诗曰。朋来握石髓。宾至驾轻鸿。煮石髓仙传卬疏。周封史也。能行气炼形。煮石髓而食之。谓之石锺乳。

石髓仙传许栖岩因乘龙马谒韦令公扵西蜀道经剑阁。马惊俱坠于嵓壑万丈之底。得至太乙元君之室。因问道而留之。命坐玉

女酌石髓而饮之。后栖嵓遍逰仙境而再拜辞归无君曰尔饮石髓已得人间千岁。无漏泄荒淫。能如此。犹再得见吾也。灯下闲谈青杜李老。一日

误坠枯井中。向五尺馀。入一洞曰大唐玄都洞。瞻视。阁内。见一道士雪髯丹脸。凭几搘頥。傍有捧琴执簿。李君乃稽首拜揖而坐。因顾侍者度琴而

弹之。李君乃奏广陵散曲道士曰尔之制李曰晋嵇叔夜感鬼神所传道士曰。感鬼神非也。此自构神。思也尔以业障。不暇忆故事叔夜即尔前身

道士命恃者酌石髓曰。此乃大行山中者。尔乃饮之数也。李乃饮之。一杯讫。觉襟灵和畅。吐纳馨香。乃悉能记从王烈入山团棋服石髓后忆亡石架

之书如信宿尔。详道字太平广记周穆王造昆嵛时。饮蜂山石髓。食玉树之实。详列山传。金髓真诰仰漱金髓。咏歌玉玄。

玉髓本草味甘平无毒。主妇人无子。不老延年。生蓝田玉石间。地髓本草地黄一名地髓。乆服轾身。泽芝

地髓仙传吕尚为周文武之佐。服泽芝地髓。乾坤精髓龙虎经乾坤精髓。聚于鸡足山中。玄冥之

内。为金丹之根蒂也。疾在骨髓史记扁鹊传。扁鹊过齐。齐桓侯客之。入朝见曰。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深。桓侯曰。寡

人无疾。后五日扁鹊复见曰。君有疾在血脉。不治恐深。桓侯曰寡人无疾。后五日扁鹊复见曰。君有疾在肠胃间。不治将深。桓侯不应。后五日扁鹊

望见桓侯而走。桓侯使人问之。扁鹊曰。疾之居腠理也。汤熨之所及也。在血脉。针石之所及也。其在肠胃。酒醪之所及也。其在骨髓。虽司命无奈之

何。今在骨髓。臣是以无请也。后五日。桓侯体病。使人召扁鹊。扁鹊已逃去。桓侯遂死。详本传。深于骨髓吴越春秋

越王曰。孤之怨吴。深扵骨髓。而孤之事吴。如子之畏父。弟之敬兄。此孤之死言也。详本传。怨入骨髓西汉书吴王濞传。吴

王欲发谋举事遗诸侯书曰。楚无王子淮南三王。或不沐洗。十馀年怨入骨髓。欲一有所出乆矣。寡人未得诸王之意。未敢听。今诸王苟能存亡继

绝。振弱伐暴。以安刘氏。稷所愿也。详本传王明清挥尘后录曾王隆云。温益。字禹弼。徽宗以端邸旧僚。即位未久。擢尹开封。钦圣因出曾文肃为

山陵使。益为顿递使。梓宫次板桥。以人众柱折。几䧟。时外祖空青公侍文肃为山陵所主管文字。偶问左右曰。递使何在。不虞益之在旁。忽应曰。

益在斯由是怨外祖入骨髓时蔡元长已有中禁之援。使还力为引重。至于斥文肃于上前。元长大感之。遂以为中书侍郎兴大狱。欲挤文肃父子

于死地赖上保全之得免未几益卒于位。后元长复用其子万石为阁学士以报之德入骨髓西汉书邹阳传。阳至

长安见王长君留数日请曰窃闻长君弟得幸后宫。天下无有。而长君行迹多不循道理者今爰盎事即穷竟。梁王𢙢诛。如此。则太后怫郁注血。无

所发怒切齿侧目于贵臣矣。臣恐长君危于累卯。窃为足下忧之。长君惧然曰。将为之奈何阳曰。长君诚能精为上言之。得母竟梁事。长君必固自

结扵太后。太后厚德长君入于骨髓。而长君之弟幸扵两宫。金城之固也。又有存亡继绝之功。德布天下名施无穷愿长君深自计之。常谈脞录西

汉邹阳事梁孝王。王以为上客。及梁事败。孝王𢙢诛。令阳求方略解罪。阳素知齐人王先王多奇计往见。语以其事。先生曰。欲见愚计。必往见王长

君。长君王美人兄也。阳乃请曰。愿有谒也。长君诚能为上精言之。得无竟梁事。长君必固见于太后。太后必德长君入扵骨髓。金城之固也。长君入

而言之事果不治。痛入骨髓史记仲尼弟子传。越王勾践孤不料力曰与吴战。困于会稽。痛入于骨髓。燕丹子燕。

丹子质于秦秦王遇之无礼后逃归。求欲复之为书与其传鞠武。有曰今秦王反戾天常。虎狼其行遇丹无礼。为诸侯最丹每念之。痛入骨髓。汉隽

韩信传秦父兄怨此三人痛扵骨髓。东汉书窦融传光。武时授融为凉州牧。隗嚣反叛融乃与隗嚣书责让之。嚣不纳。融上䟽请师期帝深嘉美之

诏报曰每追念外属孝景皇帝出自窦氏。定王景帝之子朕之所祖。昔魏其一言继统以正。长君少君。尊奉师传。脩成淑德施及子孙此皇太后神

灵上天祐汉也。从天水来者写将军所让隗嚣书。痛入骨髓畔臣见之当股栗惭愧忠臣则酸鼻流涕。义士则旷若发曚。非忠孝诚悫。孰能如此。

乐藏骨髓西汉书董仲舒策曰。王者未作乐之时。迺用先王之乐宜于世者而以深入教化于民教化之情。不得雅

颂之乐不成。故王者功成作乐乐其德也乐者所以变民风化民俗也其变民也易其化民也著故声发扵和而本扵精浃于肌肤。藏于骨髓。故王

道虽微缺而管弦之声未衰也。爱入骨髓唐杜工部诗刘侯天机精。爱画入骨髓。说透 

骨髓上阳子体堂堂。说透骨髓。血滴滴。吐出肺肝哀彻心髓楚辞胡笳十有一拍兮因兹起。哀响

缠绵兮彻心髓。补填骨髓楚辞苏东坡服胡麻赋补填骨髓流发肤兮。伐毛洗髓

汉武故事东方朔生三日而父母俱亡。或得之而不知其姓。以见时东方始明。因以为姓。既长。常空中独语。后逰鸿濛之泽。有老母采桑。自言朔母。

一黄眉翁至。指朔曰。此吾儿也。吾却食伏气三千年一反骨洗髓。二千年一剥皮伐毛。吾生已三洗髓。五伐毛矣。见仙传。易髓

内传元封元年七月七日。武帝脩除宫掖之内。设坐殿上。以侯王母。王母至殿上东向坐。帝南面向王母王母曰。行益易者谓常思灵宝也灵者神

也。宝者。精也。子但爱精握固。𨳲气吞液。气化血血化精。精化液。液化骨。行之不倦。神精充溢。为之一年易气。二年易血。三年易脉。四年易寅。音内五

年易髓六年易筋。七年易骨。八年易发。九年易形变化。易形变化则道成道成则位为仙人。锁脑取髓王子年拾

遗记浮提国献神通善书。二人佐老子撰道德经垂十万言。二人递钻脑骨取髓。代为䐧烛。破脑取髓契丹志太

宗会同十一年辽帝至大梁。闻张彦泽劫掠。怒锁之。及临刑。断腕取锁。监刑阁门使高勲。命剖其心以祭死者。市人争破其脑取髓。脔其肉而食之。

天凿脑髓江州志宋叶斐德化乡民。村戆诚直。年十四。母疾荐。中夜祷之天。凿脑出髓。杂药进之。母疾已乾道元年也。

剥肤槌髓杜阳杂编唐宪宗。寛仁大度。未尝不以衰乐为意或四方进歌舞妓乐。上皆不纳。曰。六宫之内𡣕御已多。

一旬之中资费盈万。岂可剥肤槌髓娱耳目焉。食粟益髓太平广记东明国有揺枝粟枝长而弱无风常摇。食

之益髓。取髓救母孝友同风福州西禅寺行者妙心。有母患风疾累年不能步履。妙心用纸糊一球实以金纸。一

夕焚香告天曰。妙心母老而苦风急闻世人有取肝割股以行孝者今愿破脑出髓救母馀年。如三界神明能赐佑助。妙心用贮炭火扵纸球内。若

使纸钱成炭而外球不损害即偿答已而果然遂对空再拜。以左手持斧置门上。右手执木捶撃之。应手头裂晕倒在地不能自知忽有神人叱

之令起。始觉少苏。扪其头则髓已出如鸭卯。殊不痛楚覆以刀疮药。母云儿将何药来。吾已闻馨香矣。对曰昨晚遇道人施与我此药令母煮粥和

服粥成。满室皆香母一啜而尽便觉手足轻快呼曰试扶我下床若无疾者。母子俱喜。长老以事达于州王与道师心尚书作收与之钱五十千。绢

二十疋。以为孝养之劝时绍兴三十二年九月也。骨胫髓枯夷坚支张二大夫者京师医家。后从临安官至翰林

医痊。晚退居吉州。启药肆技能不甚高而一意半利累赀数万缗屋后小圃。广袤不能十丈。日往纵步。忽烜墙颓仆。正压右足。踠折骨破痛不堪忍

市民范接骨以外科著名亟招之。范视其骨胫中但黑膜存。叹曰凡人上自头。下至足皆以髓为主。故能恃以乆长方壮之时。或有毁折。苟精体充

盈则可施板夹掖伤处乃用外药涂传随其轻重浅深。刻日复旧。今大夫髓枯矣。无复可接。是病非吾所能及也。即舍去。张宛转榻上。呻呼几半年

而死。罗正臣说髓竭人亡上阳子古之戒曰。油枯灯尽。髓竭人亡。是知精实一身之根本。未有木无根而能乆乎。

刺骨无伤髓内经素问刺要论。刺骨无伤髓髓伤则销铄胻酸体解。㑊然不去矣沦肌浃

汉书沦肌浃髓紫阳宗㫖反复玩味。令义理浃洽扵中。沦肌浃髓。然后乃可言学学诗得髓韵语阳秋

杜收之诗字意多用老杜。如观东兵长句云。黑稍将军一鸟轻。盖用子美身轻一鸟过也。进樊川诗云。野竹踈还宻。嵓泉咽复流。盖用子美微雨正

还作。断云踈复行也。盖其心景复之切则下语自然相符。非有意扵蹈袭故其论杜诗云。天外凤凰谁得髓。何人解合续弦胶。岂非自以为得髓者

耶。东坡赠孔彀又诗云天下几人学杜甫谁得其皮与其骨。前生子美只君是信乎拈得俱天成学杜甫而得其皮骨者鲜矣又况其髓哉。

不言得随慱灯录第二十八祖菩提达磨者本名菩提多罗。后遇二十二祖般若多罗谓曰。汝扵诸法已得通量因

改号苦提达磨师欲西𨑰天竺乃命门人曰时将至矣汝等盍各言所得乎时门人道副对曰。如我所见不执文字。不离文字。而为道用师曰汝得

吾皮尼总持曰我今所解如庆喜见阿閦佛国。一见更不再见师曰。汝得吾肉道肓曰。四大本空。五阴非有而我见处无一法可得师曰汝得吾骨

最后慧可礼拜后。依位而立。师曰汝得吾髓。乃顾慧可而告之。斩胫观髓帝王世纪纣斩朝涉之胫而观其髓原缺

善长水经注曰。淇水历汲郡西南出朝歌城西北东南径朝歌台下俗谓之阳河水也。纣在台见老人将渡水而沉吟难济纣问其故左右曰老者

髓不实。故畏寒纣乃于此斫胫而视髓。溃髓山居备用乆饮酒者。腐肠烂胃溃髓蒸筋伤神损寿书篆髓

宋陆游渭南集成都西楼下石刻东坡法帖十卷。择其尤奇逸者为一编。号东坡书髓。三十年间未尝释手去岁在都下脱败甚。乃再装缉之。嘉泰

三年岁在癸亥九月三日务观老学庵北窗手记苏东坡集荣阳郑惇方。字希道作篆髓六卷。字义一篇。凡古今字说。斑阳贾许二李二徐之学。其

精者皆在。闻有未尽传以新意。然皆有所考。本不用意断曲说。其疑者盖阙焉凡学术之邪正。视其为人。郑君信厚君子也。其言宜可信。余尝论学

者之有说文。如医之有本草。虽草木金石各有本性。而医者用之。所配不同。则寒温补泻之效随用各别。而自汉以来学者多以一字考经。字同义

异皆欲一之雕刻采绘。必成其说。是以六经不胜异说。而学者疑焉。孔子曰。夫闻也者。色取仁而行违。居之不疑则闻为小人。而诗曰兄矣君子。展

也大成之子于征。有闻无声。则闻为君子。又曰。君子周而不比则比为恶。而易曰。地上有水。比以建万国亲诸侯。则比为善有子曰。知和而和不以

礼节之。亦不可行也。则所谓和者同而已矣。而孔子曰。君子和而不同。若此者多矣。䘮欲速贫。死欲速朽。此以八字成文。然犹不可一日言。各有当

也。而况欲以一字一之耶。余爱郑君之学简而通。故私附其后。落昆髓辽史国语解。落昆髓。地名。治髓

邈千金要方羌活补髓圆。 治髓虚脑痛不安。胆腑中寒方。 羌活 芎䓖 当归各三两桂心二两人参四两枣肉研如脂羊髓 酥各一升大

麻人𤎅研如脂牛髓各二升右十味先捣五种干药为末下枣膏麻人又捣。相濡为一家下二髓并酥内铜钵中重汤煎取拌为丸如桐子。酒服三十

丸。日二服稍加至四十丸。 柴胡发泄汤 治髓实勇悍惊热。主热方。柴胡 升麻 黄芩 细辛 枳实 栀子人 芒消三两淡竹叶 生

地黄一升泽泻四两右十味㕮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去滓。下消分三服圣济总录治髓虚寒地黄煎方 生地黄五斤洗焙补骨脂。 人参各五

两右三味捣罗为末。每用酒二升。药末二两。羊髓一具。去筋膜。一处细研。慢火𤎅稠瓷器盛之。每服一小匙温酒化下。空心日午卧时各一。治髓

虚骨寒。温髓汤方。 附子炮裂去皮脐人参 黄耆 细辛去苗叶桂去麄皮各一 两右五味锉如麻豆大每服三钱匕水一盏煎至七分。去滓空心。

食前温服。 治髓实勇悍髓热生烦柴胡汤方 柴胡去苗升麻 黄芩去黑心细辛去苗叶枳实去瓤麸炒栀子人各三分泽㵼淡竹叶细锉

生地黄切焙各一两右九味麄捣筛每服五钱匕水一盏半。煎至一盏。下芒消半钱。再煎一沸。去滓。分二服早食后日中服。 治髓实气勇悍烦热。

枳实汤方 枳实去瓤麸炒茈胡去苗当归切焙芎䓖 甘草㣲炙锉各一两右五味麄捣筛每服三钱匕水一盏。煎至七分。去滓温服。食后夜卧

治髓实使人强悍惊热。地骨皮汤方。地骨皮洗二两胡黄连 柴胡去苗当归切焙泽泻 黄芩去黑心甘草炙锉枳实去瓤麸炒各一两右

八味麄捣筛每服三钱匕。水一盏煎至七分去滓温服。日二。夜一。

洪武正韵息委切方言齐人谓滑曰瀡。礼记滫瀡以滑之。顾野王玉篇息觜切宋重修广韵𣿂滑也。戴侗六书故选委切。说具滫下。韩道昭五音类

聚相恚切瀡思累切。杨桓六书统心毋。原声瀡。隶。。。从水隋声。。或从随省声熊忠韵会举要商次清次音。韵会定正字切心轨。心新鲜㵦。

集韵见杜从古集篆古文韵海并六书统 六书

鲜于枢见草书集韵

𧆑洪武正韵息委切。草木华敷貌。又药韵。司马光类篇选委切。郭守正紫云韵又将此切。又草名。尔雅蔨鹿𧆑。释行均龙龛手鉴𧆑。靡也。与靃同。又音

 

霍。杨桓六书统心母。。本虚郭切。假借。熊忠韵会举要商次清次音。字潫慱义又草木弱说。赵谦声音文字通心鬼切。从草靃声。亦借靃。楚词。𬞟屮

靃靡。双音见药韵。韵会定正字切心轨。心新鲜𧆑。 集韵见杜从古集篆古文韵海徐铉篆韵

鲜于枢见草书集韵

洪武正韵息委切。玉篇。露也。广韵。靃靡。草木弱貌。韩愈城南聮句。春逰轹靃靡。又药韵。顾野王玉篇靃也。又呼廓切。陆法言广韵草木貌也。司马光

类篇选委切。又忽郭切。说文飞声也。雨而飞者声靃。释行均龙龛手鉴草木柔弱貌。又音霍。地名也。杨桓六书统心毋靃。本虚郭切。假借。靃隶。熊忠

韵会举要商次清次音。赵谦声音文字通靃靡。细弱貌。乌值雨则重弱不能飞。故亦得从二佳在雨中为意。双音见药韵。韵会定正心轨切。又靃靃

细貌。字切心轨。心新鲜靃。 六书  六书

洪武正韵息委切。越嶲古卬都国。武帝先鼎年间始置郡名有嶲水言越此水。以章休盛也。郭忠恕佩觽集嶲嶲。上湖圭翻。似马一角。又均睽翻。子

嶲鸟。下息委翻。越嶲郡。丁度集韵嶲或作嶲。司马光类篇选委切。又徂兖切。戴桐六书故嶲。又粗沇切。越嶲汉郡名。应劭曰。故邛都国有嶲水。汉武

帝创。属益州欧阳德隆押韵释疑汉书志注。先蕊反嶲非。乃携字。郭守正紫云韵又将此切。蜀中郡名。释行均龙龛手鉴嶲。俗。𡼕。通。嶲正。韩道昭五

音类聚又户圭切。杨桓六书统心母。嶲。原声。嶲。隶嶲。误熊忠韵会举要商次清次音。字潫博义音髓。赵谦声音文字通嶲见灰韵。此转注。讹作嶲非。

史名为嶲。昆明俗字。韵会定正嶲。心轨切。水名。字切心轨。心新鲜嶲。 集韵见杜从古集篆古文韵海

六书六书 鲜于枢见草书集韵

越嶲县旧唐书地理志。越嶲县。汉郡名。武帝置。今县汉邛都县。地属越嶲。郡有越木。嶲水。后周扵越城置严州。隋改为西寜

州。寻改嶲州。仍分邛都置越嶲县。州所治也。元一统志嶲州先废。大历四年正月。割邛州蒲江临溪两县复置之。大和六年五月。西川奏移于台登

城。 行嶲州 临溪镇在唐为县。天宝末。嶲州陷于云南。鲜于仲通以嶲州之馀民。置行州扵此。事见云南志。太平御覧汉书曰。桐师以东北至叶

榆。名为嶲昆明。编发随畜。迁徙无常。处无君长。地方可数千里。 永昌郡传曰。越嶲郡在建寜西北千七百里。治江都县。自建寜高山相连。主川中

平地。东西南北捌千馀里。郡特好桑蚕。宜黍稷麻麦稻梁。 十道志曰。嶲州越嶲郡本益州西外夷。汉初为邛都国。史记曰。西南夷。滇以北。君长

十数。邛都最大。 九州要记曰。嶲之西夷人。身青而有文如龙鳞。 博物志曰。越嶲国有牛稍割取肉。经日必复生如故。又玄中记曰。割而复生名

曰及牛。 十道记曰。越嶲有泸水。四时多瘴气。三四月闻发。人冲之立死。非时中人多闷绝。唯五月上伏即无害。故诸葛亮征越嶲上疏曰。五月渡

泸。深不入毛。 又地记曰。今昆明道渡所见有武侯道在。 又十道记曰。水浚而巉石。土人以牛皮为船。方涉津涘。 九州要记曰。台登县有奴诺

川鹦鹉山黑水之间。若水出其下。即黄帝子昌意降居若水。是此。 汉志曰。旄牛属蜀郡。鲜水出徼外。南入若水。若水亦出徼外。南至大莋。旄牛。即

今台登县。杨巨源百家诗别嶲州一时恸哭。云日焉之变色。 越嶲城南无难地。伤心从此便为蛮。冤声一恸悲风起。云暗青天日下山。

息委切。杨雄方言𩜌谓之䭉。以豆屑杂饧也。音髓。陆法言广韵糖䬾。方言云餠也。丁度集韵䭉。豆屑和饴也。或作䭉𪍳。司马光类篇选委切。又尹捶

切。释行均龙龛手鉴𩟆𩟆。二俗。𩞢。或作。䭉。正。韩道昭五音集韵𩟆。音靃。杨桓六书统心母。。从食隋声。。隶。。或从麦。隶

并集韵见杜从古集篆古文韵海并六书统 并六书统

𧃚息委切。顾野王玉篇息觜切。草名也。韩道昭五音集韵𧃚草也。字潫博义胥里切。   

𤢩息委切。陆法言广韵牸豚。或作𤢩。孙愐唐韵随婢切。丁度集韵𤡪𤢩。或不省或从豕。作𤡪。司马光类篇选委切。又尹捶切。豮也。又直婢切。杨桓六书

统心母。。从豕隋声。。隶。或从隓省。。俗。 集韵见杜从古集篆古文韵海

并六书统 六书

息委切。丁度集韵息罪切。动貌。速貌。杨桓六书统心母。崔。余见清母。及灰韵。 六书 

息委切。韩道昭五音类聚并须觜切。

𠕸息委切韩道昭五音类聚息累切。𠕸并颈。

息委切。韩道昭五音类聚昔累切。

〇岯洪武正韵部癸切。山一成。书作伾。又灰韵内。丁度集韵岯。山名。或从人作伾。或作𠃂坯。欧阳德隆押韵释疑部鄱切。杨桓六书统并母。

并说见灰韵。。同上。假借。熊忠韵会举要宫浊音注见攀悲切。 并六书统

鲜于枢见草书集韵

洪武正韵部癸切。书至于大伾。又灰韵韩道昭五音集韵伾。山名。或作岯。杨桓六书统并母。余见滂母。同上。赵谦声音文字通见灰韵。此方音

作岯。非。 并六书统

𥝣洪武正韵部癸切。黑黍一稃二米。又秕糠。亦作秕。又灰尤。二韵。

〇觜洪武正韵即委切鸟喙又支韵许慎说文识也。从此束声。一曰藏也遵誺切。顾野王玉篇㭰子累切。㭰口。鸟喙也。又作𠲿。同觜。陆法言

广韵觜吸也㭰上同。丁度集韵㭰。祖委切。㭰旧颈上角觜。一曰觜觽。星名。或作𠲿嘴𠾋㭰。二曰石针谓之㭰。张有复古编㭰。从此东。遵誺切。别作觜。

音遵为切。又将支切。释行均龙龛手鉴隽俗。觜通。㭰正。又唃俗觜角二音。𨿇俗觜善二音。𠿘𠾋六俗。韩道昭五音类聚觽觽。音觜字。杨桓六

书统精母。余见支韵余见支韵。从口束声。𠲋。隶。或从㭰声。嘴。隶。嘴。俗。熊忠韵会举要商清音。周伯琦六书正讹㭰。鸟喙。从束象刑此声。赵

谦声音文字通㭰晶鬼切。鸟喙如束者。俗儃知用觜作𠾋嘴𠲿非。借山曲如喙者作嶉。非。韵会定正字切精轨。精精笺觜。

并集韵见杜从古集篆古文韵海并徐铉篆韵

并六书统 并六书统 并黄庭坚鲜于枢并见草书集韵

总叙书林事类觜觽三星。为三军之侯。行军之藏府。葆旅。收敛万物。明则军储盈将得势也。觜觽为虎首。王葆旅事。注。葆寺也。旅。军

众也。言佐参伐斩艾涂凶也。汉天文于辰在申。自毕至陈井为实沈于辰在申。魏之分野。属益州晋志。实沈之次。觜觽参伐实沈之次唐天文西南

方曰朱天。其星觜觽。注。朱。阳也。淮南。仲秋之月。日在角且觜觽中。月令。长列。早旱晚水叶洽岁。岁阴在未。星居申。以七月与觜觽参晨出曰长列。昭

昭有光。利行兵。史天官书。魏地。觜觽参之分野。汉地理志。上应天关也。天之志。觜参。实沈也。尽汉西河之地。上应天关也。出唐书。

角觜杨州府志系淮东底处。南控大江。东北大海自来防扼之地。沙脉𡊢涨不常。潮小则委蛇曲折。水路可见。大则一概漫没。非

熟于往来舟师。未易轻举。料角觜直东。咸淡二水不杂。今本州分兵戍守。系在海门县东。新华觜水利文集按续图经云有

新华觜。分庄觜严家觜。盖觜即汇之异名也。凿而通之。可免水旱二者之患。金刚觜淮安府志在安东县去县西南三里

出淮岸。以御淮水冲撃之势。今圮毁。铧觜宋范石湖大全集在兴安县五里所。秦史禄所作也。迎海阳水。叠石为坛前锐如铧。

冲水分南北下为湘漓二江。功用奇伟。予交代。李德逺尝脩之 导江自海阳。至县迺弥。狂澜既奔倾。中流遇铧觜。分为两道开。南漓北湘水至

今舟楫利。䠂粤径万里人谋敚天造史禄所经始无谓秦无人虎鼠用否耳紫藤缠老苍白石溜青泚是间可作社。牲酒百世祀。备废者谁欤配以

临川李江湖集莆阳刘氏史禄渠至此分水 世传灵渠自秦始南引漓江会湘水楚山忧赭石畏鞭。凿崖通堑三百里篙师安知有史禄割牲沉

币祀渎鬼。找舟阁浅怀若人。要是天下奇男子只今渠废无人脩嗟乎秦史未易訾吕口觜登州府志黄县吕口觜在县西

北二十五里。坚守三觜宋史李彦仙传金人再犯汴永兴帅范致虚合西兵入援。彦仙遮说曰殽渑道隘难以众

进。不若分兵而前。留其半于陕。可为后图致虚怒其沮众罢遣之。师至千秋府果败。官吏皆遁时彦仙为石壕尉坚守三觜。民争休之。下令曰。尉异

县人非如汝室墓扵是今尉为汝守若不悉刀。金人将尸汝于市。众皆奋金人攻三觜彦仙战佯北。金人追之。伏发掩杀千计。分兵四出。下五十馀

{{双行注文|壁。十五觜无锡县志闾江上有觜凡十五。曰闾江觜钱家觜陈家觜蒋家觜旧家觜盘坞觜章山觜塩亭觜。大驴觜秦墓

觜韩家觜后岘觜。邵墓觜许岘觜奋横觜。皆近江之岛。南湖觜江州志州境大川过江矶南湖觜豫章诸水入之。并汉合

为三江。其总名则彭蠡泽也。凤凰觜长安志杜正伦执政建言凿杜图。既凿川流如血。阅十日止。今所凿崖壍尚存。俗呼

为凤凰觜。老鹳觜策史瀛国公纪。元兵攻真州。知州苗再成宋子赵盂锦率兵大战于老鹳觜。鲟鱼觜

宝祐濡须志在无为县天河中有沙觜名曰鲟鱼。每岁四月江水入巢湖至十月湖水出大江皆沿鲟觜过城下。留连顾挹乆之乃委注焉。方舆胜

覧鲟鱼觜在岳州华容县。风土记皆传有异入。谶曰。江西沙洲过岳阳楼。即出状元。岳州志鲟鱼觜。在岳州岳阳楼前沙洲也水涸则洲露。水泛则

一概成湖。俗云鲟鱼觜过状元生。盖以洲过岳阳门。则岳州必出进士也。骆驼觜长沙府志在长沙府。长沙县城北江口去

县一十里。谚云。骆驼圆。出状元。舆地纪胜在浏口。谚云。骆驼觜圆出状元。象鼻觜江陵县志在县治东南沙市邉临大江。奔

流所凑。前人垒石为堤以备冲决之患。贾铁觜续世说汉贾纬文笔未能过人。而议论刚强侪类不平之。目之为贾铁觜

受诏脩高祖实录诬桑维翰身没之日。有白金八千铤。又以所撰日暦示监脩王浚。皆媒孳窦真固苏禹圭之短。历诋朝士之先达者。峻恶之。谓同

列曰。贾给事家有子。亦要门阀无玷。今满朝并遭非毁。教士子何以进身。乃于太祖前言之。出为平卢行军司马。马明叟实賔录五代贾纬。累任史

职。长于记注。才笔未能过人。而议论本强。类极荆湘近事九国志云。马氏将湖南有谣言曰。马去也不用鞭。牙过今年。及邉镐俘马氏归江南。镐

居长沙为刘言所逐。是岁言亦为潘不平之。目为贾铁觜。五代薜史贾纬传。纬脩唐史。在籍中月馀。丁内艰归真定。服阕复起居郎。脩撰如故。寻

以本官知制诰。纬长于记注。应用文笔。未能过人。而议论刚强。侪类不平之。因目之为贾铁觜费铁觜马明叟实賔录五代

前蜀邛州土豪费帅恸状貌寝陋。好大言。敬上陵下。闾里恶而惮之呼为铁觜。复从王建。建命以官。十国纪年。类说故老能蜀时事云。天兵伐蜀。蜀

主大惧。合庭臣募所以拒天兵者。费铁觜越斑而对。众谓铁觜不独有口才。兼有胆勇。帝聴之。乃云是臣则断定不敢。于是众笑而退

铁觜大和之进英禅师临济九代孙也。出家龙要县悟法于庐山。归宗真静禅师。佛印名之曰英铁觜。目为猪

朱子语类宣政间。郓州有数子弟。好议论士大夫长短。常聚州前邱店中。每士大夫过。但以觜舒缩便是短长。他时人目为猪觜以其状

似觜掘土。数子弟因戏以其自摽为甚猪觜大夫。猪觜郎之属。少间为人告以私置官属有谋反之意。兴大狱锻炼旧见一弟子载今记不得。近

看长编。有一假。徽宗一日问执政。东州逆党。何不为处分了。都无事之首尾。若是大反逆事。合有首尾今看来只是此事。想李也不曾见此事。只大

略闻棏一项语言。德明。觜尖王明清挥尘馀话詹大和坚老。来京师省试罢。坐㣲累下大理。时李传正端初为少卿。初入之时。坚

老哀鸣曰。某逺方举人。不幸拞此。祈公怜之。端初怒操俚谈诟曰子觜尖如此。诚奸人也。因困辱之。已而榜出。奏名。所犯既轻。在法应释得以无事

自此各不相闻。后十馀年。端初为淮南路转运副使既及瓜坚老自郎官出为代。端初固忘之。而坚老心未能平也。相见各叙昧生平而已。既再见

端初颇省其面目。犹不记前事。因曰。郎中若有素者岂尝邂逅朝路中邪。风采堂堂非曩日比也。坚老答曰。风采堂堂固非某所自见。但不知比往

时觜不尖否。端初愧怍而寤。端初有子。即粹伯处全也。粹伯迺外祖之遗体。不但曾氏之指节可验。而高明豪放酷肖之。粹伯亦不自隐。礼待二家

均一。世亦多知之。传正。邯郸公淑孙也。红铜觜宋景文公集红铜觜。出永康山谷中。举体若赭惟羽间差黑入亦畜之。然

不能久也。故赞云。绛质刚喙羼黑于衿。因纲就羁。亦驯厥心。蜡觜镇江志以喙黄得名又名铜觜。掷物与之。能仰口承取。

耆旧续闻南恩州北甘山凤凰巢其上每大风。其雏坠地。人或取其觜谓之凤凰杯。唐杜工部诗麟角凤觜世莫识。煎胶续弦奇自见。十

州记仙家煮凤喙麟角作胶。名续弦胶。能连属弓弩断弦。绀趾丹觜续后汉书祢𢖍传。𢖍作鹦鹉赋云。飞不妄集。翔

必择林绀趾丹觜。绿衣翠衿。又见衿字韵。裂嗉破觜文选射雉赋。于是算分铢。商逺迩。揆悬刀。骋绝伎。如䡹如轩。不

高不埤。当味值胸裂嗉破觜。剖壳戒觜唐张说之集龙兴寺碑。观夫广大无相者虚空也。四轮倚之而住。精微无

体者佛性也。万法因之以生。圣人有以见三界之坏。皆有为壳。故剖之以戒觜。圣人有以见六趣轮廽。是无明绸。故决之以定力。

鹞觜宋苏东坡诗莫对黄鹞矜瓜觜。韩诗鲁连细。儿。点有似鹞觜。子由巴兀老苍。一汝矜瓜觜。鸭寒下觜

老学庵笔记鸡寒上距。鸭寒下觜。黄鹄觜宋苏子由诗呀呀黄鹄觜。萱草也。详萱。摘鹰觜

寮杂记唐造茶与今不同。今采茶者得茶芽即烝熟焙干。唐则旋摘旋炒。刘梦得试茶歌。自傍芳丛摘鹰觜。斯须炒成漏室香。

搏则利觜百川学海师旷禽经。鸟喜搏闘者利觜。

即委切顾野王玉篇子罪切。山林崇积貌。丁度集韵山貌。或省作佳。司马光类篇祖诔切又丑水切。又取猥切。又祖猥切。字潫博义嶵。同上。

并集韵见杜从古集篆古文韵海

𩲨即委切顾野王玉篇鬼名。字潫博义又音觜。

即委切。顾野王玉篇子诔切。嵔嶉也。丁度集韵山曲也。又子尾切民释行均龙龛手鉴即水反。又即佳切高貌也。韩道昭五音集韵山状。五音类聚又

子罪切杨桓六书统精母。。原声。嗺隶熊忠韵会举要啇清音又前杨雄赋。嶊嶉而成观。孟注才木崇积貌。韵会定正字切精轨。精精笺嶉。

六书 六书

即委切。陆法言广韵濢渍孙愐唐韵遵诔切。宋重脩广韵汁渍也丁度集韵祖诔切。说文。小湿也司马光类篇又七醉切下湿一曰物之小霑湿。杨

桓六书统精母从水翠声濢隶。赵谦声音文字通从翠声。 徐铉篆韵 六书

即委切。孙愐唐韵说文雷震洅洅。本作代切。丁度集韵雷震谓之洅。司马光类篇祖委切韩道昭五音类聚子罪切。雷声震。杨桓六书统精母。。原

声。洅。隶。 六书 六书

即委切。丁度集韵博雅髁骨也。一曰肥实谓之臎。司马光类篇祖诔切。又七醉切。肥也。杨桓六书统精母。统声。臎隶。字潫博义又音觜。

六书 六书

即委切丁度集韵鸟喙。一曰鸟声又子尾切司马光类篇祖诔切杨桓六书统精母。从口翠声。说见支韵噿隶

六书 六书

即委切。丁度集韵玉色。司马光类篇祖诔切。韩道昭五音类聚遵诔切杨桓六书统精母。。从玉翠声。璻。隶。

六书 六书

䘒朘即委切。丁度集韵赤子阴也。或从肉。作朘。杨桓六书统精母。说见支。灰。歌三韵。 并六书统

即委切。丁度集韵祖猥切。本蕴积。杨桓六书统精母。。原声。槯。隶。 六书 六书

即委切。丁度集韵诈也。挫也。司马光类篇祖猥切。又祖对切诈拜也。又祖卧切。杨桓六书统精母。。本侧驾助驾二切。协韵。蓌隶。字潫博义子罪切。

又音嶊。又音诈。 六书 六书

即委切。丁度集韵口丑也。杨桓六书统精母。。子尾切。又祖猥切。从口崔声。嗺隶。字潫博义子罪切口嗺。颓颓也。又灰韵。藏回切。

六书 六书

即委切。丁度集韵面頯。杨桓六书统精母。余见真韵。六书

即委切丁度集韵推也。杨桓六书统精母。。余见灰韵。又真韵。 六书

𢊛即委切。丁度集韵 司马光类篇祖猥切。韩道昭五音类聚子罪切。杨桓六书统精母。。原声。𢊛。隶。

六书 六书

即委切。司马光类篇祖委切。山貌。郑樵六书略㠑。转注杨桓六书统精母。。从山罪声。嶵隶。又。𡻭㠑。山貌。原声。㠑。隶。

并六书统 并六书统

即委切。释行均龙龛手鉴作。韩道昭五音类聚𠿘。正。作觜㭰二字。鸟喙也。字潫傅义作𡄴。子委切。又音唯。相欲伏也。

𦏳即委切。韩道昭五音类聚侧委切。

𦈬即委切。韩道昭五音类聚子累切。瓶𦈬也。

〇趡洪武正韵千水切。走也。又地名。春秋会于趡。许慎说文。动也。从走隹声。春秋传曰。盟于趡。顾野王玉篇且水切。陆法言广韵又鲁地名。

徐锴通释取诔反。丁度集韵取水切。司马光类篇又愈水切。又在吕切。邪进也。戴侗六书故春秋公会邾仪父盟于趡。扬雄赋曰。神腾鬼趡。博雅曰

奔也。类篇曰。走貌。按类篇之说近是。杨桓六书统清母。此水切统声。隶。熊忠韵会举要商次清音。字潫博义又睢氏切。赵谦声音文字通趡。青

鬼切。走动也。隹声作虽非。方音见谕音。韵会定正字切清轨。清清千趡。 集韵见杜从古集篆古文韵海

徐铉篆韵 六书 鲜于枢见草书集韵

盟于趡春秋桓公十七年二月丙午。公会邾仪父盟于趡。神腾鬼趡杨雄河东赋。天子命

群臣。斋法服。整灵与奋电鞭骖雷辎。鸣洪锺。建五旗。义和司日。颜伦奉舆。风发𩙪拂。神腾鬼趡。

𨿐千水切。陆法言广韵细计。韩道昭五音类聚细鵛也。杨桓六书统清母。。此水切。从隹寽声。𨿐隶。

六书 六书

𧳚千水切。韩道昭五音类聚此觜切。兽也。杨桓六书统清母。。从豸卒声。 六书

千水切。字潫博义初委切。发好也。

〇跬洪武正韵犬蕊切。半步一举足也。亦作顷蹞。许慎说文。半步也。从走圭声。读若跬同。丘弭切。杨雄方言半步为跬。顾野王玉篇跬。羌捶

切。举一足行也。𨂠䞨同上与跬字同。郭忠恕佩觽集佳徍。上古柴翻。美也。下丘弭翻。徍步。徐锴通释倾觜反。丁度集韵跬司马法。凡人一举足曰跬。

跬三尺也。两举足曰步。步六尺也。或作跬顷蹞窥𨇪。司马光类篇跬。又𨚫垂切。敝跬用力貌。李轨说。又空娲切。又先结切。疲也。一曰分外用力貌。戴

侗六书故跬。缺婢切。又作蹞𨇪跬。释行均龙龛手鉴𨆆。或作跬。正。又窥癸反。杨桓六书故谿母。。统声。跬。隶。。或从𣥚。。隶。。因峟而借顷。隶。。同

上。今见谿母。假借。。或从顷声。蹞隶。或从雔声。𨇪。隶。熊忠韵会举要角次清音。本作跬。今文作跬。又作窥。前伍被传。未有窥左足而先应者。师古

曰。窥。音跬。半步也。赵谦声音文字通或转顷。记。顷步而不敢忘孝也。作跬蹞𨇪非。荀子不积蹞步。无以至千里。俗字借。山险貌。作碅非。字切窥规。

窥轻牵跬。 并集韵见杜从古集篆古文韵海徐铉篆韵

并六书统  并六书统

鲜于枢见草书集韵

颠跬宋祈笔录造父忘辔。马颠于跬。详马字。

洪武正韵犬蕊切。礼记。顷步而弗敢忘孝也。又庚梗二韵。 六书

洪武正韵大蕊切荀子不积蹞步。无以至千里 六书

𫠆洪武正韵犬蕊切。弁貌。又举头貌。许慎说文举头也从页支声。丘弭切。徐锴通释倾棰反。司马光类篇又五委切。又居慀切。又窥绢切。一曰弁小

而锐。戴侗六书故诗云。有𫠆者弁。按礼。缁布冠缺项。康成读缺为𫠆。冠无筓者。用𫠆以组围头以系冠。缺其当项处以俟系东也。弁有筓不用𫠆。故

毛氏直縁诗辞以为弁貌。释行均龙龛手鉴𫠆。俗。𫠆。今。杨桓六书统谿母。统声。𫠆。隶。熊忠韵会举要角次清音。赵谦声音文字通俗混頯或转缺

韵会定正溪已切。首弁举貌。字切溪已。溪轻牵𫠆。 说文见杜从古集篆古文韵海徐铉篆韵

六书 张锦鲜于枢并见草书集韵

洪武正韵犬蕊切。庄子其颡頯。注。太朴之貌陆法言广韵小头。又巨追切。丁度集韵又矩鲔切。羸属中央广而两耑锐者。释行均龙龛乎鉴頯。跪逵

二音。韩道昭五音类聚頯。又音轨。杨桓六书统溪母。余见纸韵。熊忠韵会举要角次清音。面頯也。字潫博义丘轨切。又音跪厚也。韵会定正字切

溪已。溪轻牵頯。 六书

犬蕊切。顾野王玉篇去弭切。步足开貌。陆法言广韵䠑踽。开是之貌丁度集韵䠑。或省作奎。薛综记。释行均龙龛乎鉴丘弭反。杨桓六书统谿母

原声。同上。𠀤余。见灰韵。字潫博义丘癸切。通作跙。 集韵见杜从古集篆古文韵海并六书统

犬蕊切。顾野王玉篇去弭切。火貌。杨桓六书统谿母。。从火奎声。煃。隶。字潫博义丘癸切。又音跬。

 六书 六书

犬蕊切。丁度集韵卷帻也。结项中隅为四缀。所以固冠者。仪礼。缁布冠缺顷。通作𫠆。杨桓六书统谿母。。苦穴切。假借统声。𦈫隶。

六书 六书

犬蕊切。丁度集韵行䆴。杨桓六书统谿母。烓。说见斋韵。 六书

犬蕊切。丁度集韵也。以仄蟹切。击也。杨桓六书统谿母。从手只声。字潫傅义丘轨切。又音启。 六书 

𣥮犬蕊切释行均龙龛手鉴犬毁切。

𦍅犬蕊切韩道昭五音类聚去癸切。罔也。






永乐大典卷之一万一千七十七

重录总校官侍郎臣高 拱

      学士臣胡正蒙

   分校官侍读臣王希烈

   写书官主簿臣吴自成

    圈点监生臣孙世良

        臣 敖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