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经略 (四库全书本)/卷4上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下 江南经略 卷四上 卷四下

  钦定四库全书
  江南经略卷四上
  明 郑若曽 撰





















  松江府总论
  云间自古大兵不经之地而惟岛寇之变为可忧葢东南二面皆滨于海贼易登犯且居苏常上游为浙西外捍是以罹患独深于他郡也其守御之法有三重焉守金山卫青邨南汇二所独树营蔡庙胡家柘林川沙等堡循海塘而东北者陆路也守吴淞江黄浦口自东北而西南者水路也此第一重也守三林周浦曹泾张泾等镇为海塘声援者第二重也守闵行乌泥朱泾等港使贼不得渡浦而西者第三重也之三者吴淞之守为尤要葢岛寇之来水陆并进若守浦断舟海塘之寇岂能飞渡哉其势必由吴淞江口冲入不问原来贼船与掳吾民船一潮可至耳必以阖郡水兵悉力御此斯上策矣
  元韶按松郡负海枕江民生其间多秀而敏尚清雅饰玩好境内皆然而畏首事喜随众信鬼惑讼家招异徒盗之招也悉力以守浦口者防其溃也一溃则退保郡城难以遏其冲矣慎三重而严吴淞其攘外宁内之上务乎按察司佥事郑元韶识
  松江府疆界考
  松江古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之域天文斗分野禹贡三江既入其一为松江此郡名所本也周武王封仲雍曽孙周章于吴松江为吴地吴自寿梦益昌大始筑华亭为停留宿㑹之所华亭之名著于斯矣周元王时越灭吴地属越显王时楚灭越封春申君于故吴城地属楚秦始皇罢侯国置郡县㑹稽郡治吴领县二十六松江为娄县地汉高帝封从兄贾为荆王更㑹稽郡为荆国后以封兄子濞为吴国国除复为郡王莽改娄县为娄治光武中兴仍为娄县顺帝分浙以西为吴郡领县十三娄隶焉梁武帝天监中置信义郡治常熟省娄县入焉大同初析故娄地立昆山县治在今华亭地析海盐东北境置前京胥浦二县寻省胥浦入前京前京在今华亭东八十里以地近京浦故名胥浦在今华亭西南胥浦乡其地有坛歩平江花绪等名又侯景尝以前京并海盐立武原郡事见梁书陈初以昆山前京属吴郡寻立海宁郡以前京隶之后主分吴郡置吴州以海宁隶之隋文帝罢吴州及信义郡改吴郡为苏州而以前京入常熟后复置昆山县隶苏州唐武徳九年析前京地入海盐天宝十载吴郡太守赵居贞奏割昆山南境嘉兴东境海盐北境立华亭县移昆山县治于马鞍山华亭始自为县按今平湖县尚存华亭乡系海盐分隶则居贞所割北境止还华亭故地而犹未尽也姑苏志又云长洲亦割地入华亭仍属苏州㑹昌四年升华亭为上县僖宗幸蜀为海寇王腾所据钱镠遣顾全武攻拔之地属吴越以苏州为中吴府置开元府于嘉兴以华亭隶之后罢开元府华亭隶中吴后晋天福四年钱元璙奏以嘉兴为秀州华亭属焉宋宁宗时陞秀州为嘉兴府元至元十四年陞嘉兴府为路陞华亭县为府属焉领华亭县十五年改为松江府二十九年从知府仆散翰文议割华亭东北境立上海县泰定三年罢府以两县属嘉兴路立都水庸田司于府治天历元年罢司复为府元末为张士诚所据太祖遣将讨平之洪武中以松江府直隶南畿寻于南境置金山卫领千戸所六嘉靖二十一年巡抚都御史夏公邦谟巡按御史舒公汀奏割华亭上海地建青浦县于青龙镇三十二年废本府现领县二华亭上海
  东西一百六十里南北一百五十二里东至大海一百里西至苏州府长洲县界六十里南至金山卫濵海七十二里北至苏州府昆山县界八十里东南至青邨千戸所濵海一百十里西南至浙江嘉兴府嘉善县界二十七里东北至苏州府嘉定县界一百八里西北至苏州府昆山县界八十里
  松江府城池考
  松江府城广袤凡九里馀元末张士诚据吴时筑陆门凡四水门各附其傍门有楼楼外为月城国朝洪武三十年因而葺之立松江守御千戸所専管守䕶城池城上建敌台窝铺其地后殿九峰前襟黄浦大海环其东南三江绕乎西北平畴沃野四面极目东南之重地也嘉靖间岛贼入寇知府方廉捐俸増葺
  
  周围九里一百七十三歩高一丈八尺厚如之
  
  阔一十丈深七尺馀
  陆门
  四座东曰披云西曰谷阳南曰集仙北曰通波
  水关
  四座东西南北各一
  敌台
  二十座
  窝铺
  二十六座
  雉堞
  旧三千四十八垛今加以新造敌台共三千三百八十九垛
  松江府守城官兵考
  洪武初设民兵万户府简民间武勇之人编成队伍以时操练有事从征事平还复为民有功者叙后革万戸府而设守御松江千戸所其时尚每岁调太仓镇海二卫羡卒更畨戍守至洪武三十年始定今制以金山卫中干户所一署分驻之开建公署于府治东南旧设千百戸镇抚二十三员旗军一千一百二十名以守䕶城池设屯田一百六十一顷有奇岁收子粒三千四百六十馀石以充月粮有不敷于二县民粮支补军兵之外又佥选民壮操练以备御非常正统景㤗以后历有更制经嘉靖之倭警而兵额顿増矣
  守御松江千戸所
  洪武间设隶中军都督府
  署在府治东南望仙桥东 十百戸所在千戸所门左右翼 镇抚司在所治西 军器局在所治内 演武场在太平桥北南城下
  正千戸四员 副千戸十员
  内掌印兼清军屯局一员管巡盐巡江一员管巡捕一员管城操一员管运粮一员管陆哨练兵一员管水哨练兵一员派守四门各一员其馀听差
  百戸十员
  每百戸所设总旗二名小旗十名
  镇抚二员
  原额旗军一千一百二十名















<子部,兵家类,江南经略,卷四上>
  松江府备寇水陆路论
  松江一府为县者二曰华亭曰上海也然上海当贼之来华亭当贼之去故同一府地也而利害有浅深何言乎贼由大海而来登泊海岸者必零贼也从江口而来迳入者必大䑸也零贼登陆以渐而积易于剿除大䑸入江其势必盛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帆直入城下然后分䑸掠华亭诸镇此必然之势也故曰上海当贼之来华亭附郭不当贼至之冲其西北淀山三泖可以通苏州西南吕港独树可以通嘉兴贼往二府必由此进志在二府则无志于松矣故曰华亭当贼之去
  松江府海防论
  松郡之海起独山而迄小汤洼迢迢二百四十八里皆有䕶塘为之限隔高厚如城别无港汊可以通海䕶塘之内外相夹皆水也在内者谓之运盐河又谓之横港在外者谓之堑濠又谓之䕶塘沟昔人所以筑此塘者本为捍盐潮恐其害苗也国初用为金汤以备倭患设卫所墩堡于堑濠之外寇至则捍御于海岸滩涂不容登泊万一不支则逾堑而守寇进不得攻退无所掠䕶塘之功用匪𣺌矣近因堑濠多湮䕶塘海岸合为一片寇至即聚于䕶塘而运盐河之内水田狭塍难于屯御为今日计亟宜浚治堑塘丕复卫所墩堡之法挑选陆兵委知兵叅将精练于平时遇春秋二汎则分布信地协守互援无容贼得登岸松郡海防庶为计得耳
  松江府海防议嘉靖癸丑答方郡伯
  松江自金山卫至南汇所官军各分信地各有定额详见沿海营堡兵防考每岁二月上班十月掣班青邨以东各洪港旧制系青邨官军把守南汇以北各洪港旧制系南汇官军把守今查修复海塘须照旧分派但太仓镇海嘉兴同有倭患贴守官军似难调发相应于金山青邨适中如柘林地方南汇吴淞江适中如七八团地方添设陆路把总二员各领精兵一千如募到狼兵邳兵之类若兵数不敷就于沿海招募义勇照依客兵支给口粮各官兵即于柘林七八团暂借民居札营随路有警相机策应不许潜住卫所城中各设守御官军悉聴钤辖此松江海塘设备之大略也若沿海港口金山以东有翁家港蔡庙港柘林漴缺等处南汇以北有四五六七八九团洪口川沙洼清水洼等处皆宜设船防守按旧制金山卫所造船各有定额左右前后四所毎百戸所造出海哨船四只共计八十只青邨南汇二所毎百户所造出海哨船四只共计八十只俱就各卫所派拨巡军在海巡逻正统间因海患宁谧或以船为虚费题准以江船易马而哨船之制遂废矣今议设船只一马之资不足以备一船之用官军穷苦又难赔貱合令每马二匹造船一只再于卫所查有地租公费银两与松江府库军前银内相兼凑数毎船量贴银十两金山卫总委一官督造其各船应用器械火器合于原议太仓州置造军器内给发聴用就㸃各卫所知水军人操习水战布列港口各分信地如倭贼突至而纵容其停泊者服以上刑则自无规避之患矣此松江海港设备之大略也夫沿海设备固为上策万一外守不固则黄浦一带又为苏松险要守浦乃所以守门戸犹有愈于守城也今吴淞江口即为黄浦口子既经设备而吴淞江所亦设兵一枝以防深入矣而至于上海之高仓渡沈庄塘周浦闸港闵行华亭之叶谢曹泾张泾等处贼一登岸抢船渡浦甚易除松江府先后打造双塔船鹰船各发上海华亭各召募水兵分布沿浦各港巡逻把截又华上二县各募乡兵䕶守城池有警调至浦邉协守但前项兵夫官无专职则事难责成而沿浦二百里之逺本府巡捕官一人势难管摄合令清军同知一员带管华亭乡兵水兵自丰泾以至闵行皆其信地再设巡捕同知一员住札上海专管该县乡兵水兵自闵行以至嘉定界首皆其信地无事率兵操练有事统兵防守葢同知名位稍尊威令可行又甲科之左迁外补与举行之才望升迁者皆得为之庶济实用若止设通判则为官非乐就而下亦玩视恐不能振作而有为也此松江内地设备之大略也然倭舶之来乘风渡海势难聨络每至海外大小必停泊候齐然后深入照得羊山为本府所属为定海吴淞江二总兵兵船㑹哨之处以地里适均故也本府所造之船数本不多仅可以资把港之用此但可以言守而不可以言战须得福船苍山船各数十只沙耆民船二三百只毎至风汎时月分泊港口各住信地更畨出至羊山往来游击昼夜不绝外则为定海吴淞江㑹哨兵船之羽翼内则为海港把守兵船之捍卫遇有海贼齐力奋击将见贼船䑸散而少我兵船䑸合而众盛衰之气势既分则胜负之分数自判得海防之上策矣抑犹未也查得沿海民灶原有采捕鱼虾小船并不过海通畨且人船惯习不畏风涛合行示谕沿海有船之家赴府报名给与照身牌面无事聴其在海生理遇警随同兵船追剿此则官兵无造船募兵之费而民灶有得鱼捕盗之益此松江海洋设备之大略也
  松江府经略议隆庆丁卯答董侍御
  金山卫
  金山卫南临大海西控浙界北之沙涂至此而尽南之山屿至此而终贼自下八山分䑸单酉针可以直捣乃浙直第一门户洪武初安逺侯经略海上置卫于此而以备倭都指挥领之诚得备御长策承平日久武备废弛甲寅倭起徐海欲据为巢攻围甚久天幸获守时遂设游击一员驻札亦重扄钥之意而迎击尾追遥援旁应之计漫不之讲宜严为令与接壤兵卫相为犄角无致贼取道毋致贼延蔓有失事者并论可也
  柘林
  嘉靖中倭寇入据柘林为巢者其故有三一是各处海堧多滩涂阁浅而柘林独否其来昜于登岸其去易于开䑸一也一是海滨至内地必由小港出浦若非潮至则水涩难行柘林之西独有下横泾荒岩河深而且阔可纵行舟片帆出浦即是叶谢行十八里即抵郡城二也一是地方素闻富饶大家多蓄积盛宫室屯聚有资栖止可容三也将来备倭当知永鉴矣
  青邨
  松江地形三面临海金山当其南南汇当其东青邨其东南二面转屈之会乎故金南之间此为要冲旧以千户领之势殊单也至嘉靖甲寅冬季为贼所陷始设把总于此然株守一城不能为海防轻重欲为经久之图必宜号召居民实粟城内兵民杂守而専练精熟遇寇突击诸堡互相应援斯计之得耳
  南汇
  南汇在上海境内下沙新场周浦八团诸镇旧号富庶皆本所信地嘉靖倭乱乙卯为贼所戕遂设总练官一员常川驻守于此然贼之犯上海也每自吴淞江入黄浦逼临城下南汇反在其外若能统练精兵自外冲击攻围亦一胜算
  川沙
  旧制南汇与吴淞所互为声援然相去一百五十馀里又隔吴淞大江兵难急渡贼至飞报且不能达况提兵策应乎嘉靖甲寅贼据为巢与老鹳嘴柘林新场之贼合本镇顿成丘墟丙辰乱稍平遂筑城堡以一千户守之而隶于南汇把总然未尽算也历年贼䑸毎自宝山旱寨登岸掳掠而南则此堡正当其冲视南汇青邨二堡更为剥床所设军馀一百名弓兵八十名果足备御乎倘遇贼警把总之兵岂肯弃南汇而赴川沙乎合无移把总驻札此地而予以军卒五百人戍守有事与宝山首尾捍御庶总司不以遥制推诿而事权得行气势得壮诚备御之长策也
  宝山
  江东旱寨有二一在宝山一在高桥镇皆国初设以备倭者今废久矣无议及修复者岂以青邨南汇当其前吴淞拥其后形势以壮而寨兵不足为有无耶窃见此地物饶民殷贼所窥伺而守江守浦之兵俱在内地青邨柘林川沙南汇诸堡仅可遏贼于南吴淞江兵船仅可遏贼于北不能顾焉况贼见南北阻截不能登犯其势必趋之盘据为巢故嘉靖甲寅徐海屯柘林而令叶明屯此与新场陈东合为二窟藉粮于内地连岁纷扰谁为厉阶则我自失地利也今二地之中有界浜焉乃嘉嘉定上海之鸿沟也宜令苏松并筑一城设兵屯戍一如常镇孟河事例有警则二地之民携家以入僇力死守寇自无粮可资葢坚壁清野之长策也
  松郡称水乡邉则大海腹则泖浦尤不可不习水操法然古今论操法战法皆详于陆地而略于江海以风潮为主分合进退难也胜之之法惟有鬬船力不鬬人力如遇敌舟之小者则以吾大舟犁而沉之遇贼舟之大者则使调戗夺上风用火器以攻之当前冲敌者一舟之人皆赏观望不应援者一舟之人皆戮其赏其戮尤以督哨之人与舵工为重每船必设舵二副以备不虞每船工必设二三人以防损失此战之之法也其在平日置船于陆地上集水兵演而教之兵械火器如何而设施金鼓旗帜如何而照会前后左右如何而列哨饥饱劳逸如何而更代昼夜风雨如何而防守山岛沙碛如何而收泊号令约束如何而转报习之于平陆用之于江海此操之之法也
  松江海塘考
  海塘之制本为捍御咸潮害稼而设自春秋时范蠡筑圩田之后东南田利渐兴财赋渐盛至唐开元间于此筑捍海塘其长起于嘉定之老鹳嘴以南迄于海宁之澉浦以西高如城垣内外皆有塘沟相夹自设此塘之后而松嘉杭无入海水口禹贡曰三江既入今三江之中东江独湮漫无可考职此之由也是塘也昔人本为田利而设国初信国公汤和经略海防借以设险备倭愚于海防论中详言之矣因塘旧迹有湮有存谨考而表出之以为直隶军门之助独举松江者杭嘉另属浙江提督俟他人稽例而自述之若曾不敢滥及云
  唐开元元年筑捍海塘
  起杭州盐官抵吴淞江长一百三十里
  元大徳五年修筑华亭捍海塘
  因海潮冲圮重加修筑
  至正二年四月都水庸田司使修筑华亭捍海塘记略曰塘式原高一丈面阔一丈底阔二丈今度最高处惟十四保蔡庙西九尺而已耆畯称云塘外二里六十歩已有古塘二俱被海潮冲坍此塘系大徳五年风潮后所筑今四十馀年人马牛畜踏践故去土一尺也及度到合修去处九保馀闰收宿日荒字围一十二段十一保福田庵破窑港一十一段十二保周公塾东来字围三十六段十四保张家宅西盐仓前凌家堰蔡庙西三十段通七十三处共八十九段长一千五百三丈八尺为八里六十五丈八尺积土三百二十五万一百三十二尺为庸三十二万五千三十浃月之程日庸一万八百三十三纽计食盐二十七引三十三斤粮五千四百一十六石各有奇于是繇及平江府嘉兴郡庸三千人以筑作独平江发繇而造者二百二十四继踵行省台虞以所料浩大时急难究改议怯薄者添土帮修低洼者增高筑垒为日一十八庸四万二百一十有二而辍
  洪武三十二年遣官修筑捍海塘
  嘉定县老人朱六安奏海患敕工部遣官修筑海塘南抵嘉定县界北跨刘家河长一千八百七十丈基广三丈面广一丈
  成化八年重筑海塘
  沿海塘堤歳久倾圮成化七年秋大风海溢漂人畜没禾稼巡抚都御史毕公亨巡按御史郑公铭水利佥事吴公㻞佥议复堤檄松江知府白行中华亭知县戴冕上海知县王崈之嘉定知县白思明起工兴筑越二月而塘成华亭自海盐抵上海界筑三万四千七百六十九丈又为外堤起戚漴至平湖界五十三里上海自华亭抵嘉定界筑一万七千七百四十八丈嘉定自宝山北至刘家河筑一千八十一丈所筑堤俱面广二丈趾倍之高一丈七尺
  嘉靖二十三年增筑海塘
  自吴淞所南抵上海草荡西起金山东并南汇北抵吴淞其间洼口虽多沙涂甚逺岛贼易于登岸我兵难以泊舟国初原设塘濠因而增筑庶易防御
  自一团起至九团止䕶塘内外有濠阔四丈深一丈五尺毎一团设吊桥一座聴民出塘生理官军瞭望如有寇警即以吊桥掣去距塘而守逺可攻以箭炮近可刺以戈矛䕶塘之上毎一桥造窝铺三间以便守兵止宿
  沿海墩塘考
  沿海墩塘凡九十一座每墩一座设了守军馀五人塘一座设了守军馀二人塘者置铺舍于䕶塘之侧也
  陆鹤墩
  周公墩
  漴缺墩
  俱在蔡庙港迤西捍海塘北皆建金山卫时筑正统间指挥翁绍宗以烽堠疏复筑塘以间之右隶金山卫左千户所为塘二
  胡家港墩
  东新墩
  西新墩
  旧址啮于海𢎞治二年同徙捍海塘北俱在曹泾市南海上
  右隶金山卫右千户所为塘二
  金山墩
  在捍海塘北
  戚家墩
  在捍海塘南
  筱馆墩
  旧系土筑正统五年甃以砖石加增二层建烽楼围心如墙
  横沥墩
  成化十年指挥侯寅甃以砖石西有水曰横沥故名
  右隶金山卫前千户所为塘二
  江门墩
  葛蓬墩
  新庙墩
  俱在金山卫西海上天顺年间甃土以石右隶金山卫后千戸所为塘二
  东袁浦墩
  在柘林袁浦捍海塘北洪武二十三年土筑
  西袁浦墩
  在柘林袁浦捍海塘南洪武二十三年土筑
  横林墩
  戚漴墩
  朱家浜墩
  大门墩
  洪武三年啮于海徙之北
  椒树墩
  洪武二十三年啮于海徙捍海塘北
  头墩
  一名神庙瞭望台在捍海塘外亦沦于海天顺元年徙庙之东北四年甃以砖石
  二墩
  自此至六墩俱洪武二十三年
  三墩
  旧四墩
  新四墩
  新旧二墩皆在青邨东北捍海塘外初四五墩相去太逺于中间增筑一墩故有新旧二名
  五墩
  六墩
  右隶青邨中前千戸所为塘十七
  南汇墩
  在南汇嘴
  一墩
  二墩
  三墩
  四墩
  五墩
  旧名瞭望台正统七年改今名
  六墩
  七墩
  八墩
  九墩
  擒虎墩
  正统十二年墩为三虎所据指挥同知侯端率众先登手杀虎并其二雏人异其骁勇遂以名墩
  十墩
  十一墩
  十二墩
  十三墩
  郭公墩
  在清水洼南成化十六年总督备倭郭某以海盗刘通为患及鹾艘私贩出入委官军增筑之初名新墩后郭去人思其惠易今名
  十四墩
  在张家湾
  十五墩
  在秦家坝
  王公墩
  下有大水曰杨家洪口私贩盐舶出入之所正徳元年都指挥王宪以崇明沙民施安钮东山等作乱委官军增筑之旧名新筑墩王去易今名
  十六墩
  在曹家沟
  十七墩
  在王家沟
  十八墩
  右隶南汇中后千戸所为塘十七
  已上捍海塘内外设墩台每座置铺舎一所派以军馀昼夜瞭望海洋声息春汛时以二月十六日上班小阳汎以九月十六日上班带马一匹遇警飞报
  沿海营堡兵防考
  金山卫以东守御
  金山营
  守备官一员军兵四十名
  胡家港堡
  守备官一员军兵四十名
  蔡庙港堡
  守备官一员军兵四十名
  又三处贴守军兵共三百五十二名
  右正守军系金山卫查拨贴守军每岁于太仓镇海二卫官军内调发二月初一日上班十月三十日掣班
  金山卫以西守御
  独树营堡
  守备官一员军兵四十名
  江门营
  守备官一员军兵四十名
  又二处贴守军兵共一百名
  右正守军系金山卫查拨贴守军毎岁于嘉兴千戸所官军内调发二月初一日上班十月三十日掣班
  西仓堡守御论
  松江府东有黄浦之冲西当泖湖之险南邻大海地无百里之隔乃三面受敌之所今查练兵镇抚部下常川操练民壮二百六十名土兵一百七十名水兵二百三员名退回选锋正军五十八名选锋馀丁九十八名共七百八十九名仅足以充府城防守之用西仓一堡孤悬中野防守缺官宜于松江守御所选择聴差千百戸一员将下班选锋军馀九十八名分发本官统领无警则启闭仓城防守粮储有警则上城固守听𠉀各处军兵互相应援则两城有备不致临时误事也














  江南经略卷四上
<子部,兵家类,江南经略>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