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书要录/卷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法书要录
◀上一卷 卷一 下一卷▶


后汉赵一非草书
晋王羲之论书
晋王羲之教子敬笔论不录
晋卫夫人笔阵图
王羲之题笔阵图后
宋羊欣采能书人名
齐王僧虔答太祖书
王僧虔论书
宋王愔文字志目
齐萧子云论

内容[编辑]

后汉赵一《非草书》

余郡士有梁孔达、姜孟颖者,皆当世之彦哲也。然慕张生之草书,过于希颜、孔焉。孔达写书以示孟颖,皆口诵其文,手楷其篇,无怠倦焉。于是后学之徒,竞慕二贤,守令作篇,人撰一卷,以为秘玩。余惧其背经而趋俗,此非所以弘道兴世也。又想罗、赵之所见嗤沮,故为说草书本末,以慰罗、赵,息梁、姜焉。窃览有道张君所与朱使君书,称正气可以销邪,人无其衅,妖不自作,诚可谓信道抱真、知命乐天者也。若夫褒杜、崔,沮罗、赵,忻忻有自臧之意者,无乃近于矜技,贱彼贵我哉!夫草书之兴也,其于近古乎!上非天象所垂,下非河洛所吐,中非圣人所造。盖秦之末,刑峻网密,官书烦冗,战攻并作,军书交驰,羽檄纷飞,故为隶草,趋急速耳。示简易之指,非圣人之业也。但贵删难省烦,损复为单,务取易为易知,非常仪也,故其赞曰“临事从宜”。而今之学草书者,不思其简易之旨,直以为杜、崔之法,龟龙所见也。其扌蛮扶柱桎、诘屈叐乙,不可失也。龀齿以上,茍任涉学,皆废仓颉、史籀,竞以杜、崔为楷。私书相与,庶独就书云“适迫遽,故不及草”。草本易而速,今反难而迟,失指多矣。凡人各殊气血、异筋骨,心有疏密,手有巧拙,书之好丑,在心与手,可强为哉?若人颜有美恶,岂可学以相若耶?昔西施心疢,捧胸而颦。众愚效之,祇增其丑。赵女善舞,行步媚蛊。学者弗获,失节匍匐。夫杜、崔、张子,皆有超俗绝世之才,博学馀暇,游手于斯。后世慕焉,专用为务。钻坚仰高,忘其罢劳。夕惕不息,仄不暇食。十日一笔,月数丸墨。领袖如皂,唇齿常黑。虽处众坐,不遑谈戏。展指画地,以草刿壁。臂穿皮刮,指爪摧折。见腮出血,犹不休辍。然其为字,无益于工拙。亦如效颦者之增丑、学步者之失节也。且草书之人,盖伎艺之细者耳。乡邑不以此较能,朝廷不以此科吏,博士不以此讲试,四科不以此求备,征聘不问此意,考绩不课此字。徒善字既不达于政,而拙草无损于治。推斯言之,岂不细哉!夫务内者必阙外,志小者必忽大。俯而扪虱,不暇见天。天地至大而不见者,方锐精于虮虱,乃不暇焉。第以此篇研思锐精,岂若用之于彼七经。稽历协律,推步期程。探赜钩深,幽赞神明。鉴天地之心,推圣人之情。析疑论之中,理俗儒之诤。依正道于邪说,侪雅乐于郑声。兴至德之和睦,弘大伦之玄清。穷可以守身遗名,达可以尊主致平。以兹命世,永鉴后生,不以渊乎!

晋王右军《自论书》

吾书比之钟、张,当抗行,或谓过之。张草犹当雁行。张精熟过人,临池学书,池水尽墨。若吾耽之若此,未必谢之。后达解者,知其评之不虚。吾尽心精作亦久,寻诸旧书,惟钟、张故为绝伦。其馀为是小佳,不足在意。去此二贤,仆书次之。须得书意转深,点画之间皆有意,自有言所不尽,得其妙者。事事皆然。平南、李式论君不谢。平南,即右军叔平南将军王廙也。李式,晋侍中。

晋卫夫人《笔阵图》

夫三端之妙,莫先乎用笔;六艺之奥,莫匪乎银钩。昔秦承相斯见周穆王书,七日兴叹,患其无骨;蔡尚书入鸿都观碣,十旬不返,嗟其出群。故知达其源者少,暗于其理者多。近代以来,殊不师古。而缘情弃道,才记姓名。或学不该赡,闻见又寡,致使成功不就,虚费精神。自非通灵感物,不可与谈斯道。今删李斯笔妙,更加润色,总七条,并作其形容,列事如左,贻诸子孙,永为模范。庶将来君子,时复览焉。笔要取崇山绝仞中兔毛,八九月收之,其笔头长一寸,管长五寸,锋齐腰强者;其砚取煎涸新石,润涩相兼,浮津耀墨者;其墨取庐山之松烟,代郡之鹿胶,十年已上强如石者为之;纸取东阳鱼卵,虚柔滑净者。凡学书字,先学执笔,若真书,去笔头二寸一分;若行草书,去笔头三寸一分执之。下笔点画,芟波屈曲,皆须尽一身之力而送之。若初学,先大书,不得从小。善鉴者不写,善写者不鉴;善笔力者多骨,不善笔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谓之筋书,多肉微骨者谓之墨猪。多力丰筋者圣,无力无筋者病。一一从其消息而用之。

一 如千里阵云,隐隐然其实有形。
丶 如高峰坠石,磕磕然实如崩也。
丿 陆断犀象。
乚 百钧弩发。
丨 万岁枯藤。
ㄟ 崩浪雷奔。
ㄅ 劲弩筋节。

右七条《笔阵出入斩斫图》。执笔有七种:有心急而执笔缓者,有心缓而执笔急者,若执笔近而不能紧者。心手不齐,意后笔前者败。若执笔远而急,意前笔后者胜。又有六种用笔:结构圆备如篆法,飘飏洒落如章草,凶险可畏如八分,窈窕出入如飞白,耿介特立如鹤头,郁拔纵横如古隶。然心存委曲,每为一字,各象其形,斯造妙矣,书道毕矣。永和四年上虞制记。

王右军《题卫夫人〈笔阵图〉后》

夫纸者,阵也。笔者,刀槊也。墨者,鍪甲也。水砚者,城池也。心意者,将军也。本领者,副将也。结构者,谋略也。飏笔者,吉凶也。出入者,号令也。屈折者,杀戮也。夫欲书者,先干研墨,凝神静思,预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动,令筋脉相连,意在笔前,然后作字。若平直相似,状如算子,上下方整,前后齐平,此不是书,但得其点画尔。昔宋翼常作此书,翼是锺繇弟子,繇乃叱之。翼三年不敢见繇,即潜心改迹,每作一波,常三过折笔;每作一点,常隐锋而为之;每作一横画,如列阵之排云;每作一戈,如百钧之弩发;每作一点,如高峰坠石,屈折如钢钩;每作一牵,如万岁枯藤;每作一放纵,如足行之趋骤。翼先来书恶,晋太康中有人于许下破锺繇墓,遂得《笔势论》。翼乃读之,依此法学,名遂大振。欲真书及行书,皆依此法。若欲学草书,又有别法。须缓前急后,字体形势,状等龙蛇,相钩连不断。仍须棱侧起复,用笔亦不得使齐平大小一等。每作一字,须有点处,且作馀字。摠竟,然后安点。其点须空中遥掷笔作之,其草书,亦复须篆势、八分、古隶相杂,亦不得急,令墨不入纸。若急作,意思浅薄,而笔即直过。惟有章草及章程行狎等,不用此势,但用击石波而已。其击石波者,缺波也。又八分更有一波,谓之隼尾波,即锺公《泰山铭》及魏文帝《受禅碑》中已有此体。夫书先须引八分、章草入隶字中,发人意气。若直取俗字,不能先发。羲之少学卫夫人书,将谓大能。及渡江北,游名山,比见李斯、曹喜等书,又之许下,见锺繇、梁鹄书,又之洛下,见蔡邕石经三体书,又于从兄洽处见张昶《华岳碑》,始知学卫夫人书,徒费年月耳。羲之遂改本师,仍于众碑学习焉,遂成书尔,时年五十有三。或恐风烛奄及,聊遗教于子孙耳,可藏之,千金勿传。

宋羊欣《采古来能书人名齐王僧虔录

臣僧虔启:昨奉敕须古来能书人名,臣所知局狭,不办广悉。辄条疏上呈羊欣所撰录一卷。寻案未得,续更呈闻。谨启。
秦丞相李斯。
秦中车府令赵高。右二人善大篆。
秦狱吏程邈。善大篆,得罪始皇,囚于云阳狱。增减大篆体,去其繁复。始皇善之,出为御史,名书曰隶书。
扶风曹喜。后汉人,不知其官。善篆、隶,篆小异李斯,见师一时。
陈留蔡邕。后汉左中郎将,善篆、隶,采斯、喜之法,真定《宜父碑》文犹传于世。篆者师焉。
杜陵陈遵。后汉人,不知其官,善篆、隶。每书,一座皆惊。时人谓为陈惊座。
上谷王次仲。后汉人,作八分楷法。
师宜官。后汉不知何许人、何官。能为大字方一丈,小字方寸千言。《耿球碑》是宜官书。甚自矜重,或空至酒家,先书其壁。观者云集,酒因大售。俟其饮足,削书而退。
安定梁鹄。后汉人,官至选部尚书。得师宜官法。魏武重之,常以鹄书悬帐中。宫殿题署,多是鹄手。
陈留邯郸淳。为魏临淄侯文学,得次仲法。名在鹄后。
毛弘。鹄弟子。今秘书八分,皆传弘法。又有左子邑,与淳小异,亦有名。
京兆杜度。为魏、齐相,始有草名。
安平崔瑗。后汉济北相,亦善草书。平苻坚,得摹崔瑗书。王子敬云,极似张伯英。瑶子寔,官至尚书,亦能草书。
弘农张芝。高尚不仕,善草书,精劲绝伦。家之衣帛,必先书而后练。临池学书,池水尽墨。每书云:“匆匆,不暇草书。”人谓为草圣。芝弟昶,汉黄门侍郎,亦能草。今世云芝草者,多是昶作也。
姜诩、梁宣、田彦和及司徒韦诞。皆英弟子,并善草。诞书最优。诞字仲将,京兆人,善楷书,汉魏宫馆宝器,皆是诞手写。魏明帝起凌云台,误先钉榜而未题。以笼盛诞,辘轳长緪引之,使就榜书之。榜去地二十五丈,诞甚危惧,乃掷其笔以下,焚之。仍诫子孙,绝此楷法,著之家令。官至鸿胪少卿。诞子少季,亦有能称。
罗晖、赵袭。不详何许人。与伯英同时,见称西州。而矜许自与,众颇惑之。伯英与朱宽书,自叙云:“上比崔、杜不足,下方罗、赵有馀。”
河间张超。亦善草,不及崔、张。
刘德升。善为行书,不详何许人。
颍川锺繇。魏太尉。同郡胡昭,公车征,二子俱学于德升,而胡书肥,钟书瘦。钟书有三体:一曰铭石之书,最妙者也;二曰章程书,传秘书教小学者也;三曰行狎书,相闻者也。三法皆世人所善。繇子会,镇西将军,绝能学父书。改易邓艾上事,皆莫有知者。
河东卫觊。字伯儒,魏尚书仆射。善草及古文,略尽其妙。草体微瘦,而笔迹精熟。觊子瓘,字伯玉。为晋太保。采张芝法,以觊法参之,更为草稿。草稿是相闻书也。瓘子恒,亦善书,博识古文。
敦煌索靖。字幼安,张芝姊之孙。晋征南司马,亦善草书。
陈国何元公。亦善草书。
吴人皇象。能草,世称沉着痛快。
荥阳陈畅。晋秘书令史。善八分,晋宫观城门皆畅书也。
荥阳杨肇。晋荆州刺史。善草隶。潘岳诔曰:“草隶兼善,尺牍必珍。足无辍行,手不释文。翰动若飞,纸落如云。”肇孙经,亦善草、隶。
京兆杜畿。魏尚书仆射。子恕,东郡太守。孙预,荆州刺史。三世善草稿。晋齐王攸。善草行书。
泰山羊忱。晋徐州刺史。羊固,晋临海太守。并善行书。
江夏李式。晋侍中,善隶、草。弟定,子公府,能名同式。晋中书院李充母卫夫人,善钟法,王逸少之师。
琅琊王廙。晋平南将军,荆州刺史。能章楷,传锺法。晋承相王导,善稿行。廙从兄也。
王恬。晋中将军,会稽内史,善隶书。导第二子也。
王洽。晋中书令,领军将军。众书通善,尤能隶行。从兄羲之云:“弟书遂不减吾。”恬弟也。
王瑉。晋中书令,善隶、行。洽少子也。
王羲之。晋右将军,会稽内史。博精群法,特善草。羊欣云:“古今莫二。”廙兄子也。
王献之。晋中书令。善隶稿,骨势不及父,而媚趣过之。羲之第七子也。兄玄之、徽之、兄子淳之,并善草、行。
王允之。卫军将军,会稽内史,亦善草、行。舒子也。
太原王濛。晋司徒左长史,能草、隶。子脩,琅琊王文学,善隶、行。与羲之善,故殆穷其妙。早亡,未尽其美。子敬每省修书云:“咄咄逼人。”
王绥。晋冠军将军,会稽内史,善隶、行。
高平郗愔。晋司空,会稽内史。善章草,亦能隶。郗超,晋中书郎,亦善草。愔子也。
颍川庾亮。晋太尉,善草行。庾翼,晋荆州刺史,善隶、行,时与羲之齐名。亮弟也。
陈郡谢安。晋太傅,善隶、行。
高阳许静民。镇军参军,善隶、草,羲之高足。
晋穆帝时有张翼,善学人书。写羲之表,表出,经日不觉。后云:“几欲乱真。”
会稽隐士谢敷、胡人康昕。并攻隶草。
飞白本是宫殿题八分之轻者,全用楷法。吴时张弘好学不仕,常著乌巾,时人号为张乌巾。此人特善飞白,能书者鲜不好之。自秦至晋凡六十九人。

《传授笔法人名》

蔡邕受于神人,而传之崔瑗及女文姬。文姬传之锺繇。锺繇传之卫夫人。卫夫人传之王羲之。王羲之传之王献之。王献之传之外甥羊欣。羊欣传之王僧虔。王僧虔传之萧子云。萧子云传之僧智永。智永传之虞世南。世南传之欧阳询。询传之陆柬之。柬之传之侄彦远。彦远传之张旭。旭传之李阳冰。阳冰传徐浩、颜真卿、邬肜、韦玩、崔邈。凡二十有三人。文传终于此矣。

《南齐王特进答齐太祖论书启》

僧虔启:恩眷罔已,赐示古迹十一帙。或其人可想,或其法可学,爱玩弥日,暂得忘其沉屙。辄率短见,并述旧闻,具如别笺。民间所有,帙中所无者,或有不好。今奉别目二十三卷,追惧乖误,伏深悚息。
吴大皇帝书 吴景帝书
吴归命侯孙皓 晋安帝
亡高祖丞相导 亡曾祖领军洽
亡从祖中书令珉 韦仲将
张芝 索靖
张翼 卫伯儒
右十二卷,故州民王僧虔奉。

南齐王僧虔《论书》

宋文帝书,自谓不减王子敬。时议者云:“天然胜羊欣,功夫不及欣。”
王平南廙是右军叔,自过江东,右军之前,惟廙为最。画为晋明帝师,书为右军法。
亡曾祖领军洽与右军书云:“俱变古形,不尔至今犹法锺、张。”右军云:“弟书遂不减吾。”
亡从祖中书令珉,笔力过于子敬书。旧品云:“有四疋素,自朝操笔,至暮便竟。首尾如一,又无误字。”子敬戏云:“弟书如骑骡骎骎,恒欲度骅骝前。”
庾征西翼书,少时与右军齐名。右军后进,庾犹不忿。在荆州与都下书云:“小儿辈乃贱家鸡,皆学逸少书。须吾还,当比之。”
张翼书右军自书表,晋穆帝令翼写题后答右军。右军当时不别,久方觉云:“小子几欲乱真。”
张芝、索靖、韦诞、锺会、二卫,并得名前代。古今既异,无以辨其优劣,惟见笔力惊绝耳。
张澄书,当时亦呼有意。
郗愔章草,亚于右军。
晋齐王攸书,京洛以为楷法。
李式书,右军云:“是平南之流,可比庾翼。”王濛书亦可比庾翼。
陆机书,吴士书也。无以较其多少。
庾亮书,亦能入录。
亡高祖丞相导,亦甚有楷法。以师锺、卫,好爱无厌。丧乱狼狈,犹以锺繇《尚书宣示帖》衣带过江。后在右军处,右军借王敬仁,敬仁死,其母见脩平生所爱,遂以入棺。
郗超草书,亚于二王。紧媚过其父,骨力不及也。
桓玄书,自比右军,议者未之许,云可比孔琳之。
谢安亦入能流,殊亦自重,乃为子敬书嵇中散诗。得子敬书,有时裂作挍纸。羊欣、丘道护,并亲授于子敬。欣书见重一时,行草尤善,正乃不称。
孔琳之书,天然绝逸,极有笔力。规矩恐在羊欣后。
丘道护与羊欣俱面授子敬,故当在欣后。丘殊在羊欣前。
范晔与萧思话同师羊欣,然范后背叛,皆失故步,名亦稍退。
萧思话全法羊欣,风流趣好,殆当不减,而笔力恨弱。
谢灵运书乃不伦,遇其合时,亦得入流。昔子敬上表多于中书杂事中,皆自书窃易真本,相与不疑。元嘉初方就索还。上谢太傅殊礼表亦是其例。亲闻文皇说此。
谢综书,其舅云:“紧洁生起,实为得赏。”至不重羊欣,欣亦惮之。书法有力,恨少媚好。
颜腾之、贺道力,并便尺牍。
康昕学右军草,亦欲乱真。与南州识道人作右军书货。
孔琳之书,放纵快利,笔道流便,二王后略无其比。但工夫少自任,故未得尽其妙,故当劣于羊欣。
谢静、谢敷,并善写经,亦入能境。居锺毫之美,迈古流今,是以征南还有所得。

辱告并五纸,举体精隽灵奥,执玩反复,不能释手。虽太傅之婉媚玩好,领军之静逖合绪,方之蔑如也。昔杜度杀字甚安,而笔体微瘦;崔瑗笔势甚快,而结字小疏。居处二者之间,亦犹仲尼方于季孟也。夫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伯喈非流纨体素,不妄下笔。若子邑之纸,研染辉光;仲将之墨,一点如漆;伯英之笔,穷神静思。妙物远矣,邈不可追。遂令思挫于弱毫,数屈于陋墨。言之使人于邑。若三珍尚存,四宝斯觌,何但尺素信札,动见模式,将一字径丈、方寸千言也。承天凉体豫,复欲缮写一赋,倾迟晖采,心目俱劳。承阅览秘府,备睹群迹。崔、张归美于逸少,虽一代所宗,仆不见前古人之迹,计亦无以过于逸少。既妙尽深绝,便当得之实录。然观前世称目,窃有疑焉。崔、杜之后,共推张芝。仲将谓之笔圣。伯玉得其筋,巨山得其骨。索氏自谓其书,银钩虿尾,谈者诚得其宗。刘德升为锺、胡所师,两贤并有肥瘦之断。元鸣获钉壁之玩,师宜致酒简之多。此亦不能止。长胤狸骨,右军以为绝伦,其功不可及。繇此言之,而向之论,或至投杖。聊呈一笑,不妄言耳。
锺公之书,谓之尽妙。钟有三体:一曰铭石书,最妙者也;二曰章程书,世传秘书,教小学者也,三曰行狎书,行书是也。三法皆世人所善。
张超字子并,河间人。卫觊字伯儒,河东人。为魏尚书仆射,谥敬侯。善草及古文,略尽其妙。草体如伤瘦,而笔迹精杀,亦行于代。子瓘字伯玉,晋司空太保,为楚王所害。瓘采张芝草法,取父书参之,更为草稿,世传其善。瓘子恒,字巨山,亦能书。
索靖字幼安,敦煌人,散骑常侍,张芝姊之孙也。传芝草而形异,甚矜其书,名其字势曰“银钩虿尾”。
韦诞字仲将,京兆人,善楷书。汉魏宫观题署多是诞手。魏明帝起凌云台,先钉榜未题。笼盛诞,辘轳长絙引上,使就榜题。榜去地将二十五丈,诞危惧,诫子孙绝此楷法,又著之家令。官至鸿胪。

宋王愔《文字志》三卷未见此书,今录其目。

上卷目
古书有三十六种:古文篆。大篆。象形篆。科斗篆。小篆。刻符篆。摹篆。隶书。署书。殳书。缪篆。鸟书。尚方篆。凤篆。鱼书。龙书。麒麟书。龟书。蛇书。仙人书。云书。芝英书。金错书。十二时书。垂露篆。倒薤篆。偃波篆。蚊脚篆。草书。楷书。飞书。填书。稿书。行书。虫书。悬针书。古今小学三十七家,一百四十七人。。书势五家。
中卷目
秦吴六十人:李斯。程邈。胡毋敬。赵高。司马相如。张敞。严延年。汉元帝。史游。刘向。孔光。爰礼。扬雄。陈遵。杜林。刘睦。卫宏。刘党。曹喜。杜度。王次仲。班固。徐干。贾鲂。贾逵。左姬。许慎。唐综。曹寿。崔寔。尹珍。罗晖。赵袭。崔瑗。皇甫规妻。蔡邕。张芝。苏班。刘得升。师宜官。张超。李巡。张昶。梁鹄。张纮。毛弘。左伯。姜诩。梁宣。锺繇。张昭。苏林。张揖。胡昭。魏武帝。邯郸淳。卫规。杜恕。诸葛融。
下卷目
魏宋六十人:韦诞。张揖。郭淮。韦熊。来敏。锺会。皇象。何曾。傅玄。韦弘。辛旷。魏徽。诸葛瞻。杨肇。岑泉。张弘。朱育。江伟。司马攸。陈畅。满爽。杨经。吕忱。卫恒。卫宣。裴兴。孙皓。杜预。向泰。裴邈。张柄。张越。羊忱。索靖。牵秀。羊固。辟闾训。王导。庾翼。王濛。荀舆。王廙。李式。刘劭。王循。王裕。王羲之。卫夫人。李钦。王怡。郗愔。任靖。王献之。李韫。张彭祖。谢安。王珉。桓玄。

梁萧子云启萧子云自云,善效钟元常、王逸少,而微变字体,常答敕云。

臣子云,奉敕使臣写千字文,今已上呈。臣昔不能拔赏,随世所贵,规模子敬,多历年所。三十六著《晋史》一部,至《二王列传》,欲作论草隶法,言不尽意,遂不能成,止论飞白一势而已。十馀年来,始见敕旨《论书》一卷,商略笔势,洞达字体。又以逸少不及元常,犹子敬不及逸少。因此研思,方悟隶式。始变子敬,全法元常。迨今以来,自觉功进,此禀自天论。臣先来犹恨已无临池之勤,又不参圣旨之奥。仰延明诏,伏增悚息。侍中国子祭酒南徐州太守臣子云启上。
 上一卷 ↑返回顶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