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丛刊本)/卷第一百十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十四 法苑珠林 卷第一百十五
唐 释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万历刊本
卷第一百十六

法苑珠林卷第一百十五

   唐上都西朙寺沙门释道世玄恽撰

舍身篇第九十六

 述意部

夫色性无象触必归空三世若假八微终散虽复回

天震地之威㑹归摩灭齐冠楚组之丽靡救埃壤所

以形非定质众縁所聚四尘不同风火恒异㭊而离

之本非一物燕肝越胆未足为譬菩萨利生方穷其

旨而积此沦昏生生不已一念傥值曽未移时障习

相荡旋迷厥路横指呼空名之为有养已伤命号之

为毒蓄身外之财以充其欲攘非已之分用成其侈

岂直温肥嗛腹若此而已哉至于积箧盈蔵溢爼充

庖无始迄今供此幻我亦未猒足静思此事岂不罪

欤今既觉过徒畜坏瓶物我俱空宝惜何在是以体

知幻伪大士常心舍𡚶求真菩萨恒愿证知三界为

晨夜之宅悟四生为梦幻之境外云生则以身命为

逆旅SKchar当以天地为棺椁内云王子投身功逾九劫

刳肌贸鸽骸震三千将今𩔖古冀望同尔欲使白牛

有长路之能宝舟有彼岸之力也

 引证部

如金灮朙经云佛告大众过去有王名摩诃罗陁常

行善法无有怨敌时有三子SKchar特第一第一太子名

摩诃波那罗次子名摩诃提婆小子名摩诃萨埵是

三王子于园游戏渐到竹林憩驾止息第一王子作

如是言我于今日心甚怖懅于是林中将无衰损第

二王子复作是言我于今日不自惜身但离所爱心

忧愁耳第三王子复作是言我于今日独无怖惧亦

无愁恼山中空寂神仙所赞是处闲静能令行人安

隐受乐转复前行见有一虎适产七日而有七子围

绕周匝饥饿穷悴身体羸损命将欲绝第一王子见

是虎已作如是言怪哉此虎产来七日七子围绕不

得求食若为饥逼必还啖子第三王子言君等谁能

与此虎食第二王子言此虎饥饿馀命无几不容馀

处为其求食命必不济谁能为此不惜身命第一王

子言一切难舍不过己身第二王子言我等今者以

贪惜故于此身命不能放舍智慧薄少故于是事而

生惊怖若诸大士欲利益他生大悲心不足为难时

诸王子心大愁忧久住视之目未曽舍作是观已寻

便离去尔时第三王子作是念言我今舍身时已到

矣何以故我从㫺来多弃是身都无所为随时将养

令无所乏而不知恩反生怨害然复不免无常败壊

今舍此身作无上业于生SKchar海中作大桥梁永离忧

患无常变异智慧功德具足成就即便语言兄等今

者可与眷属还其所止尔时王子摩诃萨埵还至虎

所脱身衣裳置竹枝上作是誓言我今为利诸众生

故证于最胜无上道故欲度三有诸众生故是时王

子作是誓已即自放身卧饿虎前以大悲力虎无能

为王子念言虎今羸痩身无势力不能得我身血肉

食即起求刀了不能得即以干竹刺颈出血是时大

地六种震动日无精灮又雨杂华种种妙香时虚空

中有诸天见心生欢喜叹未曽有善哉大士真大悲

者为众生故能舍难舍不久当证清净涅槃是虎见

血污王子身即便舐血啖食其肉唯留馀骨尔时两

兄见地大动日无精灮雨诸华香必是我弟舍所爱

身时二王子心大愁怖涕泣悲叹容貌憔悴复共相

将还至虎所见弟所着衣裳皆悉在一竹枝之上骸

骨𩬊爪布散狼藉流血处处遍污其地见已闷绝不

自胜持投身骨上良久乃悟即起举首呼天而哭我

弟幼稚才能过人父母所爱奄忽舍身以饲饿虎我

今还宫父母设问当云何答我宁在此并命一处不

忍还见父母眷属时小王子所将侍从各散诸方互

相谓言今者我天为何所在尔时王妃于睡眠中梦

乳被割牙齿堕落得三鸽雏一为鹰食尔时王妃大

地动时即便惊寤心大愁怖而说偈言

  今日何故  大地大水  一切皆动

  物不安所  日无精灮  如有覆蔽

  我心忧苦  目动  如我今者

  所见瑞相  必有灾异  不祥苦恼

于是王妃说是偈己时有青衣在外已闻王子消息

心惊惶怖寻即入内启白王妃作如是言向者在外

闻诸侍从推觅王子不知所在王妃闻已生大忧恼

至大王所具𫝊此事王闻闷绝悲哽苦恼抆泪而言

如何今日失我心中所爱重者尔时世尊欲重宣此

义而说偈言

  我于往㫺  无量劫中  舍所重身

  以求菩提  若为国王  及作王子

  常舍难舍  以求菩提  我念宿命

  有大国王  其王名曰  摩诃罗陁

  是王有子  能大布施  其子名曰

  摩诃萨埵  复有二兄  长者名曰

  大波那罗  次名大天  三人同游

  至一空山  见新产虎  饥穷无食

  时胜大王  生大悲心  我今当舍

  所重之身  此虎或为  饥饿所逼

  傥能还食  自所生子  即上髙山

  自投虎前  为令虎子  得全性命

  是时大地  及诸大山  皆悉震动

  惊诸虫兽  虎狼师子  四散驰走

  世间皆暗  无有灮明  是时二兄

  故在竹林  心懐忧恼  愁苦涕泣

  渐渐推求  遂至虎所  见虎虎子

  血污其口  又见骸骨  𩬊毛爪齿

  处处迸血  狼藉在地  是二王子

  见是事己  心更闷绝  自躃于地

  以灰尘土  自涂坌身  忘失正念

  生狂痴心  所将侍从  睹见是事

  亦生悲恸  失声号哭  互以冷水

  共相喷洒  然后苏息  而复得起

  是时王子  当舍身时  正值后宫

  妃后婇女  眷属五百  共相娱乐

  王妃是时  两乳汁出  一切肢节

  痛如针刺  心生愁恼  似䘮爱子

  于是王妃  疾至王所  其声微细

  悲泣而言  大王今当  谛聴谛聴

  忧愁盛火  今来烧我  我今二乳

  俱时汁出  身体苦切  如彼针刺

  我见如是  不祥瑞相  恐更不复

  见所爱子  今以身命  奉上大王

  愿速遣人  求觅我子  梦三鸽雏

  在我懐抱  其最小者  可适我心

  有鹰飞来  夺我而去  梦是事已

  即生忧恼  我今愁怖  恐命不济

  愿速遣人  推求我子  是时王妃

  说是语已  即时闷绝  而复躃地

  王闻是语  复生忧恼  以不得见

  所爱子故  其王大臣  及诸眷属

  悉皆聚集  在王左右  哀哭悲号

  声动天地  尔时城内  所有人民

  闻是声已  惊愕而出  各相谓言

  今是王子  为活来耶  为已SKchar

  如是大士  常出软语  为众所爱

  今难可见  已有诸人  入林推求

  不久自当  得定消息  诸人尔时

  慞惶如是  而复悲号  哀动神祇

  尔时大王  即从座起  以水洒妃

  良久乃稣  还得正念  微声问王

  我子今者  为死活耶  尔时王妃

  念其子故  倍复懊恼  心无暂舍

  可惜我子  形色端正  如何一旦

  舍我终亡  云何我身  不先薨殁

  而见如是  诸苦恼事  善子妙色

  犹净莲华  谁壊汝身  使令分离

  将非是我  㫺日怨仇  挟本业縁

  而杀汝耶  我子面目  净如满月

  不图一旦  遇斯祸对  宁使我身

  破碎如尘  不令我子  丧失身命

  我所见梦  已为得报  直我无情

  能堪是苦  如我所梦  牙齿堕落

  二乳一时  汁自流出  必定是我

  失所爱子  梦三鸽鶵  鹰夺一去

  三子之中  必定失一  尔时大王

  即告其妃  我今当遣  大臣使者

  周遍东西  推求觅子  汝今且可

  莫大忧愁  大王如是  慰喻妃已

  即便严驾  出其宫殿  心生愁恼

  忧苦所切  虽在大众  颜貌憔悴

  即出其城  觅所爱子  尔时亦有

  无量诸人  哀号动地  寻从王后

  是时大王  既出城已  四向顾望

  求觅其子  烦惋心乱  靡知所在

  最后遥见  有一信来  头蒙尘土

  血污其衣  灰粪涂身  悲号而至

  尔时大王  摩诃罗陁  见是使已

  倍生懊恼  举首号叫  仰天而哭

  先所遣臣  寻复来至  既至王所

  作如是言  愿王莫愁  诸子犹在

  不久当至  令王得见  须㬰之顷

  复有臣来  见王愁苦  颜貌憔悴

  身所着衣  垢腻尘污  大王当知

  一子已终  二子虽在  哀悴无赖

  第三王子  见虎新产  饥竆七日

  恐还食子  见是虎已  生大悲心

  发大誓愿  当度众生  于未来世

  证成菩提  即上髙处  投身虎前

  虎饥所逼  便起啖食  一切血肉

  已为都尽  唯有骸骨  狼藉在地

  是时大王  闻臣语已  转复闷绝

  失念躃地  忧愁盛火  炽然其身

  诸臣眷属  亦复如是  以水洒王

  良久乃稣  复起举首  号天而哭

  复有臣来  而白王言  向于林中

  见二王子  愁忧苦毒  悲号涕泣

  迷闷失志  自投于地  臣即求水

  洒其身上  良久之顷  乃还稣息

  望见四方  大火炽然  扶持暂起

  寻复躃地  举首悲哀  号天而哭

  乍复赞叹  其弟功德  是时大王

  以离爱子  其心迷闷  气力惙然

  忧恼涕泣  并复思惟  是最小子

  我所爱重  无常大鬼  奄便吞食

  其馀二子  今虽存在  而为忧火

  之所焚烧  或能为是  丧失命根

  我宜𨒪往  至彼林中  迎载诸子

  急还宫殿  其母在后  忧苦逼切

  心肝分裂  或能失命  若见二子

  慰喻其心  可使终保  馀年寿命

  尔时大王  驾乘名象  与诸侍从

  欲至彼林  即于中路  见其二子

  号天扣地  称弟名字  时王即前

  抱持二子  悲号涕泣  随路还宫

  速令二子  觐见其母  佛告树神

  汝今当知  尔时王子  摩诃萨埵

  舍身饲虎  今我身是  尔时大王

  摩诃罗陁  于今父王  输头檀是

  尔时王妃  今摩耶是  第一王子

  今弥勒是  第二王子  今调达是

  尔时虎者  今瞿夷是  时虎七子

  今五比丘  及舎利弗  目犍连是

尔时大王摩诃罗陁及其妃后悲号涕泣悉皆脱身

御服璎珞与诸大众往竹林中收其舎利即以此处

起七宝塔是时王子摩诃萨埵临舍命时作是誓愿

愿我舎利于未来世过算数劫常为众生而作佛事

又法华经药王菩萨本事品略要云尔时佛告宿王

华菩萨乃往过去无量恒河沙劫有佛号日月净明

徳如来尔时彼佛为一切众生喜见菩萨及众菩萨

诸声闻众说法华经是喜见菩萨乐习苦行于日月

净明徳佛法中精进经行一心求佛满万二千岁已

而自念言我虽以神力供养于佛不如以身供养即

服诸香油千二百岁已香油涂身于日月净明徳佛

前以天宝衣而自纒身灌诸香油以神通力而自然

身灮明遍照八十亿恒河沙世界其中诸佛同时赞

言善哉善哉是真精进是名真法供养如来其身火

然千二百岁过是已后其身乃尽喜见菩萨作如是

法供养已命终之后复生日月净明徳佛国中于净

徳王家结跏趺坐忽然化生而白父言日月净明徳

佛今故现在我先供养佛已得解一切众生语言陁

罗尼复闻是法华经我今当还供养此佛乃至彼佛

入涅槃已收佛舎利作八万四千宝塔即于八万四

千塔前然百福庄严臂七万二千岁而以供养令无

数求声闻众无量阿僧祇人发阿耨菩提心尔时诸

菩萨天人阿脩罗等见其无臂忧恼悲哀喜见菩萨

是我等师教化我者而今烧臂身不具足于时一切

众生喜见菩萨于大众中立此誓言我舍两臂必当

得佛金色之身若实不虚令我两臂还复如故作是

誓已自然还复当尔之时大千世界六种震动天雨

华一切人天得未曽有佛告宿王华菩萨于汝意

云何一切众生喜见菩萨岂异人乎今药王菩萨是

也若有发心欲得阿耨菩提者能然手指乃至足一

指供养佛塔胜以国城妻子及三千大千国土珍宝

而供养者○问曰菩萨舍身得自杀罪不答曰依律

未舍命前得方便小罪偷兰遮若舍命已无者可属

所以不得杀人大罪若依大乘菩萨猒离生SKchar为供

养佛及为一切众生兴大悲心无害他意反招其福

何容得罪故文SKchar师利问经云佛言若杀自身无有

罪报何以故如菩萨杀身唯得功徳我身由我故若

身由我得罪果者剪爪伤指便当得罪何以故自伤

身故菩萨舍身非是无记唯得福徳是烦恼灭故身

灭故得清净身譬如垢衣以灰汁淖濯垢灭衣在

经明菩萨舍身非唯一二如月灮舍头尸毗割刳或作师子象王舍身与皮或作鹿身禽王济厄樵人或

作大龟大鳖救人水难或作大鱼肉山施𩚑救苦如是具列非一并散配别篇恐以文繁不可重述

颂曰

  龚胜无遗生 季业有竆尽 嵇叟理既迫

  霍子命亦殒 屡屡厚霜指 纳纳冲风菌

  邂逅竟既时 脩短非所慜 恨我君子志

  不得严上泯 送心正觉前 斯痛久已忍

  既知人我空 何愁心不谨 唯愿乘来生

  怨亲同诚朕

感应縁略引九验

黄帝时𡩋封子

宋沙门释慧绍

宋沙门释僧瑜

宋沙门释慧益

梁沙门释道度

周沙门释僧崖

周沙门释静蔼

隋沙门释大志

唐沙门释㑹通

甯封子黄帝时人也世𫝊为黄帝陶正有人过之为

其掌火能出入五色烟久则以教封子封子积火自

烧而随烟上下视其炭烬犹有其骨时人共葬之甯

北山中故谓之甯封子焉右此一验出捜神记

宋临川招提寺有释慧绍不知氏族小儿时母哺鱼

肉辄吐咽菜不疑于是便蔬食至八岁出家为僧要

弟子精勤禀厉苦行摽节后随要止临川招提寺乃

宻有烧身之意常雇人斫薪𧂐于东山石室髙数丈

中央开一龛足容已身乃还寺辞要要苦谏不从即

于焚身之日于东山设大众八关斋并告别知识其

日阖境奔波车马人众及赍金宝者不可称数至初

夜行道绍自行香行香既竟执烛然薪入中而坐诵

药王本事品众既不见绍悟其已去礼拜未毕悉至

𧂐所𧂐已洞然诵声未息火至额闻唱一心言已奄

绝大众咸见有一星其大如𣁬直下烟中俄而上天

则见者咸谓天宫迎绍经三日薪聚乃尽绍临烧谓

同学曰吾烧身处当生梧桐慎莫伐之其后三日果

生焉绍焚身是元嘉二十八年年二十八𠝹

宋庐山招提寺有释僧瑜姓周吴兴馀杭人弱冠出

家业素纯粹元嘉十五年与同学昙温慧灮等于庐

山南岭共建精舎名曰招隐瑜尝以为结累三涂情

形故也情将尽矣形亦宜捐药王之独何云逺于

是屡发言誓始𢍆烧身以宋孝建二年六月三日集

薪为龛并请僧设斋告众辞别是日也云雾晦合宻

雨交零瑜乃誓曰若我所志克明天当清朗如其无

感便当滂注使此四辈知神应之无晦也言已云景

明霁至初夜竟便入薪龛中合掌平坐诵药王品火

焰交至犹合掌不散道俗知者奔赴弥山并稽首作

礼愿结因縁咸见紫气腾空久之乃歇时年四十四

其后旬有四日瑜房中生双桐树根枝丰茂巨细相

如贯壤直耸遂成奇树理识者以为娑罗宝树克炳

泥洹瑜之庶㡬故见斯证因号为双桐沙门吴郡张

辩为平南长史亲睹其事具为传赞曰

悠悠玄机茫茫至道出入生死孰为妙宝自㫺药

王殊化绝伦往闻其说今睹斯人英英沙门慧定

心固凝神紫气表迹双树其徳可乐其操可贵文

之作矣或飏仿佛

宋释慧益广陵人少出家随师止寿春宋𡥉建中出

都憩竹林寺精勤苦行誓欲烧身众人闻者或毁或

赞至大明四年始就却粒唯饵麻麦到六年又绝麦

等但食酥油有顷又断酥油唯服香丸虽四大绵微

而神情警正𡥉武深加敬异致问殷勤遣大宰江夏

王义恭诣寺谏益益誓志无改至大明七年四月八

日将就焚烧乃于锺山之南置镬办油其日朝乘牛

车而以人牵自寺之山以帝王是兆民所凭又三宝

所寄乃自力入台至云龙门不能步下令人启闻慧

益道人今就舍身⿰⾔𭥍门奉辞深以佛法仰嘱帝闻改

容即躬出云龙门益既见帝重以佛法凭嘱于是辞

去帝亦续至诸王妃后道俗士𢉙填满山谷投衣弃

宝不可胜计益乃入镬据一小床以吉贝自纒上加

一长帽以油灌之将就着火帝令大宰至镬所请喻

曰道行多方何必殒命幸愿三思更就异途益雅志

确然曽无悔念乃答曰微躯贱命何足上留天心圣

慈同己者愿度世人出家降敕即许益乃自手执烛

以然帽帽炽弃烛合掌诵药王品火至眉诵声犹分

明及眼乃昧贵贱哀嗟响振幽谷莫不弹指称佛惆

怅抆泪火至明旦乃尽帝于于时闻空中笳管异香

芬苾帝尽日方始还宫夜梦见益振锡而至更嘱以

佛法明日帝为设斋度人令斋主唱白具叙徴祥烧

身之处谓药王寺以拟本事也

梁普通年小庄严寺有道度禅师戒行淳直善明摩

诃衍梁帝钦重齐同四果禅师每猒此身将同毒树

若身命无常弃尸陁林施以鸟兽于檀度成满亦为

善业八万户虫不可烧尽非所劝也乃积薪柴渐就

减食至普通七年十一月三日锺自虚鸣寺众惊恐

莫测何相其月八日锺复自鸣乃与大众共结善縁

尔后不复更食唯用澡瓶以汲清水日饮一升至二

十五日朝寺众同往见瓶发五色灮曜杂彩氛氲至

二十九日旦寺主僧全等数人共登禅室遥见龛中

紫灮外照其日将暮忽有群鸟五六百头同集一树

俄顷西飞是夜二更初竟寺有杂色灮映烛房宇至

五更中闻山顶上火声振烈惊走往观见禅师合掌

火中春秋六十有六刺史武陵王乃遣洒扫收敛于

其处而建塔焉后时闻山顶有石磬之声声甚清彻

先烧身之处有大树枯死十有馀年禅师入山恒坐

树下后春遂生枝叶右此一验出梁髙僧𫝊

周益州沙门释僧崖奴牟氏而幼年少言不杂徘戏

每游山泉必先礼而后饮或谛不瞬坐以终日人问

其故答曰是身可恶我思之耳后必烧之及年长从

戎毅然刚正尝随伴捕鱼得已分者用投诸水谓伴

曰杀非好业我今举体皆现生疮誓断猎矣遂烧其

猎具时猎首领数百人共筑池塞资以养鱼崖率众

重往彼观望忽有异蛇长一尺许头尾皆赤须㬰长

大乃至丈馀围五六尺獽众奔散蛇便趣水举尾入

云赤灮遍野久久乃灭寻尔众聚具论前事崖曰此

无忧也但断杀业蛇不害人劝停池堰众未之许俄

而堤防决壊遂即出家以周武成元年六月于益州

城西路首以布裹左右五指烧之有问烧指可不痛

耶崖曰痛由心起心既无痛指何所痛时人同号以

为僧崖菩萨或有问曰似有风疾何不治之答曰身

皆空耳知何所治又曰根大有对何谓为空答曰四

大五根复何住耶众服其言孝爱寺兊法师者有大

见解承崖发迹乃率弟子数十人往彼礼敬解衣施

之顾大众曰真解般若非徒口说由是道俗通集倍

加崇信如是经日左手指尽火次掌骨髓沸上涌将

灭火焰乃以右手残指挟竹挑之有问其故崖曰縁

诸众生不能行忍今劝不忍者忍不烧者烧耳兼又

说法劝励令行慈断肉虽烟焰俱炽以日继夕并烧

二手睂目不动又令四众说法诵经或及语切词要

义则颔头微笑时或心怠私有言志崖顾曰我在山

中初不识字今闻经语句句与心相应何不至心静

聴若乖我者则空烧此手何异樵头耶于是大众懔

然莫不专肃其后复告众曰末劫轻慢心转薄淡见

像如木头闻经如风过马耳今为写大乘经教故烧

身手欲令信重佛法也阖境士女闻者皆来绕数万

匝崖怡然澄静容色不动频集城西大道谈论法化

初有细雨殆将沾渍便敛心入定即云散月明而烧

臂掌骨五枝如残烛烬忽然各生并长三寸白如珂

雪僧尼佥曰若菩萨灭后愿奉舎利起塔供养崖乃

以口齿新生五骨拔而折之吐施大众曰可为塔也

至七月十四日忽有大声状如地动天裂人畜惊骇

于上空中或见犬羊龙蛇军器等像少时还息人以

事问崖曰此无苦也惊睡三昧耳吾欲舍身可办供

具时孝爱寺导禅师戒行精苦耆年大徳舍六度锡

杖并及紫被赠崖入火揵为僧渊逺送班纳意愿随

身于时人物喧扰施财山积初不知二徳所送物也

至明日平旦忽告侍者法陁曰汝往取导师锡杖紫

被及纳袈裟来为吾著之便往造焚身所于时道俗

十馀万众拥轝而哭崖曰但守菩提心义无哭也便

登髙座为众说法时时举目视于薪𧂐欣然独笑有

顷右胁而寝都无气息状若木石偶忽起问曰时将

欲下足先白众僧曰佛法难值宜共护持先所积柴

垒以为楼髙数十丈上作干小室以油润之崖缓步

至楼绕旋三匝礼拜四门便登其上凭栏下望令念

般若有施主王撰惧曰我若放火便烧圣人将获重

罪崖阴知之告撰上楼臂摩顶曰汝莫忧造楼得罪

乃大福也促命下火皆惧畏之置炬著地崖以臂挟

炬先烧西北次及西南麻燥油浓赫然炽合于盛火

中放火设礼比第二拜时身面已自焦坼重复一礼

时身踣炭上及薪尽火灭骨肉皆化唯心尚存赤而

且湿肝肠脾胃犹自相连更以四十车柴烧之肠胃

虽卷而心如本导法师乃命𭣣取葬于塔下初未烧

前有问者曰菩萨灭度愿示瑞相崖曰我身可尽心

不可壊也众谓心神无形不由烧荡及后心存方知

先见然崖自生及终频现异相有数十条曽于一家

将欲受戒无何笑曰将舍宝物生疑虑耶众相推问

有杨氏妇欲施银(⿰钅义)恐夫责及因决舍之有孝爱寺

僧佛兴者偏嗜饮啖流俗落度随崖轝后私发愿曰

今值圣人誓断酒肉及返至寺见黄色人曰汝能断

肉大是好事汝若食一众生肉即食一切众生肉若

有食者即食一切父母眷属肉矣必欲食者当如死

尸中虫虫即肉也又曰日有六时念善大好若不能

具一时亦好如是一念其心亦好皆能灭恶也见其

言词真正音句和雅将欲致问不久而灭于是佛兴

翘心精进绕塔念诵又闻空中声曰汝勤持斋愿令

众生得不食身又令饿鬼身常饱满观其感被皆崖

力也初登柴楼有沙门僧育在大建昌寺门见有火

灮髙四五丈广三四丈从地而起上冲楼边久久乃

灭又初焚日州寺大徳沙门宝海问曰等是一火何

故菩萨受烧都无痛想崖曰众生有相故痛耳又曰

常云代众生受苦为实得不答曰既为心代受何以

不得又曰菩萨自烧众生罪熟各自受苦何由可代

答曰犹如烧手一念善根即能灭恶岂非代耶乃谓

侍者智炎曰我灭度后好供养病人并难可测其本

多是诸佛圣人乘权应化自非大心平等何能恭敬

此是实行也坐中疑崖非圣人者乃的呼其人名曰

诸佛应世形无定方或作丑陋诸病乃至畜生下𩔖

檀越慎之勿妄轻也及将动火皆睹异相或见圆葢

覆崖有三道人处其葢上或见五色灮如人形像在

四门者或见炭楼之上如日出形并雨诸华大者如

两㪶兜许小者如锺乳片五色交乱纷纷而下接取

非一枨触皆消及崖灭后郫县人于郫江边见空中

有油络轝崖在其上身服斑纳黄偏袒紫被捉锡杖

后有五六百僧皆𦋐竹伞乘空西没又潼州灵果寺

僧慧䇿者承崖灭度乃为设大斋于故市中至于食

前忽见黒云从东南来翳日荫㑹仍雨龙毛五色分

明长者尺五短犹六寸又雨诸华幡香烟满空缤纷

大众通见又初𭣣心舎利至常住寺中皆见华䕺含

盛灮荣庭宇又阿迦腻吒寺僧慧胜者抱病在床不

见焚身心懐怅恨梦崖将一沙弥来帊裹三㪶许香

并檀屑分为四聚以绕于胜下火焚香胜怖曰凡夫

耳未能烧身也崖曰无怖用熏病耳煨烬既尽即觉

爽健又请现瑞答曰我在益州诡名崖耳真名灮明

遍照宝藏菩萨胜从觉后力倍于常有时在外村为

崖设㑹胜自唱导曰潼州福重道俗见瑞我等障厚

都无所见因即应声二百人许悉见天华如雪纷纷

满天映日而下至中食竟华形渐大如七寸盘皆作

金色明净曜目四众竞接都不可得或縁树登髙望

欲取之皆飞上去又成都民王僧贵者自崖焚后举

家断肉后因事故将欲解素私自平论时属二更忽

闻门外唤檀越声比至开门见一道人语曰慎勿食

肉言情酸切行啼而去从后𧺆趁似近而逺忽失所

在又焚身后八月中獽人牟难当者于就峤山顶行

猎搦箭弓弩举眼望鹿忽见崖𮪍一青麖猎者惊曰

汝在益州已烧身死今那在此崖曰谁道许诳人耳

汝能烧身不射猎得罪也汝当勤力作田矣便尔别

去又至冬间崖兄子于溪中忽闻山谷喧动若数万

众举望见崖从以两僧执锡而行因追及之欲捉袈

裟崖曰汝何劳捉我乃指前鸡猪曰此等音声皆有

诠述如汝等语他人不解馀国言音汝亦不解人畜

有殊皆有佛性但为恶业故受此形汝但力田莫养

禽畜言极周委故其往往现形预知人意率皆此也

具如沙门㤀名集及费长房三宝录并益部集异记

周终南山释静蔼姓郑氏荥阳人也夙摽俗誉以温

润知名而神器夷简卓然物表乃抚心曰余生年不

幸㑹五浊交乱失于物议得在可鄙进退惟咎髙蹈

可乎遂心口相吊摈影嵩岳寻括经论用㤀寤寐复

闻有天竺梵僧硕学髙行世之不测西达咸阳求道

情通掩抑十年后附节终南有终焉之志烟霞风月

用祛亡返山本无水须便涧饮当于昏夕觉人侍立

忽降虎来前瓟地而去及明观之渐见润湿使人淘

掘飞泉通涌从是已来遂省挹酌今锡谷避世堡虎

瓟泉是也后周武灭法于建徳三年五月行虐关中

其祸既毕至六月十五日罢朝有金城公任民部于

所治府与诸左右彷徉天望忽见五六段物飞虚空

在于鸟路大者上摩青霄小如十斛堈许渐渐微没

自馀数段小复低下其色黄白卷舒空际𩔖幡无脚

尔日天晴气静纤尘不动但増炎曦而已因往冬官

府道经圆土比见重墙上有黄书拖棘上及往取之

乃是摩诃般若经第十九卷问其所由答云从天而

下飞扬坠此于时三宝初灭刑法严峻略示连席之

官乃藏诸衣袖还缄箧笥初武帝知蔼志烈欣欲见

之乃敕三卫二十馀人巡山访觅毡衣道人朕将位

以上卿共治天下蔼居山幽隐追寻不获后于太一

山锡谷潜遁睹大法沦废道俗无依身被报纒无力

毗赞告弟子曰吾无益于世即事舍身故先诘众初

不慕从蔼且广集大小乘三宝集记二十馀卷藏诸

岩穴使后代再兴后猒身情迫独据别岩告弟子下

山明当早至蔼乃跏坐磐石留一内衣自条身肉段

段布于石上引肠挂于松枝不伤臓腑自馀筋肉手

足头面脔㭊都尽并唯骨现以刀割心捧之而卒侍

人心惊通夜失寐明晨走赴犹睹合掌捧心身面西

向跏坐如初所伤馀骸一无遗血但见白乳滂流凝

于石山遂垒石封外就而殓焉即周宣政元年七月

十六日也春秋四十有五弟子等有闻当世具诸别

传亲侍沙门慧宣者内外博通奇有志力痛山颓之

莫仰悲梁壊之无依爰述芳猷树碑塔所后有访道

思贤者入山礼敬循诸崖险乃见蔼书遗偈在于石

壁题云初欲血书本意不谓变为白色即是菩萨之

慈血也遂以墨书其文曰诸有縁者在家出家若男

若女皆悉好住于佛法中莫生退转若退转者即失

善利吾以三因縁舍此身命一见身多过二不能护

法三欲速见佛辄同古圣列偈叙之

无益之身恶烦人功解形竆石散体崖松天人脩罗

山神树神有求道者观我舍身愿令众生见我骸骨

烦恼大船皆为覆没愿令众生闻我舍命天耳成就

菩提究竟愿令众生忆念我时具足念力多闻总持

此报一罢四大雕零泉林遥绝岩室无声普施禽兽

乃至蜫虫食肉饮血善根内充愿我未来速成善逝

身心自在要相拔济此身不净氐下屎囊九孔常流

如漏堤塘此身可恶不可瞻观薄皮裹血垢污涂漫

此身臭秽犹如SKchar狗六六合成不从化有观此臭身

无常所囚进退无免㑹遭蚁蝼此身难保有命必输

豺狼所啖终成虫蛆天人男女好丑贵贱SKchar火所烧

暂见如电SKchar法侵人怨中之怨吾以为仇誓断根源

此身无乐毒蛇之箧四大围绕百病交涉有名苦聚

老病死薮身心𤍠恼多诸过咎此身无我以不自在

无实横计凡夫所宰久逺迷惑妄倒所使䘮失善根

畜生同死畜舍百千血乳成海骨积大山当来兼倍

未曽为利虚受勤苦众生无益于法无𥙷忍痛舍施

功用无边誓不退转出离四颠舍此秽形愿生净土

一念华开弥陁佛所速见十方诸佛圣贤长辞三涂

正道决定报得五通自在飞行宝树飡法证大无生

法身自在不断三月殄除魔道护法为首十地满足

神化无方徳备四胜号称法王愿舍此身早令得通

法身自在在诸𧼈中随有利处护法救縁后业应尽

有为皆然三界无常来不由己他杀及死终归如是

智者不乐应当是思众縁既凑业尽今时

隋庐山甘露峰释大志姓顾氏㑹稽山阴人师事天

台智者大师伏膺日久𫖮睹其容知其神志故见者

䀎睐测非凡器后于莲华山甘露峰南建静观道场

头陁为业介尔一身不避虓虎闻有恶兽辄往投之

皆避不啖经于七载禅业无绝晚住此山福林寺㑹

大业屏除流徙隐逸慨法陵迟一至于此乃变服毁

形粗布为衣在佛堂内髙声恸哭三日三夕初不断

绝寺僧慰喻志曰余叹恶业乃如此耶要尽此骸申

明正教遂往东都上表曰愿陛下兴显三宝当然一

臂于嵩岳用报国恩帝乃许之敕设大斋七众通集

志不食三日登大棚上烧铁𬬻赤用烙其臂并令焦

黒以刀截断肉裂骨现又烙其骨令焦黒已布裹蜡

灌下火然之灮曜岩岫于时大众见其苦行皆痛心

髓不安其足而志虽加烧烙词色不变言笑如故或

诵法句叹佛为徳或为众说法言谈苦切臂烧既尽

如先下棚七日入定跏坐而卒时年四十有三矣

唐终南山豹林谷沙门释㑹通雍州万年御宿川人

少欣俭素游泊林泉苦节戒行是其本志投终南豹

林谷潜隐综业诵法华经至药王品便欣猒舍私集

柴木誓必行之以贞观末年静夜林中积薪为窟诵

至药王便令下火风惊焰发烟火俱盛卓尔跏坐声

诵如故寻尔西南有大白灮流入火聚身方偃仆至

晓身火俱灭乃𭣣其骨为起塔铭又贞观之初荆州

有比丘尼姊妹同诵法华深猒形器俱欲舍身节约

衣食钦崇苦行服诸香油渐断粒食后顿绝味唯食

蜜精力所被神志鲜爽周告道俗克日烧身以贞

观三年二月八日于荆州大街置二髙座乃以蜡布

纒身至顶唯出面目众聚如山歌赞云㑹诵法华

至药王烧处其姊先以火拄妹顶讫妹又以火拄姊

顶清夜两炬一时同曜焰下至眼声相转鸣渐下鼻

口方乃歇灭恰至明晨合坐洞举一时火化骸骨摧

朽唯二舌俱存举众欣嗟为起髙塔又近并州城西

有一书生年可二十四五诵法华经誓烧供养乃集

数束蒿干笼积之人问其故宻而不述后于中夜放

火自烧及人往救火盛已死又贞观年中西京弘福

寺有僧名玄览赵州房子人常乐禅诵礼悔为业每

语法属曰虽同恒业而誓欲舍身至贞观十八年

月初脱诸衣服总作一幞付本寺僧唯著一覆单衣

宻去至京东渭阴洪陂坊侧旦临渭水称念礼讫投

身波中众人接出览告众曰吾誓舍身命久矣意欲

仰学大士难舍能舍诸经正行幸勿固遮而妨其业

众悟意盛故乃从之又即入水合掌称佛广发愿已

便投旋涡于三日后其尸方出村人接取为起塔铭

本寺怪其不归便开衣幞乃见遗文云敬白十方三

世诸佛弟子玄览自出家来一十二夏虽沾僧数大

业未成今欲修行檀波罗蜜行如萨埵舍身尸毗割

投鱼王肉山经文具载请从前圣敢附后尘衣物众

具任从佛教临终之日人多不委同学见书方往寻

究知SKchar符同遗文不异右此四验出唐髙僧传

法苑珠林卷第一百十五

校讹

 第二十四纸六行比南藏作北第二十五纸十七行氐南藏作底

音释

 㭊先击切分也壮所切俎豆也力追切痩弱也仕于切鸟子也即叶切目

 旁毛正作如纯切目动也陟劣切疲也直列切迹也疑既切果

 敢有决也汝阳切戎属也皮冰切倚也渠浇切企也胡谷切与斛同

 直庚切与掁同触也薄宜切县名普骂切与帕同幞也九英切大鹿也䀎睐

 䀎莫甸切睐落代切䀎睐瞻视也许交切虎怒也防玉切帊也

 太仓王夫人沈氏施赀刻此法苑珠林第一百十五卷 呉江比丘明觉对

 吴江沙弥本宏书 进贤万镰刻万历辛卯秋清凉山妙德庵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