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丛刊本)/卷第一百十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一十三 法苑珠林 卷第一百十四
唐 释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万历刊本
卷第一百十五

法苑珠林卷第一百十四

   唐上都西明寺沙门释道世玄恽撰

病苦篇第九十五

 述意部

夫三界遐旷六道繁兴莫不皆依四大相资五根成

体聚则为身散则归空然风火性殊地水质异各称

其分皆欲求适求适之理既难所以调和之乖为易

忽一大不调四大俱损如地大増则形体𪒠黒肌肉

青瘀症瘕结聚如铁如石若地大亏则四肢损弱或

失半体或偏枯残戾或毁明失聦若水大増则肤肉

虚满体无华色举身萎黄神颜怛丧手脚潢肿膀胱

胀急若水大损则痩削骨立筋现脉沉唇舌干燥耳

鼻燋闭五臓内煎津液外竭六腑消耗不能自立若

火大増则举体烦𤐰燋热如烧痈疖疽肿疮痍溃烂

脓血流溢臭秽竞充若火大损则四体羸瘠腑臓如

冰焦膈凝寒口若含霜夏暑重裘未尝温慰食不消

化恒常呕逆若风大増则气满胸塞腑胃痞隔手足

缓弱四体疼痹若风大损则身形羸瘠气裁如线动

转疲乏引息如抽咳嗽噫哕咽舌难急腹厌背軁心

内若冰颈筋喉脉奋作鼓胀如是种种皆是四大乍

増乍损致有痾疾既一大婴羸则三大皆苦展转皆

病俱生煎恼四大交反良由苦报无愧无耻无恩无

义常随四时资给所须昼夜将养未曽荷恩片失供

承便招病苦既知无恩徒劳养育纵加美食华服终

成粪秽但𧼈得支身以除饥寒终不为汝踵前蓄积

以劳我心废求修道良由身为苦器阴是坯瓶易损

难持四大浮虚互相乖反五阴縁假多生恼患所以

禀形人世逢秽浊之时受质伪身居怖畏之境幽冥

无量鬼神恒沙种族尤多草筹未辩或依房依庙附

岳附丘凡有含灵并皆祇飨致使神爽冥昧识虑昏

⿱⺾⿰氵亡至于寤寐多有恐怖庶得临危摄念无俟三称在

崄逢安宁劳千遍愿増益神道加足威光以善利生

无相恼害诚言可录信验有徴矣

 引证部

如佛说医经云人身中本有四病一地二水三火四

风风増气起火増热起水増寒起土増力盛本从是

四病起四百四病故土属身水属口火属眼风属耳

火少寒多目冥春正月二月三月寒多夏四月五月

六月风多以西国夏中多风热微不同汉地也秋七月八月九月热多

西国于此秋时热始隆盛亦不同汉地也冬十月十一月十二月有风有

寒何以故春寒多者以万物皆生以寒出故寒多何

以故夏风多者以万物荣华阴阳合聚故风多何以

故秋热多者以万物成熟故热多何以故冬有风有

寒者以万物终亡热去故有风寒三月四月五月六

月七月时得卧何以故以风多故身放八月九月十

月十一月十二月正月二月不时不得卧何以故以

寒多身缩春三月有寒故不得食麦豆宜食粇米醍

醐诸热物以西国麦冷粇米等热也夏三月风不得食芋豆麦宜

食粇米乳酪秋三月有热不得食粇米醍醐宜食细

米𪎊蜜稻黍冬三月有风寒阳兴阴合宜食粇米胡

豆羮醍醐有时卧风起有时灭有时卧火起有时灭

有时寒水起有时灭人得病有十因縁一久坐不卧

二食无贷三忧愁四疲极五淫泆六嗔恚七忍大便

八忍小便九制上风十制下风从是十因縁生病有

九因縁命未当尽为其横死又智度论云四百四病

者四大为身常相侵害一一大中百一病起冷病有

二百二水风起故热病有二百二地火起故火热相

地坚相坚相故难消难消故能起热病血肉筋骨脉

髓等是地分除其业报者一切法皆和合因縁生也

 瞻病部

夫四大难调六腑更反以有报身忽婴疚疾或有舍

俗出家孤游独宿或有贫病老弱无人侍卫若不互

看命将安寄故四分律佛言自今已去应看病人应

作瞻病人若欲供养我者应先供养病人及至路值

五众出家人病佛制七众皆令住看若舍而不看皆

结有罪故诸佛心者以大慈悲为体随顺我语即是

佛心也若僧祇律云若道逢出家五众病人即应觅

车乘驮载令如法供养乃至死时亦应阇维殡埋不

得舍弃病人有九法成就必当横死一知非饶益食

而贪食二不知筹量三内食未消而食四食未消而

摘吐出五已消应出而强持六食不随病七随病食

而不筹量八懈怠九无慧又増一阿含经云尔时世

尊告诸比丘若瞻病人成就五法不得时差恒在床

缛云何为五一瞻病之人不别良药二懈怠无勇猛

心三常喜瞋恚亦好睡眠四但贪衣食故瞻视病人

五不以法供养故亦不与病人语谈往反是谓瞻病

之人成就五法不得时差翻前五法病得速差又生经世尊以

偈赞曰

  人当瞻疾病 问讯诸危厄 善恶有报应

  如种果获实 世尊则为父 经法以为母

  同学者兄弟 因是而得度

又弥勒所问本愿经云佛语阿难我本求道时勤苦

无数乃得成佛其事非一佛言阿难乃往过世时有

太子号曰所现端正姝好从园观出道见一人得病

困笃见已有哀伤之心问于病人以何等药得疗卿

病病者答曰唯王身血得疗我病尔时太子即以利

刀刺身出血以与病者至心施与意无悔恨尔时太

子者即我身是四大海水尚可升量我身施血不可

称限又往过世有王太子号曰莲华王端正姝好从

园观道见一人身体病癞见已哀念问于病者以得

何药疗于汝病病者答曰得王身髓以涂我身其病

乃愈是时太子即破身骨以得其髓持与病者欢喜

惠施心无悔恨尔时太子者即我身是四大海水尚

可升量身髓布施不可称计又往去世有王号曰月

明端正姝好从宫而出道见盲者贫穷饥饿随道乞

丐往𧼈王所尔时月明王见此盲人哀之泪出谓于

盲者有何等药得疗卿病盲者答曰唯得王眼能愈

我病眼乃得视是时明王自取两眼以施盲者其心

清然无一悔意尔时月明王者即我身是须弥之山

尚可称知斤两我眼布施不可称计佛语阿难弥勒

菩萨本求道时不持耳鼻身命等施以成佛道但以

善权方便安乐之行得致无上正真之道阿难白佛

以何善权得致佛道佛语阿难弥勒菩萨昼夜各三

正衣束体义手下膝著地向十方佛说此偈言

  我悔一切过 劝助众道徳 归命礼诸佛

  令得无上慧

又法句喻经云昔有一国名曰贤提时有长老比丘

长病委顿羸痩垢秽在贤提精舎中卧无瞻视者佛

将五百比丘往到其所使诸比丘传共视之为作浆

粥而诸比丘闻其臭处皆共贱之佛使帝释取其汤

水佛以金刚之手洗病比丘身体地寻震动豁然大

明莫不惊肃国王臣民天龙鬼神无央数人往到佛

所稽首作礼白佛言佛为世尊三界无比道徳已备

云何屈意洗病比丘佛告国王及众㑹者言如来所

以出现于世正为此穷厄无护者耳供养病痩沙门

道人及诸贫穷孤独老人其福无量所愿如意㑹当

得道王白佛言今此比丘宿有何罪困病积年疗治

不差佛告王曰往昔有王名曰恶行治政严暴使一

多力五百王令鞭此人五百假王威怒私作寒暑若

欲鞭者赍其价数得物者鞭轻不得鞭重举国患之

有一贤者为人所谋应当得鞭报五百言吾是佛弟

子素无罪过为人所枉愿小垂恕五百闻是佛弟子

轻手过鞭无著身者五百寿终堕地狱中拷掠万毒

罪灭复出堕畜生中恒被挝杖五百馀世罪毕为人

常婴重病痛不离身尔时国王者今调达是五百者

今此病比丘是时贤者今吾身是吾以前世为其所

恕鞭不著身是故世尊躬为洗之人作善恶殃福随

人虽更生死不可得免于是世尊即说偈言

  挝杖良善  妄谗无罪  其殃十倍

  灾迅无赦  生受酷痛  形体毁折

  自然恼病  失意恍惚  人所轻笑

  或县官厄  财产耗尽  亲戚离别

  舎宅所有  灾火焚烧  死入地狱

  如是为十

时病比丘闻佛此偈及宿命事克心自责所患除愈

得阿罗汉道贤提国王没命奉行得须陀洹道又善

生经云瞻病人不应生猒若自无物出外求之若不

得贷三宝物看差已十倍还之五百问事云看病人

将病人物为病人供给所须不问病者或问起嫌并

不得用若已取者应偿不还犯重罪又四分律云看

病得五功徳一知病人可食不可食可食便与二不

恶贱病人大小便利唾吐三有慈愍心不为衣食故

看四能经理汤药乃至差若命终五能为病人说法

欢喜己身善法増长

 医疗部

夫人有四肢五藏壹觉壹寐呼吸吐纳精气往来流

而为荣卫彰而为气色发而为音声此人之常数也

阳用其精阴用其形天人所同也及其失也蒸则生

热否则生寒结而为瘤赘陷而为痈疽奔而为之惴

竭而为焦故良医导之以针石救之以药济圣人和

之以至徳辅之以人事故体有可愈之疾天地有可

消之灾也如増一阿含经云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

三大患云何为三一风为大患二痰为大患三冷为

大患然有三良药治若风患者酥为良药及酥所作

饭食若痰患者蜜为良药及蜜所作饭食若冷患者

油为良药及油所作饭食是谓三大患有此三药治

如是比丘亦有三大患一贪欲二瞋恚三愚痴然有

三良药治一若贪欲起时以不净往治及思惟不净

道二若瞋恚大患者以慈心往治及思惟慈心道三

若愚痴大患者以智慧往治及因縁所起道是谓比

丘有此三大患有此三药治又金光明经云佛在世

时有持水长者善智医方救诸病苦持水长者有子

名曰流水端正第一威徳具足受性聦敏善解诸论

见诸众生受诸苦恼时长者子即至父所说偈问言

  云何当知  四大诸根  衰损代谢

  而得诸病  云何当知  饮食时节

  若食食已  身火不灭  云何当知

  治风及热  水过肺病  及以等分

  何时动风  何时动热  何时动水

  以害众生  时父长者  即以偈颂

  解说医方  而答其子  三月是夏

  三月是秋  三月是冬  三月是春

  是十二月  三三而说  从如是数

  一岁四时  若二二说  足满六时

  三三本摄  二二现时  随是时节

  消息饮食  是能益身  医方所说

  随时岁中  诸根四大  代谢増损

  令身得病  有善医师  随顺四时

  三月将养  调和六大  随病饮食

  及以汤药  多风病者  夏则发动

  其热病者  秋则发动  等分病者

  冬则发动  其肺病者  春则増剧

  有风病者  夏则应服  肥腻醎酢

  及以热食  有热病者  秋服冷甜

  等分冬服  甜酢肥腻  肺病春服

  肥腻辛热  饱食然后  则发肺病

  于食消时  则发热病  食消已后

  则发风病  如是四大  随三时发

  病风羸损  补以酥腻  热病下药

  服呵梨勒  等病应服  三种妙药

  所谓甜辛  及以酥腻  肺病应服

  随时吐药  若风热病  肺病等分

  违时而发  应当任师  筹量随病

  饮食汤药

又智度论云般若波罗蜜能除八万四千病根本此

之八万四千皆从四病起一食二瞋三痴四三毒等

分此之四病各分二万一千以不净观除贪欲二万

一千烦恼以慈悲观除瞋恚二万一千烦恼以因縁

观除愚痴二万一千烦恼总用上药除等分病二万

一千烦恼譬如宝珠能除黒暗般若波罗蜜亦能除

三毒烦恼病

 安置部

葢闻三界之宅寔四大之器六尘之境是五阴所居

良由妄想虚构惑倒交兴致使万苦争缠百忧总萃

今既报熟命临风烛然众生贪著至死不觉恐在旧

所恋爱资财染著眷属佛教移处令生猒离知无常

将至使兴心念也如僧祇律云若是大徳病者应在

露现处上好房中拟道俗问讯生善瞻病人每须烧

香𤉷灯香汁涂地供待人客依西域衹洹寺图云寺

西北角日光没处为无常院若有病者安置在中堂

号无常多生猒背去者极众还唯一二其堂内安一

立像金色涂香面向东方当置病人在像前坐若无

力者令病人卧面向西方观佛相好其像手中系一

五色彩幡令病人手执幡脚作往生净土之意坐处

虽有便利世尊不以为恶原其此土本是杂秽之处

犹降灵俯接下𩔖群生况今将命投佛宁相弃舍随

病人所乐何境或作弥陀弥勒阿閦观音等形如前

安置烧香散华供养不绝生病者善心

 敛念部

夫三界非有五阴皆无四倒十缠共相和合一切如

电挥万劫于俄顷丘井易沦终漂沉于苦海迷途遂

逺弱䘮亡归形躯七尺莫知其假耳目之外终自空

谈靡依靡救不信不受生灵一谢再返无期所以抚

心自测临危安泰也故十诵律云看病人应随病者

先所习学而赞叹之不得毁呰退本善心又四分律

云为病人说法令其欢喜又毗尼母论云病人不用

看病人语看病人违病者意并得罪又华严经临终

为病人说偈云

  又放光明名见佛  彼光觉悟命终者

  念佛三昩必见佛  命终之后生佛前

  念彼临终劝念善  又示尊像令瞻敬

  又复劝念归依佛  因是得成见佛光

往生论云若善男子善女人修五念成就者毕竟得

生安乐国土见彼阿弥陀佛何等为五一者礼拜二

者赞叹三者作愿四者观察五者𢌞向又随愿往生

经云佛告普广菩萨若四辈男子女人临终之日愿

生十方佛刹土者当先洗浴身体著鲜洁之衣烧众

名香悬缯幡盖歌赞三宝读诵尊经为病者说因縁

喻善巧言词微妙经义苦空非实四大假合形如芭

蕉中无有实又如电光不得久停故云色不久鲜当

归壊败精诚行道可得度苦随心所愿无不获果

述曰如前教已复将经像至病人所题其经名像名

告语示之使开目睹见令其惺悟兼请有德智人读

诵大乘明扬赞呗幡华乱坠宛转目前香气氛氲当

注鼻根恒与善语勿传恶言以临终时多有恶业相

现不能立志排除是故瞻病之人特须方便善巧诱

訹使心心相续刹那不驻乘此福力作往生净土之

意故智度论云从生作善临终恶念便生恶道从生

作恶临终善念而生天上又维摩经云忆所修福念

于净命又正法念经云若有众生持戒于破戒病人

不求恩惠心不疲猒供养病人命终生普观天五欲

纵逸不知猒足颂曰

  紫纨未可得 漳濵徒再离 一逢犬马病

  贲育罢驱驰 既无九转术 复𨵗万金奇

  不看授盐掌 唯梦莲华

感应缘略引一十四验

晋欧议曹掾

晋陈国𡊮无忌

晋沙门康法朗

晋沙门安惠则

晋沙门竺法义

宋罗玙妻费氏

宋江安令王文明

宋吴兴李清

宋沙门昙颖

魏王长豫

齐释慧进

隋释僧善

唐薛孤训

唐沙门彻师

晋南郡议曹掾姓欧得病经年骨消肉尽巫医备至

无复方计其子夜如得睡眠梦见数沙门来视其父

明旦便往诣佛图见诸沙门问佛为何神沙门为说

事状便将诸道人归请读经再宿病人自觉病如轻

昼得小眠如举头见门中有数十小儿皆五彩衣手

中有持幡仗者刀矛者于门走入有两小儿在前径

至帘前忽便还走语后众人小住小住屋中经是道

人遂不复来前自此后病渐渐得差右此一验出灵鬼

晋陈国𡊮无忌寓居东平永嘉初得疫疠家百馀口

死亡垂尽往避大宅权住田舍有一小屋兄弟共寝

板床荐席数重夜眠失晓床出在户外宿昔如此兄

弟怪怖皆不眠后见一妇人来在户前知忌等不眠

前却户外时未署明月朗见之彩衣白庄头上有范

鎐及银SKchar2象牙梳忌等便逐之初绕屋走四倒头发

及范鎐之属皆堕落忌悉拾之仍复出门南走临道

有井遂入井中忌还眠天晓视范鎐及SKchar2牙梳并是

真物掘壊井得一楸棺三分井水所渍忌便易棺器

衣服还其物于髙燥处葬之遂断右此一验出志怪集

晋沙门康法朗学于中山永嘉中与四比丘西入天

竺行过流沙千有馀里见道边败壊佛图无复堂殿

蓬蒿没人法朗等下瞻礼拜见有二僧各居其一一

人读经一人患痢秽污盈房其读经者了不营视朗

等恻然兴念留为煮粥扫除浣濯至六日病者稍困

注痢如泉朗等共料理之其夜朗等并谓病者必不

移旦至明晨往视容色光悦病状休然屋中秽物皆

华馨朗等乃悟是得道冥士以试人也病者曰隔

房比丘是我和尚久得道慧可往礼觐法朗等先嫌

读经沙门无慈爱心闻已乃作礼悔过读经者曰诸

君诚契并至同当入道朗公宿学业浅此世未得愿

也谓朗伴云慧此居植根深当现世得愿因而留之

法朗后还中山为大法师道俗宗之右此一验出冥祥记

晋洛阳大市寺有安慧则未详氏族少无恒性卓越

异人而工正书善能谈吐晋永嘉年中天下疫病则

昼夜祈诚愿大神降药以愈万民一日出寺门见两

石形如瓮则疑是异物取看之果有神水在内病者

饮服莫不皆愈后止洛阳大市寺手自细书黄缣冩

大品一部合为一卷字如小豆而分别可识凡十馀

本以一本与汝南周仲智妻胡母氏供养胡母过江

赍经自随后为灾火所延仓卒不暇取经悲泣懊恼

火息后乃于灰 -- 灰 中得之首轴颜色一无亏损于时同

见闻者莫不𢌞邪改信此经今在京师简靖寺靖首

尼处右此一验出梁髙僧传矣

晋沙门竺法义山居好学住在始宁保山后得病积

时攻治备至而了不损日就绵笃遂不复自治唯归

诚观世音如此数日昼眠梦见一道人来候其病因

为治之刳出肠胃湔洗腑臓见有结聚不净物甚多

洗濯毕还内之语义曰汝病已除眠觉众患豁然寻

得复常案其经云或现沙门梵志之像意者义公所

梦其是乎义以太元七年亡自竺长舒至义六事并

宋尚书令傅亮所撰亮自云其先君与义游处义每

说其事辄懔然増肃焉

宋罗玙妻费氏者宁蜀人父悦宋宁州刺史费少而

敬信诵法华经数年勤至不倦后忽得病苦心痛守

命阖门遑惧属纩待时费氏心念我诵经勤苦宜有

善祐庶不于此遂致死也既而睡卧食顷如寤如梦

见佛于窗中授手以摩其心应时都愈一堂男女婢

仆悉睹金光亦闻香气玙从妺即琰外族曽祖尚书

中兵郎费愔之夫人也于时省疾床前亦具闻见于

是大兴信悟䖍戒至终每以此瑞进化子侄焉

宋时王文明宋泰始末作江安令妻久病女于外为

母作粥将熟变而为血弃之更作亦复如初如此者

再母寻亡没其后儿女在灵前哭忽见其母卧灵床

上貌如平生诸儿号感奄然而灭文明先爱其妻手

下婢妊身将产葬其妻日使婢守屋馀人悉诣墓所

部伍始发妻便现形入户打婢其后诸女为父办食

杀鸡刳洗已竟鸡忽跳起轩首长鸣文明寻卒诸男

相继䘮亡右此三验出迷异记

宋李清者呉兴于潜人也仕桓温大司马府叅军督

护于府得病还家而死经久稣活说云初见传教持

信幡唤之云公欲相见清谓是温召即起束带而去

出门见一竹舆便令入中二人推之疾速如驰至一

朱门见阮敬时敬死已三十年矣敬问清曰卿何时

来知我家何似清云卿家异恶敬便雨泪言知吾子

孙如何答云具可我今令卿得脱汝能料理吾家不

清云能若能如此不负大恩敬言僧达道人是官师

甚被敬礼当苦告之还内良久遣人出云门前四层

寺官所起也僧达常以平旦入寺礼拜宜就求哀清

往其寺见一沙门语曰汝是我前七生时弟子已经

七世受福迷著世乐㤀失本业背正就邪当受大罪

今可改悔和尚明出当相佐助清还先与中夜寒噤

冻至晓门开僧达果出至寺清便随逐稽颡僧达云

汝当革心为善归命佛法归命比丘僧受此三归可

得不横死受持勤者亦不经苦难清便奉受又见昨

所遇沙门长跪请曰此人僧乎宿世弟子㤀正失法

方将受苦先縁所追今得归命愿垂慈愍答曰先是

福人当易㧞济耳便还向朱门俄遣人出云李叅军

可去敬时亦出与清一青竹枝令闭眼𮪍之清如其

语忽然至家家中啼哭及乡亲塞堂欲入不得㑹买

村还家人及客赴监视之唯尸在地清入至尸前闻

其尸臰自念悔还但外人逼突不觉入尸时于是而

活即营理敬家分宅以居于是归心三宝勤信法教

遂作佳流弟子右此一验出冥祥记

宋长干寺有释昙颖㑹稽人少出家谨于戒行诵经

十馀万言止长干寺善巧宣唱天然独绝颖尝患癣

疮积治不除房内恒供养一观世音像晨夕礼拜求

差此疾异时忽见一蛇从像后縁壁上屋须㬰有一

鼠子从屋堕地涎涶沐身状如已死颖候似活即取

竹刮除涎涶又闻蛇所吞䑕能疗疮疾即行取涎涶

以傅癣上所傅既遍鼠亦还活信宿之间疮痍顿尽

方悟蛇之与鼠皆是祈请所致于是君王所重名播

遐迩后卒所住年八十一右一验出唐髙僧传

魏中书郎王长豫有美名父丞相至所珍爱遇疾转

笃丞相忧念特至政在床上坐不食已积日忽为现

一人形状甚壮著铠执刀王问君是何人答曰仆是

蒋矦也公儿不佳欲为请命故来耳勿复忧王欣喜

动容即命求食食遂至数升内外咸未达所以食毕

忽复𢡖然谓王曰中书命尽非可救者言终不见

一验见幽明录

前齐永明中扬都髙座寺释慧进者少雄勇游侠年

四十忽悟非常因出家蔬食布衣誓诵法华用心劳

苦执卷便病迺发愿造百部以悔先障始聚得一千

六百文贼来索物进示经钱贼惭而退尔后遂成百

部故病亦愈诵经既广情愿又满𢌞此诵业愿生安

养闻空中告曰汝愿已足必得往生无病而卒八十

馀矣右此一验出冥祥记

隋文成郡马头山释僧善姓席氏绛郡正平人也仁

寿之岁其道弥隆及疾笃将极告弟子曰吾患肠中

冷结者昔在少年山居服业粮粒既断懒往追求啖

小石子用充日夕因觉为病死后破肠看之果如所

言若吾终后不须焚燎外损物命可坐于瓮中埋之

以大业初年卒于大黄岩中道俗依言而殡绛州僧

袭比丘承习善公不亏化法善师终日他行不见后

寻其遗骸莫知所在忽闻爆声震裂响发林谷见地

分涌瓮出于外骸骨如雪唯舌存焉红赤鲜映逾于

生日因取舌骨两以为塔右一验出唐髙僧𫝊

贞观二十年征龟兹有薛孤训者为行军仓曹叅

军及屠龟兹城后乃于精舎剥佛面取金旬日之间

眉毛总落还至伊州乃于佛前悔过所得金者皆𢌞

造功德未几眉毛复生

唐锋州南孤山陷泉寺沙门彻禅师曽行遇癞人在

穴中彻引出山中为凿穴给食令诵法华经素不识

字加又顽鄙句句授之终不辞倦诵经向半梦有教

者自后稍聦得五六卷疮渐觉愈一部既了须眉平

复肤色如常故经云病之良药斯言验矣右一验出冥报拾遗

法苑珠林卷第一百十四

校讹

 第十八纸十四行乎宋南藏作手

音释

 𪒠于敢切黒𪒠也症瘕症陟里切瘕公遐切症瘕并腹内病也膀胱膀歩光切胱古

 𤐰胡郭切热也音革胸膈也咳口溉切ဃ先奏切咳逆气也

 正作㖽乙界切气逆也力主切曲也瘤赘瘤力求切赘之芮切瘤赘结肉也𨵗

 丘月切少也余招且留切梓属苦胡切剖也子田切涤也

 力荏切危惧也以诸切璠玙宝玉也属纩属株玉切纩苦谤切属纩附新绵于口鼻上以

 候气

 太仓王大人章氏施赀刻此法苑珠林第一百十四卷 呉江比丘明觉对

 瓯宁唐士登书 进贤赵宗周刻万历率卯秋淸凉山妙德庵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