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化秘阁法帖考正 (四部丛刊本)/卷第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 淳化秘阁法帖考正 卷第七
清 王澍 撰 寿孙氏小墨妙亭藏原刊本
卷第八

淳化秘阁法帖考正卷第七

       琅邪王 澍虚舟详定

       天都秋水藕花居校刋

晋王羲之书二

 淳化收右军帖凡三卷独此卷伪书颇少然

 亦已叅半矣如初月以下四帖荀侯佳近修

 小园子等帖蒙瞽亦知其伪至以智永一帖

 滥厕其间则又谬妄之甚者矣其他诸帖句

 摹失误处十帖有九通法帖十卷句模多失

 而此尤甚又十七帖一卷明如日月灼然在

 人耳目之前尚且首尾衡决字画淆讹如此

 他更何说不知侍书当年何縁草率乃尔

  秋月帖

秋月帖羸疾下当是问字黄山谷以为而字失

 一笔文义是矣帖殊不尔触暑逺涉触字甚

 明山谷误作冒而以为多一笔皆失之不

 当是不一一刘顾作不具亦非

  桓公当阳帖

桓公者桓温也晋穆帝永和十二年春以桓温

 为征讨大都督督诸军讨姚襄帖所云桓公

 当阳者是也温以是年秋八月破姚襄于伊

 水遂入洛方其被命半年尚未入洛而意其

 必能克敌故云乆当至洛也蔡公者蔡谟也

 谟数议防虏甚有算略为国𠋣重以永和十

 二年卒故云蔡公遂委䔍也顾以蔡公为谢

 琰按琰以破苻坚功封望蔡公在孝武帝太

 元八年逺出桓公至洛后又琰封望蔡公非

 封蔡公决知非琰也仁祖谢尚也桓温北平

 洛阳请尚都督司州诸军事将镇洛阳以疾

 不行故云疾更委笃也右军有桓公至洛及

 桓公摧冦罔不如志两帖此云乆当至洛则

 尚未至洛当在两帖之前也

蔡公公字上多一画当由作书时笔偶误或模

 拓有失大观改正虑字此模正大观误

  谢光禄帖

大观以此合上为一帖按此帖语势实援上来

 即非一帖亦当是一时语今年雕落可哀叹

 即当今人物眇然而艰疾若此令人短气之

 意

二朝奄忽顾以上一画重上念字下一画作一

 朝凿甚二朝奄忽者言昨夜仁祖委笃今复

 光禄垂命所谓亦垂命也谢光禄未详

  徂暑帖

当是不一一刘顾作不具非

  月半帖

寛割晴三字摹拓有误当是晴或作情非省

 当是省苦施作告非帖中顾多释作

 具此帖遣不具正作具则知凡书者之

 当为一一不疑也

  长素帖

一行十字当别为一帖适行尽刘顾遂合下得

 敬豫为一帖非小大或作小大误大佳二字

 亦模失当是不甚佳也

  敬豫帖

故进退字中失一转模拓误也

  知念帖

以居职字中失一笔当是益或误作盖

右军书字字左规右矩然中自有龙跳虎卧之

 势此帖専谨有馀飞腾不足恐亦出代书人

 手与前卷宰相安和等帖所谓楚则失矣齐

 亦未为得者也米黄二公但能鉴彼之非真

 而不能知此之为伪犹是一方之见

  长风帖

壮温字左傍似言当是笔误

此帖有褚公摹本刻吾家郁冈帖中比之官阁

 本相去悬绝官阁本模拓多失真即此可见

  谢生帖

此帖重见第八卷笔法一同惟在山之下八卷

 多一下字可叹之下八卷多不审比出二十

 字

  初月帖

米云此下四帖皆伪山谷云四帖语不类晋人

 或是集书时贵人戏作行布其闲以待后之

 别者耳长睿云恐是著书观其所补永禅师

 十字格韵与此正同

义之施作呈耳一作皇皇皆非刘顾作

 皇恐亦未尽当是皇恐皇恐

  时事帖

黄山谷云足下时事少可数来主人相寻以下

 十一行语鄙字画亦不韵非右军𥳑札灼然

 不知那得滥厕阿堵中

主人刘误作至人下官吏不东西大观作更不

 东西于文义为安此模误言当是言叙钩

 模小失耳一作欲非

  前从落帖

定是明府无疑末顿首字摹误

以上四帖米黄诸公多鉴定为伪然与第六卷

 诸伪作不同前太纵横此则柔弱専谨故当

 别出一手耳

  寒切帖

寒忉刘作寒切为是笔带上来又钩摹小失故

 有似忉耳顾作寒忉非悬情悬字钩摹亦误

 不当是不一一刘顾作具非

  劳弊帖

十月七日帖米以为集成长睿云昨见君帖亦

 然盖二帖字意皆不相属而十月帖颇取十

 七帖中语厕其闲可知其伪

按长睿云足下尚停数日得告承长平未佳足

 下小大佳也知比得丹杨书热日更甚期已

 至旦反想至七帖皆后人依仿仆谓此后唯

 承足下还来已久荀侯佳仆近修小园子三

 帖不问可知其伪得告承长平帖笔力短浅

 馀六帖与右军一同故当是真即昨见君一

 帖词语虽不属然与十月七日帖不同彼为

 集书显然可见此犹无据古帖多断续不可

 读未可⿺辶䖏以疑此帖也

当是叔兄或作甚见非或作七兄更非

 当作信比顾作信次非当是二兄前

 有叔兄及从弟知此当为二兄也刘顾作充

 亦非

  皇𧰼帖

王弇州云勿三杨用修谓勿勿非勿三也系右

 军误然此三字甚明恐是三思之三因促还

 皇象草章故促之勿三也

  逺妇疾帖

逺必王谢子弟名前卷有逺顷异多小患帖后

 有得逺嘉兴书帖故是一人但未可深考耳

 想当是想一一刘顾作具非

  阮生帖

此是伪书与宰相安和等帖同出一手笔力纵

 逸少右军安和之度

安字钩摹失笔

  得逺嘉兴书帖

此帖専谨中时露纵横与后荀侯佳帖同是一

 手伪作而米黄诸公皆未之省盖偶失之

  足下尚停数日帖

帖首云字大观原有上一㸃顾误以为失半百

 馀一作生误刘作里亦非顾云当是武字

 言相去不过五十馀步耳二字钩摹有

 失大观改正作甚山谷作小船或作甚恒

 一作所恨皆未可定阙疑为得不忧卿当

 是不大刘顾作不甚非

  足下疾苦帖

此下三行当别是一帖旧释以行尽误与上合

  长平帖

此帖笔力短弱骨韵猥琐与前知念许君帖同

 出一手伪作

帖中字勾模多失平患念白再凡五字皆有失

 笔患当是患苦刘顾作患者非

  小大佳帖

敬和王导第三子洽也谢公尝与右军书敬和

 栖托好佳重熙详见六卷谢二侯三字与本

 帖笔法不类当别为一行盖此书与谢二侯

 故列款纸尾如快雪帖山阴张侯之类张彦

 逺以此三字别为一帖非也古帖凡称人款

 书法多与本帖不类米元章往往有之后择

 药帖同此

  省飞白帖

此帖笔弱语凡亦是伪帖

省字阙目大观泉本目全泉本首行字多阙

  得丹杨书帖

丹杨顾云县名以其地多赤柳故曰丹杨友事

 复行当作反事言办事始还反便复行也顾

 云当作友非迟面当是一一刘顾作面

 具非

  大常帖

大常谢无奕子靖也或以为谢幼舆按鲲以卒

 官后追赠太常不得云患胛仆射谢仁祖也

 永和中拜尚书仆射

当是悬竦刘作悬踈非当是应有以行

 尽故两字连属耳或作膺非

  向亦得万书帖

当是僃悉大观是也淳化传模失笔

此与下贤室委顿帖当是一时书词语多同笔

 法亦相似万谢万也𠦑虎未详

  热日更甚帖

乘凉行刘作且是顾作旦非

  贤室委顿帖

此与前每念长风帖有褚公模本在吾邑虞大

 理玉雪家吾宗损菴先生以模入𣡸冈帖中

 状貌与此同而精神笔法迥绝以官帖视唐

 摹无怪张伯雨有土苴之诮

何以当是便笔偶出耳大令外甥知问

 帖郗新妇更笃更字亦如此刘顾作使非乃

 得当是𤼵或作友非安石谢太傅安字也

 刘顾俱作潘屺瞻云当是往字存疑为可

 语张令正是以一作比非

  多日不知问帖

刘作昨问SKchar是顾作比问非一作比门尤

 误此二字钩摹有失

  期已至帖

一行十字当自为一帖适行尽耳刘顾连下为

 一帖误

  当力东帖

道当是治道刘顾作论非或作诣尤非帖

 本作无縁刘误作吾縁省当是省苦施作

 告非米以当力以下为伪则亦明以期已至

 十字别为一帖矣

  舍子帖

信字泉本失上一㸃刘误作欲顾作舍为是

舍子帖顾云帖末许下犹空半字与下四𥿄飞

 白应为二帖大观合为一误耳

  飞白帖

禇河南摹本墨迹合上贤室委顿六行为一帖

 不惟笔法相同并今送致此四𥿄文义亦贯

 官帖误分为二

  月末帖

迟见君君字钩模有失

  郷里人择药帖

择字钩模有失𤼵与十七帖似梦中语

 正同刘施俱作𥳑误十七帖致为蕑隔也

 字草下少一折知此之非蕑也莫刘顾作

 莫与可疑当是公字或作有作即作可尤非

  昨见君欢帖

此与上知念许君飞白等帖同是一手伪作

刘施正作昨顾作所非一作后一作复皆

 通周定是徳周顾作值周非俱当是俱

 治与前当力帖东治道笔法正同山谷作临

 顾作诣一作谒皆非言与宏逺俱治故疾患

 得小差也怀当是冩怀末笔模拓失一折

 耳

  承足下还来帖

元章以此帖为子敬书东坡云足下还来一帖

 其后云释智永白而云逸少书余观其语云

 谨此代申唐末以后乃有此等语而书至不

 工乃流俗伪造永禅师书耳山谷云倘因行

 李愿存故旧鄙语非右军意书札亦相去逺

 甚是智永书之不臧者刘次庄云此帖盖太

 宗取其书类右军遂叅次其闲所以贵之耳

 太宗于草圣SKchar为深妙何乃特不晓此释智

 永字耶邢子愿云行李帖智果书果字省笔

 乃押字刘次庄误作智永仆谓此帖语既凡

 鄙字尤恶劣不但非右军书亦断非智永文

 皇书学SKchar深岂不识字至此乃以智永叅次

 右军闲耶要是王侍书草率苟于书成故不

 复省视耳智永智果亦不足深辨也

已字钩摹有失刘作别顾作早俱可通或作

 子于文义未合末知刘顾俱作智永邢子

 愿作智果俱未可定存疑为得

  雪候帖

患顾作吾患为是刘作苦恐非泉本作

 又以刘释为正矣存疑

此帖非右军书

  宏逺帖

逺山谷作宏逺为是前昨见君欢帖有宏逺

 俱治语知此之当是宏逺也而书作竟似

 知故顾作知恐是钩摹误宏逺王粹也见嵇

 含传前有逺妇疾得逺嘉兴书二帖皆当是

 宏逺也按草法当是顷刘释作须则左傍

 应多一㸃顾作次于书法不合一作江亦可

 通右军江生佳帖江字亦如此

  荀侯佳帖

企惶文义当是深疾书时偶失转笔故有似

 谆及淳耳安西西字作乃俗书右军俱作

 西叔当西耶得安西六日书无有作者顾

 作好非当如长睿作明公顾作那可非

 或作遇或作里可疑疑是介顾作令非

元章目此为伪作信然长睿云词笔皆如初月

 帖按初月帖笔犹严谨此更流漫与后仆近

 修小园子同风力故出初月下

  知君分住帖

此帖事俗语俗笔俗其伪不疑米黄诸公皆不

 见及何也

与前丹杨帖事正同皆当是反或作友非

  旦反帖

修内司帖阙首行十一字不当是不一一

 刘顾作不具非

  深以自慰帖

理有断当是大断匪直文义应尔书法亦的

 是大顾云书法当作火非示问当是一

 一示问顾作具示问非

  晚复毒热帖

长睿谓深以自慰晚复毒热二帖为唐文皇所

 临所鉴良是卞永誉少司冦家藏有文皇临

 毒热帖真迹字形虽不甚同而笔法意态无

 不沕合并以佳下阙九字后尚有中冷一帖

 及文皇示虞世南𠡠并世南报奏意长睿当

 时曾见此书故断然目此二帖为文皇临也

 然愚意旦反想至帖亦文皇临观其笔法深

 谨与自慰毒热两帖绝相𩔖无右军龙翔鳯

 翥之势亦当断以不疑耳

何屺曕云王本作日午毒热想足下所苦并以

 夷兾SKchar散帖本作言散顾作意散误

  足下家帖

此帖元章长睿皆目为伪盖据末耳字纵绝右

 军从无此法故断以不疑耳仆谓此帖笔法

 渊润与前旦极寒追寻伤悼等帖同惟末耳

 字笔法全异文义亦复不属当由集书时有

 人于𥿄尾纵笔作此一字王侍书不之省故

 误模入耳

羲之上大观有王字

  小园子帖

元章以此帖为子敬书长睿云处动静以下方

 是子敬笔前两行乃唐人书字势帖语与后

 迥殊愚按此一十五行当是三帖前三行字

 势与后迥殊文义至行往希见与下不属当

 是一帖中五行至馀可耳文义已尽下得华

 直䟽又当为一帖前两帖皆适当行尽又笔

 法略相似故不复省览误以为一耳要知此

 三帖不特非右军亦断非子敬踈漫狂纵全

 是俗笔而目为右军父子污蔑罪过

处当是何公刘顾作比二非故当是一

 一言何家动静一一皆知也或作故与亦通

 刘作故之顾作故故皆非庆文义笔法皆

 当是庆慰下永嘉亦同或作至亦非

 刘作反侧大观同之反字句模有失耳顾作

 及比恐非华当是华直刘作冝非何

 明作似或作以非未帖明作未得或作行

 非

  龙保等七帖

此下七帖皆取十七帖模入而龙保帖迟见下

 失九字多一之字离不可帖前失一行八字

 误出第五帖爱为上之下爱为上帖前失两

 行二十一字十七帖为右军烜有名之书

 而首尾讹阙叅错至此其他诸帖非人所经

 见者舛误更可知矣

龙保帖下忽无端增入之字与前羲之白下增

 耳字正同亦可证仆谓耳字为后人增入精

 鉴不疑也

  清晏岁丰帖

安世凤云此帖致佳乃释之者SKchar可𥬇或作有

 异产已可捧腹至云所使有丰一鄊是何言

 语况并出亦改为使愈不可觧细绎之乃所

 出有无一乏也始涣然明了盖所出者地所

 产也所有者非地所产而聚于此者皆无一

 乏也文义草法无一牵强右军帖如此处多

 有

刘顾正作歳丰施作无非所唐模真迹

 作出淳化误作使

  朱处仁帖

在刘作何在亦通然按草法当以所为正取

 荅荅字真迹旁注故字差小淳化误模入行

 耳

  爱为上帖

为上当是为上刘作退非或连上行至吴

 作吴会或连下违离作念违离皆可通

 义当是违句模失耳雪谿堂古刻正作违或

 作连误

  七十大庆帖

㳊即岷字领即岭字稧帖崇山峻领正作领

按十七帖一卷皆右军真迹所谓凤翥鸾翔左

 规右矩之妙具于此见之不知王侍书当年

 何所见遂生去取其闲且不过此数帖已半

 脱误乖舛即其存者又复句模失真比之唐

 模相去千里不谓草率乃一至此可惜可怪




淳化秘阁法帖考正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