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化秘阁法帖考正 (四部丛刊本)/卷第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 淳化秘阁法帖考正 卷第十一
清 王澍 撰 寿孙氏小墨妙亭藏原刊本
卷第十二

淳化秘阁法帖考正卷第十一

       琅邪王 澍虚舟考定

       天都秋水藕花居校刋

古今法帖考附录

 自宋太宗刻淳化秘阁法帖天下宝之历代

 以来竞相传刻遂至多不可考或同或异或

 增或减大段皆本淳化而传刻既乆渐离本

 宗刻法悬殊精神迥别甚至有一帖而彼此

 互异者文义且乖书𣸪何论彚帖之鲜佳刻

 正为此也今据所知取其盛有名者彚次为

 卷以便考质其所未知者阙之俟来者为补

 正焉

  澄清堂帖

家损庵先生笔麈云丙戌秋七月至呉江得观

同年王行孝所藏澄清堂帖十馀卷皆二王书

字画流动笔意宛然后余在翰林有骨董持一

卷视董𤣥宰𤣥宰绝叫以为奇特遂钩摹数十

行附戏鸿堂帖末无复笔意后跋以为贺监手

摹南唐李氏所刻按东观馀论云世传十七帖

别本盖南唐后主李煜得唐贺知章临写本勒

石置澄心堂者𤣥宰误以十七帖为此帖又误

以澄心堂为澄清堂也按邢子愿侗来禽馆集

澄清初不定何代本取质娄江尚书尚书以询

顾廷尉研山以为是南唐官拓贺监手摹清润

天授品列升元上本朝孙北海承泽闲者轩帖

考亦云贺季真手摹误处皆同𤣥宰

 按笔麈云于同年王行孝处见澄清堂帖十

 馀卷闲者轩帖考云余旧见数册丁亥又见

 第一第三第四三册卷首皆有甲乙字号则

 澄清当是十册损庵盖瞥见此帖惊绝奇异

 卷帙繁多一时不暇悉数故约而言之曰十

 馀卷尔

  升元帖

闲者轩帖考云南唐李后主出秘府珍藏刻帖

四卷每卷后刻升元二年三月建业文房模勒

上石为淳化阁帖之祖余止见宋人翻本上有

贾秋壑印朱温之子亦刻有贞明帖今不传

  淳化秘阁法帖

欧阳修集古录云太宗皇帝时尝遣使购募前

贤真迹杂为法帖十卷镂板藏之每有大臣进

登二府者则赐以一本其后不赐或传板本在

御府院往时禁中火灾板焚遂不复赐或云板

今在但不赐尔故人间尤以官法帖为难得

米芾宝晋英光集云太宗皇帝留意翰墨尝借

王氏所收书以集阁帖十卷

曹士冕法帖谱系云熙陵出御府所藏历代真

迹命侍书王著摹刻禁中釐为十卷各于卷尾

篆书题云淳化三年壬辰岁十一月六日奉圣

㫖模勒上石

 此以阁帖为从真迹模勒

吴郡陆友仁云尝观褚伯秀所记江南李后主

命徐铉以所藏古今法帖入石名升元帖此则

在淳化之前当为法帖之祖

邢侗来禽馆集云升元帖是南唐徐铉所摹縁

在淳化前故名为祖帖余家有澄清堂帖是竖

竹帘纸墨色黯澹古香拂鼻镌手于转使处时

露锋颖遂令逸少须麋宛然计知微亦曾见此

二本以资近升元乃模采为多致伤肥重

李日华云淳化帖以南唐建业文房帖为祖而

稍损益之建业帖李主重光所为经韩宋二徐

鉴定非苟然者淳化所益一二由侍书王著裁

入是以长弹元章多有睿击

汪仲嘉云淳化帖即翻刻升元帖

 此又以升元帖为阁帖祖本

刘跂暇日记云马传庆说此帖本唐保大年模

勒上石题云保大七年仓曹参军王文炳模勒

校对无差国朝下江南得此石淳化中太宗令

将书馆所有增作十卷为板本而石本后以火

断阙人家时收得一二卷

 此又以保大刻帖为淳化祖帖按升元帖前

 贤称者不一孙北海曾见宋时翻本上有贾

 秋壑印保大刻帖从无及者惟刘跂暇日记

 有之然其言又凿凿可据如此载陶南村辍

 耕录姑存其说以俟鉴者

大梁刘衍卿世昌云大徳己亥妇翁张君锡携

余同观淳化祖石帖卷尾各有题识第一卷高

平范仲淹第五卷东坡张文潜姜白石第六卷

洛阳伊川老夫太学博士陈士元苏舜钦陈题

云此正祖石刻第七卷陈简斋题云魏晋法书

非人间合有自我太宗皇帝刻石宠锡下方见

不满十数臣与义顿首谨书第八卷苏颂张舜

民第十卷太宗书淳化四年六月廿二日赐毕

士安籖题云淳化祖石刻

 此以淳化祖帖为石刻

陶南村辍耕录云今世言淳化阁帖用银锭𣟴

枣木板刻而以澄心堂纸李廷圭墨印故赵希

鹄洞天清录亦云用枣木板摹刻故时有银锭

纹用李廷圭墨打手揩不污然又传仁宗尝诏

僧希白刻石于秘阁前有目录卷尾无篆书题

字所谓祖石刻者岂即此欤

王柏淳化帖记云本朝太宗皇帝天下甫定即

遣使购募前贤真迹集为法帖十卷镂板于禁

中然当时命王著辨精粗而著之识鉴不明真

伪莫察玉石杂糅遂为全帖之累

汪逵淳化辨记云其本乃木刻计一百八十四

板二千二百八十七行其逐段以一二三四刻

于旁或刻人名或有银锭印㾗则是木裂

 此以淳化为木刻

 前人言兰亭如聚讼窃谓淳化亦犹尔观前

 幅所列言人人殊何所可据以为定乎欧阳

 公去宋初不逺版之存亡已不可辨何况今

 日仆以臆断窃谓太宗既出内府所藏命侍

 书王著模刻更复购募前贤真迹命集成十

 卷王著识见不精真伪莫辨遽以南唐仿书

 数十种叅错其间遂至玉石不分淆讹千古

 昧者乃云原本升元升元帖经韩宋二徐鉴

 定非苟然者决不至如王侍书草率或其间

 亦有采自升元者见者遂目升元为祖本耳

 辍耕录所载刘衍卿祖石之说窃谓淳化本

 无石刻诸公误以初拓赐本为祖石寔则枣

 木本耳所谓祖石即升元帖也帖后篆款既

 云奉圣㫖模勒上石诸公因之故亦以初拓

 为祖石也欧阳公集古录云太宗购募前贤

 真迹镂板藏之王柏淳化帖记亦有镂版中

 禁之语元祐中亲贤宅从禁中借版墨百本

 分遗宫僚多木横裂纹其为版本的然无疑

 矣

黄伯思法帖刋误云余备贠秘馆因彚次御府

图籍见一书函中尽一手仿书每卷题云仿书

第若干各卷所有伪帖皆在焉其馀法帖中不

载者尚多并以澄心堂纸写盖南唐人聊尔取

古人辞语自书之耳文真而字非故斯人自目

为仿书盖但录其词而已非临模也王著不悟

其非采其名杂载真帖间可胜叹哉

曾宏父云阁帖其原得自江左多南唐善书者

取前语以意成之非临非模是谓仿书藏之秘

阁凡数十匣明题云仿书皆用澄心堂纸与李

廷圭墨悉后主在江南日所制者宣政间刘无

言辈犹及见之

米芾秘阁法帖跋云唐太宗购王逸少书使魏

徴褚遂良定真伪我太宗购古今书而使王著

辨精觕定为法帖十卷其间一手伪帖大半甚

者以千字文为汉章帝张旭为王子敬俗人学

智永为逸少余尝观侍中王贻永所收晋帖一

卷内武帝王戎谢安陆云辈法若篆籕体若飞

动着皆委而弗录独取郄愔两行入十卷中使

人慨叹

  二王府帖

黄庭坚云禁中板刻古法帖十卷当时皆用歙

州贡墨墨本赐群臣元祐中亲贤宅从禁中借

板墨百本分遗宫僚但用潘谷墨光辉有馀不

甚黯黑又多木横裂纹士大夫不能尽别也

法帖谱系云余观近世所谓二王府帖者盖中

原再刻石本非禁中版本也前有目录卷尾无

篆书题字盖显然二物矣

孙北海得古阁帖八册第六册有绍圣三年

云御府法帖板本掌于御书院岁乆板有横裂

纹魏王好书尝从先帝借归邸中模数百本又

刻板本藏之模拓镌刻皆用国工不复可辨北

海云书法甚工张尔唯以为蔡君谟笔二王者

魏王也

 按此则魏王府既借板墨百本又更刻一本

 并祖刻为二本矣

  续阁帖

曾惇石刻铺叙云续阁帖十卷元祐五年庚午

秘省乞以淳化阁帖所未刋前代遗墨入石有

旨从之至徽宗建中靖国元年辛巳八月毕工

历十一年费缗钱一十五万乃成模写者待诏

邵彰上其事者秘书少监邓洵武孙谔也首卷

晋唐帝后书二卷三卷悉王羲之书四又羲之

暨其子操之等笔五又所书黄庭经乐毅论兰

亭叙六又其家宝章集七乃晋索靖所书月仪

八则虞世南贺知章柳公权帖后则无名人帖

九则李懐琳书嵇叔夜绝交书末卷唐无名人

所书月仪

  大观帖

石刻铺叙云大观初徽宗视淳化帖石已皴裂

且王著标题多误诏出墨迹更定彚次并武帝

一帖合于西晋武帝后择七巻后右军帖内误

入智永书列在第五卷合首卷古帖三段并而

归一及跻晋宣于晋武之上之类使先后次叙

不紊逮名臣帖亦然俾蔡京书之及卷首末刻

石太清楼下此正国朝盛时典章文物俱僃视

淳化草创之始不同且当时尽出真迹临摹定

其舛误非若外方但因石刻翻刋京虽骄吝字

学恐出王著右是大观之本胜于淳化明矣

 按徽宗既以淳化标题多误出御府所藏墨

 迹命龙大渊等更定彚次今阅大观究不能

 正其纰缪别其真伪其驳正者不及十之一

 仍旧者尚过十之九彼善于此则有之矣安

 在其为胜淳化乎

法帖谱系云大观中奉旨出内府真迹命龙大

渊等更定位次刻石太清楼字行稍高而先后

之次亦与淳化小异其间有数帖多寡不同标

题皆蔡京所书卷尾题云大观三年正月一日

奉圣旨模勒上石靖康之祸新旧二刻皆沦异

地有自榷场中来者已磨去亮字矣

 此所谓亮字不全本也但磨去亮字右曲脚

 以避金主亮之讳非全磨去亮字也

  太清楼帖

曹士冕云淳化秘阁帖板虽禁中火灾不存而

真迹皆藏御府徽宗朝奉㫖以御府所藏真迹

重刻太清楼而叅入奇迹甚多其中有兰亭者

是也因名曰太清楼帖

法帖谱系注云按大观帖大观太清楼帖今所

传自有两本而前人多混而为一

  太清楼续帖即续阁帖

法帖谱系云徽宗既刻大观帖十卷又以建中

靖国秘阁续帖十卷易其标题去其岁月与官

属名衔以为后帖又刻孙过庭书谱及贞观十

七帖总为二十二卷为太清楼续帖

  绍兴国子监帖

法帖谱系云绍兴中以御府所藏淳化旧帖刻

板置之国子监其首尾与淳化阁本略无少异

当时御府拓者多用匮纸盖打金银箔者也故

字画精神极有可观今都下亦时有旧拓者迩

来碑工往往作蝉翼本且以厚纸覆板上隠然

为银锭以惑人第损剥非复旧本之遒劲矣

  淳熙修内司帖

法帖谱系云淳熙间奉旨刻石禁中卷帙规模

悉同淳化阁本而卷尾乃楷书题云淳熙十二

年乙巳岁二月十五日修内司恭奉圣旨模勒

上石

  淳熙秘阁续帖

石刻铺叙云淳熙秘阁法帖十卷淳熙十二年

三月被旨模勒入石皆南渡后续得晋唐遗墨

首卷则锺繇王羲之帖次则羲献书内黄庭小

楷后有臣褚遂良临五字三卷则欧阳询萧瑀

褚廷诲孙思邈狄仁杰张旭颜真卿七贤书四

卷则明皇批答裴耀卿等奏状五卷李白胡英

李邕白居易帖六则张九龄三相暨李绅告身

七则李阳冰篆李徳裕毕𫍯李商隠书八则懐

素颠草九则高闲亚栖齐已书末卷则杨凝式

并无名人帖上皆有内府图书宣和及绍兴小

字印章或睿思殿印如李绅告身后有高庙亲

笔跋语黄庭经懐素颠草则有李主建业文房

之印视今长沙所镌笔法迥殊

 以上皆官帖

  临江戏鱼堂帖

法帖谱系云元祐间刘次庄以家藏淳化阁帖

十卷摹刻堂上除去卷尾篆题而増释文

曹士冕云刘次庄摹阁帖临江用工颇精致且

石坚至今不曾重摹独二卷略残缺今若得初

本锋芒未失者当在旧绛帖之次新潭帖之上

然其释文间有讹处

陈绎曽云此帖在淳化翻刻中颇为有骨格者

澹墨拓尤佳

  利州帖

法帖谱系云庆元中四川总领权安节以戏鱼

帖并释文重刻石于益昌官舍权江州安徳人

释文字画较临江帖为稍大

  临江重刻二王府帖

闲者轩帖考云刘次庄既模阁帖于临江又别

刻二王府帖自述释文之误

 以上皆临江𣲖

  潭帖

曹士冕云淳化阁帖既颁行潭州即模刻二本

谓之潭帖余尝见其初本当与旧绛帖雁行至

庆历八年石已残阙永州僧希白重模东坡犹

嘉其有晋人风度建炎中长沙守城者以为炮

石无一存者绍兴间第三次重模失真逺矣

陈绎曽云希白模刻潭帖风韵和雅骨肉停匀

但形势俱圆颇乏峭徤之气盖淳化之子也

 按此则潭帖与长沙帖当为两帖旧以长沙

 为即潭帖误也

  庆历长沙帖

法帖谱系云丞相刘公沆帅潭日以淳化官帖

命慧照大师希白模刻于石置之郡斋増入霜

寒十七日王濛颜真卿等诸帖而字行颇髙与

淳化阁本差不同逐卷各有岁月第一卷题云

庆历五年季夏慧照大师希白模勒第二卷庆

历八年重冬月慧照大师希白模勒第三卷则

五年六月第四卷八年重冬月第五卷戊子岁

孟冬第六卷五年季夏第七卷五年重秋月第

八卷五年季夏月模勒上石第九巻八年重冬

月第十卷五年重秋月每卷各有庆历及慧照

大师希白重模字不复赘录

洪迈容斋随笔云潭州石刻法帖十卷盖希白

所镌冣为善本程钦之待诏以元符三年帅桂

林东坡自儋耳移合浦得观其藏帖每帖各题

其末第二卷云唐太宗作诗至多有𢈔徐风气

而世不传独于初学记时时见之第四卷云呉

道子始见僧繇画曰浪得名耳已而㘴卧其下

三日不能去𢈔征西初不服逸少有家鸡野鹜

之论后乃以为伯英再生今观其书乃不逮子

敬逺甚止可比羊欣耳六卷云宰相安和殷生

无恙宰相当是简文帝殷生则深源也耶第八

卷云希白作字自有江左风味故长沙帖比淳

化待诏所模为胜世俗不察争访阁本误矣此

逸少一卷尤妙庚辰七夕合浦官舍借观第九

卷云谢安问献之君书何如尊公答曰故自不

同曰外人不尔曰人那得知此帖今藏余家

石刻铺叙云容斋随笔谓坡仙遗墨今藏其家

但二卷郗愔书第三帖何以断当字分两行希

白善书者于此殆不可晓今长沙帖间不存希

白临摹岁月或云土人又私翻木板有纹可辨

  刘丞相私第本

法帖谱系云刘丞相既刻法帖于郡斋复依仿

前本刻石十卷以归私第余顷在九江见故家

所藏一本与长沙本绝相似而小异后有人跋

云此先丞相私第本也疑即刘氏子弟所跋后

复见一本于姑苏与九江所见同纸墨皆与南

碑不类而庆历等题字止三两卷有之盖即刘

氏本也

  长沙碑匠家本

法帖谱系云旧传长沙官本扄钥不可常得碑

匠家别刻一本以应求者余顷收一本与长沙

古本首尾略无小异而字体小小不同疑为碑

匠家本顷又藏一本凡旧刻石损阙者皆别刻

数行以易之其馀却只是旧石此必碑匠所为

  长沙新刻本

法帖谱系云旧刻毁于郁攸之变中兴以后复

刻新石其间凡遇旧刻损阙处并不复刻字亦

无卷尾岁月刻手甚缪殊不足观

  长沙别本

法帖谱系云嘉定间先君帅长沙余随侍焉时

碑房中有断石一片乃法帖第一卷尾段字行

髙低正与淳化帖同而绝不类古潭末后亦有

淳化篆字此石实不知所从来近岁三山林伯

鳯重刻于家直指为古潭帖余未敢臆断也

  三山木板本

法帖谱系云三山帅司书库有历代帖板本盖

好事者以长沙旧帖刋勒卷帙规模皆同今已

散失不全矣嘉熙庚子偹贠帅幕尚及见之

 按此则孙北海以长沙新本即三山木本盖

 误

  庐陵萧氏本

法帖谱系云右法帖十卷用十干为号崇宁五

年萧公编纪其略云皇祐中先伯父大博作邑

和州之含山得墨帖于丞相充国刘公摹刻未

毕先君殿丞继之始终六年乃获成就迄今五

十馀年刓缺大半令续完之以藏于家盖用潭

帖刻也庆元间己损失二十馀段共少三百四

十馀行

  蜀本

法帖谱系云余顷得一帖凡数卷于蜀中次序

先后高低皆与长沙古帖同初亦疑为黔江帖

今见秦氏真本则显然二物矣大率此帖全用

长沙古本模刻而字行亦间有増减处既不知

所出未敢臆说姑附见于此

 以上皆潭𣲖

  绛帖

王佐云宋尚书潘师旦以淳化阁帖増入别帖

重模刻二十卷于绛州北纸北墨极有精神在

淳化阁帖之次其石比淳化帖本又高二字

曹士冕云绛州法帖二十卷乃潘师旦用淳化

帖重摹而叅入别帖比今所见阁帖精神过之

舜臣事力单微而自能镌石虽井䦨阶砌皆遍

刻无馀所以段数冣多或有长尺馀者师旦尚哲宗秦

国公主又名潘驸马帖舜臣死二子析而为二长者负官

钱没上十卷于绛州绛守重模下十卷足之

㓜者复重模上十卷亦足成一部于是绛州

有公私二本靖康兵火石并不存百年之间重

模至再庆元间余官守长沙尝见旧宰执家有

南渡初亲自北方携得舜臣原所刻本未分析

时二十卷其家珍藏非得二千缗官陌不肯与

人乃北纸北墨精神焕发视重所模者天渊矣

法帖谱系云欧阳公集古跋尾谓近时有尚书

郎潘师旦以官帖私自模刻于家为别本以行

于世而传写字多转失然亦有可嘉者单炳文

论绛帖至为精微顷刻石襄州有云淳化官本

法帖今不复多见其次绛帖冣佳而旧本亦已

难得尝以数本较之字画多不侔炜家所藏旧

本第九卷大令书一卷第四行内面字缺右边

转笔缺处隠然可见今本乃无右边转笔全不

成字面下一字与第五行第七字亦不同又第

七行第一字旧本乃行书止字今本乃草书心

字笔法且俗以此推之今之所见多非旧本

又云余既获见炳文绛帖辨正然后知近世所

藏二十卷多非旧物每恨未识真本而襄州所

刻第九卷大令帖亦毁于王旻之变虑其遂至

湮绝因以旧所藏本模刻于家颇传诸好事者

淳祐甲辰自霅川官满遄归假道三衢始获观

真帖于沧洲毛监丞所不独第九卷与单说正

合而二十卷首尾俱全亦可谓珍玩矣且云得

之金华潘氏是殆师旦之苗裔也其帖之异同

大略条列于后

 帖摠二十卷元无字号及段眼数目

 第二卷锺繇宣示帖第一行内报字右边直

 画句起向左畔第二行茤字内下面夕字上

 画微仰曲第五行名字右角微有一㸃第十

 行当字上三㸃傍有微损却在空处

 已欲日帖脚下有破石纹

 此卷内第一段与第三段右并阙角

 第九卷大令帖正与单炳文襄州所刻石本

 纎微弗差故家所藏未有其比

右潘氏绛帖二十卷纸墨字画模印皆与今人

所藏本不同而第九卷显然可见自非单公炳

文表而出之亦将泯于无闻矣北方所刻诸本

往往南渡后北人转相传模无足深怪但武冈

旧刻未知始于何年亦止用新本模刻为可恨

  绛帖别本

王佐云绛帖十二卷第一卷孔子苍颉秦汉魏

人书第二卷晋南朝唐宋帝王书第三卷四卷

晋人书第五卷六卷右军书第七卷八卷献之

书第九卷南朝隋唐人书第十卷晋何氏卫夫

人及隋唐僧人书第十一十二卷宋名贤书此

刻岁乆不完崇庆初髙汝砺为节度使又补完

之增入颜鲁公诸帖且题于后今又不完存者

五十七幅碑入晋王府不易得矣

陈绎曽云古法清劲足正王著肉胜之失然骏

马露骨又未免羸瘐之病盖淳化之子今之学

者不见古帖得此亦可宝矣惜不完也

  东库帖

法帖谱系云世传潘氏析居法帖石分为二其

后绛州公库乃得其一于是补刻馀帖是名东

库本第九卷之舛误盖始于此今好事家所藏

绛帖率多此本字画精神遒劲亦自可爱而卫

夫人一帖及宋儋帖颇多燥笔如兰亭叙群字

落笔之类此稍异于诸本其所以不及旧帖者

第九卷大令书石不破阙而炳文所论三字已

误且逐卷逐段各分字号以日月光天徳山河

壮帝居太平何以报愿上登封书为别此又异

于旧帖也

  东库别本

法帖谱系云此帖与东库本绝相似或是一石

但庾亮帖内亮字皆无右边转笔盖避逆亮讳

也亦名亮字不全本

  新绛本

法帖谱系云右一帖二十卷首尾规模段眼字

号并同东库本独卫夫人宋儋二帖无燥笔又

字画较东库本微局促墨法虽与东库本同然

实是两石

石刻铺叙云绛帖前后各十卷相传潘驸马以

阁帖増损翻刋闲摹淳化被㫖岁月于卷末然

不见跋尾无自稽考编次多有不同阁以汉章

帝为首列苍颉夏禹书于第五绛则苍颉夏禹

书为首卷置列历代帝王书于后帖之二卷阁

摠二王帖为五卷绛则前后帖皆有之衍而为

十且以第二卷张芝王洽书析为第二第五卷

以三卷庾亮卞壶书析而为第三第四卷古帝

王帖则删汉章帝晋宣帝明康哀简文帝梁髙

帝梁简文名臣帖则削司马攸王劭王𫷷萧子

云智永唐李邕等数帖却増入王濛羊咨书后

帖一卷全刋入本朝太宗宸翰二卷末冬晚书

院偶成一章则当以呉越忠懿王书作标目犹

前段髙宗皇帝书之类何由于谥号下花押如

此是自称于生前九卷増入张旭千文四十五

字藏真草书乃素书跋颠旭语复云颠草之趣

贵在雄逸藏真乃云其辞又非专为此卷千文

但绛初入石定为直行冈之与鼎则为横碑十

卷増入颜鲁公王廙高闲李建中书或谓他所

刋之帖皆以横石而绛独立石印拓之际上下

字迹相聨既裁为经册手轴则何所考竟且匠

者摹拓必通为一碑无縁逐段横拓何由相缀

又谓纱纸纹可辨要当自有眼目嘉定间李全

在山东印拓绛帖以遗要人又有自榷场贸易

以来者殆古刻不存再翻新本谓即冈帖伪为

非也冈之梅班粗率况其笔意余所见绛帖㡬

十觉藏真草书笔势皆有截断处良由元系横

书绛刻入石迁就移作直行冈以绛为祖不敢

有毫髪异乃独此帖易直为横鼎帖绍兴续刻

者也亦舍绛而取法于冈是横刋之为当矣至

于以横碑剪为直行是又伪之拙者此以冈帖

或鼎帖凑成其文自不甚顺但今之辨帖者执

此以别真赝

  北本

法帖谱系云右二十卷墨色与古本相近而第

九卷大令书只同新本未知何处所刻

  又一本

法帖谱系云董良史家所藏本第九卷大令书

字画亦误独面字有右边转笔异于他本且不

与旧本同也

  武冈旧本

法帖谱系云右二十卷不知刻于何时碑段稍

长而日月光天徳等字号闲于行中字画亦清

劲可爱而第一卷卫夫人宋儋无枯笔第九卷

大令帖诸字皆误信乎出于新绛也

石刻铺叙云后帖之九卷张旭书其藏真颠草

数十字横镌于石笔势清劲蜿蝘立意出奇于

绛之直行

  武冈新本

法帖谱系云右二十卷帖即旧石也中厄于庸

缪之人厌其字画清瘦颇修治遂失本真其最

可鄙笑者第二卷锺繇帖再世荣名今名字已

修作谷字矣且拓匠不工凡损剥处凿㾗宛然

呈露而字画模糊略不可辨帖之缪者莫甚于

曹士冕云武冈军重模绛帖二十卷殊失真且

石不坚易失精神后有武臣守郡嫌其字不精

采令匠者即旧画再刻谓之洗碑遂愈不可观

其释文尤舛误然武冈纸类北纸今东南所见

绛帖多武冈初本耳验其残阙处自可见

  乌镇本

法帖谱系云湖州乌镇张氏以绛阁二帖锓木

家塾字画差肥而极有笔意颇胜诸帖惜其间

错误数字为恨耳

  福清本

福州福清县民家有旧本板刻绛阁急就章雁

塔题名四帖其刻稍精卖碑家得之往往驾名

官帖以惑人但彼中匠者不善用蜡每有砑光

㾗可以证辨

  资州本

法帖谱系云资州以新绛前十卷刻石前有目

录元刻麻石上续拓者不逮旧所得本遒劲矣

  彭州本

曹士冕云彭州帖亦刻历代法帖十卷不甚精

采纸色类北纸人多以为北帖

法帖谱系云掘地得之字画清劲颇类旧武冈

而差优

  蔡州本

曹士冕云上蔡临摹绛帖上十卷虽比旧绛少

下十卷而迥出临江长沙之上

  木本前十卷二本

法帖谱系云甲秀陈氏藏此墨本不知所出又

一本余顷获于都下亦不知所出稍不逮甲秀

所藏虽皆出于新绛然亦自是一种

 以上皆绛𣲖

  黔江帖

法帖谱系云秦子明尝以里中儿不能书为病

其将兵长沙也买石摹刻僧宝月古法帖十卷

舟载入黔江壁之黔江绍圣院刻石潭人汤正

臣父子详见山谷集中其卷帙之多寡次序之

先后字行之长短悉同淳化阁帖其所以异者

第一卷有篆书三行其次有楷书一行云降授

供偹库副使充东南第八副将训练潭州诸军

潭州驻札秦世章家本其后又二行云长沙汤

正臣重摹男仙芝灵芝镌第二卷至八卷尾各

题长沙汤正臣重摹八字却无淳化篆书及世

章衔位又第八卷取卿女婿帖内第二行休字

立人作两㸃第二卷锺繇宣示帖再世荣名作

荣名正与戏鱼帖同第九卷尾题长沙汤正臣

摹勒七字第十卷题长沙汤正臣重摹男仙芝

为一行

  鼎帖即武陵帖

石刻铺叙云武陵帖二十二卷绍兴十一年

酉十月郡守张斛集秘阁法帖合潭绛临江沙

海诸帖叅校有无补其遗阙以成此书后列郡

官名衔徐澄斋云绍兴廿一年通判赵子浚刻

法帖谱系云武陵郡斋板本较诸帖增益最

博而不精殊无足取

董其昌云王伯谷所拓绛帖疑为澧州帖观其

每数十行辄有武陵二字又疑为鼎帖翻阅第

一卷以宋太宗为弁跋曰太宗皇帝御笔在绛

州摹为诸帖之首复疑名曰鼎州提举曰沅辰

判事常武为鼎州而武陵其附城邑也乃定为

鼎帖特为绛州二字所误而世人只知有绛帖

遂误为绛州帖耳

  星凰楼帖

陈绎曾云曹士冕模刻工致有馀清而不秾亚

于太清楼续帖珊瑚网云宋尚书赵彦约刻孙北海又云曹尚书彦约

王氏法书苑云星鳯楼帖刻于南康军虽以众

刻重模而精善不苟并无今人书

  玉麟堂帖

陈绎曾云汴人呉琚居父模刻秾而不清多杂

米家笔

  宝晋斋帖

闲者轩帖考云米老得谢公书及右军破羌帖

因名其斋曰宝晋此帖乃宋曹之格摹刻卷首

标题篆书末有曹氏家藏真迹识以大图书字

多元章所临在诸帖中此为稍下

  群玉堂帖

闲者轩帖考云群玉堂帖十卷韩侂胄刻本名

为阅古堂帖首卷南渡后帝后御书二则晋隋

帖三则唐帖四则懐素千文五六九悉宋帖七

山谷帖八元章帖十则蔡君谟石曼卿帖后韩

以罪死籍帖入秘省嘉定中改今名模刻极精

而纸墨亦妙其米帖视绍兴帖英光堂帖俱胜

盖韩之客向若水精于鉴定帖乃其手摹也

  澧阳帖

法帖谱系云澧阳旧有法帖石本其后散失仅

存者右军数帖而已

闲者轩帖考云澧阳刻帖十卷甫完即播散仅

存右军书甚精

  汝帖

闲者轩帖考云汝帖十二段大观三年己丑八

月郡守敷阳王采刋石置之㘴啸堂摘取诸帖

中字牵合为之每卷后有汝州印后㑹稽又以

汝帖重开谓之兰亭帖

王佐云汝帖十二卷第一卷三代金石文八种

第二卷秦汉三国人书十五种第三卷晋南朝

帝王书第四卷魏晋九人书第五卷晋人王郗

桓三氏书第六卷二王书并洛神赋第七卷南

朝十人书第八卷晋胡北朝十二人书第九卷

唐三朝帝后书第十卷唐欧虞禇薛书十一卷

唐李颜韩贺六臣书十二卷韩愈及五代诸国

七人书其石不佳诸帖中冣下者也

黄伯思东观馀论云顷在洛中见汝刻十二卷

杂取法帖续帖中所有者时载之又珉玉闲簉

不能辨也此犹无害至其集古帖及碑中字为

伪帖并以一帖省其文别为帖语及强名者甚

多如以逸少帖春秋辄为患不得北军问逺近

清和等语乃摘取北军逺近春秋等字集为一

帖强为王衍书以续帖中诸县故佳字强名为

王桢之书取汝州东汉州辅碑中数字强名为

蔡中郎书取卫州魏孝文吊比干文中数行强

名为崔浩书如北齐碑便目为温子升后魏碑

便目为沈法㑹如此者甚多且如吊比干文魏

孝文作而崔浩之死在太武时乃目为浩书其

不稽古如此至若张华帖内杂以宝章集中王

慈字薛稷帖中杂以法帖内子敬字皆集成之

字意全不相属如是者不可具载幸世尚多古

帖极有未传者自可刻其全篇何必区区作伪

以误后学但贻识者嗤笑耳

  款识帖

闲者轩帖考云钱塘薛尚功编次并释起于夏

而尽于汉共二十卷绍兴十四年甲子郡守林

师说为镌置公库以片计者二十有四上代制

作古法灿然对之令人意渊神旷

  博古堂帖

闲者轩帖考云宋人集诸家善本为一帖三代

止周穆王坛山四字汉止蔡中郎石经论语二

段晋则右军兰亭叙笔阵图黄庭经乐毅论曹

娥碑东方朔赞大令十三行及谢太傅书唐人

则虞褚欧柳小楷颜鲁公行楷书及白乐天书

宋止米元章末集汉隶千文皆精工劲秀盖宋

去唐未逺名刻具在故得以集其佳胜

又云穆王吉日癸巳四字在真定府赞皇县山

中宋祁搜获县令刘庄凿取归州权郡事李中

祐龛置㕔壁政和五年取入内府

  绍兴米帖

绍兴辛酉奉诏以米芾行草书勒石凡四卷明

时板藏内府顺治初废为阶砌今所存止一片

有半余曾见之

  荔支楼帖

闲者轩帖考云陆放翁集前人笔札以嘉州石

刻之置荔支楼下又名宋法帖

  鳯墅帖

闲者轩帖考云曽季卿宏父刻石鳯山书院前

帖二十卷续帖二十卷皆宋人书曽云本朝圣

君名臣真笔目所见者刻之自成一家又于人

之贒奸各分品类自谓可以续通鉴

  赐书堂帖

闲者轩帖考云宋宣献绶刻于山阳金乡首载

古钟鼎款识最精但二王帖铨释未尽

  甲秀堂帖

闲者轩帖考云庐江李氏刻前有王颜书世多

未见后继以宋名人书

  百一帖

闲者轩帖考云王曼庆模刻前人谓其笔意清

遒雅有胜趣

  忠义堂帖

顾炎武金石文字记云忠义堂帖皆颜鲁公书

宋人所刻奉命帖移蔡帖论㘴书祭侄季明文

鹿脯帖乞米帖寒食帖与蔡明逺帖卢八仓曹

帖送刘太冲帖皆有之又有送辛晃序清逺道

士同沈恭子逰虎邱寺诗末题大历五年十二

月又有开元二年二月颜元孙告身一通乾元

元年四月颜昭甫告身一通宝应元年七月颜

惟贞赠秘书少监告身一通殷氏赠兰陵夫人

告身一通大历十二年八月颜真卿刑部尚书

告身一通建中元年八月颜真卿太子太师告

身一通后有宋至和二年蔡襄跋嘉定乙亥

元刚刻石

  世彩堂帖

闲者轩帖考云泉州知府常性于洪武四年

淳化阁帖翻刻郡庠从阁帖祖本模刻上可追

嫓潭绛宣徳中取入内府如近年顾本潘本逺

不及之

  马蹄帖

陈楙仁泉南杂记云淳化阁帖十卷宋季南狩

遗于泉州已而刻石湮地中乆之时出光怪枥

马皆惊怖发之即是帖也故泉人名其帖曰马

蹄真迹

 徐澄斋以此本即为泉帖按泉帖以宣徳间

 取入内府不复流落人间然其拓本往往见

 之此帖向亦尝见二三本石刻粗燥字画枯

 瘦且石多破碎政与泉本不同当是两刻世

 多目为兰州本

  肃府帖

徐澄斋法帖考云万历四十三年乙卯秋八月

九日温如玉张应召奉肃藩令㫖重摹上石

肃世子识𬭎跋云太祖分封我庄祖于甘兰锡

以宋人淳化法帖珍藏内库至宪王恐我子孙

各王府不遍及且无以公海内乃延温张二士

摹勒上石未竟而薨至于辛酉六月始竣事模

勒之工先后七年新旧二本不爽毫髪

  东书堂帖

闲者轩帖考云周宪王为世子时手模上石共

十卷以淳化为主参以秘阁续帖及増入宋元

人书

王元美云宪王临池之力甚精惜其天资少逊

以故粉泽有馀肤理不足盖摹笔至使古人之

迹屈而从手其于兰亭亦然

  宝贤堂帖

闲者轩帖考云晋靖王为世子时刻石以阁绛

大观宝晋为主而益以所藏宋元明人墨迹

凡十卷

王元美云此帖行款次第颇不俗第石理既粗

而摹刻拓三手俱不称

  停云馆帖

闲者轩帖考云文衡山父子皆精书学而又能

自镌刻嘉靖中摹勒旧迹及近时名笔共十二

卷清劲不俗近世诸刻推此第一

停云馆帖先有四卷帖首标题乃是小字后更

毁去重摹为十二卷余向得二卷于京师被友

人索去昨于张生羲仲手又见一卷比之后帖

为较胜也

首卷晋唐小楷多据越州石氏本入石越州本

今在锡山秦太学元献家虽是古拓要亦枯燥

少神采停云祖之更益板滞宜为吾宗损庵先

生之所呵也

唐荆川先生云余见停云帖李懐琳绝交书后

乃见孙氏所藏宋本则精神相去十倍书之者

非有异而刻之者异也虽有善书非善刻者不

能发其精神而传于世也余见孙过庭书谱真

迹亦正如此文氏父子精于摹拓又得章简父

等妙手左右之尚且不能无憾况下者乎

  真赏斋帖

锡山华东沙出其所藏古迹勒成三卷上卷锺

繇荐季直表中卷王羲之袁生帖下卷王方庆

万岁通天进帖钩摹者为文待诏父子刻石者

为文氏客章简父模勒既精毡蜡尤妙为有明

一代刻帖第一出停云馆上后以倭乱毁于火

更勒一石遂有火前火后之别赏鉴家以季直

表袁泰第一跋第十十一两行倒置者为火前

本实则前后两本无甚差别也

  阁帖潘氏本

汪砢玉珊瑚网云潘九亮自摹入石

  阁帖顾氏本

珊瑚网云顾从义借潘氏所藏宋本模勒上石

复刻淳化法帖释文考异冣为详确

又云潘顾二本皆以贾似道家所藏重模而潘

本瘦顾本肥

  馀清斋帖

新安呉太学用卿以所藏真迹模勒馀清斋正

帖十六卷续帖八卷刻极精详惜是板本不免

犹有斧凿㾗迹

  郁冈斋帖

吾宗损庵先生所摹勒凡十卷上自锺王下迄

苏米苍深不及停云而秀⿰氵閠 -- 润过之故当逺出戏

鸿之上十卷木石叅半木本今已蠹损不全石

犹完好

  戏鸿堂帖

董思白以平生所见真迹勒成一十六卷惜刻

手粗恶字字失真为古今刻帖中第一恶札

  快雪堂帖

涿州冯铨所摹凡六卷以得右军快雪帖真迹

因以名其帖刻法秀润故盛有名于时然乏昔

人苍深之韵





淳化秘阁法帖考正卷第十一附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