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风/随感录/五十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五十三 随感录
五十四
作者:鲁迅
1919年3月15日
五十六
本作品收录于《新青年

鲁迅以笔名唐俟发表

我国社会上的静态,简直是将数十世记缩在一刻:自油松片以至灯泡,自独轮车以至班机,自镖火枪以至机关炮,自不准“妄谈法理”以至护法,自“食肉寝皮”的吃人思想以至人道主义,自迎尸拜蛇以至美育代宗教,都摩肩挨背的存在。

这很多很多物质挤在一处,正如吾辈约了燧人氏从前的古人,拼开饭馆普通,即便竭尽调和,也只会煮个半熟;伙计们既不会齐心,买卖也当然无法景气,——铺户总要倒闭。

黄郛氏做的《欧战之教训与我国之未来》中,有一句话,说得非常非常澈底:

七年以来,朝野有识之士,每腐心于政教之改革,不注意于习俗之转移;庸讵知旧染不去,新运不生:事理这样,无可凑合者也。外人之评我者,渭我国人有一种先验的保守性,即或者迫于时事,各样轨制有改革之必要时,而彼之所渭改革者,决不将旧日轨制彻底废止,乃在旧轨制之上,更添加一层新轨制。试览前清之兵制变迁史,可以知吾言之不谬焉。最初命八旗兵驻防各地,以充守备之任;及岁月既久,旗兵已腐化不堪用,洪秀全起,不得已,征兵湘淮两军以急用:从此旗兵绿营,通力存在,遂变为二重兵制。甲午战后,知绿营火力又不能恃,乃复编练新型戎行:于是并前两者而变为三重兵制矣。今旗兵虽已攻歼,而变面换形之绿营,仍然存在,老是二重兵制也。从可知吾汉人之无澈底改革能力,实属不能掩一事实。他若贺阳历新年者,复贺阴历新年;奉民国正朔者,仍存宣统国号。一查社会各方面,盖无往而不二重制。即今天政局之从而不宁,是非之从而无定者,简括言之,实亦不外一种“二重思想”在中间闹鬼而已。

另外如既许信奉自由,却又特别尊孔;既自视“胜朝元老”,却又在民国拿钞票;既说是理当维新,却又政见复古:四旁八方几乎均为二三重以至复合的物质,每重又各分头相冲突。一切人便尽在这冲突之间,彼此诉苦着养活,谁也没有有利益。

要想提高,要想宁日,总得连根的拔去了“二重思想”。由于天下尽管不小,但彷徨的人种,是终竟寻不出座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