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不治夷狄论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王者不治夷狄论
作者:苏轼 北宋
    本作品收录于:《东坡全集‎

    论曰:夷狄不可以中国之治治也。
    譬若禽兽然,求其大治,必至于大乱。
    先王知其然,是故以不治治之。
    治之以不治者,乃所以深治之也。
    《春秋》书“公会戎于潜”。
    何休曰:“王者不治夷狄。
    录戎来者不拒,去者不追也。
    ”夫天下之至严,而用法之至详者,莫过于《春秋》。

    凡《春秋》之书公、书侯,书字、书名,其君得为诸侯,其臣得为大夫者,举皆齐、晋也。
    不然,则齐、晋之与国也。
    其书州、书国、书氏、书人,其君不得为诸侯,其臣不得为大夫者,举皆秦、楚也。
    不然,则秦、楚之与国也。
    夫齐、晋之君所以治其国家拥卫天子而爱养百姓者,岂能尽如古法哉,盖亦出于诈力,而参之以仁义,是亦未能纯为中国也。
    秦、楚者,亦非独贪冒无耻肆行而不顾也,盖亦有秉道行义之君焉。
    是秦、楚亦未至于纯为夷狄也。
    齐、晋之君不能纯为中国,而《春秋》之所予者常向焉,有善则汲汲而书之,惟恐其不得闻于后世;有过则多方而开赦之,惟恐其不得为君子。
    秦、楚之君,未至于纯为夷狄,而《春秋》之所不予者常在焉,有善则累而后进,有恶则略而不录,以为不足录也。
    是非独私于齐、晋,而偏疾于秦、楚也。
    以见中国之不可以一日背,而夷狄之不可以一日向也。
    其不纯者,足以寄其褒贬,则其纯者可知矣。
    故曰:天下之至严,而用法之至详者,莫如《春秋》。

    夫戎者,岂特如秦、楚之流入于戎狄而已哉!然而《春秋》书之曰“公会戎于潜”,公无所贬而戎为可会,是独何欤?夫戎之不能以会礼会公亦明矣,此学者之所以深疑而求其说也。
    故曰:王者不治夷狄,录戎来者不拒,去者不追也。

    夫以戎之不可以化诲怀服也,彼其不悍然执兵,以与我从事于边鄙,则已幸矣,又况乎知有所谓会者,而欲行之,是岂不足以深嘉其意乎?不然,将深责其礼,彼将有所不堪,而发其愤怒,则其祸大矣。
    仲尼深忧之,故因其来而书之以“会”,曰,若是足矣。
    是将以不治深治之也。
    由是观之,《春秋》之疾戎狄者,非疾纯戎狄者,疾夫以中国而流入于戎狄者也。
    谨论。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