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裁军会议的争论以后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月29日,裁军会议的总委员会在日内瓦开会,连开了两天,就延会到6月1日;1日开了会,又延会到6月5日。因为5月30日的会上英国外相西门和法国外长已都有对抗的演说,意见相去甚远,所以大家都感觉这个裁军会议经过了二十八个月不死不活的历史,现在大概要寿终正寝了。

  英国西门外相主张签定裁军草约,至少可以做到三项重要事业:(一)禁止化学战争,(二)各国军费预算公开,(三)成立一个永久的裁军委员会。

  法国外长巴都主张必须从保障安全着手。苏俄外长李维诺夫在29日有长篇演说,也主张裁军会议已无实际收效的可能,不如将裁兵会议改作一个永久的定期开会的和平会议,用全力图谋“安全”与“和平的保障”。

  看这情形,法俄似乎是站在一个方面,英德也站在一个方面,虽然德国早已退出裁军会议了;而此次英法的争执显然是法国与苏俄的接近,合力阻止英国领导的那个让步的裁军草约的成功。英国的主张是相当的承认德国的军备平等的要求;但德国也申明在此草约的十年期限的前五年,别国可以不必裁军,但第六年起须一致裁减。这种办法,法国认为不足保障法国的安全;所以法国外长在5月30日的演说中指斥英国有偏袒德国的嫌疑。

  李维诺夫的演说(29日与6月1日)反复申明保障安全的重要,他的警句是:

  如要做到裁军,所有各国的一致赞成是必要的。但如要做到其他保障安全的方法,就不一定要各国的一致赞同了。

  在他的第二次演说里,他说的更清楚:

  没有一个裁军公约,也许各国会引起军备的竞赛。但我要请大家想想:如果某些国家在他们本身的武力之外,还可以倚赖多少国家的团结与协助,那么,军备竞赛的危机应该更大呢,还是更小呢?是不是这样联合保障安全倒可以自然走到裁减军备的路上去呢?

  这种安全保障,李维诺夫曾声明,“决非军事联盟,也不是将各国分成若干敌对的营垒,更不是包围任何国家的意思”。他的意思只是要增加赞成苏俄所提出的“侵略者”的定义,明定破坏和平及破坏巴黎和平公约的“制裁”,订立一种制裁办法而不引起军事行动,并且不必适用于一切国家。同时在这种多少含有普遍性的公约之外,还可以有各种地域间互相援助的公约。

  我们撇开英法的争点,细看李维诺夫的提议,不能不感觉苏俄的保障安全的建议是有点诚意的。李维诺夫岂不明白他的提议不过是一种变相的国联?国联久已不能执行国联盟约内规定的制裁了,苏俄又何苦重提这种非军事的制裁方法呢?李维诺夫在他的第二次演说里曾说:

  欧洲的政治情形已大变了,我们眼看见危机不但没有丝毫减少,并且逐年逐月的加大,难道我们只应该束手旁观,静待事变之来,而不在裁军之外另想可能的办法来防止或减轻这种危机吗?

  在这里我们可以推测他的用意似乎是要想造成一个比国联盟约还更有效力的和平保障。只要欧洲的和平有了保障,军备的问题自然可以有比较顺利的解决。国联盟约也有制裁的规定,但那些规定是普遍的,是必须有各会员国的一致行动的。苏俄的互不侵略条约是局部的,是不必适用于一切国家的。主要大国家的顾忌可以使国联一事不能办;而苏俄的相互对等条约可以无有此种顾忌,可以和向来的仲裁条约有同样的便利。这是一种变相的,多方的“洛加诺条约”,要在多方的相互保障之下减除国际的猜忌与危机。

  我们终相信国际和平不是绝对无望的,但同时我们也相信现时有补充国际联盟的实力的必要。苏俄在此时期望英法等等欧洲国家搁起一个现成的国联而另起炉灶造出一个变相的国联来,那是不可能的幻想。最好的方法还是苏俄不迟疑的加入国联,把她的新鲜的理想主义和新鲜的勇气灌输进那个最近受了重伤的国联,使他重新鼓起精神来,使那个十三年的世界共主不至于一蹶不振,使那个本来规定有制裁的盟约不至真成为废纸。一个中兴的国联也许可以逐渐做到保障欧洲安全与和平的大事业;苏俄近年对于东欧和平的努力也许可以因加入国联而更有效果。

  如果因为苏联的努力而使那个中兴的国联变成一个有诚心与实力的和平保障,也许大西洋西岸的那个有势力的新国家也可以加入国联,世界和平的把握就可以更有希望了。

  1934,6,4夜

  (原载1934年6月10日《独立评论》第1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