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锺叔静文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祭锺叔静文
作者:谭文夏 明
本作品收录于《鹄湾文草/卷8

万历庚申三伏日,寒河友人谭元春告于亡友锺三郎恮之灵曰:呜呼!七月七日,世俗家设馔迎亡人,自七日至十五日,朝夕奠供新茗,剥枣浮瓜以荐,妻子总总然如亡者之实归,至望而送之,泣涕不已;沙门教有盂兰会,延僧忏度,乞恩佛前,若亡人实有大苦于其身,妻子闻梵,未免泣下。而今年汝家迎送之奠,里门中元普度之会,子不幸而与乎亡人之数。呜乎,我以终不免之鬼,哀子先无事之人,岂不甚愚!然世更有愚者曰“三郎不幸客死南都”,我则无是说矣。夫锺山之色千变,淮水之气万家,岂负子魂乎?今日一客自越蜀至,明日一客自闽广至,岂负子趣乎?子之兄,世所谓有道文人也,死于其旁,不犹胜于死子闺阁之间乎?

汝兄书来,言子呕血盈升斗,势将不起,我不以为然。自与子交十六七年,子之血相寻于喉吻筋络之中未尝去。记与子客舍同榻,蹴而起曰:“来矣来矣。”口知之而吐嗽,足知之而践蹋,不待谋于目而以为血,我见之骇甚,而子明日健如故。子下笔甚有清思,读之气亦不弱。子又知命,谈人生死利钝,未尝自言死。子又明药性,久于疾<疒尔>,自知增损,我辈小有虚怯,常来尔处乞方。数闻病,数闻愈,因循十六七年,反以咯血为子养生之物,药饵为子茶饭之常,岂见汝兄书来狼狈,而遂料其定死乎?两家兄弟凡九人,我六子三,长幼足以相使,学问足以相立,谑笑足以相明,孝友足以相及,游处足以相容,显晦荣辱、褒讥取舍足以相化,而子辩睿疏通,趣浮于身,情高于性,朋友最难得,岂能少子闲云冷梦之致?惜哉!所不足子者,才足以自致于今古文之道,而力未坚以沈也;兴足以立乎田舍钱谷之上,而或有所不能忍于取予之小也。夫有益于身后者,文章之道;无益于生前者,财用之途。我往往能规汝,而近日读书自令荒,衣不厌华,而居食有所择。甚矣!入文章之道难,而出财用之途易也。子今死,而吾几悟乎!然则善取朋友之益者,虽死不止矣。

我去年在南都,待子不来;子今往,我家居,两舟如相避者。执手一诀,巢巢儿女情事,何足为悔?但汝兄之书四月也,子之死则五月五日,有程山人者以六月来,未入门,先投子寄书,恍恍然如青磷之照人,竦然骨寒,此岂冥路耶?三郎去此不远,仍与予兄弟通书耶?亦有山人可荐耶?昨山僧来,方言募建盂兰,救度一切,岂幽冥亦有道场,反以生人为死去耶?不然,何得阎浮世有锺三郎手书也。少顷,山人入,始知为二月书,书为客踪所滞,予然后惊定。又从山人见其《送行》起句云:“疏雨寒灯各有心,茫茫去此欲焉寻。”气格高亮凄浑,绝不似九泉下语。末世造化益无常,穷达死生毁誉,总不知其故,予何言哉?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